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瓦爾克拉斯簡史

本文為參考 History of Wraeclast與其他相關文章整理而成,並且去除大部份人為判斷而僅採用石碑與圖書館文獻為主。

流亡黯道世界地圖

瓦爾(Vaal)

瓦爾克拉斯(Wraeclast)大陸最早的文明是瓦爾(Vaal)帝國,在近代已經幾乎被完全的遺忘了。他們建立了瓦爾廢墟並埋葬了一個奇怪的黑暗,他們建立了古老的金字塔,想必他們也建立了瓦爾超靈,或至少他的機械框架。一些在瓦爾創造區域的怪物被稱為"結構"(古結構, 瓦爾結構或蛇行結構),所以想必他們有一些生物或奇術技術。雖然瓦爾文明是和平的,但他們也實行人祭。

眾神之淚(Tears of Maji)

瓦爾人首先使用“古靈寶石”(Virtue Gem),在當時稱為眾神之淚(Tears of Maji)。伊席厄斯.普蘭德斯(Icius Perandus)聲稱"瓦爾甚至比我們的皇帝和他的寶石皇后更加了解,了解程度如其古老文明本身"。薩歐賽(Siosa)在翻譯黃金之頁也提到"瓦爾聚集他們的古靈寶石並放在多里亞尼搖籃(Doryani's Cradle),以確保瓦爾文明的未來"。這個搖籃的性質和目的是不確定的。艾米爾(Eramir)也說瓦爾開始使用古靈寶石和薩歐賽所說的寶石文化,與文化本身一樣古老,所以可以說瓦爾是大陸上第一個文明應該是十分確定。

阿茲里(Atziri)與多里亞尼(Doryani)

瓦爾的末代皇后名為阿茲里(Atziri)。

從所剩無幾的人偶和浮雕,可看出她是位絕世美人:不但擁有曼妙的體態、迷人的雙眼,更散發出令人銷魂的氣質。這些描述是真是假,時至今日已無從證實。

關於阿茲里,只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確信的:她是瓦爾族的末代女王,在她在權期間,瓦爾族的輝煌歷史於恆曆前四百年左右戛然而止。

古物第一冊:瓦爾的末代女王, 圖書館長 特里尼安

阿茲里尋求不朽和永恆的青春,靈感來自於瓦爾貴族與連環殺手澤佛伊(Zerphi)。澤佛伊(Zerphi)活了一百六十八年,然而人們卻發現他遺體並無一百六十八歲的垂朽身軀,而是擁有一名二十歲男性的體態。這暗示了澤佛伊有方法從他的受害者偷取青春。這一點被追求永恆青春的阿茲里注意到了。她命令權臣多里亞尼(Doryani)進行相關研究,後者將許多少男少女投入實驗室,試圖瞭解澤佛伊長壽及永保青春的秘訣。亦有人推測這很可能和瓦爾文明的終結有關。

瓦爾文明的終結 (約恆曆前 400 年)

歷史記載,阿茲里女皇決定舉行一場“連接”(Communion)儀式來達成某種目的。這場儀式的細節,過程和目的都已經湮沒在歷史之中,它直接終結了長達數千年的瓦爾文明。

阿茲里和多里亞尼在事件中死亡,以及其他許多人,一部份的人被"改變"。在黃金之頁中也提到了"沈睡", "夢靨", "邪獸",以及瓦爾導致自己的滅亡。

瓦爾期待透過"連結"拯救他們的文明,可能和多里亞尼搖籃(Doryani's Cradle)的古靈寶石有關,而在連結的過程中造成災難。

阿茲莫里(The Azmeri)

遇見瓦爾 (約恆曆前 900-400 年)

阿茲莫里(The Azmeri)居住於阿茲莫里山。他們大概在瓦爾文明終結前 500 年遇見瓦爾,也就是約恆曆前 900 年。瓦爾教導阿茲莫里的文明,但是沒有教導古靈寶石的知識。在瓦爾文明終結時,僅存的 3126 位瓦爾難民被阿茲莫里收容了。

恆曆元年

塔庫斯.維盧梭(Tarcus Veruso)率領著八萬族人踏上阿札拉瓦爾(Azala Vaal)那已覆亡的家園。他在阿茲里(Atziri)的陵墓插上旗幟,建立起偉大的永恆帝國。旗幟上寫著:

「瓦爾族不願正視付出血肉的代價,招致覆滅的命運。阿茲莫里目睹瓦爾的災難,將保障子民的平安。」

維盧梭在阿札拉瓦爾的殘骸上建起一座名為「薩恩」(Sarn)的新城,維盧梭號召第一波軍團征服聖山下方的土地,清除覆亡之紀所留下的奇異創造物和怪物。

誠如維盧梭所言,他保障子民的平安:他封起了瓦爾古老的教學和權力中心,對奇術創下禁令,讓學習瓦爾秘術者成為烈火的祭品。他考量到摧毀眾神之淚(Tears of Maji)可能會帶來無法想像的後果,因此全數運往統治者之殿(Highgate),埋入深山後加以密封,而古靈寶石就這樣受世人所遺忘。

這是一個消滅歷史的卓越手段,但在敝人眼中,這不過是原始部族自認為征服敗者的激進手段。

古物第六冊:恆曆, 圖書館長 特里尼安

費西亞的聖火(The Light of Phrecia) (恆曆 6 年)

五年之後,卡斯皮羅大帝(Emperor Caspiro)也隨著父親的腳步告別這個世界。雖然他的詳細死因眾說紛紜,但都確認了一點:卡斯皮羅遭到來自某種黑暗型體的魔爪。

阿拉諾.費西亞(Alano Phrecia)起軍為大帝復仇,並且成功驅散籠罩的黑暗,而這個地區在未來成為帝國的中心地帶。雖然歸咎於一部分帝國領土內陷入不詳之夜是一件可笑的事情,但當年的阿茲莫里史家都敘說著這段經歷─這不可能是一場巧合。這可能是一種特異的天氣,或是源自覆亡之紀後殘餘的奇術力量。對於此,敝人對任何可能都感到不安。

阿拉諾於恆曆35年盧里西第一聖戒日寫道:「英勇的我軍將黑暗逐入那殘破巢穴,並將罪惡永遠封印其中。」 聖山山腳和公理山脈重見天日之後,阿拉諾.費西亞便帶著榮耀返回薩恩。由於維盧梭並未清楚指示王位繼承者,阿拉諾便登基為大帝,而帝國中心地帶便以他的姓氏為名,藉此紀念他的事蹟。

阿茲莫里最終在瓦爾的故土定居。費西亞一族成為永恆帝國的正宗且從未間斷,守護著帝國的和平與繁盛。

「守護帝國子民的平安!」─ 這是聖堂教團聖宗加冕為永恆大帝時,必須宣讀的誓詞。

古物第七冊:費西亞的聖火, 圖書館長 特里尼安

馬雷葛蘿(Maligaro)

在帝國歷史上的某個時刻,一位奇術師馬雷葛蘿(Maligaro)。他的研究集中在古靈寶石以及它們的精華可以注入人體。他將古靈寶石提取精華,再通過馬雷葛蘿的尖刺的裝置,將精華注入人體之中,這一實驗誕生了許多變異人。在他生命的最後,他創造了邪影寶石(Baleful Gem),既不是古靈寶石的合成物,也不是污染的寶石,目的和用途都是未知。

帝國巔峰

我們不確定在帝國突然滅亡前的完整地圖,但我們知道他最少分為外帝國(南部海岸從監獄大門到獅眼守望)和內帝國(從監獄大門往北都是)。帝國的首都在當時是薩恩城(City of Sarn),儘管已經過了幾個世紀,其殘存建築顯示帝國在當時是相當繁榮。切特斯(Chitus)是當時的皇帝,公民是阿茲莫里(The Azmeri),奴隸包括了艾茲麥人(Ezomytes),馬拉克斯人(Maraketh)和卡魯族人(Karui)。看來這些其他種族不是瓦爾克拉斯(Wraeclast)的當地人,或至少不是被帝國所涵蓋的瓦爾克拉斯的一部分,而是分開的現代文明。

當時的奇術領導者是瑪拉凱(Malachai)。如同馬雷葛蘿(Maligaro)嘗試了古靈寶石,但比起馬雷葛蘿(Maligaro)只是將精華注入測試體,瑪拉凱(Malachai)的研究遠比馬雷葛蘿(Maligaro)更成功。瑪拉凱(Malachai)有奴隸開採古靈寶石和托麥迪克亞硫酸(Thaumetic Sulphite)並從皇帝得到測試體的支援。手術的結果被稱為古靈使徒(Gemlings)。切斯特(Chitus)說:"這充滿榮耀的寶石是人類成為神的重要媒介。"和帝國的防禦最少會包含一個古靈使徒軍團。

瑪拉凱(Malachai)最著名的創作是寶石皇后(Gemling Queen)。她原本是切斯特(Chitus)的愛妃並命名為達拉(Dialla),但是卻惹怒了皇帝,而送給了瑪拉凱(Malachai)進行測試。達拉(Dialla)愛上了瑪拉凱(Malachai),而瑪拉凱(Malachai)將她重塑成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寶石皇后。

帝王.伊澤洛(Emperor Izaro) (恆曆 1319 年金星相第一聖戒日)

當衰老的伊澤洛將皇位交給了切特斯(Chitus)時,這位新的帝王馬上將伊澤洛封進了帝王的迷宮中。與他景仰的女神共存,伊澤洛在迷宮中永世流存著。

淨化叛亂(The Purity Rebellion) (恆曆 1333 年 - 恆曆 1334 年費西亞第一聖戒日 )

聖堂教團聖宗福爾以信仰和國家之名,引領著他那正義和熱衷靈魂,並且很快就贏得許多人的認同:薩恩領主恩德、人民詩人維多里奧、費西亞大主教吉爾菲、斯特里德沃夫政官卡斯托夫以及統治者之殿指揮官艾杜斯。接著,淨化軍團對古靈使徒和奇術師發動突襲,而福爾則希望「讓帝國遠離惡魔的邪道、回歸人類的榮耀」。

純潔編年史第一冊:暴動後的餘波, 帝國紀事官 加里瓦爾迪

與此同時,朝廷和奇術實驗室外,不滿情緒增長。名為淨化叛亂運動試圖推翻切斯特(Chitus)和摧毀奇術以及古靈使徒,淨化叛亂為首的:

淨化叛亂尋求了許多的幫助:

艾茲麥人(Ezomytes) (恆曆 1333 年迪里維第三征戰日)

聖堂教團聖宗福爾派遣維多里奧和艾茲麥的里格沃德和交涉,相信對於情感豐富的艾茲麥人來說,詩人遠比政治人物更有說服力。維多里奧那滿腔熱血的文字說服了里格沃德,他率領著英勇的戰士,在恆曆 1333 年迪里維第三征戰日向政官蓋厄斯.山特立(Gaius Sentari)發動攻擊。

當時,艾茲麥大軍帶著數以千計、色彩繽紛的格紋旗幟,後世稱為「血花之役(The Bloody Flowers)」:山特立麾下的古靈使徒擁有以一敵三的能力,但仍然不敵帶著憤怒和無比勇氣的艾茲麥人。

政官山特立逃往薩恩,在從王都、瓦斯提里和南方調派援軍後,他才得以返回艾斯特拉里(Astrali)。然而,山特立萬萬沒想到這麼作...反而正中福爾的下懷。

純潔編年史第二冊:血花, 帝國紀事官 加里瓦爾迪

卡魯族人(The Karui)

擊敗穆希爾斯.獅眼(Marceus Lioneye)

此時,在外帝國,國王岡姆(Kaom)和卡魯族戰士登陸了暮光海灘(The Coast),他們攻擊並擊敗了穆希爾斯.獅眼(Marceus Lioneye),並取得了獅眼守望(Lioneye's Watch)。

如果古靈使徒軍團和岡姆的卡魯勇士直接交鋒,那麼...後者將會面對慘絕人寰的屠殺。不過,岡姆本來就不打算和獅眼的軍勢正面決戰。岡姆在一開始故意讓自軍死傷枕藉,並且慌亂撤退。穆希爾斯因而決定讓古靈使徒放下堅固的塔盾,並且出外追擊。

獅眼並不是因為嘗到初步的勝利而自信過剩,而是從過去的交戰經驗中,確信卡魯族並沒有弓箭手。在卡魯族的傳統中,戰士不得使用任何一種的遠距武器,但獅眼從來沒有想過這道聖戒不適用於女性:西里(Hyrri)受叔叔所託,曾前往席布魯斯(Thebrus )向福爾(Voll)最優良的軍事教導員學習箭術。當軍團決定出外追擊時,西里和她的姐妹們從崖壁上的各個角落竄了出來,將古靈使徒射成了刺蝟。

然而,中伏的獅眼也並未因此喪失鬥志,而是集結殘餘的部隊負隅頑抗。岡姆最後獲得了勝利,而為了紀念獅眼的英勇,他決定把獅眼那只裝有寶石的頭顱掛在腰間。

在建立支援的港口之後,岡姆沿著海岸展開掃蕩行動,清除當地的帝國居民,讓卡魯族人在瓦爾克拉斯定居下來。

純潔編年史第三冊:剛烈之魂, 帝國紀事官 加里瓦爾迪

薛朗(Shavronne)與布魯特斯(Brutus)

帝國的第二道防線是奇術師薛朗(Shavronne),他組織了一群人或一個名為烏姆布拉(Umbra)的地方。當他意識到獅眼將會落敗給岡姆後,薛朗跑到下一個可以守住海岸的結構,監獄(Axiom Prison)。她欺騙或說服典獄長布魯特斯(Brutus),允許她將他變成一個能夠擊敗卡魯族人的超級怪物。布魯特斯永遠都沒被卡魯族人打敗,但我們不知道卡魯族是否有攻擊過監獄,或是曾經嘗試過。雖然卡魯族雕刻被發現超出監獄在海灣出現,但他們可能沒有通過監獄前往那裡。卡魯族擁有獨木舟技術,他們可能只是從海上划小舟沿著海岸前進。

監獄大門(Prisoner's Gate)

薛朗最後只能在監獄大門與西部森林間築起了奇術障蔽,作為防禦卡魯族前進的第三道防線。但是當卡魯族人到達怨忿之窟(The Cavern of Wrath)後卻沒有繼續前進了,原因不明。

岡姆的失蹤

在他們勝利之後,卡魯族定居於海岸。然而他們的好運氣維持短暫,不久即遭遇到浩劫的腐化,導致社會動盪,亡靈復甦,動物變得兇猛無比。

岡姆在浩劫(The Cataclysm)發生時只聽說計劃攻進內陸,之後就不知去向。他的姪女西里(Hyrri)最後帶領了剩餘的五百個卡魯族人回尼加馬卡努伊(Ngamakanui)卡魯族的故鄉。

馬拉克斯人(Maraketh) (恆曆 1333 年維托里第三疾馳日)

福爾感念絲克瑪(Sekhema Deshret)在暴動中的協助,同意奉還帝國在征討瓦斯特里平原(Vastiri Plains)期間,從馬拉克斯一族奪來的牧草地。赤血絲克瑪接受了,但另外提出一個條件:她要剝下赫克特.提圖瑟(Hector Titucius)的皮,用來製作恐喙鳥的戰鞍。

福爾和迪虛瑞特(Sekhema Deshret)決定對提圖瑟將軍和瓦斯提里(Vastiri)軍團設下陷阱:馬拉克斯人熟知在這片平原經常出現、足以荼毒萬物的劇烈沙暴,也學到了預測風暴來臨和離去的時機。迪虛瑞特發現一個初形成的風暴,距離提圖瑟的營地大約一天的路程。福爾則對在馬拉克斯臥底的帝國間諜發出假消息,讓他們誤以為部族即將發起暴動。提圖瑟不疑有他,率領古靈使徒軍團包圍那個地點,也因此讓他直接面對這場沙暴。

提圖瑟的軍團在恆曆 1333 年維托里第三疾馳日受困於震耳欲裂的劇烈風暴中。迪虛瑞特的駝兵部隊自小在沙塵中生長,因此在沙暴中來去自如,而古靈使徒軍團宛如待收割的玉米般被一一砍倒在地。待沙暴和馬拉克斯人的奇襲結束後,瓦斯提里軍團宛如一座覆在沙中的塑像陣。赤血絲克瑪喜孜孜地拿下她的戰利品。據她所說,在瓦斯提里的皮鞍之中,除了迪虛瑞特御用的極品之外,再也沒有比她現在這只還舒服的了。

純潔編年史第四冊:赤血絲克瑪的皮鞍, 帝國紀事官 加里瓦爾迪

薩恩城(The Siege of Sarn) (恆曆 1334 年聖禱最後一天)

聖堂教團聖宗福爾決定在恆曆1334年聖禱最後一天對薩恩發動圍城,艾茲麥人、卡魯人和馬拉克斯人分別由里格沃德、尼加馬卡努伊的西里,以及絲克瑪迪虛瑞特所領導。切特斯大帝集結古靈使徒在都城內頑強抵抗,但大帝的一切努力因為他的密友兼攝政領主恩德化為流水。

在千緞之夜的慶典中,恩德以塗有當代劇毒的利刃刺殺切特斯。不過,切特斯當時的體格已超越常人的境界,他舉起重斧將恩德劈成兩半,再悲慨地以奇術的手法了結自己流逝殆盡的生命。

不久之後,維多里奧.涅瓦里烏斯(Victario Nevalius)的人民革命軍捕獲了首席奇術師瑪拉凱和他的「寶石伴侶」達拉女士。薩恩的古靈使徒眼見領導人已死或身陷囹圄,只能選擇獻出薩恩這座城市。

於是,福爾和他的軍團踏入了都城大門。隔天,聖宗領導人便登基成為福爾大帝一世。

純潔編年史第五冊:帝王崩殂, 帝國紀事官加里瓦爾迪

福爾政權 (恆曆 1334 年費西亞第二聖戒日 - 約恆曆 1339 年)

「他隨著女巫化成的白煙攀上青天。」 席布魯斯的福爾在恆曆 1334 年費西亞第二聖戒日登基時,殘存的古靈使徒對他充滿期待。不過,他卻是個發現會算命或行醫的女性時,便會毫不留情地迫害的激進者。

純潔編年史第一冊:暴動後的餘波, 帝國紀事官 加里瓦爾迪

我們不確定是否淨化叛亂他本身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傷害,還是只輕傷,但是在福爾的領導下不久便衰亡了。

裂界裝置(The Rapture Device) (恆曆 1336 年埃特密第一征戰日)

福爾對瑪拉凱定罪後,決定在日耀神殿前執行火刑,但瑪拉凱提出了一個條件:「讓奇術永遠終結。」 而這個條件似乎也說服了新帝王。

瑪拉凱在日耀神殿內花費數週的時間,建構出一件據他聲稱可讓瓦爾克拉斯擺脫奇術的機械。恆曆 1336 年埃特密第一征戰日,瑪拉凱和他的寶石皇后一同掀起絲巾,展示他的裂界裝置。這座裝置就像一窩銅身蛇般,在眾人眼前旋轉、扭動著─ 只有瑪拉凱本身才瞭解這是一只奇蹟的產物,抑或是一頭怪物。福爾隔天將讓統治者之殿軍團返回家園,並帶著瑪拉凱、達拉夫人和這座怪異裝置前往北方。

北方...正是寶石的發源地,也是切特斯那奇術煉獄的誕生處。

福爾將在統治者之殿完成志業:讓切特斯那充滿傲慢和腐敗的帝國在歷史中磨滅,樹立全新的純淨思維。

席布魯斯的福爾啊,願神與您我同在。

純潔編年史第六冊:裂界裝置, 帝國紀事官 加里瓦爾迪

浩劫(The Cataclysm) (約恆曆 1339 年)

福爾政權維持了五年左右。儘管帝國在淨化叛亂後有點走下坡,他還是被一個單獨的事件結束了,事件被稱為浩劫(Cataclysm)。這個浩劫並非淨化叛亂造成有以下幾個原因:

艾米爾(Eramir)說阿茲莫里的歷史和身份由災難所摧毀,但是經過淨化叛亂後,帝國仍然存活著,雖然有點搖搖欲墜和走下坡,但是皇帝和所有的子民都還健在,艾米爾不太可能忘記自己的身份與帝國仍然存在的事實。

卡魯族參與了淨化叛亂,之後在南部海岸定居而且相當愉快。直到後來,卡魯族人記錄著"漆黑風暴自北方襲來",表示從內帝國和薩恩城,還有後來的"帝陸全境已無止泥",表示卡魯族定居發生在淨化叛亂與詛咒瓦爾克拉斯的事件內。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如同卡爾麗莎(Clarissa)指出,直到浩劫結束都沒有任何消息傳遞到奧瑞亞(Oriath)。

在帝國隕落的時候,所有歷史學家都噤若寒蟬。在動亂結束後,岡姆王國封鎖了消息,奧瑞亞對於一切發生的事情所知甚少,只聽說岡姆計劃攻進內陸。

在卡魯族撤離之後,奧瑞亞才開始得到瓦爾克拉斯的消息,不過那時候已經沒有什麼人活著,或是還能告訴我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浩劫, 卡爾麗莎

也或許是浩劫來得太快,內帝國的人民還來不及反應就已經完全覆滅。

薩恩在一個小時內就隕落了:一陣風暴從山地襲捲而來,讓黑暗掩蓋了這座城市。

我在同伴的眼中看見瘋狂的靈魂:帝國中最彬彬有禮的人開始胡言亂語、漫無目的地行動,最後甚至開始自相殘殺。

我親眼見到身為古靈使徒的圖書館長特里尼安...他頭顱裡的寶石發出炙焰般的光芒,而他就宛如正午烈陽下的葡萄...化為全身乾巴巴、宛如餓了一輩子的生物。

我曾經目睹尼加馬卡努伊的火山噴發、見過和大樹等高的巨浪捲來,也經歷過吹倒戰士和堅牆的狂風。自然總是有它的一套思維。

但是,浩劫完全超越了自然的規則。

浩劫, 薩歐賽

賀根說"福爾是永恆帝國之中,在位時間最短的統治者,後來就發生了「巨變」。"

可能是達拉從薩恩城廢墟把造成浩劫的殘骸撿走,並且搬運到她的日曜神殿安全的保存,但是仍然有幾個原因是她直接與浩劫有關的線索:

奧瑞亞(Oriath)

奧瑞亞(Oriath)是瓦爾克拉斯東南沿海的一座小島。我們不知道奧瑞亞於何時被統治,但他在帝國殞落時是個完善和繁榮的,所以它在帝國高峰期之前已經被統治。在內帝國的弗里西恩森林(Phrecian Forest)的墮道遺跡(Fellshrine),一個古老的聖堂武僧教堂廢墟,聖堂騎士對瓦爾克拉斯有著長遠的影響力,而高階聖堂騎士福爾(Voll)也對帝國十分有興趣。想必被帝國統治的奧瑞亞(Oriath)帶來了他們的宗教,並在帝國崩潰時遺留了這個遺址。

奧瑞亞的首都是費歐普羅斯(Theopolis),至少還有歷史檔案館和決鬥競技場,以及烏騎軍團(Ebony Legion)的總部。他還包含聖戒之庭(Court of Divine Temperance),由高階聖堂所主持,目前是神主(Dominus),負責許多犯罪的檢控,如"散播邪靈思想","異端思想","對抗聖殿武士權威",都表示著奧瑞亞是由聖堂武僧所運作的某種形式的政教合一。其首都費歐普羅斯(Theopolis)的名稱亦有表明宗教的虔誠的意味。

現代(Modern Times) (約恆曆 1600 年)

浩劫過後,瓦爾克拉斯已經很少有居民存在,只有一些殘存的永恆帝國後裔,和亡靈。奧瑞亞(Oriath)將這片死亡之地作為流放犯人用。

控制了烏旗軍團(Ebony Legion)的高階聖堂神主(Dominus),開始對瓦爾克拉斯的歷史產生了興趣。於是前往內帝國,建立了神權之塔,並在神權之塔(The Sceptre of God)頂層建造了實驗室,而他的助手格拉維奇將軍(Gravicius)和派蒂(Piety)負責收集資訊和資源。

格拉維奇將軍(Gravicius)在靠近薩恩城附近的日曜神殿(The Solaris Temple)建造了臨時的烏旗守衛兵營(The Ebony Barracks),並負責尋找浩劫的遺物和絲帶線軸(Ribbon Spool)。

派蒂在費歐普羅斯(Theopolis)原本是一個奇術師,現在更像是一名考古學家,漫遊於瓦爾克拉斯調查關於帝國奇術,包括薛朗(Shavronne)的奇術和馬雷葛蘿(Maligaro)曾使用的古靈寶石的技術,並試圖重現實驗結果。如同瑪拉凱(Malachai),她將古靈寶石植入人體,但是從月影神殿(Lunaris Temple)的實驗物看來,其技術仍未達瑪拉凱(Malachai)水準。


第一章

關於莫薇兒(Merveil)變為海妖背後的故事。德瑞索在婚後發現莫薇兒逐漸變異,而在某一夜晚上輕裝離去,有人猜測是否為了尋找妻子的解藥而離去,亦有人猜測德瑞索為了重現往日榮光而離去。

如果史書記載是真的,無畏者德瑞索跪在莫薇兒的跟前,把那只項鍊獻給了她。在莫薇兒戴上這瓦爾克拉斯的遺物(Star of Wraeclast)之後,她和大家分享她美妙的歌聲。聽說她甜美的聲音足以撼動全奧瑞亞最大的音樂廳,再怎麼冷漠的人也為之動容。

但過一陣子之後,她再也不是原來的那個她:她的內心、身體和歌聲都漸漸改變了。依然是如此的美麗,但理智卻漸漸離她而去。


第二章

關於罪孽之殿的悼靈者費德利塔斯(Fidelitas, the Mourning)的故事。

在馬雷葛蘿的日記裡,曾經提到勞羅(Raulo) ─ 他的助手和情人。勞羅獻上自己的生命,自願成為一名測試對象。於是,馬雷葛蘿把帶來永生和畸變的精華注入他的體內。

在勞羅的形體改變之後,心碎的馬雷葛蘿把他命名為費德利塔斯,紀念他的忠誠和奉獻。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為補完於約恆曆 1339 年浩劫(The Cataclysm)時所發生的事件,從水道遺跡(The Aqueduct)進入統治者之殿(Highgate),北方的礦坑是塔庫斯.維盧梭(Tarcus Veruso)將古靈寶石埋葬的地方。

永恆帝國的末代皇帝成為了枯骨皇帝,但是仍用他的方式堅守著對抗邪獸,在殺死他後就可以取得迪虛瑞特(Sekhema Deshret)的旗幟破除礦坑的封印。

絲克瑪迪虛瑞特當時把邪獸拘禁在他那礦坑深處的黑暗巢穴裡。

邪獸不應受到拘禁,而是應該受到摧毀。迪虛瑞特雖然英勇,卻也缺乏勇氣這麼做。

而經過兩百年的封關固守後,僅存的這系血脈也缺乏力量。不過,你不是迪虛瑞特,也不歸屬於我們,你不會再重蹈我們的覆轍。

迪虛瑞特的旗幟會破除封印、開啟礦坑。在她遭枯骨皇帝福爾奪走生命後,這面旗幟便不復存在。

沿樓梯往西南方走,前往乾涸湖岸。打從大老遠你就能聞到枯骨皇帝的氣味,所以應該不難找到才是。

帶迪虛瑞特的旗幟回來,你就可以隨心所欲地踏進黑暗裡。

紅旗, 歐優恩

我的誓言是「守護帝國子民的平安!」 我對子民和自己說謊。「淨化」的光輝使我盲目,我竟然信任一位毫無靈魂的人,讓他帶來末日。

我看著自己的軍團死去,他們的血肉宛如奶油般化盡,留下異變的枯骨。他們死後...再度復生,成為一批受到永恆詛咒的軍團。

我的軀體感受到...腐化的能量正在發酵。

我純淨的帝國,我辜負了你。毋需寬恕寡人,但...請代替寡人好好活下去。

福爾的自白, 福爾

奇菈(Kira)是迪虛瑞特的女兒,

迪虛瑞特束縛在黑暗裡,而我身為她的血脈,也必須在此處善盡自己的職責。這是歐優恩的命令。
迪虛瑞特, 奇菈

那道門開啟了,我聽到她的聲音,就像她坐在我的身邊。

已故的她在統治者之殿細語著。那是一個受到束縛、但從未屈服,飽受凌虐、但從未破碎的靈魂。

她是迪虛瑞特。我們的赤血絲克瑪期待著回歸瓦斯提里的一天。帶她回來吧。

迪虛瑞特, 達蘇尼

當裂界裝置製作完成時,原本要以達拉(Dialla)的血肉和寶石作為裂界裝置的啟動,但是達拉在當時拒絕了,而瑪拉凱則是離去了。

我愛上了瑪拉凱。他為寶石皇后獻上的神聖的寶石,這寶石會成為陪葬品 。但是,我不希望自己死去!瑪拉凱對我懇求著:為了他、為了帝國犧牲吧!我選擇了自己...自私地選擇了自己。帝國成了廢墟...而我活了下來。我活了下來,過去、今日,還有未來...
關於瑪拉凱, 達拉夫人

達拉在後來也領悟了如何啟動裂界裝置,並願意付出身上的古靈寶石。

裂界裝置吸收了憤怒和欲望收集的生命能量,已經準備妥當。

瑪拉凱的筆記本, 於水晶礦坑

不過,我在孤獨一人的時候,有很多時間思考:裂界裝置真的需要寶石皇后嗎?

說不定可以獻上其他有同等力量的貢品,像是...眼球湯!

「憤怒之眼」和「慾望之眼」。這些美麗的寶石究竟要上哪找呢?別急著動身,我自己也有一些想法。

屠戮之王岡姆仍逗留在這個世界,徘徊於絕術之域的迴廊深處,並且陷於自己的妄想中而無法自拔。他已然成為純粹的憤怒化身,也因此我們能從岡姆身上取得憤怒之眼。

鬥劍之王德瑞索受到慾望驅使。不過我們不都如此嗎?此地亦為他的殞命之處,而慾望的詛咒依舊推動著他的元靈。

裂界, 達拉

裂界裝置和我就像是隔世的伴侶,互相吸引著對方,環繞著彼此的命運。

如果我當年依照瑪拉凱的請求,投入裂界裝置的懷抱,「邪獸」就會覆亡,而世間的一切就會完好無缺地保存下來。我自私的行為正中「邪獸」的下懷,而這個世界因此破碎。

這次我絕對不接受這樣的狀況發生。

不過,裂界裝置需要祭品才能啟動:英靈之眼!也就是說,我們需要「憤怒之眼」和「慾望之眼」這兩顆寶石,不過到底要上哪去找呢?

屠戮之王岡姆來自南方、嗜血成性。我深切感受到他承受的痛苦,但是無能為力─ 他充滿著憤怒,所以憤怒之眼就在他的身上。劍刃之主德瑞索因為他的戀情而受到詛咒,不過我們不都如此嗎?他在這裡嚥下最後一口氣,不過,他那剛毅的雄心依就埋藏著永不消滅的慾望。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啊,踏上你的旅途,把這些寶石帶回來,我們才能開啟裂界裝置,結束一切的禍害吧。

達拉

並且在此交代了國王岡姆當時消失的問題,在浩劫後國王岡姆計畫進攻內帝國,在此我們終於知道,國王岡姆亦被邪獸影響而前往內帝國,最後卻手刃了五百名部下,死亡後亦成為邪獸的奴僕。

我夢見先祖那空蕩的廳廊。

我夢見北方有著圖柯哈瑪(Tukohama)留給我們的獻禮,這將拯救卡魯一族。我只需要動身取回。

我挑選了最精銳的五百壯士,我引領他們踏上旅途,我要親手取得圖柯哈瑪所承諾的一切。

風化的石雕

我們在旅途中擊潰奇塔弗(Kitava)的奴僕們,而我從未讓任何一人倒下。先祖的血在我們的血管裡沸騰著,每位戰士的皮膚上都帶著圖柯哈瑪的標記。

我們深入帝陸核心,圖柯哈瑪迎了上來,他要求我的獻祭。我帶著敬意向他獻上祭品:我的斧刃劃動了五百次,玉石盛滿了卡魯族之血。

圖柯哈瑪顯得很滿意。

風化的石雕

我們從這片土地學習一切。在迪虛瑞特封起這些礦坑,並讓這系{血脈}定居於此山的二十餘年前,岡姆和他的戰士們早已闖了進去。

後來就再也沒有人知道岡姆的行蹤。現在我們知道原因了。他已經成為夢魘的手下,而福爾則是在更早之前就淪陷。看來邪獸很懂得利用沙場名將啊。

岡姆, 歐優恩

也知道了為了愛人海妖莫薇兒(Merveil, the Siren)尋找解藥,亦或是為了往日榮光而消失的無畏者德瑞索(Daresso)也葬身於此。

前一任鬥劍之王體格比我壯碩、動作也比我快捷,看起來就不像是我可以擊敗的對象。不過,我唯一需要作的就是抬頭看一眼莫薇兒,瞭解自己只有破釜沉舟之途:我不能在這一天倒下。

我以全身的力量出擊,讓他在每次格檔時全身為之震動,但我也感覺自己的雙臂就要斷了。我一直打量著他的臉,想找出他感到猶豫的剎那,而一個小時的漫長等待後,我終於等到了這一刻。儘管疼痛讓我的身體倍感灼熱、疲憊讓我難以思考,不過我仍在他揮偏的時候撲身向前,在他的喉頭劃上一刀。

此時,我沒有為勝利向眾人致意,而是跪倒在熱砂上,直接面向莫薇兒並向她求婚。從那天起,我戴上了鬥劍之冠和真愛之戒。

石碑

在收集完憤怒之眼和慾望之眼,達拉也獻出他身上的寶石作為能量,原本計畫可以用這個裝置殺死邪獸,但經過兩百多年的邪獸已經進化。

拿著這個。我已為他奉獻所有,青春與美貌、肉體與心靈,還有我的一切。至少我還收到了點回報,唯一一項回報…我的古靈寶石之力。

這是我唯一剩下的。而我打算將其交給你,不是蟲子的小傢伙。

瑪拉凱教會我別信任任何人。

而現在正是忘記那些信條的時候了。

裂界裝置, 達拉

裂界裝置已吸取達拉的生命卻沒辦法殺死邪獸。幸好,它至少打開了前往邪獸體內的路。進入邪獸體內並殺死它。

從打穿的部分進入邪獸的腹部,卻遭遇到了派蒂,憎恨夢魘(Piety, the Abomination),擊敗他之後才知道她也被瑪拉凱所腐化。

瑪拉凱迎向了我,讓我籠罩在夢魘裡,讓我成了他的奴僕。

他讓我親眼見到超越凡人理解的力量,我以為自己的內心會承受不住衝擊。我的心靈雖然依舊完全無缺,但我的夢想早已灰飛煙滅。

瑪拉凱就在邪獸的黑靈核心,他一直以來都操控著邪獸的力量,而他在未來還是會這麼做。他將會毀滅這個世界,然後塑造出夢魘的聖地。

雖然瑪拉凱變得如此強大,他並沒有因此變得遙不可及。他為了成為邪獸的首席愛僕,獻出了自己的元靈和肉體,不過他還留下了三個重要器官:

他的心、肺和腸,以紀念逝去的人性。有了這些才能直接面對瑪拉凱。

深入夢魘的殺戮場吧。如果我的狀況許可,我會一起過去的。幫我找出這些器官,我們就可以踏入黑靈核心。

關於瑪拉凱, 派蒂

在擊敗派蒂後,才發覺瑪拉凱已經進入邪獸的內部:黑靈核心。派蒂要求找到三個重要器官,而這三個器官分別由永恆帝國的幾位英雄所守護,而且馬拉葛蘿和德瑞已經死亡,而薛朗還活著,不過夢靨對奴僕的束縛卻是跨越生死。

瑪拉凱讓他三位最忠實的僕人陣守他的寶貴器官。他的三位侮神者。「審判者馬雷葛蘿」、「烏姆布拉的薛朗」和「禁忌祭者德瑞」。

如果史書所記屬實,聖宗福爾在征討薩恩的過程中對馬拉葛蘿和德瑞處了火刑。福爾不需要擔心薛朗會不會帶來什麼問題。布魯特斯已經替他打理好了。

不過夢魘對其奴僕的束縛似乎跨越生死,讓他們至今仍在為邪獸效勞。其實呢,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不用花太多時間煩惱這件事。既然存在著束縛,那就必定有用來解開束縛的鑰匙。

墮神者三人組, 派蒂

而達拉對於瑪拉凱的背叛並不諒解,第一次的背叛是要她獻身作為裂界裝置的能量殺死邪獸,第二次的背叛則是指浩劫也讓他受盡苦楚。

對瑪拉凱來說,裝置和創作才是他的珍愛,我連邊都沾不上。

他當時的背叛,是在說愛我的同時,要我獻上性命。而他這次的背叛則是讓我受盡苦楚、枯槁凋零!

瑪拉凱,我是你唯一的瑕疵產物嗎?

是的,那就是我;寶石皇后達拉。瑪拉凱的罪惡造物。

讓他為自己的過錯後悔吧,不是蟲子的小傢伙。撕開邪獸黑暗的心臟、撕裂瑪拉凱和他那骯髒的「絕術魔靈」。把他切碎、壓垮、燒毀!

不能再讓他逍遙下去、也不能再讓我沉淪下去。沒人愛我、沒人愛、沒人愛...沒有愛。

裂界, 達拉夫人

在這邊也提到瑪拉凱對於為何會進入邪獸的原因。瑪拉凱無法再使用裂界裝置殺死邪獸。瑪拉凱進入黑靈核心的目的,在於進入邪獸體內後造成浩劫(Cataclysm)的異變,來結束被福爾的叛變所領導的帝國,並且讓他的摯愛達拉可以不被福爾火刑而活下來。

瑪拉凱創造裂界裝置時,很清楚自己在作些什麼。

他的目標就是...闖進邪獸的中心,試圖駕馭真正的力量。他第二個目標...就是引起一場巨變,去除這片土地上反抗的力量。

邪獸是所有奇術的起源,而奇術是讓一切「真實」成為「幻化」的力量。

現在整個世界都掌握一個人的一念之間。這不是我所能設想的未來,當然這也不會是你所能設想的未來。只要瑪拉凱還待在黑靈核心裡,他的思維便代表了一切。

關於瑪拉凱, 派蒂

我也準備好了。

我現在瞭解自己的誕生象徵著帝國的結束和起始。邪獸已經讓我瞭解這一點,以及我現在必須做出的果斷犧牲。

我摯愛的達拉女士、我的愛妻...是我最偉大的成就。她不得前來,必須離我而去,否則必將化為泡影。

我將索求多於她所能給予的一切─我將背叛她,我將讓她心碎,而這...只是為了不讓我斷送她的靈魂。

瑪拉凱的筆記本, 於水晶礦坑

後記: 在尋找資料過程中,仍然發現許多官方人名和事件翻譯不同步的問題,造成資料必須交叉比對才能確認。

在殘酷和無情難度下死亡可是會很殘酷又無情的被倒扣經驗值喔。



© 2014-2016.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 81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