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们的网站.

瓦尔克拉斯简史

本文为参考 History of Wraeclast与其他相关文章整理而成,并且去除大部份人为判断而仅采用石碑与图书馆文献为主。

流亡黯道世界地图

瓦尔(Vaal)

瓦尔克拉斯(Wraeclast)大陆最早的文明是瓦尔(Vaal)帝国,在近代已经几乎被完全的遗忘了。他们建立了瓦尔废墟并埋葬了一个奇怪的黑暗,他们建立了古老的金字塔,想必他们也建立了瓦尔超灵,或至少他的机械框架。一些在瓦尔创造区域的怪物被称为"结构"(古结构, 瓦尔结构或蛇行结构),所以想必他们有一些生物或奇术技术。虽然瓦尔文明是和平的,但他们也实行人祭。

众神之泪(Tears of Maji)

瓦尔人首先使用“古灵宝石”(Virtue Gem),在当时称为众神之泪(Tears of Maji)。伊席厄斯.普兰德斯(Icius Perandus)声称"瓦尔甚至比我们的皇帝和他的宝石皇后更加了解,了解程度如其古老文明本身"。萨欧赛(Siosa)在翻译黄金之页也提到"瓦尔聚集他们的古灵宝石并放在多里亚尼摇篮(Doryani's Cradle),以确保瓦尔文明的未来"。这个摇篮的性质和目的是不确定的。艾米尔(Eramir)也说瓦尔开始使用古灵宝石和萨欧赛所说的宝石文化,与文化本身一样古老,所以可以说瓦尔是大陆上第一个文明应该是十分确定。

阿兹里(Atziri)与多里亚尼(Doryani)

瓦尔的末代皇后名为阿兹里(Atziri)。

从所剩无几的人偶和浮雕,可看出她是位绝世美人:不但拥有曼妙的体态、迷人的双眼,更散发出令人销魂的气质。这些描述是真是假,时至今日已无从证实。

关於阿兹里,只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确信的:她是瓦尔族的末代女王,在她在权期间,瓦尔族的辉煌历史於恒历前四百年左右戛然而止。

古物第一册:瓦尔的末代女王, 图书馆长 特里尼安

阿兹里寻求不朽和永恒的青春,灵感来自於瓦尔贵族与连环杀手泽佛伊(Zerphi)。泽佛伊(Zerphi)活了一百六十八年,然而人们却发现他遗体并无一百六十八岁的垂朽身躯,而是拥有一名二十岁男性的体态。这暗示了泽佛伊有方法从他的受害者偷取青春。这一点被追求永恒青春的阿兹里注意到了。她命令权臣多里亚尼(Doryani)进行相关研究,后者将许多少男少女投入实验室,试图了解泽佛伊长寿及永保青春的秘诀。亦有人推测这很可能和瓦尔文明的终结有关。

瓦尔文明的终结 (约恒历前 400 年)

历史记载,阿兹里女皇决定举行一场“连接”(Communion)仪式来达成某种目的。这场仪式的细节,过程和目的都已经湮没在历史之中,它直接终结了长达数千年的瓦尔文明。

阿兹里和多里亚尼在事件中死亡,以及其他许多人,一部份的人被"改变"。在黄金之页中也提到了"沈睡", "梦靥", "邪兽",以及瓦尔导致自己的灭亡。

瓦尔期待透过"连结"拯救他们的文明,可能和多里亚尼摇篮(Doryani's Cradle)的古灵宝石有关,而在连结的过程中造成灾难。

阿兹莫里(The Azmeri)

遇见瓦尔 (约恒历前 900-400 年)

阿兹莫里(The Azmeri)居住於阿兹莫里山。他们大概在瓦尔文明终结前 500 年遇见瓦尔,也就是约恒历前 900 年。瓦尔教导阿兹莫里的文明,但是没有教导古灵宝石的知识。在瓦尔文明终结时,仅存的 3126 位瓦尔难民被阿兹莫里收容了。

恒历元年

塔库斯.维卢梭(Tarcus Veruso)率领著八万族人踏上阿札拉瓦尔(Azala Vaal)那已覆亡的家园。他在阿兹里(Atziri)的陵墓插上旗帜,建立起伟大的永恒帝国。旗帜上写著:

「瓦尔族不愿正视付出血肉的代价,招致覆灭的命运。阿兹莫里目睹瓦尔的灾难,将保障子民的平安。」

维卢梭在阿札拉瓦尔的残骸上建起一座名为「萨恩」(Sarn)的新城,维卢梭号召第一波军团征服圣山下方的土地,清除覆亡之纪所留下的奇异创造物和怪物。

诚如维卢梭所言,他保障子民的平安:他封起了瓦尔古老的教学和权力中心,对奇术创下禁令,让学习瓦尔秘术者成为烈火的祭品。他考量到摧毁众神之泪(Tears of Maji)可能会带来无法想像的后果,因此全数运往统治者之殿(Highgate),埋入深山后加以密封,而古灵宝石就这样受世人所遗忘。

这是一个消灭历史的卓越手段,但在敝人眼中,这不过是原始部族自认为征服败者的激进手段。

古物第六册:恒历, 图书馆长 特里尼安

费西亚的圣火(The Light of Phrecia) (恒历 6 年)

五年之后,卡斯皮罗大帝(Emperor Caspiro)也随著父亲的脚步告别这个世界。虽然他的详细死因众说纷纭,但都确认了一点:卡斯皮罗遭到来自某种黑暗型体的魔爪。

阿拉诺.费西亚(Alano Phrecia)起军为大帝复仇,并且成功驱散笼罩的黑暗,而这个地区在未来成为帝国的中心地带。虽然归咎於一部分帝国领土内陷入不详之夜是一件可笑的事情,但当年的阿兹莫里史家都叙说著这段经历―这不可能是一场巧合。这可能是一种特异的天气,或是源自覆亡之纪后残余的奇术力量。对於此,敝人对任何可能都感到不安。

阿拉诺於恒历35年卢里西第一圣戒日写道:「英勇的我军将黑暗逐入那残破巢穴,并将罪恶永远封印其中。」 圣山山脚和公理山脉重见天日之后,阿拉诺.费西亚便带著荣耀返回萨恩。由於维卢梭并未清楚指示王位继承者,阿拉诺便登基为大帝,而帝国中心地带便以他的姓氏为名,藉此纪念他的事迹。

阿兹莫里最终在瓦尔的故土定居。费西亚一族成为永恒帝国的正宗且从未间断,守护著帝国的和平与繁盛。

「守护帝国子民的平安!」― 这是圣堂教团圣宗加冕为永恒大帝时,必须宣读的誓词。

古物第七册:费西亚的圣火, 图书馆长 特里尼安

马雷葛萝(Maligaro)

在帝国历史上的某个时刻,一位奇术师马雷葛萝(Maligaro)。他的研究集中在古灵宝石以及它们的精华可以注入人体。他将古灵宝石提取精华,再通过马雷葛萝的尖刺的装置,将精华注入人体之中,这一实验诞生了许多变异人。在他生命的最后,他创造了邪影宝石(Baleful Gem),既不是古灵宝石的合成物,也不是污染的宝石,目的和用途都是未知。

帝国巅峰

我们不确定在帝国突然灭亡前的完整地图,但我们知道他最少分为外帝国(南部海岸从监狱大门到狮眼守望)和内帝国(从监狱大门往北都是)。帝国的首都在当时是萨恩城(City of Sarn),尽管已经过了几个世纪,其残存建筑显示帝国在当时是相当繁荣。切特斯(Chitus)是当时的皇帝,公民是阿兹莫里(The Azmeri),奴隶包括了艾兹麦人(Ezomytes),马拉克斯人(Maraketh)和卡鲁族人(Karui)。看来这些其他种族不是瓦尔克拉斯(Wraeclast)的当地人,或至少不是被帝国所涵盖的瓦尔克拉斯的一部分,而是分开的现代文明。

当时的奇术领导者是玛拉凯(Malachai)。如同马雷葛萝(Maligaro)尝试了古灵宝石,但比起马雷葛萝(Maligaro)只是将精华注入测试体,玛拉凯(Malachai)的研究远比马雷葛萝(Maligaro)更成功。玛拉凯(Malachai)有奴隶开采古灵宝石和托麦迪克亚硫酸(Thaumetic Sulphite)并从皇帝得到测试体的支援。手术的结果被称为古灵使徒(Gemlings)。切斯特(Chitus)说:"这充满荣耀的宝石是人类成为神的重要媒介。"和帝国的防御最少会包含一个古灵使徒军团。

玛拉凯(Malachai)最著名的创作是宝石皇后(Gemling Queen)。她原本是切斯特(Chitus)的爱妃并命名为达拉(Dialla),但是却惹怒了皇帝,而送给了玛拉凯(Malachai)进行测试。达拉(Dialla)爱上了玛拉凯(Malachai),而玛拉凯(Malachai)将她重塑成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宝石皇后。

帝王.伊泽洛(Emperor Izaro) (恒历 1319 年金星相第一圣戒日)

当衰老的伊泽洛将皇位交给了切特斯(Chitus)时,这位新的帝王马上将伊泽洛封进了帝王的迷宫中。与他景仰的女神共存,伊泽洛在迷宫中永世流存著。

净化叛乱(The Purity Rebellion) (恒历 1333 年 - 恒历 1334 年费西亚第一圣戒日 )

圣堂教团圣宗福尔以信仰和国家之名,引领著他那正义和热衷灵魂,并且很快就赢得许多人的认同:萨恩领主恩德、人民诗人维多里奥、费西亚大主教吉尔菲、斯特里德沃夫政官卡斯托夫以及统治者之殿指挥官艾杜斯。接著,净化军团对古灵使徒和奇术师发动突袭,而福尔则希望「让帝国远离恶魔的邪道、回归人类的荣耀」。

纯洁编年史第一册:暴动后的余波, 帝国纪事官 加里瓦尔迪

与此同时,朝廷和奇术实验室外,不满情绪增长。名为净化叛乱运动试图推翻切斯特(Chitus)和摧毁奇术以及古灵使徒,净化叛乱为首的:

  • 高阶圣堂福尔(Voll), 总首领
  • 人民诗人维多里奥(Victario, the People's Poet)
  • 萨恩领主恩德(Lord Mayor Ondar of Sarn)
  • 费西亚大主教吉尔菲(Archbishop Geofri of Phrecia)
  • 斯特里德沃夫政官卡斯托夫(Governor Kastov of Stridevolf)
  • 统治者之殿指挥官艾杜斯(Commander Adus of Highgate)

净化叛乱寻求了许多的帮助:

  • 维多里奥寻求帝国的普通市民的支持
  • 维多里奥寻求艾兹麦人(Ezomytes)的领主里格沃德(Rigwald)的支持
  • 福尔寻求卡鲁国王冈姆(Kaom)的支持
  • 福尔寻求马拉克斯人(Maraketh)的赤血丝克玛(Sekhema Deshret)的支持

艾兹麦人(Ezomytes) (恒历 1333 年迪里维第三征战日)

圣堂教团圣宗福尔派遣维多里奥和艾兹麦的里格沃德和交涉,相信对於情感丰富的艾兹麦人来说,诗人远比政治人物更有说服力。维多里奥那满腔热血的文字说服了里格沃德,他率领著英勇的战士,在恒历 1333 年迪里维第三征战日向政官盖厄斯.山特立(Gaius Sentari)发动攻击。

当时,艾兹麦大军带著数以千计、色彩缤纷的格纹旗帜,后世称为「血花之役(The Bloody Flowers)」:山特立麾下的古灵使徒拥有以一敌三的能力,但仍然不敌带著愤怒和无比勇气的艾兹麦人。

政官山特立逃往萨恩,在从王都、瓦斯提里和南方调派援军后,他才得以返回艾斯特拉里(Astrali)。然而,山特立万万没想到这么作...反而正中福尔的下怀。

纯洁编年史第二册:血花, 帝国纪事官 加里瓦尔迪

卡鲁族人(The Karui)

击败穆希尔斯.狮眼(Marceus Lioneye)

此时,在外帝国,国王冈姆(Kaom)和卡鲁族战士登陆了暮光海滩(The Coast),他们攻击并击败了穆希尔斯.狮眼(Marceus Lioneye),并取得了狮眼守望(Lioneye's Watch)。

如果古灵使徒军团和冈姆的卡鲁勇士直接交锋,那么...后者将会面对惨绝人寰的屠杀。不过,冈姆本来就不打算和狮眼的军势正面决战。冈姆在一开始故意让自军死伤枕藉,并且慌乱撤退。穆希尔斯因而决定让古灵使徒放下坚固的塔盾,并且出外追击。

狮眼并不是因为尝到初步的胜利而自信过剩,而是从过去的交战经验中,确信卡鲁族并没有弓箭手。在卡鲁族的传统中,战士不得使用任何一种的远距武器,但狮眼从来没有想过这道圣戒不适用於女性:西里(Hyrri)受叔叔所托,曾前往席布鲁斯(Thebrus )向福尔(Voll)最优良的军事教导员学习箭术。当军团决定出外追击时,西里和她的姐妹们从崖壁上的各个角落窜了出来,将古灵使徒射成了刺猬。

然而,中伏的狮眼也并未因此丧失斗志,而是集结残余的部队负隅顽抗。冈姆最后获得了胜利,而为了纪念狮眼的英勇,他决定把狮眼那只装有宝石的头颅挂在腰间。

在建立支援的港口之后,冈姆沿著海岸展开扫荡行动,清除当地的帝国居民,让卡鲁族人在瓦尔克拉斯定居下来。

纯洁编年史第三册:刚烈之魂, 帝国纪事官 加里瓦尔迪

薛朗(Shavronne)与布鲁特斯(Brutus)

帝国的第二道防线是奇术师薛朗(Shavronne),他组织了一群人或一个名为乌姆布拉(Umbra)的地方。当他意识到狮眼将会落败给冈姆后,薛朗跑到下一个可以守住海岸的结构,监狱(Axiom Prison)。她欺骗或说服典狱长布鲁特斯(Brutus),允许她将他变成一个能够击败卡鲁族人的超级怪物。布鲁特斯永远都没被卡鲁族人打败,但我们不知道卡鲁族是否有攻击过监狱,或是曾经尝试过。虽然卡鲁族雕刻被发现超出监狱在海湾出现,但他们可能没有通过监狱前往那里。卡鲁族拥有独木舟技术,他们可能只是从海上划小舟沿著海岸前进。

监狱大门(Prisoner's Gate)

薛朗最后只能在监狱大门与西部森林间筑起了奇术障蔽,作为防御卡鲁族前进的第三道防线。但是当卡鲁族人到达怨忿之窟(The Cavern of Wrath)后却没有继续前进了,原因不明。

冈姆的失踪

在他们胜利之后,卡鲁族定居於海岸。然而他们的好运气维持短暂,不久即遭遇到浩劫的腐化,导致社会动荡,亡灵复苏,动物变得凶猛无比。

冈姆在浩劫(The Cataclysm)发生时只听说计划攻进内陆,之后就不知去向。他的侄女西里(Hyrri)最后带领了剩余的五百个卡鲁族人回尼加马卡努伊(Ngamakanui)卡鲁族的故乡。

马拉克斯人(Maraketh) (恒历 1333 年维托里第三疾驰日)

福尔感念丝克玛(Sekhema Deshret)在暴动中的协助,同意奉还帝国在征讨瓦斯特里平原(Vastiri Plains)期间,从马拉克斯一族夺来的牧草地。赤血丝克玛接受了,但另外提出一个条件:她要剥下赫克特.提图瑟(Hector Titucius)的皮,用来制作恐喙鸟的战鞍。

福尔和迪虚瑞特(Sekhema Deshret)决定对提图瑟将军和瓦斯提里(Vastiri)军团设下陷阱:马拉克斯人熟知在这片平原经常出现、足以荼毒万物的剧烈沙暴,也学到了预测风暴来临和离去的时机。迪虚瑞特发现一个初形成的风暴,距离提图瑟的营地大约一天的路程。福尔则对在马拉克斯卧底的帝国间谍发出假消息,让他们误以为部族即将发起暴动。提图瑟不疑有他,率领古灵使徒军团包围那个地点,也因此让他直接面对这场沙暴。

提图瑟的军团在恒历 1333 年维托里第三疾驰日受困於震耳欲裂的剧烈风暴中。迪虚瑞特的驼兵部队自小在沙尘中生长,因此在沙暴中来去自如,而古灵使徒军团宛如待收割的玉米般被一一砍倒在地。待沙暴和马拉克斯人的奇袭结束后,瓦斯提里军团宛如一座覆在沙中的塑像阵。赤血丝克玛喜孜孜地拿下她的战利品。据她所说,在瓦斯提里的皮鞍之中,除了迪虚瑞特御用的极品之外,再也没有比她现在这只还舒服的了。

纯洁编年史第四册:赤血丝克玛的皮鞍, 帝国纪事官 加里瓦尔迪

萨恩城(The Siege of Sarn) (恒历 1334 年圣祷最后一天)

圣堂教团圣宗福尔决定在恒历1334年圣祷最后一天对萨恩发动围城,艾兹麦人、卡鲁人和马拉克斯人分别由里格沃德、尼加马卡努伊的西里,以及丝克玛迪虚瑞特所领导。切特斯大帝集结古灵使徒在都城内顽强抵抗,但大帝的一切努力因为他的密友兼摄政领主恩德化为流水。

在千缎之夜的庆典中,恩德以涂有当代剧毒的利刃刺杀切特斯。不过,切特斯当时的体格已超越常人的境界,他举起重斧将恩德劈成两半,再悲慨地以奇术的手法了结自己流逝殆尽的生命。

不久之后,维多里奥.涅瓦里乌斯(Victario Nevalius)的人民革命军捕获了首席奇术师玛拉凯和他的「宝石伴侣」达拉女士。萨恩的古灵使徒眼见领导人已死或身陷囹圄,只能选择献出萨恩这座城市。

於是,福尔和他的军团踏入了都城大门。隔天,圣宗领导人便登基成为福尔大帝一世。

纯洁编年史第五册:帝王崩殂, 帝国纪事官加里瓦尔迪

福尔政权 (恒历 1334 年费西亚第二圣戒日 - 约恒历 1339 年)

「他随著女巫化成的白烟攀上青天。」 席布鲁斯的福尔在恒历 1334 年费西亚第二圣戒日登基时,残存的古灵使徒对他充满期待。不过,他却是个发现会算命或行医的女性时,便会毫不留情地迫害的激进者。

纯洁编年史第一册:暴动后的余波, 帝国纪事官 加里瓦尔迪

我们不确定是否净化叛乱他本身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还是只轻伤,但是在福尔的领导下不久便衰亡了。

裂界装置(The Rapture Device) (恒历 1336 年埃特密第一征战日)

福尔对玛拉凯定罪后,决定在日耀神殿前执行火刑,但玛拉凯提出了一个条件:「让奇术永远终结。」 而这个条件似乎也说服了新帝王。

玛拉凯在日耀神殿内花费数周的时间,建构出一件据他声称可让瓦尔克拉斯摆脱奇术的机械。恒历 1336 年埃特密第一征战日,玛拉凯和他的宝石皇后一同掀起丝巾,展示他的裂界装置。这座装置就像一窝铜身蛇般,在众人眼前旋转、扭动著― 只有玛拉凯本身才了解这是一只奇迹的产物,抑或是一头怪物。福尔隔天将让统治者之殿军团返回家园,并带著玛拉凯、达拉夫人和这座怪异装置前往北方。

北方...正是宝石的发源地,也是切特斯那奇术炼狱的诞生处。

福尔将在统治者之殿完成志业:让切特斯那充满傲慢和腐败的帝国在历史中磨灭,树立全新的纯净思维。

席布鲁斯的福尔啊,愿神与您我同在。

纯洁编年史第六册:裂界装置, 帝国纪事官 加里瓦尔迪

浩劫(The Cataclysm) (约恒历 1339 年)

福尔政权维持了五年左右。尽管帝国在净化叛乱后有点走下坡,他还是被一个单独的事件结束了,事件被称为浩劫(Cataclysm)。这个浩劫并非净化叛乱造成有以下几个原因:

艾米尔(Eramir)说阿兹莫里的历史和身份由灾难所摧毁,但是经过净化叛乱后,帝国仍然存活著,虽然有点摇摇欲坠和走下坡,但是皇帝和所有的子民都还健在,艾米尔不太可能忘记自己的身份与帝国仍然存在的事实。

卡鲁族参与了净化叛乱,之后在南部海岸定居而且相当愉快。直到后来,卡鲁族人记录著"漆黑风暴自北方袭来",表示从内帝国和萨恩城,还有后来的"帝陆全境已无止泥",表示卡鲁族定居发生在净化叛乱与诅咒瓦尔克拉斯的事件内。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如同卡尔丽莎(Clarissa)指出,直到浩劫结束都没有任何消息传递到奥瑞亚(Oriath)。

在帝国陨落的时候,所有历史学家都噤若寒蝉。在动乱结束后,冈姆王国封锁了消息,奥瑞亚对於一切发生的事情所知甚少,只听说冈姆计划攻进内陆。

在卡鲁族撤离之后,奥瑞亚才开始得到瓦尔克拉斯的消息,不过那时候已经没有什么人活著,或是还能告诉我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浩劫, 卡尔丽莎

也或许是浩劫来得太快,内帝国的人民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完全覆灭。

萨恩在一个小时内就陨落了:一阵风暴从山地袭卷而来,让黑暗掩盖了这座城市。

我在同伴的眼中看见疯狂的灵魂:帝国中最彬彬有礼的人开始胡言乱语、漫无目的地行动,最后甚至开始自相残杀。

我亲眼见到身为古灵使徒的图书馆长特里尼安...他头颅里的宝石发出炙焰般的光芒,而他就宛如正午烈阳下的葡萄...化为全身干巴巴、宛如饿了一辈子的生物。

我曾经目睹尼加马卡努伊的火山喷发、见过和大树等高的巨浪卷来,也经历过吹倒战士和坚墙的狂风。自然总是有它的一套思维。

但是,浩劫完全超越了自然的规则。

浩劫, 萨欧赛

贺根说"福尔是永恒帝国之中,在位时间最短的统治者,后来就发生了「巨变」。"

可能是达拉从萨恩城废墟把造成浩劫的残骸捡走,并且搬运到她的日曜神殿安全的保存,但是仍然有几个原因是她直接与浩劫有关的线索:

  • 达拉是唯一安全逃离的古灵使徒
  • 葛里戈(Grigor)说: "只要这道防线一陷落,浩劫的象徵「宝石皇后」就会落入他们的手中。"
  • 达拉(Dialla)说: "玛拉凯对我恳求著:为了他、为了帝国牺牲吧!我选择了自己...自私地选择了自己。帝国成了废墟...而我活了下来。我活了下来,过去、今日,还有未来..."

奥瑞亚(Oriath)

奥瑞亚(Oriath)是瓦尔克拉斯东南沿海的一座小岛。我们不知道奥瑞亚於何时被统治,但他在帝国殒落时是个完善和繁荣的,所以它在帝国高峰期之前已经被统治。在内帝国的弗里西恩森林(Phrecian Forest)的堕道遗迹(Fellshrine),一个古老的圣堂武僧教堂废墟,圣堂骑士对瓦尔克拉斯有著长远的影响力,而高阶圣堂骑士福尔(Voll)也对帝国十分有兴趣。想必被帝国统治的奥瑞亚(Oriath)带来了他们的宗教,并在帝国崩溃时遗留了这个遗址。

奥瑞亚的首都是费欧普罗斯(Theopolis),至少还有历史档案馆和决斗竞技场,以及乌骑军团(Ebony Legion)的总部。他还包含圣戒之庭(Court of Divine Temperance),由高阶圣堂所主持,目前是神主(Dominus),负责许多犯罪的检控,如"散播邪灵思想","异端思想","对抗圣殿武士权威",都表示著奥瑞亚是由圣堂武僧所运作的某种形式的政教合一。其首都费欧普罗斯(Theopolis)的名称亦有表明宗教的虔诚的意味。

现代(Modern Times) (约恒历 1600 年)

浩劫过后,瓦尔克拉斯已经很少有居民存在,只有一些残存的永恒帝国后裔,和亡灵。奥瑞亚(Oriath)将这片死亡之地作为流放犯人用。

控制了乌旗军团(Ebony Legion)的高阶圣堂神主(Dominus),开始对瓦尔克拉斯的历史产生了兴趣。於是前往内帝国,建立了神权之塔,并在神权之塔(The Sceptre of God)顶层建造了实验室,而他的助手格拉维奇将军(Gravicius)和派蒂(Piety)负责收集资讯和资源。

格拉维奇将军(Gravicius)在靠近萨恩城附近的日曜神殿(The Solaris Temple)建造了临时的乌旗守卫兵营(The Ebony Barracks),并负责寻找浩劫的遗物和丝带线轴(Ribbon Spool)。

派蒂在费欧普罗斯(Theopolis)原本是一个奇术师,现在更像是一名考古学家,漫游於瓦尔克拉斯调查关於帝国奇术,包括薛朗(Shavronne)的奇术和马雷葛萝(Maligaro)曾使用的古灵宝石的技术,并试图重现实验结果。如同玛拉凯(Malachai),她将古灵宝石植入人体,但是从月影神殿(Lunaris Temple)的实验物看来,其技术仍未达玛拉凯(Malachai)水准。


第一章

关於莫薇儿(Merveil)变为海妖背后的故事。德瑞索在婚后发现莫薇儿逐渐变异,而在某一夜晚上轻装离去,有人猜测是否为了寻找妻子的解药而离去,亦有人猜测德瑞索为了重现往日荣光而离去。

如果史书记载是真的,无畏者德瑞索跪在莫薇儿的跟前,把那只项炼献给了她。在莫薇儿戴上这瓦尔克拉斯的遗物(Star of Wraeclast)之后,她和大家分享她美妙的歌声。听说她甜美的声音足以撼动全奥瑞亚最大的音乐厅,再怎么冷漠的人也为之动容。

但过一阵子之后,她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她:她的内心、身体和歌声都渐渐改变了。依然是如此的美丽,但理智却渐渐离她而去。


第二章

关於罪孽之殿的悼灵者费德利塔斯(Fidelitas, the Mourning)的故事。

在马雷葛萝的日记里,曾经提到劳罗(Raulo) ― 他的助手和情人。劳罗献上自己的生命,自愿成为一名测试对象。於是,马雷葛萝把带来永生和畸变的精华注入他的体内。

在劳罗的形体改变之后,心碎的马雷葛萝把他命名为费德利塔斯,纪念他的忠诚和奉献。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为补完於约恒历 1339 年浩劫(The Cataclysm)时所发生的事件,从水道遗迹(The Aqueduct)进入统治者之殿(Highgate),北方的矿坑是塔库斯.维卢梭(Tarcus Veruso)将古灵宝石埋葬的地方。

永恒帝国的末代皇帝成为了枯骨皇帝,但是仍用他的方式坚守著对抗邪兽,在杀死他后就可以取得迪虚瑞特(Sekhema Deshret)的旗帜破除矿坑的封印。

丝克玛迪虚瑞特当时把邪兽拘禁在他那矿坑深处的黑暗巢穴里。

邪兽不应受到拘禁,而是应该受到摧毁。迪虚瑞特虽然英勇,却也缺乏勇气这么做。

而经过两百年的封关固守后,仅存的这系血脉也缺乏力量。不过,你不是迪虚瑞特,也不归属於我们,你不会再重蹈我们的覆辙。

迪虚瑞特的旗帜会破除封印、开启矿坑。在她遭枯骨皇帝福尔夺走生命后,这面旗帜便不复存在。

沿楼梯往西南方走,前往干涸湖岸。打从大老远你就能闻到枯骨皇帝的气味,所以应该不难找到才是。

带迪虚瑞特的旗帜回来,你就可以随心所欲地踏进黑暗里。

红旗, 欧优恩

我的誓言是「守护帝国子民的平安!」 我对子民和自己说谎。「净化」的光辉使我盲目,我竟然信任一位毫无灵魂的人,让他带来末日。

我看著自己的军团死去,他们的血肉宛如奶油般化尽,留下异变的枯骨。他们死后...再度复生,成为一批受到永恒诅咒的军团。

我的躯体感受到...腐化的能量正在发酵。

我纯净的帝国,我辜负了你。毋需宽恕寡人,但...请代替寡人好好活下去。

福尔的自白, 福尔

奇□(Kira)是迪虚瑞特的女儿,

迪虚瑞特束缚在黑暗里,而我身为她的血脉,也必须在此处善尽自己的职责。这是欧优恩的命令。
迪虚瑞特, 奇□

那道门开启了,我听到她的声音,就像她坐在我的身边。

已故的她在统治者之殿细语著。那是一个受到束缚、但从未屈服,饱受凌虐、但从未破碎的灵魂。

她是迪虚瑞特。我们的赤血丝克玛期待著回归瓦斯提里的一天。带她回来吧。

迪虚瑞特, 达苏尼

当裂界装置制作完成时,原本要以达拉(Dialla)的血肉和宝石作为裂界装置的启动,但是达拉在当时拒绝了,而玛拉凯则是离去了。

我爱上了玛拉凯。他为宝石皇后献上的神圣的宝石,这宝石会成为陪葬品 。但是,我不希望自己死去!玛拉凯对我恳求著:为了他、为了帝国牺牲吧!我选择了自己...自私地选择了自己。帝国成了废墟...而我活了下来。我活了下来,过去、今日,还有未来...
关於玛拉凯, 达拉夫人

达拉在后来也领悟了如何启动裂界装置,并愿意付出身上的古灵宝石。

裂界装置吸收了愤怒和欲望收集的生命能量,已经准备妥当。

玛拉凯的笔记本, 於水晶矿坑

不过,我在孤独一人的时候,有很多时间思考:裂界装置真的需要宝石皇后吗?

说不定可以献上其他有同等力量的贡品,像是...眼球汤!

「愤怒之眼」和「欲望之眼」。这些美丽的宝石究竟要上哪找呢?别急著动身,我自己也有一些想法。

屠戮之王冈姆仍逗留在这个世界,徘徊於绝术之域的回廊深处,并且陷於自己的妄想中而无法自拔。他已然成为纯粹的愤怒化身,也因此我们能从冈姆身上取得愤怒之眼。

斗剑之王德瑞索受到欲望驱使。不过我们不都如此吗?此地亦为他的殒命之处,而欲望的诅咒依旧推动著他的元灵。

裂界, 达拉

裂界装置和我就像是隔世的伴侣,互相吸引著对方,环绕著彼此的命运。

如果我当年依照玛拉凯的请求,投入裂界装置的怀抱,「邪兽」就会覆亡,而世间的一切就会完好无缺地保存下来。我自私的行为正中「邪兽」的下怀,而这个世界因此破碎。

这次我绝对不接受这样的状况发生。

不过,裂界装置需要祭品才能启动:英灵之眼!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愤怒之眼」和「欲望之眼」这两颗宝石,不过到底要上哪去找呢?

屠戮之王冈姆来自南方、嗜血成性。我深切感受到他承受的痛苦,但是无能为力― 他充满著愤怒,所以愤怒之眼就在他的身上。剑刃之主德瑞索因为他的恋情而受到诅咒,不过我们不都如此吗?他在这里咽下最后一口气,不过,他那刚毅的雄心依就埋藏著永不消灭的欲望。

不是虫子的小家伙啊,踏上你的旅途,把这些宝石带回来,我们才能开启裂界装置,结束一切的祸害吧。

达拉

并且在此交代了国王冈姆当时消失的问题,在浩劫后国王冈姆计画进攻内帝国,在此我们终於知道,国王冈姆亦被邪兽影响而前往内帝国,最后却手刃了五百名部下,死亡后亦成为邪兽的奴仆。

我梦见先祖那空荡的厅廊。

我梦见北方有著图柯哈玛(Tukohama)留给我们的献礼,这将拯救卡鲁一族。我只需要动身取回。

我挑选了最精锐的五百壮士,我引领他们踏上旅途,我要亲手取得图柯哈玛所承诺的一切。

风化的石雕

我们在旅途中击溃奇塔弗(Kitava)的奴仆们,而我从未让任何一人倒下。先祖的血在我们的血管里沸腾著,每位战士的皮肤上都带著图柯哈玛的标记。

我们深入帝陆核心,图柯哈玛迎了上来,他要求我的献祭。我带著敬意向他献上祭品:我的斧刃划动了五百次,玉石盛满了卡鲁族之血。

图柯哈玛显得很满意。

风化的石雕

我们从这片土地学习一切。在迪虚瑞特封起这些矿坑,并让这系{血脉}定居於此山的二十余年前,冈姆和他的战士们早已闯了进去。

后来就再也没有人知道冈姆的行踪。现在我们知道原因了。他已经成为梦魇的手下,而福尔则是在更早之前就沦陷。看来邪兽很懂得利用沙场名将啊。

冈姆, 欧优恩

也知道了为了爱人海妖莫薇儿(Merveil, the Siren)寻找解药,亦或是为了往日荣光而消失的无畏者德瑞索(Daresso)也葬身於此。

前一任斗剑之王体格比我壮硕、动作也比我快捷,看起来就不像是我可以击败的对象。不过,我唯一需要作的就是抬头看一眼莫薇儿,了解自己只有破釜沉舟之途:我不能在这一天倒下。

我以全身的力量出击,让他在每次格档时全身为之震动,但我也感觉自己的双臂就要断了。我一直打量著他的脸,想找出他感到犹豫的刹那,而一个小时的漫长等待后,我终於等到了这一刻。尽管疼痛让我的身体倍感灼热、疲惫让我难以思考,不过我仍在他挥偏的时候扑身向前,在他的喉头划上一刀。

此时,我没有为胜利向众人致意,而是跪倒在热砂上,直接面向莫薇儿并向她求婚。从那天起,我戴上了斗剑之冠和真爱之戒。

石碑

在收集完愤怒之眼和欲望之眼,达拉也献出他身上的宝石作为能量,原本计画可以用这个装置杀死邪兽,但经过两百多年的邪兽已经进化。

拿著这个。我已为他奉献所有,青春与美貌、肉体与心灵,还有我的一切。至少我还收到了点回报,唯一一项回报…我的古灵宝石之力。

这是我唯一剩下的。而我打算将其交给你,不是虫子的小家伙。

玛拉凯教会我别信任任何人。

而现在正是忘记那些信条的时候了。

裂界装置, 达拉

裂界装置已吸取达拉的生命却没办法杀死邪兽。幸好,它至少打开了前往邪兽体内的路。进入邪兽体内并杀死它。

从打穿的部分进入邪兽的腹部,却遭遇到了派蒂,憎恨梦魇(Piety, the Abomination),击败他之后才知道她也被玛拉凯所腐化。

玛拉凯迎向了我,让我笼罩在梦魇里,让我成了他的奴仆。

他让我亲眼见到超越凡人理解的力量,我以为自己的内心会承受不住冲击。我的心灵虽然依旧完全无缺,但我的梦想早已灰飞烟灭。

玛拉凯就在邪兽的黑灵核心,他一直以来都操控著邪兽的力量,而他在未来还是会这么做。他将会毁灭这个世界,然后塑造出梦魇的圣地。

虽然玛拉凯变得如此强大,他并没有因此变得遥不可及。他为了成为邪兽的首席爱仆,献出了自己的元灵和肉体,不过他还留下了三个重要器官:

他的心、肺和肠,以纪念逝去的人性。有了这些才能直接面对玛拉凯。

深入梦魇的杀戮场吧。如果我的状况许可,我会一起过去的。帮我找出这些器官,我们就可以踏入黑灵核心。

关於玛拉凯, 派蒂

在击败派蒂后,才发觉玛拉凯已经进入邪兽的内部:黑灵核心。派蒂要求找到三个重要器官,而这三个器官分别由永恒帝国的几位英雄所守护,而且马拉葛萝和德瑞已经死亡,而薛朗还活著,不过梦靥对奴仆的束缚却是跨越生死。

玛拉凯让他三位最忠实的仆人阵守他的宝贵器官。他的三位侮神者。「审判者马雷葛萝」、「乌姆布拉的薛朗」和「禁忌祭者德瑞」。

如果史书所记属实,圣宗福尔在征讨萨恩的过程中对马拉葛萝和德瑞处了火刑。福尔不需要担心薛朗会不会带来什么问题。布鲁特斯已经替他打理好了。

不过梦魇对其奴仆的束缚似乎跨越生死,让他们至今仍在为邪兽效劳。其实呢,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不用花太多时间烦恼这件事。既然存在著束缚,那就必定有用来解开束缚的钥匙。

堕神者三人组, 派蒂

而达拉对於玛拉凯的背叛并不谅解,第一次的背叛是要她献身作为裂界装置的能量杀死邪兽,第二次的背叛则是指浩劫也让他受尽苦楚。

对玛拉凯来说,装置和创作才是他的珍爱,我连边都沾不上。

他当时的背叛,是在说爱我的同时,要我献上性命。而他这次的背叛则是让我受尽苦楚、枯槁凋零!

玛拉凯,我是你唯一的瑕疵产物吗?

是的,那就是我;宝石皇后达拉。玛拉凯的罪恶造物。

让他为自己的过错后悔吧,不是虫子的小家伙。撕开邪兽黑暗的心脏、撕裂玛拉凯和他那肮脏的「绝术魔灵」。把他切碎、压垮、烧毁!

不能再让他逍遥下去、也不能再让我沉沦下去。没人爱我、没人爱、没人爱...没有爱。

裂界, 达拉夫人

在这边也提到玛拉凯对於为何会进入邪兽的原因。玛拉凯无法再使用裂界装置杀死邪兽。玛拉凯进入黑灵核心的目的,在於进入邪兽体内后造成浩劫(Cataclysm)的异变,来结束被福尔的叛变所领导的帝国,并且让他的挚爱达拉可以不被福尔火刑而活下来。

玛拉凯创造裂界装置时,很清楚自己在作些什么。

他的目标就是...闯进邪兽的中心,试图驾驭真正的力量。他第二个目标...就是引起一场巨变,去除这片土地上反抗的力量。

邪兽是所有奇术的起源,而奇术是让一切「真实」成为「幻化」的力量。

现在整个世界都掌握一个人的一念之间。这不是我所能设想的未来,当然这也不会是你所能设想的未来。只要玛拉凯还待在黑灵核心里,他的思维便代表了一切。

关於玛拉凯, 派蒂

我也准备好了。

我现在了解自己的诞生象徵著帝国的结束和起始。邪兽已经让我了解这一点,以及我现在必须做出的果断牺牲。

我挚爱的达拉女士、我的爱妻...是我最伟大的成就。她不得前来,必须离我而去,否则必将化为泡影。

我将索求多於她所能给予的一切―我将背叛她,我将让她心碎,而这...只是为了不让我断送她的灵魂。

玛拉凯的笔记本, 於水晶矿坑

后记: 在寻找资料过程中,仍然发现许多官方人名和事件翻译不同步的问题,造成资料必须交叉比对才能确认。

  • Sekhema Deshret 有多种翻译: 迪虚瑞特, 丝克玛, 赤血丝克玛, 丝克玛迪虚瑞特,迪虚特瑞
  • The Purity Rebellion: 官方翻译大多只有翻叛乱, 而未把净化翻译出来, 也难以显示为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 在军团的命名部分叫净化军团, 而编年史则叫纯洁编年史。福尔的自白Purity也名为净化。
  • Victario Nevalius 有多种翻译: 维特里奥, 维多里奥.涅瓦里乌斯, 维克塔罗涅瓦里乌斯
  • 斗剑之王德瑞索, 剑刃之主德瑞索


© 2014-2018.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359107 NZ: 2018-09-19 18:4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