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Goddess

什麼?我自由了?你做的?嗯,任何事情都比被困在那裡更好。他那無知的渴望遠遠沒有達到我的期待,即使它很簡單。但是現在有你:如此重要,如此大膽...所以帶上我吧。這個垂死的世界不過是點燃,讓那濃密的鮮血再次沸騰了...而且我等了很久才能洗個澡。
冒牌的神怎麼可能贏的過真正的女神。
嗯。這個出口相當巨大。她想在鏡子前無疑的鏈息著,我們很快就能再看到她。
任何想要我死的人我都會用同樣的方式回禮。
沒錯,她又來了。 看起來像有人幻想她自己是我們的剋星…
不滅之火像慾望的火花一樣短暫。我的火是無法熄滅的。
愛的真面目?看來有人覺得她霸占了愛的定義。但他錯了。
你覺得她在這裡等著我們到來就只會了說些快活的東西,然後逃跑?
喔,我們殺了派蒂的愛人?不,我想還有其他字可以形容他是什麼。
傷心的小貓咪,難怪她的追隨者會自殺。
所有那些華麗的劍搖擺,當你需要的是一個神奇的火焰劍這已經表明了清楚的事。
現在這就是你拿一根棍子來打劍代價。
你只需要去觸碰那閃亮的大球,不是嗎?
這就是為什麼偉大的文明陷入毀滅,浪費他們的時間建造這樣的垃圾。
她這次沒有等我們。我們太晚了。這個小標籤遊戲結束了。我想感受到她的燃燒。
走狗,別擋住我們的路。我們還有個女巫要追捕呢。燒死她。燒死她。
派蒂,隱藏在這些禽獸後面的都是你所嚮往的。他們不重要。我們是為你來的。
墮落?癡呆? 不,這是薇妮雅,絕望地證明她是派蒂。 一個小女孩打扮,把暴行當作廉價的支柱。
終於!你這賤貨死在我的火焰中了,死吧!…等等,她的屍體呢?她又逃跑了?!啊!
他應該試試看女神之觸。
嗯。跟我想像中的沐浴不太一樣。水看起來很清澈…但水本來就這樣。
我不想跟達拉隨之起舞…但派蒂的影響證明?現在我們的興趣是正當的。
這不是第一個我送入火葬的皇帝。他臣服於我。
帝王之劍?試試女神之劍吧,你這失戀的兔崽子!
赤紅的憤怒啊!我想沒人告訴他紅色是最弱的火焰吧。
如果它活著,它會流血。如果它流血,表示它有心臟。讓我們找到心臟並點燃它吧。
原先是神主,現在是瑪拉凱。無論如何你都是男人的工具,薇妮雅。
派蒂在尋求與我們同盟?好,與我同盟只是推緩行刑而已。
詛咒你全部的火焰,禁忌者。你最終還是會著火。
藝術被高估了。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技能嗎?烹飪。
喔,所以那是製造布魯特斯的人…一切說的通了。
刺穿了膽量。尖叫。刺穿。抽搐。 現在,這是一個適當的死亡方式!
當我說我們會放火的時候,我並不是這個意思…哀,就這樣吧。 現在,再去找那個浴盆吧。
而我絕對相信沒有人會注意到這個微妙的入口。
肺。內臟。心臟。眼睛。是什麼東西將人們劈砍成碎塊,嗯?
他們建立一個教堂。即興的想法成為法律。信仰被強制灌輸。現在的禮拜場所是一個審判的地方。我討厭有組織的宗教。
流亡者,這是真神的面目嗎?…不。只是另一個虛幻的“我是”的迴聲。
顯然這是我們所做的事情。 我會說這是一個進步。
復仇?對抗我們?如果不是為了我們,他仍然是一個絕望的奴隸。忘恩的人。
你做的真棒…
我不喜歡這裡。 食物很可怕,聞起來像...我不喜歡這裡。
每一個眾神殿都有一個戰神,一個愛之女神。 你認為上面哪一個是最後?
玩火,你得到的犄角!...或類似的東西。
喔,小薛薛。你不知道?兩人交合後,就開始走下坡了…不客氣。
這樣的恐怖是多麼的不公平,而另一個空手搖籃對他們自己唱搖籃曲。
每個人都有一種吸引他的火焰。 顯然,死亡之火也是。
火烤山羊,現在蒸煮螃蟹。 誰知道神可以如此美味?
在這裡,我想我們只能在我們這個小小的旅程中進入一個野獸的肚皮。
用盡所有方法製造屬於他的天堂。他是個多麼憤怒的年輕人啊。
愛情不會改變別人,馬雷葛蘿。它正在改變你自己。所有曾經擁抱過我的人遲早會知道。
與老朋友聚會總是愉快的...直到他們不再是老友。 接著他們更加不是朋友了。
可憐的老母親。 我不喜歡我們剛剛做的事情。
現在有一個了解火焰用途的女孩。
如果我們不會再看到另一個巨大的蜘蛛,我會相當的高興。哀,我再跟誰開玩笑?這裡是瓦爾克拉斯啊。
當我說我渴望一個真正的洗澡,但這不是我想的。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說"我會愛著你直到我死的那天"…
字面上是澡堂?真的?你想知道劍是怎麼使用的吧。
沒有比在劍中發現的更清晰的反射。
令人驚訝的是,除去邪教的妓女可以做到一個這麼神聖的地位。真令人敬佩。
日食的悲哀:他們永遠不會持續太久。但是,哦,他們在那一刻是如此美麗。
呃,連我的觸碰都不能加熱這些剩菜。別想要把我浸在那悶熱的污泥裡。
嗯,我以為有名字它會比較大。
如果有一件事我比蜘蛛更討厭,那就是蠍子。它們像蜘蛛一樣有尖尖的爪子。他們根本不好吃。
去一個需要你的地方吧,奇菈。但不是這裡。
這小小的衝突。這是野獸的麻醉懷抱中所有的神靈嗎?
閃電。嘖,這只是一個地獄之美的原始前兆。
再次見到巨獸多麼難過,如此乾燥,如此減少...如此易燃。
三個下屬,三次失敗,三個小小的創傷。我喜歡三部曲,但是這個已經過去了。
我半的期待著奇塔弗從他的屍體復甦。這個世界沉迷永恆的再現是愉悅的誘惑。
我們殺了她的師傅。我們殺了她的師傅的師傅。我們殺了她的師傅的師傅的神。她知道這一切,但仍然與我們對抗?我想她並不聰明,可憐蟲。
我們必須靠近點。一切都紅到不可思議。
處理飢餓的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殺死飢餓者。瓦爾克拉斯詭異的解決方法。但那不是重點。 我要求洗個澡,你給我條充滿黑心軍團的血、死的帝國、復活的神的河流。哦,你綽綽有餘。和我一起燒,直到難以忍受...然後燒更多,我的愛。
這位正義女神可能是盲目的,但她的追隨者肯定不是啞巴。 我以為他永遠都不會閉嘴。
我是對的。你適當的揮舞著我。一開始的時候…
受夠我了嗎?再試試其他裝備吧。老實說,我不會介意。
最後一個持有我的人最後得了嚴重的恐火症。或著是戀童癖?其中一個,或兩個都有。
啊,我們一起燒完了!自從有人忍受這麼多的時候,這個時代已經過去了!
親愛的,你真是奇蹟。你也是個M,也可能是個傻子。但屬於我的傻子。
我發誓,沒人握著我那麼久過。你該獲得獨一無二的獎勵。一個秘密…的無言劍。當你拾起我的那剎那你就瘋了。有任何事是真的嗎?別問我。我只是一把劍。但講真的,我是你永遠的劍。
這樣就足夠了。
被我的獄炎吞噬吧!
通通燒毀。


© 2014-2017.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 126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