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貴族

為何不乾脆處決我們,終結這一切?該死的神主。
野蠻的一切圍繞著我滋長。
徘徊在此的人們應該傾聽內心的聲音,因為他們的神智早已被剝奪。
總有人必需終結這殘忍的實驗。
這片土地已殘破不堪,而你們這些該死的東西還想讓它變得更糟糕。
就是像妳這樣的傢伙敗壞我們女人的名聲。
歐克,這就是你要的和平。在瓦爾克拉斯安息可是奢侈的享受。
諸神在上,不!我一定得找到讓一切回到正軌的辦法。
我們唯一能做的只有獨善其身。
薩恩城…帝王坐上寶座,然後死去,與任何凡人無異。
人們只會記得你留下的爛攤子。
所以傳聞是真的…已死者確實行走在瓦爾克拉斯的土地上。
如果沒有人願意伸出援手,整個瓦爾克拉斯終將變成這副慘樣。
在瓦爾克拉斯,就連時間也失去其自由的意志。
像你這樣的傢伙不配居住在瓦爾克拉斯。
我只想到得一個女人能幹出這樣的惡行:派蒂。
妳該為妳所做的一切死上千百次!
這座高塔說明了一切:驕傲催毀了永恆帝國。
我挺享受從這裡望去的景致,神主。
我已殺死被操弄的人偶,而現在我只需要跟隨操偶的線索找到它的主人。
不需要什麼災難,這個帝國就能製造出毀滅的理由。
罪孽是夢魘侵入人心的裂隙。瓦爾,你的罪孽又是什麼?驕傲嗎?
我還不打算加入你的行列,該死的殭屍。
巨獸知曉我已來到此地。
是的,巨獸,你有的是理由感到恐懼。
你將成為破壞夢魘鎖鍊的第一人,迪虛瑞特。
巨獸,你的恐懼越為成長,我的意志益為堅定。
我為你感到可憐,悲慘的奴隸。
劍刃之王,你刺向自己心臟的利刃名為愛情。
我與岡姆飽受折磨的心志同立於此。
為遠古的祖靈留口氣吧,岡姆,你會需要它的。
這交易成了,夢魘。
這扭曲的血肉與生命…如此華麗而瘋狂。
看來這就是我僅有的選擇:殺戮,或被吞食。
抱歉,馬雷葛蘿,我對於藝術的批評品味可是很尖銳的。
薛朗,這世界不需要妳所謂的「美麗」。
我想這是滿足你無止盡食欲的唯一方法,德瑞。
派蒂,我只需要唯一的解答:巨獸必須死。
可憐的瑪拉凱,你花費了三個世紀與死亡抗衡,但卻不曾花費任何一點時間感受生命。
我們曾距離世界之遙,但這場流亡讓我們相聚一起。 過去在奧瑞亞我被稱作神童。但你應該很快就發現在此地,任何稱號都沒有意義。神童、流亡者、怪物、英雄,名子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瓦爾克拉斯的所作所為。 謝謝你,你給了我最重要的一件事:讓我有自由去完成我一開始的事情。
我連片刻的喘息也沒有嗎?
我可不善長對付這種事情。
從奧瑞亞到禁靈之獄,只是從一座監牢到另一座罷了。
啊…好多了。
我不曉得怎麼處理這東西。
太多行李了。
我沒什麼能再付出的了。
我想我之後用的到這東西。
你讓我想起我的前夫呢。
死亡對你而言是種恩惠。
沉睡吧,夢魘。
沉沉的死去吧。
這感覺真是該死的好呀!
你的苦痛已經終結。
分隔生與死的高牆正在瓦解。
這可不是最佳的時機與地點。
這樣的前途實在太過沉重。
流亡是我的導師,而我是個聰敏的學生。
即使在死沉沉的墓穴中,生命仍有其出口。
我學習、我殺戮、我存活。
我想是時候奪回我神童的名聲了。
力量使人腐敗,而腐敗也帶來力量。
在瓦爾克拉斯,人不該自滿於過去的成就。
岸上的假期已經結束了,船長。
我終而成為了活生生的夢魘。
為什麼人們總想將我們變成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