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記憶之冊

第1頁

我是費歐普羅斯奧瑞亞學院的首席執政官瓦爾多凱瑟里斯,高級聖堂武士維那利斯的僕人。

作為事件的記錄,我將這一切記錄下來,希望寫下如此恐怖的事蹟將有助於理解目前發生中的狀況。前一段時間,我被委託修理一個交到我手中的奇怪裝置,一個在瓦爾克拉斯廢墟中發現的金色儀器。我認為它包含了地獄一般不可告人的秘密,高級聖堂武士要求我修復它,並將它能夠帶來的任何力量武裝化。

雖然我當時認為這一文不值的儀器無關緊要,但我的女兒,一個五歲平時安靜的小女孩,卻在過去的幾個星期裡不停的遭到噩夢纏身,甚至胡亂發脾氣。我原以為她只是想念她的母親而經歷悲傷。然而,現在我不禁想知道這是不是一種預兆。

我曾考慮拒絕維那利斯。雖然我的個人政治立場屬於我自己,但我經常無法好好的遵循他的指示和規則 -這些充滿了惡意和饑渴的規矩。遺憾的是,我當下還是接受了他的命令,因為我知道先前許多家族拒絕了聖堂武士,他們現在都消失了。

第2頁

儀器零散的放置在我的工作台上。我很慚愧地承認,我從來沒有問過它屬於哪類的設計,或者來自何處的技術,我自故的研究每一個碎片,確忽略了它是如何組織起來的。直到最後,潛意識中的恐懼突然淹沒了我。

我無法重建這個儀器 - 不管它是什麼。 雖然它似乎已經運作中,但貌似還少了某樣重要的東西。 更糟糕的是,這某樣重要的東西,呃...它可能根本不存在。 至少,不存在我們的現實當中。 那個神秘的空洞,我只能在我自己心中的想像出來。

在醒來的最初幾分鐘裡,我的腦中閃過許多短暫的夢境。我不知疲倦地尋找答案,耗盡自己的一切能力,直到最後,在那個殘忍的儀器底座旁,我深深地陷入沉睡。

第3頁

我在這輩子見過最美麗的地方甦醒。天空是藍色的,不像奧利亞的灰色。鳥兒在空中飄揚,愉快地唱歌。在我的周圍,一陣溫暖的風吹過我的臉頰,草在我的皮膚上嬉戲搔癢。我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但即使如此,我懷疑這個地方與我工作台上休眠的地獄儀器有某種關聯。

當我漫步這個陌生的地方,我意識到了一件事,我並不是一個人。探索著高地草原,我叢林中追求平靜。就在那一刻,我遇到了另一位流浪者。是團陰影 - 在植被之間幾乎聽不見看不到。牠不是通過語言向我溝通,而是通過思想,圖畫,色彩和情感,像水一樣衝入腦海,通過大地裂縫滾滾而來。

陰影歡迎我來到牠的領域,問我是如何到達的。同樣渴望得到答案的我,我熱烈地自願提供有關我的女兒、奧瑞亞、和我是怎麼懷疑帶我到這個地方的神秘設備。

第4頁

那團陰影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顯然它知道這個裝置。"這個機器是我的世界和夢境之間的一扇門"我這樣被告知。但這個裝置已經丟失了,被惡棍和小偷破壞了。陰影得知儀器在次被尋獲非常的高興,並提出幫助我恢復最後的缺失部分。

這真是太好了,令人不敢置信。 我們將打開世界之間的門戶,然後這些土地的所有善良都會流入奧瑞亞,帶領我們進入一個繁榮的新時代。 我完全同意 - 因為我擔心,我仍然害怕,我的女兒在維那利斯高階聖堂統治下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陰影只希望我能夠在時候到的時候還給他今天的恩惠。

當我躺在涼爽的草地上沐浴在舒緩的陽光下時,我發現睡眠再次奪走了我的意識,但這一次,我是在自己寒冷黑暗的書房中睜開眼......

第5頁

一週一週的過去了,太陽和月亮升起無數次。每天晚上,我都發現自己睡在這陌生儀器旁,並在另一個世界甦醒,我將過渡到夢境。

在我的睡眠中,我將自己當作陰影的學徒,讓牠帶著我理解這個陌生的地方。 我學會如何從自己的想像中塑造和創造出一些東西,憑空塑造出它們,就像某種奇術奇觀。 正是通過這種的磨練,我在陰影的指導下才開始重建儀器的缺失部分。 而最令人興奮的是,如何將這種幻想般的寶藏運回到人類的世界。

當高階聖堂武士維那利斯訪問奧瑞亞時,我會對他撒謊並找藉口。 我不想讓他知道我發現的力量。 我想要這些夢境成為我的秘密,只屬於我一個人,就 連女兒都不能知道......

第6頁

這天終於到來了,這偉大的儀器缺失的部分終於形成了。一個奇特的版塊,用來記錄古代地圖的神秘圖像。也正是在這一天,陰影向我發出了一個請求。

我突然看見了過去的剪影,曾經作為所有夢境之王的牠。我看到了牠美好高貴的國度和落在他的領域上的邪惡。一群可恨的男人和女人 - 腐朽守望者前來摧毀陰影。為了控制這片土地,這些恐怖分子塑造了一把強大的劍刃,意圖把國王的靈魂從牠的身體分離出來,並詛咒牠,將牠困在石頭中,並殘酷的讓牠徘徊從前的王國。

我很憤怒!人們怎麼能對這樣謙虛的生物做這種殘酷的事情呢?現在這些惡棍在哪裡?他們是不是就是偷走這個裝置的人呢?他們是否斷絕了世界之間的聯繫,破壞了世界?

陰影把我引導到一片黑暗的森林裡,在一個被遺忘的洞穴深處,一個黑色大理石鑄成的雕像,被剪影中一模一樣的劍刺穿。那雕像是可怕的,完完全全可怕的存在。它所描繪的生物 - 一個極為暴力的生物,站在一個古老的木頭與骨頭的祭壇之中。就在那一刻,我感到一陣寒意湧上我的脊柱,陰影緊跟在我身後......

第7頁


"將劍從我的胸口上拔下來。" 陰影在我的腦海裡,無論是形像還是想法都強加在我的腦海中 ”把劍拔下來,把我解放出來。”但是當我發現自己伸出手去做的時候,我第一次懷疑,我懷疑這個生物是否是確實是牠告訴我的那樣,我決定暫時擱置一下,提出更多的問題,對陰影的更深入的理解。我感到不安,我拒絕了。

僅是反對的念頭閃過腦中,就使陰影充滿憤怒!牠飛了起來!燃起紅色!雖然牠無法對話,但牠的意圖非常清楚。我感到自己的思想被撕裂,謀殺和殘害的形像被強加在我身上。我是…對著我所愛的人…我的女兒做出可怕的事情...

我驚慌失措地逃出山洞,穿過黑暗的森林,咒罵自己居然相信這樣一個陌生的生物。最後,在絕望中,我發現了一個被遺棄的小狐狸洞,我躲了起來。陰影從旁經過,仍然怒火中燒,拼命尋找著我的蹤影。在那個黑暗的潮濕的狐狸洞裡,我以驚駭和恐怖的方式顫抖,沉默地哭泣,直到最後我陷入了沉睡,再次回到我的實驗室。

一旦回來,我就逃到街上,在深夜裡趕回家。衝進我女兒的房間,我緊緊地擁抱著她,一邊顫抖,一邊哭。發誓我永遠不會讓她再次離開。

第8頁

自從進入那個狐狸洞以來,幾個月過去了。因為陰影揭示了它的真面目,每天那些被玷污和毒害的恐懼卷鬚都緊緊地纏著我。每天我都把自己鎖在書房裡,深入探索人類找的到最黑暗的書籍,尋找一些地獄般的隱秘知識,可以使我們逃離那東西魔掌的方法。

我幾乎放棄了希望,對於“陰影”和“夢境”,我一點都不了解。直到今天早上,夠過艾米爾,一個我非常欽佩的學者運來的貨物,在翻閱他寄給我的無數的羊皮紙和書籍碎片中,我終於找到了一些可能有用的信息。

腐朽守望者確實在遙遠的過去存在過,現在我手上有了他們的紀錄!歷史的真相......這是......是如此的驚人,我甚至猶豫是否該寫下來,是否該把這些事蹟放在我自己的日記中。然而,我是一位學者,而學者記錄一切......

第9頁

他們稱牠為”尊師“,一個惡性瘋狂的生物,在時間尚不存在的虛無中誕生。原先只是一個抽象的形容,不過尊師被賦予了實體形態。牠進入了我們的領域,為自己塑造了一個混亂的領域和秘密的世界作為......狩獵場。這個“領域”無疑是我所發現的夢幻之地。

長老因飢餓來到了這裡。牠喜歡年輕肉體的獵物,把我們的孩子拖往黑暗,把他們投入陰影的領域,使他們受惡夢的蹂躪,同時啃食著他們的苦痛印象。

有了這樣的寄託,尊師著手於培養一些東西。牠真正的目標,時間與空間之外的虛空,衰敗。

天阿...我感覺到我的手在顫抖,我仍然努力想著接下來的任務...尊師...牠無法被殺害。守望者們建造了這個儀器,以便前往並封鎖牠的王國,守望者帶著我所看到的刀刃 - “核星” ,一種能夠使形與靈分離的武器,使尊師在洞窟裡永恆的休眠......,尊師被困住了,飢餓難耐,無法狩獵。

尊師的形體被困在石頭上,但其靈體則四處漫遊。即是我遇到的陰影。尚若別人進入夢境並遇到陰影呢?假如那人是維那利斯 ...呢?我與尊師碰面,恐怕使牠振作了起來。在牠找到重獲自由的方法之前,我必須設法阻止牠。為了我自己,為了我的女兒...

第10頁

自從我上次進入以來,已經過去了一段時間。我花費每一個清醒的時刻,試圖找到方法來結束邪惡的尊師,儘管一直找不到任何方法。

在我的秘密研究中,我開始建造自己的儀器。 守望者的地圖儀器是為了進入並鎖定尊師領域而設計的,我的儀器則不完全相同。

我每日每夜的努力,修補和塑造了這個發明。 當我完成後,這位尊師永遠不會再打擾我們的世界。這個生物不能被殺死,使牠的靈魂與身體也無法使牠保持沉默,但也許...也許...牠能夠被流亡......

第11頁

我怎能如此愚蠢?讓自己完全陷入了這個噩夢,忘記了做為執政官的工作!因為地圖儀器"修復"的進度緩慢,高級聖堂武士開始起了疑心。

中午,當我接近完成自己的工作的時候,他和他的護衛以憤怒打斷了我!將我的儀器砸向地面,摧毀了我​​的大部分研究成果。他質問我為什麼不再專注於賦予我的任務。因為我的不服從而被帶到了監獄。

我能夠繼續撰寫,只是因為其中一位護衛朋友的善意,他知道我對日記的執著,所以一聽到我的遭遇,就設法偷偷地遞了本日記讓我塗寫。

我不知道維那利斯想對我做什麼。我隱約的聽到我將會受到公開的羞辱和鞭刑。但都不是確定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尊師的威脅正朝著我們迎來。不管你是高級聖堂武士還是卡奴最底層的奴隸。牠將帶來朽爛......我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從這些鏈上找到我的出路。只有我能把我們從這個即將墮落的奧瑞亞給拯救出來......

第12頁

我的女兒...我親愛的女兒...自從我上次紀錄以來已經發生了這麼多事情。這麼多可怕的事......我沒有時間浪費,但我需要......我必須把發生的事情寫下來。這是我保持理智的唯一方法。我相信我目前是安全的,我會靜下來思考,希望這會給我新的見解。讓我能在當前的災難中繼續前進。

維那利斯,那個混蛋......因為我的進度缺乏進展,而激怒了他。他當著街道喚使人把我的袍子脫了並用木棍擊打我。 “這個人背叛了我!“他喊道。當我瀕死時,他把我拉到一邊,質問我為何失敗了。我是多麼的愚蠢,我...我把一切都告訴了他。

我天真的希望能夠呼籲到他良好的天性,說不定他能夠把聖堂軍隊凝聚在我身後。我們可以一起擊敗尊師!但...他並沒有良心。 維那利斯 ...他...他抓了札娜!用刀子抵住她,要求...要求我把我們所有的人都帶進夢境 - 與尊師見面!

不論你是誰,希望你讀到這裡 - 不要覺得我錯了...如果這是你女兒的生命,你會不會這樣做?我...我按照他的要求做了。使用地圖儀,我們通過傳送門,我發現自己再次踏入了異界輿圖...

第13頁

這片土地和過去一樣美麗,微風吹過草地,陽光照在我們的脖子上,高階聖堂武士和他的手下對這樣的奇蹟感到驚奇,我的女兒害怕地哭了起來,我而對我的所作所為感到厭惡。

我們踐踏曠野的不久之後,我們遇到了陰影。尊師靜靜地站在我們面前。我覺得牠的眼睛直視在我身上。質問著我我為何回到此地。但在我還沒回答之前,維那利斯站了出來,向牠了招呼,並說道:

“他告訴我你是這片土地的領主“ 他說 “這個可憐的窮學者說你被監禁了,你需要一把鑰匙“

維那利斯說話的時候,陰影保持安靜,自鳴得意地哼哼著。

“我可以成為你的鑰匙。”高級聖堂武士宣布。

一會兒,陰影沒有回應。一種不正常的,沉思的停頓沉重地壓在我們身上。最後,牠把所有的想法都塑造成一個形象,問維那利斯:

“你渴望什麼?“

高級聖堂武士笑了

”當然是力量” 他回答。

第14頁

陰影閃爍著,迅速向前進入了樹林,高階聖堂武士追了上去,他的士兵們把我和我的女兒拖著跟在後面。我意識到我們要往哪裡走,森林像我記憶中一樣黑暗,這個洞穴也一樣可怕,回過神來,我們已經站在那粗陋異教祭壇旁的雕像旁。

“從我胸前拔出劍。“

尊師強加給他這樣的印象,而維那利斯在他的虛榮心中,毫不猶豫地拿起劍,拉了出來。一場巨大的地震搖動了這片土地!面對尊師的回歸,就好像地面本身蜷縮了。

尊師從寒冷的石頭中冒了出來並向我們走來。劍從維那利斯顫抖的手中落下,摔在地上,刀柄上的白光閃爍,直到最後被觸手虛空的黑暗所淹沒。

我意識尊師的形象,與看到牠帶表著甚麼。我轉過身來擋住了女兒的眼睛,尊師的真面目降臨在高階聖堂武士與手下身上。我可以聽到尖叫和瘋狂的胡言亂語!尊師保持著沉默,也不在強加剪影。牠已不再需要與人類溝通。

當高階聖堂武士和他的手下快速萎縮的同時,我準備好和女兒逃跑。累積千年飢餓,千年的約束,尊師開始覓食。我拿起維那利斯掉落的地圖儀器,我和女兒跑了起來...

第15頁

我擔心這就是最後的結局,不僅是我的結局,而是萬物的終結。尊師已經被釋放了,不久就會將魔爪伸向我,之後我的女兒,一旦我們被消滅,牠將把目光轉向世界其他地方。

世界將衰落至腐朽守望者剛創立的舊時代。孩子們會從他們的床上失踪。父母會哀悼,黑暗將降臨。接著從大屠殺中產生的將會是一切的腐朽。在我們的現實萌生形體 - 因為這才是尊師的真正的主人!真菌般的怪物將顯現和展開其強大的捲須。從時間和空間開始破壞,將所有東西破壞...

當我們逃離森林時,我下定了決心。對我來說已經太遲了。我知道塑造​​的力量。只有我能夠有希望擊敗尊師。為了盛宴,這個可憎的東西不知怎麼的忘記了我和女兒的存在,我們跟著足跡回去。我發現自己已經站在傳送門之前了。一眼也不往後看,透過閃閃發亮的傳送門,回到了奧瑞亞。

一分一秒都不得浪費,我將手邊的工具塞進了地獄儀器,它發出嗡嗡聲,不知怎的儀器牢牢的固定在地面。尊師必須被阻止,於是......我把她留下了,叫她躲進衣櫃或者工作台下方。接下來...隨著傳送門的閃爍和收縮,我轉過身再次回到夢鄉,最後一次回到夢鄉。

第16頁

我最親愛的札娜,

不知道你現在人哪裡?作為一個父親我希望妳是快樂的,身處在最安全的地方。我希望妳長大後既善良又堅強,希望妳能去愛和被愛。不能夠再見到你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遺憾,但我必須盡我所能來保護你免受外界的黑暗與邪惡。

面對尊師,我失敗了。說實話,我從來沒有機會。這個生物太強大了,對塑造的方式太熟練了。如果維那利斯在書房逮捕我的那天沒有損壞我建造的武器,那麼也許我能夠開啟虛空,強迫它離開肉體,離開這個現實。但是我不再擁有這樣的裝置,尊師多次侵蝕著我的思維,即使我再次嘗試,我恐怕已經不記得如何重建它。

然而,我與這個生物的戰爭還未結束。我處於劣勢,就像一隻被動的牲畜,我只能掙扎至死。我曾多次嘗試在奧瑞亞入眠。希望某一天晚上我可以夢到再次將妳抱在懷裡。但是我已經不能在做夢。

我知道這封信可能永遠不會傳達給妳,但無論如何我都會寫下來 - 如果不是為了妳,那就當作是為了我脆弱的心靈。我愛你,親愛的女兒,希望妳擁有一切並遠離這......宇宙般的黑暗。妳讓我感到非常自豪,只要能夠再稱呼妳為女兒,每一天對我來說都是個祝福。

我必須繼續前進。我必須繼續戰鬥。也許有一天,如果上帝允許的話,我們將再次見面。我非常愛妳。

你的父親,瓦爾多凱瑟里斯


© 2014-2017.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 54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