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費爾船長

介紹

如果你認不出我,也讓我挺驚訝的。是的,我是席格蒙德.費爾船長,又名「馴浪師」、「海盜剋星」和「文明傳播者」。

你問我怎麼會在這個地方,而不是在享受乘風破浪的快感?我的船觸礁啦。有著一對水汪汪、碧藍雙眸的女孩子讓我們落得這般下場。

被放逐者

有個風騷的奴隸女孩害得我們卡在瓦爾克拉斯的骯髒泥沼裡。我把她從特拉特斯的妓院裡救了出來,然後這雙手不乾淨、腳程頗快的傢伙倒是挺瞭解什麼叫作感恩:她離間了我的大副、偷走我的不滅之火,導致海風不再眷顧我的航行。

我求你,幫我找回不滅之火。在不滅之火回到我身邊之前,我只能被高掛在這邊,遠離海面,還得忍受白日的炙熱陽光。

關於不滅之火

我之前在帝國內陸追尋一個幾近為世人所遺忘的傳說,最後在一座破爛教堂裡找到了不滅之火,並將它放在一只用純銀打造的燈具裡。試了很多東西之後,我發現這是不滅之火唯一不會燒毀的東西。

不滅之火可以實現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不過只有知道的人才知道怎麼使用。千萬不要想著用它來圖利,這玩意可是會把你燒得一乾二淨的!

真正的費爾船長

你覺得我是幻影,還是不知打哪兒來的江湖術士?別擔心,我絕對不是。

不滅之火可以為我帶來絕世的珍寶,只要你把它帶回來,我不會虧待你的。

海妖.莫薇兒

就這一帶來說,這鄰居還算和氣。解決莫薇兒和找回我的不滅之火看起來沒有任何關聯,而我比較希望你能夠活著把東西帶回來。

當然,那奴隸女孩也可能已經被莫薇兒的孩子們生吞活剝。如果真的如此,那麼我想你看起來有能力應付牠們吧。不過,如果不滅之火在莫薇兒身上,請務必小心。那海妖身上的項鍊讓她有點難搞。

莫薇兒的項鍊

如果史書記載是真的,無畏者德瑞索跪在莫薇兒的跟前,把那只項鍊獻給了她。在莫薇兒戴上這瓦爾克拉斯的遺物之後,她和大家分享她美妙的歌聲。聽說她甜美的聲音足以撼動全奧瑞亞最大的音樂廳,再怎麼冷漠的人也為之動容。

但過一陣子之後,她再也不是原來的那個她:她的內心、身體和歌聲都漸漸改變了。依然是如此的美麗,但理智卻漸漸離她而去。我對沉睡在瓦爾克拉斯的力量並沒有什麼特別研究,不過我可以確定若是莫薇兒的項鍊到了你的手上,海妖的甜美聲音就伴隨著你。

感謝你

我的不滅之火!我的寶貝啊!

嗯,你也想要獲得不滅之火的力量嗎?只不過,這「浴火重生」的條件,就是得獻上生命的精華。你也知道,這一帶太荒涼了,實在沒有什麼好素材,說來說去也就只有現在找得到的對象。

精確地說,就是你。

感謝你

嗯,你也想要獲得不滅之火的力量嗎?只不過,這「浴火重生」的條件,就是得獻上生命的精華。你也知道,這一帶太荒涼了,實在沒有什麼好素材,說來說去也就只有現在找得到的對象。

精確地說,就是你。

不滅之火的獎勵

請你體諒身為一位以榮耀自居的男士在困境作出如此艱難的決定。再怎麼慈悲為懷的人,總有自私的一面。我相信如果今天換作是你,也會像我一樣。

介紹

原來是你啊!在你教訓我之前...我承認那時候的確想要你的命。我沒有理由反駁你:在絕望的時候,我的現實戰勝了那脆弱的榮譽感。

請接受我最誠懇的道歉,還有...你剛才說什麼?我們兩個可以和好嗎?

太好了!

你現在也看到了:這不滅之火讓我在這個世界苟延殘喘,也就是說...結果並沒有很成功。我現在既不是活人,也不是亡靈,而是一種...讓人尷尬的形體。

我知道我們倆才剛不計前嫌的和好,但是...我...我需要你的幫忙。

重生的渴望

你有興趣嗎?那太好了。

我的雙手雖然看起來空空如也,但我一定會給你一份謝禮。

我想請你帶回一只水晶酒瓶和一塊多汁的果子。這兩樣東西聽起來不怎麼樣,不過...你看我現在這副落魄模樣,當然不可能自己走一遭。

重生的渴望

看看梅子發出的光澤,看起來不是很可口嗎?沒有嗎?或許只有我的雙眼才感覺得到那希望的光輝。

重生的渴望

看看這聚魂美酒,就和我當年所看到的一樣光彩耀目。人當然不會十全十美,但是製作者的巔峰技藝可是無庸置疑。

重生的渴望

真是太好了!除了手刃對方之外,再也沒有讓兩個靈魂更緊密結合的方法了。就因為這個原因,我相信我可以信任你。

那麼,現在讓我來小試一下身手:把梅子汁擠進酒瓶裡...噢,看看這美酒和梅汁在瞬間就融合在一起,不費吹灰之力就讓物質化為靈體,真是芬芳啊─ 出竅的靈體從來沒有如此撲鼻的甜美氣息!我想我可以把它稱作「帝國夜露」。

噢,在我忘記之前,先收下你的獎勵吧。

重生的渴望

真是太好了!除了手刃對方之外,再也沒有讓兩個靈魂更緊密結合的方法了。就因為這個原因,我相信我可以信任你。

噢,在我忘記之前,先收下你的獎勵吧。

重生的渴望

來,為了煩惱的終結和嶄新的「人生」而飲!嗯,在我喝下這瓶靈體之酒的時候,請你支開一下視線:我不認為血肉重生是什麼值得觀賞的美景。

好啦!這時候就要像我在特拉特斯的風流場子一樣,喊個:女孩們,乾杯吧!

重生的渴望

啊,怎麼會有奇怪的感覺。我...天啊...什麼東西不見了?不滅之火它...不...不!為什麼它會跑出來!我到底...

你到底是何方神聖?不...你...不可能...我...我不甘...心...

關於聚魂美酒

你應該聽過瑪拉凱的名號了吧?這奇特的傢伙常會飲用一種稱為「靈魂之酒」的東西,前往另一個世界尋找靈感,也因此創造出聚魂美酒。我在上一次旅行的時候找到這個東西,把液體放入水晶酒瓶之後,內容物就會成為半靈體狀態。

我相信你可以讓我好好利用聚魂美酒,畢竟一般液體對亡靈來說根本毫無用處。

我為了不讓欠缺道德感的船員摸走聚魂美酒,就把它藏在市集的一個角落。那箱子上有著雕紋:一頭乘著海浪的獅子。

關於切特斯的梅花果

在「淨化叛亂」當天晚間,領主們對切斯特大帝行刺。他哀痛的古靈使徒把他葬在皇家花園,並且在他長眠之處種了一棵梅樹,讓未來前去悼念的人可以品嚐他那榮耀的滋味。

我之前找到了那棵樹,有個手下嚐了那梅樹的果實,然後我在很短的時間內親眼看見難以想像的痛苦。

這...對你來說可能是一個特別的請求,不過請你帶個切特斯的梅子回來吧。

復活的方法

現在這個形體帶給我很大的挫折和限制。在前一次復甦的時候,結果還不賴。不過,我以前總會挑戰世界上的角落。雖然現在我連在路上行走都有困難,其實,從海妖海灣來到這個地方真的稱不上什麼豐功偉業!

我就老實跟你說吧:我想讓現在的自己死去。別擔心,不滅之火會讓我復活。如果我的運氣夠好,我就可以重獲完全的自由。不過,在這之前我必須死去,讓不滅之火發揮最劇烈的光芒。我相信切特斯的梅子可以讓這一切苦難結束。

生命不是本來就充滿痛苦的抉擇嗎?

不朽力量的障礙

我大概在三十幾年前來到薩恩。你們稱為「不朽者」的這些妖怪從河道旁的下水道蜂擁而出,把我最精銳的手下幾乎殺得片甲不留。

嘖,這些「不朽者」跟怪物沒有什麼兩樣吧,至少跟我這種人模人樣的亡靈比起來可差得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