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亡靈大師卡塔莉娜

介紹

聽起來或許有點倒人胃口,但生命對我來說只有失望而已。至於死亡,嗯,我們了解彼此。

死亡可說是我的良師益友,我在寂滅之地向她學了諸多藝術,例如製造法杖、打磨匕首、雕刻長杖,以及維持內心的專注。假以時日,我將能完美運用這些夢魘的工具。我願意與你分享這些知識...但需要小小的代價。

來荒野找我吧,流亡者。黑暗即將來臨,同屬黑暗之人必須早作準備。

死亡之覺醒

等到時機成熟時,亡靈將可自由行走於瓦爾克拉斯。為什麼?浩劫的影響依然遺存於風水土石之間。只要你仔細觀察,你就能看到腐敗的色澤與光彩。

但觀察卻是困難的一部份,這就是為何我們需要透過寶石。生者之眼受到蒙蔽,然而這些永恆之石卻能揭示一切 。

殭屍與骷髏

剛下土的亡靈毫無智能可言,依然留戀著生命,對生命的飢渴壓過了其他的感官能力。相反的,遠古亡靈則恢復了些許生前的智能。但與即將到來的黑暗相比,它們的力量根本不值一提。當屍骨、五感、魂靈完全與黑暗融合時...才有資格稱做是真正的不死者。

黑暗

剛下土的亡靈毫無智能可言,依然留戀著生命,對生命的飢渴壓過了其他的感官能力。相反的,遠古亡靈則恢復了些許生前的智能。但與即將到來的黑暗相比,它們的力量根本不值一提。當屍骨、五感、魂靈完全與黑暗融合時,才有資格稱做是真正的不死者。

絕術魔靈

黑暗並不像是海洋或空氣那樣的無思無緒,它是超乎生死的造物,真正的不朽者可說是一場夢魘。我仔細聆聽遠古亡靈的低語。就是這種夢魘延伸出大地,扭曲、摧毀了永恆帝國,而瓦爾族也遭受到相同的...厄運。

黑暗與浩劫...它們是一體的。亡靈告訴我這次夢魘不以瓦爾克拉斯為滿足。這次,夢魘將吞噬一切。

刺殺大師瓦里西

死亡是瓦里西的專業。我總是密切注意那殺手的動向,因為他的「工作成果」向來乾淨俐落、肢體完整。

狩獵大師托菈

托菈製造殘骸,而不是屍首。我是個藝術家!我無法只用單一顏色作畫。

製圖大師札娜

札娜行走過黑暗之道,並詳加紀錄。我也希望能行走同樣的道路,如果她允許的話。

武器大師瓦甘

瓦甘的肉體鍛鍊已臻至極境,但總有天他的嘴巴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我期待那天的到來。

博學大師艾爾雷恩

艾爾雷恩對死後來生的美夢瘋狂著迷。來生並非如想像中美好,跟現世其實差不多,你必須盡力地活著。

護甲大師哈庫

卡魯人憐憫族人之死,就如同母親撫慰孩童。哈庫也不例外。

升級至等級 2

你!我才剛開始擔心你是否忘記怎麼呼吸呢,不過看看你,呼吸得如此規律,就像被生命禁錮的囚徒。

這剛好提醒了我,我手上有幾件工具,或許能協助你繼續維持呼吸的良好習慣。有興趣嗎?

升級至等級 2 (藏身處)

亡靈對你相當有興趣,呼吸者。他們對我低語你的功績。顯然你已經找到可以安息的平和之所。在我背負生命詛咒的期間,這種地方對我也會有所助益。

你怎麼說?我和我的藝術是否值得你暫時的款待呢?

升級至等級 3

不論死活,不論墓地還是住所,靈感總是存在。亡靈向我提起一個合適的安息之所,可以隱藏並滋養我們的藝術,直到準備就緒。

只要我們想,隨時都能佔有它。

升級至等級 3 (藏身處)

不論死活,不論墓地還是住所,靈感總是存在,不過絕不會在你目前似乎莫名奇妙想佔據的地方那裡。它太庸俗了...更別說你選擇的同伴了!

是的,我們運氣不錯,亡靈已向我提起一個更為適合的安息之所。可以隱藏並滋養我們的藝術,直到準備就緒。

只要你想,隨時都能佔有它。

升級至等級 4

單純殺生是完全浪費了潛力,就像解開了所卻拒絕將門打開一樣!我很高興地說,你是少數知道如何轉動門把的智者之一。

升級至等級 5

在藝術家之路上我們一同成長,但看看四周,我反問自己:這個鬼地方真的值得誕生真正的藝術嗎?

如果我們想要感召真正的黑暗,觸動深陷其中,那麼我們得好好的思考一下。

在墓穴中的屍體只不過是坑洞中的一具死肉。如果我們的藝術構築在屍體之上,那麼這個鬼地方算是?

升級至等級 6

或許聽起來駭人,但真正了解我的藝術的人並不多。你是例外,而當黑暗來臨時,例外將成為正統。

升級至等級 7

亡靈尊敬你。而生者...畏懼你。但如果我們倆想讓即將到來的黑暗所接納,要做的事情還很多。這就是我們藝術的本質。永遠飢渴,但永遠心懷感激。

升級至等級 8

你,我的朋友,是少數能超乎生死的存在之一。你的藝術如此獨具一格,連我都要自嘆不如。在你面前,我只能退避三分。我會追隨你進入不死之境,絕無二言。

你知道,當他們第一次送我到瓦爾克拉斯,我以為自己將是那個驕傲迎接黑暗籠罩的人。我錯了,那個人是你才對。

末日將近,我們將繼續準備,打造我們的藝術品

當夢魘來臨時,你會為我向他說句好話的,對吧?

邀請至藏身處

你有藝術家的資質,流亡者!

建造藏身處

你有藝術家的資質,流亡者!

任務

生命隨著黑暗降臨而迷途,這片土地必須獲得安息才能擺脫形體的桎梏!

我崇尚黑暗之術,而它讓我永不才思竭枯。懵懂無知的凡人必定認為我已完成這曠世鉅作,非也...這就像處理一塊未經處理的肉排─需要慢工出細活!不過,可不是隨處找來的破爛玩意兒都能滿足我:讓這個作品達到完美...就得流入那腐化的致命漩渦。卓越來自堅持...更何況,哪個人不想得到最上等的貨?

我們將一切獻給偉大的秘術,否則只會成為肉體的僕奴!

獎賞

流亡者...你真的完成我交代的工作了?請原諒我這樣的態度:我一向不認為請還活著的東西可以那麼可靠。畢竟...死者絕對唯命是從,而生命...總是有自己的需求和慾望...恐懼和幻想,也就是說,生命不可能如此專心致志。

流亡者,我非常讚賞你的專注力,造訪森林營地的時候,和我談談吧,我相信你的意志可以幫上不少忙。

與卡塔莉娜對話

流亡者,目前沒有什麼值得勞煩你走一遭的素材。

造訪森林營地的時候,和我談談吧,我相信我們可以繼續合作愉快。

與卡塔莉娜對話

流亡者,我現在沒有什麼素材可以運用你的長才。

與卡塔莉娜對話

別讓活著的東西去作亡者能辦成的事情...嗯,生命總是有著無限的機會,不過死亡更能接納一切。下次在荒野和我見面的時候,如果我已經對你重拾信心,就再來找我吧。

任務

是你啊,流亡者!我以為死亡已經賜給你眷顧了。如果這真的發生了,你這具精美的軀體絕對是難得的良材,能讓這麼優良的皮囊得到這樣的歸宿,也算是我的榮幸。

不過,我可以慢慢等待,還有其他素材等待我們發掘!

獎賞

我想瓦爾克拉斯的生命也需要一點空間,這樣才有源源不絕的素材等待著我。

謝謝你,流亡者。到森林營地和我見面吧,死亡不久之後就會再賜給我們難得的素材。如果死亡不那麼可靠,那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與卡塔莉娜對話

流亡者,我還沒找到值得勞煩你走一遭的素材。

造訪森林營地的時候,和我談談吧,我們應該可以聊上一會。

與卡塔莉娜對話

流亡者,失敗不等於結束。

下次你來到森林營地的時候,我們再談談你怎麼反省自己的錯誤。
流亡者,失敗不等於結束。

下次你來到森林營地的時候,我們再談談你怎麼反省自己的錯誤。
流亡者,生命對你來說也許是個天大的玩笑。到森林營地和我談談吧,我倒想看看你能作出多少荒唐事。

任務

流亡者,我們在這片死亡之地上不可能無所事事!
流亡者,鑽研秘術就是精於勤、荒於嬉!
死亡之術需要我們全心全意的投入!
喔喔,你還活著呢!我有些事情得靠活著的人幫忙,不妨聽一下吧。

獎賞

活人啊,死亡就和你一樣。如果死亡與你為伍,我們一定就是好搭檔!

與卡塔莉娜對話

流亡者,耐心非常重要:死亡絕對不會讓我們失望。
最卓越的藝術不可能取材自世俗。
唯有生命感嘆時光的流逝。
流亡者,種子需要悉心栽培,結果才能盡善盡美。
嗯...看來我們的栽培還需要時間呢。

獎賞

生命總是汲汲營營於求生。
以秘術之名完成使命!
對於活人來說...這樣可說是完美。
亡者是瓦爾克拉斯真正的統領者。

升級

有些人稱我們為「盜墓者」,他們顯然搞錯了。肉體從來沒有主人,僅是暫時為人所用罷了。宣稱擁有自己的肉體,就如同宣稱擁有自己貪婪呼吸的空氣一樣無稽。

但是墓地本身?那又是另一回事了。來森林營地與我談話。一個有趣的計畫正在我腦中成形。

升級

我們每獲得一磅血肉,我的傑作每注入一次養分,我們在黑暗中的地位就穩固了一分。

但我相信是時候加倍我們的努力了。不像生命無意義地掙扎,死亡堅定地迫近。下次在森林營地遇到時,我們應該要討論一下如何準備末日的到來。

升級

下次你到森林營地時,提醒我讓你參觀我在奇術物品上最新的製作,我可是相當自豪。

升級

下次你到森林營地時,提醒我讓你參觀我在奇術物品上最新的製作,我可是相當自豪。

升級

下次你到森林營地時,提醒我讓你參觀我在奇術物品上最新的製作,我可是相當自豪。

升級

下次你到森林營地時,提醒我讓你參觀我在奇術物品上最新的製作,我可是相當自豪。

升級

下次你到森林營地時,提醒我讓你參觀我在奇術物品上最新的製作,我可是相當自豪。

任務額外資訊

替我找具蘊含腐敗能量的屍體,將它喚醒後帶回來,讓我的雕像吸收它的亡靈精華。一具屍體應該就夠了,只要養分充足的話。

任務額外資訊

替我找具腐敗的屍體,將它喚醒後帶回來,讓我的雕像吸收它的亡靈精華。它今天渴得很!

任務額外資訊

這附近的亡靈精華越來越少了,流亡者。我的雕像正餓著呢。該是調整一下的時候了,你會在外面發現一群行屍,貪婪地吸吮著所有找得到的腐敗養分。毀滅他們將會重新讓黑暗釋放回土中,恰如其分地繼續腐化這塊大地。

任務額外資訊

我的雕像叫著餓呢,但一般的精華似乎無法滿足它!不過,我想我有解決之道。找到一群活物然後進行屠殺,再將它們重新喚起後帶回來給我。記得要挑選被腐化最深的。它們不會難找,因為腐化程度總是很好辨認。

任務額外資訊

我的雕像叫著餓呢,但一般的精華似乎無法滿足它!不過,我想我有解決之道。帶著這具腐屍與你一起捕獵,它可以用來承載生物死亡時釋放出的亡靈精華。當你使出致命一擊時,確保腐屍在附近就行。在我的設計之下,它能承載大量的亡靈精華,屠殺時你可不需留情。

任務額外資訊

我的雕像叫著餓呢,但一般的精華似乎無法滿足它!不過,我想我有解決之道。帶著這些腐屍與你一起捕獵,它們可以用來承載生物死亡時釋放出的亡靈精華。當你使出致命一擊時,確保腐屍在附近就行。在我的設計之下,它能承載大量的亡靈精華,屠殺時你可不需留情。

任務額外資訊

我正在蒐集亡靈養分,希望有人能夠協助我。帶著這具腐屍前往我附近的雕像那,然後令它安息,好讓我的雕像得以吸收它的精華。對了,那具腐屍或許會不太情願躺下,但可別就此罷休啊!

任務額外資訊

我正在蒐集亡靈養分,希望有人能夠協助我。帶著這群腐屍前往我附近的雕像那,然後令它安息,好讓我的雕像得以吸收它的精華。對了,那些腐屍或許會不太情願躺下,但可別就此罷休啊!

每日任務

我的藝術需要滋養,流亡者,穩定的腐敗之流。務必確保腐敗之流不斷湧進!
當黑暗來臨時,你的所有努力皆不會白費。藝術品的價值自會彰顯。

提供工藝器具

在這張工作桌上,我鑄造必須的工具、讓它們既稱手又鋒利,好完成我偉大的傑作。這些是我們服侍藝術的工具。

你知道亡者最大的美德是什麼嗎?耐心。你也應該展現這種美德,我才會考慮與你分享技術、將工作桌供你使用。

升級中型藏身處

一個「呼吸者」能展現與不死者同等的智慧總是讓我訝異。或許外面還有其他有相同能力的人吧。只要適當地遮蔽眼睛,他們也會用我們的觀點看待瓦爾克拉斯的。

升級大型藏身處

一個「呼吸者」能展現與不死者同等的智慧總是讓我訝異。或許外面還有其他有相同能力的人吧。只要適當地遮蔽眼睛,他們也會用我們的觀點看待瓦爾克拉斯的。

工藝

當我的藝術滋長時,我的造物也同樣增進。我的雕像每吸收一滴腐敗,我自己也同樣會受到些許奇術的露澤。當黑暗來臨後,我們將用這些工具取勝。

死亡之覺醒

等到時機成熟時,亡靈將可自由行走於瓦爾克拉斯。為什麼?浩劫的影響依然遺存於風水土石之間。只要你仔細觀察,你就能看到腐敗的色澤與光彩。

但觀察卻是困難的一部份,這就是為何我們需要透過寶石。生者之眼受到蒙蔽,然而這些永恆之石卻能揭示一切 。

殭屍與骷髏

剛下土的亡靈毫無智能可言,依然留戀著生命,對生命的飢渴壓過了其他的感官能力。相反的,遠古亡靈則恢復了些許生前的智能。但與即將到來的黑暗相比,它們的力量根本不值一提。當屍骨、五感、魂靈完全與黑暗融合時...才有資格稱做是真正的不死者。

黑暗

剛下土的亡靈毫無智能可言,依然留戀著生命,對生命的飢渴壓過了其他的感官能力。相反的,遠古亡靈則恢復了些許生前的智能。但與即將到來的黑暗相比,它們的力量根本不值一提。當屍骨、五感、魂靈完全與黑暗融合時,才有資格稱做是真正的不死者。

絕術魔靈

黑暗並不像是海洋或空氣那樣的無思無緒,它是超乎生死的造物,真正的不朽者可說是一場夢魘。我仔細聆聽遠古亡靈的低語。就是這種夢魘延伸出大地,扭曲、摧毀了永恆帝國,而瓦爾族也遭受到相同的...厄運。

黑暗與浩劫...它們是一體的。亡靈告訴我這次夢魘不以瓦爾克拉斯為滿足。這次,夢魘將吞噬一切。

刺殺大師瓦里西

死亡是瓦里西的專業。我總是密切注意那殺手的動向,因為他的「工作成果」向來乾淨俐落、肢體完整。

狩獵大師托菈

托菈製造殘骸,而不是屍首。我是個藝術家!我無法只用單一顏色作畫。

製圖大師札娜

札娜行走過黑暗之道,並詳加紀錄。我也希望能行走同樣的道路,如果她允許的話。

武器大師瓦甘

瓦甘的肉體鍛鍊已臻至極境,但總有天他的嘴巴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我期待那天的到來。

博學大師艾爾雷恩

艾爾雷恩對死後來生的美夢瘋狂著迷。來生並非如想像中美好,跟現世其實差不多,你必須盡力地活著。

護甲大師哈庫

卡魯人憐憫族人之死,就如同母親撫慰孩童。哈庫也不例外。

升級至等級 3 (藏身處)

不論死活,不論墓地還是住所,靈感總是存在,不過絕不會在你目前似乎莫名奇妙想佔據的地方那裡。它太庸俗了...更別說你選擇的同伴了!

是的,我們運氣不錯,亡靈已向我提起一個更為適合的安息之所。可以隱藏並滋養我們的藝術,直到準備就緒。

只要你想,隨時都能佔有它。

升級至等級 4

單純殺生是完全浪費了潛力,就像解開了所卻拒絕將門打開一樣!我很高興地說,你是少數知道如何轉動門把的智者之一。

升級至等級 5

在藝術家之路上我們一同成長,但看看四周,我反問自己:這個鬼地方真的值得誕生真正的藝術嗎?

如果我們想要感召真正的黑暗,觸動深陷其中,那麼我們得好好的思考一下。

在墓穴中的屍體只不過是坑洞中的一具死肉。如果我們的藝術構築在屍體之上,那麼這個鬼地方算是?

升級至等級 6

或許聽起來駭人,但真正了解我的藝術的人並不多。你是例外,而當黑暗來臨時,例外將成為正統。

升級至等級 7

亡靈尊敬你。而生者...畏懼你。但如果我們倆想讓即將到來的黑暗所接納,要做的事情還很多。這就是我們藝術的本質。永遠飢渴,但永遠心懷感激。

升級至等級 8

你,我的朋友,是少數能超乎生死的存在之一。你的藝術如此獨具一格,連我都要自嘆不如。在你面前,我只能退避三分。我會追隨你進入不死之境,絕無二言。

你知道,當他們第一次送我到瓦爾克拉斯,我以為自己將是那個驕傲迎接黑暗籠罩的人。我錯了,那個人是你才對。

末日將近,我們將繼續準備,打造我們的藝術品

當夢魘來臨時,你會為我向他說句好話的,對吧?

建造藏身處

你有藝術家的資質,流亡者!

解雇卡塔莉娜

流亡者,生命對你來說也許是個天大的玩笑。到森林營地和我談談吧,我倒想看看你能作出多少荒唐事。

與卡塔莉娜對話

對於活人來說...這樣可說是完美。
這樣看吧,從外表來說,腐敗的屍體實在沒什麼吸引人的,關鍵就在辨認其中的潛力。

展示藏身處

這樣看吧,從外表來說,腐敗的屍體實在沒什麼吸引人的,關鍵就在辨認其中的潛力。

認領此藏身處

一個「呼吸者」能展現與不死者同等的智慧總是讓我訝異。或許外面還有其他有相同能力的人吧。只要適當地遮蔽眼睛,他們也會用我們的觀點看待瓦爾克拉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