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卡爾麗莎

托爾曼

我很想跟你好好道謝,但是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了:托爾曼原本和我一起出來,但是現在...派蒂已經把他帶走了。

他們往火葬場去了。我不可能一個人面對派蒂和烏旗守衛,不過你...一定可以的。

拜託你...既然你都來救我了,請你大發慈悲帶著托爾曼出來吧。

托爾曼

你一個人回來這裡...所以托爾曼...你還沒去火葬場嗎?

當然,你不用走這一趟,這跟你沒有關係。對不起,我不應該把這個責任丟給你,讓你冒著生命危險去救一個你不認識的人...

沒關係,我會自己想辦法,就這樣吧。

托爾曼

我很想跟你好好道謝,但是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了:托爾曼原本和我一起出來,但是現在...你找到他了嗎?在什麼地方?

天啊...托爾曼...

瓦爾克拉斯奪走了我們的一切...我們的家族一向會留下死者的遺物作紀念,對你來說可能是很天真的行為,不過這是讓我們繼續活下去的動力...在這個地方更是如此。拜託你...我不知道怎麼說服你...不過,如果你之後到火葬場一趟,可以請你帶著托爾曼的手鐲回來給我嗎?這是我對他最後的思念...

不,你先辦正事吧。我等會...會在營地...和你談談。先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托爾曼

我很想跟你好好道謝,但是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了:托爾曼原本和我一起出來,但是現在...你找到他了嗎?在什麼地方?

天啊...托爾曼...

瓦爾克拉斯奪走了我們的一切...我們的家族一向會留下死者的遺物作紀念,對你來說可能是很天真的行為,不過這是讓我們繼續活下去的動力...在這個地方更是如此。拜託你...我不知道怎麼說服你...不過,如果你之後到火葬場一趟,可以請你帶著托爾曼的手鐲回來給我嗎?這是我對他最後的思念...

不,你先辦正事吧。我等會...會在營地...和你談談。先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托爾曼

我很想跟你好好道謝,但是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了:托爾曼原本和我一起出來,但是現在...你找到他了嗎?在什麼地方?

天啊...托爾曼...

這只手鐲是我在他來到薩恩的時候送給他的,這個笨蛋說他從來沒拿下來。我還說他是個大騙子...他...真的...從來沒有...

我等會...會在營地...和你談談。先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托爾曼

我等會...會在營地...和你談談。先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托爾曼

你一個人回來這裡...所以托爾曼...你還沒去火葬場嗎?

當然,你不用走這一趟,這跟你沒有關係。對不起,我不應該把這個責任丟給你,讓你冒著生命危險去救一個你不認識的人...

沒關係,我會自己想辦法,就這樣吧。

托爾曼

對不起,我...請給我一點時間...我們...之後該好好談談...但是...先讓我...靜一靜...

托爾曼

可憐的托爾曼...這只手鐲...是我在他來到薩恩的時候送給他的,這個笨蛋說他從來沒拿下來。我還說他是個大騙子...他...真的...從來沒有...

托爾曼

我要給你一個東西,我已經請你在貧民窟作太多...太多的事情了。

你已經盡力了,身為流亡者的我們...只能盡人事...聽天命。

關於下水道鑰匙

這些鑰匙可以打開下水道的頂蓋。托爾曼...找到這些鑰匙之後,曾經想到在動亂的時候,大家可能會把金銀財寶放在最不會有人想去的地方。

只是,我們並不想招惹下水道裡的不朽者,所以也無從證實他的猜測。不過,你比我們在場每一個人都還堅強,你應該不會怕和他們交手。

托爾曼

對不起,我...我需要...一點時間...靜一靜...我們...之後再好好談...

關於馬拉莫

你說馬拉莫?我聽說卡魯族崇尚...馬卡奴,又叫作戰士之道。我想就算是你,對於馬卡奴的體悟應該也比不上她。

在托爾曼來到這裡之前...她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保護我,讓我好幾次逃過死神的魔掌。我已經習慣啦,反正在她眼中我就是個壞孩子。

關於賀根

還在費歐普羅斯的時候,賀根覺得他是我們的「好叔叔」,他給我的工作也讓我和家人不用餓肚子。

不過,這也是在我父親賭到賠上祖產,全家流落費歐普羅斯貧民區的時候,他才這麼作。

也就是說,他根本不是這麼慷慨的人。如果賀根給你什麼東西,代表他一定會拿回好幾倍的好處。

葛里戈

希望不要再有人經歷葛里戈的可怕經驗了。我會在他的限度之內多幫他一點,只是他的脾氣比較傲...不過可以理解啦。

他已經熬過很多人沒辦法撐過的難關了。

關於派蒂的寶石

那些烏旗守衛提到派蒂的珍貴寶石「環繞著夢魘的氣息」。

托爾曼...她到底對你做了什麼...?

派蒂

即使來到世界的另一端,薇妮雅和我之間的羈絆依舊存在。這是派蒂得勢之前,在費歐普羅斯所用的本名。

薇妮雅在白天以奇術掙口飯吃,晚上則是出賣自己的肉體 ─ 她可是當家紅牌呢。她賺的錢都夠當我的大戶了。

不過,對薇妮雅來說,財富不代表什麼。她...是為了更有價值、更長遠的理想。她以前跟我說:「活著不需要這麼痛苦,讓我告訴你怎麼做。」

我敢打包票她一定也跟托爾曼這麼說過。

派蒂

不管托爾曼身在何方,他一定會知道你的善行。就算你不是為了他這麼作,也沒關係。派蒂的暴行總算終結了,謝謝你。

關於薇妮雅

薇妮雅因為「和邪教徒勾結」而受到審判,原本決定處火刑,但在之後改為流放。

神主和她共進最後一頓晚餐,聽了她的自白。很多人都認為薇妮雅受到神主的操控,不過,我覺得神主給了她更好的生活和全新的身份。

至少你可以確定一件事:派蒂心目中的美好未來並沒有你、我或是托爾曼的存在。

關於月影神殿

找一個高處往西邊看,你就會看到月影神殿。

那些烏旗守衛來到這裡之後,神殿上方的雲霧就化成了黑影。吹起西風的時候,你就會看到這團黑影,而它的氣味比死亡更可怕。

關於格拉維奇將軍

格拉維奇曾經和我們家一起用餐,那時候我父親還沒欠一屁股的賭債。之後再次和他一起吃晚飯的時候,就是在費歐普羅斯監牢裡,隔天我就成了流亡者。那次他就沒有那麼客氣了。

謝謝你,我總算不用再想起他了。

浩劫

在帝國隕落的時候,所有歷史學家都噤若寒蟬。在「淨化叛亂」結束後,岡姆王國封鎖了消息,奧瑞亞對於一切發生的事情所知甚少,只聽說岡姆計劃攻進內陸。

在卡魯族撤離之後,奧瑞亞才開始得到瓦爾克拉斯的消息,不過那時候已經沒有什麼人活著,或是還能告訴我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關於會動的雕像

我知道當石頭和金屬和人一樣自己動起來的時候,會讓人覺得非常奇怪。

不過,我聽說切特斯的雕塑師都會用一種稱為「托麥迪克亞硫酸」的物質來軟化材料。這是一種寶石精煉後的副產物。就浩劫和薩恩的塑像人之間,我只想得到這個關係。

關於淨化叛亂

切特斯認為古靈使徒是人類進化的象徵。他曾經說:「這充滿榮耀的寶石是人類成為神的重要媒介。」

席布魯斯的福爾當時擔任聖堂教宗,而他認為這是一種反常的行為。他希望帝國可以「擺脫奇術的玷汙」,我想在你看過薩恩之後,應該就能瞭解誰才是對的。

外出透氣的時候,小心那些猴子。我不是說費西亞那些過動的猴子,我是指是壁畫上的。看過之後,你就能瞭解了。

歡迎到來

薩恩正在改變,而我們這些居民也會隨之改變。

托曼,別擔心,我愛你。我得回想一下...

復甦托爾曼

流亡者...你之前幫過我,我相信你會再幫我一次吧?我的希望就在東方、在奎阿的一座神廟裡:永生之符。帝國建立時,帝國首席學者維盧梭親自把這東西在放在那邊。如果傳說屬實,只要搭配阿茲莫里的儀式...永生之符擁有控制生死的力量。

我已經學會了那個儀式,我現在只需要永生之符,就可以讓托曼回到身邊。

這次絕對不會有問題。

你可以幫我們拿聖物回來嗎?我曾經試過...但我還不想賭上自己的命。

托曼,我會讓你回來的...

我已經在奎埃設立儀式祭壇。請帶著永生之符到那邊和我們會合,我要和自己的愛人...團圓。

托爾曼

你說托曼死了?怎麼可能!我之前看到他...

不,托曼,我永遠不會棄你而去。

他的靈魂還在這個世界上遊蕩...在痛苦裡掙扎著

托曼,我知道這很痛苦,但很快就會結束了。

葛里戈

每次看到葛里戈,我就覺得心好痛。我知道他現在為了什麼在奮鬥。我感覺自己參與其中,在一塊生命一文不值的土地上展現生命的意義。

我不知道他去了哪裡,但我相信他正在尋找自己真正的模樣,而這是我們這一生必定會做的事情。

帝王維盧梭

不過,塔科斯‧維盧梭是個高壓統治者,和神主相差無幾。不過,他那堅如頑石的內心還是為妻子奇雅菈留了一席空間。他年幼的妻子在產下卡斯皮洛的過程中往生後,他拋開帝國的一切,改為鑽研奇術和永生之符。

或許塔科斯出於羞恥感,把永生之符放在加鎖的箱子裡保存,不讓後裔有機會使用。他當初要求臣民遠離古老的禁術,但他自己就觸犯了這一條戒律。原因呢?愛讓他願意作出這樣的犧牲。

永恆的安克

就我的瞭解,永生之符可以讓死者復生。這跟死靈操縱術沒有關係,而是真正的復生。

如果你問我為什麼會存在這種東西,我並不知道。從我讀過的銘文看來,永生之符似乎是維盧梭從瓦爾那邊得到的東西。不過,到了維盧梭的時代,瓦爾人早就作古了,不是嗎?

反正這不重要...雖然永生之符的淵源顯得不切實際,維盧梭確實用永生之符讓他年幼的未婚妻復生,兩人後來結為連理。而且,當時大家一致同意確有其事。

既然維盧梭可以達成,我應該也可以...

托爾曼

其實托曼一直都不在我身邊...只是個我愛的空殼。不論他現在在何方,希望他能安息,原諒我放不下他...

既然你幫我作了這些,就收下吧...還有,謝謝你。

永恆的安克

流亡者…你過去曾幫助過我。你可以再幫我一次,對吧?

永生之符。倘若傳說屬實…再配合正確的阿茲莫里部族儀式,永生之符便可操縱生死。我學過那個儀式,如今萬事俱備,只欠永生之符,我一定能讓托爾曼起死回生。

你能幫我們取回那個聖物嗎?

永恆的安克

流亡者…你過去曾幫助過我。你可以再幫我一次,對吧?

永生之符。倘若傳說屬實…再配合正確的阿茲莫里部族儀式,永生之符便可操縱生死。我學過那個儀式,如今萬事俱備,只欠永生之符,我一定能讓托爾曼起死回生。

你能幫我們取回那個聖物嗎?

永恆的安克

流亡者…你過去曾幫助過我。你可以再幫我一次,對吧?

永生之符。倘若傳說屬實…再配合正確的阿茲莫里部族儀式,永生之符便可操縱生死。我學過那個儀式,如今萬事俱備,只欠永生之符,我一定能讓托爾曼起死回生。

你能幫我們取回那個聖物嗎?

永恆的安克

快,把它交給我!托曼,我終於可以和你見面了...

那麼,開始吧。

苦痛將威脅我們,但愛將克服一切!
疼痛將囚禁我們,但愛將克服一切!
哀痛將吞噬我們,但愛將克服一切!
死亡將引領我們離開人世,但...愛...將

這...怎麼會...這...噢,托曼,請原諒我...

流亡者!小心!

永恆的安克

快,把它交給我!托曼,我終於可以和你見面了...

那麼,開始吧。

苦痛將威脅我們,但愛將克服一切!
疼痛將囚禁我們,但愛將克服一切!
哀痛將吞噬我們,但愛將克服一切!
死亡將引領我們離開人世,但...愛...將

這...怎麼會...這...噢,托曼,請原諒我...

流亡者!小心!

托爾曼

我為什麼會這麼蠢...?維盧梭並不是因為羞恥把永生之符藏起來,而是出於恐懼和...天啊,他的妻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看見的一切...都訴說著所謂奇雅菈復生背後的真實...

我必須把永生之符毀了。從維盧梭的時代到現在,已經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我想我們可以從他失敗的地方著手...我可以確定這樣絕對不會有問題。

我們在營地會合吧。我現在需要...唉,總之就在營地會合吧。我不會想不開的。

托爾曼

我為什麼會這麼蠢...?維盧梭並不是因為羞恥把永生之符藏起來,而是出於恐懼和...天啊,他的妻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看見的一切...都訴說著所謂奇雅菈復生背後的真實...

我必須把永生之符毀了。從維盧梭的時代到現在,已經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我想我們可以從他失敗的地方著手...我可以確定這樣絕對不會有問題。

我們在營地會合吧。我現在需要...唉,總之就在營地會合吧。我不會想不開的。


© 2014-2018.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18298 NZ: 2018-05-23 05:4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