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埃哈弗爾

介紹

從你眼中…我認出來了。像埃哈一樣的生存者。

流亡者,這是我的名字。埃哈。在我的母語意思是「孤獨鬥士」。這就是埃哈多年來代表的意思。

但現在單獨做戰是件非常危險的事。對於強大的埃哈也是相當危險的。這世界所剩的時間不多了,流亡者。我很確定。

這片土地上的動物生病了。身體和心理都病了。我從沒見過這樣的病荒。只有一件是可以做。我們生存者一定要做好終結的準備,並能拖延它到來能多久就多久。

我們需要補給品、武器、庇護所、食物。這就是你來到的地方。

狩獵

埃哈收集了許多東西。有些有用,有些沒用。有許多爆破品。我可以獵捕這土地上的野獸來做為食物,但你對於食物的理解相當少。為了生存,我們一定要知道如何培養牠們。我們要蒐集牠們。我們要活捉牠們,讓牠們被餵養和健康。我可以自己豢養牠們,但無法堅固捕捉。

這附近有隻有指望的野獸。我需要你讓牠變弱。並讓牠保持被標誌。讓牠不要破壞繩子。如果有需要,殺了一切阻擋我們的東西。

當野獸被馴服後,我會將牠帶到獸園並在那邊豢養牠…嗯。至少一段時間。

當時候到了,牠們會變成食物。埃哈的食物,其他野獸的食物,初始者的食物。

但首先,我們要獵捕到牠。現在走吧。

獸獵寓言

你已經向埃哈展現你確實是個生存者,並給予初始者牠們第一個禮物。把這禮物收下吧。

我看起來不像藝術家,但和藝術家沒什麼兩樣。看,當你捕獲到野獸時,埃哈都會為牠寫作。一張小照片。一些話。當世界終結時,我們會需要書本。有資訊才有辦法存活。為了避免無聊和瘋狂。學會如何重建。你要幫助我完成他,對吧?

獸獵寓言

你已經向埃哈展現你確實是個生存者,並給予初始者牠們第一個禮物。把這禮物收下吧。

我看起來不像藝術家,但和藝術家沒什麼兩樣。看,當你捕獲到野獸時,埃哈都會為牠寫作。一張小照片。一些話。當世界終結時,我們會需要書本。有資訊才有辦法存活。為了避免無聊和瘋狂。學會如何重建。你要幫助我完成他,對吧?

獸園

你會很驚訝我不是那麼受歡迎。是其他人太無知了。他們無法看見終結的到來。他們不像是我和你…一樣的生存者。

在我們相遇前,我豢養野獸在營地裡。牠們闖進骨艙和肉房。牠們不像埃哈一樣挑剔在哪搗亂。我了解到了恐喙鳥無法順利消化恐喙鳥的肉。

我將牠們搬到新的地方。獸園。距離很遠。一個秘密的地方。這也會是我們向初始者獻祭的地方。為了這個我建造了鮮血祭壇。

你想看看它嗎?告訴埃哈。我會帶你去那。

解散埃哈

你知道哪裡可以找到埃哈。

介紹

從你眼中…我認出來了。像埃哈一樣的生存者。

流亡者,這是我的名字。埃哈。在我的母語意思是「孤獨鬥士」。這就是埃哈多年來代表的意思。

但現在單獨做戰是件非常危險的事。對於強大的埃哈也是相當危險的。這世界所剩的時間不多了,流亡者。我很確定。

這片土地上的動物生病了。身體和心理都病了。我從沒見過這樣的病荒。只有一件是可以做。我們生存者一定要做好終結的準備,並能拖延它到來能多久就多久。

我們需要補給品、武器、庇護所、食物。這就是你來到的地方。

腐生恐喙

噓。埃哈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講。你可以專心聽,好嗎?

這裡有許多的恐喙鳥,但只有一隻腐生恐喙。牠是個強大的恐喙鳥。古老、強壯且危險。牠散發著惡臭。牠會是給初始者的一件好禮物。

找到腐生恐喙。弱化牠並捕獲牠。我會將牠帶到獸園。我會找到牠背後爛泥的用途。或許它會爆炸,或著可以製造幻覺。

流亡者,記住,強大的野獸會試著逃跑。虛弱的野獸才有機會加入我們的獸園。

腐生恐喙

幹的好,流亡者!腐生恐喙已經在獸園的籠子裡了。跟我去獸園看看吧。

獸獵寓言

我看起來不像藝術家,但和藝術家沒什麼兩樣。看,當你捕獲到野獸時,埃哈都會為牠寫作。一張小照片。一些話。當世界終結時,我們會需要書本。有資訊才有辦法存活。為了避免無聊和瘋狂。學會如何重建。你要幫助我完成他。

獸獵寓言

我看起來不像藝術家,但和藝術家沒什麼兩樣。看,當你捕獲到野獸時,埃哈都會為牠寫作。一張小照片。一些話。當世界終結時,我們會需要書本。有資訊才有辦法存活。為了避免無聊和瘋狂。學會如何重建。你要幫助我完成他。

獸園

你會很驚訝我不是那麼受歡迎。是其他人太無知了。他們無法看見終結的到來。他們不像是我和你…一樣的生存者。

在我們相遇前,我豢養野獸在營地裡。牠們闖進骨艙和肉房。牠們不像埃哈一樣挑剔在哪搗亂。我了解到了恐喙鳥無法順利消化恐喙鳥的肉。

我將牠們搬到新的地方。獸園。距離很遠。一個秘密的地方。這也會是我們向初始者獻祭的地方。為了這個我建造了鮮血祭壇。

你想看看它嗎?告訴埃哈。我會帶你去那。

解散埃哈

你知道哪裡可以找到埃哈。

介紹

從你眼中…我認出來了。像埃哈一樣的生存者。

流亡者,這是我的名字。埃哈。在我的母語意思是「孤獨鬥士」。這就是埃哈多年來代表的意思。

但現在單獨做戰是件非常危險的事。對於強大的埃哈也是相當危險的。這世界所剩的時間不多了,流亡者。我很確定。

這片土地上的動物生病了。身體和心理都病了。我從沒見過這樣的病荒。只有一件是可以做。我們生存者一定要做好終結的準備,並能拖延它到來能多久就多久。

我們需要補給品、武器、庇護所、食物。這就是你來到的地方。

狩獵

我就知道你會走這條路,流亡者。埃哈比他看起來還聰明,對吧?

這附近有強大的野獸。暴炎獸。和一般的地獄犬不一樣。我或許需要為她準備一個特別的籠子。希望他真的很火爆。

這裡也有其他野獸。瓦古拉斯。萬是小心,生存者。牠可以指揮天空。

這些野獸讓濕背看起來像乾背。你會需要特別的補獸網來對付牠們。堅固的補獸網。我已經做好了。埃哈做好萬足的準備。

使用這些堅固的補獸網。捕捉強大的野獸。進行強大的儀式。獲得猛猛的祝福!

暴炎獸

這暴炎獸現在是我要煩惱的東西了…至少要等到你希望獻祭牠為止。這隻地獄犬會在獸園等著你。如果你想,可以在殺了牠前再見牠最後一面。

瓦古拉斯

埃哈不像那些走路像人的羊。我很期待看到牠被獻祭。初始者也是。牠會在獸園等著你。

獸獵寓言

我看起來不像藝術家,但和藝術家沒什麼兩樣。看,當你捕獲到野獸時,埃哈都會為牠寫作。一張小照片。一些話。當世界終結時,我們會需要書本。有資訊才有辦法存活。為了避免無聊和瘋狂。學會如何重建。你要幫助我完成他。

獸獵寓言

我看起來不像藝術家,但和藝術家沒什麼兩樣。看,當你捕獲到野獸時,埃哈都會為牠寫作。一張小照片。一些話。當世界終結時,我們會需要書本。有資訊才有辦法存活。為了避免無聊和瘋狂。學會如何重建。你要幫助我完成他。

獸園

你會很驚訝我不是那麼受歡迎。是其他人太無知了。他們無法看見終結的到來。他們不像是我和你…一樣的生存者。

在我們相遇前,我豢養野獸在營地裡。牠們闖進骨艙和肉房。牠們不像埃哈一樣挑剔在哪搗亂。我了解到了恐喙鳥無法順利消化恐喙鳥的肉。

我將牠們搬到新的地方。獸園。距離很遠。一個秘密的地方。這也會是我們向初始者獻祭的地方。為了這個我建造了鮮血祭壇。

你想看看它嗎?告訴埃哈。我會帶你去那。

獎勵

你想要我給你獎勵,流亡者?你搞錯了,流亡者。這就{是}獎勵。你已經有一隻野獸了!這個獎勵已經夠了,對吧?

解散埃哈

你知道哪裡可以找到埃哈。

介紹

從你眼中…我認出來了。像埃哈一樣的生存者。

流亡者,這是我的名字。埃哈。在我的母語意思是「孤獨鬥士」。這就是埃哈多年來代表的意思。

但現在單獨做戰是件非常危險的事。對於強大的埃哈也是相當危險的。這世界所剩的時間不多了,流亡者。我很確定。

這片土地上的動物生病了。身體和心理都病了。我從沒見過這樣的病荒。只有一件是可以做。我們生存者一定要做好終結的準備,並能拖延它到來能多久就多久。

我們需要補給品、武器、庇護所、食物。這就是你來到的地方。

埃哈

你想知道埃哈的過去嗎?這就是埃哈所做的事。沒有其他人的。

初始者

我們是第一批生存者。初始者向我的人們展現想要獲勝,你就必須撐到最後。他們在很久以前就離開這個世界去尋找其他生存者,但他們終將回歸。當他們回來時,我會在大和林中加入他們。你會加入埃哈,對吧?對。

交易

不是所有野獸生來就公平,生存者。初始者們對於一些獵捕和獻祭會比其他還來的憐憫。甚至不認為有些野獸值得被獻祭!

別擔心。埃哈已經用強大的血魔法注入在一些玉上。你可以對任何在獸園的野獸用這些獸魂玉,這些野獸將會被綁定在玉中。你可以隨意處置這些獸魂玉。或許可以把它給像埃哈一樣的帥哥?我無法告訴你,但在這面具底下貨真價實是個大帥哥。

一但獸魂玉內有野獸,你可以再次使用它來釋放牠,並讓牠加入到你的獸園。但也請注意,這會使得獸魂玉破碎。

獸獵寓言

我看起來不像藝術家,但和藝術家沒什麼兩樣。看,當你捕獲到野獸時,埃哈都會為牠寫作。一張小照片。一些話。當世界終結時,我們會需要書本。有資訊才有辦法存活。為了避免無聊和瘋狂。學會如何重建。你要幫助我完成他。

獸獵寓言

我看起來不像藝術家,但和藝術家沒什麼兩樣。看,當你捕獲到野獸時,埃哈都會為牠寫作。一張小照片。一些話。當世界終結時,我們會需要書本。有資訊才有辦法存活。為了避免無聊和瘋狂。學會如何重建。你要幫助我完成他。

獸園

你會很驚訝我不是那麼受歡迎。是其他人太無知了。他們無法看見終結的到來。他們不像是我和你…一樣的生存者。

在我們相遇前,我豢養野獸在營地裡。牠們闖進骨艙和肉房。牠們不像埃哈一樣挑剔在哪搗亂。我了解到了恐喙鳥無法順利消化恐喙鳥的肉。

我將牠們搬到新的地方。獸園。距離很遠。一個秘密的地方。這也會是我們向初始者獻祭的地方。為了這個我建造了鮮血祭壇。

你想看看它嗎?告訴埃哈。我會帶你去那。

初始之天斯卡沃

在寒冷的冬天,埃哈會在山上紮營。我有許多毛皮讓我在寒風中保暖…我現在沒有帶著它們。但我有恐喙鳥的分泌物。當啜飲著溫暖的分泌物時,埃哈有個幻視。一隻蜥蜴、羽毛、非紅色,從陰影中的因影觀察著。

初始者的化身。這是試煉。斯卡沃,初始之天。我杯中的液體在旋轉著。又有其他的幻視,在鳥類和爬蟲類的血液中。夠幸運的是那晚我有許多分泌物可以喝,不然這個秘密永遠都只會是個秘密了。

找到鳥和爬蟲類,流亡者。通往初始之空的通道在牠們的血液中。

初始之地費爾羅

許多年前,埃哈曾經在薩恩附近的原野調查有能力的生存者。但我沒有找到任何一個。我也沒有發現水源,也沒有庇護所。對於埃哈來說也是新的一課。

在烈陽之下,埃哈看到一個紅白的漩渦。露齒的那一瞬間。費爾羅,初始之地,初始者的化身。我追逐著牠,當夜幕降臨時,我掉入了地獄犬的巢穴中。那晚我喝了許多地獄犬的血。也是那時發現我不喜歡牠們的血。

這也是我發現費爾羅的秘密藏在獵犬、貓和其他溫體動物的血液中。去吧,找到更多這些野獸,我們就可以找到費爾羅了。

初始之潭奎爾珊

埃哈有許多才能。你會學到的。我獨自航海至瓦爾克拉斯,既危險又勇敢的豐功偉業。你被震懾了,對吧?

我的船太小了,且沒有準備好這趟旅途。然後我的船擱淺了,但附近並沒有土地。相當的困惑。附近都是水,但我的船卻不能動。我的食物腐敗的很快。我非常擅常釣魚。我或許...哪天可以讓你看看我的身手。我釣到許多魚、螃蟹和章魚。我吃了非常多東西,但我沒有什麼水。我將垃圾丟入海中。

然後…船開始移動。我看向船尾。一隻巨大且紅色的螃蟹站在岩石上,覆蓋在我丟棄的垃圾上。牠是奎爾珊,初始之潭的化身。

埃哈知道了奎爾珊的秘密。它潛藏在海底深物的身體裡。找到牠們,我們就可以再次看到奎爾珊了。

初始之夜菲恩絲

埃哈是個勇敢的探險者。想知道我勇敢的秘訣?我從不思考。有一天,我不加思索的就進入一個洞穴。這可是相當大膽。但之後我就迷路了。洞穴非常的黑暗。因為我沒有想過,所以連火把都沒有帶。

我靠著觸摸在全黑的環境下移動,直到…一道光。接下來兩道,之後有許多!非常多的光!我越來越靠近。光也越來越明亮。接著…我滑了一跤。我跌了非常遠。埃哈非常確定他死定了。但我被網子…接住了。那道光移動且旋轉著。是昆蟲。在牠們前面的是蜘蛛的陰影。菲恩絲...初始之夜化身。

她的網子非常牢固,但埃哈的刀鋒更銳利。我切斷了網子逃脫。並掉入下面的河流,被沖到岸邊。一趟非常有趣的冒險。

前往菲恩絲的道入就在蟲子、蜘蛛、昆蟲和食腐蟲后的血中。捕捉到牠們,菲恩絲就會跟上來了。

介紹

從你眼中…我認出來了。像埃哈一樣的生存者。

流亡者,這是我的名字。埃哈。在我的母語意思是「孤獨鬥士」。這就是埃哈多年來代表的意思。

但現在單獨做戰是件非常危險的事。對於強大的埃哈也是相當危險的。這世界所剩的時間不多了,流亡者。我很確定。

這片土地上的動物生病了。身體和心理都病了。我從沒見過這樣的病荒。只有一件是可以做。我們生存者一定要做好終結的準備,並能拖延它到來能多久就多久。

我們需要補給品、武器、庇護所、食物。這就是你來到的地方。

初始之天斯卡沃

在寒冷的冬天,埃哈會在山上紮營。我有許多毛皮讓我在寒風中保暖…我現在沒有帶著它們。但我有恐喙鳥的分泌物。當啜飲著溫暖的分泌物時,埃哈有個幻視。一隻蜥蜴、羽毛、非紅色,從陰影中的因影觀察著。

初始者的化身。這是試煉。斯卡沃,初始之天。我杯中的液體在旋轉著。又有其他的幻視,在鳥類和爬蟲類的血液中。夠幸運的是那晚我有許多分泌物可以喝,不然這個秘密永遠都只會是個秘密了。

找到鳥和爬蟲類,流亡者。通往初始之空的通道在牠們的血液中。

初始之地費爾羅

許多年前,埃哈曾經在薩恩附近的原野調查有能力的生存者。但我沒有找到任何一個。我也沒有發現水源,也沒有庇護所。對於埃哈來說也是新的一課。

在烈陽之下,埃哈看到一個紅白的漩渦。露齒的那一瞬間。費爾羅,初始之地,初始者的化身。我追逐著牠,當夜幕降臨時,我掉入了地獄犬的巢穴中。那晚我喝了許多地獄犬的血。也是那時發現我不喜歡牠們的血。

這也是我發現費爾羅的秘密藏在獵犬、貓和其他溫體動物的血液中。去吧,找到更多這些野獸,我們就可以找到費爾羅了。

初始之潭奎爾珊

埃哈有許多才能。你會學到的。我獨自航海至瓦爾克拉斯,既危險又勇敢的豐功偉業。你被震懾了,對吧?

我的船太小了,且沒有準備好這趟旅途。然後我的船擱淺了,但附近並沒有土地。相當的困惑。附近都是水,但我的船卻不能動。我的食物腐敗的很快。我非常擅常釣魚。我或許...哪天可以讓你看看我的身手。我釣到許多魚、螃蟹和章魚。我吃了非常多東西,但我沒有什麼水。我將垃圾丟入海中。

然後…船開始移動。我看向船尾。一隻巨大且紅色的螃蟹站在岩石上,覆蓋在我丟棄的垃圾上。牠是奎爾珊,初始之潭的化身。

埃哈知道了奎爾珊的秘密。它潛藏在海底深物的身體裡。找到牠們,我們就可以再次看到奎爾珊了。

初始之夜菲恩絲

埃哈是個勇敢的探險者。想知道我勇敢的秘訣?我從不思考。有一天,我不加思索的就進入一個洞穴。這可是相當大膽。但之後我就迷路了。洞穴非常的黑暗。因為我沒有想過,所以連火把都沒有帶。

我靠著觸摸在全黑的環境下移動,直到…一道光。接下來兩道,之後有許多!非常多的光!我越來越靠近。光也越來越明亮。接著…我滑了一跤。我跌了非常遠。埃哈非常確定他死定了。但我被網子…接住了。那道光移動且旋轉著。是昆蟲。在牠們前面的是蜘蛛的陰影。菲恩絲...初始之夜化身。

她的網子非常牢固,但埃哈的刀鋒更銳利。我切斷了網子逃脫。並掉入下面的河流,被沖到岸邊。一趟非常有趣的冒險。

前往菲恩絲的道入就在蟲子、蜘蛛、昆蟲和食腐蟲后的血中。捕捉到牠們,菲恩絲就會跟上來了。

獸獵寓言

我看起來不像藝術家,但和藝術家沒什麼兩樣。看,當你捕獲到野獸時,埃哈都會為牠寫作。一張小照片。一些話。當世界終結時,我們會需要書本。有資訊才有辦法存活。為了避免無聊和瘋狂。學會如何重建。你要幫助我完成他。

獸獵寓言

我看起來不像藝術家,但和藝術家沒什麼兩樣。看,當你捕獲到野獸時,埃哈都會為牠寫作。一張小照片。一些話。當世界終結時,我們會需要書本。有資訊才有辦法存活。為了避免無聊和瘋狂。學會如何重建。你要幫助我完成他。

獸園

你會很驚訝我不是那麼受歡迎。是其他人太無知了。他們無法看見終結的到來。他們不像是我和你…一樣的生存者。

在我們相遇前,我豢養野獸在營地裡。牠們闖進骨艙和肉房。牠們不像埃哈一樣挑剔在哪搗亂。我了解到了恐喙鳥無法順利消化恐喙鳥的肉。

我將牠們搬到新的地方。獸園。距離很遠。一個秘密的地方。這也會是我們向初始者獻祭的地方。為了這個我建造了鮮血祭壇。

你想看看它嗎?告訴埃哈。我會帶你去那。

解散埃哈

你知道哪裡可以找到埃哈。

介紹

從你眼中…我認出來了。像埃哈一樣的生存者。

流亡者,這是我的名字。埃哈。在我的母語意思是「孤獨鬥士」。這就是埃哈多年來代表的意思。

但現在單獨做戰是件非常危險的事。對於強大的埃哈也是相當危險的。這世界所剩的時間不多了,流亡者。我很確定。

這片土地上的動物生病了。身體和心理都病了。我從沒見過這樣的病荒。只有一件是可以做。我們生存者一定要做好終結的準備,並能拖延它到來能多久就多久。

我們需要補給品、武器、庇護所、食物。這就是你來到的地方。

埃哈

你想知道埃哈的過去嗎?這就是埃哈所做的事。沒有其他人的。

初始者

我們是第一批生存者。初始者向我的人們展現想要獲勝,你就必須撐到最後。他們在很久以前就離開這個世界去尋找其他生存者,但他們終將回歸。當他們回來時,我會在大和林中加入他們。你會加入埃哈,對吧?對。

獸獵寓言

我看起來不像藝術家,但和藝術家沒什麼兩樣。看,當你捕獲到野獸時,埃哈都會為牠寫作。一張小照片。一些話。當世界終結時,我們會需要書本。有資訊才有辦法存活。為了避免無聊和瘋狂。學會如何重建。你要幫助我完成他。

獸獵寓言

我看起來不像藝術家,但和藝術家沒什麼兩樣。看,當你捕獲到野獸時,埃哈都會為牠寫作。一張小照片。一些話。當世界終結時,我們會需要書本。有資訊才有辦法存活。為了避免無聊和瘋狂。學會如何重建。你要幫助我完成他。

鮮血祭壇

競技場在北邊…那是鮮血祭壇。這會是你透過戰鬥進行獻祭儀式的地方。

當你捕捉了些野獸,進入祭壇中心並開始儀式!初始者們正在看。向他們展現你的能力吧!

鮮血祭壇

哈哈哈!碎裂的骨頭、濆濺的鮮血…還有什麼比這更令人滿足?你已經證明你是一個生存者了,這是初始者給與你的獎勵。

獵捕更多的野獸。進行更多儀式。這將會是我們的工作,對吧?

初始者們有許多賜予的祝福。我們會慢慢發現的。

現在走吧,流亡者。許多野獸在等著你呢。

鮮血祭壇

流亡者,終結快來了。我很確定。

…或許不是那麼確定什麼時候。或許明天?或許三年後。不會超過三年。

當終結到來,我們一定要準備好。初始者會回歸。他們會帶領著生存者到大和林中。我們一定要證明我們值得。我們要在鮮血祭壇獻祭野獸。

用野獸的鮮血祭祀祭壇,初始者就會庇佑我們。或許也會揭露牠們的秘密。

交易

不是所有野獸生來就公平,生存者。初始者們對於一些獵捕和獻祭會比其他還來的憐憫。甚至不認為有些野獸值得被獻祭!

別擔心。埃哈已經用強大的血魔法注入在一些玉上。你可以對任何在獸園的野獸用這些獸魂玉,這些野獸將會被綁定在玉中。你可以隨意處置這些獸魂玉。或許可以把它給像埃哈一樣的帥哥?我無法告訴你,但在這面具底下貨真價實是個大帥哥。

一但獸魂玉內有野獸,你可以再次使用它來釋放牠,並讓牠加入到你的獸園。但也請注意,這會使得獸魂玉破碎。

初始之天斯卡沃

在寒冷的冬天,埃哈會在山上紮營。我有許多毛皮讓我在寒風中保暖…我現在沒有帶著它們。但我有恐喙鳥的分泌物。當啜飲著溫暖的分泌物時,埃哈有個幻視。一隻蜥蜴、羽毛、非紅色,從陰影中的因影觀察著。

初始者的化身。這是試煉。斯卡沃,初始之天。我杯中的液體在旋轉著。又有其他的幻視,在鳥類和爬蟲類的血液中。夠幸運的是那晚我有許多分泌物可以喝,不然這個秘密永遠都只會是個秘密了。

找到鳥和爬蟲類,流亡者。通往初始之空的通道在牠們的血液中。

初始之地費爾羅

許多年前,埃哈曾經在薩恩附近的原野調查有能力的生存者。但我沒有找到任何一個。我也沒有發現水源,也沒有庇護所。對於埃哈來說也是新的一課。

在烈陽之下,埃哈看到一個紅白的漩渦。露齒的那一瞬間。費爾羅,初始之地,初始者的化身。我追逐著牠,當夜幕降臨時,我掉入了地獄犬的巢穴中。那晚我喝了許多地獄犬的血。也是那時發現我不喜歡牠們的血。

這也是我發現費爾羅的秘密藏在獵犬、貓和其他溫體動物的血液中。去吧,找到更多這些野獸,我們就可以找到費爾羅了。

初始之潭奎爾珊

埃哈有許多才能。你會學到的。我獨自航海至瓦爾克拉斯,既危險又勇敢的豐功偉業。你被震懾了,對吧?

我的船太小了,且沒有準備好這趟旅途。然後我的船擱淺了,但附近並沒有土地。相當的困惑。附近都是水,但我的船卻不能動。我的食物腐敗的很快。我非常擅常釣魚。我或許...哪天可以讓你看看我的身手。我釣到許多魚、螃蟹和章魚。我吃了非常多東西,但我沒有什麼水。我將垃圾丟入海中。

然後…船開始移動。我看向船尾。一隻巨大且紅色的螃蟹站在岩石上,覆蓋在我丟棄的垃圾上。牠是奎爾珊,初始之潭的化身。

埃哈知道了奎爾珊的秘密。它潛藏在海底深物的身體裡。找到牠們,我們就可以再次看到奎爾珊了。

初始之夜菲恩絲

埃哈是個勇敢的探險者。想知道我勇敢的秘訣?我從不思考。有一天,我不加思索的就進入一個洞穴。這可是相當大膽。但之後我就迷路了。洞穴非常的黑暗。因為我沒有想過,所以連火把都沒有帶。

我靠著觸摸在全黑的環境下移動,直到…一道光。接下來兩道,之後有許多!非常多的光!我越來越靠近。光也越來越明亮。接著…我滑了一跤。我跌了非常遠。埃哈非常確定他死定了。但我被網子…接住了。那道光移動且旋轉著。是昆蟲。在牠們前面的是蜘蛛的陰影。菲恩絲...初始之夜化身。

她的網子非常牢固,但埃哈的刀鋒更銳利。我切斷了網子逃脫。並掉入下面的河流,被沖到岸邊。一趟非常有趣的冒險。

前往菲恩絲的道入就在蟲子、蜘蛛、昆蟲和食腐蟲后的血中。捕捉到牠們,菲恩絲就會跟上來了。


© 2014-2018.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137422 NZ: 2018-08-17 17:2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