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艾米爾

初次見面

我目睹流亡者來來去去,踏進森林後就再也沒回來了。你看起來有些與眾不同。某方面來說這是件好事,但某方面來說這也是件壞事。當然,剛見面不可能就這樣下定論。

我是艾米爾,就第一印象來說你還算是過的去吧。

阿茲莫里

阿茲莫里人在很久之前從阿茲莫里山脈來到平地,建立起永恆帝國。這些人對於自己的祖先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了:他們的歷史和身分都在浩劫中毀於一旦。

阿茲莫里人接納了我這個遭到奧瑞亞遺棄的孩子,提供我衣食與庇護,而我也因此留下以報答這群逝往帝國的遺民。

伊娜

她的膽子夠大、但心不夠細。伊娜會一頭栽進自己不該闖的麻煩裡,她很執著於「元靈」給她的指示。如果她不小心點,很可能就會被這個「元靈」拐走。

古斯特

古斯特是這裡最強壯的勇士。就打獵技術和守衛這個地方來說,無人能出其右。

斯克

對斯克來說,講故事和唱歌就如同吃飯喝水一樣重要。如果他生在舊帝國裡,一定會成為非常優秀的吟遊詩人。倘若斯克平時所說有一句是真的,那有他在我們就不用畏懼來襲的強盜和野獸了。

赫蓮娜

我和赫蓮娜談到神主和他的遠征部隊,聽起來很有可能不是什麼好事情。至於能不能相信她所講的一切...我只能說日久見人心了。

關於烏旗守衛

你說聖堂教團的烏旗守衛就在離我們那麼近的地方?這實在很奇怪,而且那麼靠近罪孽大廳...如果他們想在那鬼地方找什麼東西,大概也不會是什麼好事。

盜賊禍害

你在外面遇到的強盜是奧瑞亞最低賤的人種,可以說是老鼠屎裡面最黑最臭的吧。

這群竊賊的領導者們是歐克、克雷頓和阿莉亞,這三人自立為這一片森林的霸主。克雷頓在東方肆虐、阿莉亞在西方惹事、歐克則在北方作威作福,而我們得向他們納貢。

我從來都沒想過在瓦爾克拉斯生活會多愜意,不過如果能除掉這三個賊頭子,至少這裡會好過些。

盜賊禍害

你在外面遇到的強盜是奧瑞亞最低賤的人種,可以說是老鼠屎裡面最黑最臭的吧。

這群竊賊的領導者們是歐克、克雷頓和阿莉亞,這三人自立為這一片森林的霸主。感謝你解決掉阿莉亞和她殘暴的手下們,他們現在應該可以好好滋養那一帶的樹林了,我想這是他們這輩子唯一對這個世界有所貢獻的時候。不過,克雷頓還在東方肆虐、歐克則在北方作威作福,而我們依舊得向他們納貢。

儘管我從來都沒想過在瓦爾克拉斯生活會多愜意,不過如果能再除掉克雷頓和歐克,這裡會好過一些。

盜賊禍害

你在外面遇到的強盜是奧瑞亞最低賤的人種,可以說是老鼠屎裡面最黑最臭的吧。

這群竊賊的領導者們是歐克、克雷頓和阿莉亞,這三人自立為這一片森林的霸主。感謝你解決掉克雷頓和他殘暴的手下們,他們現在應該可以好好滋養那一帶的魚鳥了,我想這是他們這輩子唯一對這個世界有貢獻的時候。不過,阿莉亞還在西方惹事、歐克則在北方作威作福,而我們依舊得向他們納貢。

儘管我從來都沒想過在瓦爾克拉斯生活會多愜意,不過如果能再除掉阿莉亞和歐克,這裡會好過一些。

盜賊禍害

你在外面遇到的強盜是奧瑞亞最低賤的人種,可以說是老鼠屎裡面最黑最臭的吧。

這群竊賊的領導者們是歐克、克雷頓和阿莉亞,這三人自立為這一片森林的霸主。感謝你解決掉阿莉亞和克雷頓,他們的手下已經鳥獸散了,不過,歐克還在北方作威作福,而我們依舊得向他納貢。

儘管我從來都沒想過在瓦爾克拉斯生活會多愜意,不過如果能再除掉歐克,這裡會好過一些。

盜賊禍害

你在外面遇到的強盜是奧瑞亞最低賤的人種,可以說是老鼠屎裡面最黑最臭的吧。

這群竊賊的領導者們是歐克、克雷頓和阿莉亞,這三人自立為這一片森林的霸主。感謝你解決掉歐克和他殘暴的手下們,他們現在應該可以好好滋養那一帶的蟲子了,我想這是他們這輩子唯一對這個世界有貢獻的時候。不過,克雷頓還在東方肆虐、阿莉亞在西方惹事,而我們依舊得向他們納貢。

儘管我從來都沒想過在瓦爾克拉斯生活會多愜意,不過如果能再除掉克雷頓和阿莉亞,這裡會好過一些。

盜賊禍害

你在外面遇到的強盜是奧瑞亞最低賤的人種,可以說是老鼠屎裡面最黑最臭的吧。

這群竊賊的領導者們是歐克、克雷頓和阿莉亞,這三人自立為這一片森林的霸主。感謝你解決掉歐克和克雷頓,他們的手下已經鳥獸散了,不過,阿莉亞還在西方惹事,而我們依舊得向她納貢。

儘管我從來都沒想過在瓦爾克拉斯生活會多愜意,不過如果能再除掉阿莉亞,在這裡會好過一些。

盜賊禍害

你在外面遇到的強盜是奧瑞亞最低賤的人種,可以說是老鼠屎裡面最黑最臭的吧。

這群竊賊的領導者們是歐克、克雷頓和阿莉亞,這三人自立為這一片森林的霸主。感謝你解決掉阿莉亞和歐克,他們的手下已經鳥獸散了,不過,克雷頓還在東方肆虐、而我們依舊得向他納貢。

儘管我從來都沒想過在瓦爾克拉斯生活會多愜意,不過如果能再除掉克雷頓,在這裡會好過一些。

關於強盜頭目

你用行動證明了自己的偉大。不論你除掉盜賊的行動是出自於幫助我們,還是為了從他們身上掠奪,這些都不重要,你讓我們看見明天的希望。

盜賊的護身符

你說這群竊賊的領導者脖子上都戴著這東西?我想,這些古物和西北方的古老通道都是瓦爾族的傑作。

看來這些墜飾可以組合在一起;稍等我一下,我以前對這這種東西很在行。看起來可以這樣組起來,然後拼上第三個,看起來是這樣了...

盜賊的護身符

真抱歉,你還好嗎?嗯,看來你還好手好腳。說真的...你看起來跟平常的你完全不同...甚至讓人看了不太舒服。

如果我是你,我會找一個深不見底的洞,然後把這件古物丟下去。

關於歐克

那個大塊頭倒了?我當然覺得這是好事,不過歐克一死,克雷頓和阿莉亞只會更囂張。

關於阿莉亞

那名女巫死了?我當然覺得這是好事,不過阿莉亞一死,克雷頓和歐克只會更囂張。

關於克雷頓

那個刀疤仔掛了?我當然覺得這是好事,不過克雷頓一死,歐克和阿莉亞只會更囂張。

關於歐克

你完成了我們最勇猛的戰士古斯特也沒辦法達成的事蹟,雖然我們很感謝你,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就可以安穩度日。

這些強盜之間的勢力平衡已土崩瓦解:在克雷頓和阿莉亞死後,就沒有可以牽制歐克的其他力量了。

關於阿莉亞

你完成了我們最勇猛的戰士古斯特也沒辦法達成的事蹟,雖然我們很感謝你,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就可以安穩度日。

這些強盜之間的勢力平衡已土崩瓦解:在克雷頓和歐克死後,就沒有可以壓制阿莉亞的其他力量了。

關於克雷頓

你完成了我們最勇猛的戰士古斯特也沒辦法達成的事蹟,雖然我們很感謝你,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就可以安穩度日。

這些強盜之間的勢力平衡已土崩瓦解:在歐克和阿莉亞死後,就沒有可以控制克雷頓的其他力量了。

黑暗

在你踏入瓦爾廢墟之後,原本明亮的天空突然變得暗沉無光。不論這是出自故意還是意外的行為,你是這起事件的罪魁禍首,我們都得面對你這些行為造成的後果。

你的到來是好是壞...看來現在命運已經告訴我們了。

重建光明

人會懂得反省自己的錯誤,而這次我們的確應該好好檢討自己的魯莽。之前的變化確實讓我們慌了手腳,不過看來這一切都沒有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

謝謝你將一切導回正軌。

邪影寶石

讓我看看從罪孽大廳拿回來的寶石。這看起來很像古靈寶石,就和你正在使用的如出一轍...不過這很明顯不能放進你的裝備裡。

看看它的色澤,感受一下散發出的能量:馬雷葛蘿製作這東西的時候,內心完全沒有對於古靈的崇敬。

馬雷葛蘿的尖刺

這應該是斯克在罪孽大廳撿到的怪東西,看來很像是馬雷葛蘿的傑作。

如果你能說服斯克把那東西交給你,為了後人著想,把這玩意丟到河底吧。

馬雷葛羅的產物

邪影寶石和馬雷葛蘿的尖刺...我個人覺得這兩個充滿邪惡氛圍的東西是完美的一對:都是為了黑暗的祭禮而生。

你問我怎麼作最好?送它們到最好的歸宿:河底的泥巴。

關於古代建築

西北方的古老通道十分奇特。這跟永恆帝國沒有什麼關係,而是瓦爾族留下的東西。我和很多古文都曾提過這個文明。

瓦爾族是首先使用古靈寶石的民族,經過很久之後,建立帝國的祖先們才懂得如何使用。對於瓦爾族,我們所知有限,如果我手邊還有博物館的舊檔案,就可以好好跟你介紹一下。

關於羅瑞塔

你把老羅瑞塔毒死了?其實,真正可怕的是製作寶石、施行這種黑暗邪術,還有與幕後黑手同流合汙的「人」吧?

當然,我也想知道那座遺跡的秘密,但我並不會以那麼古老的生命當作代價。

墮道遺跡

教堂墓園曾經是瓦爾克拉斯的聖地,但現在蒙上了陰影。

你說石壁上的印記嗎?那是聖印,是聖堂武僧的義行象徵。對於奧瑞亞居民的祖先來說,聖印是深夜的一道光明,帶來啟發和安慰。

現在這一道光明已經消退了,非常遺憾。

關於黑暗祭壇

你找到的祭壇...是一座缺了頂端的小金字塔?那這一定是瓦爾族的東西。關於這個頂尖之錐,我認為只可能是我所見過的某件古物。

在海妖海岸一戰後,阿莉亞、克雷頓和歐克三人和我們相處了一段時間。當時他們不像是什麼盜匪無賴,不過在找到一座瓦爾族的小金字塔之後,一切就變了:這東西具有可以強化擁有者本身能力的力量。他們為了這件古物打了起來,把頂端分成三份之後拆了伙。

如果你想解開祭壇的咒術,你可以得找那群竊賊的領導者們討鑰匙。

關於伊娜的夢境

伊娜的處事方法有點讓人不敢恭維,說不定她有自己的一套想法,不過我完全無法理解。

就她提到的「人造」山,我只看過一座類似的建築。我們從費歐普羅斯的典藏得知瓦爾族建造了一座金字塔。這座金字塔位於弗里西恩森林的北邊,就埋沒在薩恩城的下方。

我不知道這座金字塔是否還完好,或是是否真的存在。不過,就現在的狀況來說,去走一趟也不會有什麼損失不是嗎?

被阻斷的道路

我看過一些書,裡面介紹烏姆布拉的薛朗以及她對監獄典獄長所做的事情。而你終結了布魯特斯的苦難。

不過,薛朗的奇術之壁的確是個大麻煩。儘管在瓦爾克拉斯大陸上隨意走動絕非上策,不過如果只能在荒蕪的海岸上活動,人生豈不更加悲慘?

你問我知不知道怎麼去除這一道奇術之壁?非常抱歉,我上次經過的時候實在是沒有什麼空閒時間注意:阿莉亞的爪牙們在這一側虎視耽耽,而另一邊則是群飢腸轆轆的羊人!

關於罪孽之殿

罪孽之殿?那是費西亞大主教吉爾菲給的稱呼。那是切特斯大帝為審判者馬雷葛蘿蓋的一座個人實驗室。

我怎麼會知道這檔事呢?說起來還真慚愧:在神主私底下追求學術方面的精進時,就是我負責當黑手的。我的工作就是...從費爾和德瑞索生前帶回來的東西裡找出零散的文件。我盡了最大的努力,研究永恆帝國各個奇術師的工作,讓聖宗領導人可以得到自己渴望的知識。

如果我是你,我會避開馬雷葛蘿的舊實驗室。那地方啊...不如說是個喪心病狂的老巢吧。

神主

聖宗領導人神主當時要求到我那座乏人問津的博物館為他辦事,我聽了實在倍感榮幸。因此,我為他重現永恆帝國的奇術技藝。

要是當時可以知道真相就好啦,當時的我可是一頭栽進那個瘋子的扭曲思想裡。

歡迎到來

看來你真的很喜歡當不速之客。看來偉大的神放棄了我們...古代的偽神紛起,而善則在我腳邊,和石塊一樣無言以對。聖堂教團的宣傳還真好捉摸,不是嗎?

如果我們得自立自強,那我應該把面臨的難題委付給你。

古斯特

被潮水打上岸、引起混沌的聖物滿是古老的瓦爾銘文。這些銘文受到風化影響,已經難以解譯,我已經盡一切努力了。

銘文的內容述及名為芮勒蓋許的神。如果這東西裝有多面神的元靈,恐怕我們就要倒大楣了。芮勒蓋許因喜好征服和控制而聞名,請你在他的力量和支配慾超越一切前摧毀他吧。有一句話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趁還可以控制的時候把它撲滅才是上策。

古斯特好像成了芮勒蓋許在這個世界的化身,你可以從他最近的行為感受出來。如果你能讓古斯特...安息,芮勒蓋許就必須回到聖物裡。那麼,破壞聖物或許就能把神毀滅。

古斯特

被潮水打上岸、引起混沌的聖物滿是古老的瓦爾銘文。這些銘文受到風化影響,已經難以解譯,我已經盡一切努力了。

銘文的內容述及名為芮勒蓋許的神。如果這東西裝有多面神的元靈,恐怕我們就要倒大楣了。芮勒蓋許因喜好征服和控制而聞名,請你在他的力量和支配慾超越一切前摧毀他吧。有一句話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趁還可以控制的時候把它撲滅才是上策。

古斯特好像成了芮勒蓋許在這個世界的化身,你可以從他最近的行為感受出來。如果你能讓古斯特...安息,芮勒蓋許就必須回到聖物裡。那麼,破壞聖物或許就能把神毀滅。

古斯特

被潮水打上岸、引起混沌的聖物滿是古老的瓦爾銘文。這些銘文受到風化影響,已經難以解譯,我已經盡一切努力了。

銘文的內容述及名為芮勒蓋許的神。如果這東西裝有多面神的元靈,恐怕我們就要倒大楣了。芮勒蓋許因喜好征服和控制而聞名,請你在他的力量和支配慾超越一切前摧毀他吧。有一句話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趁還可以控制的時候把它撲滅才是上策。

古斯特好像成了芮勒蓋許在這個世界的化身,你可以從他最近的行為感受出來。如果你能讓古斯特...安息,芮勒蓋許就必須回到聖物裡。那麼,破壞聖物或許就能把神毀滅。

古斯特

被潮水打上岸、引起混沌的聖物滿是古老的瓦爾銘文。這些銘文受到風化影響,已經難以解譯,我已經盡一切努力了。

銘文的內容述及名為芮勒蓋許的神。如果這東西裝有多面神的元靈,恐怕我們就要倒大楣了。芮勒蓋許因喜好征服和控制而聞名,請你在他的力量和支配慾超越一切前摧毀他吧。有一句話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趁還可以控制的時候把它撲滅才是上策。

古斯特好像成了芮勒蓋許在這個世界的化身,你可以從他最近的行為感受出來。如果你能讓古斯特...安息,芮勒蓋許就必須回到聖物裡。那麼,破壞聖物或許就能把神毀滅。

芮勒蓋許

說到這多面神芮勒蓋許...我還在管理費歐普羅斯博物館的時候,我曾讀到關於這個神的書。書中提到他統治慾極強,且特別喜好以動物本能控制人類。他的影響力遍及某一座瓦爾城市的市民...只是啊,我忘了那座城市的名字了。

不過,我還記得他的實驗讓市民們瀕臨滅絕,被迫從當時仍屬於原始部落的阿茲莫里抓來許多人,希望可以讓城市重返繁榮。

我認為芮勒蓋許可能又打算幹同樣的事,光想到就讓我直打哆嗦...

芮勒蓋許

你真的是這個時代的英雄,達成古代瓦爾人無法達成的成就!

我必須老實說,感覺輕鬆多了。有一陣子我擔心又將開啟神威獨裁的時代。成為流亡者好不容易讓我擺脫這樣的惡夢,我不希望再面對另一個。

你都這麼努力付出了,獎勵一下又何妨。來,挑個和你想法相配的東西吧。

斯克

斯克起初開始說夢話,後來甚至跑到野外找些跟蜘蛛有關的神器。只是,我當初認為那是斯克古外的性格使然,但他後來寧可整夜不睡、就為了研究這些神器,甚至開始無止盡地複誦很不標準的瓦爾語,似乎想要施展什麼詭異的八相儀式...

在某一天晚上,斯克收拾起這些東西,然後一句話也不說就踏入黑暗裡。斯克一直都對幻想的事物充滿興趣,說不定他這次是瞎貓碰到死耗子。

斯克

什麼?他打算成為艾爾卡莉的配偶?就算這個人是斯克,這對我來說還真是勁爆...

我知道艾爾卡莉,也知道斯克可能去哪邊:那是一座位於北方的神廟,目前已成了一片廢墟。如果斯克打算和艾爾卡莉「結為連理」,就應該跑一趟。

斯克

這斯克啊...就和許多人一樣,為了追求偉大的成就而受到野心的驅使。那是一種為了在世界上留下自己的痕跡,而無法抗拒的衝動。這種痕跡的另一種型態就是疤痕。

威廉

這真是前所未面,老威廉已經葛屁了是無庸置疑的,他還有個墓呢。不過,你說他還成了鬼還有自己的意識?這倒是很稀奇啊!

我和你談話的時候,我感覺自己正目睹人類本來不應該瞭解的事情。我曾推論這海盜的靈魂是怎麼在這個世界成形、是什麼東西讓他可以在這片土地上繼續活動。我想我應該把我的觀察和推測寫成一本書...就叫《艾米爾的亡者復甦紀事》如何,聽起來不錯吧?

艾爾卡莉神殿

不過,想去艾爾卡莉神廟還得先經過芮勒蓋許神廟。如果你想找這多足女神泡茶,得先想辦法應付這多面神。

艾爾卡莉

就我所知,艾爾卡莉是瓦爾族的生育女神,也是性及死亡的結合體。艾爾卡莉通常以為一隻巨蛛的形象出現,有時也會化身成人類,引誘凡人與她交合。不過,書中對於她獵物的性別...並沒有很清楚的描述。

滿足她的肉慾之後,她會榨乾對方的體液,滿足她身為神的渴望。之後,她的信徒們會收集乾枯的軀殼,佈置艾爾卡莉的邪惡神廟。

我比較擔心的是...斯克並不瞭解他所奢望的姻緣會帶來什麼後果。

瓦爾古城

瓦爾一族的科技在當時首屈一指,但在社會習俗上還是相當野蠻。想到瓦爾崇尚科學和發展,但依舊在市中心的祭壇從事活人獻祭...怎麼想都很衝突。

從這座遺跡的結構看來,這座城市在特沙波卡爾女王統治下達到輝煌時期。許多學者指出她是「喜好怪異的領導人」。她是艾爾卡莉的虔誠信徒。根據文獻指出,她對於死亡和亡者遺體極具興趣。

史書告訴我們,女王要求部下把親人的遺體擺在宮殿前的台階上。接著會有人把這些遺體帶進宮殿裡...嗯,大部分學者都作些很瘋狂的臆測,希望真的只是他們的臆測啦...

葛魯斯寇

嗯,我知道沉痛之母葛魯斯寇。我還在管理費歐普羅斯博物館的時候,某些瓦爾文書充分記載了她的事蹟。

在自己的孩子們相繼往生後,葛魯斯寇女王前往北方,在她破碎的領地裡和難民們尋找一刻安寧。不過,忠僕們把女王視為一種武器和復仇手段。他們增長她承受的苦痛,讓她的哀傷轉化為仇恨、仇恨轉化為暴行。葛魯斯寇擁抱動物的野性和殘暴,使她成為和灰熊一般的生物。她的侍者們對於女王心中的哀働和苦痛還是一無所知,而她則像一頭落入陷阱的熊,擺脫了忠僕們的控制,並手刃所有跟隨她的人、不論男女老少。葛魯斯寇因為無止盡的破壞而得道成神。

葛魯斯寇在苦痛中沉浸了數千載,她會把這樣的苦痛傳布給所有遭遇的對象,直到她的哀働獲得止息...

葛魯斯寇

這位哀働的母親再度沉眠。她的經歷讓我為之神迷,但是你征服她更為這則故事畫下完美的句點,不是嗎?我不過是個老頭子,記下你訴說的經歷。歷史常會重演,我想應該寫一本書...就叫「女神葛魯斯寇與征服她的英雄」吧。這書名聽起來有點長,不過現在就這樣辦吧。來,這就當作稿費的分紅...希望瓦爾克拉斯還有人願意看我的書啊。


© 2014-2017.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 65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