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葛里戈

關於卡爾麗莎

離我遠點,流亡者。我的名字是葛里戈,當你看這我扭曲的面容,為何不將你那嫉妒的眼神轉向東方。
一位銅頭的女士和她的相好,他們時常會有爭執。
別再靠近了,女巫。我的名字是葛里戈,如你所見,我已經受夠了你們。
當你結束讚嘆夠了你姊妹們的傑作之後,把你那些冷冰冰的東西拿到東邊去。一位銅頭的女士和她的相好,他們失蹤了,也許會需要用到你那些有用處的天賦。

關於卡爾麗莎

離我遠點,流亡者。我的名字是葛里戈,當你看這我扭曲的面容,為何不將你那忌妒的眼神轉向東方。
是的,你將卡爾麗莎帶回我們身邊,而她又用派蒂來騷擾我。一個人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以一位罪犯來說,卡爾麗莎有著相當軟弱的心腸。
但我也不願見到她傷心。你能不能將他失去的相好帶回來。有他在的話,卡爾麗莎也比較不會有時間來騷擾我了。
別再靠近了,女巫。我的名字是葛里戈,如你所見,我已經受夠了你們。
當你結束讚嘆夠了你姊妹們的傑作之後,把你那些冷冰冰的東西拿到東邊去。
是的,你將卡爾麗莎帶回我們身邊,而她又用派蒂來騷擾我。一個人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以一位罪犯來說,卡爾麗莎有著相當軟弱的心腸。
但我也不願見到她傷心。發揮你天賦的價值,將她的相好帶回來吧,托爾曼。證明我對於你們的看法是錯的。

托爾曼

我睡覺時不再做夢,而是同一個夢魘,不斷著重複著。我看鏡子時看到的不再是我自己的倒影。
第一次看鏡子的時候看到的是寇爾,奧瑞亞的強暴者。我曾有過一段和他一起在格拉維奇獸籠裡不愉快的經歷。派蒂用他做實驗,那晚我看到了她的傑作。
這次是托爾曼,血肉已乾枯只剩皮。器官縮剩下空殼。細細的血流順著骨頭而下,像是沙漏裡的紅沙。這鏡子是派蒂給我的禮物。
至少下次我望向鏡子中時出現的不會是卡爾麗莎。你最好能確定也不會是你。
聽仔細了,女巫。多謝你藝術般的好姊妹,派蒂,我睡覺時不再做夢,而是同一個夢魘,不斷著重複著。我看鏡子時看到的不再是我自己的倒影。
第一次看鏡子的時候看到的是寇爾,奧瑞亞的強暴者。我曾有過一段和他一起在格拉維奇獸籠裡不愉快的經歷。派蒂用他做實驗,那晚我看到了她的傑作。
這次是托爾曼,血肉已乾枯只剩皮。器官縮剩下空殼。細細的血流順著骨頭而下,像是沙漏裡的紅沙。這鏡子是派蒂給我的禮物。
至少下次我望向鏡子中時出現的不會是卡爾麗莎。也希望看到的不會是你。

關於馬拉莫

馬拉莫很有想法,不過這種自信會讓你在薩恩賠上性命,也可能讓你周圍的人也跟個送命。

賀根還比較懂得觀前顧後:對於沒辦法拿來換錢或填飽肚子的東西,就別去相信。

關於賀根

我不會指望賀根能為守衛這個地方做出什麼貢獻,也不會太相信他講的話,不過他還是有些不錯的地方:他的執著與自衛本能。如果賀根這胖子認為你是個好伙伴,他也會對你很好。

關於寶石皇后

在看過一首名為「永恆珍寶」的詩詞之後,我踏遍半個瓦爾克拉斯大陸:

「獻上永恆珍寶之日
許下亙古同心之誓
讚嘆寶石皇后曼妙身姿
敬仰奇術之主巧思機智
雙眸對望眼神慈
卻是夕陽歸去時」

這首詩裡面提到一個重要的人物:「寶石皇后」,而且她和艾茲麥人以及帝國的隕落有著直接的關係。請到東北方的日耀神殿一趟,在派蒂找到寶石皇后的遺骨前直接處理掉,讓她永遠安息吧。

關於艾茲麥族

「死亡之息激起亂象
艾茲麥人東奔西藏
土地浸透鮮血
家園蒙受浩劫」

「死亡之息激起亂象
艾茲麥人神沮志喪
疫病蔓延不歇
希望隨之破滅」

「死亡之息激起亂象
艾茲麥人雙眼木僵
氏族損耗枯竭
王朝離析崩裂」

最後只有斯科提島倖免於難。那讓我們引以為傲的文明...最後只留下艾茲麥人的遺骨。

關於寶石皇后

寶石皇后她...這怎麼可能!她怎麼會活了下來,沒有變成不朽者的一員?不過...算了,這些問題可以到時候再處理。重點是:她沒有被烏旗守衛軍團脅持吧?

關於絲帶線軸

辛苦了。在線軸回到原來的地方之後,這些緞帶應該可以讓烏旗守衛軍團敬而遠之:我想你已經見識過這些東西的厲害了。

不管你是基於自己的安全,還是為其他人著想,其實跟我沒什麼關係,不過你的確完成了我作不到的事情:你親眼見到了寶石皇后,而我只希望在惡夢裡見到她。

關於絲帶線軸

這的確不是什麼好消息。如果格拉維奇拿到絲帶線軸,烏旗守衛軍團攻破防線也只是早晚的事情。只要這道防線一陷落,浩劫的象徵「寶石皇后」就會落入他們的手中。

派蒂

雖然你做了很多,只要派蒂還活著,這塊土地上的一切生命就會不得安寧。

從格拉維奇的駐地往西方走就是派蒂佔據的月影神殿,現在裡面到處都是她的邪惡造物。

派蒂

派蒂最後和她創造的怪物落得相同的下場。旁門左道讓她喪失理智,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身為詩人,我總是喜歡正義得以伸張的那一刻。

來,讓我為正義的戰士獻上這份禮物。

關於神主

其實,派蒂也只是這場戰局裡的一枚棋子。雖然除掉這枚棋子已經讓我們扭轉了局勢,但是幕後黑手「神主」還在繼續活動。

我曾經聽到烏旗守衛討論你撿到的這把鑰匙。這鑰匙可以打開神權之塔的大門,那座塔就在烏旗守衛營地的北方。這把鑰匙只有派蒂才有資格保管。

神主會透過裝在神權之塔外牆的吊籠前往自己的實驗室,從不涉足塔內,但這種方式對我們派不上用場;而我聽說就連派蒂也從來沒有踏進神權之塔的最下面幾層。

流亡者,祝你征途順利。就連派蒂和神主都不願意踏進那座塔...我不曉得裡面會多恐怖。

關於神主

其實,派蒂也只是這場戰局裡的一枚棋子。雖然除掉這枚棋子已經讓我們扭轉了局勢,但是幕後黑手「神主」還在繼續活動。

我曾經聽到烏旗守衛討論你撿到的這把鑰匙。這鑰匙可以打開神權之塔的大門,那座塔就在烏旗守衛營地的北方。這把鑰匙只有派蒂才有資格保管。

神主會透過裝在神權之塔外牆的吊籠前往自己的實驗室,從不涉足塔內,但這種方式對我們派不上用場;而我聽說就連派蒂也從來沒有踏進神權之塔的最下面幾層。

流亡者,祝你征途順利。就連派蒂和神主都不願意踏進那座塔...我不曉得裡面會多恐怖。

關於神主

其實,派蒂也只是這場戰局裡的一枚棋子。雖然除掉這枚棋子已經讓我們扭轉了局勢,但是幕後黑手「神主」還在繼續活動。

我曾經聽到烏旗守衛討論你撿到的這把鑰匙。這鑰匙可以打開神權之塔的大門,那座塔就在烏旗守衛營地的北方。這把鑰匙只有派蒂才有資格保管。

神主會透過裝在神權之塔外牆的吊籠前往自己的實驗室,從不涉足塔內,但這種方式對我們派不上用場;而我聽說就連派蒂也從來沒有踏進神權之塔的最下面幾層。

如果你找到了那把鑰匙,那祝你征途順利。就連派蒂和神主都不願意踏進那座塔...我不曉得裡面會多恐怖。

關於維多里奧

對於維多里奧來說,文字就是他的劍與盾。他多次向艾茲麥人求援,希望我們可以出兵幫助聖堂教團的福爾推翻切特斯大帝。

這已經是好幾百年前的事情了,他的文采在當年非常有影響力,我認為至今依舊如此。

關於古靈使徒

在把凡人打造成超群的「古靈使徒」這一方面,派蒂可說是奇才。至少...當她剖開我的身體,把古靈寶石埋入我體內的時候是這麼講的。

在數百年前,瑪拉凱也以大帝之名作著同樣的事情。至今切特斯的「古靈使徒」依然在薩恩四處遊蕩著,就是我們所稱的不朽者。

關於格拉維奇將軍

我曾經想要闖進東北方的日耀神殿裡,差點就被那該死的緞帶給分屍了。這些詭異的怪物看起來就像隨風飄盪的柔軟布料,但是經過奇術的加持之後,就變成了殺人利器。那時候幾個烏旗守衛軍團的成員剛好跟他們對上,我在緞帶把他們開腸剖肚的時候,準備鞋底開溜...但是撞見了格拉維奇。

他帶著我通過那座大橋,進入西方的月影神殿,然後把我交給派蒂「好好照顧」。他從沒對我說過任一個字,而我想對他來說,我就是個搗亂者。

關於月影神殿

永恆之民認為太陽和月亮是神的雙眼:右眼是掌管正義的太陽,左眼則是滋養萬物的月亮。不曉得神在知道派蒂在神廟裡做出的那些事情之後,還會不會如此慈悲為懷。

巨獸

當派蒂正在…對我做實驗的時候,我的意識很快速的遠離了我。當時我在麻木的黑暗中找到了存在。
智慧,力量,遠遠的超越了我那可悲的人體極限。相較於這個怪物,我就像是落在大海裡的一滴雨滴一樣。
我聽到派蒂向她的僕人講到巨獸。那是她奇術和野心的來源。我相信派蒂的巨獸,和那個黑暗的怪物是同一個。
不管它在哪裡,不管它是什麼,巨獸是造成我這醜陋面貌的原因。沒有什麼理由不讓我們理解巨獸為瓦爾克拉斯上所有醜陋的來源。


© 2014-2018.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228002 NZ: 2018-05-27 01:4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