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護甲大師哈庫

任務

別懷疑,我以「戰士」稱呼你:你的雙眼很快地掃視周圍環境,找出可能的威脅和逃脫路線,靜如處子動如脫兔,一呼一吸之間是如此冷靜沉著,每次心臟的搏動都為隨時等著迎接戰鬥...

這正好符合我的期待。

在這個恐怖的空間裡,有一名卡魯之靈等待你的引導。他在兩百多年前失蹤,而且因為並非死於戰場,先祖並沒有接引他。帶他回來見我,我會讓他找到最好的歸宿。

只有戰士能引領戰士的路途。

獎賞

迷失的靈魂總算回到正途,和先祖們一起回歸卡魯之道。

好盟友,下次獅眼守望再會時,我們可以促膝長談。有好些話是該跟你聊聊。

與哈庫對話

迷途的靈魂造訪我的夢境,在我猛然驚醒前低聲訴說絕望。

我將會盡我之力找到他們;而當尋獲之時,先祖們將需要你的協助。

與哈庫對話

迷途的靈魂依舊散落各方,造訪我的夢境,在我猛然驚醒前低聲訴說絕望。

下次獅眼守望再會時,請和我談談,我相信先祖們必定會接受你的協助。

任務

看到你讓我放心多了,戰士。又有一個靈魂向我發出訊息,他就在不遠處,不過如果我們不伸出援手,他就只能被困在另一個世界。

獎賞

只要我們讓靈魂回歸正途,卡魯之道的力量就會越來越強。只要卡魯之道不斷增強,我們的力量就越強!

任務

好夥伴,先祖果然眷顧我們:他們賜下另一名戰士靈魂的地點,這個迷失的靈魂需要我們的幫助!
帶領我們的戰士返回正途吧。
一名迷失的戰士在奇塔弗的領域裡掙扎著,趕快拯救他!
所有靈魂都應該受到救贖,就算已遠離正道者也應一視同仁。找出這名戰士,帶著他回來找我!

獎賞

當你向先祖獻上榮耀時,你也同時榮耀了自己。

獎賞

受到奇塔弗奴役的靈魂終於重獲自由。
無法安寧的靈魂期待著安息。
戰士啊,我的雙眼果然沒有看錯人!
我代表先祖向你致謝。

與哈庫對話

暗夜裡傳來尖嘯,受難者依舊在痛苦裡沉浮漂搖。
我感覺得出來:靈魂在那痛苦的沼地裡掙扎,盼望無懼者讓他們免於惡靈的踐踏。
先祖會呼喚最真誠的助手,也就是你。
耐心很重要:及時的服務才是真正的幫助。
現在還沒有其他迷失者的下落...

與哈庫對話

在卡魯之道中,只有一種失敗的可能,那就是偏離正道而死。你已盡當時所能,不需羞愧。下一次你將走得更遠。

升級

岡姆的王國並非覆亡於『戰爭之父』圖克哈瑪,而是『暗靈』奇塔弗。我們每拯救一個戰士,圖克哈瑪的力量便增強一分、奇塔弗也就削弱一分,戰士們集結的力量也益發壯大。

當你學會跟隨自己的心,神靈與大地將跟隨著你。下次來獅眼守望找我吧,我們會深入討論關於服從與獎勵的事。

升級

岡姆來到此地,試圖將卡魯之道在這發揚光大。他的王國在許多年前衰亡。或許現在是打造新王國取而代之的好時機。

來城鎮見我,戰士。我們有新計畫要談。

升級

無論是不是卡魯人,卡魯之道對於遵循其道而無懼無悔者總是給予回報。

升級

無論是不是卡魯人,卡魯之道對於遵循其道而無懼無悔者總是給予回報。

升級

無論是不是卡魯人,卡魯之道對於遵循其道而無懼無悔者總是給予回報。

升級

無論是不是卡魯人,卡魯之道對於遵循其道而無懼無悔者總是給予回報。

升級

無論是不是卡魯人,卡魯之道對於遵循其道而無懼無悔者總是給予回報。

任務額外資訊

快!這地方的腐敗,正同時扭曲著肉體與靈魂。在『暗靈』奇塔弗吞噬這名戰士前找到他。

任務額外資訊

快!這地方的腐敗,正同時扭曲著肉體與靈魂。這名戰士尚未被扭曲之潮波及。我們必須盡快將他帶回,否則他將被『暗靈』奇塔弗吞噬。

任務額外資訊

快,這地方的腐敗,正同時扭曲著肉體與靈魂。這名戰士尚未被扭曲之潮波及。但他的避難所正在崩塌,安全不了多久了。我們必須在『暗靈』奇塔弗吞噬這名戰士前找到他。

介紹

戰爭將是瓦爾克拉斯的救星。我們必須主動與腐敗作戰,擊敗暗靈。沒有第二條路走。你或許會問我的軍隊在哪?他們四散於這塊大地,忘了自己的使命──流亡者們,那些來自卡魯以及奧瑞亞的流亡者們。我們必須激勵他們,才能令他們團結。

而現在,且讓我們先滿足於你我戰士之間的契約吧。我的智慧與裝甲告訴我你服侍『戰爭之父』圖克哈瑪。就你單人之力已足夠存活,但與眾人聯手,你將無往不利。

卡魯之道

先祖擁有卡魯全族的智識。眾靈之屋中刻滿了遵循卡魯之道男女的畢生智慧。然而先祖卻無法告訴我奇塔弗的暴政何時會終結,只說如果要終結他的暴政,我們還有能力之人就必須起而反抗。

這樣的希望是我活下去的動力。希望是我的堡壘,讓我有能力與奇塔弗的奴僕作戰。但我孤身一人,默默遵循卡魯戰士之道。或許還會有其他人加入吧,或許就是你。

岡姆

建構我們一生的岡姆傳奇...全都是謊言。我曾閱讀過所有銘刻在岡姆那「應許王國」海岸遺跡上的拉維安嘉銘文,而得知了事實的真相。我們以為岡姆是最偉大的戰士,為侍奉卡魯之道而死。

但只要到過那邊,你就會知道真相。岡姆身靈都受到腐敗之神奇塔弗的吞噬,為了私慾背棄了自己族人,成為奇塔弗最得力的奴僕。

奇塔弗

奇塔弗是這裡的統治者。他的暗靈無所不在,不論是襲擊我們的魔爪,還是食人成性的心智中。我本以為是岡姆將腐敗之神引來。不是的。奇塔弗居此已久,現在依然在這享用瓦爾克拉斯的腐肉。他正在等待著我們,在 瓦爾克拉斯污濁之心的黑暗中不斷壯大。

卡魯族與瓦爾克拉斯

我們卡魯人有項責任,一項必須償還的債。雖然各種跡象讓我確信是永恆之民讓奇塔弗進入瓦爾克拉斯,卡魯 人為人類衰亡也需負部份責任。如果岡姆沒與聖堂武僧福爾狼狽為奸並且擊潰獅眼的軍隊,事件的後續發展很可能完全不同。

我們必須導正過去的罪業,將大地從奇塔弗的夢魘中喚醒,如此我們的債才得以還清。

刺殺大師瓦里西

想在戰鬥中獲勝,就需要軍隊。贏得戰爭? 有時只需要像瓦里西這樣的人。

狩獵大師托菈

戰士保護生命,但女獵手提供生命。這塊地缺少了托菈將不可能繁榮。

亡靈大師卡塔莉娜

卡塔莉娜是奇塔弗的奴僕,為食人之神張羅宴席。

製圖大師札娜

導航與征服就如同船槳的兩面。每支軍隊都需要札娜。

博學大師艾爾雷恩

信仰與瘋狂只有一線之隔。艾爾雷恩甚至不知道那條線在哪。

武器大師瓦甘

不論他穿著絲綢或是鋼鐵,瓦甘的心依然是戰士之心。

升級至等級 2

你來的正是時候,戰士。我正好完成了一些最近精心打造的盔甲。這魂靈真是難以馴服。力量強大,但不太合作。

我想聽聽你對它以及其他我最近鑄造作品的意見。

升級至等級 2 (藏身處)

身為一個戰士,首要的使命就是保衛家園。先祖告訴我你已接受了如此使命。或許我們能一同攜手合作。

先祖對我的要求更高,我發現我需要一個讓我完成工作的地方,將魂靈與盔甲穩定地鏈結。

你怎麼說,戰士?要不要讓我的鎚子協助完成你的使命?

升級至等級 3

儘管王國幅員遼闊,但要找到它也僅需一人之力。男人做得到,女人自然也可以,一切都取決於地點與意志。

如果你意志夠,我想我應該已經找到了。說出口吧,戰士,王國就是你的。

升級至等級 3 (藏身處)

儘管王國幅員遼闊,但要找到它也僅需一人之力。男人做得到,女人自然也可以,一切都取決於地點與意志。

我了解你已經播下屬於你王國的種子。我僅想問你選擇的土壤是否夠肥沃。它是否向陽、可自由生長、或是被其他人的野心所遮掩?

我知道一個適合播種的沃土,而且,我發誓,我決不會讓自己的野心遮掩它。你可以考慮看看,戰士。

升級至等級 4

如果在我卡奴的家鄉,我現在就會替你畫上『火燄之母』努葛瑪呼的榮耀印記。是她在戰士體內點燃火焰,而你的職責就是培育那團火焰,以戰鬥作為燃木,直到它的火光足以令你的敵人盲目,焦烙他們充滿恐懼的內心。

升級至等級 5

我要向你提出警告,因為你已進入戰士之路中最危險的一段旅程。如果我手上有工具,就會在你的血肉刻印『渾沌之父』奇塔弗的印記。你現在拿著的,是一把攸關生死的雙刃斧,存亡榮辱由你自決。

你現在有能力擴張你的王國了,我建議你盡快進行。居渺地而思卑微,奇塔弗便是在心智的幽暗之處滋生。

升級至等級 6

你就如閃電般迅速而致命、雷霆般自傲、巨浪般強猛。因你在戰場上的武勇,我將在你的身體繪上『風暴之父』瓦拉庫的印記。

升級至等級 7

你在戰場上的表現,就如河水削穿古石般無堅不摧, 但在需要時,又能如冰河般堅定而緩慢地推進,擊潰眼前一切阻礙。在卡奴,我便會以『流水之父』塔薩里奧的印記彰顯你的榮耀。

升級至等級 8

圖克哈瑪保佑你,戰士。他已接納你為他於血於靈上的弟兄。你的眼睛透露了你的武藝與風範。我將在你的面容上刻下血之印,這是卡魯族裡最高的榮耀。你的戰士之路已接近尾聲。你將負起領導之責,開鑿新徑,以供後輩學習模範。

很慚愧你的能力已超乎這座堡壘所及。你的地位已超越戰士,足以擔族長之大任!

邀請至藏身處

你能觀照自心,戰士。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否則瓦爾克拉斯也不會像現在這樣了。

建造藏身處

你能觀照自心,戰士。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否則瓦爾克拉斯也不會像現在這樣了。

每日任務

先祖眷顧著你,戰士。

提供工藝器具

在這張桌上,我能夠形塑物質與精神、鑄造同時保護肉體與魂靈的盔甲。

假以時日,在先祖的引導下,我就能教導你這門藝術...如果你自覺有幸的話。

升級中型藏身處

建造王國易,維持王國難。你需要盟友,戰士。如你選擇我一般,你也必須同樣小心選擇盟友。

升級大型藏身處

建造王國易,維持王國難。你需要盟友,戰士。如你選擇我一般,你也必須同樣小心選擇盟友。

工藝

一個卡魯族戰士如果想與先祖共席,就必須在戰鬥中而死。這是自卡魯之曉以來的傳統,而它也將永世流傳至卡魯之暮。

但還有另外一種變通的方式。你帶回給我的魂靈,我讓他們返回戰場中。盔甲與魂靈為伺奉『戰爭之父』圖克哈瑪而結合。先祖知道此事,也尊敬此事。他們就如歡迎將死之人一般歡迎這些魂靈。

這就是卡魯之道。

升級至等級 3 (藏身處)

儘管王國幅員遼闊,但要找到它也僅需一人之力。男人做得到,女人自然也可以,一切都取決於地點與意志。

我了解你已經播下屬於你王國的種子。我僅想問你選擇的土壤是否夠肥沃。它是否向陽、可自由生長、或是被其他人的野心所遮掩?

我知道一個適合播種的沃土,而且,我發誓,我決不會讓自己的野心遮掩它。你可以考慮看看,戰士。

升級至等級 4

如果在我卡奴的家鄉,我現在就會替你畫上『火燄之母』努葛瑪呼的榮耀印記。是她在戰士體內點燃火焰,而你的職責就是培育那團火焰,以戰鬥作為燃木,直到它的火光足以令你的敵人盲目,焦烙他們充滿恐懼的內心。

升級至等級 5

我要向你提出警告,因為你已進入戰士之路中最危險的一段旅程。如果我手上有工具,就會在你的血肉刻印『渾沌之父』奇塔弗的印記。你現在拿著的,是一把攸關生死的雙刃斧,存亡榮辱由你自決。

你現在有能力擴張你的王國了,我建議你盡快進行。居渺地而思卑微,奇塔弗便是在心智的幽暗之處滋生。

升級至等級 6

你就如閃電般迅速而致命、雷霆般自傲、巨浪般強猛。因你在戰場上的武勇,我將在你的身體繪上『風暴之父』瓦拉庫的印記。

升級至等級 7

你在戰場上的表現,就如河水削穿古石般無堅不摧, 但在需要時,又能如冰河般堅定而緩慢地推進,擊潰眼前一切阻礙。在卡奴,我便會以『流水之父』塔薩里奧的印記彰顯你的榮耀。

升級至等級 8

圖克哈瑪保佑你,戰士。他已接納你為他於血於靈上的弟兄。你的眼睛透露了你的武藝與風範。我將在你的面容上刻下血之印,這是卡魯族裡最高的榮耀。你的戰士之路已接近尾聲。你將負起領導之責,開鑿新徑,以供後輩學習模範。

很慚愧你的能力已超乎這座堡壘所及。你的地位已超越戰士,足以擔族長之大任!

卡魯之道

先祖擁有卡魯全族的智識。眾靈之屋中刻滿了遵循卡魯之道男女的畢生智慧。然而先祖卻無法告訴我奇塔弗的暴政何時會終結,只說如果要終結他的暴政,我們還有能力之人就必須起而反抗。

這樣的希望是我活下去的動力。希望是我的堡壘,讓我有能力與奇塔弗的奴僕作戰。但我孤身一人,默默遵循卡魯戰士之道。或許還會有其他人加入吧,或許就是你。

岡姆

建構我們一生的岡姆傳奇...全都是謊言。我曾閱讀過所有銘刻在岡姆那「應許王國」海岸遺跡上的拉維安嘉銘文,而得知了事實的真相。我們以為岡姆是最偉大的戰士,為侍奉卡魯之道而死。

但只要到過那邊,你就會知道真相。岡姆身靈都受到腐敗之神奇塔弗的吞噬,為了私慾背棄了自己族人,成為奇塔弗最得力的奴僕。

奇塔弗

奇塔弗是這裡的統治者。他的暗靈無所不在,不論是襲擊我們的魔爪,還是食人成性的心智中。我本以為是岡姆將腐敗之神引來。不是的。奇塔弗居此已久,現在依然在這享用瓦爾克拉斯的腐肉。他正在等待著我們,在 瓦爾克拉斯污濁之心的黑暗中不斷壯大。

卡魯族與瓦爾克拉斯

我們卡魯人有項責任,一項必須償還的債。雖然各種跡象讓我確信是永恆之民讓奇塔弗進入瓦爾克拉斯,卡魯 人為人類衰亡也需負部份責任。如果岡姆沒與聖堂武僧福爾狼狽為奸並且擊潰獅眼的軍隊,事件的後續發展很可能完全不同。

我們必須導正過去的罪業,將大地從奇塔弗的夢魘中喚醒,如此我們的債才得以還清。

刺殺大師瓦里西

想在戰鬥中獲勝,就需要軍隊。贏得戰爭? 有時只需要像瓦里西這樣的人。

狩獵大師托菈

戰士保護生命,但女獵手提供生命。這塊地缺少了托菈將不可能繁榮。

亡靈大師卡塔莉娜

卡塔莉娜是奇塔弗的奴僕,為食人之神張羅宴席。

製圖大師札娜

導航與征服就如同船槳的兩面。每支軍隊都需要札娜。

博學大師艾爾雷恩

信仰與瘋狂只有一線之隔。艾爾雷恩甚至不知道那條線在哪。

武器大師瓦甘

不論他穿著絲綢或是鋼鐵,瓦甘的心依然是戰士之心。

建造藏身處

你能觀照自心,戰士。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否則瓦爾克拉斯也不會像現在這樣了。

解雇哈庫

先祖眷顧著你,戰士。

與哈庫對話

先祖會呼喚最真誠的助手,也就是你。
耐心很重要:及時的服務才是真正的幫助。
願你安好,戰士!

展示藏身處

種子在你掌中時毫不起眼。這就是為何『森林之父』塔華給予我們擁有夢想的能力。

認領此藏身處

建造王國易,維持王國難。你需要盟友,戰士。如你選擇我一般,你也必須同樣小心選擇盟友。


© 2014-2018.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15991 NZ: 2018-05-23 05:2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