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賀根

介紹

我懷念那男孩,不過我更懷念卡爾麗莎。

我叫賀根。歡迎來到殘破不堪,人稱「機會之都」的薩恩:飛黃騰達或是狼狽而亡,一切取決於機會。

關於卡爾麗莎

我們現在沒有什麼心情閒聊。我長話短說:卡爾麗莎和托曼這對情侶失蹤了。我最後看到他們的時候,發現他們往舊城區走去。

如果你願意幫我們這個忙,在路上就幫我們留意一下。我們希望他們小倆口平安回來,他們好歹也能為這個地方帶點溫暖。
原來是你啊!你讓我在費歐普羅斯的競技場敗了不少錢。那時候,我以為這個年輕人為了決鬥,連命都不要了。所以呢,就把身家都賭在「你會慘敗」上,看來我錯了:即使是養尊處優的小孩子也是臥虎藏龍啊。

過去的事就算啦。決鬥者,我想你應該可以幫我們一個忙:卡爾麗莎和托爾曼這對情侶失蹤了。我最後看到他們往貧民窟走去,如果你真的要過去,最好罩子放亮點。
聖堂武僧...成為流亡者?我真是大開眼界了。難道神主在把像我們這樣的人渣全都趕來這邊之後,還是嫌那邊的人太多嗎?

不管怎麼說,既然您都來了,應該不介意幫個忙吧:卡爾麗莎和托爾曼這對情侶失蹤了。我最後看到他們往貧民窟走去。

願你的道路充盈神的榮光,兄弟。
我們商人都知道你們的行事作風,所以也都知道「永不失手的暗影刺客」。不過既然你會踏上這裡,就代表神主那兒一定有什麼厲害角色。

既然你都來到了這裡,應該不介意幫個忙吧:卡爾麗莎和托爾曼這對情侶失蹤了。我最後看到他們往貧民窟走去。我知道這跟你之前作的事情差了十萬八千里,不過我們非常希望他們能活著回來。

托爾曼

可憐的孩子。雖然心地善良,但是腦袋不太靈光。卡爾麗莎還活著,所以也沒什麼好說的。請你看看她是不是被嚇壞了。

托爾曼

陌生人,你把其中一個戀人拐了回來?我只是開個玩笑,別太在意。現在還得找另一個回來,不然看不到他們成雙入對,也很讓人傷腦筋。

既然你要幫忙,就好人做到底,把托曼也帶回來吧。
我記得你這張臉!你這張臉害我在費歐普羅斯損失了大筆銀子。我將全部財產都賭了你這小鬼死亡。

結果你使用刀刃的技巧跟你的穿著一樣好。算了,至少你救回了卡爾麗莎,就用來抵銷一半你所欠我的吧。

但問題是,{one} 大眼愛人並不是對任何人而言都好,就像手套,通常都是成雙成對。托爾曼,這位青年就是現在迷失的手套。

幫我們將托爾曼找回來,如此一來我們之間就打平了。
一位聖堂武僧 … 流亡者?現在我真的是任何東西都看過了。神主一定是將所有誠懇的商人都消滅殆盡,終於輪到真正的犯罪者了。跟你開玩笑的。事實上,我很感激你幫我們將卡爾麗莎救了回來。

但現在問題是,{one} 大眼愛人並不是對任何人而言都好,就像手套,通常都是成雙成對。托爾曼,這位青年就是現在迷失的手套。

兄弟,希望在天之靈帶領你將托爾曼解救。
"你無法捕捉到影子",這是一個誠懇的商人對我們形容你的話語。但現在你出現在我的面前讓我確定那句話是不實廣告。

不過至少你幫助我們救回了卡爾麗莎。這有助於你重新建立你那不實的名聲。

但現在問題是,{one} 大眼愛人並不是對任何人而言都好,就像手套,通常都是成雙成對。托爾曼,這位青年就是現在迷失的手套。

看看你是否能完成這項任務,找回托爾曼。雖然我知道這並沒有在你的任務條件中,但我們希望他是活著的,拜託了。

葛里戈

你和葛里戈見過面了嗎?正眼看過他了吧?派蒂把他搞得面目全非。總之,他想要跟你談談關於「寶石皇后」的事情。

葛里戈

你和我們城裡的詩人見過面了嗎?看來還沒,畢竟他喜歡一個人獨處。原因嘛...你遇到他就知道了。總之,他想要和你談談,他之前一直提到什麼「寶石皇后」。

關於卡爾麗莎

還在奧瑞亞的時候,我自願當卡爾麗莎的「守護天使」。那時候我會幫她送餐,希望可以讓她注意到我。在這個地方,我已經盡可能不讓她面臨險境。不過,薩恩這個地方到處都是危機,但是她一直都是好奇寶寶。

關於馬拉莫

這馬拉莫...很迷人啊...我找不到比她更有女人味的女人了。她身上的刺青和表達的方式會讓人著迷。

不過,她的脾氣也很奇特呢...

葛里戈

我無法想像葛里戈經歷過的事情,他還能保持理智算是福大命大。當然,在這過程中可能讓他內心受了不少創傷,不過跟他談談絕對不會吃虧。

關於貧民窟

往東走就是貧民窟。在幾百年前,那邊是帝國最骯髒的角落,而現在則是骯髒怪物的溫床。

不朽力量的障礙

不要沒頭沒腦跑到陰涼的地方,這些傢伙會要了你的小命。

關於格拉維奇將軍

格拉維奇是神主最有力、也是最為殘酷的手下,我一向都以為聖堂武僧的職責是彰顯人性的光明呢。哎,我這是在反諷他,不要反應那麼大。

我之前曾幫一個人偷偷溜出費歐普羅斯:這愛招蜂引蝶的傢伙搞上了格拉維奇的老婆。當時,每一條路、每一條街都有烏旗守衛在巡,所以我只好想個不得已的辦法,就是沿著下水道走,在我們聞到海風之前,從來沒有探出頭來。這根本就是賣命的工作,不過看在他付了那麼多錢的份上,也值得了。

你想要和格拉維奇決戰嗎?那麼,我想你也知道有時總得先「往下走」才能「往上爬」,不是嗎?

關於格拉維奇將軍

格拉維奇是神主最有力、也是最為殘酷的手下,我一向都以為聖堂武僧的職責是彰顯人性的光明呢。哎,我這是在反諷他,不要反應那麼大。

我之前曾幫一個人偷偷溜出費歐普羅斯:這愛招蜂引蝶的傢伙搞上了格拉維奇的老婆。當時,每一條路、每一條街都有烏旗守衛在巡,所以我只好想個不得已的辦法,就是沿著下水道走,在我們聞到海風之前,從來沒有探出頭來。這根本就是賣命的工作,不過看在他付了那麼多錢的份上,也值得了。

你想要和格拉維奇決戰嗎?那麼,我想你也知道有時總得先「往下走」才能「往上爬」,不是嗎?

關於格拉維奇將軍

格拉維奇是神主最有力、也是最為殘酷的手下,我一向都以為聖堂武僧的職責是彰顯人性的光明呢。哎,我這是在反諷他,不要反應那麼大。

我之前曾幫一個人偷偷溜出費歐普羅斯:這愛招蜂引蝶的傢伙搞上了格拉維奇的老婆。當時,每一條路、每一條街都有烏旗守衛在巡,所以我只好想個不得已的辦法,就是沿著下水道走,在我們聞到海風之前,從來沒有探出頭來。這根本就是賣命的工作,不過看在他付了那麼多錢的份上,也值得了。

別懷疑,下水道是唯一突破那將軍防線的方法,不過想進下水道還得有把鑰匙。找卡爾麗莎問問看吧。

關於格拉維奇將軍

你解決了格拉維奇?早知道就跟那傢伙問問看他老婆在哪了,這可憐的寡婦需要一個可以安慰她的厚實肩膀了,嘖嘖。

派蒂

派蒂終於被就地正法啦?如果可以的話,真想溜進去看看你們怎麼對決的。

關於維多里奧

維多里奧原本是個詩人,後來成為反抗軍的領導者,企圖推翻切特斯大帝。我比較感興趣的是這位文質彬彬的書生也是個竊賊。他以蒼生為名,行打劫之實,擄走了百年來的珍寶:切特斯大帝為三名愛將斥資打造、三件製工精細的白金頭像。

維多里奧和他的手下們把戰利品都藏在下水道。既然你拿到了卡爾麗莎的鑰匙,應該不會介意幫我跑這一趟吧?

關於維多里奧

維多里奧原本是個詩人,後來成為反抗軍的領導者,企圖推翻切特斯大帝。我比較感興趣的是這位文質彬彬的書生也是個竊賊。他以蒼生為名,行打劫之實,擄走了百年來的珍寶:切特斯大帝為三名愛將斥資打造、三件製工精細的白金頭像。

維多里奧和他的手下們把戰利品都藏在下水道。既然你拿到了卡爾麗莎的鑰匙,應該不會介意幫我跑這一趟吧?

關於淨化叛亂

我不是什麼歷史專家,不過我知道席布魯斯的福爾在大概兩百五十多年前發起了「淨化叛亂」,推翻切特斯大帝的政權。福爾是永恆帝國之中,在位時間最短的統治者,後來就發生了「巨變」。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這座美麗的塑像...放在從維多里奧在貧民窟的秘密基地?既然你已經除掉裡面的怪物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就過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幫我到市集和倉庫的秘密基地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吧。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這座美麗的塑像...放在從維多里奧在貧民窟的秘密基地?既然你已經除掉裡面的怪物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就過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幫我到市集和倉庫的秘密基地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吧。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這座美麗的塑像...放在從維多里奧在貧民窟的秘密基地?既然你已經除掉裡面的怪物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就過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幫我到市集和倉庫的秘密基地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吧。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喔喔,你找到兩個塑像了,不過這種東西湊成三個一組才有價值。所以,得麻煩你到維多里奧的最後一個秘密基地走一趟。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喔喔,你找到兩個塑像了,不過這種東西湊成三個一組才有價值。所以,得麻煩你到維多里奧的最後一個秘密基地走一趟。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喔喔,你找到兩個塑像了,不過這種東西湊成三個一組才有價值。所以,得麻煩你到維多里奧的最後一個秘密基地走一趟。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這人民詩人可以讓切特斯為寶藏傷透腦筋,不過這對我們來說不算什麼問題,對吧?我就知道你很適合這份工作。我相信維多里奧的寶物已經讓你賺了不少錢,不過我還要給你一個東西。這是我從某位死者的床上拿到的。你問我為什麼?因為...我還蠻欣賞你的,嘿嘿。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這座美麗的塑像...放在從維多里奧在貧民窟的秘密基地?既然你已經除掉裡面的怪物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就過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幫我到市集和倉庫的秘密基地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吧。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這座美麗的塑像...放在從維多里奧在貧民窟的秘密基地?既然你已經除掉裡面的怪物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就過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幫我到市集和倉庫的秘密基地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吧。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這座美麗的塑像...放在從維多里奧在貧民窟的秘密基地?既然你已經除掉裡面的怪物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就過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幫我到市集和倉庫的秘密基地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吧。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喔喔,你找到兩個塑像了,不過這種東西湊成三個一組才有價值。所以,得麻煩你到維多里奧的最後一個秘密基地走一趟。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喔喔,你找到兩個塑像了,不過這種東西湊成三個一組才有價值。所以,得麻煩你到維多里奧的最後一個秘密基地走一趟。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喔喔,你找到兩個塑像了,不過這種東西湊成三個一組才有價值。所以,得麻煩你到維多里奧的最後一個秘密基地走一趟。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喔喔,你找到兩個塑像了,不過這種東西湊成三個一組才有價值。所以,得麻煩你到維多里奧的最後一個秘密基地走一趟。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喔喔,你找到兩個塑像了,不過這種東西湊成三個一組才有價值。所以,得麻煩你到維多里奧的最後一個秘密基地走一趟。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喔喔,你找到兩個塑像了,不過這種東西湊成三個一組才有價值。所以,得麻煩你到維多里奧的最後一個秘密基地走一趟。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這人民詩人可以讓切特斯為寶藏傷透腦筋,不過這對我們來說不算什麼問題,對吧?我就知道你很適合這份工作。我相信維多里奧的寶物已經讓你賺了不少錢,不過我還要給你一個東西。這是我從某位死者的床上拿到的。你問我為什麼?因為...我還蠻欣賞你的,嘿嘿。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這人民詩人可以讓切特斯為寶藏傷透腦筋,不過這對我們來說不算什麼問題,對吧?我就知道你很適合這份工作。我相信維多里奧的寶物已經讓你賺了不少錢,不過我還要給你一個東西。這是我從某位死者的床上拿到的。你問我為什麼?因為...我還蠻欣賞你的,嘿嘿。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這人民詩人可以讓切特斯為寶藏傷透腦筋,不過這對我們來說不算什麼問題,對吧?我就知道你很適合這份工作。我相信維多里奧的寶物已經讓你賺了不少錢,不過我還要給你一個東西。這是我從某位死者的床上拿到的。你問我為什麼?因為...我還蠻欣賞你的,嘿嘿。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喔喔,你找到兩個塑像了,不過這種東西湊成三個一組才有價值。所以,得麻煩你到維多里奧的最後一個秘密基地走一趟。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喔喔,你找到兩個塑像了,不過這種東西湊成三個一組才有價值。所以,得麻煩你到維多里奧的最後一個秘密基地走一趟。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喔喔,你找到兩個塑像了,不過這種東西湊成三個一組才有價值。所以,得麻煩你到維多里奧的最後一個秘密基地走一趟。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這人民詩人可以讓切特斯為寶藏傷透腦筋,不過這對我們來說不算什麼問題,對吧?我就知道你很適合這份工作。我相信維多里奧的寶物已經讓你賺了不少錢,不過我還要給你一個東西。這是我從某位死者的床上拿到的。你問我為什麼?因為...我還蠻欣賞你的,嘿嘿。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這人民詩人可以讓切特斯為寶藏傷透腦筋,不過這對我們來說不算什麼問題,對吧?我就知道你很適合這份工作。我相信維多里奧的寶物已經讓你賺了不少錢,不過我還要給你一個東西。這是我從某位死者的床上拿到的。你問我為什麼?因為...我還蠻欣賞你的,嘿嘿。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這人民詩人可以讓切特斯為寶藏傷透腦筋,不過這對我們來說不算什麼問題,對吧?我就知道你很適合這份工作。我相信維多里奧的寶物已經讓你賺了不少錢,不過我還要給你一個東西。這是我從某位死者的床上拿到的。你問我為什麼?因為...我還蠻欣賞你的,嘿嘿。

維多里奧的固定器

這人民詩人可以讓切特斯為寶藏傷透腦筋,不過這對我們來說不算什麼問題,對吧?我就知道你很適合這份工作。我相信維多里奧的寶物已經讓你賺了不少錢,不過我還要給你一個東西。這是我從某位死者的床上拿到的。你問我為什麼?因為...我還蠻欣賞你的,嘿嘿。

歡迎到來

看到你還在奮鬥,讓我們感覺放心多了。薩恩周圍滿布著神祇和恐怖生物,我不認為會有人敢四處閒晃。

卡爾麗莎和托爾曼

那對情侶看起來真恩愛啊?可是我真是他媽的受夠啦!

我之前還覺得她是這裡最正點的女人,但是現在像個活屍一樣整天魂不守舍。你只要賞她一個痛快,就再也不用聽到托曼這個名字了,你不覺得很好嗎?

禁忌祭者德瑞

薩恩的麻煩就已經夠多了,現在下水道裡還出了個整天準備下咒的女妖!我很希望你先宰了她,為我的繼母報仇。不過,就我微薄的歷史認知,她也算大有來頭,她就是禁忌祭者德瑞。

我不知道她躲在什麼鬼地方,我們只能闖進下水道,想辦法對付她。雖然我講「我們」,這件事得靠你來辦,下水道可不是讓我這種平凡商人逛大街的地方。

幫我們個忙吧:帶下水道解決那個老妖怪。逼她現出自己的真面目,你應該比我還瞭解吧?

禁忌祭者德瑞

像德瑞這麼狡猾的傢伙...一旦發現你靠近,一定會把自己那醜陋的頭顱包起來!不過,我覺得死亡或許會讓人失去許多東西,像是基本常識之類的...

總之,謝謝你。現在下水道乾淨多了,不會再因為那個老妖怪出事了。

這次的清理工作幹得不錯,收下吧。

空中花園

如果你想搞古董事業,得熟悉歷史啊。像是死亡花園和伊澤洛之類的。你聽過領主迷宮嗎?伊澤洛設計了死亡花園,用來測試他的「偉大創作」。

他把自己的花園改造成一座迷宮,擺上各式各樣的陷阱和野獸。落網的罪犯都可以選擇 死刑或進入死亡花園。雖然叫死亡花園,只要闖得過,他們的罪就受到赦免。不過,到目前為止似乎還沒人因此獲得赦免。

當人們的時間和財富太多的時候,就會發生這種事。

永恆的安克

提醒你:永生之符可能的確具有神奇的力量,但我可以確定維盧梭一定是基於什麼可怕的原因,把這東西收起來。我已經盡自己所能勸她了,但一牽扯到她男朋友,她就完全聽不進去。

日耀神與月影神

需要我幫忙折衝嗎?日耀神和月影神分別為永恆帝國前、中期的信仰。

據信日耀神象徵光,和君主的領導、引導和啟蒙有關。大多數皇帝顯得有點灰暗,不過歷史本來就不會完全照一定的規則走。

月影神為月亮和大地之神,也是夢境和靈感之母。或許她聽起來不像是個壞人,但當你發現夢境充滿夢魘、靈感和瘋狂只有一線之隔的時候,你就能理解了。

日耀神與月影神

我想向眾神道謝,不過看來你清理他們的速度有點太快。我沒有在抱怨喔!就我的經驗,搞神權政治對像我這樣的商人沒有好處,除非你幹的是聖物買賣。不過,這實在太狹隘、 太形式化了。我的事業需要一點混亂,這樣才有更多機會。

薩恩可以回到原本悲慘的狀態,我也可以繼續幹我的本行,對大家都好啊!

日耀與月影之石

這些寶珠帶有強烈的力量。這力量和阿茲莫里文化一樣歷史悠久,甚至更久。我查過相關書籍,其中提到日耀寶珠蘊藏著過去的一切,月影寶珠則映照的未來的一切。過去和未來都埋藏在以奇術製成的玻璃珠裡...想到一旦其中的事物放出來...實在令人不寒而慄。

葛里戈

葛里戈沒對我說什麼就離開了...真是個無禮的傢伙。不過,我懷疑他那充滿詩意的靈魂回到了艾茲麥。這趟旅途會很遙遠,不過回到族人身邊的確可以讓一個人感覺回到真正的歸宿。當然,如果他家人看見他,一定會嚇一大跳吧。希望家人的愛可以克服這樣的障礙。

葛里戈一定有很精采的故事可以告訴他們。既然神主已經殞落了,艾茲麥一定可以從葛里戈的故事學到一些事情,甚至考慮入侵瓦爾克拉斯的首善之都。不過,我希望他們可以先瞭解薩恩周圍有哪些危險。

伊果

我聽說有位名叫伊果的古老瓦爾學者。他執行這些令人作嘔的實驗,目的是追求人類所恐懼的知識。他甚至對孩子進行這些實驗,把他們嚇破膽,還用充滿奇術鏡的廳廊使恐懼產生共鳴。

當然,整個故事可能都是一個幌子,但這也讓事情變得更難懂。我想伊果發現恐懼足以讓整群瓦爾人崇拜他們。

有些人會為了追求心靈沉澱,願意崇拜任何東西。

伊果

又跟那個學者有關?那傢伙就是有病。啊,反正他都死了,希望你確實讓他好好體驗那些孩子們承受的苦痛。我會把弄得像烤乳豬一樣,然後在他嘴巴塞顆蘋果。

感謝你讓我們擺脫這個世界不必要的神...收下你的獎勵吧。

瓦斯提里之翼

來,你願意幫賀根老頭辦事嗎?不會虧待你的。你聽過瓦斯特里之翼嗎?這不是什麼神器,而是馬拉克斯最高統治者的標記。根據史書記載,瓦斯特里之翼的最後持有者是「黃金」絲克瑪艾塞納絲...她後來在和赫克特‧提圖休斯交戰時送命。

現在,唯一問題是提圖休斯又醒了過來,陣守自己的寶物。不過,如果你從把瓦斯特里之翼帶回來,我相信可以用不錯的價錢賣給馬拉克斯人。這是一個文化的象徵,它的價值來自民族的情感。

你說什麼?

瓦斯提里之翼

你真的找到了!?一定不好搞吧?赫克特看起來怎麼樣?不過,跟你交手過後,他也好不起來了吧?我應該把這東西打磨一下,然後等我認識的馬拉克斯朋友帶來...贖金...不,只是跑腿費啦。

那麼,請選擇一些東西當你的酬勞吧。

瓦斯提里之翼

你真的找到了!?一定不好搞吧?赫克特看起來怎麼樣?不過,跟你交手過後,他也好不起來了吧?我應該把這東西打磨一下,然後等我認識的馬拉克斯朋友帶來...贖金...不,只是跑腿費啦。

那麼,請選擇一些東西當你的酬勞吧。

瓦斯提里之翼

我可以跟你確定的是,這些東西是用真金打造的。不過,我相信你在意的不是這方面的事情。

這雙翼是馬拉克斯人的文化遺產。當時各部族停止相互征戰,攜手與永恆帝國對抗,而這對雙翼就是他們團結的象徵。黃金絲克瑪率領馬拉克斯全族進攻的時候,就戴著這對雙翼?艾塞納絲是馬拉克斯人的希望。

赫克特‧提圖休斯毀滅了他們的希望和絲克瑪。

赫克特.提圖瑟

提圖休斯將軍生來就泯滅人性,不過他擁有過人的力量。他甚至要求瑪拉凱為他的關節裝上古靈寶石...根本就是個瘋子。在這之後,切特斯大帝授予他處理馬拉克斯的任務,他非常樂在其中。


© 2014-2018.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227469 NZ: 2018-05-22 02:5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