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赫蓮娜

拯救任務

派蒂正在找馬雷葛蘿創造的邪影寶石。那東西就在附近,千萬別讓派蒂那個失心瘋的婆娘拿到。

你已經拿到了嗎?感謝善的神威恩典! 把它帶回河畔的阿茲莫里村莊吧。我會在那邊和你見面,我已經跟烏旗軍團斷絕關係了!

拯救任務

派蒂正在找馬雷葛蘿創造的邪影寶石。那東西就在附近,千萬別讓派蒂那個失心瘋的婆娘拿到。

請找出那顆寶石,然後到河畔的阿茲莫里村莊和我見面。我已經跟烏旗軍團斷絕關係了!

拯救任務

派蒂正在找馬雷葛蘿創造的邪影寶石。那東西就在附近,千萬別讓派蒂那個失心瘋的婆娘拿到。

你已經拿到了嗎?感謝善的神威恩典! 把它帶回河畔的阿茲莫里村莊吧。我會在那邊和你見面,我已經跟烏旗軍團斷絕關係了!

拯救任務

派蒂正在找馬雷葛蘿創造的邪影寶石。那東西就在附近,千萬別讓派蒂那個失心瘋的婆娘拿到。

請找出那顆寶石,然後到河畔的阿茲莫里村莊和我見面。我已經跟烏旗軍團斷絕關係了!

邪影寶石

你拿到邪影寶石了嗎?沒有?那這下糟糕了。如果派蒂拿到了...我簡直無法想像。我確定寶石一定就在罪孽大廳的什麼地方。

高手,可以請你再去找找看嗎?

邪影寶石

從他的紀錄可以得知邪影寶石是馬雷葛蘿強化古靈寶石的試作品。雖然結果非常失敗,馬雷葛蘿並不認為自己前功盡棄。

他把邪影寶石和取自蜘蛛的毒液後,他製作出一種名叫「漆黑精華」的東西,他當時很自豪地表示這是有史以來最強烈的劇毒,但後來被維多里奧偷走了。

想到維多里奧落網之後,馬雷葛蘿對他做了些什麼其實蠻有趣的。八成很可怕,不過這也是他的好奇心使然。

拯救任務

我為烏旗守衛軍團獻出忠誠,他們卻給我恐懼和死亡當作回報。謝謝你讓我擺脫這個枷鎖。

我沒有什麼可以報答你恩情的東西,只能向你表達感恩、分享我的微薄知識。我知道感謝你並沒有什麼實質幫助,所以我希望這點知識可以幫上你。

費德利塔斯

馬雷葛蘿有個名叫勞羅的助手。如果他的紀錄可信,勞羅自願成為他的受試者。馬雷葛蘿用尖刺注入高劑量的古靈精華,讓勞羅獲得了永生...和那個恐怖的外貌。

為了紀念他的犧牲,審判者給了勞羅一個新名字:費德利塔斯。

馬雷葛蘿的尖刺

派蒂帶著我們踏進那個地方,說要找一個叫「刺針」的東西。這東西由審判者馬雷葛蘿製作,據說可以把「古靈精華」注入生物體裡,「古靈精華」正是古靈寶石裡蘊藏的腐化能量。

我們沒找到那只刺針,倒是遇上了最成功的受試者。

神主

當時的我以為神主開創不一樣的視野和人生目的,甚至可以讓永恆帝國再度輝煌。事實上,神主只追求力量...拘束在古靈寶石裡的黑暗奇術力量。他希望以自己的視野創造一個新的帝國,我每天晚上都喝得酩酊大醉,只希望把那個擺脫那個景象,但總是揮之不去。

關於監獄大門

遠征隊在西部森林紮營,派蒂則帶著一些人闖進公理監獄。那地方有烏姆布拉的薛朗留下的研究紀錄,所以她想去找這東西。至於這薛朗嘛,她是永恆帝國覆滅前,潛心研究變形術的一名女巫。

派蒂隻身歸來,對自己的發現感到非常滿意,但我在那時候感覺很不舒服。也就是那時候,我瞭解到如果派蒂很高興,周圍的人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關於羅瑞塔

派蒂應該會認同艾米爾對於西北方遺跡的說法。瓦爾一族是個力量強大的文明,誘使永恆帝國和派蒂進去探索。不過,我們也阻止不了他們,甚至連那棵大樹也沒輒。

你現在有個方法可以試試:用那只刺針把古靈寶石的古靈精華注入那棵樹的根部。派蒂很快就會闖進那座遺跡。你必須加緊腳步。

黑暗

你剛放出的黑暗裡存在著一線光明:既然是你做的,你一定可以解決它。如果是派蒂做的,我就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了。

如果你不想成為和派蒂一樣受眾人唾棄的對象,想辦法解決這頭由奇術召喚而來的生物。只要一天不擺脫牠的威脅,瓦爾克拉斯就只會陷入無盡的沉淪。

重建光明

謝謝你讓我們再次重見光明。我想在這裡的每一個人都已經見識了...當派蒂操控瓦爾族的力量,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關於伊娜的夢境

一座具有四面的人造山...我想是金字塔,那是一棟瓦爾建築。

我曾經和派蒂踏遍各個地方,也從來沒看過那種東西。時間總是會淹沒已成過往的事物,你應該試著往地下探索看看,說不定會有些意想不到的線索。

歡迎到來

打個比方:你在瓦爾克拉斯最脆弱的時刻拋棄它,後來它就盡其所能折磨你。我想,你這次造訪我們的時候,就是這樣的感覺吧?總之,我現在就有這樣的體會。

威廉

別誤會我的意思。我這一生看過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但是,有個海盜幽靈住我隔壁就...活人得和死神住一起的時候,不就代表這個時代充滿黑暗嗎?

斯克

我不覺得斯克會變得更糟糕。不過,自從我來到瓦爾克拉斯之後,我對於事物的理解常常與現實脫軌...所以我也不會太驚訝。

只是,他最近的行為讓我回想起費歐普羅斯的狂熱聖堂武僧。斯克和他們一樣,只想利用怪力亂神來尋找現實的解答。

我自己傾向忠於原本的信仰。從怪力亂神得到的解答幾乎不可能符合我們的期待。

古斯特

古斯特下場真慘,唉。他是個心地善良、 體格強健的男子,現在卻...我當初告訴他,別去想什麼神器的東西。那神器在地震後被潮水打上岸,他也只是想知道那東西對我們...或對我來說有沒有危險。

那只裝置裡的邪惡事物操縱了古斯特,把他變成一頭野獸。我們看了拔腿就跑,後來回頭...看到...他動手殺了來不及跑的人!連孩子也不放過!

古斯特死了...請毀滅佔據他身體的...那個東西。

古斯特

古斯特下場真慘,唉。他是個心地善良、 體格強健的男子,現在卻...我當初告訴他,別去想什麼神器的東西。那神器在地震後被潮水打上岸,他也只是想知道那東西對我們...或對我來說有沒有危險。

那只裝置裡的邪惡事物操縱了古斯特,把他變成一頭野獸。我們看了拔腿就跑,後來回頭...看到...他動手殺了來不及跑的人!連孩子也不放過!

古斯特死了...請毀滅佔據他身體的...那個東西。

古斯特

古斯特下場真慘,唉。他是個心地善良、 體格強健的男子,現在卻...我當初告訴他,別去想什麼神器的東西。那神器在地震後被潮水打上岸,他也只是想知道那東西對我們...或對我來說有沒有危險。

那只裝置裡的邪惡事物操縱了古斯特,把他變成一頭野獸。我們看了拔腿就跑,後來回頭...看到...他動手殺了來不及跑的人!連孩子也不放過!

古斯特死了...請毀滅佔據他身體的...那個東西。

古斯特

古斯特下場真慘,唉。他是個心地善良、 體格強健的男子,現在卻...我當初告訴他,別去想什麼神器的東西。那神器在地震後被潮水打上岸,他也只是想知道那東西對我們...或對我來說有沒有危險。

那只裝置裡的邪惡事物操縱了古斯特,把他變成一頭野獸。我們看了拔腿就跑,後來回頭...看到...他動手殺了來不及跑的人!連孩子也不放過!

古斯特死了...請毀滅佔據他身體的...那個東西。

馬雷葛蘿

恐怕審判者的靈魂已經回到了罪孽之殿。你可能會踏遍那個地方都找不到他,我大概知道他會待在什麼地方。

在調查墮道遺跡的時候,我發現馬雷葛蘿用自己內臟製成的一份異界地圖。這份異界地圖可以讓他的靈魂轉化為另一種型態,讓他可以躲避死亡的命運。福爾得知這份異界地圖的用途後,曾嘗試摧毀它,但始終失敗,後來索性放在費西亞大教堂遺跡深處的一只上鎖箱子裡。

你得找出這張異界地圖,然後放進馬雷葛蘿舊實驗室的地圖裝置。踏進那個領域之後,準備迎接一場硬仗吧!

馬雷葛蘿的地圖

我想,直接殺進那異種的老巢絕對不是什麼輕鬆愜意的事情。墮道遺跡地底一定還藏著什麼樣的恐怖事物...

我想你會在下一個目的地遇到各式各樣的異種。把異界地圖放入馬雷葛蘿的地圖裝置,記得做好最壞的打算,至少讓自己作好一些準備。

馬雷葛蘿

這個世界又少了一個異變的智囊。我們要做的還多著呢...不過既然馬雷葛蘿和他的創造物們不會再到處跑,我們可以稍微放心一點。

我知道你和古斯特甚至連點頭之交都稱不上,但他一定會認同你身為戰士的貢獻。

獸穴

我隨著派蒂前往罪孽之殿的時候,在不知情下踏進一條秘道。看起來這秘道以一座洞穴系統改建而成,可以在其他人毫不知情下,把他的創造物送到鄰近區域。這些洞穴通往我們前一個村落附近的農地。

那個秘道應該對你很有用,不過我上次去看的時候,那地道已經封起來了。希望鑰匙還放在那附近。

交易

我發現你和古斯特在他...遭遇不幸前,有些交易上的往來。依據阿茲莫里習俗,古斯特的所有物現在歸我所有。我的戰鬥技巧完全無法和他相提並論,但我還是瞭解基本打鬥技巧。

至少我可以緬懷他的榮耀,也讓我不要太在意身外物。

古斯特

謝謝。我愛古斯特,但我知道在古斯特接觸瓦爾異種,就完全忘記我了。在他死了之後,一到了晚上我都控制不了自己以淚洗面...我還要多久才能忘了他?你為他報了仇,也讓他脫離苦難了,謝謝你...

古斯特

謝謝。我愛古斯特,但我知道在古斯特接觸瓦爾異種,就完全忘記我了。在他死了之後,一到了晚上我都控制不了自己以淚洗面...我還要多久才能忘了他?你為他報了仇,也讓他脫離苦難了,謝謝你...

古斯特

謝謝。我愛古斯特,但我知道在古斯特接觸瓦爾異種,就完全忘記我了。在他死了之後,一到了晚上我都控制不了自己以淚洗面...我還要多久才能忘了他?你為他報了仇,也讓他脫離苦難了,謝謝你...

古斯特

謝謝。我愛古斯特,但我知道在古斯特接觸瓦爾異種,就完全忘記我了。在他死了之後,一到了晚上我都控制不了自己以淚洗面...我還要多久才能忘了他?你為他報了仇,也讓他脫離苦難了,謝謝你...

古斯特的項鍊

北部森林那有座阿茲莫里神廟。古斯特曾經帶我去那個地方,還告訴我...那是緬懷先人、讓他們安息的地方,他希望自己死後也能和自己的先人同葬。他的遺體...想起來實在難過,但是應該已經沒辦法全屍入殮了吧...不過,還是有辦法的。他在不久前、應該是芮勒蓋許事件前,把他的成人禮、一條尖牙項鍊交給我保管...說不定他早就知道自己會如此。

麻煩你,幫我把這條項鍊送到神廟、讓古斯特安息好嗎?我很想自己跑這一趟,但通往北方森林的路早已經不像之前那樣安全了。我想你也知道...這片土地已經變了,而且也不是變得很友善。

古斯特的項鍊

我沒辦法讓古斯特和他的族人們同葬...他應該對我很失望吧。只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也已經盡力了。古斯特是一個講究實際的人,他應該可以理解。

我們應該好好感謝你。這是古斯特的珍藏,我相信他應該也不會在意和你分享吧。


© 2014-2018.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18094 NZ: 2018-05-23 05:4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