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碑銘

閱讀

你可以抓住一隻狼,將它套上項圈,上鎖鍊。你可以讓它飢餓,毆打他直到他趴下。但牠會臣服嗎?

絕不。

一個人只有在他的心靈被征服時才會成為奴隸。當他相信他的生命已經不屬於他自己。

像是一個國王決定去親吻一個君王的腳,當這個國王看著他的飢餓人民時享受著他的盛宴。

有些人說我背負著謀殺阿茲莫國王的罪名。我給了斯科提國王最後的一餐,但在餐桌上我沒有看到國王。

我只看到了一條狗。

狼王瑞佛

閱讀

我曾經相信小孩子的眼睛在生下來的時候是純潔的。是生命的過程使他學會怨恨,學會用憤怒與恐懼來攻擊它人。

當我看到蓋厄斯.山特立的眼睛時,我看不到任何憤怒、怨恨,看不到任何哀怨、苦痛。

我被看作是市場中的野獸,政官山特立將我和我的同胞們進行計數,稱重,並進行分配。女人到磨坊,男人到礦坑。這些孩子將在薩恩的街道進行工作,被鞭打,直到有一天他的血會在那猥瑣城市的下水道中流乾。

那些反抗者,想要不被動物搬對待的人都被屠殺殆盡。

不用恐懼渴望之人。恐懼怨恨之人,恐懼沒有任何感覺之人。

狼王瑞佛

閱讀

各種顏色的部落旗幟,像春天的野花般散佈在格拉格林草地。成千上萬飢餓、貧窮、武裝著生鏽鐵斧和獵弓的男男女女,以絕望般的勇氣與地國軍團對抗著。

受過精良訓的士兵,身著精良的裝備有紀律的形成一道人牆。

"我高唱,我咆嘯,我嘶吼"我告訴他們,"但今天,族人們,我的劍代替我的聲音!"

我們一波一波的衝擊著在山坡上軍隊。他們不斷的將我們擋下。綠色的草皮混著鮮血和泥土而成為暗紅色。

一個奴隸能做什麼?忍受著在磨坊和礦坑中工作至死的道路,或是以你的生命換取你同胞們的希望。

對於跟隨著我上戰場的男女來說,這是個很簡單的決定。

最終我的人民擊潰了高牆,以繡斧擊敗了帝國。

蓋厄斯.山特帶著他的小命逃跑了。

我呼喚了偉大巨狼的幫助,讓我找到這個逃之夭夭的狐狸。雖然這是個迅速的狩獵,我花了些時間確定在我饒恕了蓋厄斯.山特而給予他致命一擊之前受到了足夠的苦痛。

狼王瑞佛


閱讀

我和淨化軍團站在一起看著偉大的薩恩城城牆,我和切特斯戰鬥。我眼看著我最強大的軍隊、阿茲莫特、馬拉克斯、卡魯、聖堂武僧被那寶石奇術創造出來的生物擊潰。

擊敗切特斯將需要不只是最強的戰士。我們面對著怪物,必需要創造出屬於我們的怪物才能擊敗它。

我站在石陣旁邊,獻上鮮血和歌曲。在此呼喚傳說的野獸,我們恐懼的夢魘。在此我呼喚偉大的巨狼。

若牠有所回應,我已準備好付出代價。這是一個男人,一個國王應該為他的人民所付出的。

狼王瑞佛

閱讀

偉大的巨狼回應了我的呼喚,他野獸的心臟在我的胸膛,他的舌頭在我的嘴中捲動。我的下顎冠上了他的利牙冠,他的眼睛駐入我的眼眶。

我看不見阿茲莫特,國王及平民,奴隸及主人。我只看到了獵物。

在街道和原野,帝王已被擊潰。奴隸已經自由。

在森林和高山,那一群依舊在狩獵著獵物。

我不在帶領我的人民,我不會飲用他們的鮮血,我不在是他們的國王。

我現在是狼王

瑞佛

閱讀

偉大的巨狼迫使我遺忘我的身分… 並且教了我更多。

一個人成為國王是為了在他在世時保護他的人民。一個人成為神才能永遠保護著人

無盡的狩獵開始。

狂熱的那一群尚存,德魯依注入了他們的利牙、骨頭、皮膚以及利爪。我知道這些魔符的下落。我能夠嗅到它們的氣味。

無盡的狩獵開始。

我將追蹤這些偷走我們古老傳承的小偷。我必須取得、駕馭的力量,以艾茲麥之名。

無盡的狩獵開始。

瑞佛


© 2014-2018.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81892 NZ: 2018-08-21 12:4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