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伊羅莎

介紹

看來你就是外來的那位「巨獸殺手」。久仰大名,我是伊蕾莎。我們那位心地善良的族長目前不知去向,穩住部族延續的工作就落到我的身上。

我從他們打聽到你的事蹟,我也很清楚該怎麼探一個人的底細。為了部族的子民著想,我想你還是不要介入我們的家務事比較好。過去曾有太多人插手我們部族的事情,你所追求的也和我們不一樣,所以就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這樣不就好了嗎?

歐優恩

歐優恩才不過失聯幾天,達蘇尼就渴望掌權,像條發情的母狗。想知道男人的統治會是什麼樣子嗎? 你只要看看薩恩的廢墟就知道了。在歐優恩還生死未卜的時候,他就已經這副模樣了,把位子交給他還得了?

一名偵察兵發現奇菈和她{部下}在山腳附近。他們把歐優恩綁在一隻恐喙鳥的背上,就像獵人打到的獵物。至於部族的領導標誌「絲克瑪之羽」...就在奇菈的頭上。究竟奇菈是獨自發起這樣的行動,還是和兄弟達蘇尼聯手,我完全不知情。我更怕她打算把絲克瑪獻給荒地禿鷹「卡洛翰」當祭品。

這個部族曾經幫助過你,這次就當作回報我們吧:救出歐優恩,讓她安全回到我們身邊。如果她已經不幸...就把奇菈那叛徒宰了,然後把羽毛帶回來。只要那個標誌存在,馬拉克斯一族就可以延續下去。

絲克瑪之羽

自從迪虛瑞特殞落後,這個部族的士氣從來沒有這麼低迷過。我們的神並不是真的、 絲克瑪也死於非命,但你身為外來者卻為我們帶來希望。

只要沒有羽毛,統治者之殿就不會落入達蘇尼手裡,任他怎麼欺騙、哭號也無濟於事。子民將不會接受他。既然歐優恩死了,我也只剩一個選擇:我將繼承絲克瑪之羽,接管統治者之殿。接下來,日子會很難過,我們的信仰已隨著你消滅的神流逝,不過我知道該怎麼延續部族的生存。

這應該為你帶來不少麻煩,外來者。或許只是我想多了,不過結果應該是好的。

絲克瑪之羽

自從迪虛瑞特殞落後,這個部族的士氣從來沒有這麼低迷過。我們的神並不是真的、 絲克瑪也死於非命,但你身為外來者卻為我們帶來希望。

只要沒有羽毛,統治者之殿就不會落入達蘇尼手裡,任他怎麼欺騙、哭號也無濟於事。子民將不會接受他。既然歐優恩死了,我也只剩一個選擇:我將繼承絲克瑪之羽,接管統治者之殿。接下來,日子會很難過,我們的信仰已隨著你消滅的神流逝,不過我知道該怎麼延續部族的生存。

這應該為你帶來不少麻煩,外來者。或許只是我想多了,不過結果應該是好的。

絲克瑪之羽

可憐的歐優恩... 流亡者,她承受了多少痛苦?不,不用告訴我。她是個謙和、充滿智慧的領導人,子民們將會懷念她,我應該視她為手足...為她悼念。

現在羽毛落到了達蘇尼手上,他打算佔據統治者之殿。他的追隨者就和他一樣盲目。我相信達蘇尼想成為一位神,我們必須阻止他。

我們看到古神從砂中甦醒,獲得有血有肉的軀體,不再只是頌歌和故事的傳說。達蘇尼將會讓自己脆弱的肉體和血液成為法令和傳奇... 不過,統治者之殿也將被那傢伙褻瀆!

你帶來悲傷的消息... 不過外來者本來就是帶壞消息來的,不是嗎?

瑪拉克的習俗

無論你來自何方,還是你尊姓大名,都是母親生下、扶養長大的。母親賜予我們保護、給予我們滋養,彰顯她們的偉大事蹟是我們生命的意義。如果沒有母親的存在,沒有人可以安穩地活到今天。馬拉克斯眾子民的傳統裡,最重要的就是「發揚母親的奉獻、歌頌生命的延續」。

瑪拉克的正義

我還在十二歲的時候,從瓦斯特里平原來的三名男子盯上了我。他們向我要水喝,後來露出了真面目。等到統治者之殿的姐姐們趕到的時候,她們把處決這三個人的權利交給我,我也欣然接受。我在十二歲就瞭解了背叛部族的下場。

達蘇尼知道歐優恩交到奇菈和那個神手上一定會送命,而他也從來沒有打算救她。如果能懲處這個無恥的傢伙...我很樂意讓他體會地獄的滋味。

達蘇尼

自負的男性總是想要控制自己能力不及的事物。我看他們就是為了權力和榮耀而生的吧。

男人沒有身為一位領導人應有的心理素質。如果沒有適當的指引,他們會破壞自己接觸的一切事物。把力量的試煉交給女人是明智的決定,我們瞭解如何滋養和保護。

佩塔盧斯和芙安珈

我曾經遇過兩位還算有兩把刷子的外來者。

我的意思是,我不認為他們應該完全融入我們,不過大家還蠻喜歡他們的。歐優恩也喜歡他們。雖然他們在嘗試遵循部族習俗時,顯得笨手笨腳的,不過我也蠻喜歡他們的。

奇菈

奇菈對歐優恩所做的...還是在我腦袋裡揮之不去。那狗娘養的之前還整天大喊自己至死效忠部族,最後還是露出真面目。

我曾經認為古神們值得我們獻上敬意,也瞭解有些人認為可以獲得他們的讚賞。不過,如果這需要犧牲任何一位馬拉克斯人,我看待這些古神就跟看待奇菈沒有什麼兩樣:就讓他們化作廣闊沙漠裡的白骨吧。

卡洛翰

在我還小的時候,我會向微風女神祈禱,聆聽她的歌聲和細語伴著家裡的風鈴迴響。她曾是我最愛的神。但在這種時候,我相信她已經受到其他神的荼毒。

卡洛翰

在我還小的時候,母親曾告訴我關於古神的故事。她說我們該對古神們感到敬畏,他們也是馬拉克斯人祖靈的象徵。至於這個女王卡洛翰...她只不過是個謊言的化身。

在殺了歐優恩之後,她也否定大部分的神聖教義,像是「發揚母親的奉獻、歌頌生命的延續」。所謂的「神」,讓我們部族的大家長灰飛煙滅! 如果古神們無法遵循自己建立的習俗,我們該何去何從?或許,我們該自己決定該遵循什麼樣的傳統和習俗,不用在理會這些偽善的神。

達拉夫人

寶石皇后...她那滿是算計的行為和盲目的愛戀也讓我們學到不少事情。她的遺體就在這裡,懷抱著這座花園,隨時提醒我們在追求慾望的時候,應該適可而止。

不過,勇敢地圓夢和有勇無謀並沒有一個明確的界線,不是嗎?

交易

{部下}和部族發誓保護自己的子民,我們一向謹慎,也經常鍛鍊自己的戰鬥技巧。也因為這樣,我備妥了各種武器。如果你需要新貨,就來找我吧。

巨獸之血

你在殺了巨獸的時候展現了無比的英勇,顯然地你也沒有思考後果,這也讓我們的家園陷入麻煩。劇毒的腐化血液把統治者之殿的水染得通紅,人們必須到遠方打水,才能讓自己和牲口喝水。這個村莊的中心原本是我們的水源,但我們現在就像面臨旱災。

巨獸

我在當時忙著照顧動物,然後我腳底下的地板晃了起來,感覺整個大地因為劇痛而呻吟著,我從來都沒遇過這種狀況。聖山震動了起來,接著彷彿死亡拂過統治者之殿的所有人。外來者,我不知道你究竟做了什麼,但我希望你別傷害聖山,她是我們的養母。如果有陌生人敢對他下手,那麼我會親自拿他當祭品。

夏卡莉

當我的初經來時,有舉辦一個女性的成年禮。所有馬拉克斯的女人都要和蠍子一起跳舞,證明他們擲得攜帶{部下的}矛。

要抓住馬拉克斯的蠍子可是件不容易的事。他們的尾巴移動很迅速,螫刺很鋒利,他們的毒很致命。我毫髮無傷的通過了試煉,但我的妹妹…我們一起來到這個世界。她嘴巴顫抖口吐白沫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從那天開始,我睡覺都會爭開一隻眼睛,害怕蠍子的螫刺。現在黑蟲的母親夏卡莉已經從沙地崛起!

找到那個妖豔賤貨並幫我殺了她…為了每個小孩,每個曾經被她數不盡毒針折磨和殺死的小女孩報仇。

夏卡莉

你殺了夏卡莉?我妹妹的死終於報仇了。夏卡莉應該是我們神聖的導師,教導我們如何變成女人。但她只為我們帶來死亡。

我想這個老師已經得到凡人的教訓了。我們的一生都在祝福女神中度過,現在她們以凡人之身來了,但只證明了她們不過就是怪物而以。

請收下我的獎勵吧。


© 2014-2018.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88298 NZ: 2018-05-22 14:2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