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幻隱大師瓊恩

介紹

我叫瓊恩歐塔,瓦斯提里的陽光普照之地。我正在調查幾位傑出流亡者的失蹤案件。自從你被沖上岸後,我就一直暗中觀察你的行蹤。你處理惡靈鐵匠的方式,展現了你有多適合這項我所要提供的工作。

瓦爾克拉斯是個沒有法度的地方,但並非沒有正義,在這的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值得去死。這些失蹤的人都是好人。有能力的戰士盡其所能在為黑暗中的困境帶來一線曙光。我相信他們是被一個自稱為永生密教的團體帶走的,我擔心他們並不會是最後一個。

密教補給品

流亡者!我在不遠處找到其他永生密教的成員了。他們似乎正在裝載奇怪的貨物。如果我們不快點,我怕他們會跑掉。你靠近他們時我就會出現了。

隱匿道具

我花了些時間研究有著強大魔法之力的物品。其中有些魔法屬性被詛咒後放置上去,使它們被遮擋、糾纏、受困並受到限制。我無法將這些物品恢復到原來的光彩,但若你能把它帶給我,我至少可以打破詛咒並釋放它一些力量。

密教領導

真相終於大白了。卡塔莉娜已經拿到了骷髏馬克的犄角,它有能力自由的移轉生命的能量。她找的力量不只是魔法上的,交際手腕的力量她也要。獲得永生的力量卻時是個強大的談判工具。

瓦爾克拉斯破碎了。許多小族群被廣大的土地所分隔。但也不總是如此,卡塔莉娜知道這點。她在放長線。她自視為永生皇后,正在等待她的時機。

她的下屬不敢挑戰她,因為她有能力給予他們永生,也可以奪走他們的生命。

她正在逐漸變成暴君,我們讓她累積越久的實力,我們就越難廢黜她。

密教領導

真相終於大白了。卡塔莉娜已經拿到了骷髏馬克的犄角,它有能力自由的移轉生命的能量。她找的力量不只是魔法上的,交際手腕的力量她也要。獲得永生的力量卻時是個強大的談判工具。

瓦爾克拉斯破碎了。許多小族群被廣大的土地所分隔。但也不總是如此,卡塔莉娜知道這點。她在放長線。她自視為永生皇后,正在等待她的時機。

她的下屬不敢挑戰她,因為她有能力給予他們永生,也可以奪走他們的生命。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的教團把這犄角藏起來那麼久,我們看到它在我們眼前結束。

傑納斯.普蘭德斯

我毫不懷疑你已經聽過赫赫有名的普蘭德斯家族。財富和權力,和要為數世紀前將瑪拉凱推上將瓦爾克拉斯帶向毀滅位置所負責。雖然帝王切特斯是普蘭德斯家族中最有名的,他骯髒血脈還有些殘黨苟活著。

傑納斯就是其中一個。他也是個孤兒,但隨著普蘭德斯的財庫乾枯,而他的名譽也是隨著黃金比重來衡量,沒人想接收他。除了我的安卡拉。

他也是唯一的另一個倖存者,而他現在是永生密教中有權勢的成員,我確信當初就是他出賣了我們。

若所有之中只有一件銀色內裡,我一定會將我的刀砍進他的肉裡,一遍又一遍。

禁忌的寶庫

我的安卡拉,我的人民,很久以前的任務是負責保護瓦爾克拉斯的人們。有著強大力量的許多文物 -- 在你的旅途中可能已經遇過不少了。但有不少文物的力量太過強大,以至於使用它們會使世界陷入危險中。像是骷髏馬克的犄角這樣的文物。我們巨靈教團的存在,就是為了讓這些力量被封印和保密。最好是這個世界遺忘它,但我們的存在,而不是爭奪那個他們無法控制的力量。

密教成員

一些我們交手過的成員…嗯…他們被復活了。我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他們不是無腦的殭屍。他們是被完整的…復活。這一定就是他們自稱永生密教的原因。即使是從善意的出發點,永生仍是相當危險的。

瓊恩為何而戰

我真的需要理由嗎?你救了在獅眼守望生病和垂死的人有什麼原因嗎?我們做了這些其他人不會做的事。我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這世界已經有太多苦痛了。你讓我在一旁袖手旁觀,看著少數善良的靈魂在這片淒慘的土地上,落入陰影之中嗎?

沒有破壞就沒有發明,沒有發明就沒有破壞。光與暗。兩者必須共存。缺一不可。但軍隊正在破壞瓦爾克拉斯恐怖的平衡。除了我們還有誰可以導正它呢?

卡塔莉娜

至少,我們有個名字了;卡塔莉娜。我聽過她。她曾是強大的死靈師,但他的能力…用錯方向了。我不確定她是如何學到復活死者,但…我有心中有定數。我相信這麼強大的力量也一定會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她可能已經在以非人道的方式在付出代價。

我們一定要找到她躲在哪。讓她繼續下去太危險了。

巨靈教團

你沒聽過我們是因為你根本就不該聽過。我說我們…但實際上,也只剩下我一個了。我們來自各個領域,但我們都是孤兒,被秩序收留並撫養,並且在死亡的懲罰下教導我們永遠不要說它。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苛刻,但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責任,讓它與世隔絕和神秘是必要的。

數百年,甚至數千年我們一直保密,直到傑納斯.普蘭德斯…那個...那個渾蛋…他出賣我們。只為了達到他祖先光輝的最後痕跡。就像他偉大的祖父切特斯,它可能已經詛咒我們所有人了。

骷髏馬克的犄角

我們只被教導了該被傳承給下世代的事情。我們相信犄角是攸關生與死的終極武器;能夠從任何生物上吸取生命之息。我們不知它從何而來。可能是死亡已久的動物流下來的強大力量。也可能是神所創造出來的。

無論它的來源,我相信是這個犄角給予永生密教他們將死者毫髮無傷帶回來的神秘能力。

密教藏匿處

感謝你的努力,我們已經標記出祕教藏匿處的最終位置了。我相信有位領導人從那裡發出命令。

當你準備好後,我可以讓我們更靠近。我們可以一起滲透並拆除它。若我們能抓住領導人,他們就可以讓我們更靠近那位他們稱為「予生者」的人。

奧瑞亞

若我沒有親眼看到船隻停靠到瓦爾克拉斯的岸邊的話,我就不相信你。所以…眾神已經回歸了,而奧瑞亞殞落了。至少可以說這會讓事情複雜化。

流亡者,我想密教正在策劃組織新的政府。聖宗相當殘酷,但至少他們是凡人、會死。若密教的勢力持續擴大,他們將有能力統治整個瓦爾克拉斯並且不用擔心被復仇,而我們凡人別無選擇,只能賜奉他們,或著加速他們生與死的循環而已。

奧瑞亞

奇塔弗被殺了,你是奧瑞亞的救世主。在其他時代,這樣的英勇作為會將你的名字撰寫在歷史上,但…

只要永生密教還存在的一天,剩餘的少數倖存者將被奪取掌控權,而你是唯一有能力將他們擊垮的人。拜託了,為了那些存活下來的人,我們一定要繼續奮鬥。奧瑞亞已經見證太多悲劇了。

介紹

我叫瓊恩歐塔,瓦斯提里的陽光普照之地。我正在調查幾位傑出流亡者的失蹤案件。自從你被沖上岸後,我就一直暗中觀察你的行蹤。你處理惡靈鐵匠的方式,展現了你有多適合這項我所要提供的工作。

瓦爾克拉斯是個沒有法度的地方,但並非沒有正義,在這的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值得去死。這些失蹤的人都是好人。有能力的戰士盡其所能在為黑暗中的困境帶來一線曙光。我相信他們是被一個自稱為永生密教的團體帶走的,我擔心他們並不會是最後一個。

永生密教

不…這不可能…這個人…他們已經死了。我看見他們的屍體,如同海水一樣冰冷且發紫。然而,他們在這裡,就像你或我一樣活著。我有所猜想了,但在我親眼證實它前…還有許多事情要處理,流亡者。

我們要決定如何處置我們的俘虜。你的決定將會影響我們之後的調查。去和俘虜談談。我幫你把風。

地下實驗室

這不是獸穴。穿過這些隧道就位找到永生密教的藏身處。我擔心他們已經在拆除撤離了,這樣我們就無法蒐集證據。讓我們一起衝進去,殺他們個措手不及。我們一定會在裡面找到重要的資訊。

隱匿道具

我花了些時間研究有著強大魔法之力的物品。其中有些魔法屬性被詛咒後放置上去,使它們被遮擋、糾纏、受困並受到限制。我無法將這些物品恢復到原來的光彩,但若你能把它帶給我,我至少可以打破詛咒並釋放它一些力量。

密教領導

真相終於大白了。卡塔莉娜已經拿到了骷髏馬克的犄角,它有能力自由的移轉生命的能量。她找的力量不只是魔法上的,交際手腕的力量她也要。獲得永生的力量卻時是個強大的談判工具。

瓦爾克拉斯破碎了。許多小族群被廣大的土地所分隔。但也不總是如此,卡塔莉娜知道這點。她在放長線。她自視為永生皇后,正在等待她的時機。

她的下屬不敢挑戰她,因為她有能力給予他們永生,也可以奪走他們的生命。

她正在逐漸變成暴君,我們讓她累積越久的實力,我們就越難廢黜她。

密教領導

真相終於大白了。卡塔莉娜已經拿到了骷髏馬克的犄角,它有能力自由的移轉生命的能量。她找的力量不只是魔法上的,交際手腕的力量她也要。獲得永生的力量卻時是個強大的談判工具。

瓦爾克拉斯破碎了。許多小族群被廣大的土地所分隔。但也不總是如此,卡塔莉娜知道這點。她在放長線。她自視為永生皇后,正在等待她的時機。

她的下屬不敢挑戰她,因為她有能力給予他們永生,也可以奪走他們的生命。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的教團把這犄角藏起來那麼久,我們看到它在我們眼前結束。

傑納斯.普蘭德斯

我毫不懷疑你已經聽過赫赫有名的普蘭德斯家族。財富和權力,和要為數世紀前將瑪拉凱推上將瓦爾克拉斯帶向毀滅位置所負責。雖然帝王切特斯是普蘭德斯家族中最有名的,他骯髒血脈還有些殘黨苟活著。

傑納斯就是其中一個。他也是個孤兒,但隨著普蘭德斯的財庫乾枯,而他的名譽也是隨著黃金比重來衡量,沒人想接收他。除了我的安卡拉。

他也是唯一的另一個倖存者,而他現在是永生密教中有權勢的成員,我確信當初就是他出賣了我們。

若所有之中只有一件銀色內裡,我一定會將我的刀砍進他的肉裡,一遍又一遍。

禁忌的寶庫

我的安卡拉,我的人民,很久以前的任務是負責保護瓦爾克拉斯的人們。有著強大力量的許多文物 -- 在你的旅途中可能已經遇過不少了。但有不少文物的力量太過強大,以至於使用它們會使世界陷入危險中。像是骷髏馬克的犄角這樣的文物。我們巨靈教團的存在,就是為了讓這些力量被封印和保密。最好是這個世界遺忘它,但我們的存在,而不是爭奪那個他們無法控制的力量。

密教成員

一些我們交手過的成員…嗯…他們被復活了。我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他們不是無腦的殭屍。他們是被完整的…復活。這一定就是他們自稱永生密教的原因。即使是從善意的出發點,永生仍是相當危險的。

瓊恩為何而戰

我真的需要理由嗎?你救了在獅眼守望生病和垂死的人有什麼原因嗎?我們做了這些其他人不會做的事。我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這世界已經有太多苦痛了。你讓我在一旁袖手旁觀,看著少數善良的靈魂在這片淒慘的土地上,落入陰影之中嗎?

沒有破壞就沒有發明,沒有發明就沒有破壞。光與暗。兩者必須共存。缺一不可。但軍隊正在破壞瓦爾克拉斯恐怖的平衡。除了我們還有誰可以導正它呢?

卡塔莉娜

至少,我們有個名字了;卡塔莉娜。我聽過她。她曾是強大的死靈師,但他的能力…用錯方向了。我不確定她是如何學到復活死者,但…我有心中有定數。我相信這麼強大的力量也一定會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她可能已經在以非人道的方式在付出代價。

我們一定要找到她躲在哪。讓她繼續下去太危險了。

巨靈教團

你沒聽過我們是因為你根本就不該聽過。我說我們…但實際上,也只剩下我一個了。我們來自各個領域,但我們都是孤兒,被秩序收留並撫養,並且在死亡的懲罰下教導我們永遠不要說它。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苛刻,但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責任,讓它與世隔絕和神秘是必要的。

數百年,甚至數千年我們一直保密,直到傑納斯.普蘭德斯…那個...那個渾蛋…他出賣我們。只為了達到他祖先光輝的最後痕跡。就像他偉大的祖父切特斯,它可能已經詛咒我們所有人了。

骷髏馬克的犄角

我們只被教導了該被傳承給下世代的事情。我們相信犄角是攸關生與死的終極武器;能夠從任何生物上吸取生命之息。我們不知它從何而來。可能是死亡已久的動物流下來的強大力量。也可能是神所創造出來的。

無論它的來源,我相信是這個犄角給予永生密教他們將死者毫髮無傷帶回來的神秘能力。

密教藏匿處

感謝你的努力,我們已經標記出祕教藏匿處的最終位置了。我相信有位領導人從那裡發出命令。

當你準備好後,我可以讓我們更靠近。我們可以一起滲透並拆除它。若我們能抓住領導人,他們就可以讓我們更靠近那位他們稱為「予生者」的人。

奧瑞亞

若我沒有親眼看到船隻停靠到瓦爾克拉斯的岸邊的話,我就不相信你。所以…眾神已經回歸了,而奧瑞亞殞落了。至少可以說這會讓事情複雜化。

流亡者,我想密教正在策劃組織新的政府。聖宗相當殘酷,但至少他們是凡人、會死。若密教的勢力持續擴大,他們將有能力統治整個瓦爾克拉斯並且不用擔心被復仇,而我們凡人別無選擇,只能賜奉他們,或著加速他們生與死的循環而已。

奧瑞亞

奇塔弗被殺了,你是奧瑞亞的救世主。在其他時代,這樣的英勇作為會將你的名字撰寫在歷史上,但…

只要永生密教還存在的一天,剩餘的少數倖存者將被奪取掌控權,而你是唯一有能力將他們擊垮的人。拜託了,為了那些存活下來的人,我們一定要繼續奮鬥。奧瑞亞已經見證太多悲劇了。

埃哈

任何相信世界即將終結的人都會舉起些危險的信號。他有著不尋常的口音,但他宣稱自己來自奧瑞亞。但我想埃哈除了他的臉,還隱藏了續多東西。

但…我能跟誰說呢?

尼科

尼科是個…奇怪的人。我相信他內在某處潛藏著善良的部分,但他迷失在自己的黑暗中,掙扎著要攀爬出來。

艾瓦

貪婪比起其他所有邪惡的選項,能夠激起更多鮮血,而艾瓦是我遇過所有人之中最為貪婪的人。你與她合作讓我開始懷疑你的動機了。

札娜

我的安卡拉的規則禁止男人碰觸到女人。不行有家庭、要有嚴謹的嘴、嚴謹的目的。但他沒有提到兩個女人…最後當我們的工作結束後,我想我會想要與她有更強的羈絆。或許我們自己可以找個孤兒來收養。

赫蓮娜

赫蓮娜看著自己的內心,並選擇拒絕她被迫相信的事物,即使在死亡的恐懼下。她是個值得欽佩的女人。

娜瓦莉

娜瓦莉可以窺探未來,但她對於預防邪惡行為毫無作為。我應該要將這視為理所當然的嗎?

隱匿道具

我花了些時間研究有著強大魔法之力的物品。其中有些魔法屬性被詛咒後放置上去,使它們被遮擋、糾纏、受困並受到限制。我無法將這些物品恢復到原來的光彩,但若你能把它帶給我,我至少可以打破詛咒並釋放它一些力量。

永生密教

捕捉和釋放?你可能會打草驚蛇,但你也有可能跟著它到一個隱藏的秘密。資訊是相當重要的,你可以用暴力或手腕取得。快走。彼此被看到是相當冒險的。

永生密教

就這樣吧。我會將他們帶到秘密地點,審問他們有關他們同夥的資訊。走吧,我很快會再找到你的。

密教補給品

我們太慢了。他們帶著貨物逃離了,沒有留下一絲有關他們的線索。或許不久後我們還可以碰到他們。

調查

我們要決定如何處置我們的俘虜。你的決定將會影響我們之後的調查。去和俘虜談談。我幫你把風。

調查

我們要決定如何處置我們的俘虜。你的決定將會影響我們之後的調查。去和俘虜談談。我幫你把風。

調查

幹的好,流亡者。你想怎樣對待我們的俘虜呢?

調查

幹的好,流亡者。你想怎樣對待我們的俘虜呢?

瓊恩的秘密

流亡者,恐怕我沒有完全對你坦承。這骯髒的坑洞曾是禁忌的寶庫,而我是它的守護者。你沒聽過也不意外;這個祕密已經保密了數個世代,只有我的安卡拉知道…巨靈教團。

跟別人坦白後好奇怪。說得這麼明白就是最高階的罪,是可以判處死刑。對你這樣的局外人似乎很嚴苛,但你不知道我們所做事情的重要性...

禁忌的寶庫

我的安卡拉,我的人民,很久以前的任務是負責保護瓦爾克拉斯的人們。有著強大力量的許多文物 -- 在你的旅途中可能已經遇過不少了。但有不少文物的力量太過強大,以至於使用它們會使世界陷入危險中。像是骷髏馬克的犄角這樣的文物。我們巨靈教團的存在,就是為了讓這些力量被封印和保密。最好是這個世界遺忘它,但我們的存在,而不是爭奪那個他們無法控制的力量。

巨靈教團

你沒聽過我們是因為你根本就不該聽過。我說我們…但實際上,也只剩下我一個了。我們來自各個領域,但我們都是孤兒,被秩序收留並撫養,並且在死亡的懲罰下教導我們永遠不要說它。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苛刻,但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責任,讓它與世隔絕和神秘是必要的。

數百年,甚至數千年我們一直保密,直到傑納斯.普蘭德斯…那個...那個渾蛋…他出賣我們。只為了達到他祖先光輝的最後痕跡。就像他偉大的祖父切特斯,它可能已經詛咒我們所有人了。

傑納斯.普蘭德斯

我毫不懷疑你已經聽過赫赫有名的普蘭德斯家族。財富和權力,和要為數世紀前將瑪拉凱推上將瓦爾克拉斯帶向毀滅位置所負責。雖然帝王切特斯是普蘭德斯家族中最有名的,他骯髒血脈還有些殘黨苟活著。

傑納斯就是其中一個。他也是個孤兒,但隨著普蘭德斯的財庫乾枯,而他的名譽也是隨著黃金比重來衡量,沒人想接收他。除了我的安卡拉。

他也是唯一的另一個倖存者,而他現在是永生密教中有權勢的成員,我確信當初就是他出賣了我們。

若所有之中只有一件銀色內裡,我一定會將我的刀砍進他的肉裡,一遍又一遍。

骷髏馬克的犄角

我們只被教導了該被傳承給下世代的事情。我們相信犄角是攸關生與死的終極武器;能夠從任何生物上吸取生命之息。我們不知它從何而來。可能是死亡已久的動物流下來的強大力量。也可能是神所創造出來的。

無論它的來源,我相信是這個犄角給予永生密教他們將死者毫髮無傷帶回來的神秘能力。

卡塔莉娜

終於…結束了。卡塔莉娜死了。密教被摧毀了。我的安卡拉終於可以安息了。

流亡者,通往正義的道路太長、太血腥了,最好結伴而行。我很慶幸在這條路上遇到你。

你所作的一切…我發自內心的…感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