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達拉夫人

介紹

你不是蟲子...真難得。蟲子總是搞得我心煩意亂;渾身漆黑、用四肢在地上爬,身上還長著噁心的刺。你也跟他們一樣嗎?如果是這樣,我的緞帶會好好處理你。

瑪拉凱喜歡脊骨...喜歡我的脊骨。多麼美麗、充滿寶石和寶藏的脊骨。這脊骨夠讓整個帝國為我哭泣了。

你不會哭嗎,小傢伙?我會哭...眼淚總是永無止盡。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眼淚又開始不聽使喚了。

關於絲帶線軸

緞帶是秩序的象徵:潔淨和光輝、服從和守護。

後來,這些蟲子就從縫隙裡跑了進來,緞帶之軸就給他們偷走了。那些黑黑的傢伙想要我的緞帶,然後用黑色的緞帶控制這裡。

幫我把緞帶之軸找回來,小傢伙。看看門口那一帶,緞帶還在和蟲子熱戰的地方,把線軸帶回來,我會給你謝禮的。

關於絲帶線軸

你手上拿的是什麼,不是蟲子的小傢伙?這是我的緞帶之軸!那些黑黑的傢伙想要我的緞帶,然後用黑色的緞帶控制市區。

從今以後,這些緞帶就是我的了!永遠... 我恨「永遠」,我痛恨詩人口中的「永遠幸福」!

你還在啊,小傢伙?謝禮...是啊!我應該給你獎勵。獎勵...什麼獎勵?這個?還喜歡吧?

關於絲帶線軸

從今以後,這些緞帶就是我的了!永遠... 我恨「永遠」,我痛恨詩人口中的「永遠幸福」!

你還在啊,小傢伙?謝禮...是啊!我應該給你獎勵。獎勵...什麼獎勵?這個?還喜歡吧?

關於下水道鑰匙

蟲子會再過來的,他們想要搞出些麻煩。蟲王...其他蟲子叫他作格拉維奇。到河的另一邊殺掉蟲王吧。

橋被封起來了?這個問題有點麻煩。問題...切特斯說我問了太多問題:我問他,我們每天排的東西到哪裡去了。他請手下讓我看下水道,這下水道就在河道下方,可以通往河岸另一邊。裡面骯髒、臭氣沖天,就像恐喙鳥的排泄管。

這個陰暗的地方到處都是不朽者。原本美麗、驕傲的古靈使徒現在成了帝國的渣滓,不是很相配嗎?真是太適合啦!

關於托麥迪克亞硫酸

我還蠻喜歡你的,不是蟲子的小傢伙。你會聽我說話。如果不朽者剝了你的皮,我會很難過的。

你需要托麥迪克亞硫酸。這是很麻煩的物質。瑪拉凱派奴隸從北方山地採回來,送往位於不朽海港的精煉場。艾茲麥人、馬拉克斯人、卡魯族人...都死了,這東西會把血肉化為蒸氣、心靈也隨之燒盡。

你比較聰明,不是蟲子的小傢伙。你可以不用抱著這玩意。把它帶過來,我可以給你「煉獄之粉」,讓不朽者的黑暗燃起耀眼的光芒。

關於托麥迪克亞硫酸

你把托麥迪克亞硫酸帶來了?你真是一個優秀的小傢伙。交給我吧,我當年看著、聽著瑪拉凱作這些事情,我知道該怎麼處理這東西。

關於托麥迪克亞硫酸

我還蠻喜歡你的,不是蟲子的小傢伙。你會聽我說話。如果不朽者剝了你的皮,我會很難過的。

你得帶托麥迪克亞硫酸過來。

你找到了嗎?你真是一個優秀的人。交給我吧,我當年看著、聽著瑪拉凱作這些事情,托麥迪克亞硫酸可以用來 製作「煉獄之粉」,讓不朽者的黑暗燃起耀眼的光芒。

關於托麥迪克亞硫酸

你手上拿的是托麥迪克亞硫酸嗎,不是蟲子的小傢伙?那麼小心點哪。這種物質非常具有腐蝕性,如果你不小心把臉給融掉了,別怪我沒提醒你。

關於煉獄之粉

摻上秘術精華、揉入瘋狂思想,再吐出懲戒真言,煉獄之粉...就這樣誕生了!

關於煉獄之粉

煉獄之粉非常具有破壞力的粉末。哪怕只是那麼一丁點,都會讓寶石發出狂亂的風暴。只要這東西碰到不朽者,他們體內就會迸發出燃盡一切的烈陽!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啊,他們會因為自己的罪惡而化為灰燼...燒毀!

關於瑪拉凱

我愛上了瑪拉凱。他為寶石皇后獻上的神聖的寶石,這寶石會成為陪葬品 。但是,我不希望自己死去!瑪拉凱對我懇求著:為了他、為了帝國犧牲吧!我選擇了自己...自私地選擇了自己。帝國成了廢墟...而我活了下來。我活了下來,過去、今日,還有未來...

關於切特斯

在那時候,我曾經是大帝的愛妃之一,不過切特斯寵幸的人可多得呢,神權之塔裡都是他的後宮佳麗。經過一段時間後,他就換上一批新的。討他歡心的女孩子就成了領主夫人和將軍夫人,不討他歡心的...就成了奇術師的實驗對象。

我講了太多的話、問了太多困難的問題,所以就到了瑪拉凱的實驗室。瑪拉凱當年可是左右為難...

關於格拉維奇將軍

蟲王格拉維奇不在這個世界上了,總算又解決了一個自視甚高的傢伙。帝王們總是這種下場,他們永遠不會記取教訓。

神主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你登上了帝國的巔峰。你推翻了領導蟲子的帝王,讓瓦爾克拉斯遠離他那蠶食一切的野望。

神主流放了你,讓你孤獨、毫無防備地面對死亡的懷抱。但你卻並未因此屈服,不是嗎?

不,你反而接納了死亡、和它成為好友,一同闖蕩這片大陸,也讓遍布瓦爾克拉斯的怪物能得到最後的安息。

你從未忘記自己的身份,從未淪為啃食帝國遺體的蟲子,而你也在路途中順道除掉了牠們。

你是個堂堂正正的男人─就像好久以前讓帝國在薩恩落地生根的男人們。

無論這片土地上滿佈著多麼可怕、悲慘的生命,都感謝你的恩情,暗影刺客。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你登上了帝國的巔峰。你推翻了領導蟲子的帝王,讓瓦爾克拉斯遠離他那蠶食一切的野望。

神主流放了你,讓你孤獨、毫無防備地面對死亡的懷抱。但你卻並未因此屈服,不是嗎?

不,你反而接納了死亡、和它成為好友,一同闖蕩這片大陸,也讓遍布瓦爾克拉斯的怪物能得到最後的安息。

你從未忘記自己的身份,從未淪為啃食帝國遺體的蟲子,而你也在路途中順道除掉了牠們。

你是個堂堂正正的女人─就像好久以前讓帝國在薩恩滋養茁壯的女人們。

無論這片土地上滿佈著多麼可怕、悲慘的生命,都感謝你的恩情,女巫。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你登上了帝國的巔峰。你推翻了領導蟲子的帝王,讓瓦爾克拉斯遠離他那蠶食一切的野望。

神主流放了你,讓你孤獨、毫無防備地面對死亡的懷抱。但你卻並未因此屈服,不是嗎?

不,你反而接納了死亡、和它成為好友,一同闖蕩這片大陸,也讓遍布瓦爾克拉斯的怪物能得到最後的安息。

你從未忘記自己的身份,從未淪為啃食帝國遺體的蟲子,而你也在路途中順道除掉了牠們。

你是個堂堂正正的男人─就像好久以前讓帝國在薩恩落地生根的男人們。

無論這片土地上滿佈著多麼可怕、悲慘的生命,都感謝你的恩情,聖堂武僧。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你登上了帝國的巔峰。你推翻了領導蟲子的帝王,讓瓦爾克拉斯遠離他那蠶食一切的野望。

神主流放了你,讓你孤獨、毫無防備地面對死亡的懷抱。但你卻並未因此屈服,不是嗎?

不,你反而接納了死亡、和它成為好友,一同闖蕩這片大陸,也讓遍布瓦爾克拉斯的怪物能得到最後的安息。

你從未忘記自己的身份,從未淪為啃食帝國遺體的蟲子,而你也在路途中順道除掉了牠們。

你是個堂堂正正的男人─就像好久以前讓帝國在薩恩落地生根的男人們。

無論這片土地上滿佈著多麼可怕、悲慘的生命,都感謝你的恩情,決鬥者。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你登上了帝國的巔峰。你推翻了領導蟲子的帝王,讓瓦爾克拉斯遠離他那蠶食一切的野望。

神主流放了你,讓你孤獨、毫無防備地面對死亡的懷抱。但你卻並未因此屈服,不是嗎?

不,你讓死亡成為你的愛寵,一同闖蕩這片大陸,也讓遍布瓦爾克拉斯的怪物能得到最後的安息。

你從未忘記自己的身份,從未淪為啃食帝國遺體的蟲子,而你也在路途中順道除掉了牠們。

你是個堂堂正正的女人─就像好久以前讓帝國在薩恩滋養茁壯的女人們。

無論這片土地上滿佈著多麼可怕、悲慘的生命,都感謝你的恩情,遊俠。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你登上了帝國的巔峰。你推翻了領導蟲子的帝王,讓瓦爾克拉斯遠離他那蠶食一切的野望。

神主流放了你,讓你孤獨、毫無防備地面對死亡的懷抱。但你卻並未因此屈服,不是嗎?

不,你反而接納了死亡、和它成為好友,並和它一同闖蕩這片大陸,也讓遍布瓦爾克拉斯的怪物能得到最後的安息。

你從未忘記自己的身份,從未淪為啃食帝國遺體的蟲子,而你也在路途中順道除掉了牠們。

你是個堂堂正正的男人─就像好久以前讓帝國在薩恩落地生根的男人們。

無論這片土地上滿佈著多麼可怕、悲慘的生命,都感謝你的恩情,野蠻人。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你登上了帝國的巔峰。你推翻了領導蟲子的帝王,讓瓦爾克拉斯遠離他那蠶食一切的野望。

神主流放了你,讓你孤獨、毫無防備地面對死亡的懷抱。但你卻並未因此屈服,不是嗎?

不,你反而接納了死亡、和它成為好友,一同闖蕩這片大陸,也讓遍布瓦爾克拉斯的怪物能得到最後的安息。

你從未忘記自己的身份,從未淪為啃食帝國遺體的蟲子,而你也在路途中順道除掉了牠們。

你是個堂堂正正的女人─就像好久以前讓帝國在薩恩滋養茁壯的女人們。

無論這片土地上滿佈著多麼可怕、悲慘的生命,都感謝你的恩情,貴族。

統治者之殿

當然,事情不可能這樣就落幕,你應該也很明白這一點吧?皇帝們。貪得無厭的靈魂為了私利蠶食著這片土地,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斬草除根。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啊,前往北方吧,前往統治者之殿,為一切的混沌劃上句點吧!

你將會直接面對絕術之域,但是也會發現無盡的寶藏。

歐優恩

就是現在,不是蟲子的小傢伙!闖進絕術之域的深處、穿過阻礙,然後撕裂他那腐化的心臟!

歐優恩將會協助我們,去吧!和馬拉克斯的族長談談吧。取得我們需要的情報,動作快!

那座山峰滿溢著汙穢的黑暗氣息,那塊不祥之地就是你的目的地。

關於瑪拉凱

裂界裝置是我們的希望,但也是造就今天這個局面的淵藪。它會讓絕術魔靈沸騰起來,讓自己化為不知名的佳釀。

用雙耳仔細聽,不是蟲子的小傢伙:裂界裝置是瑪拉凱最珍奇的產物,唯有獻上「烈焰」才能讓巨獸現形。

至於燃料是什麼?就是寶石皇后:血肉和寶石。不過,自私的我並不想化為灰燼,所以原本預想的「烈焰」只不過是個小火花─燃起巨變災厄的小小火花。

對不起,瑪拉凱...我的摯愛。

去吧,不是蟲子的小傢伙。找出裂界裝置,別讓我再遺憾一次。

迪虛瑞特的紅旗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啊,我感受那座山峰...瀰漫著不祥的氣息。

福爾

他們叫他作「無瑕的福爾」。我啊,我會叫他殺人魔福爾。他何止是殺了一名皇帝,他可是毀了一整個帝國。

當初可是瑪拉凱吻了我、引領著我來到絕術之門。不,別這麼作,但這是福爾的命令!

裂界裝置

裂界裝置劃開了這頭魔靈的毛皮,讓巨獸那發臭的內臟接受烈火的洗禮!

這份祭禮的力量和意志多麼強烈...

但解咒的效果多麼脆弱!

裂界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其實...如果我獻身給裂界裝置,那麼巨獸不再成長、萎縮,而是成為虛無。我的自私正中了巨獸的下懷,他大笑了出來,讓我所知的世界一去不復返。

不過,我在孤獨一人的時候,有很多時間思考:裂界裝置真的需要寶石皇后嗎?

說不定可以獻上其他有同等力量的貢品,像是...眼球湯!

「憤怒之眼」和「慾望之眼」。這些美麗的寶石究竟要上哪找呢?別急著動身,我自己也有一些想法。

屠戮之王岡姆仍逗留在這個世界,徘徊於絕術之域的迴廊深處,並且陷於自己的妄想中而無法自拔。他已然成為純粹的憤怒化身,也因此我們能從岡姆身上取得憤怒之眼。

鬥劍之王德瑞索受到慾望驅使。不過我們不都如此嗎?此地亦為他的殞命之處,而慾望的詛咒依舊推動著他的元靈。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啊,踏上你的旅途,把這些寶石帶回來,我們才能開啟裂界裝置,終結巨獸帶來的禍害!

裂界

憤怒和慾望的精華再次相聚,多麼美麗的一對寶石:它們散發著光輝、映照著犧牲的靈魂!

瑪拉凱負責製作寶石,所以作品如此美妙。而艾杜斯將軍負責奇術的祭禮。兩人都做得盡善盡美、毫無缺陷。

裂界

憤怒和慾望的精華再次相聚,多麼美麗的一對寶石:它們散發著光輝、映照著犧牲的靈魂!

瑪拉凱負責製作寶石,所以作品如此美妙。而艾杜斯將軍負責奇術的祭禮。兩人都做得盡善盡美、毫無缺陷。

裂界

憤怒和慾望的精華再次相聚,多麼美麗的一對寶石:它們散發著光輝、映照著犧牲的靈魂!

瑪拉凱負責製作寶石,所以作品如此美妙。而艾杜斯將軍負責奇術的祭禮。兩人都做得盡善盡美、毫無缺陷。

憤怒之眼

你從死去的岡姆身上抽出憤怒的精華了?他究竟是「再次死去」、「回歸死亡」,還是「從未死亡」─說不定安息對他來說反而是件好事?

不管怎麼樣,岡姆本來就是不屬於這個時代的人,他的身上實在充滿了謎團...不過,這完全不是現在的重點。

慾望之眼

你從死去的德瑞索身上抽出慾望的精華了?他究竟是「再次死去」、「回歸死亡」,還是「從未死亡」─死亡對他來說反而是件好事?

不管怎麼樣,德瑞索本來就是不屬於這個時代的人,他的身上實在充滿了謎團...不過,這完全不是現在的重點。

慾望之眼

現在我們還缺一顆寶石。不是蟲子的小傢伙,讓鬥劍之王從慾望中解脫吧。

憤怒之眼

現在我們還缺一顆寶石。不是蟲子的小傢伙,讓那卡魯嗜殺者從憤怒中解脫吧。

裂界

那麼,現在該開啟裂界裝置了!

{最黑的猴子問道:「我敬愛的王啊,您曾經來到世界的盡頭嗎?」

猴王恍然大悟:「不...從來沒有。」

牠最後的回答宛如死亡般輕盈:「這就是為什麼我要追隨你到天涯海角,我敬愛的王。」}

你知道這是誰寫的嗎,不是蟲子的小傢伙?是薩恩的人民詩人維多里奧.涅瓦里烏斯。他是我的朋友...而我背叛了他。我偷走了他的愛,然後在他眼前讓他的愛化為烏有。

現在...我嘗到了背叛的滋味。我的愛人...瑪拉凱...讓我的心化為焦炭。

你也知道,他發現了一個新的心:那顆備受他呵護的巨獸之心讓瑪拉凱在世界的盡頭依然溫暖、安全。

瑪拉凱背叛了我,我也讓他嘗嘗燒盡的滋味...

裂界

對瑪拉凱來說,裝置和創作才是他的珍愛,我連邊都沾不上。

他當時的背叛,是在說愛我的同時,要我獻上性命。而他這次的背叛則是讓我受盡苦楚、枯槁凋零!

瑪拉凱,我是你唯一的瑕疵產物嗎?

是的,那就是我;寶石皇后達拉。瑪拉凱的罪惡造物。

讓他為自己的過錯後悔吧,不是蟲子的小傢伙。撕開巨獸黑暗的心臟、撕裂瑪拉凱和他那骯髒的「絕術魔靈」。把他切碎、壓垮、燒毀!

不能再讓他逍遙下去、也不能再讓我沉淪下去。沒人愛我、沒人愛、沒人愛...沒有愛。

岡姆

對岡姆來說,斧頭就是專門用來斬下頭顱的─佔據了南方海岸之後,他把永恆帝國的居民趕盡殺絕。

他的手法就像在屠宰牲畜一樣,無視於受害者的哀求。他在走道上掛滿女人和孩子的頭顱。

這究竟是英雄還是土匪的行為?這得看你向誰提出這個問題。

德瑞索

鬥劍之王,早在我出生以前...在我得到永生後...到底是什麼時候?唉,時間難道是我們能掌控?對我們而言,時光一去不復返!

不過如果是德瑞索,就不一樣了。他深陷愛情的泥淖無法自拔,他無法理解的愛情早已逝去。

神主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你登上了帝國的巔峰。你推翻了領導蟲子的帝王,讓瓦爾克拉斯遠離他那蠶食一切的野望。

神主流放了你,讓你孤獨、毫無防備地面對死亡的懷抱。但你卻並未因此屈服,不是嗎?

不,你反而接納了死亡、和它成為好友,一同闖蕩這片大陸,也讓遍布瓦爾克拉斯的怪物能得到最後的安息。

你從未忘記自己的身份,從未淪為啃食帝國遺體的蟲子,而你也在路途中順道除掉了牠們。

你是個堂堂正正的男人─就像好久以前讓帝國在薩恩落地生根的男人們。

無論這片土地上滿佈著多麼可怕、悲慘的生命,都感謝你的恩情,暗影刺客。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你登上了帝國的巔峰。你推翻了領導蟲子的帝王,讓瓦爾克拉斯遠離他那蠶食一切的野望。

神主流放了你,讓你孤獨、毫無防備地面對死亡的懷抱。但你卻並未因此屈服,不是嗎?

不,你反而接納了死亡、和它成為好友,一同闖蕩這片大陸,也讓遍布瓦爾克拉斯的怪物能得到最後的安息。

你從未忘記自己的身份,從未淪為啃食帝國遺體的蟲子,而你也在路途中順道除掉了牠們。

你是個堂堂正正的女人─就像好久以前讓帝國在薩恩滋養茁壯的女人們。

無論這片土地上滿佈著多麼可怕、悲慘的生命,都感謝你的恩情,女巫。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你登上了帝國的巔峰。你推翻了領導蟲子的帝王,讓瓦爾克拉斯遠離他那蠶食一切的野望。

神主流放了你,讓你孤獨、毫無防備地面對死亡的懷抱。但你卻並未因此屈服,不是嗎?

不,你反而接納了死亡、和它成為好友,一同闖蕩這片大陸,也讓遍布瓦爾克拉斯的怪物能得到最後的安息。

你從未忘記自己的身份,從未淪為啃食帝國遺體的蟲子,而你也在路途中順道除掉了牠們。

你是個堂堂正正的男人─就像好久以前讓帝國在薩恩落地生根的男人們。

無論這片土地上滿佈著多麼可怕、悲慘的生命,都感謝你的恩情,聖堂武僧。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你登上了帝國的巔峰。你推翻了領導蟲子的帝王,讓瓦爾克拉斯遠離他那蠶食一切的野望。

神主流放了你,讓你孤獨、毫無防備地面對死亡的懷抱。但你卻並未因此屈服,不是嗎?

不,你反而接納了死亡、和它成為好友,一同闖蕩這片大陸,也讓遍布瓦爾克拉斯的怪物能得到最後的安息。

你從未忘記自己的身份,從未淪為啃食帝國遺體的蟲子,而你也在路途中順道除掉了牠們。

你是個堂堂正正的男人─就像好久以前讓帝國在薩恩落地生根的男人們。

無論這片土地上滿佈著多麼可怕、悲慘的生命,都感謝你的恩情,決鬥者。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你登上了帝國的巔峰。你推翻了領導蟲子的帝王,讓瓦爾克拉斯遠離他那蠶食一切的野望。

神主流放了你,讓你孤獨、毫無防備地面對死亡的懷抱。但你卻並未因此屈服,不是嗎?

不,你讓死亡成為你的愛寵,一同闖蕩這片大陸,也讓遍布瓦爾克拉斯的怪物能得到最後的安息。

你從未忘記自己的身份,從未淪為啃食帝國遺體的蟲子,而你也在路途中順道除掉了牠們。

你是個堂堂正正的女人─就像好久以前讓帝國在薩恩滋養茁壯的女人們。

無論這片土地上滿佈著多麼可怕、悲慘的生命,都感謝你的恩情,遊俠。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你登上了帝國的巔峰。你推翻了領導蟲子的帝王,讓瓦爾克拉斯遠離他那蠶食一切的野望。

神主流放了你,讓你孤獨、毫無防備地面對死亡的懷抱。但你卻並未因此屈服,不是嗎?

不,你反而接納了死亡、和它成為好友,並和它一同闖蕩這片大陸,也讓遍布瓦爾克拉斯的怪物能得到最後的安息。

你從未忘記自己的身份,從未淪為啃食帝國遺體的蟲子,而你也在路途中順道除掉了牠們。

你是個堂堂正正的男人─就像好久以前讓帝國在薩恩落地生根的男人們。

無論這片土地上滿佈著多麼可怕、悲慘的生命,都感謝你的恩情,野蠻人。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你登上了帝國的巔峰。你推翻了領導蟲子的帝王,讓瓦爾克拉斯遠離他那蠶食一切的野望。

神主流放了你,讓你孤獨、毫無防備地面對死亡的懷抱。但你卻並未因此屈服,不是嗎?

不,你反而接納了死亡、和它成為好友,一同闖蕩這片大陸,也讓遍布瓦爾克拉斯的怪物能得到最後的安息。

你從未忘記自己的身份,從未淪為啃食帝國遺體的蟲子,而你也在路途中順道除掉了牠們。

你是個堂堂正正的女人─就像好久以前讓帝國在薩恩滋養茁壯的女人們。

無論這片土地上滿佈著多麼可怕、悲慘的生命,都感謝你的恩情,貴族。

統治者之殿

當然,事情不可能這樣就落幕,你應該也很明白這一點吧?皇帝們。貪得無厭的靈魂為了私利蠶食著這片土地,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斬草除根。

不是蟲子的小傢伙啊,前往北方吧,前往統治者之殿,為一切的混沌劃上句點吧!

你將會直接面對絕術之域,但是也會發現無盡的寶藏。


© 2014-2018.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227370 NZ: 2018-05-22 02:5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