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拉尼

介紹

流亡者回到這個地方?這怎麼可能?...還帶了個卡魯族戰士。從天空降下毀滅敵人...就像母親描述的圖克哈瑪。嗯...你的「神聖制裁」剛好引開了敵人的注意力,讓我們順利奪下這座塔。如果你接下來都能這麼及時伸出援手,我可能會再度相信眾神的存在。
流亡者回到這個地方?這怎麼可能?...還帶了個聖堂武僧。引領日光毀滅敵人...就像母親描述的拉馬庫。嗯...你的「神聖制裁」剛好引開了敵人的注意力,讓我們順利奪下這座塔。如果你接下來都能這麼及時伸出援手,我可能會再度相信眾神的存在。
流亡者回到這個地方?這怎麼可能?運用黑暗之淵抽出敵人的靈魂...就像母親描述的海恩格拉。嗯...你的「神聖制裁」剛好引開了敵人的注意力,讓我們順利奪下這座塔。如果你接下來都能這麼及時伸出援手,我可能會再度相信眾神的存在。

監工庫爾

感謝你幫我們解決最後一位監督者。我不知道這大塊頭是怎麼來的,至少我該慶幸他並沒有在攻塔的時候出現,不然我們就被壓成肉醬了。

既然你在我們的起義和我們站在同一陣線,就別客氣了,挑你喜歡的吧。

判官卡斯蒂克斯

謝謝你。殺了卡斯蒂克斯,我們就有和他們一戰的機會。

我們需要他的雙眼,而這件事必須由你來做。你或許會覺得烏圖拉很殘暴,但我親身看過卡魯男人只是因為瞄了一位奧瑞亞女子幾眼,就被抓去烙掉雙眼。別想太多,在戰爭裡...復仇也只是其中一個手段。

別客氣,就收下你該得的獎勵,這是我們的心意。

起義

我們規劃了好幾個月,在這段期間四處宣導、蒐集武器和尋求支援。大部分齷齪事都是烏圖拉以及他的追隨者幹的,我只負責四處散播消息。哎,我早該想到真正打起來的時候,我也避不了戰火。

我們在破曉前斷開手腳上的枷鎖,然後用雙手送那些監督者下地獄。在日光灑下費歐普羅斯的時候,我們就已經佔領了這座塔。面對冰冷的鋼鐵和殘酷的統治者,怒火會帶給你意想不到的力量。

烏圖拉

我們其中少數人可以很自豪地說,我們為更偉大的目標努力過,你呢?

我相信烏圖拉可以。從我遇到他那一天起,我看他一直為大家期望的美好未來奔波。

他的頭腦很好,其實他可以自己逃走的,大可以自己回到尼加馬卡努伊,別再回來。但他還是毅然決然肩負起擔任自由領導者的角色。這個傷勢...我可能撐不久了,但在烏圖拉為卡魯之道奉獻的過程中,我也參與到了...

烏圖拉

我還沒辦法釐清烏圖拉的謊言,但我可以確定一個真相:在你給予最後一擊、即將掃除聖堂教團的力量時,烏圖拉感應到了。他轉頭跟我說:

「我們的君主即將降臨,他一定餓壞了。我該為他辦一場盛宴!」

接著,他帶著跟隨者離開了。

他去了...奧瑞亞廣場。你也不用看路標了,聽慘叫聲就可以知道在哪了。

烏圖拉

你送那個叛徒去向先祖請罪了?聽起來蠻有趣的。我不是{靈語者},但我可以想像烏圖拉在與先祖會面前,一定會經過漫長的試驗和折磨。想起來真令人覺得可憐,不是嗎?

至少他不會再製造麻煩了。就算先祖不對你表示感謝,我也很感謝你的辛勞,當然每位倖存的奴隸也很感激你。

范尼達

要不是為了范尼達,我應該早就放棄求生了。我只希望自己至少可以活到回報她的恩情。我那時候啊,和烏圖拉促膝長談,讓他打消處理掉范尼達的念頭。

我認為我們的過去就和枷鎖一起毀壞、回歸塵土。

班恩

班恩是個...難以捉摸的人。至少他不是我一般遇到的聖堂武僧。我可以理解他對善的想法。從他崇拜善的方式,以及從中獲得的力量,可以感受出他完全體現這位神祇的本質。

但這是這麼達到的?神祇就是神祇,他們會給予我們祝福或是降下懲罰,但對於班恩來說,似乎是不一樣的關係。

奧瑞亞大廣場

我還在父親的房子擔任信使的時候,每天大約得途經教堂廣場大約 100 次。在天氣不錯的日子裡,奧瑞亞的貴族們會來廣場曬曬太陽、彼此寒喧一下。看你從哪個視角眺望他們...有時也蠻養眼的。

聖宗伊爾莉斯

你帶領我們擺脫了聖宗領導人的高壓統治,這樣的認可你當之無愧。說不定你已經擊敗了兩大魔頭裡...比較弱的那一個。

不管怎麼樣...你就收下其中一個吧,在之後降臨的黑暗裡,你一定會需要這些東西。

國王的盛宴

「國王的盛宴」是古代民智未開時的一種儀式。在卡魯開始遵循族系之道前,一個部族在征服另一個部族後,會為勝利的君主準備一席盛宴。其中,這道盛宴會的精選素材就是甜美的敗者傳統和其鮮嫩的血肉。

征服者吞噬被征服者的一切後,兩個部族就合而為一。

費歐普羅斯正上演這樣的戲碼:奇塔弗部族正在享用奧瑞亞部族的一切,而這場盛宴在在兩個部族合而為一後才會結束。

奇塔弗崇拜者

你還記得烏圖拉怎麼描述奇塔弗嗎?

「他是注定生於黑暗的受虐者...身為他的子民,我們將為他奉獻一切。」

當時一切看起來都太美好了:他的無私、兼愛隱藏了背後的算計,_ 他所倡導的自由則是美化成為征服者的包裝。我當時沒注意到這些,那時候我的心中就只帶著那麼一絲希望。

那一批人只會追求自己的慾望:以父親的形象重生。他們是奇塔弗的子民,也是他所屬部族的第一批。如果放任他們不管,他們可能就會不斷成長...

奇塔弗的折磨

奇塔弗在享用完奧瑞亞居民的生命精華後,他將染指尼加馬卡努伊、甚至是整個卡魯列島。

你應該也知道卡魯族將會奮力反抗,但他們也需要任何可能的協助。就我所知,只要取得三個寶藏,就可以扭轉情勢。

聖堂教團在侵略尼加馬卡努伊的時候,帶走了這些寶藏:一串海恩格拉的髮束、 圖克哈瑪從自己口中拔下的一顆牙齒,以及從瓦拉庫顎骨製成的一只魚鉤。這三件物品合稱為「奇塔弗的苦難」,目前放在奧瑞亞廣場的聖物棺裡。我之前為學者們傳遞消息的時候,曾親眼見過這些東西。

請前往聖物棺,搶在奇塔弗的子民們之前領出這些寶藏吧。

奇塔弗的折磨

並不是所有奴隸都相信烏圖拉的謊言。我認識的一些人偷了一艘船,準備回到尼加馬卡努伊。希望在帶上這些寶藏航行的途中,瓦拉庫可以保佑他們平安、一帆風順。

不,我並不打算跟他們一起回去。既然我參與讓這個詛咒降臨奧瑞亞的過程,我也會和你一起拯救倖存者。

收下吧,感謝你一起重建卡魯之道。

奇塔弗

你還活著。奇塔弗也活著。你想要我告訴你些什麼?

我相信你一定會找出正道。

歡迎到來

浪子回頭了,你是否帶了武器來解救我們?自從你離開我們後,貪婪之神更加變本加厲,祂的饑渴無窮無盡,你的努力恐怕會白忙一場,也可能為時已晚。奇塔弗一心只想徹底消滅我們,雖然烏圖拉已不幸亡故,他的信徒卻掌控了這座城市。我們能踏足的地方所剩無幾,去哪裡都難逃海恩格拉的掐頸魔爪。

班恩

我看到你眼神中的迷惑,流亡者。你很納悶我為何身在此處,而不是在監視者之塔。且讓我告訴你一個恐怖的事實。監視者之塔已落入奇塔弗煉獄裝置的控制,而罪魁禍首就是女巫范尼達。她偷偷降下階梯,把奇塔弗信徒直接引到我們臥房。

班恩和我差點性命不保。我們想一起殺出重圍,但終究還是失敗了。他們逼我們投降就範,班恩引開他們的注意,讓我趁機逃走。當我最後看向他,他正在屋頂抵禦敵人,但我不知道他能苦撐多久。

如果你要前往那個方向,也許你會發現他,請將他帶回我的身邊。我已經…喜歡上那位聖堂武僧,他體內有拿瑪乎之焰。如果失去那火焰,我們將在這場戰爭處於劣勢。

班恩

班恩安然無恙,我想大多都是你的功勞吧。如果沒有他陪著我,我一定早就喪失理智,甚至性命不保。這份禮物是我們的謝意,收下吧。

范尼達

我相信范尼達精神不正常。我們常在夜裡聽到她邊睡覺邊哭泣,她也恐懼看不見的無形事物。我想把她丟到街上自生自滅,讓沉淪城市的怪物解決這瘋女人,但班恩不肯拋下同伴。要是他當初聽我的勸就好了…范尼達以為把我們交給奇塔弗,那位貪婪之神就饒她一命。嗯,奇塔弗確實饒她一命,但卻將她變成夢魘怪物…或許她的惡夢也算成真了。

莉莉

在其他時間線中,也許莉莉和我早已揚帆出海。我喜歡她待在我身邊,一起談天說地。她對於冒險總是樂此不疲,擁有著極為少見的樂觀心態。希望等到一切結束後,我們還能繼續做朋友。

威廉

跟他的孫女不同,我不是很欣賞老威廉,但莉莉喜歡他,那我也只能愛屋及烏,除非他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使我不得不跟他反目成仇。

班恩是我極為景仰、甚至愛戴的人。看著他與我們分道揚鑣,動身前往海恩格拉的家鄉,我感到傷心不已。他犧牲了自己換得我們的存活,繼續貫徹他的遺志。這位神明,這個重生的善讓我心中充滿不安,雖然他似乎改過遷善,但我認為他不應該得到諒解,也不應該在這世上多留一刻。

或許像是你肩上的黑暗天使?以前,看到這位神明現身會讓我感到困擾、甚至畏懼,但是最近,我卻開始感到驚喜連連。如果就像你說的,他一直以來都在幫你,那麼你或許會期待他幫你到最後一刻,而這對我來說已經夠好了。

奇塔弗

奇塔弗的胃口越來越大,遠超其信徒的想像。現在,他的追隨者已經趕不上他永不饜足的胃口。我認為信徒應該能透過運河來徹底解決他們的問題,把運河變成一個巨大的飼料槽,用飛快的速度將源源不絕的食物送進他的嘴裡。

奇塔弗信徒

在他們信仰的神從深淵覺醒之前,烏圖拉和他的教徒奮鬥的目標是看到奇塔弗重獲自由,舉辦恐怖的血肉盛宴。我實在蠢到不行,居然相信這些神學上的胡說八道能為卡魯族帶來自由。現在他們的預言即將實現,教徒早已喪失心智!很難相信,你選擇的信仰所描述的世界末日真的會到來,甚至持續得比聖經最後幾頁所記載的還久…

范尼達

你回來了,我們現在已經在努力壯大我們自己增強這艘船,需要再請你幫一個忙,找到范尼達那個判圖並殺了她。雖然我很希望看到她為了她的叛亂而已死,但她被奇塔弗凝視的輻射而異變。快去阻止她吧。

范尼達

你光榮回歸了!范尼達已經死了。我希望我可以說慶祝典禮已經在準備了,但以我們目前的狀況,我的胃已經裝滿滿了。拿去吧,這不過是一點小心意。

奇塔弗

拉馬庫之光在上,你做到了!你一個凡人居然跨過人神之間的藩籬,將那個永不饜足的邪神大解八塊!

我一直希望你會成功,但夜晚來臨時,我卻怎麼也睡不著,擔心這個希望不過是不切實際的白日夢,不過你真的做到了!你不再是一個流亡者,我的朋友。你贏得我的崇敬,而且你一定也贏得其他人的崇敬。

這是我為了特別的一刻所準備的,雖然不怎麼貴重,還請務必收下。


© 2014-2018.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212139 NZ: 2018-08-22 01:2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