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競技大師里歐

每日進行中

說到這,不得不停下來聊幾句。在旅途的途中我觀察到,流亡者總是喜歡打擊對方…就好像在瓦爾克拉斯生存對他們來說不夠具有挑戰性似的。

但現在,我喜歡把事情簡化。抓準時間來,我能讓你享受到一流的騷動祭典。

每日獎勵

你掌握自己怒氣的技巧還不錯嘛,雖然還有進步的空間就是了。

每日獎勵

你很尖銳,這是好事。

銳利的凶器是殺人的好工具,而敏銳的感覺則讓你能存活更久。
以業餘來說幹得不錯嘛。

什麼時候想要精進技藝的話,記得來找我。

每日獎勵

我以為我丟了個難關給你,看來是錯了。

每日獎勵

幹的好。期待下次你的表現。
你證明了自己的價值,這次。我想是該好好談談了。
運氣不賴嘛,到這來!
殺紅了眼的你根本是暴虐的代名詞。
小心點,否則很快你就會聲名遠播。
你的表演值得讓人讚賞。

每日決鬥(初次)

嘿,還不走出去拍拍某人的肩膀再給他一頓粗飽。

別用這樣的眼光看我,小夥子。這裡可不是費歐普羅斯,有人會幫你安排一場又一場的決鬥。在薩恩,我們自己搞定。

所以去吧,朝著某人臉上用力揮出你的拳頭。打完之後再來找我,如果你還能走。

每日決鬥

去找個對手看看你是否能夠幹掉他們。等騷動結束之後我們再來談談。

每日亂鬥(初次)

這是屬於你的競技場,感到榮幸吧孩子。對了,這不是建議。薩恩競技場是個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魔法之地。

我永遠看不膩那場面 ─ 當你把一堆流亡者丟到一個老舊的沙坑之中,那騷動總是讓我津津有味的享受好一段時間。

所以現在,給我進去。看看你能把這沙坑加熱到怎樣的程度。我會在旁邊等著你倒下的時刻。

每日亂鬥

走進那個競技場吧。拉緊你的褲腰帶並做好準備,還有…算了,這樣就夠了。我會在另一頭等著與你碰面。

每日組隊對戰(初次)

讓我看看,你是否能跟其他人合作無間。

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孤高的獨狼。若是如此,這世界也太悲傷無趣了。這世界還有很多得依靠他人生存,並在合作中萌生羈絆的例子。

走出去,找個團體加入,與他們一起戰鬥。看看你是否能夠給隊友帶來榮耀。

等辦到後再來找我。

每日組隊對戰

帶著你的夥伴出去找點麻煩。我很樂意聽聽那精彩無比的過程。

每日奪旗戰(初次)

你所缺的是個明確的目標。對,我知道我的語氣聽起來像個囉嗦的教師。

我只是希望你能夠找上幾個夥伴,一起出去為了共同的目標而奮鬥,像是搶隻旗子什麼的。

流亡者們為了共同的信念而戰。轉變、守護…讓一個男人真正的成為男子漢。

一個男子漢勢必得向自己的目標與信念而努力。等你踏上那條路再來找我談談。

每日奪旗戰

看到沒?那面旗子上寫著你的名字。別讓它等太久,我很想要知道結果。

每日通用戰(初次)

你來的正是時候!有場騷動等著你的大駕光臨。一場能夠享受榮耀與暴力完美結合的祭典。

你肯定覺得我說的過頭了點,對吧?這可是我的工作。別對我指指點點,而我也不會管你怎麼搞定…除非你搞砸了一切。你的工作就是進去,帶給觀眾優雅又血腥、力與美的華麗樂章。

若是結束之後你還能開口,我們再好好談談。

每日通用戰

我手邊正有你想要的發洩管道。不,不用付我任何費用。去好好發洩,然後再回來找我。

升級至等級 2

以這樣的速度下去,很快就會遇上你無法搞定的敵人。

說真的,我有點擔心你的裝備 ─ 有天賦是一回事,若是沒有相應稱手的武裝,很快你就會變成一具空負才華的屍體。

藥劑是必備的,特別是那些能移除負面效果的藥劑。一個再強再快的戰士也敵不過那些讓你變得軟趴趴慢吞吞的詛咒。
好好的選擇你的藥劑,並記得要節制的使用它們。別忘了你可是要靠它們撐過整場戰鬥。

總之,看看我為你準備的東西吧,任何一項都能讓你的對手苦不勘言。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

升級至等級 2 (藏身處)

原來你已經找到了個藏身處,而看來我還挺幸運的 ─ 我正好需要個棲身之處。

我跟馬拉莫已經結束了 ─ 喔,你不知道我們的關係?不太意外。她可是個對私生活方面守口如瓶的女人。一般人也不會與她有什麼交集,除非你想要找柄斧頭來用。

我不會占太多空間,還有位置容納其他室友…我還會好好保護你的秘密基地。你怎麼說?

升級至等級 3

你證明了自己是個可靠的盟友,而這正是我所需要的之一 ─ 能讓我晚上好好睡覺。看來我挺幸運的找到了個不錯的棲身之處。

我跟馬拉莫已經結束了 ─ 喔,你不知道我們的關係?不太意外。她可是個對私生活方面守口如瓶的女人。一般人也不會與她有什麼交集,除非你想要找柄斧頭來用。

算上我一個怎麼樣?我能做好盟友的工作,而你知道在瓦爾克拉斯上多一個人就是多一分力量。

升級至等級 3 (藏身處)

喔,所以你跟其他的大師合力搞了個舒適的小窩,是嗎?如同他們所說,這是你的戰鬥,也是你的葬身之處。

我想你是該好好考慮一下。安全、舒適、適應感…一切都將隨我而去,若是你如此堅持。

你怎麼說?不滿足一下你的好奇心嗎?

升級至等級 4

我打賭你很想知道為啥我的左手是個鉤子。放心,半夜起來抓癢時我都記得要用右手。這是個教訓。

我曾經很自滿,在競技場打滾了這麼長一段日子,自以為無所不知。直到那個女孩拿把生鏽的匕首一砍砍斷了我的手。

眼前的是個血淋淋的教訓…生活就像一所你永遠無法畢業的學校。不學,就死。

升級至等級 5

看來你很想跟其他流亡者證明你真的下的了手,這裡有個忠告。放血。

升級至等級 6

在這個圈子內你已經建立了響亮的名聲,而這裡是里德曼學校不敗課程所提供的一個小秘訣:增強你的弱項而非強項。

有些人說鍛鍊強項才是對的。有自己的風格很好,但對保護你那柔軟的喉嚨沒啥幫助。沒有強項可能會讓你陷入苦戰,但被抓到弱點就意味著你的死亡。

為何要跟敵人的強項硬碰硬,何不避開強項並強攻他的弱點?

升級至等級 7

真希望我能在奧瑞亞就遇見你。你肯定能讓我發個大財。讓我們看著那些前人血淋淋的教訓,避免自己也成為別人口中的「前人」。

里德曼學校不敗課程第二課,不論如何都別被擊中。很多鬥士都著重於強化自己的抗打能力,鍛鍊身體、護甲、耐力…對,這些的確有效。但總是仍有攻擊能將你劃開如切紙一般。

唯有別被擊中才能避免一切意外。

升級至等級 8

我相信你了解我是個不隨便亂說話的人。現在認真的聽我說。

你是個比我更優秀的鬥士。在我心中你是個比瓦甘,甚至是偉大的德瑞索都更優秀的鬥士。你知道為什麼我這樣說嗎?因為你永不放棄。

這是走進競技場再走出來所需最重要的東西。當然,我們都知道怎麼把鮮血、汗水與淚水藏起來,如何一直揮動你的武器直到你命中敵人。

這些讓我們被稱之為優秀的鬥士。但你不同,血淋淋的經驗深深的刻畫在你的身心,對你而言戰鬥已經成為呼吸一般的本能。

那就是你最強大的地方。

歡迎

看到一樣出身的人,讓我突然有了精神起來!我叫赤焰鬥者里歐,不過我想大家通常只知道我的豐功偉業。

上吧,決鬥者。這裡不像費歐普羅斯那麼富麗堂皇,不過你跟我都很清楚:虛榮和形式本來就不是決鬥的精髓。
你好啊,殺手先生。我叫赤焰鬥者里歐,費歐普羅斯的人們一定還記得我這號人物。

上吧,暗影刺客。那些腦滿腸肥的貴族絕對不會讓你靠近奧瑞亞的決鬥場。不過,別擔心,來到這裡的我們相信實力才是一切。
你的同胞在奧瑞亞的決鬥場吃了不少虧:譬如說...給人灌了藥,再扔進場內滿足那些只想見血的醜陋大眾。赤焰鬥者里歐跟你保證,這裡的決鬥場絕對不會有什麼下三濫的勾當。

那麼閒話休提,野蠻人,進來吧。在我的決鬥場裡,只有鬥志和鮮血代表一切。
遊俠,如果妳想來碰點運氣,非常歡迎。不過請妳記得:這裡可不是獵場。

赤焰鬥者里歐的決鬥場裡只有堂堂正正的對決。
聖堂的同志,您決定親自下場試試身手了嗎?我們來者不拒,畢竟頭銜只是虛名,真正的人必定勇於接受挑戰!

上吧,聖堂武僧,願神祝福您。
哎,妳跟瑪莉琳...根本就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吧。不管怎麼說,能和像妳這樣的淑女在帝國決鬥場上交手,也算是一生的榮幸。
就只是跟妳這樣的人打個交道,我就被迫離開費歐普羅斯決鬥場。不過,這裡並不是費歐普羅斯,而赤焰鬥者里歐的決鬥場歡迎每一位享受決鬥過程的人,

當然,這是要拿生命當賭注的,女巫。

競技場流亡者

你知道的,我有好些朋友值得我們一邀。不是平常你所見到的那些凡人。

那些我稱之為「流亡者中的流亡者」的傢伙 ─ 相比成群結隊扮家家酒,更熱衷於幹掉腐敗的對手。

正確的想法,要我說的話。唯有這樣才能成為一流的角鬥士。

總之,我想他們會很開心見到你。

薩恩競技場

永恆帝國甚至不惜千里迢迢的前來薩恩競技場觀看比賽。名伶卡莉莎在引退前的最後一場表演就是在這為切特斯大帝而舞。

相傳在同一天,第一古靈使徒在短短的時間內就砍翻了四個艾茲麥戰士,卡莉莎甚至還沒唱完一首歌。

看來這兒真是充滿了各種具有文化氣息和了解戰爭藝術的天才呢。

不論這塊土地以後會變成怎樣,我很肯定的跟你說:薩恩競技場永遠會作為一種無上榮耀而存在你我心中。
我們都會為了那一絲榮耀而奮戰到底。

關於淑女瑪莉琳

淑女瑪莉琳,薩恩競技場少數幾個真正偉大的人之一。在她的技藝與長劍之前沒人敢稱自己第一。如毒蛇一般精確又致命。

如同所有故事一般,她是個出生在陰影中的孩子,由她的婢女母親將她扶養長大。沒有人知道她的父親是誰,但有人猜測是法布拉德的可能性最大。

你知道她的稱號怎麼來的嗎?她是個舞者,她的雙腿就如同血腥玫瑰一般輕靈躍動於競技場上。這就是淑女瑪莉琳的由來。

你可以做為借鏡。不,不是舞蹈,而是想辦法加強你的移動。有些鬥士會學著承受攻擊,有些則是學著閃避它們。
從來沒有看過鬥士能夠成功的同時做到。

關於克列.法布拉德

唯有學習才能讓你日益精進。
將自己封閉的戰士唯有一死。

赫克特.提圖瑟

並非為大眾所知,但赫克特.提圖瑟生來就是個艾茲麥族。

刺殺大師瓦里西

瓦里西是個活在誇大妄想裡愛捅人的小白臉。

奧瑞亞有著一拖拉庫這種人,他們現在正在瓦爾克拉斯討生活。你的那些鄰居。

亡靈大師卡塔莉娜

我不介意承認卡塔莉娜讓我有點害怕。

我無法了解她對死者的癡迷,但那不會是我用來告誡別人如何掌握自己生命的方式。

狩獵大師托菈

托菈就像隻野貓一樣。順著她的意,她就會很容易滿足。但如果你拉了她的尾巴…在你眨眼之前你的眼球就能跟她的爪子說嗨。

製圖大師札娜

札娜?我很敬重一個能知道東西在哪的女人。當你鑰匙不見時很有幫助。

武器大師瓦甘

瓦甘和我是老朋友了。甚至年輕時在競技場上碰過幾次。他不是個壞人。

我只是希望他能識相的別跟我在同個地方討生意…

這只是個閒聊罷了,你知道的,男人總是愛出張嘴。

博學大師艾爾雷恩

我從來沒有信過神,但只有找死才會去告訴艾爾雷恩。在他面前我才不會說呢,你懂的。

一個好的鬥士總是知道出口在哪。

護甲大師哈庫

哈庫實在是嚴肅過了頭了。他讓我開始擔心要是一個男人失去了生命中所有樂趣會變得跟他一樣。

這也讓他變得很危險。

邀請至藏身處

你不會後悔的。

建造藏身處

你不會後悔的。

每日進行中

說到這,不得不停下來聊幾句。在旅途的途中我觀察到,流亡者總是喜歡打擊對方…就好像在瓦爾克拉斯生存對他們來說不夠具有挑戰性似的。

但現在,我喜歡把事情簡化。抓準時間來,我能讓你享受到一流的騷動祭典。

每日獎勵

你掌握自己怒氣的技巧還不錯嘛,雖然還有進步的空間就是了。

每日獎勵

你很尖銳,這是好事。

銳利的凶器是殺人的好工具,而敏銳的感覺則讓你能存活更久。
以業餘來說幹得不錯嘛。

什麼時候想要精進技藝的話,記得來找我。

每日獎勵

我以為我丟了個難關給你,看來是錯了。

每日獎勵

幹的好。期待下次你的表現。
你證明了自己的價值,這次。我想是該好好談談了。
運氣不賴嘛,到這來!
殺紅了眼的你根本是暴虐的代名詞。
小心點,否則很快你就會聲名遠播。
你的表演值得讓人讚賞。

每日決鬥(初次)

嘿,還不走出去拍拍某人的肩膀再給他一頓粗飽。

別用這樣的眼光看我,小夥子。這裡可不是費歐普羅斯,有人會幫你安排一場又一場的決鬥。在薩恩,我們自己搞定。

所以去吧,朝著某人臉上用力揮出你的拳頭。打完之後再來找我,如果你還能走。

每日決鬥

去找個對手看看你是否能夠幹掉他們。等騷動結束之後我們再來談談。

每日亂鬥(初次)

這是屬於你的競技場,感到榮幸吧孩子。對了,這不是建議。薩恩競技場是個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魔法之地。

我永遠看不膩那場面 ─ 當你把一堆流亡者丟到一個老舊的沙坑之中,那騷動總是讓我津津有味的享受好一段時間。

所以現在,給我進去。看看你能把這沙坑加熱到怎樣的程度。我會在旁邊等著你倒下的時刻。

每日亂鬥

走進那個競技場吧。拉緊你的褲腰帶並做好準備,還有…算了,這樣就夠了。我會在另一頭等著與你碰面。

每日組隊對戰(初次)

讓我看看,你是否能跟其他人合作無間。

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孤高的獨狼。若是如此,這世界也太悲傷無趣了。這世界還有很多得依靠他人生存,並在合作中萌生羈絆的例子。

走出去,找個團體加入,與他們一起戰鬥。看看你是否能夠給隊友帶來榮耀。

等辦到後再來找我。

每日組隊對戰

帶著你的夥伴出去找點麻煩。我很樂意聽聽那精彩無比的過程。

每日奪旗戰(初次)

你所缺的是個明確的目標。對,我知道我的語氣聽起來像個囉嗦的教師。

我只是希望你能夠找上幾個夥伴,一起出去為了共同的目標而奮鬥,像是搶隻旗子什麼的。

流亡者們為了共同的信念而戰。轉變、守護…讓一個男人真正的成為男子漢。

一個男子漢勢必得向自己的目標與信念而努力。等你踏上那條路再來找我談談。

每日奪旗戰

看到沒?那面旗子上寫著你的名字。別讓它等太久,我很想要知道結果。

每日通用戰(初次)

你來的正是時候!有場騷動等著你的大駕光臨。一場能夠享受榮耀與暴力完美結合的祭典。

你肯定覺得我說的過頭了點,對吧?這可是我的工作。別對我指指點點,而我也不會管你怎麼搞定…除非你搞砸了一切。你的工作就是進去,帶給觀眾優雅又血腥、力與美的華麗樂章。

若是結束之後你還能開口,我們再好好談談。

每日通用戰

我手邊正有你想要的發洩管道。不,不用付我任何費用。去好好發洩,然後再回來找我。

升級至等級 3 (藏身處)

喔,所以你跟其他的大師合力搞了個舒適的小窩,是嗎?如同他們所說,這是你的戰鬥,也是你的葬身之處。

我想你是該好好考慮一下。安全、舒適、適應感…一切都將隨我而去,若是你如此堅持。

你怎麼說?不滿足一下你的好奇心嗎?

升級至等級 4

我打賭你很想知道為啥我的左手是個鉤子。放心,半夜起來抓癢時我都記得要用右手。這是個教訓。

我曾經很自滿,在競技場打滾了這麼長一段日子,自以為無所不知。直到那個女孩拿把生鏽的匕首一砍砍斷了我的手。

眼前的是個血淋淋的教訓…生活就像一所你永遠無法畢業的學校。不學,就死。

升級至等級 5

看來你很想跟其他流亡者證明你真的下的了手,這裡有個忠告。放血。

升級至等級 6

在這個圈子內你已經建立了響亮的名聲,而這裡是里德曼學校不敗課程所提供的一個小秘訣:增強你的弱項而非強項。

有些人說鍛鍊強項才是對的。有自己的風格很好,但對保護你那柔軟的喉嚨沒啥幫助。沒有強項可能會讓你陷入苦戰,但被抓到弱點就意味著你的死亡。

為何要跟敵人的強項硬碰硬,何不避開強項並強攻他的弱點?

升級至等級 7

真希望我能在奧瑞亞就遇見你。你肯定能讓我發個大財。讓我們看著那些前人血淋淋的教訓,避免自己也成為別人口中的「前人」。

里德曼學校不敗課程第二課,不論如何都別被擊中。很多鬥士都著重於強化自己的抗打能力,鍛鍊身體、護甲、耐力…對,這些的確有效。但總是仍有攻擊能將你劃開如切紙一般。

唯有別被擊中才能避免一切意外。

升級至等級 8

我相信你了解我是個不隨便亂說話的人。現在認真的聽我說。

你是個比我更優秀的鬥士。在我心中你是個比瓦甘,甚至是偉大的德瑞索都更優秀的鬥士。你知道為什麼我這樣說嗎?因為你永不放棄。

這是走進競技場再走出來所需最重要的東西。當然,我們都知道怎麼把鮮血、汗水與淚水藏起來,如何一直揮動你的武器直到你命中敵人。

這些讓我們被稱之為優秀的鬥士。但你不同,血淋淋的經驗深深的刻畫在你的身心,對你而言戰鬥已經成為呼吸一般的本能。

那就是你最強大的地方。

提供工藝器具

我知道流亡者的想法,更重要的是,他們如何戰鬥。從奧瑞亞人到卡魯族,肉搏到法術,我熟知所有的戰鬥方法。
我知道它們的優點與缺點。

如何去利用這些知識?最好的方式就是將它們刻畫在武器之上。若是你願意的話,我可以教你幾招。

畢竟,要去砍殺其他的流亡者,需要適當的武器。就好像不能用湯匙吃牛排一樣,你知道的。

取得工藝器具

你問為什麼流亡者間要互相鬥爭?這是我們的新家,而了解對方最好的方式就是跟他打上一場。

競技場流亡者

你知道的,我有好些朋友值得我們一邀。不是平常你所見到的那些凡人。

那些我稱之為「流亡者中的流亡者」的傢伙 ─ 相比成群結隊扮家家酒,更熱衷於幹掉腐敗的對手。

正確的想法,要我說的話。唯有這樣才能成為一流的角鬥士。

總之,我想他們會很開心見到你。

薩恩競技場

永恆帝國甚至不惜千里迢迢的前來薩恩競技場觀看比賽。名伶卡莉莎在引退前的最後一場表演就是在這為切特斯大帝而舞。

相傳在同一天,第一古靈使徒在短短的時間內就砍翻了四個艾茲麥戰士,卡莉莎甚至還沒唱完一首歌。

看來這兒真是充滿了各種具有文化氣息和了解戰爭藝術的天才呢。

不論這塊土地以後會變成怎樣,我很肯定的跟你說:薩恩競技場永遠會作為一種無上榮耀而存在你我心中。
我們都會為了那一絲榮耀而奮戰到底。

關於淑女瑪莉琳

淑女瑪莉琳,薩恩競技場少數幾個真正偉大的人之一。在她的技藝與長劍之前沒人敢稱自己第一。如毒蛇一般精確又致命。

如同所有故事一般,她是個出生在陰影中的孩子,由她的婢女母親將她扶養長大。沒有人知道她的父親是誰,但有人猜測是法布拉德的可能性最大。

你知道她的稱號怎麼來的嗎?她是個舞者,她的雙腿就如同血腥玫瑰一般輕靈躍動於競技場上。這就是淑女瑪莉琳的由來。

你可以做為借鏡。不,不是舞蹈,而是想辦法加強你的移動。有些鬥士會學著承受攻擊,有些則是學著閃避它們。
從來沒有看過鬥士能夠成功的同時做到。

關於克列.法布拉德

唯有學習才能讓你日益精進。
將自己封閉的戰士唯有一死。

赫克特.提圖瑟

並非為大眾所知,但赫克特.提圖瑟生來就是個艾茲麥族。

刺殺大師瓦里西

瓦里西是個活在誇大妄想裡愛捅人的小白臉。

奧瑞亞有著一拖拉庫這種人,他們現在正在瓦爾克拉斯討生活。你的那些鄰居。

亡靈大師卡塔莉娜

我不介意承認卡塔莉娜讓我有點害怕。

我無法了解她對死者的癡迷,但那不會是我用來告誡別人如何掌握自己生命的方式。

狩獵大師托菈

托菈就像隻野貓一樣。順著她的意,她就會很容易滿足。但如果你拉了她的尾巴…在你眨眼之前你的眼球就能跟她的爪子說嗨。

製圖大師札娜

札娜?我很敬重一個能知道東西在哪的女人。當你鑰匙不見時很有幫助。

武器大師瓦甘

瓦甘和我是老朋友了。甚至年輕時在競技場上碰過幾次。他不是個壞人。

我只是希望他能識相的別跟我在同個地方討生意…

這只是個閒聊罷了,你知道的,男人總是愛出張嘴。

博學大師艾爾雷恩

我從來沒有信過神,但只有找死才會去告訴艾爾雷恩。在他面前我才不會說呢,你懂的。

一個好的鬥士總是知道出口在哪。

護甲大師哈庫

哈庫實在是嚴肅過了頭了。他讓我開始擔心要是一個男人失去了生命中所有樂趣會變得跟他一樣。

這也讓他變得很危險。

建造藏身處

你不會後悔的。

解雇里歐

又是一天的開始,又是一場騷動發生。

與里歐對話

當然,這不是帝王的華麗閣樓,但如果你好好的關心過數百年來瓦爾克拉斯的地產,你就會知道這的市場一直有點平淡。

你怎麼想?

展示藏身處

當然,這不是帝王的華麗閣樓,但如果你好好的關心過數百年來瓦爾克拉斯的地產,你就會知道這的市場一直有點平淡。

你怎麼想?

認領此藏身處

幹的好,我的朋友,幹的好。如果你覺得有必要,我們的隊列是還可以再添上一兩個人。

我個人是不怎麼挑啦,所以由你決定就好。記得別找會打呼的人就好。


© 2014-2017.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 54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