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莉莉羅斯

初次見面

我是莉莉羅斯,我們正航向瓦爾克拉斯。比起在這座島面對一群喪心病狂,成為流亡者或許還比較好。

如果你也想逃離這鬼地方,就趕快上船吧,別再猶豫了,我沒時間顧慮每一個人的心情啊!

啟航至瓦爾克拉斯

還有一點,我可不是什麼慈善事業,你得還我這一筆。

出港!

初次見面

我們現在還算安全,讓我好好介紹自己:

我叫莉莉羅斯。別懷疑,我的確是羅斯{的人}。也些人叫我「走私者」、也有些人叫我「海盜」,但我還是比較喜歡「海上事業家」的稱呼。

你是來找我談事情,還是只是想找美女聊天?

威廉羅斯

說到威廉羅斯...我得回憶一下祖父的故事。

目睹巨鯨鱷的人幾乎嚇得魂飛魄散,只有威廉冷靜地裝上最後一把魚叉。他低聲對大海和天空發了誓,後來成為征服海洋之王子的巨擘。

他射出的魚叉正中那頭怪獸的肋間,接著牠迅速潛入波濤中。濃厚的血霧染紅了漆黑的海水,宛如庭院中盛開的玫瑰,但也使得海水變得更加暗沉…

他取下那頭怪獸的骨頭,用來強化「黑峰」、也就是他那艘船的裝甲。「落嘴齒」是一名傳奇人物、 一名真正的海盜英雄。希望他哪天能耳聞我所說的故事,讓他以自己的孫女為榮。

塔格拉

{之前認識}塔格拉...瞭解我的意思嗎?他現在已經對我們這些朋友沒興趣啦。他眼裡只有奈莎那個人魚妹。

我和塔格拉之前在奧瑞拉海岸以走私維生...想起來真令人懷念。當時的我們啜飲著麥酒、享受著微鹹的海風、內心懷抱著自由...雖然我們都名列要犯就是了。

我那時候感覺他已經想上我了,所以就跟他劃清關係。我可不想莫名死於非命。

不過,看在老交情的份上,還是好好幫他這次忙吧。

畢斯特

你說那個無賴?我想畢斯特以為我是個任人上的女人吧。嗯,就當他說的沒錯吧。他的個性還可以,但長相實在讓人很難恭維阿。

他讓我想起祖父威廉羅斯,他生前是個會吟詩的惡徒,比起來,畢斯特不過是個拾人牙慧的傢伙。

嗯哼...

「窈窕曼舞形如影,
輕盈回眸靨似晴;
爭鋒紅顏紛亂起,
潮落赤血波濤盡。」

交易完成

你看起來像個旅行者,要不要看看我從奧瑞亞弄來哪些東西?

你還在準備旅途要用的東西嗎?航海護符或是藥劑都是不錯的選擇。

來,看看不用錢!如果你對其中任何東西有興趣,價格絕對公道!

絕望岩灘

嘿,我還記得你欠我一筆啊!現在想想,你一定有辦法還這筆債吧。

你應該也發現了,那些該死的邪教徒對奧瑞亞的難民船下手。要不是我身為船長的技能這麼出色,應該早就淪落到和他們一樣的遭遇了。比較麻煩的是,溺死的人被浪打到岸上之後,可不會安安份份地躺著。

為了把這些倖存者完好無缺送到目的地,我們也經歷了不少汗水和血淚。如果我就放任他們被那些殭屍生吞活剝,我還稱得上船長嗎?

只要你把絕望岩灘的殭屍們清掉,你的債就一筆勾銷。如果你辦得漂亮,我也不會虧待你。

絕望岩灘

真是悲慘的景象...溺死的奧瑞亞居民們成為不死的奴隸...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很感謝你解放了他們的靈魂。

收下這些東西吧。海洋需要祭品,但它也會對我們賜予。

黑色旗幟

你從祖父的船取回黑旗了?這是...黑峰...它曾經威風四海,現在只剩成堆的朽木和枯骨埋在船舶墓園裡。

怎麼可能會在那個地方?你不會以為是莫薇兒...不!我會說這是不可能的事情!羅斯家族的人不可能會中海妖的陷阱!威廉一定在那附近、 一定是被船員趕下船的!

接下來,你得找個安全的通道去海洋之王礁。說到這個,應該也沒有比黑冠還快的船了吧。身為羅斯家族目前唯一的血脈,我允許你在導航標燒了那面旗幟。我們來證明一下那古老的傳說...看能不能讓那些船隻回到完好的狀態。

這一切都完成後,我會收回黑峰,然後去找我的祖父。他絕對不會就這樣死了,一定還在什麼地方等著我...

海洋之王

我知道那個海洋之王。只要是海盜都會知道吧?滿月的時候,海上就會刮起大浪...我曾經因為這樣折損了一些船員,這些只是讓海洋之王好眠的祭品。

如果他哪天一個不開心,起來興風作浪,可不是開玩笑的。

要是真的發生了,我們這些討海人就是他刀俎上的魚肉了。最可怕的是,女人甚至會懷上他的子嗣...

嗯,我跟你打賭那傢伙就在附近。還有很多人想要逃離奧瑞亞,代表這一行還是有利可圖。只是有個看到女人就要上的海神...任誰想到都不舒服吧。

海洋之王

黑峰又復活啦!唉,我的祖父...壓根兒就不相信莫薇兒會對自己下手...那賤人...!總之,他的靈魂總算又回歸自由了,希望他可以再來和自己心愛的孫女再見一面...

海洋之王死了,你真是我們這些討海人的救星。既然這個水域不會再有那隻該死的巨蟹,不出航...會讓我心癢難搔呢。

只是啊,我得在獅眼守望帶上一陣子,想辦法生一艘船出來。不用對我說抱歉,我會想辦法拐塔格拉陪我的,你就看著吧。

古靈寶石

在你晃來晃去的時候,我已經打獵回來了。我「努力取得」…整船的首飾與珠寶。看看這些戰利品,也許你能發現稀世珍寶,藉著珍寶踏上人生旅程。

古靈寶石

在你晃來晃去的時候,我已經打獵回來了。我「努力取得」…整船的首飾與珠寶。看看這些戰利品,也許你能發現稀世珍寶,藉著珍寶踏上人生旅程。

拯救任務

你在質疑我嗎?為何大海女王莉莉羅斯這麼剛好找到你?沒讓你就此溺死在這陰森之地?我以為答案再明顯不過了。我當然看到了海面血汙,那就像雌海獸生產留下的血水。

所以我們跟著血汙前進,希望發現滿載屍體與閃亮珠寶首飾的船隻。看看我們有何發現?當然是只能在此枯等度日啊。我們最受歡迎的流亡者,你到底是怎麼淪落至此的?

奧瑞亞

別介意,我是真的很在乎。嗯,我想你應該希望我們能在你到奧瑞亞…永久的解決掉那個邪惡的吃人神奇塔弗?但我想請求你。在費歐普羅斯的遺跡內有相當多的寶藏等著我們帶回家。

只要你一句話,我們就立刻前往那裡。

航行至奧瑞亞

準備好了嗎?剛好有個好的頂頭風讓我們開始奪取的聖器。

歡迎

我再次讓你搭乘我的船,所以你欠我另一筆人情債。可是沒關係,我願意放長線釣大魚。將來我還會需要你為我效勞,屆時你就能回報此恩…

好了,加緊腳步,你尚有任務在身,你還得救人弒神,最好趕快行動吧。

班恩

依我看來,班恩才是真正的海妖。即使在他遭受打擊後也依然不變!他渾身肌肉,一頭黃髮…我敢說他那根傢伙比船桅還長,希望你聽得懂我在說什麼…真的很可惜,他也是愚蠢的聖職人員。不過那也不算太糟糕,畢竟莉莉羅斯就是酷愛挑戰。

噢班恩,我敢打賭他會是很厲害的惡魔。穿著制服的男人一般都不會令人失望!不過現在,他跑去變成了令人討厭的'光之神'!但我相信他應該還在裡頭某處吧,這階段要找到他的床邊還真是比我想像中來的困難。看來沒有甚麼東西會使他改變心意了,就算是與未來海盜皇后令人羨慕的一晚!對我來說讓純潔支配一切就像是用水蛭活活把他的血吸乾一樣。他將會錯過這世上所有的情慾和快樂,要是我可不認同。

奇塔弗

對於那個瘋狂怪物,我實在沒什麼好說的。只要那怪物一息尚存,就會繼續危害世人。即便我們與奇塔弗相隔著遼闊海洋,對祂而言也不過是小水漥一攤,完全不放在眼底。

特索塔地圖

現在海洋之王形同俎上肉,他的海底領土古城特索塔任人掠奪。

我祖父曾花費大半航海生涯,試圖找出那座大城的位置。在祖父生病之後,我也踏上牠的後塵,尋找淚之珠…跟人類頭顱一樣大的珍珠,珍珠上刻著海底城市的位置。

我本來差點就能完成祖父遺願,該死的聖堂武僧劫掠船卻襲擊我的船,帶走淚之珠,還把珍珠放進聖物棺。聖物棺就在費歐普羅斯,現在是奪回那耀眼珍珠的最佳時機。

你應該能幫我搶回珍珠吧?我不會讓你白忙一場,也許這能抵掉你欠我的一次人情?

特索塔地圖

流亡者,你果真不同凡響啊!你無法想像我有多渴望重獲這絕美珠寶。出人意料的是,淚之珠保存狀況依然相當完好…聖堂武僧愛偷的首飾通常都狀況不佳。我們會再停留一陣子,可是只要一切就緒,我就會和孫女啟航出發,前往特索塔。

特索塔地圖

流亡者,你果真不同凡響啊!你無法想像我有多渴望重獲這絕美珠寶。出人意料的是,淚之珠保存狀況依然相當完好…聖堂武僧愛偷的首飾通常都狀況不佳。我們會再停留一陣子,可是只要一切就緒,我就會和孫女啟航出發,前往特索塔。

特索塔

特索塔可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有人說特索塔是座城市,但這地方根本就是座屠宰場。

鹹佬親自統治此地,把居民當成自家食品儲藏室的存糧。如果女人沒被他當場吞食,就得替他延續家族血脈─她們淪為他的妻妾,年輕貌美的奈莎也差點落此下場。

大家都知道,海洋之王被迫遷至海底,陷入沉睡,據說其統御的城市也深沉海底。有些人成功逃出崩塌的珊瑚礁岩,展開全新生活,但我認為他們把所有值錢家產都留在原地。

淚珠

現在已是陳年往事了,但他們那時開著私掠船,奪走淚珠並把它收進聖物棺,然後把我扔到該死的奴隸窟。

他們根本不懂淚之珠的用途。那時算我走運,即使日子難熬,也還有其他天涯淪落人願意助我一臂之力。最後我成功逃出奴隸窟,找到聖物棺,想把我的東西偷回來。

天啊,我們確實低估聖堂武僧守衛的數量。只有我毫髮無傷逃走,我的共犯就沒這麼幸運了…他們被放逐到瓦爾克拉斯,就跟你的遭遇極為相似。其實我相信你已見過這些人,他們就是克雷頓、阿莉亞…還有歐克。

古靈寶石

在你晃來晃去的時候,我已經打獵回來了。我「努力取得」…整船的首飾與珠寶。看看這些戰利品,也許你能發現稀世珍寶,藉著珍寶踏上人生旅程。

古靈寶石

在你晃來晃去的時候,我已經打獵回來了。我「努力取得」…整船的首飾與珠寶。看看這些戰利品,也許你能發現稀世珍寶,藉著珍寶踏上人生旅程。

奇塔弗

不知道你是不是準備好灌下一壺麥酒,找個猛男或美女共渡一夜春宵,看你的性取向是什麼。

偉大的奧瑞亞流亡者,回到陷入混亂的費歐普羅斯,了結吃人邪神的性命…這一個精采故事值得讓繆思女神開口詠唱。

好啦,我只能說,恭喜你了,我的朋友。一年前,我永遠不會想到,不久後的某一天,我居然能跟弒神者稱兄道弟。給你個建議,你最好能享樂的時候就好好享樂,給自己放個假,等到奧瑞亞、瓦爾克拉斯或其他地方需要你的時候再出馬。


© 2014-2017.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 128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