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馬拉莫

關於卡爾麗莎

我沒有時間跟你閒話家常。小朋友卡爾麗莎和她的托爾曼剛才跑去貧民窟收集寶石,但是這也太久了。

如果你想待在這邊,就出去幫我們找找,在烏旗守衛發現他們之前,把這對小情侶帶回來。
我曾經對於讓自己流亡到瓦爾克拉斯這件事十分後悔,想回到奧瑞亞安安分分地當一名奴隸;畢竟追求自由總得付出代價。不過,一看到你,我就知道自己作出了正確的選擇。在回歸卡魯族的途中,我總算有了個伴:瑪高之子啊,我們將一同步上勇士之道。

命運將引領我們的汗水和鮮血,在每一日奮戰不懈。小朋友卡爾麗莎和她的托爾曼剛才跑去貧民窟收集寶石,但是這也太久了。

兄弟,請幫我這個忙,在烏旗守衛發現他們之前,把這對小情侶帶回來。
即使與死神如此的親密,妳所踏出的每一步仍散發出優雅的氣息。男士們天生就適合征戰,而身為女性的我們需要比他們更艱辛的鍛鍊。嗯,看來妳和我有很多可以聊的話題,不過現在不應該這樣消磨時間。

小朋友卡爾麗莎和她的托爾曼剛才跑去貧民窟收集寶石,但是這也太久了。

遊俠,請你幫個忙吧。在烏旗守衛發現他們之前,把這對小情侶帶回來。

關於烏旗軍團

神主的烏旗守衛軍團在幾個月前從奧瑞亞來到這個地方,現在烏旗守衛就像死屍上的蛆蟲一樣掃過薩恩的每一個角落。不管他們在找是什麼東西...我想這東西的所在地永遠受人遺忘或許比較好。

托爾曼

看來托爾曼也成了喪心病狂的派蒂手下另一個犧牲者。不過,這對他來說也許是一種解脫。你可以看看派蒂給葛里戈帶來什麼結果。

你還沒找到卡爾麗莎?那她可能在哪邊躲了起來,或是烏旗守衛軍團因為某種考量帶著她一起行動。不管怎麼樣,知道她還活著就還有希望。在這絲希望消滅之前,趕快帶她回來。

關於卡爾麗莎

馬拉莫.帕圖亞感謝你的付出。卡爾麗莎是這個地方的至寶:在這座災難之城裡,她是唯一露出過笑容的流亡者。

不過,事情並沒有就這樣圓滿落幕。在托爾曼回到卡爾麗莎身邊之前,她應該高興不起來。
馬拉莫.帕圖亞感謝你的付出。卡爾麗莎是這個地方的至寶:在這座災難之城裡,她是唯一露出過笑容的流亡者。

不過,事情並沒有就這樣圓滿落幕。在托爾曼回到卡爾麗莎身邊之前,她應該高興不起來。

有些時候我會質疑先祖,為何要將我帶到瓦爾克拉斯?遠離一切我所愛的人事物。看到你證明了它們的決定。當被週遭都是卡魯的時候要成為卡魯很簡單,但是用卡魯的方式穿過奇塔弗王國那真是對於戰士真正的考驗。

幫助我們吧,兄弟。幫我們找到托爾曼。
馬拉莫.帕圖亞感謝你的付出。卡爾麗莎是這個地方的至寶:在這座災難之城裡,她是唯一露出過笑容的流亡者。

不過,事情並沒有就這樣圓滿落幕。在托爾曼回到卡爾麗莎身邊之前,她應該高興不起來。

妳有著女人才具備的魅力,同樣身為女人,我們求妳幫助她找回托爾曼。拜託你了,遊俠。

關於卡爾麗莎

馬拉莫.帕圖亞感謝你的辛勞。為了答謝你讓卡爾麗莎平安歸來,請收下這個。卡爾麗莎是這個地方的至寶:在這座災難之城裡,她是唯一露出過笑容的流亡者。

托爾曼

卡爾麗莎這陣子肯定常會為托爾曼流淚。這也是必須的,畢竟陰暗的風暴宣洩之後才能雨過天晴。

關於賀根

賀根這個人嘴巴講得頭頭是道,但是有頭腦的人很快就會發現他只是信口胡謅。在卡奴,謊言的背影就是死亡,也就是說,我為真誠而生。賀根只會為自己著想,他沒有戰士和魂靈吟唱者的自覺,在我的眼中是隻猴子罷了。我不曉得奧瑞亞怎麼稱呼這種人,但是卡魯族會這麼稱呼「勝之不武」的背信之徒。

葛里戈

葛里戈同時處在兩個世界裡:其中一半注視著在我們眼前的一切,另一半則陷入魂靈和陰影所處的異界。和他講話的時候,你一定要搞清楚是哪一邊的他在和你溝通。

關於淨化叛亂

卡魯族流傳著這個故事:席布魯斯的福爾怎麼和故王岡姆交涉,也同意讓他在戰事後獲得自由。福爾在帝國中心發起淨化叛亂的時候,岡姆砍下了獅眼之主的頭顱,並且佔領了直到海妖海灣為止的南部海岸。那段時間是卡魯族的全盛時期。

關於格拉維奇將軍

格拉維奇要求烏旗守衛得唯命是從...代表他旁邊的手下個個都是唯唯諾諾的窩囊廢,只要沒他的命令就不敢行動。

麻煩你到河岸的另一邊除掉在駐地逍遙度日的格拉維奇,這樣可以讓敵人受到重大的打擊。

關於格拉維奇將軍

你真的展現了鯊魚般的氣魄,勇士!而不像那些只會對落單傷者下手的懦夫。你直接對他們的中心,也就是大將軍帳下手,讓他們跌落海中無所適從。當獵人淪為獵物的時候,只能在你眼前無助地死去!

勇士,收下我的謝禮吧。

關於格拉維奇將軍

你真的展現了鯊魚般的氣魄,勇士,食人鯨般的氣魄!不像那些只會對落單傷者下手的懦夫。你直接對他們的巢穴大將軍帳下手,讓他們跌落海中無所適從。當獵人淪為獵物的時候,只能在你眼前無助地死去!

不朽力量的障礙

不朽者...是薩恩古城的居民,他們在這邊已經存活了好幾百年。如果不去打擾他們,這些傢伙還可以再活上好幾百年。

不過,這不代表他們不會因為外力介入而倒下。你可以試著扳倒他們...不過,說起來很簡單,作起來是另一回事。

渡河

如果我知道怎麼安全抵達河岸的另一邊,我早就把格拉維奇的頭砍下來掛在腰間了。

渡河

原來可以從河道下方的下水道尋路...我應該早點想到這個方法的。不過,聽你提到下水道裡面五花八門的不朽者之後,我很快就打消了自己走一趟的念頭。

如果你能破壞那道障礙,那麼會有一群憤怒的不朽者會朝你撲來:它們以黑暗處為家。對他們來說,河道下方的陰暗下水道應該是他們的天堂。

渡河

看來你找到前往河岸另一端的方法了,非常好,但請跟我保持點距離:下水道的瘴氣加上不朽者的氣味...連我都受不了。在你摸到格拉維奇軍帳的時候,記得千萬不要站在迎風處,否則...。

派蒂

還剩下一個獵物:一個喪失良知、在血池深處邪笑的女巫。勇士,祝你武運亨通。

派蒂

勇士,你終於征服了邪術之女派蒂,真是戰果豐碩啊。我當然不認為戰事就會這樣停歇,但你讓瓦爾克拉斯的所有人可以安心迎接明日的朝陽。

派蒂

勇士,你終於征服了邪術之女派蒂,真是戰果豐碩啊。我當然不認為戰事就會這樣停歇,但你讓瓦爾克拉斯的所有人可以安心迎接明日的朝陽。

別忘了,你也為葛里戈報了一箭之仇,他應該會想和你談談。

派蒂

勇士,你終於征服了邪術之女派蒂,真是戰果豐碩啊。我當然不認為戰事就會這樣停歇,但你讓瓦爾克拉斯的所有人可以安心迎接明日的朝陽。

別忘了,你也為卡爾麗莎報了一箭之仇,她應該會想和你談談。

派蒂

勇士,你終於征服了邪術之女派蒂,真是戰果豐碩啊。我當然不認為戰事就會這樣停歇,但你讓瓦爾克拉斯的所有人可以安心迎接明日的朝陽。

別忘了,你也為卡爾麗莎和葛里戈報了一箭之仇,他們應該會想和你談談。

神主

要殺死像是神主這樣的男人,可是有如我偉大祖先岡姆般的偉績。要是我們還在卡奴我就將你封為{馬坎卡},偉大的戰士。但我們並不在卡奴。我們在死亡之都苟且偷生,在這我能給你的只有我的尊敬。

關於派蒂和神主

你擊敗了強大的敵人。派蒂、神主、驅趕了噩夢。我並不是說戰爭已經結束,但你讓瓦爾克拉斯好不容易有喘息的機會。因為你這片大地能夠再次看見明天的太陽。

關於絲帶線軸

緞帶之軸...為什麼烏旗守衛會放在這一側的河岸,還派重兵守著?這對他們來說很重要嗎?為什麼不乾脆帶回本營?

是的,我剛才只提出問題。你說你在日耀神殿附近找到緞帶之軸?那你可能要去裡面找你想要的答案。

日耀神與月影神

很高興在薩恩看到你。雖然這座城市依舊籠罩在愁雲慘霧裡,但我相信我們還是很有希望的。

月之永恆女神月影和她的姐妹日耀再度崛起,企圖奪回自己原有的一切。兩姐妹力量相當,交會成一條巨流,掃遍前方的障礙。

我們有如困獸,只能坐以待斃。當然,還有日耀寶珠和月影寶珠,不過這既是我們的希望...也是絕路。

日耀之石

我曾經遠眺日耀女神。日耀神珠在她的神廟裡,由最虔誠的信徒陣守著。其中有一名流亡者在喪失理智後,自稱為「曙光」。

你必須從他手中取得日耀神珠,然後放在日耀神的腳邊。

月影之石

我一直都在盯著自稱「暮光」的傢伙,他原本是個流亡者,後來成為神的使徒。暮光帶著月影寶珠放到月影神殿裡,之後就再也沒回來,至少我後來都沒看到他。我相信他一定很執著於那顆寶珠,就一個寶寶珍惜母親的奶頭一樣。如果你希望他清醒點,就把那顆寶珠拿到手,放在月影神的腳邊,我們說不定可以一起解決掉月影神。

日耀與月影之石

你獲得了女神們的力量,讓你已經足以頂天立地。收下這些種子,種在他們腳邊的土地上吧。就我所知,這些寶珠應該會讓日耀神和月影神恢復肉身,讓你可以和他們戰鬥。

那麼,祝你武運昌隆。就像管森林的人會砍掉一些擋路的老樹一樣,為你自己開路吧。

葛里戈

葛里戈就像被孩子拔去翅膀的蝴蝶。即使是修養生息的地方,他也只會不斷重溫痛苦回憶。我們和葛里戈談過後,他和我們談到自己最後的決定:他再也不想承受派蒂給予他的折磨。

他是個戰士和詩人:他探索過未知的境界,最後在尋求解救的過程中壯烈成仁。

卡爾麗莎和托爾曼

死者不會對生者投予憐憫,而生者也已無法對死者表達感情。人們對於自己不瞭解的事物感到恐懼。我瞭解卡爾麗莎。我不是怕她,而是認為她該感到恐懼。

卡爾麗莎和托爾曼

如果我是負責警戒的鴞,你就是充滿勇氣的鷹,用利爪撕裂兇惡的蝮蛇。卡爾麗莎將會帶著這個傷口渡過餘生,但我還是慶幸你沒有讓她為托曼陪葬。

卡爾麗莎或許已經不再對死亡感到興趣,最後會回到生命的懷抱。

古靈軍閥

我當時外出為大家打點野味。我一開始認為自己像隻狡黠的貓,但看到一個景象後,發現自己像隻老鼠:身上鑲有古靈寶石的生物錘打著地面,由他們最強壯的...隊長領導。我知道這些古靈使徒曾是切特斯大帝的貼身侍衛。他們再次復甦,而那個隊長就是他們的領導者。我壓抑住自己的恐懼,發現穀物之門內聚集了一支軍隊。流亡者,你已經為我們作了那麼多事情,再請你幫忙實在說不過去,但還是希望你把那隊長和他的部隊收拾掉,我會非常感謝你。如果那個隊長對我們下手,我覺得我們的死期。

古靈軍閥

我當時外出為大家打點野味。我一開始認為自己像隻狡黠的貓,但看到一個景象後,發現自己像隻老鼠:身上鑲有古靈寶石的生物錘打著地面,由他們最強壯的...隊長領導。我知道這些古靈使徒曾是切特斯大帝的貼身侍衛。他們再次復甦,而那個隊長就是他們的領導者。我壓抑住自己的恐懼,發現穀物之門內聚集了一支軍隊。流亡者,你已經為我們作了那麼多事情,再請你幫忙實在說不過去,但還是希望你把那隊長和他的部隊收拾掉,我會非常感謝你。如果那個隊長對我們下手,我覺得我們的死期。

古靈軍閥

我英勇的鷹又除掉了長草裡的一頭蛇。我會給你獎勵,但我的心中還是有些芥蒂:即使這隊長死了,只要哪個古靈使徒恢復思考能力,他們會不會一起作出可怕的事情?我想到薩恩地底下的洞穴和水道...這些不朽者會不會在地底下發展出另一種的文明?光想到這一點,我就很難安眠。

古靈使徒鬥士

殘暴的他們曾經在這個世界最險惡的時候肆虐這塊土地,這些都是奇術師瑪拉凱的傑作。

切特斯大帝堅信這些部隊為他所有,這些古靈使徒都必須服從於他。不過,在人們推翻他的時候,其中一些古靈使徒倖存。

巨變使這些精兵成為喪失理智的怪物。不過,顯然這隊長還是保有一些領導的能力。

我比較擔心其他士兵會不會從殺戮機器變成更可怕的東西。

日耀神與月影神

你帶給我們自由,這是這個世界最美好的事物。在這些成為神的暴君回歸塵土之後,我們就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不必茍延殘喘了。

薩恩的每一個人都將會感謝你的貢獻。現在,先讓我謝謝你。


© 2014-2018.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227625 NZ: 2018-05-22 02:5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