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奈莎

介紹

我親眼看到妳放倒了西拉克,女巫。雖然你的黑暗技藝讓妳成為被流放的一份子,然而,如果沒有這樣的力量,你也不可能看到明天的太陽了。

我是奈莎。謝謝妳除掉了外面那頭巨大殭屍。在奧瑞亞的時候,我對神秘兮兮的女巫沒有什麼好感,不過既然都來到瓦爾克拉斯,就沒什麼好挑剔的了。
願你安好,來自卡奴的野蠻人。不用那麼驚訝,卡魯族人。我和我父親一直都在為你的族人爭取生存的空間, 他為了自己的理想付出了性命,而我雖然得以倖免,但也讓自己來到這個地方。

我是奈莎。謝謝你除掉了外面那頭名叫西拉克的巨大殭屍。

我們都知道卡魯族的勇猛,但是在處處危機的瓦爾克拉斯生存一定要步步為營。
我在奧瑞亞的時候看過妳:我的父親和守衛們總是趕不上妳的腳步,沒想到妳搬著一大塊鹿肉,還可以和狐狸一樣來無影去無蹤!在我親眼看到妳料理西拉克之後,我相信之前的獵場對妳來說只是小菜一碟。

我是奈莎,謝謝你除掉了外面那頭巨大殭屍。

遊俠,請記得:妳的迅捷是在瓦爾克拉斯活下去的本錢。
我親眼看到妳放倒了西拉克,暗影刺客。雖然你的殺人手法讓你成為被流放的一份子,然而,如果沒有這樣的力量,你也不可能看到明天的太陽了。

我是奈莎,謝謝你除掉了外面那頭巨大殭屍。

在奧瑞亞的時候,我對你們這類人只感到恐懼,所以盡可能和你們保持距離...不過既然都來到瓦爾克拉斯,就沒什麼好挑剔的了。
沒想到會在這個地方見到你。如果奧瑞亞的女孩子們知道自己仰慕的決鬥者離開了她們,一定會抱著棉被痛哭的。還是說,你讓某位仰慕者心碎了,才會在這個地方?

我是奈莎,謝謝你除掉了外面那頭名叫西拉克的巨大殭屍。

雖然在奧瑞亞的時候,我實在不太想正眼看成天只會打打殺殺的你們...不過既然都來到瓦爾克拉斯,就沒什麼好挑剔的了。
「欺神者」─ 我的父親以前這麼稱呼你們。上蒼讓我的父親以及親朋好友都消失在波濤裡...這讓我很好奇:他會給你什麼樣的命運?

我是奈莎,謝謝你除掉了外面那頭名叫西拉克的巨大殭屍。

在奧瑞亞的時候,我一直以為神是眷顧著我的。不過,看來神表達愛的方式非常與眾不同,對吧,聖堂武僧?
歡迎來到另一個世界的家園...至少我們是這麼想。我是奈莎。

妳說剛才放倒的那頭巨大殭屍?他叫作西拉克。妳的運氣不錯,他曾前把更強壯的流亡者生吞活剝。千萬不要以為幸運之神會眷顧妳,祂的力量在瓦爾克拉斯不管用。

不管怎麼說,妳幫我們解決了一個大麻煩,非常謝謝妳。

關於醫藥箱

我幾乎要放棄希望了。這個醫藥箱比任何血清和藥膏還要珍貴。這讓我們知道,我們可以在瓦爾克拉斯做更多事。

我沒有什麼能夠報答你,但是請你收下這些讓我答謝你的恩德。

塔格拉

在這片受到眾神遺棄的海岸上,塔格拉是難得一見的好人。當然,他有些地方確實不太好,但我並不是很在意。如果不是他,我們早就和外面那些「友善」的殭屍作伴了。

獅眼守望

獅眼守望不是什麼豪門府邸,不過也算是我們的地盤。只要你還有手有腳能蹦能跳的,我們這兒就用得著你。

如果你想要出去走走,可以請你幫忙一件事嗎?暮光海灘邊四散的擱淺船骸裡一定找得到醫藥箱。我得照顧很多人的傷勢,而僅靠藥草與海水實在是效果有限。

獅眼守望

獅眼守望不是什麼豪門府邸,不過也算是我們的地盤。只要你還有手有腳能蹦能跳的,我們這兒就用得著你。

派蒂

說到派蒂為什麼會在這地方現身,我只想得到一個理由:這一帶蔓延的「腐病」讓死者無法安息、使野生動物成為凶暴的畸形野獸,而這樣的改變深深吸引著她。

關於恐喙鳥

別跟塔格拉說,但我這輩子還真沒碰過比這噁心的鳥肉。不過,為了活下去,流亡者也沒得選擇。

畢斯特

「梅莉號」為了躲避海盜而在海潮孤島週遭航行。她的組員將在瓦爾克拉斯碰上他們此生最大的威脅:食人族。

畢斯特在船骸裡躲得很好,後來塔格拉把他救了出來,讓他成為船上唯一倖存的人。不知道是受了太大的打擊,還是他天性使然,畢斯特...有點與眾不同。

關於屠夫.布魯特斯

在費歐普羅斯的各個學校裡,布魯特斯是一個常用的懲戒標準,用來抑制不被聖堂教團認可的期望。

布魯特斯曾是公理監獄的典獄長,也是永恆帝國裡最為人畏懼的人之一。據傳他雇用一名女巫改造他,讓他得以獲得永生。他那愚昧的野心使得所有人都成為受害者。

如果事情確實如此,那麼我覺得布魯特斯蠻可憐的:有些人必須為自己的過錯付出難以計數的代價。

如果你堅持從自己的過錯中學到教訓,那麼就收下其中一個吧,這應該可以幫上你。

關於屠夫.布魯特斯

有些人會勇敢地迎接死亡。你是出自對於財富的渴望,還是不忍目睹他的苦難,才送他這一程?不用回答我,你一定心裡有數。

重啟被阻斷的道路

有些人巴望著過了監獄大門會有更好的生活。我可不這麼想。我會待在這裡,盡一切努力讓流亡者們覺得好過一點。

海妖.莫薇兒

船骸之墓再過去就是海妖的海灣,而海妖.莫薇兒就在海灣深處的洞穴裡。

如果放任她不管,她就會食髓知味。

海妖的巢穴

如果你真的想挑戰她,就收下這個吧,這應該可以幫上一點忙。

不過,你不用賭上自己的性命去做這件事:塔格拉跟我已經習慣你待在這裡了。

海妖.莫薇兒

當初聽你說要去找莫薇兒,我還想說你蠢得無可救藥,八成是被死神迷倒了,現在,我有點困惑... 自從莫薇兒死後,我一直都沒睡好,我的夢境裡...出現了很怪的東西。

總之,你擺平了這個海岸的恐懼來源。我們總算可以稍微喘口氣,這也是我們睽違已久的平靜日子。

不過,請你記得:連我們的夢魘都對你敬畏三分的時候,你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

海妖.莫薇兒

當初聽你說要去找莫薇兒,我還想說你蠢得無可救藥,八成是被死神迷倒了,現在,我有點困惑... 自從莫薇兒死後,我一直都沒睡好,我的夢境裡...出現了很怪的東西。

總之,你擺平了這個海岸的恐懼來源。我們總算可以稍微喘口氣,這也是我們睽違已久的平靜日子。

不過,請你記得:連我們的夢魘都對你敬畏三分的時候,你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