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狂人尼科

介紹

這場雨似乎帶來些蟲子!流亡者,別以為我很容易受騙。我已經花很多時間在流亡了解這把匕首指的方向,如果你想嘗試別的,我很樂意在你的方向鏟入它…蟲子。

我正在做一點探勘…這種企業可以讓帥氣的生物有你特殊的「技能組」。別擔心,你不會動道太多泥土的。不,不…當你可以可以敲碎骨頭幹嘛還要敲石頭呢,嗯?

魔暴硫酸

將你帶到我的礦場前,我需要你身上的一些東西。採礦在最佳的時機是很危險的,沒有足夠的光源根本是在自殺。我已經有燈了,但只是沒有動力。有了魔暴硫酸,這些燈就可以運作了。煩人的岩石。臭的像在夏日艷陽下在鯨魚背上腐爛的雞蛋,而它們又比聖宗在倒楣時更不穩定。這話也太狠毒。

我可以明確的聞到有東西在附近。不如你用自己的鼻子找到它,嗯?

魔暴硫酸

啊,真是好東西。流亡者,你的鼻子真靈敏。當你找到更多時,我會馬上過來的。但別碰到它。沒有正確的預防措施,這東西會讓你癲狂。你認為是我自己想穿成這樣?

告訴你 - 不如我們一起來看看我的礦坑吧。來。

魔暴硫酸

啊,真是好東西。流亡者,你的鼻子真靈敏。當你找到更多時,我會馬上過來的。但別碰到它。沒有正確的預防措施,這東西會讓你癲狂。你認為是我自己想穿成這樣?

告訴你 - 不如我們一起來看看我的礦坑吧。來。

壁痕之牆

你有炸開牆壁吧?你完好如初的回來了!不錯。希望你在另一邊找到不錯的寶物。

那麼流亡者,這邊差不多就是這樣了。很簡單吧。所以…為了我們再去找更多礦石吧,嗯?

碧藍礦坑

雖然不是瓦爾克拉斯最美的景點,但只要你待在光線裡相對來說是安全和溫和的。反正從來也就沒有關心過好的風景。比較想要待在舒適的室內吧。瓦爾克拉斯上不是所有的室內都沒有住滿了嗜血的食人族吧,嗯?

碧藍礦坑

嗯…以為我早些時候在那裡聽到過你。因為我沒看到你所以去檢查了一下,果然,你不在那裡。我可以發誓在那裡聽到了一些聲音。

碧藍礦坑

我想他們回來了,流亡者。那個聲音。我可以聽到他們在下面跟我對話。只是呢喃,這裡和那裡。低語和摩擦。想他們被埋在深處。無法講出任何話,但我可以感受他們的情緒。他們很不開心。一點也不。

碧藍礦坑

一層接著一層。這就是我們如何建造。薩恩被建造於瓦爾遺跡上。瓦爾用深淵的骨頭建造。骨頭下面有什麼,流亡者?

我還是可以聽到他們在下面的聲音,地面嘎嘎作響,扒著石頭。他們想要出去。想要奪取我們所有。想殺了我們。想要折磨我們。

碧藍礦坑

還要持續的挖啊,流亡者。繼續挖!要讓他們出來。要停止吱吱叫。他們太吵了,流亡者。而且他們都很憤怒。對著我們怒號。但不了解他們的語言。如果他們可以安靜一點,或許就可以完成更多了。

你如何忍受噪音的,流亡者?他們該死的噪音讓我無法思考。希望有人可以讓他們…消失。

黑暗

這些牆內的黑暗是超自然的。 即使有光線存在它也不會消逝...它會撤退。就像一隻活著的野獸。如果我是你,我不會離燈太遠。

黑暗

我們越深入,更多的黑暗使我害怕。我從沒看過這樣的東西,我也不希望再看到它。待在光線裡,流亡者,除非你想死。

黑暗

它在那邊,流亡者。正在看著我們。已經包圍我們了。你能感受它嗎?黑暗想要我們的肉體。想要像先前來的人一樣吞噬我們。某種東西在為養它。某種東西…或某人。

黑暗

你可聽到他們嗎,流亡者?他們被鎖在下面。黑暗囚禁了他們…作為誘餌,試圖誘拐我們離開光線。但我們不蠢,對吧,流亡者?母湯喔…我們不會輕易被黑暗所誘惑。

黑暗

他們在呼喚我們…他們又再呼喚我們了,流亡者。我們必須回覆他們,找到他們。讓他們自由。他們需要我們的幫忙,流亡者。你要快點。黑暗正在把我們包圍,流亡者。它相當的飢餓。它舔拭我們的心靈、品嘗我們的恐懼。舔舔舔!但只有一種味道,流亡者。現在只有一種味道。

魔暴製電機

已經研究這台機器的開關好多年了。但沒有礦坑中的稀有素材很難測試機器是不是成功了。但你現在來了,可以改變現狀。

這小妞可以把你在裡面找到的碧藍礦變成閃光和炸藥。有足夠的碧藍礦,我可以讓事情變得更有效率。可以持有更多硫酸,和可以製造更多閃光和炸藥。

魔暴製電機

她是不是讓人印象深刻呢?這就是潛伏號獲得動力的地方,和讓光在下面持續發光的原因。

在下面找到些碧藍礦,你可以將它投進這裡面,將會產出致命的東西。或是明亮的東西,如果你比較喜歡這樣。

魔暴製電機

有正確的素材,你可以用我的機器做出非常好的東西。投入大量的精力讓它做到最好。

老實說…我覺得有人想要玩弄它。可能想要偷我的設計。

Over My Dead Body,嗯?

魔暴製電機

告訴我,你覺得哪個更有價值:這台機器,或它製造的動力和光線?我猜你已經知道答案了。他們有笨到以為可以從我這邊奪走它嗎?

就算他們拿到了也不會使用。需要碧藍礦,而且他們深埋餘黑暗中。即使是他們也不會笨到想要在下面遊蕩…哈!就是喜歡看他們犯蠢。

魔暴製電機

這機器比我的生命還值錢。甚至比我們還值錢,它應該如此嗎,流亡者。現今沒有任何男人或女人可以再做出一個她。但他們仍會嘗試。喔,他們一定會。他們會向雞蛋一樣把她打碎敲開。讓她行駛過地面後回到礦坑中。回到那黑暗。將她吞噬。

我不會讓這件事發生的。我會殺了任何試圖靠進奪取她的人。即使那人是你,流亡者。你。

地下古城

正個永恆帝國建造在瓦爾的廢墟上,所以不意外我們在下面會碰到瓦爾遺跡。但看到一些其它的蹤跡。不是永恆帝國,也不是瓦爾。我以為我碰到古瓦爾的葬地,直到我發現這邊有許多骸骨…他們習慣用來作成建築。雖然我不是歷史學家,但不曾聽過瓦爾有用過人骨做成建築。

地下古城

當你夠深入的時候別太驚訝你被瓦爾遺跡包圍。整個永恆帝國都是建立於他們的遺址上。甚至會看到一些被詛咒的死濕徘徊在走道。但如果你看到…其他遺址…最好注意你自己。沒人可以安順的蒐集那麼多骨頭。

地下古城

你在下面會穿過許多遺跡。永恆帝國、瓦爾和…其它。你看到他們就知道了。到處都是骸骨。骨頭的牆。柱子。一堆一堆一堆的。都不同大小。小孩大小的骨頭。瓦爾就是那麼嗜血和無情,但他們比之前來的東西還好了。一旦我看到他就不會在深入了。希望我不會是第一個走到那麼深。

地下古城

你有聽到他們在下面走動嗎?瓦爾鎖在他們自己的廢墟中,持續的磨擦著牆壁和地面。帝國已經殞落數千年了,但他們仍活著。總知死的不夠透徹。他們在我們下面,但他們下面又是什麼呢?我知當…你可以聽到他們骨頭的咯咯聲嗎,流亡者?引誘著我們越來越深入,進入他們的骸骨坑洞?有什麼在骸骨下面,流亡者?有什麼東西在骸骨下面?

地下古城

永恆帝國遺產在瓦爾廢墟之上。瓦爾廢墟在活死人墓上。越來越下面。一層接一層。一年接一年。從不停止建造,所以我們也從不停止往下挖,嗯?只是時間的問題,直到我們也死了,流亡者。你知道有什麼秘密會跟著我們進棺材?有什麼秘密必須公諸於世呢?嘻嘻嘻…我知道喔,流亡者。那你呢?

普洛斯彼羅

成堆的黃金,嗯?這不是黃金礦,所以聽起來是你誤闖了前往普洛斯彼羅的古神殿。任何值得拿到他的礦鹽的人都知道普洛斯彼羅。甚至可能有與他做過財富和生命的交易。普洛斯彼羅的追隨者認為兩者或多或少可以互通。如果你相信這話,我有一個會飛的恐喙鳥可以賣給你。

普洛斯彼羅

以為大部分的古邪教都隨者永恆帝國逝去,但聽起來似乎你找到前往普洛斯彼羅的神殿。他應該是掌管所有地球上的事物。礦工為他留下了供品。他們應該是希望普洛斯彼羅可以保護他們免於坍方。或爆炸。或毒器外洩。

我有提過這個工作有多危險嗎?

普洛斯彼羅

骯髒的交易都深埋餘地底。這就是為什麼這下面有成堆的黃金。

普洛斯彼羅

他們想要和普洛斯彼羅做筆交易。這就是為什麼你在下面會看到黃金。有人想要遠離黑暗命運。把他們的財富全都付出了。但它還在那,所以…財富之神必須要被滿足。否則神就不現身。有許多神話和恐不來嚇小朋友,榨乾那些瘋子和蠢人。我沒那麼笨吧,是吧?不…一點都不笨。

普洛斯彼羅

黃金對死人有什麼用處?如果你不能移動或呼吸就無法花費黃金。無法放在你最好的口袋中,對吧?閃耀礦石之神,普洛斯彼羅!他會讓你在下面活著…但有代價。不管怎樣,這就是他們所說。這就是他們一直在說的事。一直告訴我要給更多。付出我的收藏們。但我有從它那獲得什麼嗎?他們無法證明我還沒死吧?無法證明我們還沒死透!到我死前,這些礦石都是我的。

如果普洛斯彼羅那麼想要他們,可以自己來拿啊…嘿嘿嘿…好奇神的血嚐起來是什麼味道。

奧瑞亞

在奧瑞亞成長。曾經熱愛這座城市…耗盡我的青春在週圍的樹林尋找硫酸。沒人知道要怎麼處理這個東西,但聖宗對它有更貪婪的慾望。他們正在建造邪惡的東西需要用它當作動力。我為自己做了非常健康的生活作息,直到...

好吧,這麼說好了,曾經有段時間我認為我是…先知。聖宗對那些聲稱自己是先知的人都很不友善。把我關在瘋人院中,但我自己找到逃出來的路。聖宗對難民比對那些假先知還要痛恨,所以我現在在這啦,在永恆帝國的瓦礫堆中到處翻找。

奧瑞亞

如果你知道如何處理魔暴硫酸而不會炸掉你的雙手的方法,你在奧瑞亞就發達了。如你所見,我的女朋友都還在。賣了成堆的硫酸給聖宗。知道比起問他們要它來做什麼還好。但當那些不在場的人開始談論我時,我不知道最好跟聖宗尋求幫助。

逃出聖宗所經營的精神難所?比你想的還要簡單。比你在躲避聖宗的追尋時還要簡單。他們把我遣送至瓦爾克拉斯時馬上就找到我了。遺忘我的存在比幫助我擺脫那個聲音還要簡單,嗯?

奧瑞亞

可能聽到了聖宗在回到奧瑞亞後做了所有奇怪的實驗,嗯?也可能是看到了這邊的結果。需要大量的動力才能做到像這樣,我想像…它確實發生我曾經是那種力量的供應商。我知道在奧瑞亞沒人可以處理魔暴硫酸。賣這東西給聖宗賺了不少錢。

當我開始聽到一些事情…人們…我向聖宗尋求幫助。我以為他們會向最喜愛的礦工伸出援手。但他們反而將我關了起來!我!關在該死的精神病院!應該收買他們,但我選擇挖洞出去。當他們抓到我並試圖把我運送至瓦爾克拉斯時,我應該要收買他們,但我那時腦袋不清楚了。現在可能也是。

奧瑞亞

賣魔暴硫酸給聖宗讓我賺了不少錢。不知道他們要它幹嘛,但也不難猜。幾年前我開始聽到…他們。一個聲音。它在跟我講話。告訴我身旁人們的事情。一些我不該知道的事。秘密。美麗又暴利的秘密。

我去找聖宗並且告訴他們我所知道的事。我被告知的事情。是誰在談論它。該死的聖宗不相信我。把我鎖在…監獄!但我的信使告訴我如何逃出。告訴我要挖。挖挖挖。挖出我的自由路。聖宗知道後相當生氣,不不。他派了軍隊來追捕我。把我丟上了前往瓦爾克拉斯的奴隸船,讓我在那邊腐爛,我有嗎,流亡者?我現在比以前更加健康了,哈哈哈。

奧瑞亞

嘿嘿嘿,他們以為他們可以讓老尼科安息了。以為我會死在外面。以為我會保守聖宗那骯髒的秘密!但我還活著。持續挖走他們漂亮的礦石,就像我以前在奧瑞亞的時候。但他們不會拿到任何、該死的、礦石。

他們以為他們可以把我鎖在黑暗的房間遠離憤怒的聲音,但我逃出來了。穿著滿是鮮血的囚衣跑過大廣場。血跡到處都是。他們一定是跟著我的血跡找到我的。但他們無法殺了我,對吧。必須要把我遣送到被詛咒的大陸等死。覺得他們還是沒放棄追捕我,流亡者?用我的方式派小間諜給他們?

或許我們可以把他們餵給黑暗。

邀請至藏身處

這也不錯,流亡者。

介紹

這場雨似乎帶來些蟲子!流亡者,別以為我很容易受騙。我已經花很多時間在流亡了解這把匕首指的方向,如果你想嘗試別的,我很樂意在你的方向鏟入它…蟲子。

我正在做一點探勘…這種企業可以讓帥氣的生物有你特殊的「技能組」。別擔心,你不會動道太多泥土的。不,不…當你可以可以敲碎骨頭幹嘛還要敲石頭呢,嗯?

魔暴硫酸

啊,真是好東西。流亡者,你的鼻子真靈敏。當你找到更多時,我會馬上過來的。但別碰到它。沒有正確的預防措施,這東西會讓你癲狂。你認為是我自己想穿成這樣?

告訴你 - 不如我們一起來看看我的礦坑吧。來。

魔暴硫酸

啊,真是好東西。流亡者,你的鼻子真靈敏。當你找到更多時,我會馬上過來的。但別碰到它。沒有正確的預防措施,這東西會讓你癲狂。你認為是我自己想穿成這樣?

告訴你 - 不如我們一起來看看我的礦坑吧。來。

魔暴硫酸

曾經是用來幫聖宗挖掘東西。不知道為什麼它們需要那麼多的動力。但也沒興趣找出原因。我知道越少他們的事情越好。當我的腦袋思考不清時,我會停止挖掘。聽到或看到不該存在的東西。但現在好多了。

魔暴硫酸

過一下你就會習慣這味道了。甚至可能會想念它。神奇的礦石,硫酸。只能在靠近地表的地方找到它。想不到有其他礦石像它一樣。

它…這有趣的特性讓它處理起來很棘手。沒有很多人會想要或需要它。也沒有很多人能夠忍受它的味道。這讓我在瘋人院中一段時間能如魚得水。大部分比現在好,大部分。

魔暴硫酸

真得很愛這東西。這重量、這觸感…讓我的手和腦發抖,就像他們被數以百計的螞蟻覆蓋。需要更多更多來維持礦坑的光線,對於我來說是沒問題的。

魔暴硫酸

我有很長一段時間被這麼多硫酸所環繞。忘記了它給我的感覺。強悍!但…也忘了有多少人想要它。他們叫得多大聲。他們在尋找它。可能會殺了我奪走它。將我撕裂,蹂躪我的皮膚。他們也會對你這麼做的,流亡者。

魔暴硫酸

他們一定跟在它後面,流亡者。想要我們美麗的小礦石。像一群狼把我們包圍。像礦坑底部的黑暗。想要把我們都吃了並奪走我們的礦石。但我們還有最後的大笑。我們說:「哈!」。哈!哈!

硫酸是我們的。用我們漂亮的小礦石把光線投射進黑暗中。帶領我們越來越深入未知與無法理解的地方。

越來越靠近…他們。

奧瑞亞

在奧瑞亞成長。曾經熱愛這座城市…耗盡我的青春在週圍的樹林尋找硫酸。沒人知道要怎麼處理這個東西,但聖宗對它有更貪婪的慾望。他們正在建造邪惡的東西需要用它當作動力。我為自己做了非常健康的生活作息,直到...

好吧,這麼說好了,曾經有段時間我認為我是…先知。聖宗對那些聲稱自己是先知的人都很不友善。把我關在瘋人院中,但我自己找到逃出來的路。聖宗對難民比對那些假先知還要痛恨,所以我現在在這啦,在永恆帝國的瓦礫堆中到處翻找。

奧瑞亞

如果你知道如何處理魔暴硫酸而不會炸掉你的雙手的方法,你在奧瑞亞就發達了。如你所見,我的女朋友都還在。賣了成堆的硫酸給聖宗。知道比起問他們要它來做什麼還好。但當那些不在場的人開始談論我時,我不知道最好跟聖宗尋求幫助。

逃出聖宗所經營的精神難所?比你想的還要簡單。比你在躲避聖宗的追尋時還要簡單。他們把我遣送至瓦爾克拉斯時馬上就找到我了。遺忘我的存在比幫助我擺脫那個聲音還要簡單,嗯?

奧瑞亞

可能聽到了聖宗在回到奧瑞亞後做了所有奇怪的實驗,嗯?也可能是看到了這邊的結果。需要大量的動力才能做到像這樣,我想像…它確實發生我曾經是那種力量的供應商。我知道在奧瑞亞沒人可以處理魔暴硫酸。賣這東西給聖宗賺了不少錢。

當我開始聽到一些事情…人們…我向聖宗尋求幫助。我以為他們會向最喜愛的礦工伸出援手。但他們反而將我關了起來!我!關在該死的精神病院!應該收買他們,但我選擇挖洞出去。當他們抓到我並試圖把我運送至瓦爾克拉斯時,我應該要收買他們,但我那時腦袋不清楚了。現在可能也是。

奧瑞亞

賣魔暴硫酸給聖宗讓我賺了不少錢。不知道他們要它幹嘛,但也不難猜。幾年前我開始聽到…他們。一個聲音。它在跟我講話。告訴我身旁人們的事情。一些我不該知道的事。秘密。美麗又暴利的秘密。

我去找聖宗並且告訴他們我所知道的事。我被告知的事情。是誰在談論它。該死的聖宗不相信我。把我鎖在…監獄!但我的信使告訴我如何逃出。告訴我要挖。挖挖挖。挖出我的自由路。聖宗知道後相當生氣,不不。他派了軍隊來追捕我。把我丟上了前往瓦爾克拉斯的奴隸船,讓我在那邊腐爛,我有嗎,流亡者?我現在比以前更加健康了,哈哈哈。

奧瑞亞

嘿嘿嘿,他們以為他們可以讓老尼科安息了。以為我會死在外面。以為我會保守聖宗那骯髒的秘密!但我還活著。持續挖走他們漂亮的礦石,就像我以前在奧瑞亞的時候。但他們不會拿到任何、該死的、礦石。

他們以為他們可以把我鎖在黑暗的房間遠離憤怒的聲音,但我逃出來了。穿著滿是鮮血的囚衣跑過大廣場。血跡到處都是。他們一定是跟著我的血跡找到我的。但他們無法殺了我,對吧。必須要把我遣送到被詛咒的大陸等死。覺得他們還是沒放棄追捕我,流亡者?用我的方式派小間諜給他們?

或許我們可以把他們餵給黑暗。

怪人

你…沒有碰巧看到他吧?帶面具的男子,充滿惡臭的汙血和野獸。走到我身邊。告訴我,結局即將到來,就如我所不知。著他的臉大笑。跟我說我傻了,所以我離開去找一些炸藥...告訴他我是多麼愚蠢。我只離開一下下,但我回來的時候他已經離開了。

他回來時,我會在這裡。等著給他禮物。蹦!哈哈哈哈。

魔暴製電機

做得漂亮,流亡者。製電機已經滿載。是時候往更遠的地方探險了,啊?
做得漂亮,流亡者。製電機已經滿載。是時候往更遠的地方探險了,啊?

魔暴製電機

這個有許多能量,但製電機已經到上限了。你去趟礦坑如何?
這個有許多能量,但製電機已經到上限了。你去趟礦坑如何?

魔暴製電機

現在沒有足夠的空間,製電機已經滿載了,但我拿總比其他人拿走好。
現在沒有足夠的空間,製電機已經滿載了,但我拿總比其他人拿走好。

魔暴製電機

你想要讓製電機過載嗎?東西已經滿了。已經快漫出來了!不如你用一些我們蒐集到的硫酸。
你想要讓製電機過載嗎?東西已經滿了。已經快漫出來了!不如你用一些我們蒐集到的硫酸。

魔暴製電機

那麼好的硫酸,都是我的。製電機已經裝滿硫酸了。就算我想也無法在更裝更多了!來看看啊,流亡者!來看看!
那麼好的硫酸,都是我的。製電機已經裝滿硫酸了。就算我想也無法在更裝更多了!來看看啊,流亡者!來看看!

介紹

這場雨似乎帶來些蟲子!流亡者,別以為我很容易受騙。我已經花很多時間在流亡了解這把匕首指的方向,如果你想嘗試別的,我很樂意在你的方向鏟入它…蟲子。

我正在做一點探勘…這種企業可以讓帥氣的生物有你特殊的「技能組」。別擔心,你不會動道太多泥土的。不,不…當你可以可以敲碎骨頭幹嘛還要敲石頭呢,嗯?

魔暴硫酸

啊,真是好東西。流亡者,你的鼻子真靈敏。當你找到更多時,我會馬上過來的。但別碰到它。沒有正確的預防措施,這東西會讓你癲狂。你認為是我自己想穿成這樣?

告訴你 - 不如我們一起來看看我的礦坑吧。來。

魔暴硫酸

啊,真是好東西。流亡者,你的鼻子真靈敏。當你找到更多時,我會馬上過來的。但別碰到它。沒有正確的預防措施,這東西會讓你癲狂。你認為是我自己想穿成這樣?

告訴你 - 不如我們一起來看看我的礦坑吧。來。

魔暴硫酸

曾經是用來幫聖宗挖掘東西。不知道為什麼它們需要那麼多的動力。但也沒興趣找出原因。我知道越少他們的事情越好。當我的腦袋思考不清時,我會停止挖掘。聽到或看到不該存在的東西。但現在好多了。

魔暴硫酸

過一下你就會習慣這味道了。甚至可能會想念它。神奇的礦石,硫酸。只能在靠近地表的地方找到它。想不到有其他礦石像它一樣。

它…這有趣的特性讓它處理起來很棘手。沒有很多人會想要或需要它。也沒有很多人能夠忍受它的味道。這讓我在瘋人院中一段時間能如魚得水。大部分比現在好,大部分。

魔暴硫酸

真得很愛這東西。這重量、這觸感…讓我的手和腦發抖,就像他們被數以百計的螞蟻覆蓋。需要更多更多來維持礦坑的光線,對於我來說是沒問題的。

魔暴硫酸

我有很長一段時間被這麼多硫酸所環繞。忘記了它給我的感覺。強悍!但…也忘了有多少人想要它。他們叫得多大聲。他們在尋找它。可能會殺了我奪走它。將我撕裂,蹂躪我的皮膚。他們也會對你這麼做的,流亡者。

魔暴硫酸

他們一定跟在它後面,流亡者。想要我們美麗的小礦石。像一群狼把我們包圍。像礦坑底部的黑暗。想要把我們都吃了並奪走我們的礦石。但我們還有最後的大笑。我們說:「哈!」。哈!哈!

硫酸是我們的。用我們漂亮的小礦石把光線投射進黑暗中。帶領我們越來越深入未知與無法理解的地方。

越來越靠近…他們。

奧瑞亞

在奧瑞亞成長。曾經熱愛這座城市…耗盡我的青春在週圍的樹林尋找硫酸。沒人知道要怎麼處理這個東西,但聖宗對它有更貪婪的慾望。他們正在建造邪惡的東西需要用它當作動力。我為自己做了非常健康的生活作息,直到...

好吧,這麼說好了,曾經有段時間我認為我是…先知。聖宗對那些聲稱自己是先知的人都很不友善。把我關在瘋人院中,但我自己找到逃出來的路。聖宗對難民比對那些假先知還要痛恨,所以我現在在這啦,在永恆帝國的瓦礫堆中到處翻找。

奧瑞亞

如果你知道如何處理魔暴硫酸而不會炸掉你的雙手的方法,你在奧瑞亞就發達了。如你所見,我的女朋友都還在。賣了成堆的硫酸給聖宗。知道比起問他們要它來做什麼還好。但當那些不在場的人開始談論我時,我不知道最好跟聖宗尋求幫助。

逃出聖宗所經營的精神難所?比你想的還要簡單。比你在躲避聖宗的追尋時還要簡單。他們把我遣送至瓦爾克拉斯時馬上就找到我了。遺忘我的存在比幫助我擺脫那個聲音還要簡單,嗯?

奧瑞亞

可能聽到了聖宗在回到奧瑞亞後做了所有奇怪的實驗,嗯?也可能是看到了這邊的結果。需要大量的動力才能做到像這樣,我想像…它確實發生我曾經是那種力量的供應商。我知道在奧瑞亞沒人可以處理魔暴硫酸。賣這東西給聖宗賺了不少錢。

當我開始聽到一些事情…人們…我向聖宗尋求幫助。我以為他們會向最喜愛的礦工伸出援手。但他們反而將我關了起來!我!關在該死的精神病院!應該收買他們,但我選擇挖洞出去。當他們抓到我並試圖把我運送至瓦爾克拉斯時,我應該要收買他們,但我那時腦袋不清楚了。現在可能也是。

奧瑞亞

賣魔暴硫酸給聖宗讓我賺了不少錢。不知道他們要它幹嘛,但也不難猜。幾年前我開始聽到…他們。一個聲音。它在跟我講話。告訴我身旁人們的事情。一些我不該知道的事。秘密。美麗又暴利的秘密。

我去找聖宗並且告訴他們我所知道的事。我被告知的事情。是誰在談論它。該死的聖宗不相信我。把我鎖在…監獄!但我的信使告訴我如何逃出。告訴我要挖。挖挖挖。挖出我的自由路。聖宗知道後相當生氣,不不。他派了軍隊來追捕我。把我丟上了前往瓦爾克拉斯的奴隸船,讓我在那邊腐爛,我有嗎,流亡者?我現在比以前更加健康了,哈哈哈。

奧瑞亞

嘿嘿嘿,他們以為他們可以讓老尼科安息了。以為我會死在外面。以為我會保守聖宗那骯髒的秘密!但我還活著。持續挖走他們漂亮的礦石,就像我以前在奧瑞亞的時候。但他們不會拿到任何、該死的、礦石。

他們以為他們可以把我鎖在黑暗的房間遠離憤怒的聲音,但我逃出來了。穿著滿是鮮血的囚衣跑過大廣場。血跡到處都是。他們一定是跟著我的血跡找到我的。但他們無法殺了我,對吧。必須要把我遣送到被詛咒的大陸等死。覺得他們還是沒放棄追捕我,流亡者?用我的方式派小間諜給他們?

或許我們可以把他們餵給黑暗。

怪人

你…沒有碰巧看到他吧?帶面具的男子,充滿惡臭的汙血和野獸。走到我身邊。告訴我,結局即將到來,就如我所不知。著他的臉大笑。跟我說我傻了,所以我離開去找一些炸藥...告訴他我是多麼愚蠢。我只離開一下下,但我回來的時候他已經離開了。

他回來時,我會在這裡。等著給他禮物。蹦!哈哈哈哈。

魔暴製電機

做得漂亮,流亡者。製電機已經滿載。是時候往更遠的地方探險了,啊?
做得漂亮,流亡者。製電機已經滿載。是時候往更遠的地方探險了,啊?

魔暴製電機

這個有許多能量,但製電機已經到上限了。你去趟礦坑如何?
這個有許多能量,但製電機已經到上限了。你去趟礦坑如何?

魔暴製電機

現在沒有足夠的空間,製電機已經滿載了,但我拿總比其他人拿走好。
現在沒有足夠的空間,製電機已經滿載了,但我拿總比其他人拿走好。

魔暴製電機

你想要讓製電機過載嗎?東西已經滿了。已經快漫出來了!不如你用一些我們蒐集到的硫酸。
你想要讓製電機過載嗎?東西已經滿了。已經快漫出來了!不如你用一些我們蒐集到的硫酸。

魔暴製電機

那麼好的硫酸,都是我的。製電機已經裝滿硫酸了。就算我想也無法在更裝更多了!來看看啊,流亡者!來看看!
那麼好的硫酸,都是我的。製電機已經裝滿硫酸了。就算我想也無法在更裝更多了!來看看啊,流亡者!來看看!

與尼科交談

欸?喔。我現在很忙。
欸?喔。我現在很忙。
欸?喔。我現在很忙。

介紹

這場雨似乎帶來些蟲子!流亡者,別以為我很容易受騙。我已經花很多時間在流亡了解這把匕首指的方向,如果你想嘗試別的,我很樂意在你的方向鏟入它…蟲子。

我正在做一點探勘…這種企業可以讓帥氣的生物有你特殊的「技能組」。別擔心,你不會動道太多泥土的。不,不…當你可以可以敲碎骨頭幹嘛還要敲石頭呢,嗯?

碧藍礦坑

看起來很破爛?別光用礦坑的入口外觀就評判它。永恆帝國曾經從這堆石礫中找出各種上等貨,但他們並沒有我的秘密武器。

在礦坑裡的是我那嘰嘎作響的潛伏號。拿一個古永恆帝國的刑具並…重新找到它的用途。喔,它還是可以像剝水過一樣把你的皮扒掉,但幸運的是它不會這樣做。取而代之的是,它會鋪設由魔暴硫酸提供動力的電線。提醒你,你之後會想要了解更多。

在我旁邊的小妞?是我的驕傲和成就。用燃料和純淨的硫酸餵養它。它能夠偵察隱藏在地底下的一些稀有素材,並將它們轉化為光源和爆炸物。

不如你前往地下跟著這台小騷貨找到碧藍礦脈,嗯?

碧藍礦坑

小妞。看看那個亮光。在黑暗中光輝像是藍色的餘燼。我的機器可以把這些岩石變成有點用的東西,但你現在持有的數量還不夠多。當你找到足夠的碧藍礦時再回來吧,嗯?

閃光和炸藥

小妞。看看那個亮光。在黑暗中光輝像是藍色的餘燼。我的機器可以把這些岩石變成有點用的東西。你在下面可能需要額外的光線,不如你把一些閃光放在一起。

礦坑同時也充滿著死胡同和一些應該死透了的生物,所以當你在裡面時記得要有炸藥。對付上面兩種狀況應該足夠了。

壁痕之牆

你拿到了兩個搶手的東西。你要記住不要把它們搞混了。不想要幫你收屍…但我想你被炸個粉碎也好過在下面的黑暗中迷路。

我建議你在下面探險時帶一些炸藥和閃光。潛伏號會引導你到大的礦脈,但投擲閃光到漆黑的地方有機會出現小小的寶藏。

因為這座礦脈已經存在很久了,所有容易撿取的東西都已經被偷走了。可能需要你自己作一些開挖才能找到真貴的東西。

下面有些看起來有裂痕的牆壁。計算好放置炸藥的位置可以將這些牆壁炸個粉碎。你為什麼不鼓起勇氣,嗯?你在另一邊找到任何東西我都會讓你留著的。

壁痕之牆

你有炸開牆壁吧?你完好如初的回來了!不錯。希望你在另一邊找到不錯的寶物。

那麼流亡者,這邊差不多就是這樣了。很簡單吧。所以…為了我們再去找更多礦石吧,嗯?

碧藍礦坑

雖然不是瓦爾克拉斯最美的景點,但只要你待在光線裡相對來說是安全和溫和的。反正從來也就沒有關心過好的風景。比較想要待在舒適的室內吧。瓦爾克拉斯上不是所有的室內都沒有住滿了嗜血的食人族吧,嗯?

碧藍礦坑

嗯…以為我早些時候在那裡聽到過你。因為我沒看到你所以去檢查了一下,果然,你不在那裡。我可以發誓在那裡聽到了一些聲音。

碧藍礦坑

我想他們回來了,流亡者。那個聲音。我可以聽到他們在下面跟我對話。只是呢喃,這裡和那裡。低語和摩擦。想他們被埋在深處。無法講出任何話,但我可以感受他們的情緒。他們很不開心。一點也不。

碧藍礦坑

一層接著一層。這就是我們如何建造。薩恩被建造於瓦爾遺跡上。瓦爾用深淵的骨頭建造。骨頭下面有什麼,流亡者?

我還是可以聽到他們在下面的聲音,地面嘎嘎作響,扒著石頭。他們想要出去。想要奪取我們所有。想殺了我們。想要折磨我們。

碧藍礦坑

還要持續的挖啊,流亡者。繼續挖!要讓他們出來。要停止吱吱叫。他們太吵了,流亡者。而且他們都很憤怒。對著我們怒號。但不了解他們的語言。如果他們可以安靜一點,或許就可以完成更多了。

你如何忍受噪音的,流亡者?他們該死的噪音讓我無法思考。希望有人可以讓他們…消失。

黑暗

這些牆內的黑暗是超自然的。 即使有光線存在它也不會消逝...它會撤退。就像一隻活著的野獸。如果我是你,我不會離燈太遠。

黑暗

我們越深入,更多的黑暗使我害怕。我從沒看過這樣的東西,我也不希望再看到它。待在光線裡,流亡者,除非你想死。

黑暗

它在那邊,流亡者。正在看著我們。已經包圍我們了。你能感受它嗎?黑暗想要我們的肉體。想要像先前來的人一樣吞噬我們。某種東西在為養它。某種東西…或某人。

黑暗

你可聽到他們嗎,流亡者?他們被鎖在下面。黑暗囚禁了他們…作為誘餌,試圖誘拐我們離開光線。但我們不蠢,對吧,流亡者?母湯喔…我們不會輕易被黑暗所誘惑。

黑暗

他們在呼喚我們…他們又再呼喚我們了,流亡者。我們必須回覆他們,找到他們。讓他們自由。他們需要我們的幫忙,流亡者。你要快點。黑暗正在把我們包圍,流亡者。它相當的飢餓。它舔拭我們的心靈、品嘗我們的恐懼。舔舔舔!但只有一種味道,流亡者。現在只有一種味道。

魔暴製電機

已經研究這台機器的開關好多年了。但沒有礦坑中的稀有素材很難測試機器是不是成功了。但你現在來了,可以改變現狀。

這小妞可以把你在裡面找到的碧藍礦變成閃光和炸藥。有足夠的碧藍礦,我可以讓事情變得更有效率。可以持有更多硫酸,和可以製造更多閃光和炸藥。

魔暴製電機

她是不是讓人印象深刻呢?這就是潛伏號獲得動力的地方,和讓光在下面持續發光的原因。

在下面找到些碧藍礦,你可以將它投進這裡面,將會產出致命的東西。或是明亮的東西,如果你比較喜歡這樣。

魔暴製電機

有正確的素材,你可以用我的機器做出非常好的東西。投入大量的精力讓它做到最好。

老實說…我覺得有人想要玩弄它。可能想要偷我的設計。

Over My Dead Body,嗯?

魔暴製電機

告訴我,你覺得哪個更有價值:這台機器,或它製造的動力和光線?我猜你已經知道答案了。他們有笨到以為可以從我這邊奪走它嗎?

就算他們拿到了也不會使用。需要碧藍礦,而且他們深埋餘黑暗中。即使是他們也不會笨到想要在下面遊蕩…哈!就是喜歡看他們犯蠢。

魔暴製電機

這機器比我的生命還值錢。甚至比我們還值錢,它應該如此嗎,流亡者。現今沒有任何男人或女人可以再做出一個她。但他們仍會嘗試。喔,他們一定會。他們會向雞蛋一樣把她打碎敲開。讓她行駛過地面後回到礦坑中。回到那黑暗。將她吞噬。

我不會讓這件事發生的。我會殺了任何試圖靠進奪取她的人。即使那人是你,流亡者。你。

地下古城

正個永恆帝國建造在瓦爾的廢墟上,所以不意外我們在下面會碰到瓦爾遺跡。但看到一些其它的蹤跡。不是永恆帝國,也不是瓦爾。我以為我碰到古瓦爾的葬地,直到我發現這邊有許多骸骨…他們習慣用來作成建築。雖然我不是歷史學家,但不曾聽過瓦爾有用過人骨做成建築。

地下古城

當你夠深入的時候別太驚訝你被瓦爾遺跡包圍。整個永恆帝國都是建立於他們的遺址上。甚至會看到一些被詛咒的死濕徘徊在走道。但如果你看到…其他遺址…最好注意你自己。沒人可以安順的蒐集那麼多骨頭。

地下古城

你在下面會穿過許多遺跡。永恆帝國、瓦爾和…其它。你看到他們就知道了。到處都是骸骨。骨頭的牆。柱子。一堆一堆一堆的。都不同大小。小孩大小的骨頭。瓦爾就是那麼嗜血和無情,但他們比之前來的東西還好了。一旦我看到他就不會在深入了。希望我不會是第一個走到那麼深。

地下古城

你有聽到他們在下面走動嗎?瓦爾鎖在他們自己的廢墟中,持續的磨擦著牆壁和地面。帝國已經殞落數千年了,但他們仍活著。總知死的不夠透徹。他們在我們下面,但他們下面又是什麼呢?我知當…你可以聽到他們骨頭的咯咯聲嗎,流亡者?引誘著我們越來越深入,進入他們的骸骨坑洞?有什麼在骸骨下面,流亡者?有什麼東西在骸骨下面?

地下古城

永恆帝國遺產在瓦爾廢墟之上。瓦爾廢墟在活死人墓上。越來越下面。一層接一層。一年接一年。從不停止建造,所以我們也從不停止往下挖,嗯?只是時間的問題,直到我們也死了,流亡者。你知道有什麼秘密會跟著我們進棺材?有什麼秘密必須公諸於世呢?嘻嘻嘻…我知道喔,流亡者。那你呢?

普洛斯彼羅

成堆的黃金,嗯?這不是黃金礦,所以聽起來是你誤闖了前往普洛斯彼羅的古神殿。任何值得拿到他的礦鹽的人都知道普洛斯彼羅。甚至可能有與他做過財富和生命的交易。普洛斯彼羅的追隨者認為兩者或多或少可以互通。如果你相信這話,我有一個會飛的恐喙鳥可以賣給你。

普洛斯彼羅

以為大部分的古邪教都隨者永恆帝國逝去,但聽起來似乎你找到前往普洛斯彼羅的神殿。他應該是掌管所有地球上的事物。礦工為他留下了供品。他們應該是希望普洛斯彼羅可以保護他們免於坍方。或爆炸。或毒器外洩。

我有提過這個工作有多危險嗎?

普洛斯彼羅

骯髒的交易都深埋餘地底。這就是為什麼這下面有成堆的黃金。

普洛斯彼羅

他們想要和普洛斯彼羅做筆交易。這就是為什麼你在下面會看到黃金。有人想要遠離黑暗命運。把他們的財富全都付出了。但它還在那,所以…財富之神必須要被滿足。否則神就不現身。有許多神話和恐不來嚇小朋友,榨乾那些瘋子和蠢人。我沒那麼笨吧,是吧?不…一點都不笨。

普洛斯彼羅

黃金對死人有什麼用處?如果你不能移動或呼吸就無法花費黃金。無法放在你最好的口袋中,對吧?閃耀礦石之神,普洛斯彼羅!他會讓你在下面活著…但有代價。不管怎樣,這就是他們所說。這就是他們一直在說的事。一直告訴我要給更多。付出我的收藏們。但我有從它那獲得什麼嗎?他們無法證明我還沒死吧?無法證明我們還沒死透!到我死前,這些礦石都是我的。

如果普洛斯彼羅那麼想要他們,可以自己來拿啊…嘿嘿嘿…好奇神的血嚐起來是什麼味道。

奧瑞亞

在奧瑞亞成長。曾經熱愛這座城市…耗盡我的青春在週圍的樹林尋找硫酸。沒人知道要怎麼處理這個東西,但聖宗對它有更貪婪的慾望。他們正在建造邪惡的東西需要用它當作動力。我為自己做了非常健康的生活作息,直到...

好吧,這麼說好了,曾經有段時間我認為我是…先知。聖宗對那些聲稱自己是先知的人都很不友善。把我關在瘋人院中,但我自己找到逃出來的路。聖宗對難民比對那些假先知還要痛恨,所以我現在在這啦,在永恆帝國的瓦礫堆中到處翻找。

奧瑞亞

如果你知道如何處理魔暴硫酸而不會炸掉你的雙手的方法,你在奧瑞亞就發達了。如你所見,我的女朋友都還在。賣了成堆的硫酸給聖宗。知道比起問他們要它來做什麼還好。但當那些不在場的人開始談論我時,我不知道最好跟聖宗尋求幫助。

逃出聖宗所經營的精神難所?比你想的還要簡單。比你在躲避聖宗的追尋時還要簡單。他們把我遣送至瓦爾克拉斯時馬上就找到我了。遺忘我的存在比幫助我擺脫那個聲音還要簡單,嗯?

奧瑞亞

可能聽到了聖宗在回到奧瑞亞後做了所有奇怪的實驗,嗯?也可能是看到了這邊的結果。需要大量的動力才能做到像這樣,我想像…它確實發生我曾經是那種力量的供應商。我知道在奧瑞亞沒人可以處理魔暴硫酸。賣這東西給聖宗賺了不少錢。

當我開始聽到一些事情…人們…我向聖宗尋求幫助。我以為他們會向最喜愛的礦工伸出援手。但他們反而將我關了起來!我!關在該死的精神病院!應該收買他們,但我選擇挖洞出去。當他們抓到我並試圖把我運送至瓦爾克拉斯時,我應該要收買他們,但我那時腦袋不清楚了。現在可能也是。

奧瑞亞

賣魔暴硫酸給聖宗讓我賺了不少錢。不知道他們要它幹嘛,但也不難猜。幾年前我開始聽到…他們。一個聲音。它在跟我講話。告訴我身旁人們的事情。一些我不該知道的事。秘密。美麗又暴利的秘密。

我去找聖宗並且告訴他們我所知道的事。我被告知的事情。是誰在談論它。該死的聖宗不相信我。把我鎖在…監獄!但我的信使告訴我如何逃出。告訴我要挖。挖挖挖。挖出我的自由路。聖宗知道後相當生氣,不不。他派了軍隊來追捕我。把我丟上了前往瓦爾克拉斯的奴隸船,讓我在那邊腐爛,我有嗎,流亡者?我現在比以前更加健康了,哈哈哈。

奧瑞亞

嘿嘿嘿,他們以為他們可以讓老尼科安息了。以為我會死在外面。以為我會保守聖宗那骯髒的秘密!但我還活著。持續挖走他們漂亮的礦石,就像我以前在奧瑞亞的時候。但他們不會拿到任何、該死的、礦石。

他們以為他們可以把我鎖在黑暗的房間遠離憤怒的聲音,但我逃出來了。穿著滿是鮮血的囚衣跑過大廣場。血跡到處都是。他們一定是跟著我的血跡找到我的。但他們無法殺了我,對吧。必須要把我遣送到被詛咒的大陸等死。覺得他們還是沒放棄追捕我,流亡者?用我的方式派小間諜給他們?

或許我們可以把他們餵給黑暗。

光線範圍

你走的越深,越會感受到幽閉恐懼感。就像黑暗要吞噬你。這是有可能的喔,流亡者。它或許想要勒死你。該是時候該從這些光線在擠出更多好處了。如果你有足夠的碧藍礦,可以在製電機好好升級光線。

光線範圍

第一點看到它時我以為是自己在幻想。這黑暗…正在擠壓它。真希望是我自己想像的,但…你走的越深,它的擠壓就越強烈。你應該要將一些你的碧藍礦用在製電機上改良我們的光線,讓它更亮。

光線範圍

你看過它了。我就是知道。在深處的黑暗…它正在逐漸壯大。壓迫光線。但沒有光我們就無法存活,你能嗎?需要給它一點顏色瞧瞧。用一些你蒐集的碧藍礦讓光線更明亮,不然你就快沒有空間可以移動了。

光線範圍

你完成了,流亡者。你現在終於完成了。看看黑暗都徘徊在光旁,等待推倒你。你走的越深,它就越強。朝著光線推進。只有一條反擊的路,流亡者。更亮的光!用礦石在製電機升級光線。看看黑暗有什麼反應,嗯?嘿嘿嘿。

光線範圍

黑暗來找你了,流亡者。你走的越深,它對光線的推擠就越強。你也無法阻止它。只能透過加強光線的亮度來減緩它。有製電機的幫忙它們會越來越亮。這樣夠嗎?你無從而知!

黑暗抗性

在這個深度探險是很危險的,流亡者。不是在說那些該死的怪獸 -- 如果以你目前的狀態被拉進黑暗的話,你會馬上被撕成碎片。建議你應該要用一些碧藍礦來讓你和黑暗隔絕。雖然不能完全的保護你,但…你不會死那麼快。製電機會幫你照料好這方面的事,只要你有礦石。那麼…繼續吧。

黑暗抗性

不久前我深入礦坑的速度太快。我那時追逐著閃耀的財寶。迷失了我的光。被拖進黑暗中。感覺就像我的皮膚正從內部被吞噬著。我很幸運的能夠逃回來。你走的越深,黑暗殺死你的速度就越迅速。你必須在製電機隔離你自己。多少碧藍礦都不值得你送命。

黑暗抗性

他現在生氣了,流亡者。黑暗生氣了。他很氣你在裡面還活蹦亂跳。它想要你死,你走的越深,它就越強。別讓它逮到你。在製電機那用些碧藍礦來讓你與隔絕於它。僱用你不是為了想讓你變成黑暗的食物。

黑暗抗性

看看你自己。看來你已經做好面對所有在這礦坑深處的任何東西了,是吧?覺得你身上的裝備可以讓你活命?哈!黑暗根本不怕你的裝備。它很強的,流亡者。比你還強。唯一讓你能夠活命的就是用碧藍礦來隔絕你和黑暗。換作我是你就會這樣做。製電機會照你的。假如你願意,你可以像其他人一樣送頭給黑暗,嘿嘿嘿。

黑暗抗性

感覺到飢餓的陰霾了嗎? 所有在適當的時候。黑暗比以往都更加飢餓。比以往都更加飢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滿足它。你只能讓自己對它嚐起來像腐爛的味道。在製電機上使用你的一些礦石,也許,我說也許,你會活久一咪咪。嘿嘿嘿。

怪人

你…沒有碰巧看到他吧?帶面具的男子,充滿惡臭的汙血和野獸。走到我身邊。告訴我,結局即將到來,就如我所不知。著他的臉大笑。跟我說我傻了,所以我離開去找一些炸藥...告訴他我是多麼愚蠢。我只離開一下下,但我回來的時候他已經離開了。

他回來時,我會在這裡。等著給他禮物。蹦!哈哈哈哈。

邀請至藏身處

這也不錯,流亡者。

介紹

這場雨似乎帶來些蟲子!流亡者,別以為我很容易受騙。我已經花很多時間在流亡了解這把匕首指的方向,如果你想嘗試別的,我很樂意在你的方向鏟入它…蟲子。

我正在做一點探勘…這種企業可以讓帥氣的生物有你特殊的「技能組」。別擔心,你不會動道太多泥土的。不,不…當你可以可以敲碎骨頭幹嘛還要敲石頭呢,嗯?

魔暴硫酸

將你帶到我的礦場前,我需要你身上的一些東西。採礦在最佳的時機是很危險的,沒有足夠的光源根本是在自殺。我已經有燈了,但只是沒有動力。有了魔暴硫酸,這些燈就可以運作了。煩人的岩石。臭的像在夏日艷陽下在鯨魚背上腐爛的雞蛋,而它們又比聖宗在倒楣時更不穩定。這話也太狠毒。

我可以明確的聞到有東西在附近。不如你用自己的鼻子找到它,嗯?

與尼科交談

欸?喔。我現在很忙。
欸?喔。我現在很忙。
欸?喔。我現在很忙。

潛伏號

這就是潛伏號。它能夠偵察隱藏在這裡的一些貴重物品,但是需要你花力氣才能找到它們。告訴它你想要去哪裡,你在到達目的地前要活著啊。潛伏號會一路燃燒硫酸,我們不是硫酸做的,所以請小心選擇。

還是你跟著它前往附近的碧藍礦脈,嗯?要確保你待在潛伏號的光線附近。相信我…你不會想要被拖入黑暗中。

潛伏號

這就是潛伏號。它能夠偵察隱藏在這裡的一些貴重物品,但是需要你花力氣才能找到它們。告訴它你想要去哪裡,你在到達目的地前要活著啊。潛伏號會一路燃燒硫酸,我們不是硫酸做的,所以請小心選擇。

還是你跟著它前往附近的碧藍礦脈,嗯?要確保你待在潛伏號的光線附近。相信我…你不會想要被拖入黑暗中。

壁痕之牆

你有炸開牆壁吧?你完好如初的回來了!不錯。希望你在另一邊找到不錯的寶物。

那麼流亡者,這邊差不多就是這樣了。很簡單吧。所以…為了我們再去找更多礦石吧,嗯?

碧藍礦坑

雖然不是瓦爾克拉斯最美的景點,但只要你待在光線裡相對來說是安全和溫和的。反正從來也就沒有關心過好的風景。比較想要待在舒適的室內吧。瓦爾克拉斯上不是所有的室內都沒有住滿了嗜血的食人族吧,嗯?

碧藍礦坑

嗯…以為我早些時候在那裡聽到過你。因為我沒看到你所以去檢查了一下,果然,你不在那裡。我可以發誓在那裡聽到了一些聲音。

碧藍礦坑

我想他們回來了,流亡者。那個聲音。我可以聽到他們在下面跟我對話。只是呢喃,這裡和那裡。低語和摩擦。想他們被埋在深處。無法講出任何話,但我可以感受他們的情緒。他們很不開心。一點也不。

碧藍礦坑

一層接著一層。這就是我們如何建造。薩恩被建造於瓦爾遺跡上。瓦爾用深淵的骨頭建造。骨頭下面有什麼,流亡者?

我還是可以聽到他們在下面的聲音,地面嘎嘎作響,扒著石頭。他們想要出去。想要奪取我們所有。想殺了我們。想要折磨我們。

碧藍礦坑

還要持續的挖啊,流亡者。繼續挖!要讓他們出來。要停止吱吱叫。他們太吵了,流亡者。而且他們都很憤怒。對著我們怒號。但不了解他們的語言。如果他們可以安靜一點,或許就可以完成更多了。

你如何忍受噪音的,流亡者?他們該死的噪音讓我無法思考。希望有人可以讓他們…消失。

黑暗

這些牆內的黑暗是超自然的。 即使有光線存在它也不會消逝...它會撤退。就像一隻活著的野獸。如果我是你,我不會離燈太遠。

黑暗

我們越深入,更多的黑暗使我害怕。我從沒看過這樣的東西,我也不希望再看到它。待在光線裡,流亡者,除非你想死。

黑暗

它在那邊,流亡者。正在看著我們。已經包圍我們了。你能感受它嗎?黑暗想要我們的肉體。想要像先前來的人一樣吞噬我們。某種東西在為養它。某種東西…或某人。

黑暗

你可聽到他們嗎,流亡者?他們被鎖在下面。黑暗囚禁了他們…作為誘餌,試圖誘拐我們離開光線。但我們不蠢,對吧,流亡者?母湯喔…我們不會輕易被黑暗所誘惑。

黑暗

他們在呼喚我們…他們又再呼喚我們了,流亡者。我們必須回覆他們,找到他們。讓他們自由。他們需要我們的幫忙,流亡者。你要快點。黑暗正在把我們包圍,流亡者。它相當的飢餓。它舔拭我們的心靈、品嘗我們的恐懼。舔舔舔!但只有一種味道,流亡者。現在只有一種味道。

地下古城

正個永恆帝國建造在瓦爾的廢墟上,所以不意外我們在下面會碰到瓦爾遺跡。但看到一些其它的蹤跡。不是永恆帝國,也不是瓦爾。我以為我碰到古瓦爾的葬地,直到我發現這邊有許多骸骨…他們習慣用來作成建築。雖然我不是歷史學家,但不曾聽過瓦爾有用過人骨做成建築。

地下古城

當你夠深入的時候別太驚訝你被瓦爾遺跡包圍。整個永恆帝國都是建立於他們的遺址上。甚至會看到一些被詛咒的死濕徘徊在走道。但如果你看到…其他遺址…最好注意你自己。沒人可以安順的蒐集那麼多骨頭。

地下古城

你在下面會穿過許多遺跡。永恆帝國、瓦爾和…其它。你看到他們就知道了。到處都是骸骨。骨頭的牆。柱子。一堆一堆一堆的。都不同大小。小孩大小的骨頭。瓦爾就是那麼嗜血和無情,但他們比之前來的東西還好了。一旦我看到他就不會在深入了。希望我不會是第一個走到那麼深。

地下古城

你有聽到他們在下面走動嗎?瓦爾鎖在他們自己的廢墟中,持續的磨擦著牆壁和地面。帝國已經殞落數千年了,但他們仍活著。總知死的不夠透徹。他們在我們下面,但他們下面又是什麼呢?我知當…你可以聽到他們骨頭的咯咯聲嗎,流亡者?引誘著我們越來越深入,進入他們的骸骨坑洞?有什麼在骸骨下面,流亡者?有什麼東西在骸骨下面?

地下古城

永恆帝國遺產在瓦爾廢墟之上。瓦爾廢墟在活死人墓上。越來越下面。一層接一層。一年接一年。從不停止建造,所以我們也從不停止往下挖,嗯?只是時間的問題,直到我們也死了,流亡者。你知道有什麼秘密會跟著我們進棺材?有什麼秘密必須公諸於世呢?嘻嘻嘻…我知道喔,流亡者。那你呢?

普洛斯彼羅

成堆的黃金,嗯?這不是黃金礦,所以聽起來是你誤闖了前往普洛斯彼羅的古神殿。任何值得拿到他的礦鹽的人都知道普洛斯彼羅。甚至可能有與他做過財富和生命的交易。普洛斯彼羅的追隨者認為兩者或多或少可以互通。如果你相信這話,我有一個會飛的恐喙鳥可以賣給你。

普洛斯彼羅

以為大部分的古邪教都隨者永恆帝國逝去,但聽起來似乎你找到前往普洛斯彼羅的神殿。他應該是掌管所有地球上的事物。礦工為他留下了供品。他們應該是希望普洛斯彼羅可以保護他們免於坍方。或爆炸。或毒器外洩。

我有提過這個工作有多危險嗎?

普洛斯彼羅

骯髒的交易都深埋餘地底。這就是為什麼這下面有成堆的黃金。

普洛斯彼羅

他們想要和普洛斯彼羅做筆交易。這就是為什麼你在下面會看到黃金。有人想要遠離黑暗命運。把他們的財富全都付出了。但它還在那,所以…財富之神必須要被滿足。否則神就不現身。有許多神話和恐不來嚇小朋友,榨乾那些瘋子和蠢人。我沒那麼笨吧,是吧?不…一點都不笨。

普洛斯彼羅

黃金對死人有什麼用處?如果你不能移動或呼吸就無法花費黃金。無法放在你最好的口袋中,對吧?閃耀礦石之神,普洛斯彼羅!他會讓你在下面活著…但有代價。不管怎樣,這就是他們所說。這就是他們一直在說的事。一直告訴我要給更多。付出我的收藏們。但我有從它那獲得什麼嗎?他們無法證明我還沒死吧?無法證明我們還沒死透!到我死前,這些礦石都是我的。

如果普洛斯彼羅那麼想要他們,可以自己來拿啊…嘿嘿嘿…好奇神的血嚐起來是什麼味道。

奧瑞亞

在奧瑞亞成長。曾經熱愛這座城市…耗盡我的青春在週圍的樹林尋找硫酸。沒人知道要怎麼處理這個東西,但聖宗對它有更貪婪的慾望。他們正在建造邪惡的東西需要用它當作動力。我為自己做了非常健康的生活作息,直到...

好吧,這麼說好了,曾經有段時間我認為我是…先知。聖宗對那些聲稱自己是先知的人都很不友善。把我關在瘋人院中,但我自己找到逃出來的路。聖宗對難民比對那些假先知還要痛恨,所以我現在在這啦,在永恆帝國的瓦礫堆中到處翻找。

奧瑞亞

如果你知道如何處理魔暴硫酸而不會炸掉你的雙手的方法,你在奧瑞亞就發達了。如你所見,我的女朋友都還在。賣了成堆的硫酸給聖宗。知道比起問他們要它來做什麼還好。但當那些不在場的人開始談論我時,我不知道最好跟聖宗尋求幫助。

逃出聖宗所經營的精神難所?比你想的還要簡單。比你在躲避聖宗的追尋時還要簡單。他們把我遣送至瓦爾克拉斯時馬上就找到我了。遺忘我的存在比幫助我擺脫那個聲音還要簡單,嗯?

奧瑞亞

可能聽到了聖宗在回到奧瑞亞後做了所有奇怪的實驗,嗯?也可能是看到了這邊的結果。需要大量的動力才能做到像這樣,我想像…它確實發生我曾經是那種力量的供應商。我知道在奧瑞亞沒人可以處理魔暴硫酸。賣這東西給聖宗賺了不少錢。

當我開始聽到一些事情…人們…我向聖宗尋求幫助。我以為他們會向最喜愛的礦工伸出援手。但他們反而將我關了起來!我!關在該死的精神病院!應該收買他們,但我選擇挖洞出去。當他們抓到我並試圖把我運送至瓦爾克拉斯時,我應該要收買他們,但我那時腦袋不清楚了。現在可能也是。

奧瑞亞

賣魔暴硫酸給聖宗讓我賺了不少錢。不知道他們要它幹嘛,但也不難猜。幾年前我開始聽到…他們。一個聲音。它在跟我講話。告訴我身旁人們的事情。一些我不該知道的事。秘密。美麗又暴利的秘密。

我去找聖宗並且告訴他們我所知道的事。我被告知的事情。是誰在談論它。該死的聖宗不相信我。把我鎖在…監獄!但我的信使告訴我如何逃出。告訴我要挖。挖挖挖。挖出我的自由路。聖宗知道後相當生氣,不不。他派了軍隊來追捕我。把我丟上了前往瓦爾克拉斯的奴隸船,讓我在那邊腐爛,我有嗎,流亡者?我現在比以前更加健康了,哈哈哈。

奧瑞亞

嘿嘿嘿,他們以為他們可以讓老尼科安息了。以為我會死在外面。以為我會保守聖宗那骯髒的秘密!但我還活著。持續挖走他們漂亮的礦石,就像我以前在奧瑞亞的時候。但他們不會拿到任何、該死的、礦石。

他們以為他們可以把我鎖在黑暗的房間遠離憤怒的聲音,但我逃出來了。穿著滿是鮮血的囚衣跑過大廣場。血跡到處都是。他們一定是跟著我的血跡找到我的。但他們無法殺了我,對吧。必須要把我遣送到被詛咒的大陸等死。覺得他們還是沒放棄追捕我,流亡者?用我的方式派小間諜給他們?

或許我們可以把他們餵給黑暗。

從藏身處解雇

ㄅㄅ!

與尼科交談

欸?喔。我現在很忙。
欸?喔。我現在很忙。
欸?喔。我現在很忙。

與尼科交談

欸?喔。我現在很忙。
欸?喔。我現在很忙。
欸?喔。我現在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