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歐優恩

介紹

鮮血和榮耀之途引領你來到此處。我們馬拉克斯人瞭解這個旅途,但我們為自己部族而戰,這是我們的{血脈}。

你只為自己而戰,只顧及自己的安危。那是你的力量。愛情是恐懼的溫床,而你沒有這樣的弱點,因此除掉了山中的巨獸。達拉女士這麼跟我說。

她對你很有信心,決鬥者。不過我們有個問題:馬拉克斯人也能信任你嗎?
你處決了「它」之後,頭也不回的回到我們這裡。雖然我們都為戰場而生,但馬拉克斯人和你不同。

我們為了生存而戰,你則是為了自己的野心而戰。不過,這也讓你比我們還瞭解山中的巨獸,也讓你能順利戰勝它。達拉女士這麼跟我說。

她對你很有信心,暗影刺客。不過我們有個問題:馬拉克斯人也能信任你嗎?
不論是你還是我們所敬仰的神引領你來到統治者之殿,結果都一樣。

雖然你對於聖語可說是盲從,但盲人永遠不會在黑暗中迷途。你成功戰勝了山中的巨獸。達拉女士這麼跟我說。

她對你很有信心,聖堂武僧。不過我們有個問題:馬拉克斯人也能信任你嗎?
同樣身為女性的妳來到此處,不過你和我們明顯不同。

我們讓自己專注於傳統和戰爭,而你則是讓自己沉浸在奇術和恐懼中,不過這也讓你成功戰勝了山中的野獸。達拉女士這麼跟我說。

她對你很有信心,女巫。不過我們有個問題:馬拉克斯人也能信任你嗎?
馬拉克斯人曾經和卡魯人一同對抗腐化勢力。

看來現在我們該一起完成當初的志業。在我們的協助下,你成功戰勝了山中的巨獸。達拉女士這麼跟我說。

她對你很有信心,野蠻人。不過我們有個問題:馬拉克斯人也能信任你嗎?
雖然我們來自不同的家鄉和文化,我還是認得一名充滿熱忱的女性。你不但為自己的生存而戰,也為自己稱為「家」的荒野奮鬥。

不過,你不像我們受拘束於思想和傳統,因此你成功戰勝了山中的巨獸。達拉女士這麼跟我說。

她對你很有信心,遊俠。不過我們有個問題:馬拉克斯人也能信任你嗎?
我眼前有一位擁有強健身心的女性。你有著絲克瑪的特質、戰士的優雅,但在注視你的雙眼後,我找不到自己所知的一切。

這很好:讓無法理解的人去毀滅未知的事物,因此你成功戰勝了山中的巨獸。達拉女士這麼跟我說。

她對你很有信心,貴族。不過我們有個問題:馬拉克斯人也能信任你嗎?

紅旗

絲克瑪迪虛瑞特當時把巨獸拘禁在他那礦坑深處的黑暗巢穴裡。

巨獸不應受到拘禁,而是應該受到摧毀。迪虛瑞特雖然英勇,卻也缺乏勇氣這麼做。

而經過兩百年的封關固守後,僅存的這系{血脈}也缺乏力量。不過,你不是迪虛瑞特,也不歸屬於我們,你不會再重蹈我們的覆轍。

迪虛瑞特的旗幟會破除封印、開啟礦坑。在她敗給了枯骨皇帝福爾後,這面旗幟便被奪走。

沿樓梯往西南方走,前往乾涸湖岸。打從大老遠你就能聞到枯骨皇帝的氣味,所以應該不難找到才是。

帶迪虛瑞特的旗幟回來,你就可以隨心所欲地踏進黑暗裡。

紅旗

一陣風捎來碎骨的氣味...看來你也瞭解怎麼處理夢魘的精英們。

將迪虛瑞特的旗幟插在礦坑入口之後,她的封印就會解除,裡面就會成為你的獵場。

紅旗

門扉已開、黑暗的呢喃呼喚著...出發吧,詛咒破除者。

迪虛瑞特

過去,馬拉克斯人在迪虛瑞特的旗幟下團結一致。但後來出現腐化的...疫病和風暴。

迪虛瑞特率領著這系{血脈}奇亞托終結巨獸的詛咒。在即將抵達黑暗之域的隘口時,她遲疑了。

或許她看到岡姆國王有去無回,也可能是夢魘吞噬了迪虛瑞特的勇氣。

總之,她決定不進山裡除掉巨獸。她封起了礦坑,讓這系{血脈}成為統治者之殿的守護者。

暴風、疫病...他們克服了各種難關。至於這是完全靠他們自己,還是憑藉著迪虛瑞特所施加封印,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我可以確定一件事:迪虛瑞特發誓堅守這些礦坑時,她只是換了個詛咒。

福爾

當這系{血脈}帶著恐喙來到此地時,福爾和他的「爪牙」們就一直榨取著馬拉克斯人的生命。

戰爭充滿了野蠻:即使割下他們的舌頭、把他們開腸剖肚,甚至是讓他們面目全非,他們依舊渴望著鮮血、戰鬥和征服。

岡姆

我們從這片土地學習一切。在迪虛瑞特封起這些礦坑,並讓這系{血脈}定居於此山的二十餘年前,岡姆和他的戰士們早已闖了進去。

後來就再也沒有人知道岡姆的行蹤。說不定他已經死了,或是他希望自己已經死了。在福爾異變之後,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

岡姆

我們從這片土地學習一切。在迪虛瑞特封起這些礦坑,並讓這系{血脈}定居於此山的二十餘年前,岡姆和他的戰士們早已闖了進去。

後來就再也沒有人知道岡姆的行蹤。現在我們知道原因了。他已經成為夢魘的手下,而福爾則是在更早之前就淪陷。看來巨獸很懂得利用沙場名將啊。

岡姆

我得到消息:你讓岡姆得到安息。

破咒者...現在又是傳奇終結者。你的英名就像爬上恐喙的蝨子一般多啊。

關於瑪拉凱

相信你是對的,破咒者。

你完成我們辦不到的事情。你殺了一頭寄宿在古人心靈裡的生物。

在過去三百年裡,福爾、德瑞索、岡姆、迪虛瑞特...是瓦爾克拉斯最傑出的人物。在他們倒下的地方,你昂首挺立。你成為英雄之首,而瓦爾克拉斯應滿懷感激地向你致敬。

我和這系{血脈}在此向你致謝。我們因為恐懼和身不由己的責任而受到流放。我們將會回到任我們馳騁的地方、回歸原本的生活。

破咒者、自由之星...感謝!

佩塔盧斯和芙安珈

我會和我認為派得上用場的人結為盟友。我們觀察過烏旗守衛和流亡者的一舉一動,不過一切都交由佩塔盧斯和芙安珈來評斷。

這一系{血脈}在過去兩百多年來都未曾和外界流通。既然外界發現了我們,我們也該好好探索這個世界。

奇菈

奇菈是迪虛瑞特的女兒,他們的親情甚篤。

她對於{血脈}忠心耿耿,讓人印象深刻,不過她的記性實在不怎麼樣。

達蘇尼

達蘇尼在誕生那天起便已腐化。

以馬拉克斯人的傳統,這樣一個不潔的孩子應該留在月光灑下的原野上,讓眾神領養他。不過,眾神並沒有在那一晚帶走達蘇尼。

這系{血脈}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現在我們知道原因了。

達蘇尼在兩個世界裡打轉:我們所在的光明世界以及巨獸的黑暗世界。他是我們在黑暗中的哨兵。如果沒有了他,我們完全無法掌握關於夢魘的一切。

當你不瞭解自己的敵人,你就不應該出擊。

達拉夫人

達拉希望巨獸毀滅。不過原因何在?為什麼一個夢魘會要另一個夢魘的命?

這個問題很有趣,不過實在不怎麼重要。就像每天太陽都會升起降落,所以我們不會想探究其中的原因。

達拉夫人

達拉步入礦坑前,只對我說了一句話:「愛人正等著我。」

不知道為什麼,我這輩子沒有聽過比這幾個字另我更害怕的話語。

達拉夫人

達拉的希望可能已經破碎了,不過我們還抱持著希望...就寄託在你身上啊,破咒者!

達蘇尼說你隨時都可以刺穿那巨獸的內臟。達拉已經善盡自己的責任,現在輪到你上場了。

找出讓達拉一直掛在嘴邊的瑪拉凱吧。如果我的理解沒有錯,他就是巨獸之心。殺了他,夢魘的軀體就會跟著潰散。

迪虛瑞特

是的,達蘇尼向我提到迪虛瑞特出現在礦坑裡,不過一直無法解釋為什麼她會在那個地方。就我們對夢魘的瞭解而言,這又是一個難題。

無論她是怎麼進去的,我都不會想為了拯救他賭上自己的{部下}。就算她仍然有血有肉,我還是會作出一樣的決定。

她已經不是我們的絲克瑪了,而我們也已經善盡緬懷先賢的責任。奇菈不會接受,不過她的反抗只限於文字。我是她的絲克瑪,她不得冒犯我。

嗯,有機會的話就放了迪虛瑞特吧。讓她回歸瓦斯提里的土地倒是還好,不過如果她已經有了手下就不妙了。

迪虛瑞特

感謝你讓迪虛瑞特受到這樣的禮遇。眾人會謹記你的善行。

德瑞索

德瑞索嗎?是的,佩塔盧斯曾經提過他。有個問題讓人比較感覺不自在:

究竟是什麼方法可以讓一位已經辭世百餘年的人成為統治者之殿地道裡的夢魘手下?

和岡姆不同,沒人知道他是怎麼進去的,我們踏遍了這座山和周圍地區,找不到其他的入口─至少沒有其他我們所看得見的入口。

迪虛瑞特...接著是德瑞索。嗯,這真的讓人不太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