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佩塔盧斯和芙安珈

介紹

佩塔盧斯:還在費歐普羅斯的時候,我一直都在追捕你們這一類人,暗影刺客。我看過你對人們作出哪些事情,而且我也知道為什麼你這麼做。

芙安珈:佩塔盧斯,在我們踏上瓦爾克拉斯之後,「為什麼」已經不是重點了。

佩塔盧斯:如果不問「為什麼」,那提問還有什麼意義?

芙安珈:「如何」...才能活下來。暗影刺客啊,請你不要在意佩塔盧斯。
芙安珈:這邊很歡迎妳,姐妹。妳在薩恩所作的一切實在是...

佩塔盧斯:...太恐怖了。別誤會我的意思。派蒂和其他人讓「那個東西」到來。這邊可沒有這樣的人。馬拉克斯人的心地都很善良。

芙安珈:她知道啦!姐妹啊,請妳不要在意佩塔盧斯。
佩塔盧斯:聖堂武僧啊,能遇到一個信念堅定、願意讓教團回到正軌的男人實在是...

芙安珈:...天啊,佩塔盧斯!

佩塔盧斯:芙安珈!

芙安珈:我已經目睹太多以信仰為名的惡行了!

佩塔盧斯:妳說的是以神為名,卻為一己之私的人。

芙安珈:好,佩塔盧斯,夠了。
佩塔盧斯:我曾經在費歐普羅斯看過你的戰鬥,你很出色。不過你在薩恩的一切實在是...

芙安珈:...太恐怖了。別誤會我的意思。派蒂和她的手下們得到應有的制裁,這邊可沒有這樣的人。馬拉克斯人的心地都很善良。

佩塔盧斯:芙安珈,他知道啦!

芙安珈:佩塔盧斯,希望如此。
芙安珈:看她像狼一樣出擊的時候實在令人驚嘆,不過邀她一起到營火旁聊天的時候,感覺就是另一個人啊,對吧,遊俠?

佩塔盧斯:不,她不是這樣,芙安珈,也不...

芙安珈:...我們都見到她在薩恩所做的一切啊!

佩塔盧斯:我們都知道那是派蒂和她的手下們造成的!

芙安珈:好,佩塔盧斯,夠了。
芙安珈:你好,戰士。我很榮幸能和意志如此堅定,又有能力保衛...

佩塔盧斯:天啊,芙安珈!

芙安珈:佩塔盧斯!

佩塔盧斯:我看過太多卡魯族人掛在腰帶上的頭顱了!

芙安珈:你說的受害者都受命用那骯髒的雙手對卡魯族人烙上奴隸的印記。野蠻人,請妳不要在意佩塔盧斯。
佩塔盧斯:美女,你在薩恩所作的一切實在是...

芙安珈:...太恐怖了。別誤會我的意思。派蒂和她的手下們得到應有的制裁,這邊可沒有這樣的人。馬拉克斯人的心地都很善良。

佩塔盧斯:芙安珈,她知道啦!

芙安珈:佩塔盧斯,希望如此。

統治者之殿

佩塔盧斯:我的祖父是烏旗軍團的隊長,我的父親也是,而我也不例外,繼承了家族的宿命。

芙安珈:直到你遇見了我。

佩塔盧斯:是的,後來我遇到在我眼中最美麗的女人。

芙安珈:那時候我可是牢裡等待接受實驗的流亡者,還真沒想過會遇到白馬王子。

佩塔盧斯:在那時候,我就瞭解自己已經不是烏旗軍團的一份子,而是和薩恩其他士兵一樣,受一個瘋子指使的「烏衣衛」。

芙安珈:佩塔盧斯救了我,然後帶著我來到這裡。

佩塔盧斯:我之前聽說有些馬拉卡斯人在統治者之殿的攻勢裡活了下來。

芙安珈:我請他們收留我們。

佩塔盧斯:芙安珈的話術在請求的時候很能派上用場。

礦坑

芙安珈:福爾王死了,對他來說終於解脫了。

佩塔盧斯:而統治者之殿仍屹立於此。我以為妳也會去…

芙安珈:…去將我們從那病態的高壓夢魘中解放。

佩塔盧斯:我本來想說的是,去狠踹夢魘的屁股。

芙安珈:我想我用的詞比較洽當。

佩塔盧斯:你當然講的比較好,甜心。

達拉夫人

佩塔盧斯:當事態惡化的時候,達拉就在現場。如果有人能解決這個問題...

芙安珈:...為什麼跟她有關?在三百年前左右,瓦爾克拉斯就已經是這副德性了,她現在難道還會想作些什麼?

佩塔盧斯:她可是寶石皇后啊,芙安珈!我們怎麼可能知道她內心想些什麼?

芙安珈:的確,不過這也是讓我最擔心的事情。

達拉夫人

佩塔盧斯:達拉以她的雙眼看見過去的錯誤,她現在正盡所有可能補償。對吧,芙安珈?

芙安珈:佩塔盧斯,我真的不曉得:我看到薩恩的犧牲者...雙眼澄明、沒有牽掛。達拉的眼裡...充斥著鬼魂。

佩塔盧斯:她的雙眼目睹過我們無法想像的恐懼。

芙安珈:或許吧。不過她的「犧牲」...比較像是個{交易},而且達拉並沒有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

關於瑪拉凱

佩塔盧斯:現在大家都清楚了。

芙安珈:女巫,妳超越了世間所有的人。

佩塔盧斯:對於巨獸而言,這是最血淋淋的教訓...

芙安珈:...整個瓦爾克拉斯早晚都會知道。

佩塔盧斯:接下來我們可以過著快樂的日子...就像小時候聽到的承諾嗎,芙安珈?

芙安珈:對於我們和瓦爾克拉斯來說,或許是這樣。這位姐妹,妳呢?你知道自己成為什麼了嗎?

佩塔盧斯:現在她想去哪、就去哪。

芙安珈:因為妳值得。
佩塔盧斯:決鬥場、獎盃、典禮或是頭銜都是虛幻...

芙安珈:...佩塔盧斯多的是讚美你的話。

佩塔盧斯:對他這樣不為過吧?站在我們面前的可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決鬥者。

芙安珈:我第一次這麼贊同他的看法。

佩塔盧斯:決鬥者,你所作的遠超過追求榮耀:你拯救了整個世界!

芙安珈:我們需要一個英雄,而你來的正是時候,謝謝你。
佩塔盧斯:能成為教團的一份子讓我感到十分榮幸,你把善行發揚光大。

芙安珈:對不起,我應該保持忠貞的信仰。我一向相信神。不過,我之前不認為聖堂武僧抱持著這樣的信念。

佩塔盧斯:我認為有時候需要奇蹟來證明自己並非孤軍奮戰。

芙安珈:是的。聖堂武僧,謝謝你讓我瞭解該相信什麼。對之前的我來說,實在是奢侈的享受。

佩塔盧斯:現在已經成為整個瓦爾克拉斯所共有了。
芙安珈:卡魯人,能認識你真的很榮幸。

佩塔盧斯:對不起,我應該不要那麼急著...

芙安珈:...下偏見?

佩塔盧斯:{急著下定論},不過呢...瓦爾克拉斯總是讓人妄下定論,然後迎接死亡。

芙安珈:多虧了我們英勇的戰士,這一切都將改變。

佩塔盧斯:神主和巨獸都已成為過去,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

芙安珈:不論是奧瑞亞、還是卡魯族人都感謝你。
佩塔盧斯:女士,我們都欠妳這一筆。整個瓦爾克拉斯很快就會體認到妳的恩情。

Vanja:妳是第一位我認為{值得}稱為「敬愛的女士」的貴族。

佩塔盧斯:芙安珈!

芙安珈:我講的只是事實,而且敬愛的女士也一定這麼認為。領導不只是權利,更代表責任。這名女士為這個世界卸下了重擔。

佩塔盧斯:說的太好了,芙安珈!

芙安珈:想讓佩塔盧斯好好聽我講話,通常得「費一些功夫」。不過,在貴族妳的面前就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了。
芙安珈:小野貓,妳真的很厲害。

佩塔盧斯:噢,所以妳願意讓她享受我們的營火了?

芙安珈:我一向勇於承認自己的錯誤。

佩塔盧斯:當然,總要有人身先士足嘛。

芙安珈:女孩子總要有些分寸,佩塔盧斯。

佩塔盧斯:芙安珈,我覺得我可以說,遊俠為這整個世界樹立了新標準,讓整個瓦爾克拉斯可以無後顧之憂。

芙安珈:我很高興能認為你說的是對的,佩塔盧斯。你說的完全正確。
芙安珈:我以為你要教我們怎麼生存下去,暗影刺客。不過,你帶給我們的遠超過這些:你給了我們繼續在這兒生活的機會。

佩塔盧斯:是的...之前我對你的看法有點偏頗。

芙安珈:喔,這樣嗎?

佩塔盧斯:完全錯誤,而且我很樂意能承認這個錯誤。這樣呢?

芙安珈:沒錯。

佩塔盧斯:你接下來會作些什麼,暗影刺客?你完成瓦爾克拉斯史上最偉大的刺殺行動。你要怎麼繼續超越自己?

芙安珈:佩塔盧斯,他能力那麼好,一定會想出什麼辦法。

奇菈

芙安珈:奇菈是個種族主義者,還弄一個這麼古怪的髮冠。

佩塔盧斯:...芙安珈,她是個戰士啊!她又不需要當好人,她的職責是...

芙安珈:...在她訓練時將自己弄得香汗淋漓,好讓你盯著她不放?這還真是你唯一有興趣的「職責」。

佩塔盧斯:我是在研究馬拉克斯人的戰鬥技巧!

芙安珈:小佩,我知道。

歐優恩

芙安珈:歐優恩給了我們一個家...

佩塔盧斯:...也讓我們獲得新生。

芙安珈:在瓦爾克拉斯遇到心存善念的人要格外珍惜。

佩塔盧斯:畢竟物以稀為貴。

達蘇尼

佩塔盧斯:你說達蘇尼?他是個造謠者。

芙安珈:佩塔盧斯只是不瞭解他。

佩塔盧斯:我知道他為了討一口飯吃,盡說些瘋言瘋語,到處傳播...

芙安珈:...關於夢魘的真相。他盡一切努力讓大家瞭解混沌是何物。

佩塔盧斯:我們要怎麼知道他是不是在講真話?

芙安珈:我們當然沒辦法,不過還有誰更瞭解呢?

交易

芙安珈:我們準備了一些雜物,說不定可以在未來派上用場。

佩塔盧斯:雜物?為了收集這些寶物,我可是賭上自己的小命!

芙安珈:是啊,小佩,我非常感謝你帶回來這些...「寶物」。

佩塔盧斯:我印象中,當我帶回來的時候,妳好像是講「就這些而已嗎?」。

芙安珈:你去了好長一段時間!

佩塔盧斯:妳覺得{自己}去就比較快嗎...

芙安珈:...如果你願意讓我去,一定可以!

佩塔盧斯:不!就算得到這個世界的所有珍寶,如果我失去了你,該怎麼辦?

芙安珈:好啦,對不起嘛。我們這兒有符文和徽章,這可是從瓦爾克拉斯最危險的地方找來的。這樣好多了吧?

佩塔盧斯:很好,謝謝妳。

派蒂

芙安珈:派蒂...還活著?

佩塔盧斯:死一次不夠,為什麼不讓她{死兩次}...

芙安珈:...最好這次讓她{永遠死去}。我不知道我到底害怕哪個:巨獸,還是黑心肝的女巫!

佩塔盧斯:這兩個都讓我感到害怕。你應該也不例外吧,流亡者。

巨獸

芙安珈:我在來到這裡之前,就聽過派蒂談到巨獸。我想她也許認為對自己的實驗對象不需要有什麼秘密了吧。

佩塔盧斯:聽到這句話讓我很難過,芙安珈。

芙安珈:佩塔盧斯,這又不是你的錯!派蒂一直提到巨獸是她的力量根源,還有她如何讓平凡的男人和女人體驗...某種東西。她一直提到某個詞...叫作什麼來著?

佩塔盧斯:「寰宇化形」。我聽到她的助手談過這件事。

芙安珈:那是隨心所欲改造世界的力量。

佩塔盧斯:在派蒂這類人的手中,這是足以毀天滅地的力量。

芙安珈:毀天滅地的力量該受到阻止!

德瑞索

佩塔盧斯:德瑞索在這座山裡?

芙安珈:我們在討論{鬥劍之王}德瑞索?

佩塔盧斯:是的。不過,他到底怎麼到這邊的?他在大概150年前離開奧瑞亞,希望為他的愛妻莫薇兒找出康復的方法。他可能在馬拉克斯人的領地裡殺出一條血路,不過歐優恩從來沒提過支字片語...

芙安珈:說不定他不是活著走進去的。

佩塔盧斯:妳的意思是?

芙安珈:我們賴以維生的這片土地會讓亡者自由行動,也讓達拉夫人{之流}可以活上好幾百年。

佩塔盧斯:你認為他在哪邊死去了,然後巨獸掌控了他的軀體?

芙安珈:有這個可能。

佩塔盧斯:嗯,如果巨獸能作出這種事情,那還需要封印嗎?

芙安珈:這就是我想說的。

德瑞索

佩塔盧斯:你殺了鬥劍之王?

芙安珈:德瑞索{不算是}活人,佩塔盧斯。

佩塔盧斯:德瑞索一定認為自己還活著。

芙安珈:是啊。「認為」跟「實際存在」...在瓦爾克拉斯只有一線之隔。

佩塔盧斯:這就是我想說的。

歡迎到來

芙安珈:隨你抱怨吧,我們不能待在這滿布鮮血的地方...

佩塔盧斯:妳想去那呢,芙安珈?我們已經在統治者之殿待上大半輩子了!

芙安珈:不曉得...不然往西走啊?艾茲麥人的領土。我不會很在乎會遇上誰,我只希望可以喝水的時候不用擔心被下毒...

佩塔盧斯:嗯?這不是巨獸終結者嗎?

歐優恩

芙安珈:嗨嗨,我們又見面了!

佩塔盧斯:既然你現在來了,來得也正是時候呢。

芙安珈:好了,佩塔,別拿我們的事情打擾人家。

佩塔盧斯,他真的不知道耶?我從你的表情看得出來,你還沒聽說...

芙安珈:奇菈瘋了。

佩塔盧斯:絕對是瘋了。

芙安珈: 她綁架了歐優恩...

佩塔盧斯:她把歐優恩帶到沙漠去了。這還不是最糟的...

芙安珈:統治者之殿現在陷入混亂,水中混了巨獸的血!

佩塔盧斯:...有人想篡奪王座...

芙安珈:而且古神們也崛起了! 我覺得你還是趕快離開統治者之殿比較實在...

佩塔盧斯:...或是救救我們...

芙安珈:...如果你不嫌麻煩的話。

奇菈

佩塔盧斯:芙安珈,拜託別再說了。

芙安珈:說什麼?我這麼說了?我從來都沒信任握奇菈。她不計任何代價,只想要掌握一些,我對這種人一點信任感都沒有。

佩塔盧斯:不過,野心並不是最主要的問題。我也有野心,而且你難道就沒有嗎...?

芙安珈:我當然相信你。不過,你可不會為了自己的權力,不把人命當一回事。

佩塔盧斯: 比起力量呢,妳在我的心中更重要啊!

芙安珈:噢,佩塔盧斯…

伊羅莎

佩塔盧斯:伊蕾莎?她是最好的人選,她不但強壯、有遠見,而且崇尚榮耀...

芙安珈:在我看來,你是個食古不化的傢伙。

佩塔盧斯:食古不化?

芙安珈:可不是嗎?表面看起來一派正經樣,但只是個老頑固。

佩塔盧斯:妳之所以不喜歡她,是因為她對待你的方式吧。

芙安珈:伊蕾莎是個自負的菁英主義者,她不把我當女人看。

佩塔盧斯:芙芙,聽我說,只要我認為妳是個完美的女人就好了,不是嗎?

風暴飛刃

佩塔盧斯:你一定遇過和我們一樣的搭檔...

芙安珈:...神器搜索搭檔...

佩塔盧斯:...咳嗯,叫古董收藏家比較好。我和芙安珈可是這方面的行家。

芙安珈:我們需要你幫忙找個很稀有的東西...

佩塔盧斯:芙安珈,我已經在想辦法了啊...

芙安珈:一把馬拉克斯女神「卡洛翰」擁有的古劍...

佩塔盧斯:有些人稱它「風暴之刃」。這把武器以水晶刻成,可以把最強烈的風暴封入刀鋒裡。

芙安珈:女神在東方的沙漠對抗死靈法師薩雷許和不死軍團的時候,不慎遺落了這把刀刃。

佩塔盧斯:幫我們找刀刃回來,我們也會把它借你一陣子。

芙安珈:我們原本打算自己辦這件事,但統治者之殿近來亂成這樣,我們很怕一踏出去,接下來一旦鎖城,我們就無家可歸了。

風暴飛刃

芙安珈:你辦到了! 佩塔,他真的找到了!

佩塔盧斯:天啊...這是卡洛翰的風暴之刃...!

芙安珈:佩塔,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一旦我們找到好老闆...

佩塔盧斯:...我們就可以到處遊山玩水、享受人生,讓自己過得像皇親國戚一樣的富裕生活!

芙安珈:不過,其中的風暴也是一個問題,現在它處於很不穩定的狀態。

佩塔盧斯:是啊,我們不能把這種會帶來災難的東西賣給其他人...

芙安珈:佩塔,我需要時間想一想。不管怎麼樣,謝謝你,流亡者夥伴,請收下你該得的報酬。

風暴飛刃

芙安珈:你辦到了! 佩塔,他真的找到了!

佩塔盧斯:天啊...這是卡洛翰的風暴之刃...!

芙安珈:佩塔,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一旦我們找到好老闆...

佩塔盧斯:...我們就可以到處遊山玩水、享受人生,讓自己過得像皇親國戚一樣的富裕生活!

芙安珈:不過,其中的風暴也是一個問題,現在它處於很不穩定的狀態。

佩塔盧斯:是啊,我們不能把這種會帶來災難的東西賣給其他人...

芙安珈:佩塔,我需要時間想一想。不管怎麼樣,謝謝你,流亡者夥伴,請收下你該得的報酬。

舊約眾神

佩塔盧斯:這件事就交給芙安珈吧...

芙安珈:謝啦,佩塔。還在奧瑞亞的時候,我接受了一些訓練...

佩塔盧斯:她接受女巫的訓練! 想不到吧?

芙安珈:佩塔,這些應該由我來說吧?

佩塔盧斯:抱歉。

芙安珈:我從古神學到這些東西。祂們應該是我們崇拜的偶像,為我們凡人指引方向。

佩塔盧斯:不過,祂們和妳所想的完全不一樣啊?

芙安珈:這些神的行徑不見得比較高尚啊! 像我們這樣的人,也絕對得不到那種力量!

佩塔盧斯:「像我們這樣」?只有妳會這麼想吧,我一直都很開朗啊!

芙安珈:是是是。你的嘴巴很甜!大概打從生出來就被餵糖餵大的吧?我們都知道!

歐優恩

芙安珈:歐優恩是我的好友。她就這樣死了實在是...

佩塔盧斯:...不怎麼文明。只要這個部族沒了守護者,我們就等著倒大楣了。達蘇尼認為自己有資格領導,不過他很容易就受到旁門左道影響。

芙安珈:接下來日子會很難過,我應該接下來會睡得很不安穩。

佩塔盧斯:芙芙,我會陪著妳的。

芙安珈:別說些肉麻的話了,我知道你可以睡得很安穩。

佩塔盧斯:總之,他們很快就要選個新族長出來。

芙安珈:當然,這族長可能也是男的。達蘇尼是正統繼承人,他的確不太遵守規則,但比起神主實在好太多了。

佩塔盧斯:芙芙,妳應該只是在開玩笑吧?馬拉克斯一族一向由女性領導,男性從來就沒登上最高統治者的位置。達蘇尼一旦上位,原本的傳統就毀於一旦。

芙安珈:你希望看到伊蕾莎掌權嗎?

佩塔盧斯:她既強壯、穩健又遵循傳統價值,我找不到理由拒絕。

芙安珈:很諷刺地,達蘇尼擁有伊蕾莎所欠缺的一樣東西。

佩塔盧斯:什麼東西?

芙安珈:願景。

達蘇尼

芙安珈:羽毛落在達蘇尼手上?那麼統治者之殿有救了。他們應該給部族裡的男人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讓達蘇尼為馬拉克斯一族再次帶來曙光。

佩塔盧斯:芙芙,希望妳說得沒錯。

芙安珈:你是個男人沒錯吧?一個男人不是更希望由另一個男人領導,而不是受女人指揮嗎?

佩塔盧斯:這很難說吧?達蘇尼和我還蠻像的,所以他不會虧待我。只是,我更擔心這個部族的未來...他行事莽撞、又不太重視部族神聖的傳統。我擔心他一旦上位,部族的人們就失去了自己神聖的使命。他們會成為和荒原上的野蠻人一樣嗜血,甚至變成下一個奧瑞亞!

芙安珈:生活在奧瑞亞也沒那麼糟吧?

佩塔盧斯:(聳肩)...我並不會想再來一次。

伊羅莎

佩塔盧斯:伊蕾莎掌權了?那麼統治者之殿有救了。雖然不是正統繼承人,不過她遵從部族傳統,而這正是部族所需要的東西。光想到達蘇尼會把部族引向未知的危險,就令人不寒而慄。

芙安珈:佩塔,你所瞭解的野獸不見得比你不瞭解的好。

巨獸

佩塔盧斯:是什麼造成地震的?那隻巨獸死時的顫抖?我沒有奇術的天分,不過我感覺得出來腐化氣息從那座山的裂隙冒出來。不可能吧?! 你怎麼會想找他麻煩呢?

芙安珈:好了,佩塔,狀況遠比你想像的還要複雜阿。

佩塔盧斯:數千年以來,馬拉克斯一族一直承受著巨獸的詛咒。他們剛擺脫了那個詛咒,然後你...把那個黑暗的根源引了出來?這很差勁...

芙安珈:(打斷)...但也是正確的決定。還是你希望讓一群長生不老的傢伙草菅人命?他們一定盤算著什麼計畫... 如果這座山裡的東西可以把瓦爾克拉斯各方的神一網打盡,我很樂意看他是怎麼做的。

佩塔盧斯:不論怎麼樣,至少我們都還有彼此啊。

芙安珈:我們兩個人是世界上最強的搭檔。

馬拉克斯之曆

佩塔盧斯:你有聽說過馬拉克斯的事蹟嗎?

芙安珈:一個真正獨特的宇宙奇觀生物,異教神和強大的寶藏…

佩塔盧斯:其中一個故事有講到神奇的石頭儀器…

芙安珈:馬拉克斯之曆,上面詳細記載著我們世界未來重要的事件。

佩塔盧斯:帝國的戰爭英雄艾杜斯將軍,他的日記上有註明,在山麓的某處挖掘地點發現這個日曆。

芙安珈:這個戰爭英雄似乎有考古這方便的嗜好…

佩塔盧斯:但大洪水將那邊沖毀,挖掘地點已經被石頭和沙子掩埋。已經沒有辦法知道詳細地點,甚至石頭儀器了。

芙安珈:在這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世界持續運作,有預知的能力似乎相當有力...

佩塔盧斯:我們知道你從來沒有用過這樣能力...

芙安珈:這將會剝奪喜歡冒險的你的樂趣...

佩塔盧斯:但現在,像我們這些小人物能先知道有哪些不便的事會發生也不錯。而且像這樣的古物應該要存放於博物館中...

芙安珈:...或我們的收藏...

佩塔盧斯:...總比它沉落在瓦礫堆中沒作用好...

芙安珈:如果你能幫我們追蹤日曆的下落,我們會給你豐厚的獎勵的,流亡者。

佩塔盧斯:沒錯,畢竟我們是古董商人嘛。

馬拉克斯之曆

佩塔盧斯:你有聽說過馬拉克斯的事蹟嗎?

芙安珈:一個真正獨特的宇宙奇觀生物,異教神和強大的寶藏…

佩塔盧斯:其中一個故事有講到神奇的石頭儀器…

芙安珈:馬拉克斯之曆,上面詳細記載著我們世界未來重要的事件。

佩塔盧斯:帝國的戰爭英雄艾杜斯將軍,他的日記上有註明,在山麓的某處挖掘地點發現這個日曆。

芙安珈:這個戰爭英雄似乎有考古這方便的嗜好…

佩塔盧斯:但大洪水將那邊沖毀,挖掘地點已經被石頭和沙子掩埋。已經沒有辦法知道詳細地點,甚至石頭儀器了。

芙安珈:在這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世界持續運作,有預知的能力似乎相當有力...

佩塔盧斯:我們知道你從來沒有用過這樣能力...

芙安珈:這將會剝奪喜歡冒險的你的樂趣...

佩塔盧斯:但現在,像我們這些小人物能先知道有哪些不便的事會發生也不錯。而且像這樣的古物應該要存放於博物館中...

芙安珈:...或我們的收藏...

佩塔盧斯:...總比它沉落在瓦礫堆中沒作用好...

芙安珈:如果你能幫我們追蹤日曆的下落,我們會給你豐厚的獎勵的,流亡者。

佩塔盧斯:沒錯,畢竟我們是古董商人嘛。

馬拉克斯之曆

芙安珈:哇,我們的尋寶奇兵回來了!

佩塔盧斯:你可以改行做這個了。

芙安珈:不如這樣吧,放下你探險的旅程為我們工作吧…

佩塔盧斯:…不要?好吧,沒關係…

芙安珈:拿去這個獎勵吧,像我們之前說好的…

馬拉克斯之曆

芙安珈:哇,我們的尋寶奇兵回來了!

佩塔盧斯:你可以改行做這個了。

芙安珈:不如這樣吧,放下你探險的旅程為我們工作吧…

佩塔盧斯:…不要?好吧,沒關係…

芙安珈:拿去這個獎勵吧,像我們之前說好的…

艾杜斯將軍

芙安珈:一個貴族軍團...

佩塔盧斯:…但軍團都是相同的。

芙安珈:佩塔盧斯和我們研究了艾杜斯…

佩塔盧斯:…我們必需要盡力研究他和他的挖掘點…

芙安珈:…以確保他值得我們花時間。

佩塔盧斯:艾杜斯將軍是統治軍團的永恆指揮官…

芙安珈:他在山中進行他的礦產事業。那個渾蛋控制了卡魯、馬拉克斯和艾茲麥的奴隸,強迫他們進入石縫的黑暗深處尋寶石…

佩塔盧斯:…但至少他對待這些奴隸很公平…

芙安珈:但親愛的,他們終究被視為奴隸。

佩塔盧斯:除去他的過錯,將軍在那時似乎是個好人。很可惜他發生這樣的事。

佩塔盧斯:更羞辱的事情是,他回來了。


芙安珈:沒錯,我們建議清空他的舊營地吧...

瓶風暴

佩塔盧斯:嗯,花了一些時間,但還是感謝我們的好鄰居馬拉克斯…

芙安珈:…還有他們古老的儀式…

佩塔盧斯:…我們對於卡洛翰之刃製造出的風暴努力想出應變方法。

芙安珈:我們甚至把它裝進瓶子中保存。

佩塔盧斯:對於這種力量我們不願相信任何人,但或許你能利用他清除沙漠中的風暴?

芙安珈:找到是什麼髒東西在沙漠中作亂並產除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