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派蒂

夢魘

決鬥者,這是我第二次因為你體驗到死亡的感覺,不過這麼粗暴的行動剛好也讓我甦醒過來。

在月亮神殿打照面的時候,一部分的我曾希望我就在你腳邊這樣死去;那是我內心無垠黑暗所深埋的僅存良善。
停手吧,暗影殺手。我不想第三次拿我的性命和理性來作賭注。

在月亮神殿打照面的時候,一部分的我曾希望我就在你腳邊這樣死去;那是我內心無垠黑暗所深埋的僅存良善。
這是你第二次讓我擺脫混沌的束縛了,聖堂武僧。在我提到自己可以承受這些聖諭啟示的時候,不妨相信我一次。

在月亮神殿打照面的時候,一部分的我曾希望我就在你腳邊這樣死去;那是我內心無垠黑暗所深埋的僅存良善。
這是我第二次低估妳的實力了,姐妹。你已經用兩次的行動證明你的能力比我更高竿。那麼,妳應該可以完成我一開始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的那件事。

一部分的我曾希望我就在你腳邊這樣死去;那是我內心無垠黑暗所深埋的僅存良善。
蠻力有時候是我們剩下的一切。卡魯人,你已經向我證明了你的實力,你也該向瓦爾克拉斯證明一下了。

一部分的我曾希望我就在你腳邊這樣死去;那是我內心無垠黑暗所深埋的僅存良善。
仔細聽著,遊俠,我不會再說第二次:我的想法錯了、妳為此所作的一切都是對的。

一部分的我曾希望我就在你腳邊這樣死去;那是我內心無垠黑暗所深埋的僅存良善。
以前總是有人要我抱持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想法。我過去一直對此嗤之以鼻...但和妳交手後,我改觀了。

我的一部分希望我就在你腳邊這樣死去。那是我內心無垠黑暗所深埋的僅存良善。

關於瑪拉凱

瑪拉凱迎向了我,讓我籠罩在夢魘裡,讓我成了他的奴僕。

他讓我親眼見到超越凡人理解的力量,我以為自己的內心會承受不住衝擊。我的心靈雖然依舊完全無缺,但我的夢想早已灰飛煙滅。

瑪拉凱就在巨獸的黑靈核心,他一直以來都操控著巨獸的力量,而他在未來還是會這麼做。他將會毀滅這個世界,然後塑造出夢魘的聖地。

雖然瑪拉凱變得如此強大,他並沒有因此變得遙不可及。他為了成為巨獸的首席愛僕,獻出了自己的元靈和肉體,不過他還留下了三個重要器官:

他的心、肺和腸,以紀念逝去的人性。有了這些才能直接面對瑪拉凱。

深入夢魘的殺戮場吧。如果我的狀況許可,我會一起過去的。幫我找出這些器官,我們就可以踏入黑靈核心。

墮神者三人組

瑪拉凱讓他三位最忠實的僕人陣守他的寶貴器官。他的三位侮神者。「審判者馬雷葛蘿」、「烏姆布拉的薛朗」和「禁忌祭者德瑞」。

如果史書所記屬實,聖宗福爾在征討薩恩的過程中對馬拉葛蘿和德瑞處了火刑。福爾不需要擔心薛朗會不會帶來什麼問題。布魯特斯已經替他打理好了。

不過夢魘對其奴僕的束縛似乎跨越生死,讓他們至今仍在為巨獸效勞。其實呢,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不用花太多時間煩惱這件事。既然存在著束縛,那就必定有用來解開束縛的鑰匙。

瑪拉凱的器官

在我們踏上合作之途前,我想對你坦白講件事:

對於我做出的事情,我一點都不感到後悔。我當初的想法就是讓人擺脫肉體的束縛,而我的問題不在於想法太過極端,而是手法不夠細膩。

我現在就是想修正這個錯誤。

也就是說,我並沒有幫你什麼忙,反而是你在幫我。

你找到器官了嗎?

瑪拉凱的器官

從我們在禁靈之獄第一次見面之後,你已經闖過這麼多的關卡,沒想到一直沒辦法甩掉妳啊,姐妹。

現在呢?我們一起思考著如何終結瓦爾克拉斯有史以來最無遠弗屆的恐懼。如果我是個悲觀主義者,我應該會因此流淚。
命運總是充滿了玩笑,不是嗎─在禁靈之獄和妳碰面的時候,我不認為妳能過得了那一關。

不過,數日枉如隔世,我們現在竟然會站在同一陣線。
我記得我們第一次在禁靈之獄見面的時候,

我的直覺告訴我:一個衣杉襤褸的小女孩即將成為布魯特斯蹂躪的對象,不過,妳一而再、再而三地推翻了我的想法。

現在你到了這裡,還和我站在同一陣線。這件事又一次推翻了我的思維。
這位鬥士,在我這一生裡,你帶給我的痛楚勝過其他人。

你想知道我怎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嗎?其實,你手上的利刃並不會讓我有受傷的感覺,我可是個堅強的女人,這點小傷不算什麼。當我看見你那美麗的雙眼閃爍著堅定的光芒,但是這種堅定的信念和我的信仰宛如隔世...

這種感覺持續到...現在。
不同信仰之人,你心中的神真的對所有世人施以憐憫嗎?對於像我這樣依賴聰明才智、毫無情感的罪人,即使祂的內心散發出無窮無盡的慈悲,也不可能洗淨我的靈魂了。

聖堂武僧,我只是要讓你明白:我所作的一切並不是為了祂。
在禁靈之獄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我認為你不過是一個沒有腦袋的壯漢,

不過,我完全低估你的能力,卡魯人。我的想法實在錯得離譜。
在禁靈之獄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你出身不凡:

你象徵著肉體和奇術、死亡和夢魘的絕妙平衡。

完美的殺手。

瑪拉凱的器官

其實,在和馬拉葛蘿、薛朗和德瑞見面前,我還蠻欣賞他們的。

看看他們的傑作和成就...說是天才也不為過! 不過後來我才知道,天才這種東西只可遠觀。

那麼,我們也該讓最後一個天才認清自己是人了吧?

瑪拉凱的器官

其實,在和馬拉葛蘿、薛朗和德瑞見面前,我還蠻欣賞他們的。

看看他們的傑作和成就...說是天才也不為過! 不過後來我才知道,天才這種東西只可遠觀。

那麼,我們也該讓最後一個天才認清自己是人了吧?

瑪拉凱的器官

其實,在和馬拉葛蘿、薛朗和德瑞見面前,我還蠻欣賞他們的。

看看他們的傑作和成就...說是天才也不為過! 不過後來我才知道,天才這種東西只可遠觀。

那麼,我們也該讓最後一個天才認清自己是人了吧?

瑪拉凱的器官

你的動作真快!

其實,並不是什麼「夢魘狂熱者」創造出我的怪物形象,我很感謝你幫我處理了這個大麻煩。那三位侮神者費了好大一般工夫讓我成了 「這副德性」。當然,他們在做這種事的時候也不可能顧及你的感受。

我要說的呢,就是不需要對剩下的兩個多客氣。以德報德、以怨報怨。

瑪拉凱的器官

你的動作真快!

其實,並不是什麼「夢魘狂熱者」創造出我的怪物形象,我很感謝你幫我處理了這個大麻煩。那三位侮神者費了好大一般工夫讓我成了 「這副德性」。當然,他們在做這種事的時候也不可能顧及你的感受。

我要說的呢,就是不需要對剩下的兩個多客氣。以德報德、以怨報怨。

墮神者三人組

瑪拉凱讓他三位最忠實的僕人陣守他的寶貴器官。他的三位侮神者。「審判者馬雷葛蘿」、「烏姆布拉的薛朗」和「禁忌祭者德瑞」。

如果史書所記屬實,聖宗福爾在征討薩恩的過程中對馬拉葛蘿和德瑞處了火刑。福爾不需要擔心薛朗會不會帶來什麼問題。布魯特斯已經替他打理好了。

不過夢魘對其奴僕的束縛似乎跨越生死,讓他們至今仍在為巨獸效勞。其實呢,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不用花太多時間煩惱這件事。既然存在著束縛,那就必定有用來解開束縛的鑰匙。

關於瑪拉凱

瑪拉凱創造裂界裝置時,很清楚自己在作些什麼。

他的目標就是...闖進巨獸的中心,試圖駕馭真正的力量。他第二個目標...就是引起一場巨變,去除這片土地上反抗的力量。

巨獸是所有奇術的起源,而奇術是讓一切「真實」成為「幻化」的力量。

現在整個世界都掌握一個人的一念之間。這不是我所能設想的未來,當然這也不會是你所能設想的未來。只要瑪拉凱還待在黑靈核心裡,他的思維便代表了一切。


© 2014-2017.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 189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