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石碑

閱讀

{瑪拉凱}

永恆帝國首席奇術師

奇術夢境之父

閱讀

恆曆1334年金星相第二聖戒日乃費西亞的大主教吉爾菲的忌日,他是淨化軍團最虔誠、最受大家崇敬的使徒。

{「唯有意志和真理才能泯滅我等子民的邪惡。」
-吉爾菲}

閱讀

在十三歲的時候,我憑著一把雕刻刀和野獸搏命,取悅四周的賤民。十五歲時,他們認為我已經可以和成人對決:我的對手是一位體型比我大一倍、反應只有我一半快的屠夫。那位屠夫、以及後續很多類似的人最終都成了我的手下亡魂,而我也在一次又一次殺戮後踏出貧民區,獲得在大競技場賣命的機會。

我原以為會在競技場獲得財富和榮耀,但是我錯了;我發現更有價值的寶物。我的莫薇兒。

閱讀

我跪在大競技場的熱砂上,等待對手給我最後一擊。我抬起頭,準備迎接自己的死亡。這時候,我看見了她。莫薇兒美麗的雙眼和我四目相接,而我知道她正注視著我。我避開了對手的迎擊,用他的匕首終結了他的生命。

在過去,打鬥不過是為了生存;成為殺手和淪為獵物都出決定於原始本能。但自此之後,我的戰鬥有了新的目標:愛情。

閱讀

前一任鬥劍之王體格比我壯碩、動作也比我快捷,看起來就不像是我可以擊敗的對象。不過,我唯一需要作的就是抬頭看一眼莫薇兒,瞭解自己只有破釜沉舟之途:我不能在這一天倒下。

我以全身的力量出擊,讓他在每次格擋時全身為之震動,但我也感覺自己的雙臂就要斷了。我一直打量著他的臉,想找出他感到猶豫的剎那,而一個小時的漫長等待後,我終於等到了這一刻。儘管疼痛讓我的身體倍感灼熱、疲憊讓我難以思考,不過我仍在他揮偏的時候撲身向前,在他的喉頭劃上一刀。

此時,我沒有為勝利向眾人致意,而是跪倒在熱砂上,直接面向莫薇兒並向她求婚。從那天起,我戴上了鬥劍之冠和真愛之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