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研究日誌

閱讀

聖宗領導人神主歸還的神器總算向我揭示其中的秘密:我確認聖物還有更多可以探索的事物,我對昨天的研究深感喜悅和敬畏。我發現聖物裡舞動著腐化的頻率,這真是美妙的聲音!這就像鏡子,映照著過往的陰影和回聲。

我曾在荒廢的城市看到古老的獻祭和殘留的血跡,這也反映出瓦爾一族可能對自己所造的罪孽。瓦爾文化的回聲真的傳到了奧瑞亞?說不定我們不是第一個在這片土地生根的帝國?

我必須繼續聆聽聖物的頻率,瞭解其中的奧秘。不過,長時間暴露在這種頻率下十分痛苦。我的工作進度相當緩慢,但我還是得繼續進行。這份工作可是十萬火急!

- 費歐普羅斯的聖堂武僧達瓦羅

閱讀

我是聖堂教團奇術師達瓦羅,我欣然探索世間的隱匿事物以及古老奇蹟的秘鑰!

世間事物瞬息萬變。聖物發出的頻率不再讓我感到不適,我甚至能感覺到其中的旋律,歌詠著世界的真相。我之前提出瓦爾一族曾居住此處的理論,現在獲得了證明,還讓我們收獲良多,其中一個城市就在不遠處。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遺跡裡沉眠著,我還在瞭解它的本質,但它應該很快就會現世。

奇術讓我獲得神奇的視野:我看見曾經矗立此處讀瓦爾城市,阿茲里女王的威權顯而易見。我站在一座大金字塔的底部,獻祭正在進行著,「血流成河」的景象映入我的眼簾,台階染成了紅色,而鮮血沖過我的身體。我的身體感受到一股震動,彷彿遭雷擊般,這是獻祭的力量嗎?接著,我再度回到那座古老的遺跡。這就像一場夢。不過,在我抹過臉頰後,手上的血跡簡直讓我魂飛魄散...。

聖堂教團奇術師達瓦羅《古代奇蹟之鑰》

閱讀

最近,我覺得自己染上了什麼疾病,像是一種血斑症。不論是在現實還是夢境中,我都擺脫不了這個詛咒的糾纏。聖物不再對我發出力量的旋律,而是向我尖叫著:這座遺跡渴望著鮮血!我感受到他們的存在,而他們也不會再沉默下去了!

原本讓我感到欣喜的事物,現在成了一種折磨。不論我再怎麼嘗試,我都無法清掉臉上和手上的鮮血。其他人都看不見我身體上的血跡,但這不代表它真的不存在!

我隔天早上在市場買來三位年輕的卡魯族奴隸,看起來約莫十七歲。我帶領著他們在遺跡的獻祭祭壇祈禱,接著石雕的腐化力量說服他們 交出鮮血。我聽從這個要求,割開了他們的喉嚨,讓他們的鮮血湧入阿茲里的祭壇。石塊吸收他們的生命精華後,我感覺心靈受到巨大的衝擊,接著看到女王裸身在一座血池裡沐浴,而她的手輕撫著自己的股間...

我...我沒辦法甩開她的身影。即使躺在床上,我也因為恐懼和莫名的期待而顫抖著。我從來沒有對一個女人的肉體如此渴望。恐怕女王接下來就會要求我的性命...閉上眼的時候,我感覺她伸手雙手擁抱我...

聖堂武僧達瓦羅

閱讀

我看見豔麗的女王,而我可以確定她目前住在另一個世界。這兩個世界都確實存在,而且兩者之間存在著某種連結。在夢境裡,我們在獻祭者鮮血凝結而成的佈景上享受肉體的歡愉:鮮紅象徵著我們的熱情,而鮮血點綴了我們的新婚之夜。

很快的,我將和我的愛人相結合,而她與我的距離甚至比我和自己肉體之間還親近。我甚至學到了血之奇術,這是聖堂教團所禁止的行為,但他們並不瞭解自己刻意忽視的事物擁有什麼樣的力量。

費歐普羅斯的街道上充斥著不安:貴族家庭的兩名孩子在夜間失蹤。我從窗外望去,看見侍衛們盤問著路上的乞丐和市民。他們絕對找不到這對男孩和女孩,這是多珍貴的獻禮。這女孩在被劫前早已失去意識,這勇敢的男孩也從來沒有呼救過,即使我用手上的利刃刺入他的腹部。

他們已經先上路了,接下來輪到我和他們一起迎向女王,組成一個美滿的家庭:夫、婦、子、女一應俱全。手上的利刃還滴著鮮血...我在此留下遺言:如果你發現了我們,也必定會期待前來和我們永享歡樂。

聖堂教團奇術師達瓦羅


© 2014-2017.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 54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