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奇塔弗

罪,被遺忘者。人類已經遺忘了我們。也許透過你的幫助,可能還來的及挽救。

刺眼的光芒已黯淡了下來,黑暗洶湧而來,填滿了所有空隙。墮落、絕望的人們已準備好饗宴迎接他們的主宰,奇塔弗,貪婪之神。

奇塔弗


奇塔弗

若奇塔弗接受了他們的邀請,我們就只剩下最後的一絲希望,我兄長的純淨標記。

在教團聖柩堂深處找尋它。
當夜幕降臨時,它將成為你的火炬。

純淨之印

純淨標記就在教團聖柩堂深處,與先烈們並列。善犧牲了自己的一部分,創造出這把出自絕望的殘酷武器。純淨標記以他那宛如紅寶石的神血淬煉,成為一個卓越的懲罪和淨化工具。這個標記是正義在人世的表現,或是讓我兄弟願意捨身取義的表象。

善任命了第一位聖宗領導人,並把這個標記賜給了他,讓他們得以造福人群...至於怎麼造福人群,就看他們的造化了。至少我可以確定他們完全不在乎什麼人們的福祉。

奧瑞亞的殞落

我是個神,但我並沒有忘記自己身為人的一面。我一直都很在乎人們過得如何。
除了饑餓和貪慾,奇塔弗不記得任何東西、更別說在不在乎了。他就是一個無止盡的深淵...一個滿布著銳利的尖牙、渴望滋養的軀體。

其他神祇在帝陸為所剩無幾的資源殺得你死我活的時候,奇塔弗擁有最豐饒、最強盛的文明。只要他想要,隨時都可以享受盛宴,而每一份菜餚都會讓他更茁壯。奧瑞亞的一切都將歸奇塔弗所有,而這也將使他的力量超越我們的理解。

他只是苟延殘喘罷了,那個虛浮誇大的身軀只讓他更加自命不凡,愚不可及。我必須幫他尋覓…靈性較高的宿主,如此應該能克制他的暴虐行徑,讓他不再自負易怒。

願君聽我一言!「你的心境轉換宛若鍊鉛成金,靈魂終將受到拘束,怒火必定熄滅冷卻。」

奇塔弗

栽在神的手上並不可恥,失敗後不願再度站起才叫可恥。你要爬得更高、讓我可以看得更遠。你應該試著跨過自己最大的錯誤,收獲絕對比你所想的還要豐富。不遠處有艘船正開往獅眼守望,瞭解我的意思就動身吧。

奇塔弗

栽在神的手上並不可恥,失敗後不願再度站起才叫可恥。你要爬得更高、讓我可以看得更遠。你應該試著跨過自己最大的錯誤,收獲絕對比你所想的還要豐富。不遠處有艘船正開往獅眼守望,瞭解我的意思就動身吧。

烏姆布拉的薛朗

巨獸終結者,我知道你盡了最大的努力。不過呢,那東西倒也不會就這樣灰飛煙滅。那頭巨獸的根源、 也就是「黑暗餘燼」。這小玩意已經不可能重生為巨獸般雄偉的東西了,不過其中蘊含的力量還是不容小覷,至少夠讓我們和那個餓死鬼奇塔弗打個平分秋色。

至於我們該怎麼找到這「黑暗餘燼」啊?那三顆心臟已經停止活動,所以我們得恢復這三顆心臟的活動。至於上次啊?只有一顆心臟。賦予它生命能量後,我們就可以拯救這個世界。在這之前,我需要三個優秀的靈魂作為火種:

烏姆布拉的薛朗、 審判者馬雷葛蘿,還有禁忌祭者德瑞。這三個靈魂都具有過人的恢復力和活力,在巨獸嚥下最後一口氣的時候獲得解放。現在我們得一一拜訪他們,「請」他們幫我們這個忙!薛朗已經回到了公理監獄,我想也該問候她一下了。

烏姆布拉的精髓

如果你想讓烏姆布拉和我們同一陣線,她的靈魂必須離開肉體。這項工作由你負責。至於我...我會和她討論合作的條件。只要給她一個深情的擁抱和吻別,她應該就會心甘情願地獻上自己的靈魂。

對於所有必須參與其中的人來說,這是充滿意義的犧牲。我很感激你參與這個過程。你的工作很簡單:殺了他們。

薛朗的靈魂

野心是凡人的致命弱點。不過,眾神也是因為野心而脫胎換骨,成為與眾不同的存在。不過,受到野心的驅使,我們經由犧牲其他人來提升自己的神格。

薛朗的靈魂帶有三成的野心,另外七成則是不受拘束、對於世間萬物的熱情。即使一顆心臟早已死寂多時,這樣的生命火花也可以燃起燦爛的光芒。

眾神崛起

簡單來說,這很接近播種的概念。眾神之所以崛起,原因在於你除掉抑制他們的力量,我指的正是那頭巨獸。

我在統治者之殿種下那顆種子、滋養他成長,目睹他逐漸成熟,後來甚至無法抗拒他的誘惑...

我等眾神就被他打入黑暗裡沉眠,陷入無止境的夢境。

巨獸在這段期間裡監視著我們。身為神,我期望可以回到那個充滿榮耀的年代,但其餘眾神絕不向他妥協。再次沐浴在自由的氣息裡,我相信他們這次一定寧死不屈。

巨獸

巨獸從來不會露出殘暴的一面。他一直以來都不以破壞、侵蝕心靈或引起恐懼為手段,而是以自己的意志存在,這是我的初衷。

只是,在陰錯陽差下賦予他野心之後,各時代的人展露的野心逐漸影響他:女王阿茲里和多里亞尼、 切特斯大帝和瑪拉凱,以及之前的野心家。我之所以創造這頭巨獸,是為了讓凡人不再作為眾神刀俎上的魚肉,但後來證明凡人們會自己追尋取代眾神的角色。

戰爭之父

從這裡前往巨獸所在地是一段漫長、艱辛的路程。你是芸芸眾生裡最出類拔萃者之一,但這場戰爭所牽涉的一切早已超出你能承受的限度。放心,眾神會賜予你祝福,讓你在征途上更加順遂。

即使神的肉身死了,祂的元靈依舊流連在這個世界、融入其中,使凡人無法察覺。你可以運用元靈的力量強化自己凡人的軀體和意志,並獲得某種型式的新生。

你的第一個目標是 戰爭之父圖克哈瑪。他在原本腐敗惡臭的水池裡建立起一座宏偉的堡壘。不過在他召出那醜陋的孩子前,應該還有機可乘。你最好把握這段時間讓他瞭解瓦爾克拉斯還有另一股維持秩序的力量。

圖克哈瑪

在圖克哈瑪改變卡魯族的命運前,他們是一群崇尚和平的務農者和漁民。他唆使卡魯族人製作石斧之類的武器,接著引起各部族間的戰爭。原本豐饒的農田染上戰敗者的鮮血,漁民不再倚賴富裕的海洋維生,而是渴望著征服下一個部族。

經過無數大大小小的戰亂,圖克哈瑪以犧牲者的頭顱搭起引往永生的台階。圖克哈瑪揮舞著名為「怒火」的戰斧和「貪慾」的長矛,征服了卡魯一族的信念和靈魂。

圖克哈瑪

我是善行竊取者「罪」。我從戰敗者攫取遺留的一切,然後賜予勝利者。

身為凡人的你不可能承受神祇的無盡之炎,還是你希望自己的血肉煙消雲散?你仔細考慮後,再下決定吧。別忘了,比起你微不足道的希望和夢想,這個世界還有許多更需要你注意的事情。

堅蹄亡羊

我發現另一個可以好好「討教」的神,祂的力量應該可以給你不少幫助。

我說的是渴望凡人靈魂而陷入瘋狂的羊頭神艾貝拉斯...祂現在還在監獄大門一帶出沒。你品嘗過靈魂的滋味嗎,巨獸終結者?嗯,我想應該從來沒有吧?詩人總是提到靈魂的甜美、苦澀、啟發和扭曲。你知道大部分靈魂透露出什麼嗎?其實是悔恨,其中帶著一絲「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的感覺。

艾貝拉斯

艾貝拉斯以煉金術聞名,但祂對於提煉靈魂的過度熱衷而迷失。這跟酒醉不太一樣。知識之神艾貝拉斯以物質和火焰為基礎素材,焚盡研究對象的肉體,淬煉出其中的生命精華,作為神釀飲用。他一開始以同族動物為對象,而這樣的暴行後來成為一種詛咒,知識之神變成為堅蹄亡羊飲魂者。有些人認為他對凡人的靈魂感到興趣是為了淨化這個詛咒,不過我寧可相信是在他獲得永生後,這股慾望變本加厲的結果。

在某種程度上,他還是十分樂於分享自己獲得的「智慧」。他從鄰近的部族擄走一名楚楚動人的公主,但她在九個月後為祂生下的孩子一點都不討人喜歡:牠名叫法恩,簡直像是和父親一樣的模子刻出來的。他承襲父親的手段,從鄰近擄來少女,後來便建立起羊人一族。

艾貝拉斯

許多英魂曾經挑戰祂,最後落得成為神釀的下場。你還真是出類拔萃,也為眾生作出了莫大的貢獻。

傀儡女王

傀儡女王是個受人敬重的領導者,以愛、和平和豐足養育自己的部族,直到她的子民被圖克哈瑪的戰火吞沒。

分崩離析的子民們對自己信仰的神作出難堪的事情。經過充裕的時間後,信仰便成為真實。

瑞斯拉薩

在她尋覓將子民復甦的方法時,腐泥中生出名為瑞斯拉薩的蛆蟲,使原本豐饒的土地受到腐化。

她那崇尚愛與和平的部族 受到圖克哈瑪的戰火摧殘,他們那永生的母親想出一個最好的辦法,讓她的子民們不再任人宰割。方法就是...讓所有凡人都成為她的子民。

傀儡女王

阿茲莫里人相信總有一天,凡人的世界會因為無法承載瑞斯拉薩子民的重量而崩塌。這個想法想起來令人直打哆嗦,還好這個預言從來沒有實現。

海洋之王

特索勾斯沉浸在無盡的苦澀和恥辱裡。他的自負正是失敗的淵藪,所以他那巨大的甲殼想必也是為了遮掩自己的恥辱吧。

如果你發現他的藏身處,千萬別客氣,好好享用祂鮮美的力量吧。

賽根斯

我第一次遇見特索勾斯的時候,他是個遨遊四海、倍受推崇的酋長,領導一個蓬勃發展的漁人部落。在他收到某種古老的遺物後,其中的詛咒使他成為海洋之王,使他陷入無止盡的繁衍慾望和絕望中。他那重新塑造自己的夢想始終未能實現。

不論他找了多少妻子,產下的都是猙獰的怪獸。這位原本雍容華貴的君主為了追求純粹的血脈,犧牲整個王國也在所不辭。特索勾斯擁有許多過人之處,但總是個氣度狹隘的傢伙。

海洋之王

最後,這海洋之神與特索塔遺跡一起沉入大海,供養海中的魚群。還等什麼呢?和魚群一起享用他的神祇精華吧。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圖克哈瑪

我是善行竊取者「罪」。我從戰敗者攫取遺留的一切,然後賜予勝利者。

身為凡人的你不可能承受神祇的無盡之炎,還是你希望自己的血肉煙消雲散?你仔細考慮後,再下決定吧。別忘了,比起你微不足道的希望和夢想,這個世界還有許多更需要你注意的事情。

艾貝拉斯

許多英魂曾經挑戰祂,最後落得成為神釀的下場。你還真是出類拔萃,也為眾生作出了莫大的貢獻。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薛朗

真是個好的開始,這喚醒了我的奇術靈魂。我先好好保管第一個火種,接下來該找審判者泡個茶了。

和薛朗一樣,馬雷葛蘿應該會回到他的罪孽之殿。說到這個,馬雷葛蘿的罪孽和我可不一樣,我比較傾向用更順應自然的方法達成他的目的。

如果我的手頭還夠充裕,我會想送你去費西亞一程。不過,為了把你從奇塔弗的大嘴裡救出來,我已經透支太多了。你得自己想辦法闖過這一關,記得一定要活著回來,我們要為這個世界做的事情還多著呢。

薛朗

真是個好的開始,這喚醒了我的奇術靈魂。我先好好保管第一個火種,接下來該找審判者泡個茶了。

和薛朗一樣,馬雷葛蘿應該會回到他的罪孽之殿。說到這個,馬雷葛蘿的罪孽和我可不一樣,我比較傾向用更順應自然的方法達成他的目的。

如果我的手頭還夠充裕,我會想送你去費西亞一程。不過,為了把你從奇塔弗的大嘴裡救出來,我已經透支太多了。你得自己想辦法闖過這一關,記得一定要活著回來,我們要為這個世界做的事情還多著呢。

瑞斯拉薩

阿茲莫里人相信總有一天,凡人的世界會因為無法承載瑞斯拉薩子民的重量而崩塌。這個想法想起來令人直打哆嗦,還好這個預言從來沒有實現。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海洋之王

最後,這海洋之神與特索塔遺跡一起沉入大海,供養海中的魚群。還等什麼呢?和魚群一起享用他的神祇精華吧。

審判者馬雷葛蘿

從那艘船和這麼有個性的船長看來,你這趟旅途想必也是樂趣滿點囉?

我們得想辦法從審判者馬雷葛蘿弄來他的靈魂。他很可能回到了靈魂型態,不過現在就像隨風飄搖的蜉蝣,隨時都會消逝。我對這類奇術的蹤跡和起源還算熟悉,但是我對馬雷葛蘿的下落完全沒有概念。

你應該和待在河畔斷橋的那些人談談,尤其是那個年輕的聖堂教團學者。他們對於世界的理解一定遠超過我。

眾神的起源

當巨獸還沒現身、存在於不知名的領域時,人類不論男女都可以成為神。這些天賦異稟、為其他人愛戴的人迅速掌握永生的秘密,晉升為神。

不過,神化並不是件如此簡單的事情。就和生孩子一樣,這個過程充滿苦痛、悲劇和犧牲,而最常犧牲的事物是這個人的人性。神化就是這樣。追求永生的人會發現自己最後會成為怪物。

芮勒蓋許

走,打獵啦!這個營地的遺跡...你應該很熟悉吧,阿茲莫里人之前以這裡為家。

芮勒蓋許啊...他既冷血殘暴,但又狡詐多端。不過,他有個明顯的弱點:他對於失去自己手中的東西感到無比恐懼。 他所擁有的太多,深怕自己無法掌握。這使得他暴躁易怒,也成為了他的弱點。

裝容大師

芮勒蓋許是「無間之顏」,我稱他作隱匿之神。在其他神祇相互征伐、視拓展勢力為至高目標之際,芮勒蓋許始終待在一座漆黑的宮殿裡,任由隨臣子民的服從隨著薰香繚繞、蒙蔽他的雙眼,對暮鼓晨鐘無動於衷。

他從來都沒有勇氣眺望高牆外的世界,瞭解世界其他角落的苦難。

芮勒蓋許

試圖掌握一切的時候,事實上你什麼都得不到,只是芮勒蓋許並沒有辦法瞭解這樣的概念。

葛魯斯寇

你可能也會覺得這一點非常具有挑戰性。

關於沉痛之母葛魯斯寇,瓦爾人毀滅了她的王國,然後把殺盡她的孩子,丟在她的腳邊。葛魯斯寇沉浸於哀痛中,最後使她的心靈只剩下一個信念:無論是誰殺了她的女兒,她都會讓對方也承受同樣的苦痛。

她再度現世,但她並沒有恢復理智。我想你應該也能理解母親喪女會有多麼憤怒吧。

絕望之母

如果葛魯斯寇知道真相,她應該還是會因為喪女感到悲痛:在葛魯斯寇的女兒們計劃對陰影中討生活的蜘蛛們下手前,影蛛一向和她們相安無事。她們察覺到艾爾卡莉統馭人民的力量、她那奇蹟般的藥劑,以及讓人無法抗拒的慾火。她們深怕艾爾卡莉會讓使王族血脈分崩離析。不過,蜘蛛是一種很奇特的動物,只有在受到外力脅迫的時候,牠們才會離開蛛網。

葛魯斯寇

這個悲劇在於這個世界和我們人會讓母愛這種純粹、偉大的事物成為充滿憤怒和殺戮的恐怖武器。希望在葛魯斯寇夢裡,她的孩子們依舊活潑健康。

艾爾卡莉

她是一個魅魔,也是一位掠食者。根據瓦爾的創世傳說,她從最黑暗的洞穴爬出。事實上,她和你一樣,也曾經是凡人。她永無止盡地追求肉慾的滿足,後來就成為慾望的形象。

他們曾經稱呼她為影蛛,她視自己為戀愛之神,不過和她為伴的事物沒有浪漫可言,至少我不覺得她周圍的乾屍看起來有多浪漫。

暗影鬼蛛

我後來以眾神使者的身份受邀拜訪影蛛。這位性感誘人的女王在當時統治著一座帝國,邀請我參觀她的偉大作品和奇觀。早知道她是個慾女,我應該想辦法讓她和我上床。在這九年裡,我在她的情網裡展現我的勇猛,或是享受彼此的溫存。不過,我可不是想走就走。在她的控制下,我不斷掙扎,直到她的忠僕們背棄了她。

艾爾卡莉

許多阿茲莫里的藝術家崇拜這位蛛神。只是他們的作品都被她的外在蒙蔽了,你看穿了背後的真相。她現在正獨自在地底下沉眠著。

她其實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就準備收拾他吧。

審判者馬雷葛蘿

我們的偉大工程即將完成,現在只剩下禁忌祭者德瑞。她並沒有和其他奇術師一樣成為不死生物,追求和自己相同的事物,她則是和過去的災難印象共振。巨變使薩恩陷落,成為德瑞喜愛的模樣。

我們將在薩恩會面,我希望你可以盡快收拾她。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芮勒蓋許

試圖掌握一切的時候,事實上你什麼都得不到,只是芮勒蓋許並沒有辦法瞭解這樣的概念。

葛魯斯寇

這個悲劇在於這個世界和我們人會讓母愛這種純粹、偉大的事物成為充滿憤怒和殺戮的恐怖武器。希望在葛魯斯寇夢裡,她的孩子們依舊活潑健康。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艾爾卡莉

許多阿茲莫里的藝術家崇拜這位蛛神。只是他們的作品都被她的外在蒙蔽了,你看穿了背後的真相。她現在正獨自在地底下沉眠著。

她其實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就準備收拾他吧。

馬雷葛蘿

我們的偉大工程即將完成,現在只剩下禁忌祭者德瑞。她並沒有和其他奇術師一樣成為不死生物,追求和自己相同的事物,她則是和過去的災難印象共振。巨變使薩恩陷落,成為德瑞喜愛的模樣。

我們將在薩恩會面,我希望你可以盡快收拾她。

馬雷葛蘿

我們的偉大工程即將完成,現在只剩下禁忌祭者德瑞。她並沒有和其他奇術師一樣成為不死生物,追求和自己相同的事物,她則是和過去的災難印象共振。巨變使薩恩陷落,成為德瑞喜愛的模樣。

我們將在薩恩會面,我希望你可以盡快收拾她。

禁忌祭者德瑞

禁忌祭者德瑞是個惡毒的病菌,會讓薩恩的傷口惡化到休克。不過,她的奇術氣息強烈到讓我很難掌握確切位置。我們得從寄生在薩恩上、但也最瞭解這個區域的當地居民找線索。

禁忌祭者德瑞

你印證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不過,我並沒有品嘗那瘋婆子會是什麼滋味,我覺得真是骯髒透頂。

我們的旅程即將告一段落。往北將到達統治者之殿,我們接下來要繼續從巨獸體內抽出暗燼。怎麼會太趕呢?別忘了,奇塔弗無時無刻都在增強力量。只要他和各方眾神在這個世界待得越久,人類存續的機會就越渺茫!

恐懼的血照

在伊澤洛的死亡花園裡,你會和我的一位老朋友見面:

伊果成為一頭利齒獸,他相信自己瞭解恐懼的真諦:看見他那恐怖的雙眼時,人們就會清楚看見自己的恐懼。

恐懼的血照

在伊澤洛的死亡花園裡,你會和我的一位老朋友見面:

伊果成為一頭利齒獸,他相信自己瞭解恐懼的真諦:看見他那恐怖的雙眼時,人們就會清楚看見自己的恐懼。

伊果

瓦爾學者似乎被迫解答各種千奇百怪的問題,伊果就是其中一名學者。在探索最深層的人性時,他認為再也沒有比恐懼更真實的情感了。

他會引起孩子的恐懼,接著以他創造的異能之鏡捕捉、保存這些反應,讓他可以用於長期研究。伊果從恐懼的收藏瞭解真正的人性,讓他順利擠進瓦爾的統治圈裡。因為他廣為人知且倍受畏懼,他最後成為神。

伊果

伊果是一個值得我們省思的故事,想要真正瞭解恐懼,就得成為恐懼的化身。

永恆白駒

如果我們想迎接新時代的曙光,就得制服日耀神。

日耀神現身時,不斷燃燒自己釋出能量。不過,她從來沒有顧慮芸芸眾生和他們的需求,而是在一切變得荒蕪的時候,才會屈就於理性。在一天裡,太陽的升起和降落是自然循環,也是一種祝福,這種循環的消失則是一種詛咒。

日耀神

日耀神自戀得無可救藥。即使集結全世界的燈火,都還遠不及她散發出的傲氣。她從來不願瞭解自己姐妹背叛的真相,而是對妹妹晉升感到氣憤,並表示自己比月影神更偉大、更有資格晉升。不過,太陽神取得高位並不讓人感到意外,不是嗎?

永恆嬋娟

我們來到獵神行動的高峰,即將前往薩恩的重點橋樑。

月影神沉浸在冰冷的憤怒裡,也已忘記涼爽、濕潤的晚間和早晨一樣,都是生命所需的事物。月影神的夢想帝國由月亮統治,而生命會在無止盡的長夜中凋零。

月影神

其中一位統治了遠古時代裡,人口最多、勢力也最強盛的阿茲莫里部族。人們相信日耀神以金縷導引著太陽的行動,而月影神會以純銀的鐮刀控制月亮的盈缺。

在詭計之神湯馬祖來到之前,姐妹倆還相安無事。姐妹倆對立後,他始終隱藏著引起紛爭的原因,任上千上萬的人們死於非命。

不用對月影神感到憐憫。她是個冷酷無情的蠢貨,完全沒有身為神祇的智慧。

日耀神與月影神

太陽和月亮總算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我們的未來又有了希望。巨獸終結者,前方就是統治者之殿,我們得完成一個已經擱置太久的工作。

我們得對付這條路上的馬拉克斯眾女神,她們對我們可是一點都不友善。不管怎麼樣,我都得進入巨獸的軀體,和那一絲希望搏鬥。

這一趟旅程沒有預言和徵兆,也不保證你可以存活到最後。無論你做了什麼,你還是個凡人。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德瑞

你印證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不過,我並沒有品嘗那瘋婆子會是什麼滋味,我覺得真是骯髒透頂。

我們的旅程即將告一段落。往北將到達統治者之殿,我們接下來要繼續從巨獸體內抽出暗燼。怎麼會太趕呢?別忘了,奇塔弗無時無刻都在增強力量。只要他和各方眾神在這個世界待得越久,人類存續的機會就越渺茫!

德瑞

你印證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不過,我並沒有品嘗那瘋婆子會是什麼滋味,我覺得真是骯髒透頂。

我們的旅程即將告一段落。往北將到達統治者之殿,我們接下來要繼續從巨獸體內抽出暗燼。怎麼會太趕呢?別忘了,奇塔弗無時無刻都在增強力量。只要他和各方眾神在這個世界待得越久,人類存續的機會就越渺茫!

伊果

伊果是一個值得我們省思的故事,想要真正瞭解恐懼,就得成為恐懼的化身。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日耀神與月影神

太陽和月亮總算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我們的未來又有了希望。巨獸終結者,前方就是統治者之殿,我們得完成一個已經擱置太久的工作。

我們得對付這條路上的馬拉克斯眾女神,她們對我們可是一點都不友善。不管怎麼樣,我都得進入巨獸的軀體,和那一絲希望搏鬥。

這一趟旅程沒有預言和徵兆,也不保證你可以存活到最後。無論你做了什麼,你還是個凡人。

黑暗餘燼

暗燼還埋在巨獸的深處。只是,統治者之殿的隧道網路現在已經崩塌了,我們必須想個辦法闖進去。我發現巨獸腰側有個弱點,那是瓦爾奇術師多里亞尼割的舊傷。這個傷口癒合後,創口處形成一層厚實的膜。如果我們用正確的藥劑,應該可以把那層膜溶解,讓我們可以進去。

這種藥劑需要兩種非常稀有的材料:首先是奇異酸,是一種從奇異鳳凰充滿酸液的心臟所萃出的強烈毒液;第二種則是開採古靈寶石使用的爆裂物特拉坦藥粉。只要拿到這兩種材料,我就可以把那層膜溶掉。

查爾森之粉

你可以在統治者之殿的精煉廠找到特拉坦藥粉。跟特拉坦流通的節慶火箭和照明器比起來,這是一種更不穩定的混合物,過去人們用這東西在山中炸出礦道。這次我們也需要這種東西來解決我們面臨的難題。不過,艾都斯將軍和他的精兵們在瑪拉凱引起巨變不久後,曾把那邊當成避難所。如果他們還沒死透,他們一定已經成為最黑暗的生物。體格堅強的人在遭受腐化和死亡的催化後,會成為更恐怖的怪物。

嵌合之酸

這些劇毒怪物的心臟正是奇異酸的來源,牠們這種兇狠的習性也是可以理解的。牠們是充滿悲劇的生物,牠們曾經歷的苦痛和我的過去有著緊密的連結,讓我根本沒辦法忘記... 這暗燼的製作過程...也留下了一些生來便充滿不幸的副產品。

不過,如果我不放下過去犯下的錯誤,我們就會毫無進展。

_取得_材料_

我犯下的過錯總算成為過去,那位將軍總算獲得最後的安息。我們將以這個藥劑紀念他們...

_取得_材料1_

我犯下的過錯總算成為過去,那位將軍總算獲得最後的安息。我們將以這個藥劑紀念他們...

_取得_材料2_

我犯下的過錯總算成為過去,那位將軍總算獲得最後的安息。我們將以這個藥劑紀念他們...

_取得_材料1_

你做得很好,不過我們的藥劑需要奇異酸跟藥粉。找到第二種材料再回來找我。

_取得_材料2_

你做得很好,不過我們的藥劑需要奇異酸跟藥粉。找到第二種材料再回來找我。

黑暗餘燼

我拿到兩種材料了,現在可以製作我所說的藥劑。除了卡洛翰的詐術,我再也找不到比它還有腐蝕性的東西了。

到遠古創口附近的血池和我見面吧,我們可以想辦法闖進獸腹裡。

卡洛翰

卡洛翰駕馭著風,自豪地探索天空的秘密。對她來說,智慧就埋藏在颶風之眼裡。

請你瞭解:卡洛翰並不是個邪惡的生物。她曾是我的好友和伴侶,她的美麗和志向讓我深感驚豔並受到啟發,但我必須為了人類的未來而捨棄自己的情感。就像砂石隨著風吹而風化,卡洛翰受到自己使役的力量影響而改變。現在,她已經不再是我所知道的女神,要怎麼處置就看你們吧。如果我繼續說下去,我很可能會相信這一切。

颶風女王

我為可憐的卡洛翰哀悼。我曾經和她一起渡過這個世界最美妙的時光,但是她已經無法承受我心靈的重量。我當初就知道...她的傲氣總有一天最後會化為風暴,把身為凡人的我撕成碎片。事實上,我正是為了卡洛翰,才在統治者之殿的深處埋下暗燼。

如果你無法手刃自己的至愛,就必須讓他沉眠。

卡洛翰

此時此刻,我很羞愧我們的雙手鑄成現在的恐懼。卡洛翰…她很複雜,但他很固執,也絕對不會改變她的決定。我們已經盡我們能所及給她天葬。在以前,她相當的愛慕虛榮。儘管我費勁千言萬語警告她,但她還是被她的野心汙染了。

哀,看看妳的野心讓妳落得什麼地步,我的愛…

夏卡莉

馬拉克斯沙漠東方有座幻景綠洲,那裡的水屏蔽了超自然風暴的窺探之眼。沙暴會切開你鮮嫩的骨頭,你的愚蠢會害你被裝進黑暗的裹屍袋中。但你必須進去。女神夏卡莉藏身於金色的風暴中,她正在復仇中復活並且重建她的古代軍隊,這支軍隊曾經動搖這片土地的和平。

有辦法允許她復興她的軍隊,讓整個馬拉克斯殞落在她殘酷的統治之下嗎。現在這個沙暴很難解決,但一定有辦法可以進去。統治者之殿的居民很了解這片沙漠和這爛天氣,或許他們會知道怎麼驅散這個風暴。

夏卡莉

馬拉克斯沙漠東方有座幻景綠洲,那裡的水屏蔽了超自然風暴的窺探之眼。沙暴會切開你鮮嫩的骨頭,你的愚蠢會害你被裝進黑暗的裹屍袋中。但你必須進去。女神夏卡莉藏身於金色的風暴中,她正在復仇中復活並且重建她的古代軍隊,這支軍隊曾經動搖這片土地的和平。

有辦法允許她復興她的軍隊,讓整個馬拉克斯殞落在她殘酷的統治之下嗎。現在這個沙暴很難解決,但一定有辦法可以進去。統治者之殿的居民很了解這片沙漠和這爛天氣,或許他們會知道怎麼驅散這個風暴。

沙瀑女王

這不是我常講的東西,但這個女神,這個生物,她曾經是我的一部分。我升上雲端並墜落在她們女王美麗的卡洛翰的懷抱中。如果你認為凡人的婚姻很難持續,那你應該試試看超凡的婚姻。在我年輕的沙之女王誕生在這骯髒和恐怖的世界上之前,我們還是分開了。

現在你們看到我為了人性而必須受苦,把我自己的女兒放在祭壇上。

夏卡莉

母親敏銳的心應該幫助女兒的夢想。一旦美女擄獲男人或女人的心,夏卡莉的光輝就會化為塵土…這些力量都是來自他的母親。

我女兒曾經尋找過掌握這片沙漠之力的力量。最終她找到了,但這力量將她變成可怕的生物。在憤怒和羞辱驅使下,她開始在這悶熱的領土建立自己的軍隊,如果巨獸沒有安撫她進入平靜之中,那整個天空都會被他征服。寶寶會再次沉睡在她的搖籃中。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巨獸

暗燼還埋在巨獸的深處。只是,統治者之殿的隧道現在已經崩塌了,我們必須想個辦法闖進去。我們知道巨獸腰側有個弱點,那是瓦爾奇術師多里亞尼割的舊傷。這個傷口癒合後,創口處形成一層厚實的膜。如果我們用正確的藥劑,應該可以把那層膜溶解,讓我們可以進去。

這種藥劑需要兩種非常稀有的材料:首先是奇異酸,是一種從奇異鳳凰酸液心臟萃出的強烈毒液;第二種則是開採古靈寶石使用的爆裂物特拉坦藥粉。只要拿到這兩種材料,我就可以把那層膜溶掉。

_取得_材料_

我犯下的過錯總算成為過去,那位將軍總算獲得最後的安息。我們將以這個藥劑紀念他們...

_取得_材料1_

我犯下的過錯總算成為過去,那位將軍總算獲得最後的安息。我們將以這個藥劑紀念他們...

_取得_材料2_

我犯下的過錯總算成為過去,那位將軍總算獲得最後的安息。我們將以這個藥劑紀念他們...

_取得_材料1_

你做得很好,不過我們的藥劑需要奇異酸跟藥粉。找到第二種材料再回來找我。

_取得_材料2_

你做得很好,不過我們的藥劑需要奇異酸跟藥粉。找到第二種材料再回來找我。

巨獸

我們現在就站在我這創造物的遺體裡。感覺很奇妙,你不覺得嗎?我之前把這頭巨獸放在展示台上,並為自己的創作感到自豪和喜悅。現在,我要你剖開他黑暗核心的外殼。我用收集到的材料製作了一份藥劑,可以用來破壞他弱化的膜。我們將在黑暗核心見面,再討論接下來要作些什麼。

黑暗餘燼

暗燼是巨獸心臟的黑暗核心,也是一顆種子,其中蘊含著純粹、未經稀釋的腐化精華。這寵物的力量以及對於眾神的壓制力完全來自暗燼。只要有了這東西,就可以解決掉奇塔弗。那饑餓的神將會滿足自己的慾望,然後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奇塔弗消失後,暗燼也會在奧瑞亞化成灰燼,不再滋擾人們。

黑靈核心

我們個別的靈魂無法滿足暗燼新生所需的力量。不過... 每個靈魂經過一定調整後,就能組合成一個充滿仇恨的個體。我們那邪惡的融合將會讓巨獸變得興奮起來,讓牠那腐敗的內臟產下暗燼。你該作好心理準備:一旦踏出這一步,整個世界也將隨之動蕩。

浩劫

不應該成為這樣的啊...

巨獸本身就是一種美的存在,就像人們髮飾上的珠寶。
我...希望給你們一個追求和平、在這個世界上發光發熱的機會,不再只是當眾神的奴隸和玩物...

... 牠只是想自我防衛,錯的是那些背叛所有人類的扭曲心靈。

我也無法預測瓦爾和永恆帝國的行為,會讓牠在瓦爾克拉斯引起巨變。歷史上總是充滿悲劇,甚至...不斷重演。流亡者,我的雙手沾滿了數以百萬計...無辜者的鮮血,我再怎麼嘗試也無法洗刷這個汙名。

卡洛翰

此時此刻,我很羞愧我們的雙手鑄成現在的恐懼。卡洛翰…她很複雜,但他很固執,也絕對不會改變她的決定。我們已經盡我們能所及給她天葬。在以前,她相當的愛慕虛榮。儘管我費勁千言萬語警告她,但她還是被她的野心汙染了。

哀,看看妳的野心讓妳落得什麼地步,我的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夏卡莉

母親敏銳的心應該幫助女兒的夢想。一旦美女擄獲男人或女人的心,夏卡莉的光輝就會化為塵土…這些力量都是來自他的母親。

我女兒曾經尋找過掌握這片沙漠之力的力量。最終她找到了,但這力量將她變成可怕的生物。在憤怒和羞辱驅使下,她開始在這悶熱的領土建立自己的軍隊,如果巨獸沒有安撫她進入平靜之中,那整個天空都會被他征服。寶寶會再次沉睡在她的搖籃中。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聯合三巨頭

我們的不潔三巨頭終於匯聚成一個邪靈,摧毀這個黑暗的生物,讓我們離開這個地方吧!

聯合三巨頭

我們的不潔三巨頭終於匯聚成一個邪靈,摧毀這個黑暗的生物,讓我們離開這個地方吧!

黑暗餘燼

總覺得不對勁。沒錯,我們的老朋友瑪拉凱似乎還有最後一個把戲。我寶貝的巨獸的心臟有無比巨大的傷口。這件變複雜的事情,也不是沒有什麼我們不能做的。

流亡者,聽我說。我將會從聖器釋放不潔三巨頭之魂。他們散發的憤怒將是你前所未見。你務必要一個一個擊敗他們,將他們的殘物熔入足以揮發黑暗餘燼孕育的地方。做好準備吧。

傳心門

這三個靈魂一直為我們帶來驚喜!快點,心臟已經慢慢變成入口了。快進去完成你的任務,但我也無法準確的說你會在那邊找到什麼。

傳心門

這三個靈魂一直為我們帶來驚喜!快點,心臟已經慢慢變成入口了。快進去完成你的任務,但我也無法準確的說你會在那邊找到什麼。

歡迎回來

很高興看到你還活著,我的朋友,但你的情況實在糟透了-狂暴之海的泡沫對你應該不成問題!

我們不在的時候,奧瑞亞已經成為魔都,充斥著奇塔弗邪惡的僕人。情況變得比我一開始預測的還要嚴峻。

展開行動之前,我們必須先了解對手的真實身分。流亡者,我命你為斥候,前去刺探一番,因為你是唯一有能力在變化多端的夢魘中行動自如的人。你必須找到奇塔弗的位置,到時候,我們才能發動最後一擊。

黑暗餘燼

無須煩惱,在我們與奇塔弗展開最後一戰之前,黑暗餘燼絕對安全無虞。

那個食人的邪神將會像從森林最深處砍下的木頭般倒下,我們會看著他與奧瑞亞一起被大火吞噬,而這個世界從此擺脫夢魘。

莉莉

莉莉羅斯是個高貴的…你怎麼說的…無賴?無數歲月以來,我見識過許多英雄豪傑一飛沖天然後一敗塗地,而莉莉正在重蹈那些佼佼者的覆轍。我懷疑,有一天莉莉的名字是否會在世界各地的海邊酒館傳唱。

在她還在的時候,我必須記得維護她好的一面。貌美的海盜公主追殺偉大的神明「罪」,這應該會成為一段傳頌千古的傳奇故事,但我恨不得這單純只是小說情節。

奇塔弗

正如同我所擔心的,我們不在的時候,奇塔弗的力量已經成長到難以抗衡的地步,現在他的觸角讓我們無法進入他的飼料槽。顯然,那個永不饜足的神明食量變得越來越大,也開始變得越來越挑食了…

這股力量令我擔心不已。我跟我們的朋友班恩談過,他自願成為我誤入歧途的兄長的容器。我知道,我們最終都需要讓我的兄長復活,雖然我希望不要這麼快走到這一步,但我們似乎別無選擇。我們必須喚醒沉睡在班恩體內的兄長。奇塔弗的觸角是腐化的化身,唯有善的純淨之力才能驅除。

班恩

展開下一步之前,我覺得有些事應該告訴你一聲。班恩希望我守口如瓶,因為他自願犧牲,但我覺得你還是應該知道…

等到我們喚醒善,等到他從寄宿在班恩靈魂中的繭中蛻變重生,班恩也會從此死去,能留下來的只有神明本身。

流亡者,你聽得懂我說的話嗎?如果我們這麼做,班恩就會死…而且死狀悽慘-由內而外被純淨之火燒盡。就像我說的,班恩願意為此付出生命,但在我們走到無法回頭的那一步之前,也許你應該跟他好好道別。

眾神

除了我自己的存在,我不再感受到其他神靈的波動。雖然現在可能還有更多,但現在,瓦爾克拉斯可以鬆一口氣。

但我們必須把目光轉向奇塔弗,他仍在狼吞虎嚥那些被困在奧瑞亞的可連靈魂。你已經喝醉了我的種類,神靈歷程的精髓在你的血管流動,等待被選中的受害者被抹滅。 我們只能希望它足夠強大,能夠面對惡魔之神。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奇塔弗

就這樣了。一切都是為了這一刻,去吧流亡者,去擊敗奇塔弗,為人類帶來救贖。

純淨之印

所謂帝國王畝,不過是插根旗幟在荒土上。你們現在必須擊敗邪教,登上切特斯教堂之巔,於此豎立帝國旗幟。

神聖寶石,深刻銘記,紀錄無神帝國之摧毀覆滅,消滅威脅帝業之奴隸王國。

純淨之印

所謂帝國王畝,不過是插根旗幟在荒土上。你們現在必須擊敗邪教,登上切特斯教堂之巔,於此豎立帝國旗幟。

神聖寶石,深刻銘記,紀錄無神帝國之摧毀覆滅,消滅威脅帝業之奴隸王國。

罪:善,你明白了,不是嗎?

善:弟弟…請原諒我。我好像一直深陷於最可怕的惡夢…如今,眼前讓我睡眼惺忪的迷霧總算散開,我再次獲得光明…喔,神明在上,請原諒我…

罪:我們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你我同胞雙生,密不可分。你請求我的原諒,我欣然允諾。

善:但我所做的一切…我手中的無數人命…

罪:之後還有贖罪的機會,但現在,你的信徒需要你,奧瑞亞需要你…

善:…不,我無法繼續待在這些廢墟之中,我親手製造的屍體之中…這些人,他們需要你,弟弟,還有你的英雄-而不是我。

罪:那接下來呢?你要去哪裡?你要做什麼?

善:獨來獨往。我會徒步前往南方,一直走到肉身撐不下去為止。有些事我需要好好思索一番,如果我的良心認為我仍然有救,那麼我也會計劃彌補我的罪過。

罪:你想在世界底部的冰雪之中尋求自己的救贖?

善:正是如此,若你同意的話。

罪:有何不可,在苦行路上,探索自我,照見真我。踏上你的旅途,我的兄長,流亡者之神。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解鎖神之力

魂靈啊,請平息你的憤怒,與流亡者合而為一,成為他們在這個黑暗世界奮鬥的助力...

奇塔弗

結束了…我們贏了…只有笨蛋才會去做的事,我們的勇氣卻讓我們成功了。

我必須恭喜你,我的朋友。你的世界流放了你,但在我的屋簷下你永遠有一席之地。你帶給了人類希望。雖然大地始終被黑暗壟罩,但現在一束光芒穿透了陰霾。奇塔弗的飢渴已經被阻止,你呢?你才不是甚麼流亡者!你是個英雄,該受盡讚美的英雄。希望你的傳奇永遠流傳,直至永恆。

來吧,讓我們回到其他人身旁,清理這座城...他們會需要我們的幫助。

奇塔弗

結束了…我們贏了…只有笨蛋才會去做的事,我們的勇氣卻讓我們成功了。

我必須恭喜你,我的朋友。你的世界流放了你,但在我的屋簷下你永遠有一席之地。你帶給了人類希望。雖然大地始終被黑暗壟罩,但現在一束光芒穿透了陰霾。奇塔弗的飢渴已經被阻止,你呢?你才不是甚麼流亡者!你是個英雄,該受盡讚美的英雄。希望你的傳奇永遠流傳,直至永恆。

來吧,讓我們回到其他人身旁,清理這座城...他們會需要我們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