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塔格拉

介紹

你跟西拉克的對決很精采,你在哪學來這些技巧的?喔不,用不著回答我,流亡者沒有所謂的過去。當烏旗守衛們把我們從船上趕進海裡的時候,神主就已奪走我們過去的一切了。現在,我們唯一所想的只有苟延殘喘而已。

來,挑一個吧,不用謝謝我。我是為了自己,還有這裡的其他人:只要有戰力的人繼續活著,其他人就能繼續存活下去。

介紹

跟西拉克的決鬥打得漂亮。你從哪學來這樣的技巧?不,別管我的問題了。流亡者沒有所謂的「過往」可言。神主的烏旗守衛把我們踹下海的時候,過去的我們早就死透了。

關於屠夫.布魯特斯

人和怪物就只有一線之隔,至於布魯特斯,他很明顯已經完全超出這個界線。

布魯特斯塊頭很大。和西拉克對決之後,你應該知道大塊頭的動作都很遲鈍,所以打帶跑是最好的方法。不過,如果他會用魔法的話...我會請奈莎為你點支蠟燭引魂的。

關於屠夫.布魯特斯

典獄長終於解脫了?沒想到你到鬼門關走了一遭還能活著回來,那就選一個來慶祝自己還活著吧。

如果他們讚揚吟誦你的事蹟,記得告訴他們:是塔格拉給了你各種有用的消息。

獅眼守望

這個地方由穆希爾斯獅眼建立,作為和卡魯族作戰的補給站。在當時,獅眼守望只需要一小批精良的部隊就可以守住對方的攻勢。

我現在得對付誰呢?就是那一票餓得皮包骨、帶著朽木棍和鏽斧見人便砍的流亡者。

淹死的人

永恆帝國留下了一些煩人的東西:在瓦爾克拉斯這個地方,不論是天上飛的、地上爬的還是水中游的,死掉的東西都不肯待在土裡好好安息...至少在它們死第二次之前,都會爬起來四處遊蕩試圖找點東西吃。

海妖.莫薇兒

如果你想滿足你的好奇心,最好先去看看在船骸之墓徘徊的海盜亡靈。莫薇兒也算是個盡責的好媽媽呢...她竟然可以餵飽那麼多的子嗣。

關於恐喙鳥

你說恐喙鳥?不過就是長得特別大、前喙特別鋒利的雞。只要挑落單的打,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也就是說,千萬不要讓牠們包圍你,不然牠們就會把你開腸剖肚,把你當作一條肥美的蟲子吞下肚。

如果你有機會,就翻一翻牠們的巢穴吧。恐喙鳥有點像鵲鳥,對發亮的東西特別有興趣。

關於食人族

乍看之下,他們和我們好像沒什麼不同,不過只要凝視他們的雙眼,你看到的只會有黑暗和饑餓。這些傢伙的靈魂究竟成了什麼模樣?他們現在連人類都算不上。

你知道為什麼拾荒者沒來煩我們嗎?他們忙著自相殘殺,然後死者就淪為對方填飽肚子的食物。別懷疑,「人吃人」的好戲天天都在外面上演著。

畢斯特

你說畢斯特戴的帽子?他從船長那摘下那頂帽子。至於船長呢...被那群食人族烤來吃了。我想這應該算是勤儉節約,吃穿不缺吧。

畢斯特很會講故事,不過我從來都沒說他是騙子。畢竟,他講的還是有幾分事實,需要用心聆聽。

海妖.莫薇兒

天啊!沒想到你竟然成功了。海妖和她的子嗣在這些年來荼毒了無數的靈魂,你不僅為他們報了仇,也替倖存者帶來一線生機。

奈莎

奈莎是我們之中最善良的。她不是神主送來的流亡者,而是船難的倖存者。她讓我們殘餘的一絲理智還可以繼續支撐下去。

俗語裡的「出淤泥而不染」完全符合她的性格。

石雕之壁

海潮地穴的水位有時似乎會退卻,我相信這和峭壁上的孔槽有什麼關係。可以放入那些孔槽的東西早就不見了。不過,那些東西閃亮亮的,說不定被恐喙鳥叼去裝飾自己的巢了。

奇異的石雕

我幹了岸邊走私這麼久了,當然知道這種「貝殼」不是這一帶水域的東西。這是卡魯族的作品,可以放入炙熱鹽沼的岩壁。我覺得你就乾脆找出那一組「貝殼」,放進孔槽裡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深淵巨蟹

既然通道的水退了,我應該提醒你一些事情:

我在某天傍晚追趕一隻受傷的恐喙鳥,瞄到淹滿水的洞裡有個身影。看起來像隻噴砂爪蟹,不過它的大概跟一頭牛差不多大。

我認為那傢伙一定就在水聲之淵裡。如果你打算從那邊經過,幫我們個忙:把那隻螃蟹宰了,省得牠哪天餓了來找我們下手。

深淵巨蟹

你真的宰了那隻大沙蟹?沒辦法把牠帶回來實在太可惜了,不然我們就有海鮮濃湯可以吃。

不管怎麼說,我們需要擔心的潛在威脅總算又少了一個,請收下這個吧。

惡水池

如果你想的話,我有份差事要請你做:炙熱鹽沼附近有個水池,需要有人去調查。其實,在你看到之前,你就會聞到氣味了,就像盛夏的腐屍。不過,這還不是最麻煩的事情。

死去的恐喙鳥又變得活蹦亂跳的...不過,和人不一樣,動物不會自己復甦,如果牠們不會自動爬起來,會是誰在幹這檔事?想要答案就得到惡水池走一遭。

到惡水池把復甦恐喙鳥的傢伙解決掉,我們要處理的不死生物已經夠多了。

惡水池

你看過惡水池吧?不然你也聞過那股氣味:就像在盛夏路邊腐敗的屍體。不過,這還不是最棘手的事情。

死去的恐喙鳥又變得活蹦亂跳的...不過,和人不一樣,動物不會自己復甦,如果牠們不會自動爬起來,會是誰在幹這檔事?想要答案就得到惡水池走一遭。

到惡水池把復甦恐喙鳥的傢伙解決掉,我們要處理的不死生物已經夠多了。

惡水池

如果你想的話,我有份差事要請你做:炙熱鹽沼附近有個水池,需要有人去調查。其實,在你看到之前,你就會聞到氣味了,就像盛夏的腐屍。不過,這還不是最麻煩的事情。

死去的恐喙鳥又變得活蹦亂跳的...不過,和人不一樣,動物不會自己復甦,如果牠們不會自動爬起來,會是誰在幹這檔事?想要答案就得到惡水池走一遭。

到惡水池把復甦恐喙鳥的傢伙解決掉,我們要處理的不死生物已經夠多了。

有關死靈法師

死靈法師?嘖,光這些四處亂走的殭屍就夠我們忙了,還有人在火上加油。

還好你不介意到那骯髒的地方走一遭,請收下這個,謝謝你幫我們解決這個問題。

被阻斷的道路

她怎麼會切斷我們往內陸的通道?不過,我也該慶幸自己並不會知道那個女巫在打什麼如意算盤。

總之,我相信你可以打理好那邊,幫我們解除那道屏障。

往森林的道路

我曾經從監獄大門踏上帝王之路,然後闖進內陸。我當時得繞過禁靈之獄,典獄長布魯特斯就在裡面。那一趟旅程實在驚險萬分。

至於值不值得...內陸的森林生機盎然,有各種獵物、莓果和水果等等,應該比這裡好些。

不過,很多人沒辦法熬過這一趟路程,如果我們可以穿過監牢,比較不會這麼麻煩。如果你能把暮光海灘一帶清一清,然後想辦法繞過布魯特斯,或是乾脆解決掉他,每個人都會感謝你的。

往森林的道路

我曾經從監獄大門踏上帝王之路,然後闖進內陸。我當時得繞過禁靈之獄,典獄長布魯特斯就在裡面。那一趟旅程實在驚險萬分。

至於值不值得...內陸的森林生機盎然,有各種獵物、莓果和水果等等,應該比這裡好些。

不過,很多人沒辦法熬過這一趟路程,如果我們可以穿過監牢,比較不會這麼麻煩。如果你能把暮光海灘一帶清一清,然後想辦法繞過布魯特斯,或是乾脆解決掉他,每個人都會感謝你的。

重啟被阻斷的道路

你找到解除薛朗那道屏障的方法了?既然這樣,那就事不宜遲,趕緊行動吧。假如我們在森林中再度見面,讓我烤隻豬給你吧,朋友。

關於堅蹄羊人

在瓦爾克拉斯,死法可是五花八門,其中大部分可以讓你死得痛快。不過,如果你被羊人活捉,你一定會求神放過你這一次。

我從一些比較迷信的流亡者打聽到羊人信仰的神:苦痛嗜靈艾貝拉斯。就我的看法,這應該是個吃人的魔頭。如果羊人對你死纏爛打,就好好教他們什麼是應有的尊重。

關於流亡者的書信

我在獅眼守望看過很多流亡者來來去去,其中許多後來就再也沒了消息。這些信件啊,讓我有時可以...緬懷他們。

奧瑞亞想要忘記我們的存在。要是真的如他們所願,這條賤命還真是一文不值。

關於醫藥箱

你帶回來的醫藥箱裡可不只有藥品而已,畢竟,藥品總有一天會用完。對於奈莎,哪怕只是一絲希望,她都會繼續奮鬥到世界終結的那一刻。

介紹

我聽到奧瑞亞那邊出了大事,然後你就出現了。任何人都想得出來這兩件事的關聯吧。

我不知道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而且我覺得就算親眼見到也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可以確定的是,我們熟知的世界成為歷史,我們能作的就是別讓自己也跟著那個世界一起消逝。

奈莎

奈莎喔...我在某天晚上看到她延著暮光海灘跑向炙熱鹽沼。我當時叫了她的名字...但是她連轉頭都沒有。不知道她是沒聽到,還是她不想理會我。我想追上她,但在我的雙腳踏上沙灘前,她就已經消失在黑暗裡。

我跟著她的足跡到了炙熱鹽沼,不過足跡到這裡就停了下來。現場沒有和誰會面或是掙扎的痕跡,看起來就像她跑一跑之後...就不見了。

我已經聽說你的豐功偉業了。能者多勞,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找到奈莎,請帶她回來和我們見面。

奈莎

你看到奈莎了?你和她說過話了?說真的,這比我預期的好太多了。

她發生的改變...來自海洋之王的詛咒,這是可以破除的。我相信可以!

你得一直跟著她的足跡,千萬別跟丟了,你將會和海洋之王面對面。

奈莎

我希望還有希望見到她,不過這應該就像相信童話故事的孩子一樣可笑吧。我可以確定她不會再回來了,但她也沒有淪落到和莫薇兒一樣,至少這一點還讓我們抱著一點希望。唉,天曉得...也許她覺得這樣比較好,只是我相信這邊可以給她更多溫暖。

我相信你的能力,我也很感激你所做的一切。

黑色旗幟

如果奈莎覺得你可以用那面破旗搞出一艘幽靈船,我也不好說什麼。只要她能回來照顧我們,我不會在意她是怎麼回來的。

莉莉

我想知道莉莉從奧瑞亞的逃難者身上揩了多少油。她確實為了救這些人,賭上自己的性命和船隻,不過我認識莉莉很久了。她是個技巧純熟的走私者,莉莉作正當事也一定會要求酬勞。

與莉利生活

來到獅眼守望以前,我曾有過另一段人生。雖然有人會說那種生活平庸無奇,但我卻十分心滿意足。

莉莉和我靠走私酒賺錢,她思緒敏捷,我沉著冷靜,我們曾是合作無間的優秀夥伴,直到那天她把酩酊大醉的我五花大綁,丟在苦行碼頭。等到烏旗守衛來領取「我」這份禮物時,她已在前往特拉特斯的半途上。

所以我才會淪落至此。沒錯,看到她確實讓我有點惱怒,可是設身處境想想,我又有什麼資格怪她不擇手段?

卡魯堡壘

海潮地穴的水又漲了回來,而且用來放那些貝殼的凹槽也不見了。不過,我已經找到另一條通往公理監獄的路:從惡水池前往山嶺。現在頭痛的是...讓卡魯族人復甦的傢伙在惡水池入口設了一座巨大的圖騰。

卡魯堡壘

惡水池不再散發出惡臭了,就像秋雨洗淨費歐普羅斯的腐敗氣息一樣。

把惡水池的髒汙清除之後,你會發現底下埋藏著一座卡魯族堡壘,很可能是岡姆王親自監督建成的。那座堡壘現在的主人嘛...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畢竟我也不敢賭上自己的小命。我可以確定那傢伙塊頭很大,而且脾氣非常差。

圖克哈瑪

你殺了戰神卡魯?你竟然能殺神?真讓人難以置信...如果你不介意畢斯特那書生的作品,就和他談談吧。至於我嘛...我會給你一些比較實際的東西。

征服之眼

你拿回來的卡魯聖物...我好像在哪看過啊。嗯,另一個同樣的聖物應該就在圖克哈瑪神廟門口的守衛圖騰裡。我很慶幸今天拿到這玩意的不是我。不過,如果是我拿到了,我會把這東西回歸原處。我不敢說一定會發生什麼事,但絕對不會有什麼壞處的。

烏姆布拉的薛朗

多虧了你,我可以穿過卡魯堡壘,摸進禁靈之獄。自從你把典獄長宰了之後,那地方就安靜了好一陣子,但最近好像又有什麼風聲了。

烏姆布拉的薛朗是讓布魯特斯變成這付模樣的女巫。我不曉得她是鬼魅、食屍鬼,還是什麼我沒聽過的不死生物,不過她還是繼續運用自己的黑暗技藝創造出惡夢的產物。

我不太在乎她為什麼會回來,或是她到底要搞什麼把戲。她就像一顆水皰,不好好刺破引流可是會感染的。

烏姆布拉的薛朗

你清出一條通往公理監獄的路了...作得很好。我開始相信關於你的傳言了。

魅影船墓

該死的...看來海洋之王已經知道你想帶奈莎回去了。

你將必須從監獄大門一路翻山越嶺,然後從莫薇兒的巢穴繞回海濱。

聽起來奈莎並沒有離海岸太遠,她應該還在那一帶遊蕩。

傀儡女王

通往弗里西恩森林的路恢復通暢之後,我到森林走了一遭,看看內陸是不是和海岸一樣出現各種怪現象。這不看還好,看了讓我難過得不能自己...

那些可憐的動物似乎受到什麼寄生蟲控制,牠們彷彿一窩白蟻,只是蠶食的是血肉和心靈,而非木頭。我想那一帶有個巢穴、裡面有隻蟲后。如果你找得到那個巢穴,記得把牠殺個乾乾淨淨。我可不希望那寄生蟲傳到這地方。

傀儡女王

你是說又有什麼神了嗎?這也難怪...這遠古的原始神祇從塵土中甦醒過來,準備用他那群令人作嘔的子民們撲滅我們的希望...

說實在的,這種神沒有也罷。來,收下你應得的報酬吧。別客氣,接下來的路只會越來越艱辛。

海洋之王

千萬別太相信莉莉講述的故事。她和同類在開放水域進行的滿月獻祭很不對勁。經歷種種事情後,我現在確實得重新審視此人。

若能引開邪惡海洋之王的注意,讓他不去注意到奈莎,我願意親自動手,割頸殺死一兩個叛徒。

絕望岩灘

那些在海岸上蹣跚而行的「貴族」?他們離開奧瑞亞,等待他們的卻是浴血慘死。就算是老鼠,也會逃出即將滅頂的沈船。看來他們總算學會慘痛教訓。一旦末日降臨,即便坐擁家財萬貫,依然難逃死劫。

不知道他們是否真的發現了。他們本來就是飲血茹肉的噁心生物,現在又變得更不堪入目。

卡魯之靈

看來圖克哈瑪從卡魯族信仰中的死後世界召喚出宿主。其實我還挺同情那些倒楣鬼。你們卡魯族過去吃盡苦頭,生前遭受殖民奴役,參戰任人使喚,就連死後還要被你們的渾蛋神明折磨。

所以我不信奉任何神祇,祂們全都惡劣無比。
看來圖克哈瑪從卡魯族信仰中的死後世界召喚出宿主。其實我還挺同情那些倒楣鬼。卡魯族過去吃盡苦頭,生前遭受殖民奴役,參戰任人使喚,就連死後還要被他們的渾蛋神明折磨。

所以我不信奉任何神祇,祂們全都惡劣無比。


© 2014-2018.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17999 NZ: 2018-05-23 05:4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