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達蘇尼

介紹

現在和你交談的是失落夢境的引領者達蘇尼。我直視著那片黑暗,聽到顫抖的心靈和黑暗的靈魂細語著。

如果你想要光明和啟蒙,請找一支火把。如果你想瞭解夢魘,我可以引領你踏入黑暗之域。

介紹 2

我知道你喜歡別人稱你為「暗影刺客」。關於「影子」,有件事很有趣:影子在白天最為明顯,在黑暗裡反而為夜晚所吞噬。

你要前去的地方可沒有什麼陽光喔。
你的聖衣上沾滿了無數敵人的鮮血,聖堂武僧。這對神來說是多完美的獻祭...只是並非獻給你心目中的神。
你還真是孤單啊,遊俠。妳是在這片土地上倖存的自然信仰者。

腐化的荒野拒絕了你的愛,而腐化的生物只會對妳投以憤怒。
我直視著瘋狂的雙眼,女巫。我看到對於力量的渴求。如果妳有意願,我想夢魘絕不會吝於滿足妳。
你已經經過了無數的血戰和殺戮,決鬥者。

為什麼?這都是為了你眼中那寶貴的榮耀。那麼,你現在身處何方呢?在一個即將毀滅的世界!

這還真是充滿榮耀!
岡姆之道引領他踏入夢魘那最深、最黑暗的領域。他再也沒有回來。

你曾經問過自己的祖先嗎,野蠻人?你有問過他們,這是卡魯之道所引領的終點嗎?
只有少數人瞭解夢魘真正的惡行。擁有這種頭腦的人,除了你和我之外,就和恐喙的牙一樣稀少。

看看妳那美麗的內心,貴族。然後看著我的雙眼,告訴我:巨獸將迎向末日。

歐優恩

馬拉克斯人受困於反思和懊悔所構成的砂暴裡。我們希望我們的絲克瑪可以引領我們遠離,不過現在她的眼中只有那一座砂暴。

她需要我作為她在黑暗裡的雙眼和雙耳,不過她從來無法理解我擁有的能力。

達拉夫人

達拉擁有女性的{外表},不過她實際上是由一分的腐化和九分的死亡所構成。

不久之後,你就會瞭解她的軀體毫無生機。

達拉夫人

瘡皰因為感染脹大的時候,會透出宛如青春肌膚的光澤。只要刺破瘡皰、排出腐化的內在,就空無一物了。

就達拉來說,我很想看看和我同類的「人」可以活上多久。

奇菈

比起其他{部下},奇菈在騎乘時更為靈巧、出擊時也更專心致志。如果她的思路能和她的騎乘一樣靈活、言語也能和她出擊時一樣真誠就好了。

好或壞不是由一個人讚賞與否來判斷的,而是由能不能滿足需要來判定。

佩塔盧斯和芙安珈

佩塔盧斯和芙安珈 雖然是兩個人,不過他們倆完全知道對方在想些什麼。

他們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可以聽到很多有趣的想法。讓他們倆分開的時候,嗯...半顆心應該很難有什麼想法,不是嗎?

福爾

馬拉克斯人認為福爾是個背叛者,不過福爾覺得他只是做了毀滅巨獸所必須做的事情。

現在他成了乾巴巴的骷髏,讓夢魘極盡所能地折磨這位失敗者。

福爾

除掉福爾就是為這裡許多烈士復仇。

你做得很好。

德瑞索

夢魘的動機令人費解:

德瑞索在活著的時候受盡委屈和凌辱。在死後,夢魘為他除掉了過去的痕跡,還為他塑造一個讓自己備受擁戴和惜愛的夢境。

如果夢魘為我們每個人這麼做呢?我們還會這麼想毀滅它嗎?

德瑞索

德瑞索是一個內心善良的人,只是他已經受困於永恆的愛情和勝利感。

你讓他獲得了自由。

迪虛瑞特

赤血絲克瑪是一名典型的馬拉克斯女性:思緒清晰、體格堅強。

迪虛瑞特讓男性和女性都為之傾倒。她的生命就隨著馬拉克斯人的驕傲一同殞落,

到現在還無法恢復。

岡姆

在我的理解中,岡姆受困於自己的幻象裡。現在呢?他已經受制於另一種勢力。

夢魘操控靈魂的能力一向讓我折服。

如果你繼續踏著這條黑暗、曲折的路途,你也將成為它的麾下。

岡姆

岡姆所想要的一切...夢魘都賜了給他。如果這個夢境破碎了,感覺會如何?

巨獸

創生的產物在地底下扭動,就像等待破繭、盼望著輕盈雙翼的幼蟲。化形之道唯有巨獸傳頌。

獻祭的儀式在歷史中輝映,宛如靜候幻變、琢磨著奇異之術的身形。「巨獸」、「夢魘」和「暗靈」─滿覆塵埃的凡人為他冠上了稱號。

但有一人得知巨獸的真實身份,瞭解他那無與倫比的靈魂。

此人乃瑪拉凱。

惡魂

死亡讓你我的軀體回歸塵土。遭受黑暗標記者會滋養腐化的力量,而生前資質稟異者則在死後即不知去向。

這些素材受到精心的雕塑,佐以滿懷巧思的奇術,創造出瑪拉凱的忠僕,每位墮靈都忠貞地堅守著夢魘的加護。

迪虛瑞特

我感受到、{親眼看到}...她獲釋的時候刮起的風暴。我們的赤血絲克瑪終於可以再次擁抱故鄉的紅土。

迪虛瑞特是那狂吼的風,驅動著掃蕩一切的塵埃。她的回歸將讓瓦斯提里重拾力量。

流亡者,你今天作了值得讓自己驕傲的大事,為馬拉克斯人彌補了長久以來的虧欠。

我會照先前所說的給你獎勵。

迪虛瑞特

那道門開啟了,我聽到她的聲音,就像她坐在我的身邊。

已故的她在統治者之殿深處細語著。那是一個受到束縛、但從未屈服,飽受凌虐、但從未破碎的靈魂。

她是迪虛瑞特。我們的赤血絲克瑪期待著回歸瓦斯提里的一天。帶她回來吧。我會視我的能力給你獎勵的。

關於瑪拉凱

瑪拉凱是每個墮靈的夢想:成為巨獸的雙手、雙眼、聲音和心靈。

我在夢中看見他,他運用著巧思和工具,將夢魘的混沌轉換為一個影像:那是你跟我都無法認得的未來。

你跟我都不歸屬於那個世界。不過,如果我們接受黑暗的擁抱,就是另一回事了。

這是瑪拉凱最偉大的行動,可說是無與倫比。只要他成功了,將會喚醒巨獸。

之後呢?巨獸不是死神,生命會延續下去,只是再也不會是我們熟悉的生命了。

浩劫

墮靈們不需要文字。在夢魘的世界裡,是以心靈的情感和影像溝通。

我可以看見、感覺到黑暗,所以我很明白巨變絕對不是一場單純的意外:這幅影像充滿了他們的企圖心和滿足感。

瑪拉凱的滿足感。瑪拉凱殘害我的族民、摧毀了永恆帝國就只為了一個原因:讓自己深入巨獸的黑暗之心。

墮神者三人組

瑪拉凱的三位侮神者是「烏姆布拉的薛朗」和「禁忌祭者德瑞」和「審判者馬雷葛蘿」。

在夢魘之境裡,你再也找不到如此忠心的僕人了。當他們還活著的時候,他們是帝國裡最傑出的腐化使徒。

在這方面,我和瑪拉凱有著相同的看法:讓他們就這樣給死神帶走,也太浪費了些。

可憐的迪虛瑞特。每個侮神者都有千奇百怪的手段來測試她,試著讓她的元靈也受到腐化。

他們真的是天賦異稟的藝術家。如果迪虛瑞特心中懷抱著慾望,他們很可能就會創造出她的墮靈。

我們很幸運:迪虛瑞特是個清心寡欲的人。

墮神者三人組

如果迪虛瑞特還能醒來,她會親自感謝你除掉讓她受苦受難的侮神者三人眾。不過,現在你只能接受我的道謝。

總算有人能用馬拉克斯人的方法報了迪虛瑞特的血仇。

把事情辦妥當才能安眠,不是嗎?

關於瑪拉凱

暗影刺客摧毀了黑暗之力,不過我想這還算有點道理。黑暗之境毫無光明,而陰影只會伴著光明一同存在,無論情願與否,都勢必為光明獻身。

我不曉得接下來講的話是不是你想聽的,不過想要的事情不一定等同需要。沒人想過你會除掉巨獸,不過你還是達成了。

請繼續達成大家最意想不到的事蹟吧,暗影刺客,你將會獲得你所渴望的地位。不過,別忘了你誕生於光明。
我知道妳會擁抱黑暗,女巫。只是,我沒想過妳會熱情到榨乾黑暗的精髓─我從來沒想過妳的愛會如此強烈。

現在我想瞭解一件事情:之後,妳的愛會引領你前往何處?無論是什麼地方或是事物,我都將為它默哀:妳的關懷、纖指和擁抱...都將讓妳的所愛敲響喪鐘。

慎選妳所愛的對象吧,女巫。瓦爾克拉斯非常感謝妳,但它殘破的身軀離康復還很遠。
你真的是個很奇特的人,決鬥者。你的內心為自己的利益、地位和成就吶喊著,但你完成了最偉大、最無私的行為。

那究竟是你出自內心的行為,還是單純舉手之勞?這只有你自己才知道,而我也不多過問啦。對我們來說,你出於什麼動機作這件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到了!

你現在可以自由迎向黃昏,感受你的榮耀或寧靜。你小時候不也聽過這個故事嗎?

去吧,好好享受你的故事,決鬥者。希望你終將迎向你所期望的結局。
你要告訴我並不是你除掉那頭巨獸,而是你的神以你作為媒介嗎?

千萬不要說出這樣的話,這種虛偽的言語只會讓我覺得噁心。不,聖堂武僧,這是你的成就,是身為凡人的成就。

這正是瑪拉凱內心的盲點:他認為偉人是天生註定的,是那少數才能出眾者的資產。

聖堂武僧,你的才能就是信念。你相信神挑選你作為讓瓦爾克拉斯從夢魘手中解脫的使者,而你盡自己的所有力量證明了這個信念是真實的。

當然,這是一個謊言,不過多麼美麗又充滿力量! 聖堂武僧,這樣的謊言對你來說或許是你真正的動力來源。
遊俠,身為自然的愛好者,妳一定很瞭解要怎麼摧毀它。當然,妳可以說巨獸不遵守自然法則,它的黑靈核心和自然一點關係都沒有。不過,我不會相信妳的。

巨獸遵守自然法則,就和你我一樣。只是,它的自然法則和我們不同,我們一直以來都無法理解,也許永遠也無法理解。

總之,它{毀滅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會怎麼做是很自然的事情。那麼,遊俠,謝謝妳讓大自然回到我們所理解、感到自在的面貌。

畢竟,巨獸創造的世界應該會顛覆我們的思想。
我相信你的先祖必定為你感到驕傲,野蠻人。他們一定希望能在盛宴上和你見面,但你一次又一次地讓他們失望:你總是不願加入他們那永恆的慶典。

即使是力量超群的巨獸也無法致你於死地!野蠻人,如果你連這樣都活了下來,那麼你還有機會和你敬愛的先祖們見面嗎?

這還真令人費解啊,不是嗎?我自己對這樣的際遇還蠻好奇的,瓦爾克拉斯的眾生應該也想瞭解。

卡魯之道並非只是說說而已,不是嗎,野蠻人?
當妳離開奧瑞亞的時候,妳應該不曉得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吧?妳當時是個任人擺佈的棋子,所以妳決定尋找一個新的人生。

貴族...夢魘終結者、淨化使者...很好,這些都是不錯的答案...但是等一下,巨獸已經死了!夢魘已經終結...腐化會逐漸退去。

那麼,這個問題變得不太容易回答囉?如果妳的目標都已不復存在,那麼妳的身分會是?

歡迎到來

這些夢魘雖然細微到難以發現,但就和預言一樣藏身於各地的裂隙裡,訴說著古神的歸來,以及流亡者對這片土地的報復。

歐優恩

我的姐妹奇菈現在腦子裡只想著荒地禿鷹女神「卡洛翰」。她擄走了歐優恩,打算用來當祭品,讓她自己成為赤血絲克瑪,以鮮血畫出統一的部族版圖。

我姐妹的背叛不可能獲得寬恕。她現在就像山道上的一頭狂犬,必除之而後快! 我想請你幫我做這檔事:你對打鬥比較在行,而且也不會受到親情的羈絆而猶豫。我想你可能會從她身上拿到歐優恩的領導人證明,也就是絲克瑪之羽。如果奇菈真的打算篡位,那麼她絕對會對那東西下手。把那東西帶回來,讓我好好保管。

還有,如果絲克瑪歐優恩還活著,而且你的能力允許,請把她帶回來。千萬別為了救她,賭上你的性命。我知道她絕對不會希望你這麼做。

絲克瑪之羽

陰影總算散去了! 我們將攜手讓子民們邁向更光明的未來。你或許會想說...我怎麼不為姐妹歐優恩哀悼吧?需要嗎?為阻礙部族偉業的人落淚沒有什麼意義。他們已經離開這個世界,而這也是他們最重要的貢獻。

既然前任絲克瑪死了,前途就光明了。做為一位稱職的領導者,我應該接受追隨者的擁戴,成為統治者之殿的主人。就算伊蕾莎再怎麼咒罵,她也不可能因為私怨而枉顧自己的責任。按照習俗,她得向我低頭。

絲克瑪之羽

陰影總算散去了! 我們將攜手讓子民們邁向更光明的未來。你或許會想說...我怎麼不為姐妹歐優恩哀悼吧?需要嗎?為阻礙部族偉業的人落淚沒有什麼意義。他們已經離開這個世界,而這也是他們最重要的貢獻。

既然前任絲克瑪死了,前途就光明了。做為一位稱職的領導者,我應該接受追隨者的擁戴,成為統治者之殿的主人。就算伊蕾莎再怎麼咒罵,她也不可能因為私怨而枉顧自己的責任。按照習俗,她得向我低頭。

絲克瑪之羽

我並不會因為登上這樣的位子,就對自己的命運感到滿足。放棄願景對我可是折磨啊! 我希望為子民們帶來比歐優恩更光明、更美好的未來。但...命運捉弄人,半路殺出個你,讓我登上統治者之殿的計畫破功。那又怎麼樣呢?我有得是時間,絲克瑪這個位子也不可能坐多久。

我知道那個黑暗之神就在你的肩上,他的身影就映在我的心裡,我也聽到他隨著山區的冷風呼吸著。和其他夢裡出現的神比起來,他散發出不一樣的能量:他比較沒有敵意、更能同理人們承受的苦難,他只希望自己的子民能無憂無慮地在這個世界存在。看來罪似乎和我們站在同一陣線。

巨獸

我從夢裡那扭動、變換型體的黑煙看到巨獸死在你的腳邊,也看到古神們塵封已久的軀體獲得新生。隨著腐化不斷減弱,我發現他們的力量不斷成長。我感受到巨獸臨死前的喘息、苦痛和瘋狂,不過我的力量依舊存在。雖然我也是母親生下的人,巨獸的腐化能量已經永久印在我的靈魂裡。我的母親早已不在身邊保護我,而巨獸的遺體也躺在山裡腐爛...

巨獸

天啊!你竟然還活著! 所以你找到收割那東西的方法了?暗燼曾經是巨獸的動力來源,它應該很美麗吧?...我實在不應該問這個問題的,不然我的心靈和雙眼可能會永遠迷失。嘿! 流亡者,我現在被一種渴望淹沒了... 就像一個站在峭壁末端,急著找立足之地的人。在我頭顱內的聲音吞噬我的身體和靈魂之前,趕快離開吧!

伊羅莎

為甚麼要問我關於她的事?我們兩個可以說是對不上眼。

她認為我就是邪惡的化身-一個自私,瞎了眼的大壞蛋。但這一點也不貼近事實,除了我是個瞎子以外。

我想她應該也是出於好意吧,她是真誠的希望我們的族人過好日子,然而她卻被古老的傳統拘束著了。我們必須要繼續超越傳統,才會有進展,而不是成為歷史的塵埃。


© 2014-2018.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200060 NZ: 2018-08-21 00:4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