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古物

閱讀

{第一冊:瓦爾的末代女王}

傳說中,阿茲里女王的朝政廳排滿了鏡子,而她總是一絲不掛地上朝,並且要求群臣依樣畫葫蘆。據她所說,人在沒有蔽體衣物時,也就沒有可以隱藏的事物。不過,任何人不用細想都會想到阿茲里會利用自己婀娜的體態來搏得其他人的認可。

像阿茲里一般美麗的女人裸身站在面前時,必定很難拒絕她提出的條件。從所剩無幾的人偶和浮雕,可看出她是位絕世美人:不但擁有曼妙的體態、迷人的雙眼,更散發出令人銷魂的氣質。這些描述是真是假,時至今日已無從證實。

不過,究竟這樣的女人性情如何?殘存至今的少數紀錄可分為兩派:其中一派以讚揚阿茲里極有遠見,必定讓瓦爾族步向光明的未來,另一派則毫不客氣,直指阿茲里對於自己的愛慕遠超出賜給人民的恩惠。如果她那朝政廳確實擺滿了鏡子,那麼後者的批判應該更為可信─ 虛榮心是最容易腐化人心的罪惡。

關於阿茲里,只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確信的:她是瓦爾族的末代女王,在她在權期間,瓦爾族的輝煌歷史於恆曆前四百年左右戛然而止。

- 圖書館長 特里尼安

閱讀

{第二冊:殺人魔澤佛伊}

據說瓦爾貴族澤佛伊活了一百六十八年,比當時瓦爾人平均壽命的三倍還多。如果澤佛伊只是個一生平安順遂、無事叨擾的平凡人,那麼他也只會是個塵封在角落、默默無聞的耄耋之人。想當然爾,他的一生充滿了傳奇的色彩。

在瓦爾族的歷史中,澤佛伊是最惡名昭彰的殺人魔:在一百二十八年期間,澤佛伊誘拐了十三名被害者,並加以凌虐、殺害,而所有被害者都二十來歲、擁有貴族血統,而且都是古靈使徒。然而,澤佛伊並不是因為殺了如此多人而赫赫有名,而是他那慘無人道的殺人手法。

當年發現澤佛伊非常瞭解如何讓受害者在最長的時間下,承受最劇烈的痛苦而死亡。在經過調查後,發現他的受害者都經歷了極為恐怖的凌遲,而驗屍報告更指出受害者身上的所有創傷都是在還活著的時候造成的。某些資料甚至宣稱他採用的凌虐手段極為熟練,讓他在受害者身心尚可支撐的狀態下,引起最為劇烈、持續最久的痛楚。

澤佛伊的死彷彿一個謎團,不過歷史總是會帶我們回到原點:他最後倒在第十三位、也是最後一位受害者的旁邊。這名受害者未受凌遲,體表毫無傷痕,只是單純死去。對這名超人瑞進行驗屍之後,結果更是讓人啞口無言:據說澤佛伊的遺體並無一百六十八歲的垂朽身軀,而是擁有一名二十歲男性的體態。

從時間長河開始流動起,生命和死亡總是攜手相伴,難道澤佛伊找到了讓兩者結合的方法?

- 圖書館長 特里尼安

閱讀

{第三冊:皇后的奇術師}

在一個以古靈寶石和奇術為信仰的文化裡,能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臣...多里亞尼必定也是當中的奇才,或是他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殘暴無與倫比。在澤佛伊回歸塵土後,這是最駭人聽聞的事件之一。

許多古書都記載著阿茲里的御令:多里亞尼受命「盡所有可能達成使命,不需考慮任何代價或後果。」 那麼,多里亞尼究竟接下了什麼使命?答案是:瞭解澤佛伊長壽及永保青春的秘訣。

在一座特別讓人毛骨聳然的倉庫中,發現了為數可觀的草紙。上頭記載著無數青春年華的男女都交給多里亞尼進行「處理」。其中,只有「近年發育成熟」者才符合接受「必要程序」的資格,其他人則是打入「淘汰品」的行列。

是的,阿茲里女王為了追求無盡的青春和美貌,對自己的子民痛下殺手,再次證明了虛榮心是最容易腐化人心的罪惡。

- 圖書館長 特里尼安

閱讀

{第四冊:阿茲莫里人的崛起}

倒下一杯阿茲莫里茶,然後從葉片中尋覓你的未來─ 你會發現瓦爾語竟然派上用場!不用感到驚訝:我們的文學是阿茲莫里和瓦爾兩大文化聯姻的產物。

在約莫兩千五百年前,阿茲莫里文化與瓦爾族第一次接觸。在這之前,阿茲莫里的一切事物均以口耳相傳。在這之後,阿茲莫里人的文學蓬勃成長,而阿茲莫里文化的各個層面也都因此一飛沖天。當第一批瓦爾大使踏上阿茲莫里人山腰上的家園時,瓦爾族讓原始的阿茲莫里人轉變為擁有凝聚力的務農民族。

對於瓦爾族十分慷慨地散播他們的知識和信仰,但他們對於「眾神之淚」、也就是我們今天所稱的「古靈寶石」始終三緘其口。經過長年的調查之後,目前還是沒找到阿茲莫里人在古早使用寶石的記載。雖然他們提到瓦爾人的肉體裡帶著閃閃發亮的水晶,先祖們也從未奢望寶石內潛藏的力量。

這種關係一直持續到第一批瓦爾難民在五百年後上門求助為止。

- 圖書館長 特里尼安

閱讀

{第五冊:覆亡之紀}

瓦爾族繁盛了數千年後,在熾烈的烈陽下消逝。阿茲莫里人和殘餘的瓦爾族訴說著他們的同情和恐懼:支離破碎的家庭、步履蹣跚的雙腳,以及所剩無幾的財產和理智。阿茲莫里人親切地招呼、照顧瓦爾遺孤,但後者無法解釋 為什麼繁盛的民族會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遭遇這樣的厄難,後人稱之為「覆亡之紀」。

在阿茲莫里人歷史中,「三千一百二十六」是一個永不磨滅的數字:三千一百二十六名 瓦爾遺族最後歸化阿茲莫里人。

那是為數百萬的龐大民族最後的三千一百二十六人...

- 圖書館長 特里尼安

閱讀

{第六冊:恆曆}

塔庫斯.維盧梭率領著八萬族人踏上阿札拉瓦爾那已覆亡的家園。他在阿茲里的陵墓插上旗幟,建立起偉大的永恆帝國。旗幟上寫著:

「瓦爾族不願正視付出血肉的代價,招致覆滅的命運。阿茲莫里目睹瓦爾的災難,將保障子民的平安。」

維盧梭在阿札拉瓦爾的殘骸上建起一座名為「薩恩」的新城,維盧梭號召第一波軍團征服聖山下方的土地,清除覆亡之紀所留下的奇異創造物和怪物。

誠如維盧梭所言,他保障子民的平安:他封起了瓦爾古老的教學和權力中心,對奇術創下禁令,讓學習瓦爾秘術者成為烈火的祭品。他考量到摧毀眾神之淚可能會帶來無法想像的後果,因此全數運往統治者之殿,埋入深山後加以密封,而古靈寶石就這樣受世人所遺忘。

這是一個消滅歷史的卓越手段,但在敝人眼中,這不過是原始部族自認為征服敗者的激進手段。

- 圖書館長 特里尼安

閱讀

{第七冊:費西亞的聖火}

五年之後,卡斯皮羅大帝也隨著父親的腳步告別這個世界。雖然他的詳細死因眾說紛紜,但都確認了一點:卡斯皮羅遭到來自某種黑暗型體的魔爪。

阿拉諾.費西亞起軍為大帝復仇,並且成功驅散籠罩的黑暗,而這個地區在未來成為帝國的中心地帶。雖然歸咎於一部分帝國領土內陷入不詳之夜是一件可笑的事情,但當年的阿茲莫里史家都敘說著這段經歷─這不可能是一場巧合。這可能是一種特異的天氣,或是源自覆亡之紀後殘餘的奇術力量。對於此,敝人對任何可能都感到不安。

阿拉諾於恆曆35年盧里西第一聖戒日寫道:「英勇的我軍將黑暗逐入那殘破巢穴,並將罪惡永遠封印其中。」 聖山山腳和公理山脈重見天日之後,阿拉諾.費西亞便帶著榮耀返回薩恩。由於維盧梭並未清楚指示王位繼承者,阿拉諾便登基為大帝,而帝國中心地帶便以他的姓氏為名,藉此紀念他的事蹟。

阿茲莫里最終在瓦爾的故土定居。費西亞一族成為永恆帝國的正宗且從未間斷,守護著帝國的和平與繁盛。

「守護帝國子民的平安!」─ 這是聖堂教團聖宗加冕為永恆大帝時,必須宣讀的誓詞。

- 圖書館長 特里尼安


© 2014-2018.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81996 NZ: 2018-08-21 12:4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