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烏圖拉

初次見面

雖然我們互不相識,我還是一視同仁地給你讚揚。你手刃了聖堂教團,向我們散布了起義的理念和希望。

受虐者開了口...最瞭解我們目前困境的,非永生的奴隸奇塔弗莫屬。戰士,他經由你傳達消息,他說:我們應該獲得自由!

他們叫我烏圖拉‧馬柯拉,領導這群小伙子實在是吃力不討好。不過話說回來,我都已經給了他們武器、 告訴他們該怎麼戰鬥、怎麼行動,怎麼犧牲自己來成全這個偉大的志業。是說如果這樣還不夠格,應該也沒人辦得到了吧?
聖堂武僧殺了聖堂教團的人...看起來真是諷刺,不過這也夠讓這些小伙子提起鬥志了。

受虐者給了我們一個承諾。相較於我的預期,你還差了些,不過這是永生的奴隸奇塔弗下的旨意。聖堂武僧,他經由你傳達消息,他說:我們應該獲得自由!

他們叫我烏圖拉‧馬柯拉,領導這群小伙子實在是吃力不討好。不過話說回來,我都已經給了他們武器、 告訴他們該怎麼戰鬥、怎麼行動,怎麼犧牲自己來成全這個偉大的志業。是說如果這樣還不夠格,應該也沒人辦得到了吧?
嘿!沒想到在我完成自己的工作之後,還是由奧瑞亞的人解放這些奴隸、率領他們作戰。我想聖堂教團應該好好想一下,團員的待遇是不是比奴隸還不如呢?

喔,我可不打算拒絕奇塔弗給的禮物。如果他希望奴隸和流亡者並肩作戰,那我想我們應該讓聖堂教團認清一個事實: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他們叫我烏圖拉‧馬柯拉,算是他們的領導者。不過話說回來,我都已經給了他們武器、 告訴他們該怎麼戰鬥、怎麼行動,怎麼犧牲自己來成全這個偉大的志業。是說如果這樣還不夠格,應該也沒人辦得到了吧?

判官卡斯蒂克斯

在追尋自由的過程中,我們不只得獻上鮮血。我們可以盡情獵殺外面的聖堂教團團員。不過,如果殺不進聖堂教團法庭,也沒辦法斬草除根,擺脫奴隸身份也只是痴人說夢!

主要問題在於那地方好像施了某種巫術,擁有「虔誠、能看清真相的雙眼」的人才得其門而入。相信你也用雙眼見證了善的力量。

不過,奇塔弗回應了我們的祈禱,讓我們得到了合適的人選:虔誠的判官卡斯蒂克斯。現在,他正在管制區與我的部隊奮戰。

找到他,然後把他那對虔誠的雙眼挖出來。我相信心地善良的賈斯提卡一定會引領你踏進聖堂教團法庭。

判官卡斯蒂克斯

嘿!你處理掉判官卡斯蒂克斯了?事實比我想像得還順利。不過,我認識一個你一定很想認識的傢伙,他就在聖堂教團法庭之後的無罪之室,我相信他也非常希望能見你一面。

我說的正是聖宗伊爾莉斯。他的眼裡只有善,所以很難區隔他和那位神。這對我們來說是件好事:只要你殺了他,就可以把神也一起殺了。

如果聖堂教團沒了神,就會是 一群待宰羔羊。

奴役監牢

深呼吸一下、 體驗互相利用和迫害有多麼令人厭惡。馬爾賽斯‧獅眼擄獲第一批卡魯族人的時候,這些隔間和牢房就是受擄族人的新家。獅眼是「帝國的英雄」,也是他們有史以來最傑出的奴隸頭子。不過,他並不是唯一一個。席格蒙德‧費爾隊長資助過一些遠征隊,不時擄些卡魯族孩子回來當奴工。聖宗領導人神主也是近代當人口販子致富者之一。奧瑞亞的財富是以卡魯族的貧困作為代價,奧瑞亞的每一枚金幣都已染上卡魯族的血。

拉尼

拉尼是個混血兒,不過她還蠻強韌的。她的母親是個卡魯族人,而她的父親...是個奧瑞亞領主。奧瑞亞是她成長的故鄉,但她總是不畏艱難地帶來費歐普羅斯領主們之間流通的消息。如果沒有她,這場起義也不可能達成。

另外,她本身也是個不錯的戰士,在第三個監督者有辦法稍微傷到她之前,她可以先放倒另外兩個。別擔心,拉尼不會這一點小傷就怎麼樣的。

范尼達

如果不是看在拉尼的面子上,我一定會把那范尼達那婊子給宰了。范尼達似乎知道拉尼需要的藥品,所以她可以活到拉尼的狀況好轉。

接下來,她就得接受我們的審判。

監守高塔

這裡是監守高塔。你知道讓我們最厭惡的事情是什麼嗎?有人負責監督、怒罵我們,甚至把我們當畜生一樣鞭打、猛踹: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奴隸,而這些人背棄了同袍,就只是為了換來大一些的牢房以及多一點的配給。

奪下這座塔、懲罰那些受貪慾驅使的叛徒...這種喜悅實在難以言喻。他們曾經想過這一天的到來嗎?我想或許吧。

奇塔弗

嗯...我知道他的其他名字:黑靈、 食人王、 餓靈。這些是他的形象,直到圖克哈瑪奪去祂的雙眼、瓦拉庫把他投入海中溺斃,以及海恩格拉鞭笞他、把他打入無盡黑暗。

奇塔弗從自己承受的苦痛學習。學習到血肉之軀如何承受暴行,也學習到如何成為一名奴隸。

現在的他渴望自由。他也不只為自己尋求自由,而是所有承受過鞭笞和枷鎖的我們。

奇塔弗是受虐者,他的使命就是從黑暗中再度崛起,顛覆這個世界的暴行。身為他的子民,我們將永遠跟隨他。

那個紅眼的...他已經沉寂好一段時間了。他和奇塔弗還有圖克哈瑪一樣,都是歷史悠久的神。現在善甦醒了...和聖堂教團相比,他的力量可是前所未見。

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身為奴隸的我們也有了自己的神,我可以從同袍的雙眼看見他、從灑出的熱血感受他,或是...從犧牲者的哀號聽見他的呼喊。

我不知道眾神之前上哪去了,也不曉得到底是什麼東西讓他們回來。說實在的,我一點都不在意,我只要知道自己不再孤軍奮戰就好了。

神聖大教堂

聖堂教團可分為兩個部分:一個莊嚴的前庭,以及一個斑駁的後庭。

位於前方的是聖堂法庭,如果靈語者蠢到在聖堂教團的聽證會上亂來,他們就有得受的。奧瑞亞的木材商一定從這裡撈了不少吧...噢,如果風向剛好對到了,你甚至可以聞到火刑者的炙烤味。

後庭叫作無罪之室,也是他們真正的信仰中心。資淺的聖堂武僧會前來向他們偉大的神獻上敬意,但是他們的良知也正好是在這裡磨盡的。我從來沒有踏進無罪之室,不過你從百步開外就感覺得到 身體裡有對眼睛注視著你,而且絕不放過你這一生的任何汙點。

聽我說,一個正常人踏進去後,走出來的就只有傳道者和灰燼。如果你真的要進去,請多保重。

聖宗伊爾莉斯

神主前往瓦爾克拉斯之後,還是得有人繼續維持教團的統治工作。伊爾莉斯接到這份工作的時候簡直喜出望外,他在這方面經驗豐富。

伊爾莉斯對尼加馬卡努伊和尼加庫拉馬寇伊發動了規模最大、傷害也最大的幾次掠奪行動。他對男人、女人和孩子一視同仁:所有人都被上了枷鎖、像牛隻一樣運回費歐普羅斯。

他建起了聖堂教團法庭和善之殿,五千位卡魯族人在這個工程的期間喪生,而女人們則得洗掉丈夫或父親死去後,沾染在石塊上的血漬,象徵維護自己的操守。

哪天遇到伊爾莉斯的時候,讓他體驗一下卡魯族人的怒火和復仇。


© 2014-2017.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 213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