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武器大師瓦甘

介紹

打鬥是瓦爾克拉斯居民的必備技巧,除了呼吸和吃飯,「怎麼活下去」也是每天的重要功課。對了,如果你想在早餐前作點運動,就來薩恩找我吧,我很樂意幫你趕走瞌睡蟲!

嗯,其實我並不是只會打打殺殺,我也很會製作用來打打殺殺的工具!這是我的興趣,我也希望自己哪天能披上最強格鬥者的披風。有一點還蠻耐人尋味的:幹出越多殺人的事情,我就會作更多有意義的事情,這就跟在作生意前,總得先批貨是一樣的道理吧。

不管怎麼樣,我很樂意讓你看看我有哪些好貨。

決鬥者

流亡者,你知道決鬥者的傳統從哪發跡的嗎?其實是艾茲麥人。這個來自西方、以種植馬鈴薯維生的民族認為打仗是一個非常缺乏智慧的舉動,至少他們認為不分男女老幼都趕盡殺絕這一點並不文明。因此,他們設立了決戰者的制度。

在艾茲麥人的戰鬥中,雙方會穿上最高級的戰服、騎上戰馬、敲打戰鼓,並向對手叫囂。等到雙方充滿戰意的時候,就各自派出其中的菁英勇士擔任決戰者...通常雙方的代表會至死方休。

那麼他們究竟為了什麼目的這麼作?譬如說,我方的決戰者勝利時,雙方領地交界某一條漁獲豐富的河流就歸我方所有,如果對方的決戰者獲勝,我方就獻上幾百頭牛。這些條件都談妥之後,雙方就鳴金收兵。

永恆帝國從艾茲麥人汲取了這樣的概念,而奧瑞亞人再把它發揚光大。

德瑞索 - 作為一個男孩

滿十五歲的那一天,我受邀前往德瑞索的鬥劍之廳,而我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受邀者。當德瑞索還在這個年紀的時候,他在費歐普羅斯某條小巷的角落...把一柄生鏽的短劍刺進一名殺手的眼眶,而這名殺手經驗十分老道。那是他第一次殺人。

德瑞索和我出身平凡,而我老爹雖然使刀刃的技巧不錯,理財方面更是高人一等。我得一步一腳印、累積聲望和財富...就像德瑞索當年一樣。

如果你一無所有,那麼就有無窮的希望。

德瑞索 - 作為一個決鬥者

動作最迅捷、體魄最強壯,還是智慧最豐富都不是重點。德瑞索和我都不是這方面的長才,事實上我們的成功來自多常揮動自己的刀刃、擋下多少次可能讓自己丟了小命的殺招,以及在流血後讓自己恢復,然後再讓自己流血。

在德瑞索剛發跡的時候,他敗陣的次數多過戰勝。不論你在哪邊看到他,他身上一定綁著繃帶。

不過,他從未因此放棄,而我也和他一樣,在學會閃招之前,先學會怎麼挨打。

德瑞索 - 作為一個冠軍

德瑞索後來贏得了劍士之冠以及莫薇兒的芳心,不過他後來也瞭解到獲得獎賞遠比留住自己擁有的東西更難。我曾經戴上那頂象徵榮耀的劍士之冠,也贏得三次的「菁英」披風。雖然我盡力讓自己處在巔峰的時間超過大多數的傑出者,不過能討女士們歡喜的可不是成為最傑出的決鬥者,而是能討好他們的傢伙。

偉大的德瑞索學了不少東西,不過比起這一點,他還是差了我一些。你可以盡你所能學習戰鬥的技巧,不過如果你不知為何而戰,一切都是枉然。

刺殺大師瓦里西

我並沒有在決鬥裡「奪走」一個人的性命,應該說是我贏得的。瓦里西竊取人命就如同他竊取其他一切事物一樣。

狩獵大師托菈

托菈充滿了野性美,遠遠看很不錯。至於近觀嘛,我可不想落得滿身是傷。

亡靈大師卡塔莉娜

我應該讓卡塔莉娜好好瞭解什麼叫作「讓死者安息」。

製圖大師札娜

札娜應該好好享受生命,不要光只是記錄一切。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可以讓她知道世界多麼美麗,不過我想她根本忽略我的存在。

博學大師艾爾雷恩

艾爾雷恩和我都為了自己的理念奮戰,不過我們都信奉同一個神。

護甲大師哈庫

卡魯族耗費好幾百年的時間來精進戰爭的內涵,而我覺得哈庫是其中的佼佼者。

升級至等級 2

這不是我親愛的鬥士嗎?我正好在自己的戰鬥用品作一些最後的修飾:在我看來,這些小玩意兒多麼讓人意亂神迷。其實,我覺得自己也蠻適合自己開家店的,畢竟我也有著一雙慧眼!說不定是你喚醒了我這方面的長才!

那麼,隨時歡迎你來逛逛,保證好友價!

升級至等級 2 (藏身處)

聽說你想找個自己的空間。別問我為什麼會知道:優秀的戰士不可能只靠自己一對眼睛觀察一切。

其實,安身立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你問我前三任的老婆就知道了。我也想找個舒服的地方,偶爾讓自己靜養一下。怎麼樣?讓我幫你的生活變得更多采多姿一點如何?

升級至等級 3

你和我都經驗老道,就像我說的,你是一名成熟的戰士。我們都曾露宿野地,也曾面臨絕境。我們都能為自己爭取到了一個小窩,

而我剛好就知道一個合適的地點。怎麼樣,有興趣嗎?

升級至等級 3 (藏身處)

你和我都經驗老道,就像我說的,你是一名成熟的戰士。我們都曾露宿野地,也曾面臨絕境。我們都能為自己爭取到了一個小窩,

而我剛好就知道一個合適的地點。

嗯,我知道你為自己找到一個可以閉目養神的地方,這讓我想到先父以前說過的一句話:「在戰爭裡,一名戰士能作的就是自保。」我可以幫你這個忙,而且你可能已經知道我對這方面還蠻在行的。

戰士,想聽聽看嗎?

升級至等級 4

流亡者,我們打算讓你成為一名傑出的殺手。你很有天分,架勢也十足。在奧瑞亞的時候,崇尚暴力的人...大家一般會認為你有點反社會傾向。在瓦爾克拉斯,這是讓你繼續活下去的辦法。

戰士,好好維持你的鬥志,鬥志會讓你變得更堅強!

升級至等級 5

嘿嘿!如果還在奧瑞亞,就算神不允許,我還是有權力邀請你到德瑞索的鬥劍之廳,把你的大名刻在一塊絢麗的白銀板上!是的,流亡者,我認為你真的進步很多,現在走路都有風啦!

不過,你看看...這個地方實在不像鬥劍之廳,比較像是個放菜刀的廚櫃。流亡者,我認為這地方已經跟你的實力不怎麼搭調了,俗話說:力量越強,責任就越大...當然居所也會越豪華!

升級至等級 6

你知道我最喜歡瓦爾克拉斯的哪一點嗎?就是自由!奧瑞亞滿是行為規範、社會期望、宗教拘束等等毫無意義的累贅,這些會讓一個人完全忘記什麼才是生命的意義──

作自己的主人。

奧瑞亞的居民並沒有自己的意志,而是一群用別人的想法和期望來包裝自己的傻子。我原本想對第一任老婆解釋我的觀點,不過她對我叫她傻子這點...有些反應過度,第二任老婆也是這樣。在我對第三任老婆宣揚我的觀念之前,她就把我流放到這塊土地上來。

不過這樣也好,不然雙方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升級至等級 7

真希望先父還在人世,他一定很樂意見上你一面。說真的,我很希望可以和你一起修理這個小家子氣的傢伙。

他很擅長利用自己的才華,不過實在沒有什麼氣度。我呢,就是看不慣這樣的人。

幹得好,流亡者!

升級至等級 8

流亡者,你真的辦到了!你完全超越我了!你說哪方面?就是繼承鬥劍之王德瑞索的名號!我剛才已經說了,你比我更優秀是無庸置疑的事情,這的確會讓我很難受...不過,身為成熟的人本來就該懂得接受事實,至少比我那不願認清事實的父親好多了。

其實,我認為你已經和那個人達到同樣的境界了!當然不是我的父親,在我能說完「你的人生就像一只茶几」之前,他應該早就魂飛魄散啦!我指的是德瑞索。如果你今天和他撞上,你應該會讓他陷入苦戰,或許得到劍士之冠的人就會是你也說不定。

不過,他早就作古去啦。

我想我應該好好告訴自己:我的榮耀也算是出於僥倖。想到我們之後就可以在這個越來越華麗的居所裡切磋...

流亡者,能認識你是我的榮幸,真的是我的榮幸!

邀請至藏身處

嘿嘿!我就知道你有眼光!

建造藏身處

嘿嘿!我就知道你有眼光!

任務

你看來是個熱愛戰鬥的人!因為我也有相同的特質。

獎賞

這次讓我收獲良多啊,流亡者,身手不錯嘛。

有空來薩恩營地找我,我們應該多認識彼此一點。

與瓦甘對話

看你這麼狼狽實在讓人過癮,不過我想作人還是厚道一點比較好。總之,熟練的戰士一定瞭解什麼時候該放手一搏、什麼時候該以保住自己的小命為優先。

如果你下次在薩恩營地遇到我,而我願意正眼看你的時候,就和我談談吧,決鬥也是樂趣之一啊!

與瓦甘對話

看你這麼狼狽實在讓人過癮,不過我想作人還是厚道一點比較好。總之,熟練的戰士一定瞭解什麼時候該放手一搏、什麼時候該以保住自己的小命為優先。

如果你下次遇到我,而我願意正眼看你的時候,就和我談談吧,決鬥也是樂趣之一啊!

與瓦甘對話

我之前覺得這對你來說應該不是什麼問題,不過看來我真是大錯特錯,真是難堪啊!

任務

流亡者,看來你對自己的實力更有信心了。我之前聽過一句話:「志得意滿者遇到失敗越顯狼狽。」

如果始終抱持著這種心態在瓦爾克拉斯上走動,那我想不朽者應該不至於鬧飢荒了。讓我好好告訴你什麼叫作「態度」。

獎賞

看來我剛才的那句話是在教訓我自己啊,失敬失敬!下次我會更謹言慎行些。

任務

我之前聽過一句話:「不再繼續學習的戰鬥者很快就會見到死亡的影子。」那麼,流亡者,你怎麼選?
流亡者,來比劃一下吧,難不成這裡是什麼渡假聖地嗎?
流亡者,看來你已經等不及來場決鬥了不是嗎?那麼,就使出你的全力吧!
今天想試試什麼?來點特別的:至死方休的肉搏決鬥加上殘忍地要害襲擊──流亡者,好好享受吧!

獎賞

看來我得拿出真本事和你交手了。

與瓦甘對話

我很想讓你嘗嘗斷手斷腳的滋味...不過看來我有點低估了。
抱歉,我頭痛。
在你學到新花招之後,再來和我交個手。
等待只會引領死亡。
在你還能慶祝勝利的時候好好享樂吧。

獎賞

這是連德瑞索也認為值得驕傲的一場激鬥!
非常好,下次我瓦甘可不會再讓你了。
流亡者,別一付心不在焉的樣子,我們現在是真刀實槍在動武,可不是在舞廳跳舞!
流亡者,別以為這樣就代表你的安全,一切都是我作出的假象。

與瓦甘對話

流亡者,失敗和學習就像一柄雙面刃!記住,下次行動時要面面俱到!
流亡者,你知道我認為什麼叫作失敗嗎?只要你一停下戰鬥,就等同宣告你的失敗。
流亡者,你被打倒了多少次並不重要,而是你能不能從失敗中站起來!

升級

德瑞索的靈魂也表示對你十分欣賞嗎?其實,我還是他最欣賞的後輩之一,不過獲得他賞識的傑出戰士確實不少。

講到「讓其他人也受到賞識」這點...下次到薩恩營地的時候,和我談談吧,我們應該可以聊上一會。

升級

流亡者,跟你交手越多次,我就越欣賞你。下次來到薩恩營地的時候,記得和我聊一聊,我們應該可以分享一些不一樣的經驗。

升級

我之前曾說過,但我還是要再說一次。

流亡者,跟你交手越多次,我就越欣賞你。

升級

我之前曾說過,但我還是要再說一次。

流亡者,跟你交手越多次,我就越欣賞你。

升級

我之前曾說過,但我還是要再說一次。

流亡者,跟你交手越多次,我就越欣賞你。

升級

我之前曾說過,但我還是要再說一次。

流亡者,跟你交手越多次,我就越欣賞你。

升級

我之前曾說過,但我還是要再說一次。

流亡者,跟你交手越多次,我就越欣賞你。

任務額外資訊

就這樣辦吧:使出你的全力跟我一戰。

只要我贏了,就用你的血洗淨我的長劍。

但是如果你贏了...說真的,我不知道可以給你什麼東西──我幾乎沒遇過這樣的狀況。

怎麼樣,要試試嗎?

任務額外資訊

就這樣辦吧:使出你的全力跟我一戰。

只要我贏了,就用你的血洗淨我的長劍。但是如果你贏了...說真的,我不知道可以給你什麼東西──我幾乎沒遇過這樣的狀況。

噢,我也邀了幾個好友一起同樂,你應該不介意吧?不會嗎?那就太好啦!

任務額外資訊

想辦法在最短時間裡打倒我。我不覺得這會有樂趣,所以速戰速決吧!怎麼樣,要試試嗎?

任務額外資訊

流亡者,看看你能多快結束這場戰鬥。我先父曾經說過:「高手一招定生死。」

任務額外資訊

等一下我會召出「沙包」。不,不是烏旗守衛。這「沙包」是金屬塑像,所以不用感到不自在。只要你殺得比我多,你就贏了。怎麼樣,要試試嗎?

任務額外資訊

就這樣辦吧:試著面對我,使出你的全力跟我一戰。

給你個活下去的機會。現在,雖然我還沒想到要做啥...但做好你的準備。

只要我贏了,就用你的血洗淨我的長劍。

但是如果你贏了...說真的,我不知道可以給你什麼東西──我幾乎沒遇過這樣的狀況。

怎麼樣,要試試嗎?

任務額外資訊

我找到一個很棒的特訓基地,怎麼樣,要不要一塊去?

每日任務

想來交手一下嗎?看來得好好為你上一課了。
流亡者,戰鬥可不是兒戲!

提供工藝器具

在這幸運轉盤上,我用兼具美感和殘暴的技術來讓我的刀刃邁向完美:稍微磨利一點,再加上一點奇術的元素,就可以為你打造出最棒的武器。

如果你想學,我也可以教你,在瓦爾克拉斯上要學會自給自足。

升級中型藏身處

流亡者,對於能和你待在這麼精緻的居所,我感到十分榮幸。我相信這裡一定還能容納一兩個人。我先父總是說:「眾志成城」,我相信你一定也很瞭解成功的竅門。

升級大型藏身處

流亡者,對於能和你待在這麼精緻的居所,我感到十分榮幸。我相信這裡一定還能容納一兩個人。我先父總是說:「眾志成城」,我相信你一定也很瞭解成功的竅門。

工藝

一名優秀的戰士即使手持鏽劍也可以戰勝敵人,而一把出色的武器也可以拯救弱者的生命。那麼,當這優秀的戰士拿到一把出色的武器...就能真正展現出所謂的「戰鬥技藝」。

我還沒有狂妄到把自己稱為「藝術家」,我只是把最好的武器交到出色的戰士手上。

升級至等級 3 (藏身處)

你和我都經驗老道,就像我說的,你是一名成熟的戰士。我們都曾露宿野地,也曾面臨絕境。我們都能為自己爭取到了一個小窩,

而我剛好就知道一個合適的地點。

嗯,我知道你為自己找到一個可以閉目養神的地方,這讓我想到先父以前說過的一句話:「在戰爭裡,一名戰士能作的就是自保。」我可以幫你這個忙,而且你可能已經知道我對這方面還蠻在行的。

戰士,想聽聽看嗎?

升級至等級 4

流亡者,我們打算讓你成為一名傑出的殺手。你很有天分,架勢也十足。在奧瑞亞的時候,崇尚暴力的人...大家一般會認為你有點反社會傾向。在瓦爾克拉斯,這是讓你繼續活下去的辦法。

戰士,好好維持你的鬥志,鬥志會讓你變得更堅強!

升級至等級 5

嘿嘿!如果還在奧瑞亞,就算神不允許,我還是有權力邀請你到德瑞索的鬥劍之廳,把你的大名刻在一塊絢麗的白銀板上!是的,流亡者,我認為你真的進步很多,現在走路都有風啦!

不過,你看看...這個地方實在不像鬥劍之廳,比較像是個放菜刀的廚櫃。流亡者,我認為這地方已經跟你的實力不怎麼搭調了,俗話說:力量越強,責任就越大...當然居所也會越豪華!

升級至等級 6

你知道我最喜歡瓦爾克拉斯的哪一點嗎?就是自由!奧瑞亞滿是行為規範、社會期望、宗教拘束等等毫無意義的累贅,這些會讓一個人完全忘記什麼才是生命的意義──

作自己的主人。

奧瑞亞的居民並沒有自己的意志,而是一群用別人的想法和期望來包裝自己的傻子。我原本想對第一任老婆解釋我的觀點,不過她對我叫她傻子這點...有些反應過度,第二任老婆也是這樣。在我對第三任老婆宣揚我的觀念之前,她就把我流放到這塊土地上來。

不過這樣也好,不然雙方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升級至等級 7

真希望先父還在人世,他一定很樂意見上你一面。說真的,我很希望可以和你一起修理這個小家子氣的傢伙。

他很擅長利用自己的才華,不過實在沒有什麼氣度。我呢,就是看不慣這樣的人。

幹得好,流亡者!

升級至等級 8

流亡者,你真的辦到了!你完全超越我了!你說哪方面?就是繼承鬥劍之王德瑞索的名號!我剛才已經說了,你比我更優秀是無庸置疑的事情,這的確會讓我很難受...不過,身為成熟的人本來就該懂得接受事實,至少比我那不願認清事實的父親好多了。

其實,我認為你已經和那個人達到同樣的境界了!當然不是我的父親,在我能說完「你的人生就像一只茶几」之前,他應該早就魂飛魄散啦!我指的是德瑞索。如果你今天和他撞上,你應該會讓他陷入苦戰,或許得到劍士之冠的人就會是你也說不定。

不過,他早就作古去啦。

我想我應該好好告訴自己:我的榮耀也算是出於僥倖。想到我們之後就可以在這個越來越華麗的居所裡切磋...

流亡者,能認識你是我的榮幸,真的是我的榮幸!

決鬥者

流亡者,你知道決鬥者的傳統從哪發跡的嗎?其實是艾茲麥人。這個來自西方、以種植馬鈴薯維生的民族認為打仗是一個非常缺乏智慧的舉動,至少他們認為不分男女老幼都趕盡殺絕這一點並不文明。因此,他們設立了決戰者的制度。

在艾茲麥人的戰鬥中,雙方會穿上最高級的戰服、騎上戰馬、敲打戰鼓,並向對手叫囂。等到雙方充滿戰意的時候,就各自派出其中的菁英勇士擔任決戰者...通常雙方的代表會至死方休。

那麼他們究竟為了什麼目的這麼作?譬如說,我方的決戰者勝利時,雙方領地交界某一條漁獲豐富的河流就歸我方所有,如果對方的決戰者獲勝,我方就獻上幾百頭牛。這些條件都談妥之後,雙方就鳴金收兵。

永恆帝國從艾茲麥人汲取了這樣的概念,而奧瑞亞人再把它發揚光大。

德瑞索 - 作為一個男孩

滿十五歲的那一天,我受邀前往德瑞索的鬥劍之廳,而我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受邀者。當德瑞索還在這個年紀的時候,他在費歐普羅斯某條小巷的角落...把一柄生鏽的短劍刺進一名殺手的眼眶,而這名殺手經驗十分老道。那是他第一次殺人。

德瑞索和我出身平凡,而我老爹雖然使刀刃的技巧不錯,理財方面更是高人一等。我得一步一腳印、累積聲望和財富...就像德瑞索當年一樣。

如果你一無所有,那麼就有無窮的希望。

德瑞索 - 作為一個決鬥者

動作最迅捷、體魄最強壯,還是智慧最豐富都不是重點。德瑞索和我都不是這方面的長才,事實上我們的成功來自多常揮動自己的刀刃、擋下多少次可能讓自己丟了小命的殺招,以及在流血後讓自己恢復,然後再讓自己流血。

在德瑞索剛發跡的時候,他敗陣的次數多過戰勝。不論你在哪邊看到他,他身上一定綁著繃帶。

不過,他從未因此放棄,而我也和他一樣,在學會閃招之前,先學會怎麼挨打。

德瑞索 - 作為一個冠軍

德瑞索後來贏得了劍士之冠以及莫薇兒的芳心,不過他後來也瞭解到獲得獎賞遠比留住自己擁有的東西更難。我曾經戴上那頂象徵榮耀的劍士之冠,也贏得三次的「菁英」披風。雖然我盡力讓自己處在巔峰的時間超過大多數的傑出者,不過能討女士們歡喜的可不是成為最傑出的決鬥者,而是能討好他們的傢伙。

偉大的德瑞索學了不少東西,不過比起這一點,他還是差了我一些。你可以盡你所能學習戰鬥的技巧,不過如果你不知為何而戰,一切都是枉然。

刺殺大師瓦里西

我並沒有在決鬥裡「奪走」一個人的性命,應該說是我贏得的。瓦里西竊取人命就如同他竊取其他一切事物一樣。

狩獵大師托菈

托菈充滿了野性美,遠遠看很不錯。至於近觀嘛,我可不想落得滿身是傷。

亡靈大師卡塔莉娜

我應該讓卡塔莉娜好好瞭解什麼叫作「讓死者安息」。

製圖大師札娜

札娜應該好好享受生命,不要光只是記錄一切。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可以讓她知道世界多麼美麗,不過我想她根本忽略我的存在。

博學大師艾爾雷恩

艾爾雷恩和我都為了自己的理念奮戰,不過我們都信奉同一個神。

護甲大師哈庫

卡魯族耗費好幾百年的時間來精進戰爭的內涵,而我覺得哈庫是其中的佼佼者。

建造藏身處

嘿嘿!我就知道你有眼光!

解雇瓦甘

我很想讓你嘗嘗斷手斷腳的滋味...不過看來我有點低估了。
在你還能慶祝勝利的時候好好享樂吧。
流亡者,你被打倒了多少次並不重要,而是你能不能從失敗中站起來!

與瓦甘對話

抱歉,我頭痛。
在你學到新花招之後,再來和我交個手。
這裡不是德瑞索的鬥劍之廳,不過所有事情本來就得從零開始,是吧?

展示藏身處

這裡不是德瑞索的鬥劍之廳,不過所有事情本來就得從零開始,是吧?

認領此藏身處

流亡者,對於能和你待在這麼精緻的居所,我感到十分榮幸。我相信這裡一定還能容納一兩個人。我先父總是說:「眾志成城」,我相信你一定也很瞭解成功的竅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