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威廉羅斯

介紹

你這雜碎把我召出來?有何貴幹?這該死的規則,一生盡是傳奇、駕馭黑峰的威廉羅斯竟然落得侍奉這...放逐者的下場。

你腦袋裝屎嗎?我當然會把你帶到海洋之王礁送死。你就讓我趕快完成這份差事,既然我已經不是活人了,趕快讓我回歸大海!

少囉嗦,上船、然後出航!

啟航至海洋王堡礁

擔心什麼?我也只會送你到目的地,不會對你動手的。

海洋王堡礁

就是這裡,去看看什麼叫海洋之王嘿!說起來你還真是笨到家,那傢伙八成會把你生吞活剝。如果你就這樣死了,至少我還有個伴。去吧,小子。

海洋之王

我們都叫他海洋之王。聽說眾神被驅逐出這片大陸的時候,海底沉睡的怪物 就紛紛出籠。你覺得他們想幹麻?當然是好好折磨我們,然後享受一頓大餐啊!對他來說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那時候,我們受命把那些怪物趕盡殺絕,讓商隊們可以安心通過貿易水路。不過,每當時節來到滿月,水手們都會挑最不長眼的後輩當祭品,讓我們可以和那隻巨蟹相安無事。

如果他哪天醒了,我們就要把屁股洗乾淨等他了。

海洋之王

你是怎麼...?你真的還活著?真他媽的活見鬼了!好,我就認你這個朋友!這趟就送你到這,如果你想去費西亞一程,黑峰的主人我絕對不會說第二句話!

啟航至第七章

你最好夾緊一點,小子!這裡往費西亞的海域可不是只有凶險可以形象啊!我知道你不怕幹架,還不知道你會不會暈船哪...

出港!

河畔斷橋

你問我接下來怎麼打算?這河畔斷橋呢,讓我想起一些往事,可以讓我好好靜養一下。這和煦陽光跟新鮮空氣還真是詩情畫意啊!

從我當船長以來,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聽說伊娜長得蠻標緻不是?我應該找時間去看看。唉,她不但年輕,目前也還活著,哪像我早就是個作古的老頭啦!不過啊,如果她願意聽我吟詩作對的話...嘿嘿!就算「落嘴齒」已經葛屁了,嘴上工夫還是不錯啦!

海妖.莫薇兒

這挺難堪的啊。

我原本以為自己能回到全盛時代,乘著波濤看著大家四處奔逃。只是現在啊...早就沒人記得這老頭啦,跑起船來就是不那麼痛快。那時候,我想說如果能把莫薇兒那臭婊子宰了,或是幹出什麼大事業,他們聽到這名諱總會立正站好吧?

我想不用講你應該知道,那女人的力量跟她的外表完全不是一個檔次啊!我只是不小心手滑了一下,黑峰就撞上了海岸,然後那婊子就把我生吞活剝了。

她把我全身上下的肉啃得乾乾淨淨,我告訴你,爽個屁!

莉莉

我知道莉莉還是很想念我,我也是拼了這身老骨頭想見她。只是,她心目中的我應該還是那個名聞四海的海盜英雄,不是現在這副模樣吧。就讓我意氣風發的模樣永遠活在她心裡吧...

伊娜

伊娜是個不錯的馬子,不是嗎?她那雙峰都夠遮住太陽啦!我應該找時間去看看。唉,她不但年輕,目前也還活著,哪像我早就是個作古的老頭啦!不過啊,如果她願意聽我吟詩作對的話...嘿嘿!就算「落嘴齒」已經葛屁了,嘴上工夫還是不錯啦!

她不可能會對我這樣的死老頭有興趣,但一個死老頭還是可以作夢啊,呵呵!

赫蓮娜

喔,那個馬子啊。第一眼看起來還不賴,但是她把內衣拉太高了,都把肉都擠出來了。

艾米爾

你說艾米爾?他是個老古板,嘴巴也閒不下來,不過有些故事倒是蠻精采的。有時候可以找他聊聊。

銀盒

說到航海啊,我以前把一些寶物放在一只上鎖的箱子裡。說起來還真蠢,我有天喝得爛醉之後,把這箱子埋在某個地方。我只記得在河濱斷橋一帶,但是...到現在我都還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

那只箱子有一只銀墜飾,上頭有最後一任妻子梅蕾蒂絲的肖像,那是我唯一一個紀念她的東西。如果你在旅途裡看到那只箱子,請帶回來給我。

銀盒

喔,這不是那只箱子嗎?墜飾也還在!啊,我親愛的梅蕾蒂絲...我多麼想念她的曼妙身材、 她溫暖的心房,還有...咳嗯,總之非常謝謝你。

那箱子的其他東西都歸你所有啦,我這老頭子就只要這墜飾就夠了。

奇夏拉之星

我真想念孫女啊...她以前靠在我胳膊上睡覺的時候,我都會說故事給他聽,她最喜歡奇夏拉的故事。據說那個瓦爾女人帶著星光踏過這片大陸的每一個海岸、海洞和海灣。我提到的星光是她第一次出航拿到的寶物。年幼的莉莉對奇夏拉的星光充滿興趣。聽說那寶物帶有奇術,可以隨時引導方向。

我的小孫女呢,應該很想找到這個星光,讓她可以想去哪就去哪。 我很想和她見面,不過沒帶上什麼東西實在有失顏面。你也知道,莉莉對我的期望很高,如果能找到這個星光,她一定會露出燦爛的笑臉。有這東西呢,我就不用在這像個糟老頭一樣巴望著...不過得找個活人幫我搞來就是。

奇夏拉之星

這就是奇夏拉的寶物「星光」嗎?果然和我想的一樣,在我還沒拿定主意的時候,它也不會為我指引方向。我可以預見和莉莉見面的未來,但是這就跟有人翻開我的墓一樣難受:她應該只會感到失望和哀傷。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還是省下這力氣吧。我希望那孩子平安喜樂,她大可以不用見到我這個死老頭子。

奇夏拉

據說奇夏拉後來惹上了阿茲里女王。我不清楚詳情,總之阿茲里這女人很麻煩。奇夏拉是個崇尚自由的人,八成一不注意就刺傷了女王這草莓,她差點就這樣丟了腦袋。阿茲里扣了她的船,她的船員全成了祭品,她只好找地方避風頭。

不過,奇夏拉和我一樣,都順利逃出暴君的爪牙。在她離開前,她把星光藏在通往北方瓦爾古城的河濱道,應該是怕一落網就被沒收吧。現在想想,要是那東西落入阿茲里那種暴君手中,這世界不知道會成為什麼模樣。

殘破墩座

這個世界上你能想到最糟糕的地方 八成是龐狄恩,不過,能盡情解放自己慾望的地方也是龐狄恩。龐狄恩是海盜的天堂,可以無憂無慮地決鬥、縱慾,或是喝得酩酊大醉。那座島受「布琳洛特」控制,讓島上可以滿足海盜們的需求。從我上次大駕光臨之後,應該也沒什麼變吧。不管怎麼說,那邊就是海盜們的縱慾天堂!

布琳洛特族

布琳洛特那群人也很難搞,頭子呢是我妹妹盧賽。他們都叫她「落賽」,聽起來很怪就是。我還在管布琳洛特的時候,我也只幹搶劫的勾當。盧賽當我大副好幾年之後,她想試試當船長的滋味,就聚眾推翻我!媽的,我親生妹妹推翻我!那破麻把我丟在某座荒島上,我花了好幾個月才回到大陸上。從此之後,布琳洛特就一直陷入麻煩。他們原本還帶有一些身為海盜的榮譽感,現在淪落成整天只想著滿足自己的慾望!

拯救任務

朋友,我可不想騙你,你簡直是一副屎樣!就像熱騰騰冒煙的羊糞。自從我們上次碰面後,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嗯,完全不用害怕,你最愛的老船長「落嘴齒」要來救你了。你救了莉莉和我,我確實欠了你一點恩情。

莉莉

嗯,如你所見,我終於「找回火藥袋中消失的火藥」。這個比喻代表我終於鼓起勇氣,敢去獅眼守望找我的孫女。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以前幹嘛這麼愛瞎操心。她毫不猶豫地接納了我,我們彷彿回到往日的好時光。總之你很幸運,我們剛好到外面找你致謝。我們跟隨羅盤,聆聽船隻的奇術呢喃,接下來沿著血跡與散落臟器前進,然後直接找到你。你就在荒郊野外浪費時間!

歡迎

歡迎來到奧瑞亞!聞一聞菜鳥水手散發的氣息。這裡的空氣不像是費歐普羅斯,充滿著淫奢和汙穢,隱藏在聖堂教團一本正經的虛偽底下。看來這個地方跟我上次來的時候比變了不少,我記得上次來還沒有那麼多血漬和內臟。看來莉莉和我最好留在這裡比較安全。朋友,你自己去一趟吧,看看你接下來要殺的是哪一個變態。

拉尼

那裡有一個看起來很強悍的女人!看看她!渾身上下充滿了女性魅力。啊,讓我想起斷了聯絡的老情人梅蕾蒂絲…不知道我還可能不可能找到像那樣的好女人,一起站在船頭眺望充滿鹹味的海浪,讓我由衷感到高興,更重要的是,晚上一起在床上…唉,現在就只能想想而已…

班恩

該死的烏旗守衛只會帶來不幸。從我開始討海以來,我從來沒讓不祥的烏旗守衛登上我的愛船。要是海洋之王還有呼吸,告訴你,只要讓這個叫班恩的人上船,你馬上就得面對鹽巴與鱗片之主…有太多水手都被他和他的手下開腸剖肚,死狀悽慘。我不信任他,完全不信。

莉莉

看來莉莉已經決定要給那個該死的烏旗守衛方便了。我告訴你,我不是想對這個發表什麼意見,看看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我會看到老威廉變成一個有模有樣的祖父,結果這個荒唐事正在我們眼前上演。該死的良心只會把我送上死路。

交易

喂,你去市場不是要買把新彎刀之類的吧?最近打開了黑冠以前的軍械庫,裡面堆滿一大堆舊時的武器。要是你有興趣,我很樂意讓你看看,看看裡面有沒有你想要的東西。

催情劑

以前老威廉可是無數女孩心目中的搶手貨。但我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得到女人滋潤了,現在都快憋死了。在我的討海人生中,我聽說過關於阿茲里女王和她的愛好的故事,她把這片土地變成一個寶庫,將她閃閃發亮的寶物全都放在裡面。

其中一件寶物就是她有名的戀愛藥水,據說只要喝下藥水,就算夢中情人遠在天涯海角,也能將對方引來身邊。阿茲里女王把這瓶藥水放在她最寵愛的男寵的頭顱裡。該死的聖堂教團現在說不定已經拿到那瓶藥水,把它跟其他散落一地的骨頭一起丟進聖柩堂裡。流亡者,是朋友的話,就幫我拿到藥水,讓我再一次體驗真愛的感覺。

催情劑

你找到了!祝福你的靴子,流亡者!我終於可以告別沒有女人滋潤的生活了!趕快來試一下… [老威廉喝下藥水] …嗯,嗯嗯…沒有任何感覺…去他媽的海底深淵!完全沒效!放在那該死的聖柩堂那麼多年,裡面的愛情魔法全都消失了。好啦…只要是男人都會想試試看。不管怎麼,我為你的努力準備了一點小禮物…

催情劑

你找到了!祝福你的靴子,流亡者!我終於可以告別沒有女人滋潤的生活了!趕快來試一下… [老威廉喝下藥水] …嗯,嗯嗯…沒有任何感覺…去他媽的海底深淵!完全沒效!放在那該死的聖柩堂那麼多年,裡面的愛情魔法全都消失了。好啦…只要是男人都會想試試看。不管怎麼,我為你的努力準備了一點小禮物…

奇塔弗

感謝大海!那個血腥的邪物總算從這個世界消失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我常常聽見那些卡魯族野人因為害怕那個吃人神明,連話都說不清楚。

當然啦,呃…這一切的恐懼都是他造成的。嗝,我想今天不論男女老少,這世界的每個人都會端著一杯美酒,為你的名字乾杯。

說到這個,有沒有人再去多拿一些烈火水過來?


© 2014-2018.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48516 NZ: 2018-08-19 07:4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