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們的網站.

歷史

製圖大師札娜

任務

流亡者,你不應該在這裡。這裡的危險程度非比尋常;只要稍微不注意就足以斷送性命。但既然你都來了,來幫幫我吧。

有個甚麼東西在外頭,它不停的在改造...東西。我沒辦法完整的描述它,但在它周圍的現實有如水波似的漂浮不定。我需要在它溢出影響到瓦爾克拉斯之前找到這些有害物質的來源。而因為你剛好在場,所以你可以幫我。希望你不會和我找來的前幾位流亡者一樣失去理智或消失不見。

對了,我叫做札娜。

任務

還有很多工作需要我們完成,而且誰知道哪時我們突然就這麼消失在虛空中。我們開始吧。

獎賞

謝謝你的幫助,流亡者。雖然我還是沒辦法完全理解現在的狀況,但你至少給我了些方向。我不該小看你。

我需要趕在線索消失前在這釐清一些關於這個異像的問題。請你到永恆實驗室與我碰面,我有些東西希望你過目。

與札娜對話

至少你看起還完好…外表上,精神上也是。下次應該要更完善的準備,對吧?如果我們要讓世界繼續存在,我們必須好好合作。來永恆實驗室找我。我有東西想給你瞧瞧。

與札娜對話

難免還是會出錯,我只希望後果不要太嚴重。

與札娜對話

我正忙著。我們晚點聊。

任務

又回來了嗎?我正需要個幫手平息這瘋狂的風波。

獎賞

你又再一次的證明自己在輿圖中的能耐。原先讓我感到絕望的組合現在卻帶來了一絲希望。我需要更仔細地研究一下你留下的屍體,我想它們藏著我們要的答案。

還有,下次到永恆實驗室的時候,和我談談吧,我收集了一些你可能有用的異界地圖。

任務

這些世界越來越不穩定、不安全,而且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我們上工吧。
黑暗在地平線上徘徊著,我們必須阻止它蔓延。讓我們準備出發吧。
又回來了嗎?我正需要個幫手平息這瘋狂的風波。

任務

批著斗篷的傢伙...在外頭...在輿圖裡頭,小心翼翼的塑造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些怪物。而且很有可能將會影響到我們的家鄉。我們必須阻止他,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到甚麼線索。
這些世界越來越不穩定、不安全,而且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我們上工吧。
黑暗在地平線上徘徊著,我們必須阻止它蔓延。讓我們準備出發吧。
又回來了嗎?我正需要個幫手平息這瘋狂的風波。

獎賞

每次成功的遠征都為我們爭取了寶貴的時間。我只希望它足夠。

與札娜對話

你看到的…這不是個好現象。我需要一點時間思考。
我知道你很想幫忙,但當無頭蒼蠅只會浪費寶貴的精力,等等吧。
隨意進入未知的領域並不是明智的選擇。讓我先擬定計畫,我們再聊。
你的工作完成了,歇會吧,我來想想下一步該怎麼做。

獎賞

第一次碰面時,我真不該懷疑你的,流亡者。
太好了!希望這將改變些甚麼。
瓦爾克拉斯的去留正與時間賽跑。我認為我們有機會能夠獲勝。
我想我們就差一點就能夠突破疑點。

升級

我很感激你的協助。雖然我還是不太能夠理解外頭的狀況,但兩人的頭腦可能有辦法想通這一切。

來永恆實驗室與我會面。我們有許多事情需要討論。

升級

怪了。我們發掘越多,問題也隨之增加。我認為我們需要一處能夠作為基地的地方。我有個提議,當你回到熟悉土地時來找我。

升級

隨著學習,我們的疑問也將增加。
很好! 相信你應該也已經知道...我們的極限來自於我們自己。
怪了。我們發掘越多,問題也隨之增加。我認為我們需要一處能夠作為基地的地方。我有個提議,當你回到熟悉土地時來找我。
我不會多想你幫助我的真正理由。說實話,這並不會改變甚麼,即使沒有你的幫忙,我們頂多也只是從這世界上被抹滅罷了。但我還是很慶幸你還在這!

升級

隨著學習,我們的疑問也將增加。
很好! 相信你應該也已經知道...我們的極限來自於我們自己。
怪了。我們發掘越多,問題也隨之增加。我認為我們需要一處能夠作為基地的地方。我有個提議,當你回到熟悉土地時來找我。
我不會多想你幫助我的真正理由。說實話,這並不會改變甚麼,即使沒有你的幫忙,我們頂多也只是從這世界上被抹滅罷了。但我還是很慶幸你還在這!

升級

隨著學習,我們的疑問也將增加。
很好! 相信你應該也已經知道...我們的極限來自於我們自己。
怪了。我們發掘越多,問題也隨之增加。我認為我們需要一處能夠作為基地的地方。我有個提議,當你回到熟悉土地時來找我。
我不會多想你幫助我的真正理由。說實話,這並不會改變甚麼,即使沒有你的幫忙,我們頂多也只是從這世界上被抹滅罷了。但我還是很慶幸你還在這!

升級

隨著學習,我們的疑問也將增加。
很好! 相信你應該也已經知道...我們的極限來自於我們自己。
怪了。我們發掘越多,問題也隨之增加。我認為我們需要一處能夠作為基地的地方。我有個提議,當你回到熟悉土地時來找我。
我不會多想你幫助我的真正理由。說實話,這並不會改變甚麼,即使沒有你的幫忙,我們頂多也只是從這世界上被抹滅罷了。但我還是很慶幸你還在這!

升級

隨著學習,我們的疑問也將增加。
很好! 相信你應該也已經知道...我們的極限來自於我們自己。
怪了。我們發掘越多,問題也隨之增加。我認為我們需要一處能夠作為基地的地方。我有個提議,當你回到熟悉土地時來找我。
我不會多想你幫助我的真正理由。說實話,這並不會改變甚麼,即使沒有你的幫忙,我們頂多也只是從這世界上被抹滅罷了。但我還是很慶幸你還在這!

任務額外資訊

這個地點對於鄰近的藝界非常的重要。為了維持此地平衡,充滿奇術能量的磁石被放置在這,但它們被某種衝擊弄脫節了。我需要你找並重新啟動它們。

任務額外資訊

我的製圖裝置另一端出現了極惡能量…我不是很清楚詳情,但它非常強大。比起我,你的作戰能力比我熟練,所以就交給你了。

任務額外資訊

筆記上記載著接下來要前往的地點有個有趣的地圖。希望你可以幫我找回來。找到後讓我略做研究,之後你想怎麼處置它都可以。

任務額外資訊

我需要你幫我取回一件強大的神器,就在製圖裝置的另一頭。我擔心重塑異界的來源影響的不只是地形和景色。如果一切順利的話贏家將可以獲得寶物。希望贏家是你。

任務額外資訊

我正嘗試說服一位朋友協助我們,但看來在那之前我們需要先幫助他。若你能去幫我幫他,那麼他就能幫我幫你。

任務額外資訊

不久之前,我和其他幾位流亡者合作。不幸的是,他們受到了影響…不再正常,甚至不願意回來。放任他們這麼下去太危險了,我需要你幫我放倒他們。請務必小心,他們懷著極度敵意。

任務額外資訊

外頭有一幫腐化的生物迅速的擴散著。我需要你在它們還未失控前將它們滅了。

任務額外資訊

順帶一提,這張地圖特別的危險,所以我將必須限制入口和出口。你只會有一次機會,別搞砸了!

任務額外資訊

另一件事:詭異的能量在這外頭流動著,這些能量削弱了製圖裝置能夠維持穩定傳送門的能力。我們只有一點時間完成任務,進入後手腳一定要靈活些,否則我們就必須放棄。

任務額外資訊

必須給你個忠告。目前連接的通道非常地不穩定,我認為是另一端的生物所造成的。你殺死的每一個生物都將會給你更多時間,但若連接的狀況太過微弱我們還是必須要放棄。

任務額外資訊

還有,這次的連接通道非常地不穩定,我不能夠保證傳送門能維持多久。雖說這麼說,若你能夠在另一端啟動任何的石柱,我將能夠為我們爭取更多的時間。

介紹

我名為札娜,我已經知道你是何人,也知曉你的種種事蹟,流亡者。倘若沒有你的努力,我們都無法保全性命、立身此處…不管「此處」究竟是什麼地方。

完成地圖

環顧四周吧,流亡者。這裡不是奧瑞亞,甚至也不是瓦爾克拉斯。我根本不認為這是我們的世界。在這截然不同的異界。我需要你的幫助。

根據地圖描述,外面有某種…會改變形貌的生物。我無法確切形容,但那生物確實非常超乎現實。

我知道,這裡看起來頗為眼熟,但是此地生物…牠們的行徑…大不相同。牠們更具侵略性性,更加危險。如果我們可以進出此地,這些生物遲早也會向外擴散。

在這些有害生物擴散到瓦爾克拉斯前,我們必須找出這些生物的來源,我需要你的協助才能完成任務。附近存在著某種強大生物,你要在牠變得更加壯大前先下手為強。除掉牠後到原本的世界與我碰面,我們還要很多事要商討。

介紹

並非人人都能在那外頭生存,但你卻還活蹦亂跳的站在這。你一定很厲害…或很幸運。希望是前者。

有個甚麼東西在外頭,它不停的在改造...東西。我沒辦法完整的描述它,但在它周圍的現實有如水波似的漂浮不定。

我需要在它溢出影響到瓦爾克拉斯之前找到這些有害物質的來源。而因為你剛好在場,所以你可以幫我。希望你不會和我找來的前幾位流亡者一樣失去理智或消失不見。

對了,我叫做札娜。

地圖裝置

此地圖裝置是結合工程與奇術的奇蹟傑作,著實讓人驚艷。只要地圖座標正確,這裝置就能帶你前往…嗯,老實說,我覺得你得親自見識一番,才能理解這裝置的能耐。未知之境處處凶險,而你也是危險人物,但即便是弒神者,也可能遭遇更加恐怖的存在。

在這個裝置中使用地圖吧,我會在傳送門的另一頭等著你。

異界輿圖

我有點東西要給你看。

我在地圖的世界中穿梭了一些時間,我深信即使表面上它們顯得毫無規律可言,它們受到某條縷線連繫著。某條我們該追隨的線。

越能夠了解這些連結,這些地圖也將能夠提供更多的線索,我們就會離根源更接近。

這是異界輿圖,我們可以利用它來記錄路徑。

隱藏的建築師

這些世界已經改變了,它們變得越來越黑暗,越來越扭曲,背離了它們的起源。

我不再相信這些只是偶然的領域,他們必須是由一個有情感的頭腦......一個設計師或建築師塑造。 這個地方的每一道陰影都以一種無法預料的目的而蔓延。

這些世界無論是在哪裡形成的,都非常令我擔憂。 我們必須找到黑暗的根源,並在黑暗溢出到我們所在的現實前了結它。

隱藏的建築師

這些世界已經改變了,它們變得越來越黑暗,越來越扭曲,背離了它們的起源。

我不再相信這些只是偶然的領域,他們必須是由一個有情感的頭腦......一個設計師或建築師塑造。 這個地方的每一道陰影都以一種無法預料的目的而蔓延。

這些世界無論是在哪裡形成的,都非常令我擔憂。 我們必須找到黑暗的根源,並在黑暗溢出到我們所在的現實前了結它。

隱藏的建築師

我不敢相信......謝謝你對他手下留情。希望你對我也能一樣......我承認我對你並沒有完全誠實。我懷疑我的父親與這一切有關,然而現在這個記憶斷片以我沒有預料到的方式證明了他的...參與。我擔心如果你知道了真相,你不會跟著我進入這個噩夢。

讓我們重新開始吧,我需要你的幫助。我的記憶非常模糊,但我會告訴你我所記得的。當我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我和我父親被分開了。當輿圖關閉時,他受困並迷失在這個神秘的領域。那些膽小的人則把儀器分解了。我花了一生的時間試圖追查它的碎片並修理父親的儀器。幾年前,我做到了。現在我們已經找到了他,有些事情卻怪怪的...我的父親是一個善良,溫和的人。一點也不像...你剛剛面對的生物!

請收下這個,我在探索時發現它。希望它能彌補任何你可能感覺到的背叛感。

塑界者

你在地圖中遇到的人物,他當時正是在進行......塑造。也許他就是我們所尋找的塑形者。

流亡者,那個生物…有點...我不能確定...也許...不可能... 這個塑界者可能有我們所尋找的答案。

繼續探索,再次追踪這位神秘人,並質問他,以便我們能夠知道這些世界的存在究竟是為了什麼。“

腐朽的守望者

流亡者,我相信你和我一樣已經注意到了。你、我、和我的父親,我們並不是第一個踏入這個世界的人,到處都存有尊師的受害者相關的跡象以及反對尊師人們的回憶。

腐朽的守望者。我們也許可以從他們學到很多東西。當你忙於剔除可憎之物的時候,我花了一些時間去探索父親的實驗室,尋找他可能收集到的有關這些“守望者”的參考資料。雖然現下我不能確定任何有關他們事蹟,在地板下卻隱藏了許多相關的捲軸,描述著他們曾經存在歷史的迷霧中。

當瓦爾克拉斯的其中一位無名之神賦予了一位阿茲莫里母親尊師的存在時,守望者們即存在。在那之前幾個月,她失去了她的男孩,她渴望報復。不知何故,此神決定幫助她。也許祂憐惜她?或者祂認為知道這樣的一件事其實是一個詛咒?

嗜憶者

流亡者你確定嗎?你看到了這個…東西,在啃食我父親的記憶?假如牠吃飽了…父親將只變成一個被挖空的外殼......只像隻亡魂。

除非......我們找出更多這些記憶斷片,那麼或許我們可以恢復他的記憶,讓他從這個噩夢中解脫出來。 然而這另一個生物使事情變得很複雜......它對我來說是陌生的,但似乎又有些熟悉,就像曾經被遺忘的噩夢。 我所記得的是一種似曾相似的恐懼感。

我們必須阻止它,無論是什麼,它似使腐爛擴散到周圍地區。 如果那個從陰影中長出來…那貪婪的陰影一但進入了奧瑞亞或者瓦爾克拉斯…不...我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嗜憶者

這樣......應該足夠了。如果他記住了任何可能對我們有用的東西,那麼他是怎麼到達此地的記憶就是我們所需要的。流亡者,謝謝你找到這些,我只能想像取得它們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現在,我們必須嘗試將它們還原到我父親的心中。這個你拿去,我在對這個世界進行調查時發現了它。 我想你就將它看作是你勞動的獎勵吧。

塑界者

一切都是那麼的模糊…我的父親是高階聖堂武士維那利斯的執政官。維那利斯利用他從瓦爾克拉斯中尋獲的遺物將整個世界綁架,他深信這些遺物將可以為牠取得更高的地位。

我的父親被維那利斯強迫對地圖儀器做研究,維那利斯希望能藉由地圖儀器獲得更多的力量、武器。相信我並不需要告訴你我父親確實發現了值得關注的事物。但為了不讓這份力量受到濫用,他決定不交出去…然而這個決定使他失去了他的自由…而我,失去了童年。

異界尊師

看來我的父親在他被困在牠的巢穴之前的某個時候遇見了這名尊師。父親最後的日記都提到了這個生物和對牠的觀察。沒有太多資訊,只有一些對腐朽的守望者神話相關的二手研究。

然而,有一個理論一次又一次地出現再這些記載中 - 這個尊師並不是自己的主人,牠服侍於某種更全能的主人,或者...更廣大的目的...我不是很確定。 一切都過於混亂。 我的父親和守望者都認為尊師“來自虛無”,但同時也是“虛無"的持有者。也提到尊師渴望著不潔的毀壞和腐爛......也許這一切和我們在地圖內看到的那些真菌的生長有關...“

異界尊師的受難者


我不停的進一步研究尊師與腐朽守望者之間的爭鬥。守望者面對尊師時的遭遇實在是令人恐懼。

這些守望者,他們皆......為人父母。 尊師似乎喜歡年輕的獵物。 這些男人和女人為了報復他們的孩子而奮戰,甚至一度成功。不過尊師在二十年重獲自由了。 牠對食物偏好可以解釋瓦爾克拉斯和奧瑞亞中兒童不斷消失的原因。

假如這些孩子其實還在這裡,還困在這個地方呢? 扭曲、折磨的生物,緊緊抓住他們留下的美好回憶碎片......我們必須減輕他們的痛苦。

塑界者的守護者

流亡者,是時候該動身了,為了拯救我的父親。我的父親在體驗極為兇殘的暴力的時失去了他的記憶,恐怕只有再次受到這樣的打擊才能創造出取回記憶的機會。

我已經對這些世界進行了調查,我的父親肯定是藏在輿圖的中心地帶。但正如我所懷疑的那樣,他並不是處於沒有人看守的地方。 四個強大的敵人包圍著他,我無法獨自通過。 如果你能消除這些威脅,那麼我們將能順利通往我的父親,我們的“計劃”則能開始。

塑者之域

我們的通往目標的道路已經很明顯了,但我們旅程將會非常的艱難。我父親是一個善良而又固執的人,而若他固執的存在保留且成形,那麼恢復他的記憶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們必須在輿圖的中心進入這個未知的陰暗領域,並打敗他,使他的瘋狂屈服。只有到那時,才能使這些斷片回歸他的肉體。

藏身處展示

看來你有了自己的小藏身處。如果你還有空房,不妨一同居住,這也能夠加強我們的同盟關係,你說是吧?

記憶之冊

父親的記憶殘留於此,就像秋天的第一片落葉。這些記憶很可能是我唯一剩下能夠珍惜的東西。我將它們收藏在記憶之書,保存在實驗室中。即使我們最後失敗了,至少我還是有著他的紀錄。如果你想瀏覽的話,隨時可以去翻閱。

研究

我的父親是一位聰明的人。他在思想封閉的奧瑞亞擔任學者、研究家。令人難過的是,他以不在。

當我在寄養家庭之間搬家的時候,我把我所能取得的秘密地研讀了。我讀到遺體藏在骨庫深處的凡人創始人。我讀到了那些在無罪聖殿中繼續被尊崇的假聖人。我一遍又一遍地讀他的著作。記住他們。他們是我對他的最後一個連接。

我想,他的研究對我來說成了一種逃離現實的方式。我想要建立在這個基礎上,特別是他詳細描述的地圖。

汙染

我父親的著作經常提到其他研究者的工作,尤其是對環境可以影響生物形態的異端信念,在瓦爾克拉斯中,我們看到腐化的環境對獸、人、甚至是亡者的影響。

透過我的地圖儀器,我們也看到類似的情形...但可能更糟。有什麼令人不安的生物在外頭。我曾經想過,也許瓦爾克拉斯的腐敗正在滲透汙染輿圖,但是如果是相反的呢?如果扭曲地圖的是......如果是由另一邊滲入我們的世界呢?我們必須知道,這就是為什麼這項工作如此重要。

升級至等級 3

我一直在想。一直以來我們目睹了許多怪異的事件發生,而我們始終沒有一個能夠稱家的安全住處,對精神上還是有一定的影響的吧。幸好我有個隱密小地方,有足夠的空間容納我們兩人…或許更多。有興趣嗎?

升級至等級 3 (藏身處)

我一直在想。一直以來我們目睹了許多怪異的事件發生,而我們始終沒有一個能夠稱家的安全住處,對精神上還是有一定的影響的吧。你目前的住處…嗯,你知道的,有更多的選擇總是好事。

幸好我有個隱密小地方,有足夠的空間容納我們兩人…或許更多。有興趣嗎?

升級至等級 4

我不會多想你幫助我的真正理由。說實話,這並不會改變甚麼,即使沒有你的幫忙,我們頂多也只是從這世界上被抹滅罷了。但我還是很慶幸你還在這!

升級至等級 5

你知道嗎,就算我們的存在沒有受到威脅,我想我還是會很享受這樣的工作。

升級至等級 6

父親曾經和我說過:「你不能夠透過明燈觀察暗影」。我漸漸能夠理解父親的意思。

升級至等級 7

我最近一直再思考:若從未迷失過自我,還能不能夠找到真正的自己。每當我們越深入探索,我越發現我對自己的來頭一無所知...

升級至等級 8

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碰面時的場景嗎?我當時認為你只是另一隻在異鄉垂死掙扎的小動物。我生平從未為了自己犯下的錯誤這麼開心過。

我以為我已經對我需要知道的一切瞭若指掌。我當時認為我已經準備好將世界做為我的遊樂場,到頭來我只活在父親的墨水中,就像是成天盯著窗外的冒險者。只有在受到考驗時,才真正知道自己的能耐。

邀請至藏身處

我認為這裡會是我們很好的選擇。甚至還有空間邀請幾個朋友。

建造藏身處

讓我給你個獨家導覽…

提交記憶斷片II

我父親的記憶斷片! 即使在那時他也被輿圖吸引。 謝謝妳的幫忙,請收下這個…

提交記憶斷片III

又一個斷片!就像個女人似的,夢境使他著迷…哦,對了-別理我。流亡者,這給你。

提交記憶斷片IV

更多記憶!這陰影是甚麼?這東西現實中真的存在嗎?流亡者,謝謝你,這點東西給你。

提交記憶斷片V

我記得這個斷片!我記得他的工作是怎麼吞噬了他…請收下這個,注意別被這個地方打敗了。

提交記憶斷片VI

又一段記憶!那個陰影可能是我們見到的那個生物嗎?這是你的獎勵,讓我們繼續搜尋吧!

提交記憶斷片VII

這記憶我印象深刻。當時他在夜晚中哭泣,抱我抱的的非常緊,我以為我的骨頭都要散了…對了,謝謝你的努力。

提交記憶斷片VIII

嗯哼,又一段記憶。艾米爾叔叔。有時我很好奇他現在還好嗎?也許有你的陪伴我們很快就可以知道答案?

提交記憶斷片IX

一段他應該會想忘記的記憶。呃,冰冷的恐懼感壟罩在我全身上下…收下這個讓我們結束這次的任務。

提交記憶斷片X

一段充滿希望的回憶,也許吧?父親發明的這個儀器會是甚麼呢?喔對了,這是你的獎勵。

提交記憶斷片XI

又一個令人難過的斷片。維那利斯是個殘酷又幼稚的統治者。做的好,這個小心意請你收下。

提交記憶斷片XII

更多的記憶!就像還未完成的圖畫一般…這是你的獎勵,讓我們繼續工作吧。

提交記憶斷片XIII

又一片…那個混帳…這是你的,讓我們快點結束這一切,我受夠了,不想繼續回憶。

提交記憶斷片XIV

重要的記憶。這些事件,就像我的腦袋不自主的遺忘了這些真像…你的獎勵。希望這對你有用處。

提交記憶斷片XV

這樣......應該足夠了。如果他記住了任何可能對我們有用的東西,那麼他是怎麼到達此地的記憶就是我們所需要的。流亡者,謝謝你找到這些,我只能想像取得它們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現在,我們必須嘗試將它們還原到我父親的心中。這個你拿去,我在對這個世界進行調查時發現了它。 我想你就將它看作是你勞動的獎勵吧。

地圖裝置

此地圖裝置是結合工程與奇術的奇蹟傑作,著實讓人驚艷。只要地圖座標正確,這裝置就能帶你前往…嗯,老實說,我覺得你得親自見識一番,才能理解這裝置的能耐。未知之境處處凶險,而你也是危險人物,但即便是弒神者,也可能遭遇更加恐怖的存在。

在這個裝置中使用地圖吧,我會在傳送門的另一頭等著你。

異界輿圖

我有點東西要給你看。

我在地圖的世界中穿梭了一些時間,我深信即使表面上它們顯得毫無規律可言,它們受到某條縷線連繫著。某條我們該追隨的線。

越能夠了解這些連結,這些地圖也將能夠提供更多的線索,我們就會離根源更接近。

這是異界輿圖,我們可以利用它來記錄路徑。

隱藏的建築師

這些世界已經改變了,它們變得越來越黑暗,越來越扭曲,背離了它們的起源。

我不再相信這些只是偶然的領域,他們必須是由一個有情感的頭腦......一個設計師或建築師塑造。 這個地方的每一道陰影都以一種無法預料的目的而蔓延。

這些世界無論是在哪裡形成的,都非常令我擔憂。 我們必須找到黑暗的根源,並在黑暗溢出到我們所在的現實前了結它。

隱藏的建築師

這些世界已經改變了,它們變得越來越黑暗,越來越扭曲,背離了它們的起源。

我不再相信這些只是偶然的領域,他們必須是由一個有情感的頭腦......一個設計師或建築師塑造。 這個地方的每一道陰影都以一種無法預料的目的而蔓延。

這些世界無論是在哪裡形成的,都非常令我擔憂。 我們必須找到黑暗的根源,並在黑暗溢出到我們所在的現實前了結它。

隱藏的建築師

我不敢相信......謝謝你對他手下留情。希望你對我也能一樣......我承認我對你並沒有完全誠實。我懷疑我的父親與這一切有關,然而現在這個記憶斷片以我沒有預料到的方式證明了他的...參與。我擔心如果你知道了真相,你不會跟著我進入這個噩夢。

讓我們重新開始吧,我需要你的幫助。我的記憶非常模糊,但我會告訴你我所記得的。當我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我和我父親被分開了。當輿圖關閉時,他受困並迷失在這個神秘的領域。那些膽小的人則把儀器分解了。我花了一生的時間試圖追查它的碎片並修理父親的儀器。幾年前,我做到了。現在我們已經找到了他,有些事情卻怪怪的...我的父親是一個善良,溫和的人。一點也不像...你剛剛面對的生物!

請收下這個,我在探索時發現它。希望它能彌補任何你可能感覺到的背叛感。

塑界者

你在地圖中遇到的人物,他當時正是在進行......塑造。也許他就是我們所尋找的塑形者。

流亡者,那個生物…有點...我不能確定...也許...不可能... 這個塑界者可能有我們所尋找的答案。

繼續探索,再次追踪這位神秘人,並質問他,以便我們能夠知道這些世界的存在究竟是為了什麼。“

腐朽的守望者

流亡者,我相信你和我一樣已經注意到了。你、我、和我的父親,我們並不是第一個踏入這個世界的人,到處都存有尊師的受害者相關的跡象以及反對尊師人們的回憶。

腐朽的守望者。我們也許可以從他們學到很多東西。當你忙於剔除可憎之物的時候,我花了一些時間去探索父親的實驗室,尋找他可能收集到的有關這些“守望者”的參考資料。雖然現下我不能確定任何有關他們事蹟,在地板下卻隱藏了許多相關的捲軸,描述著他們曾經存在歷史的迷霧中。

當瓦爾克拉斯的其中一位無名之神賦予了一位阿茲莫里母親尊師的存在時,守望者們即存在。在那之前幾個月,她失去了她的男孩,她渴望報復。不知何故,此神決定幫助她。也許祂憐惜她?或者祂認為知道這樣的一件事其實是一個詛咒?

嗜憶者

流亡者你確定嗎?你看到了這個…東西,在啃食我父親的記憶?假如牠吃飽了…父親將只變成一個被挖空的外殼......只像隻亡魂。

除非......我們找出更多這些記憶斷片,那麼或許我們可以恢復他的記憶,讓他從這個噩夢中解脫出來。 然而這另一個生物使事情變得很複雜......它對我來說是陌生的,但似乎又有些熟悉,就像曾經被遺忘的噩夢。 我所記得的是一種似曾相似的恐懼感。

我們必須阻止它,無論是什麼,它似使腐爛擴散到周圍地區。 如果那個從陰影中長出來…那貪婪的陰影一但進入了奧瑞亞或者瓦爾克拉斯…不...我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嗜憶者

這樣......應該足夠了。如果他記住了任何可能對我們有用的東西,那麼他是怎麼到達此地的記憶就是我們所需要的。流亡者,謝謝你找到這些,我只能想像取得它們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現在,我們必須嘗試將它們還原到我父親的心中。這個你拿去,我在對這個世界進行調查時發現了它。 我想你就將它看作是你勞動的獎勵吧。

塑界者

一切都是那麼的模糊…我的父親是高階聖堂武士維那利斯的執政官。維那利斯利用他從瓦爾克拉斯中尋獲的遺物將整個世界綁架,他深信這些遺物將可以為牠取得更高的地位。

我的父親被維那利斯強迫對地圖儀器做研究,維那利斯希望能藉由地圖儀器獲得更多的力量、武器。相信我並不需要告訴你我父親確實發現了值得關注的事物。但為了不讓這份力量受到濫用,他決定不交出去…然而這個決定使他失去了他的自由…而我,失去了童年。

異界尊師

看來我的父親在他被困在牠的巢穴之前的某個時候遇見了這名尊師。父親最後的日記都提到了這個生物和對牠的觀察。沒有太多資訊,只有一些對腐朽的守望者神話相關的二手研究。

然而,有一個理論一次又一次地出現再這些記載中 - 這個尊師並不是自己的主人,牠服侍於某種更全能的主人,或者...更廣大的目的...我不是很確定。 一切都過於混亂。 我的父親和守望者都認為尊師“來自虛無”,但同時也是“虛無"的持有者。也提到尊師渴望著不潔的毀壞和腐爛......也許這一切和我們在地圖內看到的那些真菌的生長有關...“

異界尊師的受難者


我不停的進一步研究尊師與腐朽守望者之間的爭鬥。守望者面對尊師時的遭遇實在是令人恐懼。

這些守望者,他們皆......為人父母。 尊師似乎喜歡年輕的獵物。 這些男人和女人為了報復他們的孩子而奮戰,甚至一度成功。不過尊師在二十年重獲自由了。 牠對食物偏好可以解釋瓦爾克拉斯和奧瑞亞中兒童不斷消失的原因。

假如這些孩子其實還在這裡,還困在這個地方呢? 扭曲、折磨的生物,緊緊抓住他們留下的美好回憶碎片......我們必須減輕他們的痛苦。

塑界者的守護者

流亡者,是時候該動身了,為了拯救我的父親。我的父親在體驗極為兇殘的暴力的時失去了他的記憶,恐怕只有再次受到這樣的打擊才能創造出取回記憶的機會。

我已經對這些世界進行了調查,我的父親肯定是藏在輿圖的中心地帶。但正如我所懷疑的那樣,他並不是處於沒有人看守的地方。 四個強大的敵人包圍著他,我無法獨自通過。 如果你能消除這些威脅,那麼我們將能順利通往我的父親,我們的“計劃”則能開始。

塑者之域

我們的通往目標的道路已經很明顯了,但我們旅程將會非常的艱難。我父親是一個善良而又固執的人,而若他固執的存在保留且成形,那麼恢復他的記憶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們必須在輿圖的中心進入這個未知的陰暗領域,並打敗他,使他的瘋狂屈服。只有到那時,才能使這些斷片回歸他的肉體。

每日任務

剛好你在這,我需要你協助。跟我來,我和你說明一下細節。

提供工藝器具

如果你能答應的話,我希望將我的製圖裝置放在這。這算是個傳家寶,花費了我大部份的青春修復它,若它受到了甚麼損害我一定沒辦法原諒自己。當然,你可以隨意使用它。而且我認為它放這裡特別好看。

升級中型藏身處

我認為這裡會是我們很好的選擇。甚至還有空間邀請幾個朋友。

升級大型藏身處

我認為這裡會是我們很好的選擇。甚至還有空間邀請幾個朋友。

經驗

長時間在這些地圖裡穿梭,我發覺了一些細節。只要對地圖間的互連關係越清楚,每次前往越能夠學習到更多。經驗能夠開啟知識的大門,而知識成為了領悟的鑰匙。

記憶之冊

父親的記憶殘留於此,就像秋天的第一片落葉。這些記憶很可能是我唯一剩下能夠珍惜的東西。我將它們收藏在記憶之書,保存在實驗室中。即使我們最後失敗了,至少我還是有著他的紀錄。如果你想瀏覽的話,隨時可以去翻閱。

研究

我的父親是一位聰明的人。他在思想封閉的奧瑞亞擔任學者、研究家。令人難過的是,他以不在。

當我在寄養家庭之間搬家的時候,我把我所能取得的秘密地研讀了。我讀到遺體藏在骨庫深處的凡人創始人。我讀到了那些在無罪聖殿中繼續被尊崇的假聖人。我一遍又一遍地讀他的著作。記住他們。他們是我對他的最後一個連接。

我想,他的研究對我來說成了一種逃離現實的方式。我想要建立在這個基礎上,特別是他詳細描述的地圖。

汙染

我父親的著作經常提到其他研究者的工作,尤其是對環境可以影響生物形態的異端信念,在瓦爾克拉斯中,我們看到腐化的環境對獸、人、甚至是亡者的影響。

透過我的地圖儀器,我們也看到類似的情形...但可能更糟。有什麼令人不安的生物在外頭。我曾經想過,也許瓦爾克拉斯的腐敗正在滲透汙染輿圖,但是如果是相反的呢?如果扭曲地圖的是......如果是由另一邊滲入我們的世界呢?我們必須知道,這就是為什麼這項工作如此重要。

升級至等級 3 (藏身處)

我一直在想。一直以來我們目睹了許多怪異的事件發生,而我們始終沒有一個能夠稱家的安全住處,對精神上還是有一定的影響的吧。你目前的住處…嗯,你知道的,有更多的選擇總是好事。

幸好我有個隱密小地方,有足夠的空間容納我們兩人…或許更多。有興趣嗎?

升級至等級 4

我不會多想你幫助我的真正理由。說實話,這並不會改變甚麼,即使沒有你的幫忙,我們頂多也只是從這世界上被抹滅罷了。但我還是很慶幸你還在這!

升級至等級 5

你知道嗎,就算我們的存在沒有受到威脅,我想我還是會很享受這樣的工作。

升級至等級 6

父親曾經和我說過:「你不能夠透過明燈觀察暗影」。我漸漸能夠理解父親的意思。

升級至等級 7

我最近一直再思考:若從未迷失過自我,還能不能夠找到真正的自己。每當我們越深入探索,我越發現我對自己的來頭一無所知...

升級至等級 8

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碰面時的場景嗎?我當時認為你只是另一隻在異鄉垂死掙扎的小動物。我生平從未為了自己犯下的錯誤這麼開心過。

我以為我已經對我需要知道的一切瞭若指掌。我當時認為我已經準備好將世界做為我的遊樂場,到頭來我只活在父親的墨水中,就像是成天盯著窗外的冒險者。只有在受到考驗時,才真正知道自己的能耐。

建造藏身處

讓我給你個獨家導覽…

解雇札娜

保持清醒,流亡者。

與札娜對話

隨意進入未知的領域並不是明智的選擇。讓我先擬定計畫,我們再聊。
加上幾隻火把、書櫃、在安排一個專門閱讀的小角落,這個地方的確是有潛力成為溫馨的藏身處。

提交記憶斷片II

我父親的記憶斷片! 即使在那時他也被輿圖吸引。 謝謝妳的幫忙,請收下這個…

提交記憶斷片III

又一個斷片!就像個女人似的,夢境使他著迷…哦,對了-別理我。流亡者,這給你。

提交記憶斷片IV

更多記憶!這陰影是甚麼?這東西現實中真的存在嗎?流亡者,謝謝你,這點東西給你。

提交記憶斷片V

我記得這個斷片!我記得他的工作是怎麼吞噬了他…請收下這個,注意別被這個地方打敗了。

提交記憶斷片VI

又一段記憶!那個陰影可能是我們見到的那個生物嗎?這是你的獎勵,讓我們繼續搜尋吧!

提交記憶斷片VII

這記憶我印象深刻。當時他在夜晚中哭泣,抱我抱的的非常緊,我以為我的骨頭都要散了…對了,謝謝你的努力。

提交記憶斷片VIII

嗯哼,又一段記憶。艾米爾叔叔。有時我很好奇他現在還好嗎?也許有你的陪伴我們很快就可以知道答案?

提交記憶斷片IX

一段他應該會想忘記的記憶。呃,冰冷的恐懼感壟罩在我全身上下…收下這個讓我們結束這次的任務。

提交記憶斷片X

一段充滿希望的回憶,也許吧?父親發明的這個儀器會是甚麼呢?喔對了,這是你的獎勵。

提交記憶斷片XI

又一個令人難過的斷片。維那利斯是個殘酷又幼稚的統治者。做的好,這個小心意請你收下。

提交記憶斷片XII

更多的記憶!就像還未完成的圖畫一般…這是你的獎勵,讓我們繼續工作吧。

提交記憶斷片XIII

又一片…那個混帳…這是你的,讓我們快點結束這一切,我受夠了,不想繼續回憶。

提交記憶斷片XIV

重要的記憶。這些事件,就像我的腦袋不自主的遺忘了這些真像…你的獎勵。希望這對你有用處。

提交記憶斷片XV

這樣......應該足夠了。如果他記住了任何可能對我們有用的東西,那麼他是怎麼到達此地的記憶就是我們所需要的。流亡者,謝謝你找到這些,我只能想像取得它們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現在,我們必須嘗試將它們還原到我父親的心中。這個你拿去,我在對這個世界進行調查時發現了它。 我想你就將它看作是你勞動的獎勵吧。

展示藏身處

加上幾隻火把、書櫃、在安排一個專門閱讀的小角落,這個地方的確是有潛力成為溫馨的藏身處。

認領此藏身處

我認為這裡會是我們很好的選擇。甚至還有空間邀請幾個朋友。

塑界者

我好像理解了…輿圖、這些地圖…他們並不是真的世界,反而比較像是個舞台。這些世界只是舞台的序幕…而真相藏在布幕後方。

這個地方…這是尊者世界的中心,牠的狩獵地都是由此而生…我們很接近了,接近牠出生的虛無,然而父親還是選擇了此地做為新的歸宿。最明顯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是吧?說不定尊者為了狩獵幾乎不會回來這裡…

流亡者,我會將父親的記憶準備好。你繼續勘探,找到我父親,小心這裡的一切。

塑界者

我好像理解了…輿圖、這些地圖…他們並不是真的世界,反而比較像是個舞台。這些世界只是舞台的序幕…而真相藏在布幕後方。然而我們來了,勇敢的冒險者,決定一探究竟。我們將會找到甚麼呢?是寶物,還是恐懼之物。

聖殿實驗室

在奇塔弗摧毀此城以前,聖堂武僧在街道地底深處藏有大量聖物。當初聖堂武僧神權政治埋藏隱匿這些聖物,如今卻成為他們唯一遺留的事物。揭開聖物神秘面紗的時機已到。不遠處有個聖殿實驗室的入口。小時候父親曾叫我潛入實驗室,因為他總是難忍終日勞苦…來吧,我必須讓你看個東西。

流亡者

我母親在我出生後不久就去世了。我父親在幾年後消失的無影無蹤。我成了孤兒,被送到一連串不同的家庭當奴僕。

孩子們是充滿好奇心的生物,我也不例外,甚至充滿了更多的疑問。成長的過程中我從不放過任何讀物,我質疑他們試圖教授我的一切。我過於聰明,反而吸引了教徒的注目。

多虧神主比起那些大祭司來的高調。在我即將到來的放逐發生前,我勉強地在自己的選擇下離開了奧瑞雅。

奇塔弗

總算除掉他們了,說真的,我原本以為諸神不過是聖堂武僧嚇唬孩童用的童話故事,我還真希望諸神只是虛構的。

此地發生之事確實讓人遺憾,但我們若能樂觀面對,還是有機會能重新來過。不論是豐功偉業,或是往昔罪孽,如今皆已被瓦礫埋沒。

奧瑞亞

我和你一樣,在瓦爾克拉斯的岸邊發現了自己,我看到奇塔弗起後,奧瑞亞船隊在岩石上沖了過來,誰能想到瓦爾克拉斯比家更安全?

在聽到奇塔弗死後不久,我回到了奧瑞亞。已經沒有人可以告訴我們能不能再住在這裡了。曾經對我有危險的知識現在在清理和重建工作中可以得到很好的利用。

我想我不是一個會記仇的人。

重建

這是島上稀有罕見的優質寶石。雖然瓦爾克拉斯上有大量寶石,可是船運寶石曠日費時,而且船隻都用來運送生還者了。

我知道有一個辦法,不僅能取得大量寶石,還能囊括各種資源。只是我得先確認這方法安全無虞。

刺殺大師瓦里西

確實有時迅速的殺了目標是最好的選擇,但瓦里的...熱情,還有時他盯著我的方式...讓我不寒而顫

狩獵大師托菈

當我運用製圖裝置時,我能夠大致了解另一端的狀況。但托拉,我永遠比不上她對瓦爾克拉斯的了解。

亡靈大師卡塔莉娜

我能說甚麼呢?我佩服卡塔莉娜...絲毫不浪費的作風。但我認為有那麼點多餘,她怎麼能夠忍受那惡臭已經超出了我的理解範圍,但我還是必須佩服她。

武器大師瓦甘

英俊、迷人、還很會跳舞。他自己也知道。真是個極品,瓦甘。

博學大師艾爾雷恩

艾爾雷恩所說的和我自己遭遇過的…嗯,真說不通。但別浪費唇舌和他辯論了,去薩恩城下水道散個步還好些。

護甲大師哈庫

哈庫。我這麼說好了,哈庫曾經問我能不能讓傳送門的入口容下整支軍隊。這不是我想選擇的道路。

異界尊師

流亡者你的腳步真快。我很開心你跟我想的一樣。看來我的擔心…是正確的。我們在輿圖看到的侵蝕就在這裡。可能我們在輿圖的行動,使得輿圖和這個世界的屏障減弱了。沒有我父親的力量阻擋,異界尊師真正的主人 - 侵蝕 - 正在滲透我們世界了。

我答應過你,幫我找到我父親後會給你獎勵,來,這就是 - 這是從我父親的密室中拿到的。請收下,和我一起面對接下來的旅途 - 我們還有更多的事情可以一起完成。

侵蝕

就是它,這個裝置可以幫助我們。「萬物秘奧」。有了它,我們可以迫使異界尊師從輿圖中來到非真的抽象中。唯一的機會?我們必須要在異界輿圖的中心使用它。世界的交連處在帷幕最薄的地方。

這裡就是你來到的地方,流亡者。我需要你引誘異界尊師來到這個地方。我會使用這個武器來將他從我們世界消滅。你要小心點,我的父親還逍遙法外。他在最後一場戰鬥中受傷了,但以他現在的瘋癲,我覺得他已經停止對抗異界尊師了。我們必須非常小心地進行最後關頭...

萬物秘奧

我現在已經想起有關我父親對地圖裝製的研究。我記得他是如何將自己封閉在研究這個武器。在我等待你到達的時候,我已經在研究他對這個武器的筆記。科學…無法理解這個東西。但至少我可以告訴你,當秘奧充能完畢時將會呈現一陣憤怒,且在異界尊師進入我們的維度時指向它,將使它承受它所受。

正如我父親所說,我們知道這種形式是非物質的。簡而言之 - 那不是在物理的物理維度所能存在。它將被迫退出並返回到它所屬的地方,希望不能返回。正如我所說,它很脆弱,但我相信我的父親,而這是我們唯一的希望。

異界尊師

真的發生了,不是嗎?異界尊師已經在路上了。流亡者,我們已經走到盡頭。它看起來很成功嗎?或者視野內除了死亡和衰敗之外什麼都沒有,我希望你已經 準備好了,朋友。

我們必須要在萬物秘奧能運作前先讓它變弱。祝你好運,如果我們不無法再見了…能跟你在一起是我最大的幸運。

塑界者

他被強迫撤退了,但沒有父親的記憶斷片我們沒辦法將他解放出來。流亡者,拜託你繼續往這條路走下去,我父親不應該受到這樣的對待。

塑界者

他對我的…記憶…消逝了。被那該死的東西吞噬了!可惡!我父親…他不會在認得我了。

至少…至少讓我在跟他說最後一句話。他認得我。流亡者,你有看到嗎?他認出我的臉!…他現在又必須再被折麼一次。

如果我們無法恢復他的記憶,那我們必須要把他從這牢籠救出。我不敢相信我會這樣請求你,但我們必須要打敗異界尊師。也許隨著它的消失,我父親會放棄他的靈魂並安息。

塑者之鑰

流亡者,你有發現什麼嗎?啊!通往他私人密室的方法在奧瑞亞!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麼那裡一定有種武器可以打倒「異界尊師」,我們一定要擊敗他。

我知道我已經要求你太多了,但這個生物 - 我們都看見它對輿圖造成的影響。它散播的侵蝕…是透過受難者產生的。如果侵蝕到達輿圖外的話,我想它一定有這打算,那麼全世界都會陷落於那邪惡的生物!

我們現在分開吧,回到費歐普羅斯並調查。如果你聽起來覺得合理的話,請你準備好的時候與我見面,我們會開始策劃我們的進攻。

塑者之鑰

流亡者,你有發現什麼嗎?啊!通往他私人密室的方法在奧瑞亞!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麼那裡一定有種武器可以打倒「異界尊師」,我們一定要擊敗他。

我知道我已經要求你太多了,但這個生物 - 我們都看見它對輿圖造成的影響。它散播的侵蝕…是透過受難者產生的。如果侵蝕到達輿圖外的話,我想它一定有這打算,那麼全世界都會陷落於那邪惡的生物!

我們現在分開吧,回到費歐普羅斯並調查。如果你聽起來覺得合理的話,請你準備好的時候與我見面,我們會開始策劃我們的進攻。

塑界者

他對我的…記憶…消逝了。被那該死的東西吞噬了!可惡!我父親…他不會在認得我了。

至少…至少讓我在跟他說最後一句話。他認得我。流亡者,你有看到嗎?他認出我的臉!…他現在又必須再被折麼一次。

如果我們無法恢復他的記憶,那我們必須要把他從這牢籠救出。我不敢相信我會這樣請求你,但我們必須要打敗異界尊師。也許隨著它的消失,我父親會放棄他的靈魂並安息。

塑界者

他對我的…記憶…消逝了。被那該死的東西吞噬了!可惡!我父親…他不會在認得我了。

至少…至少讓我在跟他說最後一句話。他認得我。流亡者,你有看到嗎?他認出我的臉!…他現在又必須再被折麼一次。

如果我們無法恢復他的記憶,那我們必須要把他從這牢籠救出。我不敢相信我會這樣請求你,但我們必須要打敗異界尊師。也許隨著它的消失,我父親會放棄他的靈魂並安息。

異界尊師

我們做到了…結束了…終於結束了。我的父親,無論他在哪裡我都可以感應到他。他現在已經很平靜了…謝謝你,老公。

秘奧!他成功了!我一點也沒有遲疑!雖然…異界尊師和侵蝕…雖然我們已經將他們都清除了,這些遭遇…改變了我。我感受到那生物,刮著我們維度之間的表面。它絕望。它飢餓。它…試著找方法回到這裡。

我不認為我在接下來一段時間內睡得著。我必須確保我們做好準備以備它回來。或許我應該要恢復侵蝕守望者來守護我們的世界…這地方 - 異界輿圖是異界尊師的。如果有更多的研究,可以給我們更多有關侵蝕現象的線索。如果你想要,你可以跟我在這世界中自由的研究和探索。你也可以在這個地方做善事 - 異界尊師的受難者 - 這些小孩...一定有成千上萬個,在這些土地上漫遊著、扭曲著和腐化著、孤獨 - 甚至恐懼。像我父親,他們祈求可以從磨難中脫困。殺了他們對他們來說是種救贖。你可以用這種方法幫助他們,朋友。

現在,我必須要離開你了。我要為下次的征戰做好準備。

異界尊師

我們做到了…結束了…終於結束了。我的父親,無論他在哪裡我都可以感應到他。他現在已經很平靜了…謝謝你,老公。

秘奧!他成功了!我一點也沒有遲疑!雖然…異界尊師和侵蝕…雖然我們已經將他們都清除了,這些遭遇…改變了我。我感受到那生物,刮著我們維度之間的表面。它絕望。它飢餓。它…試著找方法回到這裡。

我不認為我在接下來一段時間內睡得著。我必須確保我們做好準備以備它回來。或許我應該要恢復侵蝕守望者來守護我們的世界…這地方 - 異界輿圖是異界尊師的。如果有更多的研究,可以給我們更多有關侵蝕現象的線索。如果你想要,你可以跟我在這世界中自由的研究和探索。你也可以在這個地方做善事 - 異界尊師的受難者 - 這些小孩...一定有成千上萬個,在這些土地上漫遊著、扭曲著和腐化著、孤獨 - 甚至恐懼。像我父親,他們祈求可以從磨難中脫困。殺了他們對他們來說是種救贖。你可以用這種方法幫助他們,朋友。

現在,我必須要離開你了。我要為下次的征戰做好準備。


© 2014-2018. This site is fan-made and not affiliated with Grinding Gear Games and Garena in any way. 17852 NZ: 2018-05-23 05:3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