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谈 /268 ⍟

交谈 /268 ⍟

Code EventAudio
HeistTibbsIntroduceTullina
HeistNewNPCIntroduction
巨汉特卜斯: 这趟任务我带了个老朋友。她叫图林娜。 
潜行者图林娜: 见到你很高兴。
巨汉特卜斯: 她看起来不太……
潜行者图林娜: ……你说啥?
巨汉特卜斯: ……不过她能去的地方,别人都到不了。
HeistTullinaIntroduceNenet
HeistNewNPCIntroduction
潜行者图林娜: 在出发之前,我还要给你介绍一位伙伴。奈尼特。
斥候奈尼特: 我叫奈尼特。
潜行者图林娜: 看到没?她的视力比谁都好。
斥候奈尼特: 我能在两箭地之外看清一个人的心跳。
潜行者图林娜: 我觉得她在以后会很有用。
HeistVinderiIntroduceGianna
HeistNewNPCIntroduction
爆破师温德利: 流放者,这位是……是……
易容大师吉安娜: 吉安娜。
爆破师温德利: 吉安娜!对!她是个……
易容大师吉安娜: 表演家,女演员。
爆破师温德利: 一位女表演家!对对!而且……
易容大师吉安娜: 我认识温德利的时候,他被雇来给一出戏做烟花。结果他点着了幕布,还好没死人。我是来帮你做这趟任务的。以后的任务要是你愿意,我还可以继续帮忙。
爆破师温德利: 没错!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吉安娜?
易容大师吉安娜: 我想你都说完了。谢谢,老温。
HeistKarstIntroduceHuck
HeistNewNPCIntroduction
解密师卡斯特: 忘了跟你说了,带上这家伙一起走。
军士哈克: 我叫哈克。
解密师卡斯特: 他完全是个怪胎嘛。你说是吧,哈克?
军士哈克: 不全是吧?我觉得乌旗守卫的训练就让我有点……呆?
解密师卡斯特: 还真是个怪胎。不过挺有用。
HeistHuckIntroduceNiles
HeistNewNPCIntroduction
军士哈克: 大概我们可另找个人来处理。来吧,奈尔斯。
审讯师奈尔斯: 我敢说你根本不待见我。
军士哈克: 他过去是圣堂教团的审讯官。会点读心术。
审讯师奈尔斯: 我知道你确实不待见我了。我想知道为什么?
军士哈克: 记住他很能干。那会有用的。
HeistNilesIntroduceVinderi
HeistNewNPCIntroduction
审讯师奈尔斯: 流放者,这位是温德利,爆破专家。
爆破师温德利: 很高兴见到你,温德利。我也叫温德利!是不是很好玩啊?
审讯师奈尔斯: 长年跟硝烟打交道……对他影响挺大。
爆破师温德利: 这真可怜。还好我一切健康!
HeistTullinaTibbs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做必要的事就行。别的动作会让你更显眼。
巨汉特卜斯: 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更显眼呢……
HeistTullinaTibbs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我又要紧张了。
潜行者图林娜: 别往坏的方面想,也别想我们会受伤。好点没?
HeistTullinaKarst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记住,我们进去后在外面盯好。
解密师卡斯特: 明白,除非情况有变,我们就赶紧扯呼。
HeistTullinaKarst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艾林娜……
潜行者图林娜: 是图林娜
解密师卡斯特: 为了以防万一,你带了备用镐吧?
潜行者图林娜:  当然。都备着呢。
HeistTullinaIsla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我们进去后小点声,别动不动搞爆炸,伊斯拉。
工程师伊斯拉: 呸。怎么就动不动了,不就提前了点嘛!
HeistTullinaIsla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图林娜,你背上冒出那么大一根带电的棒子就不觉得难受吗?
潜行者图林娜: 才不觉得呢。
工程师伊斯拉: 那你的脑袋呢?
潜行者图林娜: 没那么好。
工程师伊斯拉: 明白了,那你的腿肯定行。
HeistTullinaVinderi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每个人都知道在干什么吗?
爆破师温德利: 你说工作?还是常识……?我觉得吧,都不知道,真的。
HeistTullinaVinderi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有谁想听听我青楼的事吗?
潜行者图林娜: 没人想听。
爆破师温德利: 我保证一定精彩。
潜行者图林娜: 没人想听。
HeistTullinaNenet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我们进去前有什么建议吗,奈尼特?
斥候奈尼特: 死了就啥都没有了。
潜行者图林娜: ……很好,真是好建议。谢谢。
HeistTullinaNenet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时间在偷偷溜走。
潜行者图林娜: ……那要我们赶紧吗?
斥候奈尼特: 速度再快也没死神快。
潜行者图林娜: 所以……就?
HeistTullinaNiles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祝你们好运吧。
审讯师奈尔斯: 好运不过是换种说法的信仰罢了。我们都知道信仰啥都不是。你就跟大家说了句正确的废话。
HeistTullinaNiles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图林娜,我能溜进你们的那颗脑子里去吗?就一小会儿,我想放松放松,找找刺激。
潜行者图林娜: 你想眼窝里插上匕首吗?不想?那就拉倒吧。
HeistTullinaHuck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牢记哈克说的吧:人头落地……
军士哈克: ……眨眼之间……
潜行者图林娜: 眨眼之间。
HeistTullinaHuck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军士哈克: 保持戒备,注意安全。
潜行者图林娜: 还有离我远点。
HeistTullinaGianna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遇到守卫就赶紧干掉。
易容大师吉安娜: 是啊,只要别让我干就行。
HeistTullinaGianna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图林娜……?
潜行者图林娜: 嗯……?
易容大师吉安娜: 你觉得……我们算朋友吗?
潜行者图林娜: 啥?不管怎么说,算是吧。
易容大师吉安娜:
HeistTullinaTibbsExit1
HeistExit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堪称完美。真令人骄傲。
巨汉特卜斯: 我同意。看看到底能多糟吧。
潜行者图林娜: 燃烧池塘?
巨汉特卜斯: 燃烧池塘。
HeistTullinaTibbs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难以置信的大成功!
潜行者图林娜: 而且这回几乎没有蜘蛛落到你身上!
HiestTullinaAdiyahExit1
HeistExit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艾蒂娅,带我们回家烤火喝酒吧。
寻路者艾蒂娅: 我就能给你搞一杯酸酒和几个破灯笼。这样行不?
潜行者图林娜: 行吧。
HeistTullinaAdiyah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寻路者艾蒂娅: 又是好一场胜利。
潜行者图林娜: 哦,得了吧,艾蒂娅。我都能看到你忍着笑了。
寻路者艾蒂娅: 才没有呢……我在想别的。现在回来吧。
HeistTullinaIslaExit1
HeistExit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就跟预期的一样顺利。
工程师伊斯拉: 说到顺利……我说图林娜,你戴上那顶化掉你头发的头盔怎么说?
潜行者图林娜: ……我这会儿不需要你。
HeistTullinaIsla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别这样磨磨蹭蹭。
潜行者图林娜: 敢问为什么不呢?
工程师伊斯拉: 不为什么。要是你的全部东西都被一只游荡的机器蜘蛛搅碎了,你怎么想?
潜行者图林娜: 哦,天哪。
HeistTullinaVinderiExit1
HeistExit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大家都还好吗?
爆破师温德利: 不,我们都还没集合呢。
潜行者图林娜: 我是问大家都还活着没?
爆破师温德利: 咱们跟楼下的不一样……
HeistTullinaVinderiExit2
HeistExit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说起完工,我还有点小伤感呢。
潜行者图林娜: 没关系,温德利,还多得是呢。
爆破师温德利: 我明白啊……可我真喜欢这一趟。
HeistTullinaGiannaExit1
HeistExit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我明天肯定会很痛得要命。
易容大师吉安娜: 这倒提醒我了!图林娜,你必须把锻炼安排告诉我。你的核心肌群太死了。
HeistTullinaGiannaExit2
HeistExit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精彩绝伦!我要给你五星点赞!
潜行者图林娜: 完全物有所值!
HeistTullinaNenetExit1
HeistExit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大家合作得很好。
斥候奈尼特: 多亏了团结,我们才能逃出生天。
潜行者图林娜: ……是啊。简直太棒了。
HeistTullinaNenetExit2
HeistExit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别这么兔死狐悲。
潜行者图林娜: 你真该把它写下来,奈尼特。这次太壮丽了。
斥候奈尼特: 我没日记本,也不想有一本!
HeistTullinaNilesExit1
HeistExit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咱们该回去享受享受劳动成果了。
审讯师奈尔斯: 一想到这么甜美的果实,我就充满了期待。
HeistTullinaNiles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光荣啊光荣,我从命运的胸前痛饮胜利的美酒。
潜行者图林娜: 哇……还真生动。
审讯师奈尔斯: 等回去了,我要把它印出来,送给你当礼物。
潜行者图林娜: 算了吧。
HeistTullinaHuckExit1
HeistExit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我以后肯定要讲给孩子听。
军士哈克: 把这事儿告诉孩子不合适吧。
潜行者图林娜: 嗯。说得对,我还是不跟孩子说的好。
HeistTullinaHuck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军士哈克: 我喜欢这样的计划。
潜行者图林娜: 那就品一品,这可不常有。
HeistTullinaTibbs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任务似乎不难。
巨汉特卜斯: 比上钟楼容易。
潜行者图林娜: 知道你不喜欢去高处。
巨汉特卜斯: 随便什么东西对我都有点高。
潜行者图林娜: 还有蜘蛛。
巨汉特卜斯: 还有眼睛和腿呢!都谁用得上啊?
潜行者图林娜: 也许幽灵吧。
巨汉特卜斯: 那碰到跟幽灵干架该怎么办,干掉它们?它们可都已经死了啊!
HeistTullinaTibbs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那我准备好了。
潜行者图林娜: 阿吉,见到你很荣幸。
巨汉特卜斯: 怕不是每次吧?
潜行者图林娜: 破财巷的活儿怎么样了?
巨汉特卜斯: 都还在让我做噩梦呢。我每天醒来都跟跟爬满蜘蛛似的。
潜行者图林娜: 我们现在明白要侦察蜘蛛网和蜘蛛蛋了,还有蜘蛛腿。要是再碰到那种情况,我会帮你解脱的,不错吧?
巨汉特卜斯: 唉……那只能说谢谢了。
HeistTullinaKarst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需要我吗?
解密师卡斯特: 阿林!
潜行者图林娜: 图林娜。
解密师卡斯特: 另一边怎么样了?
潜行者图林娜: 情况……有点复杂。如果你不介意,我们还是专心工作吧。
解密师卡斯特: 知道了,阿图。
潜行者图林娜: 图林娜。
解密师卡斯特: 我们以后再说吧?
潜行者图林娜: 很好,谢谢。
HeistTullinaKarst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图林娜和卡斯特终于又联手搭档了!你们俩干得太好了。
潜行者图林娜: 我有点担心,你知道……
解密师卡斯特: 还有啥新东西?
潜行者图林娜: 准确地说。
HeistTullinaIsla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听说你有工作需要我?
工程师伊斯拉: 除非我没把爬墙者弄起来及时运行。
潜行者图林娜: 感觉那是一种吓人的机器蜘蛛。
工程师伊斯拉: 别胡说。它是特别精美的机器蜘蛛。
潜行者图林娜: ……你测试过吗?
工程师伊斯拉: 没,不过它可不就是为这个生的嘛,科莱夫人?
大总管科莱: ……我还是头一次知道你这个发明呢。我觉得你最好把它架好再检查检查吧?
工程师伊斯拉: 那……那好吧。
潜行者图林娜: 谢谢。
大总管科莱: 我就是为这个来的。
HeistTullinaIsla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我有个最妙的主意。
潜行者图林娜: 我们正好说到……
工程师伊斯拉: 想像有面完全透明的墙。你能从一边看到里面的所有东西,却穿不过去。
潜行者图林娜: 这是扇窗户。
工程师伊斯拉: 那……不是,跟窗户不一样。它更大更透明。你根本没听懂,那就算了吧。你想说啥?
潜行者图林娜: 夺宝计划怎么样了?
工程师伊斯拉: 哦,那我们来搞吧。
HeistTullinaVinderi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大家好啊。
爆破师温德利: 图林娜!我们正说到你呢。
潜行者图林娜: 是嘛?
爆破师温德利: 是的,我就打算跟图林娜说,我们准备说她。
潜行者图林娜: ……啊?
爆破师温德利: 就现在!
潜行者图林娜: 我没搞懂……
爆破师温德利: 这提醒我了!我刚才跟你说我正准备跟图林娜说话吗?她打招呼了。
HeistTullinaVinderi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大家都好啊!
潜行者图林娜: 你好啊,温德利。
爆破师温德利: 啊!伊斯拉,你的发明怎么样了?
潜行者图林娜: 图林娜。
爆破师温德利: 真棒。这是新的黑话吗?
潜行者图林娜: 不,我是图林……
爆破师温德利: 这些计划简直太……怎么说来着?图林娜?这些计划太图林娜了,伙计!
潜行者图林娜: 那是我的名……
爆破师温德利: 谢谢你带我来到全新的图林娜世界,伊斯拉。
HeistTullinaGianna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能长话短说吗?
易容大师吉安娜: 你要去哪儿啊?
潜行者图林娜: 随便哪儿都行。一开会我就头大。
易容大师吉安娜: 我挺喜欢。感觉只有开会的时候才能跟你说说话。
潜行者图林娜: 这怎么可能。你觉得……
易容大师吉安娜: ……那个……
潜行者图林娜: 唉,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我大概真不是个会说话的人。
HeistTullinaGianna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大家好啊!
潜行者图林娜: 欢迎上船,阿吉。
易容大师吉安娜: 计划全都很顺利。科莱夫人,趁我还在,老大的安排公布了吗?
大总管科莱: 没。
易容大师吉安娜: 真可惜……图林娜,介意待会儿跟我一起理理绳子吗?
潜行者图林娜: 我正准备打个盹……
易容大师吉安娜: 唉……
潜行者图林娜: ……不过我大概可以先帮你?
易容大师吉安娜: 好啊!这才是好朋友嘛!
HeistTullinaNenet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这是演的哪一出?
斥候奈尼特: 我们打算进这个地方把里面搬个底朝天。
潜行者图林娜: 这很正常。
斥候奈尼特: 没错,很正常。
HeistTullinaNenet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我给你回过话了。
潜行者图林娜: 你好啊,奈尼特。
斥候奈尼特: 我们有什么生意吗?
潜行者图林娜: 已经在筹划了。
斥候奈尼特: 计划都搞完了?
潜行者图林娜: 都快完成了。
斥候奈尼特: 那我会继续沉默观察。
HeistTullinaNiles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希望没让你久等。
审讯师奈尔斯: 等您这样的美人儿可真是一种折磨。
潜行者图林娜: 奈尔斯,不用每回都这样吧?
审讯师奈尔斯: 直到你受不了为止。
潜行者图林娜: 要不干脆割断你喉咙得了?
大总管科莱: 你们俩安静。图林娜,别吓唬奈尔斯了。奈尔斯,别说这些烦人的话。
审讯师奈尔斯: 嗨呀!我不是在让大伙儿……
大总管科莱: 你就是。
潜行者图林娜: 你就是。
大总管科莱: 打住。
HeistTullinaNiles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喂,喂……啊,图林娜!
潜行者图林娜: 嗨,奈尔斯。
审讯师奈尔斯: 能跟你在一起可真荣幸。
潜行者图林娜: 这不是我决定的。
审讯师奈尔斯: 可我还是觉得荣幸。我真该好好谢谢你。
审讯师奈尔斯: 谢谢。
HeistTullinaHuck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计划妥了?
军士哈克: 基本上。就最后修改下。
潜行者图林娜: 别太纠结细节。
军士哈克: 我不这么看。我见过无数次搞得乱七八糟就因为漏了一道门……
潜行者图林娜: 要不就没有门。
军士哈克: 要不就是某道门原本应该关着,结果却开得大大的。
潜行者图林娜: 好吧,讨论门的细节挺好。
HeistTullinaHuck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军士哈克: 团队。
潜行者图林娜: 哈克。
军士哈克: 图林娜。
军士哈克:
潜行者图林娜: 有啥新……
军士哈克: 那么情况……
潜行者图林娜: 你知道……
军士哈克: 抱歉,你们在……
潜行者图林娜: 我就打算问……
军士哈克: 我正打算做……
潜行者图林娜: 我……
军士哈克: 你……
大总管科莱: 我们俩安静一小会儿怎么样?
军士哈克: 谢谢,科莱。
潜行者图林娜: 谢谢,科莱。是啊,谢谢你。
HeistTullinaKurai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潜行者图林娜: 我来了。计划都妥了?
大总管科莱: 正在做呢,你要来吗?
潜行者图林娜: 有你看着哪还需要我啊。老大怎么说?
大总管科莱: 没说什么。不过他知道这趟行动了,希望我们走运。
潜行者图林娜: 好的。
HeistTullinaKurai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大总管科莱: 欢迎啊,图林娜。
潜行者图林娜: 谢谢,阿科。有什么消息吗?
大总管科莱: 不断有新契约进来了。不过我们在计划一件大事。
潜行者图林娜: 是一张蓝图。
大总管科莱: 嗯……最新的消息说它可以赚一笔大的。
潜行者图林娜: 这我有兴趣啊。要是用得着,就算我一个。
大总管科莱: 老大也很希望你参加。
HeistKarstTibbs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尽量别在路上撞到头可以不,大个子?
巨汉特卜斯: 多谢你的……当心!……啥都没有?
HeistKarstTibbs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大家好运。
解密师卡斯特: 你怎么说话来着!?你肯定是在咒我们。
HeistKarstIsla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唉,伊斯拉,那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工程师伊斯拉: 暗中行事。
解密师卡斯特: 对。那我们大家都得暗中行事。
工程师伊斯拉: 还得更好才行!
HeistKarstIsla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我给你想了个新字眼,卡斯特。缄默。就是闭嘴。
解密师卡斯特: 那个啥……听到了?没?那就保持缄默,把本事亮出来。    
HeistKarstVinderi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老温,千万别把火药撒我身上,行不?
爆破师温德利: 当然,上次是意外,我发誓。
HeistKarstVinderi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哪边?哦,右边。
解密师卡斯特: 不,跟着菜鸟走。
爆破师温德利: 右边!
解密师卡斯特: 不,跟着菜鸟走。
爆破师温德利: 好吧。    
HeistKarstGianna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轻松点,大脑放空。
易容大师吉安娜: 临时想的吧!真有你的。
HeistKarstGianna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大家还是照着剧本来吧。
解密师卡斯特: 还有剧本?我怎么没有。
HeistKarstNenet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感觉一切正常,奈尼特。我可以保证。
斥候奈尼特: 你这话言不由衷,没法让我有信心。
HeistKarstNenet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晴空万里,是个好兆头。
解密师卡斯特: 真希望你能多关注下我。    
HeistKarstNiles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天哪,我是希望事情顺利。
审讯师奈尔斯: 老天爷也没办法让我们事事顺心。我们得靠自己。
HeistKarstNiles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自信而不自大才能成功。
解密师卡斯特: 自信而不自大才能成功。
审讯师奈尔斯: 审案的就喜欢听他自己的话从别人嘴里绝望地复数一遍。
HeistKarstHuck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真到那一步,那每个人都只管自己了。
军士哈克: 挺勇敢嘛,卡斯特。
HeistKarstHuck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军士哈克: 大家专心点,任务第一。
解密师卡斯特: 你跟我听到的传闻不一样。    
HeistKarstTibbsExit1
HeistExit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好东西!来庆祝庆祝吧!特卜斯来第一圈!
巨汉特卜斯: 行啊,但你只能喝池塘水,卡斯特。    
HeistKarstTibbs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真不敢相信我们办到了。就连卡斯特都是好样的!
解密师卡斯特: 就连卡斯特……?真无语。
HeistKarstGiannaExit1
HeistExit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该庆贺了是吗?
易容大师吉安娜: 带上我!
HeistKarstGiannaExit2
HeistExit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大家鞠个躬吧!
解密师卡斯特: 再来上一杯!            
HeistKarstAdiyahExit1
HeistExit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艾蒂娅,从没觉得你这么可爱过。快带我们回家吧?
寻路者艾蒂娅: 没问题。这是我的职责。
HeistKarstAdiyah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寻路者艾蒂娅: 还顺利吗?受伤了吗?卡斯特?
解密师卡斯特: 我好得不得了!简直是状态巅峰呢!
HeistKarstIslaExit1
HeistExit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胜利!发财了!
工程师伊斯拉: 新的实验材料!我可以点金成铅!
解密师卡斯特: 你想让我生气吗?
HeistKarstIsla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有人带笔了没?我有办法出去了。
解密师卡斯特: 喂,你就该让你的大脑瓜歇歇。    
HeistKarstVinderiExit1
HeistExit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不管你怎么想,我都准备回家庆贺。
爆破师温德利: 庆贺?我错过了什么?
HeistKarstVinderiExit2
HeistExit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等会儿,这是咱来的地方吗?
解密师卡斯特: 我们成功了,老温!好好乐一乐!    
HeistKarstNenetExit1
HeistExit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你没瞧见,奈尼特?你就没瞧见自己错过了啥?
斥候奈尼特: 我什么都看到了,包括所有缺点。
HeistKarstNenetExit2
HeistExit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成功了,但还有改进的余地。
解密师卡斯特: 你怎么觉得啥都不够好?    
HeistKarstNilesExit1
HeistExit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开个道,艾蒂娅。卡斯特需要拜下五脏庙。
审讯师奈尔斯: 我总算有个拜的地方了。
HeistKarstNiles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坚持才有回报。就连那些神都不能……
解密师卡斯特: 唉,算了吧。    
HeistKarstHuckExit1
HeistExit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实话说没想到咱能成功。
军士哈克: 实话说有点希望你搞砸。对不住,这话太酸了。
HeistKarstHuck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军士哈克: 中间有点乱,但还是搞完了。
解密师卡斯特: 你怎么总挑我刺呢?    
HeistKarstTibbs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大块头来了!
巨汉特卜斯: 日安,卡斯特。
解密师卡斯特: Oh! You're workin' this job too?
巨汉特卜斯: 啊?等等,你怎么……算了,反正你都知道,别介意。
解密师卡斯特: 我猜全身血液都在涌入大脑吧,啊?    
HeistKarstTibbs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日安。
解密师卡斯特: 就那,大个子特卜斯。 
巨汉特卜斯: 不用每回都这样吧?
解密师卡斯特: 哦别介,就图一乐。 
巨汉特卜斯: 那就这样吧。
解密师卡斯特: 特卜斯真高,他……呃……他可真高,他…… 
巨汉特卜斯: 啥?
解密师卡斯特: 等会儿。他可真高……
解密师卡斯特: ……特卜斯比所有人都高!
巨汉特卜斯: 行吧,你赢了。都是成年人了,专心干活吧。
HeistKarstIsla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喂,喂!
工程师伊斯拉: 卡斯特!你搞完了?
解密师卡斯特: 呃,我不知道你指的啥。
工程师伊斯拉: 那本书啊!你都看完了吗?
大总管科莱: 卡斯特还会看书?
解密师卡斯特: 别纠结这个。再说那本书大部分都是图画。
工程师伊斯拉: 是啊,这倒是个好开头!
解密师卡斯特: 我不是说没看嘛?我又不需要你们觉得我是能看得进去书的人。
HeistKarstIsla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我来了!
解密师卡斯特: 她怎么回事!是来让守卫都睡不着觉的吗?
工程师伊斯拉: 不,她只是需要修修脑子。
解密师卡斯特: 这…… 
工程师伊斯拉: 哦!对不起!没领会你是在说笑话!哈哈哈哈! 
解密师卡斯特: ……伊斯拉,你正在做钻人头的钻头吗? 
工程师伊斯拉: 什么?才不是!它已经做好了。我只是在做调整。    
HeistKarstVinderi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嗨!就知道老温也有份。隔着楼梯都能闻到他的味儿!
爆破师温德利: 是啊!你闻到的其实是我合成的新火药。鸡蛋加腐肉调的,怎么样?
解密师卡斯特: 还有鱼。其实大部分都是鱼。 
爆破师温德利: 鱼!?哦对!我是带了一条鱼。
解密师卡斯特: 是为了掩盖火药味?
爆破师温德利: 啥火药?
解密师卡斯特: 就是你新合成的啊。你用鱼来掩盖气味?
爆破师温德利: 啥鱼?
解密师卡斯特: ……我们还是算了吧,行不?
HeistKarstVinderi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你需要我?
解密师卡斯特: 你好啊,老温。年纪大了是什么感觉啊?
爆破师温德利: 哦,告诉你吧,虽说时好时坏,但还硬朗着呢!    
HeistKarstGianna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大家好啊。特别是你,吉安娜。
易容大师吉安娜: 别这样,卡斯特。
解密师卡斯特: 这趟完了咱们去喝一杯,尝尝新怎么样?我请客。
易容大师吉安娜: 这个嘛……你心里打的什么小九九啊?
解密师卡斯特: 我只想跟年轻漂亮的妹子搭伴。
易容大师吉安娜: 奈尼特应该没这兴趣。
解密师卡斯特: 呃,我说的是你。
易容大师吉安娜: 卡斯特啊,你是个挺厉害的赏金猎人!什么东西都搞得到……除了暗示。
HeistKarstGianna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哎呀,大美人吉安娜。我们俩就该再勘察勘察!
易容大师吉安娜: 我……你用的字眼太……
解密师卡斯特: 你收到我的礼物了吗?
易容大师吉安娜: 啊!那些玫瑰是你送的?
解密师卡斯特: 不是,我送的是别的。
易容大师吉安娜: 太妃糖?
解密师卡斯特: 也……也不是……
易容大师吉安娜: 哇,难道那条漂亮裙子是你送的!?
解密师卡斯特: 不,是那个……就是那个。
易容大师吉安娜: 什么?
解密师卡斯特: 我送的是猫头骨。 
易容大师吉安娜: ……哦,那个啊……谢了。
解密师卡斯特: 就知道你会喜欢。    
HeistKarstNenet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大家好啊! 
斥候奈尼特: 你好啊,猎人。
解密师卡斯特: 咱为啥要带她呀?
大总管科莱: 奈尼特的作用跟你一样大,快把不满都扔了。
斥候奈尼特: 你的钱也是啊,要是你打算在我面前出老千的话。
解密师卡斯特: 闭嘴,奈尼特。
斥候奈尼特: 你应该知道,我的眼睛很尖……
HeistKarstNenet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向大家致以热烈的问候。
解密师卡斯特: 啥?奈尼特是啥时候来的?
大总管科莱: 这有什么问题吗?
解密师卡斯特: 那个嘛……
斥候奈尼特: 抱歉,科莱。卡斯特很藐视我,但我根本不在乎,结果就让他挺痛苦。
解密师卡斯特: 你不需要……
大总管科莱: 我明白。卡斯特,能继续做任务吗?
解密师卡斯特: 行啊,不过……
大总管科莱: 很好,奈尼特呢?
斥候奈尼特: 当然啦,女士。
大总管科莱: 很好。我们继续吧。    
HeistKarstNiles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我来了,我来了。
审讯师奈尔斯: 解密匠啊。好极了。
解密师卡斯特: 我不做开锁器,我只搞坏它们。
审讯师奈尔斯: 当然。对不起,我有点……敌意。
解密师卡斯特: 哇,真不可思议!他是怎么办到的?
审讯师奈尔斯: 这可是千锤百炼的功夫。
解密师卡斯特: 给你瞧瞧千锤百炼的功夫。
大总管科莱: 卡斯特,专业点。
解密师卡斯特: 抱歉,阿科。
HeistKarstNiles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有任务了。太好了。
解密师卡斯特: 不,不是给他的。
审讯师奈尔斯: 是给我的。 
解密师卡斯特: 不,我是说不想跟你一起去。
审讯师奈尔斯: 我真不敢相信你会这样想。
解密师卡斯特: 那走着瞧吧。
审讯师奈尔斯: 就是!要是让我选,你会永远留在我身边当条哈巴狗。    
HeistKarstHuck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把状态调起来。
军士哈克: 我也是。
大总管科莱: 卡斯特,你把钱还给哈克了吗?
解密师卡斯特: 是的。
军士哈克: 根本没有,科莱夫人。
解密师卡斯特: 怎么揭我的短呢。
大总管科莱: 有债就得还,这道理你懂。我会从你工资里扣。
解密师卡斯特: 好吧。 
军士哈克: 很好,卡斯特。
HeistKarstHuck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军士哈克: 团队。
解密师卡斯特: 乌旗守卫。
军士哈克: 土匪。
解密师卡斯特: 你说得它好像是件坏事。
军士哈克: 那还真是件坏事。
HeistKarstKurai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解密师卡斯特: 科莱夫人……
大总管科莱: 卡斯特。
解密师卡斯特: 这趟任务您能赏个光吗?
大总管科莱: 不行。
解密师卡斯特: 太可惜了。
解密师卡斯特: 那你能让我多分一份吗?
大总管科莱: 不行。
解密师卡斯特: 是不行还是不可以?
大总管科莱: 不行。 
HeistKarstKurai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大总管科莱: 谢谢你过来,卡斯特。请你务必注意。
解密师卡斯特: 啥?
大总管科莱: 务必注意。我不想说二遍。
解密师卡斯特: 好吧,好吧,对我来说“捣坏”这个词很容易产生歧义。 
大总管科莱: 你们啥时候见过像这样展示的石头胸?
解密师卡斯特: ……好……吧……
大总管科莱: 除了你的收藏。
解密师卡斯特: 有道理,科莱夫人,很有道理。    
HeistTibbsIsla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按计划进行就会又快又省心。
工程师伊斯拉: 太聪明了!只要把计划贴上去就不会搞丢了。我得记下来!
HeistTibbsIsla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特卜斯,你看得到我吗?
巨汉特卜斯: 嗯……能。
工程师伊斯拉: 真棒。我的可视化油生效了!
巨汉特卜斯: 我想是的!    
HeistTibbsVinderi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好的,我准备好了。 
爆破师温德利: 瑞迪!我总想搞清楚你叫什么名字。特迪·瑞迪斯。我知道了。
HeistTibbsVinderi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我偶尔想过退休。
巨汉特卜斯: ……不过……?
爆破师温德利: 不过啥?    
HeistTibbsGianna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安全第一。一旦遇到危险就赶紧撤。
易容大师吉安娜: 有你在照顾我们可真好,特卜斯。
HeistTibbsGianna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我的声音吓人吗?喂!我要把你劈成两半!
巨汉特卜斯: 呃……对不住,吉安娜。你大概需要再练习练习。
HeistTibbsNenet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它绝对没你想的那么糟。记住吧。
斥候奈尼特: 要是赢不了,还不如叫我们都去死。
HeistTibbsNenet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风中有死亡的气息。小心。
巨汉特卜斯: 我不喜欢在工作前听到这种话。    
HeistTibbsNiles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检查装备,做做祈祷,进去之前把该做的做完。
审讯师奈尔斯: 祈祷?我还不如向至日恐喙鸟要颗白化蛋呢!根本一样荒唐!
HeistTibbsNiles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特卜斯,拜托你别这么多疑行不?我都快被你影响了。
巨汉特卜斯: 谁让你在那儿偷窥呢。    
HeistTibbsHuck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牢记目标。别太偏离正轨。
军士哈克: 真是合理的人生箴言,真的。
HeistTibbsHuck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军士哈克: 大伙儿有什么规矩吗?要讲效率,还有……?
巨汉特卜斯: ……饥饿?
军士哈克: ……沉默。沉默和效率。
巨汉特卜斯: 差不多。    
HeistTibbsAdiyahExit1
HeistExit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我已经彻底精疲力竭了。
寻路者艾蒂娅: 这边走,特卜斯先生。热水澡都准备好了。
巨汉特卜斯: 有泡泡吗?
寻路者艾蒂娅: 我们不是怪人。泡泡多得很。
HeistTibbsAdiyah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寻路者艾蒂娅: 看来你圆满成功了嘛。
巨汉特卜斯: 何止是圆满成功!
寻路者艾蒂娅: 真替你高兴,特卜斯先生。
HeistTibbsIslaExit1
HeistExit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大家都安全出来了?很好。
工程师伊斯拉: 特卜斯,你是不是左撇子?
巨汉特卜斯: 不是……为啥问这个?
工程师伊斯拉: 所以你的邪恶镜像还在逍遥法外……
巨汉特卜斯: 不是……那等会儿,你说啥?
HeistTibbsIsla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几乎没有任何故障,数据还很充足。
巨汉特卜斯: ……宝藏呢?
工程师伊斯拉: {宝藏}!这是个好字眼。   
HeistTibbsVinderiExit1
HeistExit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似乎我们有一整晚上可以休息了。
爆破师温德利: 如果有人觉得一个人悲伤寂寞,那就来酒吧找我吧!
HeistTibbsVinderiExit2
HeistExit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天哪我简直变年轻了!特卜斯!我来扶你!
巨汉特卜斯: 没门,伙计。
爆破师温德利: 我能行!
巨汉特卜斯: 绝对不行。
HeistTibbsGiannaExit1
HeistExit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大家干得真好。回去吧。
易容大师吉安娜: 谢谢你守护我们,大个子。
HeistTibbsGiannaExit2
HeistExit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我们成功了!欢呼吧!哈哈?
巨汉特卜斯: 嗨呀……呀。
易容大师吉安娜: 还是谢了。
HeistTibbsNenetExit1
HeistExit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我开始的预感简直糟透了。还好我想错了。
斥候奈尼特: 今天还没完呢。家里的朋友们搞不好会捅黑刀,把东西都抢走。
HeistTibbsNenetExit2
HeistExit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我以为我们会面对死亡。真高兴我想错了。
巨汉特卜斯: 等会儿……你觉得我们会死?
斥候奈尼特: 很痛心,是的。
巨汉特卜斯: 而你都不打算跟我们说?
斥候奈尼特: 我觉得没这个必要。    
HeistTibbsNilesExit1
HeistExit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那可就更糟了!
审讯师奈尔斯: 又是神在干预对不对?真是老一套。
巨汉特卜斯: ……我这又是那句话说错了?
HeistTibbsNiles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我们神奇般地重返了圣堂教团的光辉岁月。
巨汉特卜斯: 你这啥意思啊?
审讯师奈尔斯: 杀戮,还有精神崩溃。我只是在……怀旧。    
HeistTibbsHuckExit1
HeistExit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东西多得我都扛不动!
军士哈克: 多的我也扛不动!
巨汉特卜斯: 不,伙计,你可壮了。
军士哈克: 你可壮了!
巨汉特卜斯: 不,哈克。你可壮了。
HeistTibbsHuck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军士哈克: 就连格拉维奇本人都无法计划更好的行动。
巨汉特卜斯: 你的标准有点低啊,伙计。    
HeistTibbsIsla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任务是什么?
工程师伊斯拉: 跟往常一样,把东西都搬走!
巨汉特卜斯: 那我最喜欢了。你给我们带了新的小玩意没?
工程师伊斯拉: 恐怕没有了。骨骼解耦器自己解耦了。骨骼测试倒没问题,不过有好几根金属细丝嵌进去了。 
巨汉特卜斯: 也许这样最好?
工程师伊斯拉: 那倒是给了我一个内置肌肉弹簧的点子。特卜斯,这趟任务后,要不要跟我做几个测试啊?
巨汉特卜斯: ……不行。计划多着呢。我太忙了。
HeistTibbsIsla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成功了,就需要灭点火,不过我成功了。
巨汉特卜斯: 你是在做什么东西吗?
工程师伊斯拉: 没有,很遗憾很久以前就有人那个发明上打赢了我。而这场大火又把我的热动力外悬挂式步行机彻底吞了。 
巨汉特卜斯: 你说的是热动力?
工程师伊斯拉: 外悬挂式步行机。没错。只要在变流器里放几个燃烧的灰烬,你就可以开动!这只是个原型机,用的都是便宜货,比如废金属、木头,还有浸了油的破布。该死,伊斯拉!你可比这东西强多了。
HeistTibbsVinderi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大家好啊!
爆破师温德利: 肋卜斯!
巨汉特卜斯: 特卜斯。
爆破师温德利: 泰特!肋卜斯!哦,对!是特卜斯!我有种新配方找你试试。
巨汉特卜斯: 是吗?
爆破师温德利: 跟上次差不多,不过我加了大量水银和斑纹之血,绝对够劲爆。
巨汉特卜斯: 听着不错嘛。
爆破师温德利: 只要不真爆就行。
巨汉特卜斯: 好呢,不会的。多谢忠告。
爆破师温德利: 特卜斯,看看时间。
HeistTibbsVinderi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喂,喂,喂!
巨汉特卜斯: 你还好吗,温德利?
爆破师温德利: 我简直好得不行。最后一个钟头我待在一个封闭空间里,眼睛跟前全是数不清的挥发性亚硫酸。我得说,完全没必要这样大惊小怪嘛。那么,我们面前的是个啥?有长成长方形的生物?它的心脏在哪儿?
巨汉特卜斯: 这是张蓝图,伙计。
爆破师温德利: 它掉进油漆桶了吗?我们能不能顺着油漆留下的痕迹摸到它巢里去?
巨汉特卜斯: 这都是计划,老温。这是趟任务。
爆破师温德利: 啊!是任务啊!这下我知道了。是的,是的。所以我得准备更多亚硫酸。    
HeistTibbsGianna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真高兴来这里。
易容大师吉安娜: 特卜!太喜欢跟你出任务了。
巨汉特卜斯: 谢了,阿吉。你的约会怎么样啊……
易容大师吉安娜: 啊,那个啊,那……是个错误。
巨汉特卜斯: 不是吧!怎么了?
易容大师吉安娜: 我只能说他是个只看不听的主。 
巨汉特卜斯: 那行吧,反正海上的男人多得是。 
易容大师吉安娜: 哈!水手……
HeistTibbsGianna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手指穿过这个是不是比钻水道强点,特卜斯? 
巨汉特卜斯: 我已经准备好换洗衣服了。
易容大师吉安娜: 你找到半身像在哪儿了吗?
巨汉特卜斯: 嘘。 
易容大师吉安娜: 那可全是铂金!
巨汉特卜斯: 嘘!
易容大师吉安娜: 那些铂金都能买一座岛了。
巨汉特卜斯: 阿吉!
大总管科莱: 嗯?
易容大师吉安娜: 没什么,阿科。
巨汉特卜斯: 没什么,阿科。
HeistTibbsNenet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我迟到了?
斥候奈尼特: 不,太早了。
巨汉特卜斯: 即便来早了,我还是老担心会迟到。
斥候奈尼特: 你总是担心太多了。为什么会这样?
巨汉特卜斯: 那个……倒真不好回答。
斥候奈尼特: 我就从不担心,毕竟最坏的情况我早就见过了。这根本不是我的生活,不过是一段影子罢了。你担心踩到自己的影子吗?
巨汉特卜斯: 哇,奈尼特,你的话太深奥了。有人跟你说的吗?
斥候奈尼特: 我能肯定那不是我妈妈。
HeistTibbsNenet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大家安好啊。
巨汉特卜斯: 见到你真好,奈尼特。
斥候奈尼特: 我也看到你了,大个子。这些计划应该够了。
大总管科莱: 谢谢,奈尼特。能给我帮帮手吗?
斥候奈尼特: 随时为你效劳,科莱夫人。我太荣幸了。
巨汉特卜斯:
斥候奈尼特: 特卜斯先生,你的大骨架会疼吗?
巨汉特卜斯: 算了吧。
斥候奈尼特: 我尽量。
HeistTibbsNiles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我明白了。
审讯师奈尔斯: 你真明白了?有没有……什么字眼需要我给你解释解释?
巨汉特卜斯: 奈尔斯,难道我块头大,脑子就一定不好使嘛?
审讯师奈尔斯: 这样啊……那倒确实……
巨汉特卜斯: 你觉得大块头就不能有大智慧是吧?这两样就没法共存?
审讯师奈尔斯: 那倒是……
巨汉特卜斯: 你是个读心者吧?要不要你自己钻进去看看啊?
审讯师奈尔斯: 我……当我的话没说过吧。对不起,我不该有刻板印象。
HeistTibbsNiles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我来了,别大惊小怪。
巨汉特卜斯: 你好啊,奈尔斯。 
审讯师奈尔斯: 你也是。知道吗,我总是很好奇你的衣服都是上哪儿弄的?
巨汉特卜斯: 其实吧,都是我自己缝的。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了……
审讯师奈尔斯: 太奇妙了。像你这样的大块头拿起绣花针肯定很有看头。
巨汉特卜斯: 是嘛,我可以给你看……
审讯师奈尔斯: 这份契约,太好笑了。 
巨汉特卜斯: 阿科?
大总管科莱: 知道了,知道了。    
HeistTibbsHuck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伙计们好啊。
军士哈克: 这趟任务你要来吗,特卜斯?
巨汉特卜斯: 似乎是的。
军士哈克: 那我可松口气了。老实说,一般最显眼的总是我。
巨汉特卜斯: 哈!你还是很显眼啊。 
军士哈克: 跟你一块儿我就跟科莱差不多!
大总管科莱: 你说啥?
军士哈克: 没啥,夫人,抱歉。
巨汉特卜斯: 抱歉。
军士哈克: 抱歉。
HeistTibbsHuck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军士哈克: 大家好啊。
巨汉特卜斯: 你好啊,伙计,你怎么能受得了整天待在盔甲里的?
军士哈克: 啊,是乌旗守卫教的。永远不要毫无防备。我以前连睡觉都穿着它呢。没了它我都睡不着。
巨汉特卜斯: 你现在还穿盔甲睡觉?
军士哈克: 哈,不了不了……我现在穿一件轻点的链甲睡觉。    
HeistTibbsKurai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巨汉特卜斯: 我听说你需要人出点力!
大总管科莱: 老大也很希望你参加,特卜斯。你还紧张吗?
巨汉特卜斯: 每次都紧张,我大概得习惯它才行了,不过……
大总管科莱: 我明白了,照顾好自己吧。
巨汉特卜斯: 当然,科莱夫人。 
大总管科莱: 这还包括身体上的。要是你觉得在工作中受了什么伤病,就一定要跟我说,明白吗?
巨汉特卜斯: 明白。
HeistTibbsKurai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大总管科莱: 欢迎啊,特卜斯。
巨汉特卜斯: 谢谢,阿库。老大怎么样啊?
大总管科莱: 忙得焦头烂额。在为大伙儿的安危犯愁呢。
巨汉特卜斯: 他是个好人。
大总管科莱: 最好的。        
HeistIslaVinderi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记住我们进去后,点火才是发明之母!
爆破师温德利: 点火是谁我不认识。不过我见过科学的小老婆,她孩子挺多。
HeistIslaVinderi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我们真的需要搞渗透?你跟我完全可以把这里炸个底朝天。
工程师伊斯拉: 那我们还能拿到什么?只剩废品了吧!
HeistIslaGianna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我还是看你表演吧,我不擅长跟人打交道。
易容大师吉安娜: 哈,可看戏的玫瑰不开花,亲爱的。
工程师伊斯拉: 你真会说话!
易容大师吉安娜: 谢谢。不过说真的,你把我看着,会叫人逮住咱们的。
HeistIslaGianna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你知道有啥是我们真正能用的吗……?
工程师伊斯拉: 一面奇大无比的镜子……
易容大师吉安娜: 对!
工程师伊斯拉: ……那可以把光都具焦在一点上,把一切都点着!
易容大师吉安娜: 还是普通镜子吧!化妆镜就行!
HeistIslaNenet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今天好吗,奈尼特?
斥候奈尼特: 不太好。
工程师伊斯拉: 这才像话嘛!
HeistIslaNenet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工程师伊斯拉:
斥候奈尼特:
工程师伊斯拉:
斥候奈尼特:
HeistIslaNiles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奈尔斯,你考虑过我推荐的审讯装置吗?
审讯师奈尔斯: 那是严刑拷打,酷刑折磨。你居然还能笑得无忧无虑。
工程师伊斯拉: 你觉得我的笑容无忧无虑?
审讯师奈尔斯: 这不是句恭维!
HeistIslaNiles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今天没做没用的祈祷。我相信科学!
工程师伊斯拉: 这是应该的!
审讯师奈尔斯: 哦,这真让人焕然一新。
HeistIslaHuck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你可以依靠我的发明。哈克!别怕!
军士哈克: 害怕让自律的人活命。
工程师伊斯拉: 魔爆充能战甲也可以!
军士哈克: 我绝不穿那可怕的东西。伊斯拉。别说了,算我求你。
工程师伊斯拉: 大家都这么说……
HeistIslaHuck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军士哈克: 我会在你们背后看着,保护你们。
工程师伊斯拉: 那你怎么不干脆到我们前面来?
军士哈克: 那只是一种说法。
HeistIslaAdiyahExit1
HeistExit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我的发明简直完美!
寻路者艾蒂娅: 完美?
工程师伊斯拉: 还很体面。
寻路者艾蒂娅: 可不是。
HeistIslaAdiyah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寻路者艾蒂娅: 一切都顺利吧?
工程师伊斯拉: 参数都在计划之内。
寻路者艾蒂娅: 所以……就?
HeistIslaVinderiExit1
HeistExit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你打算怎么处理你那份呢,温德利?
爆破师温德利: 当然是搞点新火药!
工程师伊斯拉: 我可以来做笔记吗?
爆破师温德利: 不行!那一份是我的,其中已经有笔记了!
HeistIslaVinderiExit2
HeistExit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这趟任务会很精彩。我已经准备好各种炸药了,他们根本发现不了。
工程师伊斯拉: 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们就准备回家。
爆破师温德利: You'll have to excuse me for a moment once we're back home, then.
HeistIslaGiannaExit1
HeistExit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如果我照着你做的复制,能不能有相同的效果?
易容大师吉安娜: 知道吗?你可以。
工程师伊斯拉: 那我首先要好好吓唬吓唬奈尔斯。
易容大师吉安娜: 一般我不会赞成。不过奈尔斯嘛……
HeistIslaGiannaExit2
HeistExit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我必须承认,工程师,你有时候的表演很精彩!
工程师伊斯拉: 如果我的发明没有让人吓倒,那只能说明我的科学之路走偏了!
易容大师吉安娜: 我还有好多科学要学呢……
HeistIslaNenetExit1
HeistExit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你的本领和我的发明都是今天的主角!
斥候奈尼特: 最神奇的是我们俩联手脱困。
工程师伊斯拉: 科学就是干这个的。
HeistIslaNenetExit2
HeistExit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我们搞定了。
工程师伊斯拉: 说了不会让你有事的。
斥候奈尼特: 谢谢。
HeistIslaNilesExit1
HeistExit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真的很不错。我应该研究下你的脑子。
审讯师奈尔斯: 你能不用钻头吗?
工程师伊斯拉: 我保证不用钻头,我会用开孔器。
审讯师奈尔斯: 那敢情安全多了。
HeistIslaNiles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我……我真以为我们死定了。
工程师伊斯拉: 胡说。好计划总能成功。
审讯师奈尔斯: 我们是照着计划吗?
工程师伊斯拉: 嗨,我没跟你说过意外吗?难怪你会害怕呢!
审讯师奈尔斯: 才没有害怕呢……
HeistIslaHuckExit1
HeistExit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穿上我的魔爆充能战甲能大大提高你的存活率。
军士哈克: 那玩意儿不是把假人都劈成两半了吗?
工程师伊斯拉: 我认为你显然比假人强壮多了……
军士哈克: 那可不!那可不!
HeistIslaHuck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军士哈克: 有些时候经历了这么多险情后,有些人必须得承认自己累了。
工程师伊斯拉: 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拿活塞把你的肌肉都换了。
军士哈克: 这话可真激励人!我又好了,焕然一新。
HeistIslaVinderi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你好啊,你叫什么来着?
爆破师温德利: 我……我忘了。你记得吗?
工程师伊斯拉: 我记不住名字。
爆破师温德利: 拜德魏斯·尼姆斯?还是艾泽迈特?我得写下来免得忘了。就记在温德利下面。这应该是那个大个子。
HeistIslaVinderi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你好啊,伊斯拉。
工程师伊斯拉: 哦,你好!
爆破师温德利: 下个月就要到了。说好的爆炸比赛要来吗?
工程师伊斯拉: 我的发明不会爆炸。
爆破师温德利: 可它们确实炸了……
工程师伊斯拉: 那我们来比赛吧!
HeistIslaGianna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我可以带我那个发光的红石头去做任务吗?
易容大师吉安娜: 就是让人生病那个?
工程师伊斯拉: 不是石头让人生病,而是它渗出来的腐坏干的。
易容大师吉安娜: 有什么区别?
工程师伊斯拉: 只要穿上六尺厚的盔甲就不会有事。
易容大师吉安娜: 真是每个男人都喜欢的。
HeistIslaGianna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我来了,伊斯拉。这趟任务有新发明吗?
工程师伊斯拉: 绝对是全新的发明!
易容大师吉安娜: 不过你测试过了吧,是吧?……伊斯拉?
HeistIslaNenet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哦,奈尼特,是你啊。你要的人形魔像有了点小突破。
斥候奈尼特: 你怎么在这里说这个?!
工程师伊斯拉: 问题是,他的行为不太对头。他就跟石头一样僵,这到是意料中的。但他的厨艺也不好。
斥候奈尼特: 我被沙子吞没了,就快要死了……
HeistIslaNenet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我来了。那滴答声是啥?
工程师伊斯拉: 是咚咚咚……还是滴答滴答?
斥候奈尼特: 第二种。
工程师伊斯拉: 你听得到?
斥候奈尼特: 我耳朵很好使。
工程师伊斯拉: 是的!
斥候奈尼特: 你……要去检查下滴答声?
工程师伊斯拉: 哦不,过几个钟头大概就没有了。
斥候奈尼特: 你有信心就行。
HeistIslaNiles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如果用两份魔爆亚硫酸加三份特拉珊粉……天哪,你是谁?
审讯师奈尔斯: 我们见过几百次了。我们要一起寻宝。
工程师伊斯拉: 哦哦哦,我有点脸盲。尤其是帅的。
审讯师奈尔斯: 你的想法……太糟了!不该是这样!
工程师伊斯拉: 人体只是另一种机器罢了,亲爱的……像关节,活塞……
审讯师奈尔斯: 离我远点,女巫!
大总管科莱: 伊斯拉,等会儿再吓唬奈尔斯。
HeistIslaNiles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唉,我们的女科学家伊斯拉,错的都是年轻人,不是我们。
工程师伊斯拉: 比方说?
审讯师奈尔斯: 就是我常说的事,亲爱的。
工程师伊斯拉: 我的一台机器能侦测到神能。所以神都是真实存在的。
审讯师奈尔斯: 你的机器坏了,你也是!
HeistIslaHuck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军士哈克: 很好,伊斯拉来了!我常说一个团队的好坏就取决于它的工程师!
工程师伊斯拉: 天哪。
军士哈克: 我没……并没有什么意思……
工程师伊斯拉: 是的。
HeistIslaHuck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你想见我,哈克?
军士哈克: 谁,我吗?
大总管科莱: 我正在带大家做计划呢。
工程师伊斯拉: 哦,有任务来了。
HeistIslaKurai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工程师伊斯拉: 我们开始吧。
大总管科莱: 我真不知道你对这个感兴趣,伊斯拉。
工程师伊斯拉: 最好如此!我们只有几个钟头了!
大总管科莱: 为什么?
工程师伊斯拉: 不是什么大问题。这些孢子暂时无害。只要在生态缸出芽前放回我的装置就行了。
大总管科莱: 你的啥?
工程师伊斯拉: 快点吧,把工作搞完!
HeistIslaKurai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大总管科莱: 很好,伊斯拉,至少有一个人会关注。
工程师伊斯拉: ……当然。
大总管科莱: 除非你在想你的一个发明。
工程师伊斯拉: 我在想我的发明。
大总管科莱: 这时候真不合适。
HeistGiannaVinderi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温德利,你想过一个能冒很大的烟,但不爆炸的桶吗?
爆破师温德利: 妹子,这简直是我听过最蠢的点子。
HeistGiannaVinderi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地下小剧院怎么样了,吉安娜?
易容大师吉安娜: 哦, 你说“凋谢之笔”?当然是烧没了。 
爆破师温德利: 哈哈!那就对了。真是美好回忆。    
HeistGiannaNenet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有人说世界是个大舞台……
斥候奈尼特: 还没人有圆满结局是吧?
HeistGiannaNenet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凡人的努力都只是风中的尘埃。
易容大师吉安娜: 是啊,但是演技……是永恒的。人们都喜欢优秀的演技。宇宙对好演技情有独钟。
斥候奈尼特: ……当然啦,但凡事都有例外。    
HeistGiannaNiles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先做任务,再说笑话。
审讯师奈尔斯: 这么说,你愿意跟我约会吗,吉安娜?
易容大师吉安娜: 奈尔斯!我说了等会儿再谈!
HeistGiannaNiles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如果你受了伤,吉安娜,我会对你负责的。
易容大师吉安娜: 很好,我也打算对你负责呢。    
HeistGiannaHuck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祝大家演出成功!
军士哈克: 这简直太可怕了。 
HeistGiannaHuck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军士哈克: 我不想听抱怨话。我们可都签了名字的。
易容大师吉安娜: 其实我参加了试镜!……然后得到了这个角色。
HeistGiannaVinderiExit1
HeistExit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再演一个!再演一个!
爆破师温德利: 别这样,我该死的膝盖受不了了。
HeistGiannaVinderiExit2
HeistExit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值得大演一场吧,吉安娜?
易容大师吉安娜: 想听实话?简直顺利过头了。要是我们死个人那就更生动了!    
HeistGiannaAdiyahExit1
HeistExit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你的身材很棒啊,艾蒂娅。考虑过出道吗?
寻路者艾蒂娅: 没。
易容大师吉安娜: 是嘛?
寻路者艾蒂娅: 是真的……
易容大师吉安娜: 哦……那好吧……
HeistGiannaAdiyah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寻路者艾蒂娅: 你今天扮的谁啊,吉安娜?
易容大师吉安娜: 还不是明星嘛。
HeistGiannaNenetExit1
HeistExit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一场值得欣赏的演出!你的家乡能看戏吗,奈尼特?
斥候奈尼特: 没有,每场战斗都是真的。
易容大师吉安娜: 那你们平时怎么消遣?
斥候奈尼特: 努力活下去。死人太无聊了。
HeistGiannaNenetExit2
HeistExit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那场表演能不能……竖五个大拇指?
易容大师吉安娜: 是五星好评。大拇指是另一回事。
HeistGiannaNilesExit1
HeistExit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太顺利了,我真想找人亲一亲!
审讯师奈尔斯: 这里!吉安娜。
易容大师吉安娜: 噢,奈尔斯,万一我把你变成了王子怎么办?我会想念你的。
HeistGiannaNiles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那么,可以约会吗,吉安娜?
易容大师吉安娜: ({大笑})我都不记得上次大笑是啥时候了!太谢谢你了,奈尔斯!
HeistGiannaHuckExit1
HeistExit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没看到我在里面了吗?该死,我很好。
军士哈克: 是的,我看到你了,这跟我们想的相反。你运气很好。
HeistGiannaHuck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军士哈克: 吉安娜,你差点让我们搞砸了。
易容大师吉安娜: 啥!?不是很成功嘛!
军士哈克: 你得保持点低调。
易容大师吉安娜: 行吧,行吧。                
HeistGiannaVinderi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你们的明星到了。
爆破师温德利: 什么?我以为至少还要几个星期呢!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易容大师吉安娜: 别这样!老温!我说的是我!
爆破师温德利: 什么!?谢天谢地。 
易容大师吉安娜: 你都在想啥呀?
爆破师温德利: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如果有一团活生生的火焰找我,别说我在这里。
HeistGiannaVinderi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哎呀,大概走错路了。
易容大师吉安娜: 不,等等。你就该在这里。我们在寻宝呢!
爆破师温德利: 那太好了!我刚刚把今天其它计划都取消了呢。
易容大师吉安娜: 你这是什么?
爆破师温德利: 哦,就是普通盔甲。用来保护我这把老骨头。
易容大师吉安娜: 哦,那你晚点有空吗?
爆破师温德利: 恐怕今天很忙。要做寻宝计划。不过我真受宠若惊。    
HeistGiannaNenet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大家好啊!我错过了什么吗?
斥候奈尼特: 是的。 
易容大师吉安娜: 哦,能跟我说说吗?
斥候奈尼特: 可以。我们有趟任务。你可以扮演个角色。
易容大师吉安娜: ……哦,就是那个?
斥候奈尼特: 是的。
易容大师吉安娜: 那谢谢你,奈尼特。真简明扼要。
HeistGiannaNenet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我相信有人要我。
易容大师吉安娜: 奈尼特!介意我学你的口音吗?
斥候奈尼特: 应该不会。
易容大师吉安娜: 应改布回。
斥候奈尼特: 看来我有点介意。
易容大师吉安娜: 康来沃优点结一。
斥候奈尼特: 打住。
易容大师吉安娜: 大祖……
斥候奈尼特: 就是现在!
易容大师吉安娜: 啊,对不起。    
HeistGiannaNiles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哦,是那个演员啊。
易容大师吉安娜: 你好吗?
审讯师奈尔斯: 好极了。真的好极了。你呢?等等,让我猜猜……嗯……我看到了……鞋子,靴子,钢制靴头。你要去远足。
易容大师吉安娜: 不完全是……
审讯师奈尔斯: 它们还在动呢。还很快。 
易容大师吉安娜: 这个嘛……
审讯师奈尔斯: 它们在……攻击一些裤子。黑色的裤子,内缝很考究。一遍又一遍。
易容大师吉安娜: 还真是。
审讯师奈尔斯: 是啊,生动的想象力。真奇妙。 
易容大师吉安娜: 太奇妙了。
HeistGiannaNiles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有人要我?噢,吉安娜女士,真是无上的荣幸。
易容大师吉安娜: 奈尔斯,请仔细考虑下……
审讯师奈尔斯: 我的奥瑞亚玫瑰啊,简直就是恐喙鸟粪上的宝石。
大总管科莱: 奈尔斯!
审讯师奈尔斯: 不包括您,女士。
大总管科莱: 奈尔斯。
审讯师奈尔斯: 那好吧。    
HeistGiannaHuck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大家好啊! 
军士哈克: 欢迎啊,吉安娜。
易容大师吉安娜: 你的盔甲今天太~锃亮了,哈克。
军士哈克: 谢谢,我可是亲自抛光的。
易容大师吉安娜: 真想看看你底下穿的啥。
大总管科莱: 别这样,小吉。我们还有工作呢。
HeistGiannaHuck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军士哈克: 我的命令是什么?
易容大师吉安娜: 保持英俊!
军士哈克: 哈哈,还真是个好命令。
易容大师吉安娜: 可爱一点!
军士哈克: 阿吉,我们该专心点。
易容大师吉安娜: 专心在……
大总管科莱: 够了,吉安娜!
HeistGiannaKurai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大总管科莱: 欢迎啊,吉安娜。
易容大师吉安娜: 谢谢,科莱夫人。今天有我的好角色吗?
大总管科莱: 这个嘛,得看你自己。
易容大师吉安娜: 哦,当然啦。
大总管科莱: 我们还有些计划要做,不过我希望不管给你什么角色,你都会很充实。    
HeistGiannaKurai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易容大师吉安娜: 重在参与嘛!
大总管科莱: 有你参加挺好。 
易容大师吉安娜: 在我们深入探讨之前,你觉得我的角色可以有口音吗?
大总管科莱: 那个嘛,取决于很多……
易容大师吉安娜: 啊!瘸子怎么样?要不然就是独眼龙! 
大总管科莱: That might draw too much att--
易容大师吉安娜: 我是大脚格林,恶狗号的船长。
大总管科莱: ……很好。我们现在知道可以依靠谁了。
HeistVinderiRambling
HeistEnte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老手的建议:不管你做什么,这都很重要,相当重要。
爆破师温德利: 好好听着。我再重复一边,千万别左耳进右耳出。听好了:
爆破师温德利: 我建议你听一听,只要你听进去了,就一定会赞同。
爆破师温德利: 你们这一代有很多人都忘了怎么听话,尤其是别人给出忠告的时候。
爆破师温德利: 你在听吗?别走神。
爆破师温德利: 听人说话很容易,可听见和听懂是两个概念。所以不光要听,还得听懂。
爆破师温德利: 要听明白在哪里,要做什么。
爆破师温德利: 你找我干什么呀?
爆破师温德利: 我们在做任务。别盯着我看。专心点!
爆破师温德利: 太荒唐了。
爆破师温德利: 他们怎么总是找这种有眼无珠的蠢蛋。
HeistVinderiNenet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今天早上发现奇怪的痣了吗,奈尼特?
斥候奈尼特: 没。
爆破师温德利: 那你……
斥候奈尼特: 没。
爆破师温德利: ……看看……
斥候奈尼特: 没。
爆破师温德利: ……等会儿再找?
斥候奈尼特: 没。
斥候奈尼特: ...Fine.
HeistVinderiNenet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空气是酸的,有什么……
爆破师温德利: 天哪,这肉炖得太老了吧。对不起了各位。
斥候奈尼特:
HeistVinderiNiles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你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吧?
审讯师奈尔斯: 你不知道吗?
爆破师温德利: 我当然知道,你这怪胎……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会听你的。
HeistVinderiNiles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也许我们应该在以后的考察中加入心理承受能力。
爆破师温德利: 怎么了,你在找时间休息?哈!
审讯师奈尔斯: 哦,我坚持我说的话。
HeistVinderiHuck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需要火药桶就叫一声。
军士哈克: 会的。
爆破师温德利: 现在?那接住了!
军士哈克: 为什么……不!不!
爆破师温德利: 哈哈哈哈哈!太有趣了!不管多少次都这么有趣。
HeistVinderiHuck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军士哈克: 自己调整速度。在这里没了力气就是死路一条。
爆破师温德利: 天哪,美美地睡上一大觉可真诱人。
HeistVinderiNenetExit1
HeistExit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看到后面那东西了吗?
斥候奈尼特: 我能看到后面的所有东西。
爆破师温德利: 哦……就连……呃……
斥候奈尼特: 就连卑劣的行径是吧。
HeistVinderiNenetExit2
HeistExit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胜利了,可秃鹫却找上了门。
爆破师温德利: 哦,它们是来找我的。滚开!该死的鸟,我还没死呢!    
HeistVinderiNilesExit1
HeistExit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天哪,真叫人激动。
审讯师奈尔斯: 就算那些神真的存在,你觉得他们会听你那些无聊的话吗?
爆破师温德利: 最好注意你的嘴巴,审问者。刚好有个火药桶适合它。
审讯师奈尔斯: 那你试试看啊。
HeistVinderiNiles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人性在神明不敢踏足的地方取得了胜利。
爆破师温德利: 那是你卧室吗?
审讯师奈尔斯: 太准确了。
爆破师温德利: 等会儿……该死!    
HeistVinderiHuckExit1
HeistExit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战利品多到可以让前乌旗守卫活活睡死!
军士哈克: 你说啥?
爆破师温德利: 说的不是你,是另一个。呃,巴克。
HeistVinderiHuck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军士哈克: 比我希望的好,也比我担心的好。
爆破师温德利: 你预想的是什么啊?
军士哈克: 说实话,我觉得你会把我们炸死。
HeistVinderiAdiyahExit1
HeistExit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你是不是会放火焰魔法,艾蒂娅?
寻路者艾蒂娅: 是的,我很少施展。
爆破师温德利: 那火是从哪儿来的?从手心吗?还是手指?如果你的手断了,还能生火吗?
寻路者艾蒂娅: 我不想回答这种问题。
HeistVinderiAdiyah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寻路者艾蒂娅: 你是怎么搞爆破的,温德利?
爆破师温德利: 就是砰的一声响!其实比我想的安静多了……
HeistVinderiNenet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大家好啊。哦,计划!
斥候奈尼特: 是的,正需要你。
爆破师温德利: 这样规模的炸弹……我们上哪儿弄这么多火药?
斥候奈尼特: 这是个建筑,不是个炸弹。
爆破师温德利: 哦!哦……哦……
HeistVinderiNenet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你好啊,奈尼特来了。
爆破师温德利: 她?她躲哪儿了?帮我找找……呃……
斥候奈尼特: 奈尼特。
爆破师温德利: 对,帮我找找奈尼特,呃……
斥候奈尼特: 看看,你找到我了。
爆破师温德利: 啊!她在这里。谢谢你,呃,是你啊。    
HeistVinderiNiles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真高兴能……是奈尔斯啊。
审讯师奈尔斯: 是的,温德利,是我。 
爆破师温德利: 真不幸。
审讯师奈尔斯: 我们先放下分歧吧。任务第一。
爆破师温德利: 我知道。我可是专业人士。
审讯师奈尔斯: 我也是。
爆破师温德利: 你是个笨蛋。 
审讯师奈尔斯: 专业的笨蛋。
HeistVinderiNiles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你好啊。看来你们什么人都愿意请啊。 
爆破师温德利: 这是针对我的吗?
审讯师奈尔斯: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我知道你很清楚。
爆破师温德利: 把你的脏脑袋从我面前挪开,要不就是别的。 
审讯师奈尔斯: 别的啥啊,老头?
爆破师温德利:
审讯师奈尔斯: ……我的老天爷啊……不!什么样的怪物会弄出这么些东西。 
爆破师温德利: 我警告过你……
审讯师奈尔斯: 我会生病的。
爆破师温德利: 我警告过你。我警告过你。
HeistVinderiHuck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见到你们真好。
军士哈克: 温德利,我一直都想问,你是从哪儿弄的合成火药来着?
爆破师温德利: 你想让我淘汰吗?
军士哈克: 完全不是!
爆破师温德利: 你想让我带着宝贵的配方去找多米纳斯吗?我知道你的鬼把戏。
军士哈克: 那算了吧,老温。这只是闲聊。
爆破师温德利: 算什么算?
军士哈克: 拜托,老温。
爆破师温德利: 拜托什么?
HeistVinderiHuck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军士哈克: 对了,我们有什么?
大总管科莱: 我们有……
爆破师温德利: 有个该死的蠢大头!嘣! 
大总管科莱: 老温。 
爆破师温德利: 哦,拜托,是他自己问的。
大总管科莱: 老温。 
爆破师温德利: 对不起,哈克。
军士哈克: 没关系,专心工作好吗? 
HeistVinderiKurai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爆破师温德利: 科莱!我要找的好夫人。
大总管科莱: 哦?我正要找你呢!
爆破师温德利: 想找理由干掉奈尔斯吗?
大总管科莱: 不想。不过你是这么想的吧。
爆破师温德利: 完全没有,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我有很多理由!只想要个许可。
大总管科莱: 那不可能。
爆破师温德利: 那我可以找老大要吗?
大总管科莱: 不可以。
HeistVinderiKurai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大总管科莱: 温德利,谢谢你加入我们。
爆破师温德利: 不成问题。你们想要我干什么?
大总管科莱: 我们希望你帮我们做任务。
爆破师温德利: 就只有我,还是……
大总管科莱: 当然还有几个其他人。
爆破师温德利: 很好,我加入。
大总管科莱: 就这么简单?
爆破师温德利: 就这么简单。
HeistNenetNiles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也许今天就是我们注定玩完的日子。
审讯师奈尔斯: 在你们的神话里,法里顿人死了去哪儿?
斥候奈尼特: 我宁愿待会儿亲自指给你看。
HeistNenetNiles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真惨。男人要是相信自己注定要完,那就会想方设法把它实现。
斥候奈尼特: 还好我不是男的。
HeistNenetHuck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我们走到哪里,死亡就跟到哪里。
军士哈克: ……这是对付敌人用的吧?
斥候奈尼特: 既然你执意如此。
HeistNenetHuck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军士哈克: 记住,保持戒备,招子放亮。
斥候奈尼特: 就像秃鹰从沙丘行者的骨架里啄出内脏一样。
HeistNenetNilesExit1
HeistExit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这是一段注定毁灭的逃亡,但我们欺骗了命运。
审讯师奈尔斯: 没什么命运,只有我们自己!
斥候奈尼特: 我真希望如此。
HeistNenetNiles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为什么你从不跟我谈谈?
斥候奈尼特: 你从不开口。
审讯师奈尔斯: 啊!结束后想跟我交流下关于压迫的悲惨故事吗?
斥候奈尼特: 那是我最喜欢的。
HeistNenetHuckExit1
HeistExit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虽然死亡不可避免,但我们今天跟它暂时说了再见。
军士哈克: 那是该好好庆贺庆贺。
HeistNenetHuck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军士哈克: 天哪,我都快成仙了!真急死人了。
斥候奈尼特: 还好你没有。成仙要放弃七情六欲,只有凡人才能感受到生命的馈赠。
HeistNenetAdiyahExit1
HeistExit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又丢孩子去死了吗,马拉克斯人?
寻路者艾蒂娅: 我才不喜欢呢。我宁可把他们煮来吃了。
斥候奈尼特: 你终于承认了!
寻路者艾蒂娅: 我在讲冷笑话。
斥候奈尼特: 我可不太信。
HeistNenetAdiyah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寻路者艾蒂娅: 你为什么把脸遮上,法里顿人?
斥候奈尼特: 这是个人问题。
寻路者艾蒂娅: 难道是丑得见不得人?
斥候奈尼特: 因为我的脸,我母亲执意要把我扔掉。
寻路者艾蒂娅: 沙漠是个严酷的丝克玛。
HeistNenetNiles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你好啊。有什么计划?
审讯师奈尔斯: 嗯……
斥候奈尼特: 奈尔斯,我能感到你想读我的心。
审讯师奈尔斯: 哦……不,我只是……
斥候奈尼特: 我不介意。
审讯师奈尔斯: 真的吗?这……{真怪}。
HeistNenetNiles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啊,是法里顿人啊。
斥候奈尼特: 啊,是圣堂武士啊。
审讯师奈尔斯: 我很好奇,贱民,法里顿人有敬拜的神吗?
斥候奈尼特: 神是什么?
审讯师奈尔斯: 呵,我真喜欢你。
HeistNenetHuck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我准备好了!
军士哈克: 最好如此。这一次很棘手。
斥候奈尼特: 跟我说要做什么就行。
HeistNenetHuck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军士哈克: 准备好警戒了吗,哨兵?
斥候奈尼特: 正在报告,哈克头领!
军士哈克: 哈,我不是什么头领,不过我很感谢。
斥候奈尼特: 改天吧,长官。
HeistNenetKurai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斥候奈尼特: 你需要我,科莱?
大总管科莱: 是的,这趟任务需要你的本领。
斥候奈尼特: 我不会让你失望。
HeistNenetKurai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大总管科莱: 奈尼特,有你在真好。
斥候奈尼特: 当真?
大总管科莱: 千真万确。
斥候奈尼特: 那我会竭尽所能!
HeistHuckNilesEntry1
HeistEnterContract
军士哈克: 别被恐惧打倒。 
审讯师奈尔斯: 那是我的工作。
HeistHuckNilesEntry2
HeistEnter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在我们大踏步走向死亡的时候,记住我的话:在死亡的彼岸,你什么都没有。你什么都不是。
军士哈克: ……好吧。还真叫人宽心。那要不要回头啊?不,那就好。        
HeistHuckNilesExit1
HeistExitContract
军士哈克: 今天真有福气,是吧?
审讯师奈尔斯: 话不是这么说的。不管有没有福气,我们都把任务完成得很好。
HeistHuckNiles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我担心自己厌倦了成功。
军士哈克: 那就希望我们能活着出去吧。        
HeistHuckAdiyahExit1
HeistExitContract
军士哈克: 好一场大冒险。
寻路者艾蒂娅: 可不是。
HeistHuckAdiyah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寻路者艾蒂娅: 太有纪律了,哈克先生。
军士哈克: 就喜欢看到你的时空之门,艾蒂娅。还有……叫我哈克就行了。
寻路者艾蒂娅: 好的,哈克先生。
HeistHuckNiles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军士哈克: 看来我们有工作要做。
审讯师奈尔斯: 是啊,都是打架搞破坏……全都是你擅长的,乌旗守卫。
军士哈克: 这话早就听过了。
审讯师奈尔斯: 这不丢人!就连神主大人的审讯官都没觉得丢人呢。
军士哈克: 那不是真的吧?
审讯师奈尔斯: 当然不是。那只是说我们有能力执行命令,不管道不道德。
军士哈克:
HeistHuckNiles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就知道有人需要我。
军士哈克: 那也是你的心灵异能吗,奈尔斯?你能预见未来?
审讯师奈尔斯: 当然不能,我只是很有信心。预见未来只是一种幻想,就跟神性启迪、自然趋势差不多。医学也一样。我们出生,长大,受伤,死亡,然后彻底消失。万事万物都是如此。
军士哈克: 真不该问你。 
HeistHuckKuraiSelection1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军士哈克: 科莱夫人。
大总管科莱: 很高兴你加入我们,哈克。我们的工作已经开始了。
军士哈克: 明白!很高兴能帮得上忙。
大总管科莱: 就知道你会这样。老大要我在出发前帮你检查检查。
军士哈克: 啊?
大总管科莱: 你精神状态如何?
军士哈克: 还有点……小状态。还是总为小事发毛。
大总管科莱: 我明白了。老大很想帮你的忙,但你要知道,如果你再伤害任何人,那你就只能走人。
军士哈克: 明白。我……真抱歉。
HeistHuckKurai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大总管科莱: 哈克,谢谢你能来。
军士哈克: 别客气,夫人。
大总管科莱: 瓦卡诺说你在找一个老熟人?
军士哈克: 是啊。别担心,我没想要回部队去。就只是想几个朋友。 
大总管科莱: 知道了。老大打算承担你找人的开销。 
军士哈克: 不成,不成。不用劳烦他老人家。
大总管科莱: 他想这么做。 
军士哈克: 那就太感谢了,科莱夫人。    
HeistNilesAdiyahExit1
HeistExitContract
审讯师奈尔斯: 我有没有说过你已经被洗脑了?
寻路者艾蒂娅: 我把它称之为教化。
审讯师奈尔斯: 叫灌输还差不多。我多少还是了解的。
寻路者艾蒂娅: 圣堂杂种!
审讯师奈尔斯: 马拉克斯女巫!
HeistNilesAdiyahExit2
HeistExitContract
寻路者艾蒂娅: 奈尔斯,你还是不信神?
审讯师奈尔斯: 我怎么能信不存在的东西?
寻路者艾蒂娅: 可是……他们确实存在啊……
审讯师奈尔斯: 那你继续信吧。
HeistNilesKuraiSelection2
HeistSelectedForContract
大总管科莱: 你好,奈尔斯,请加入我们吧。
审讯师奈尔斯: 又是考虑不周的计划?
大总管科莱: 没什么考虑不周的,只是有风险而已。
审讯师奈尔斯: 那我大概又得挨刀子。
大总管科莱: 我们能给你足够的钱,让你接受风险吗?
审讯师奈尔斯: 行,可以……
HeistKuraiVicMeeting1
HeistSpecialCase
维克·沃克斯: 瞧啊,瞧啊。真没想到你会亲自出马!你还好吗,科莱夫人?喜欢那本书吗?
大总管科莱: 别这么客套,沃克斯。
维克·沃克斯: 既然如此,那我就说正题了。我要把书拿回来。
大总管科莱: {那本}书已经没在我手里了。
维克·沃克斯: 那在哪儿?
大总管科莱: 在它该在的地方。还有问题吗?
维克·沃克斯: 科莱啊,科莱……你就没觉得不公平吗?你闯进了我家,拿走了我的宝贝。那可是第一版《哀哉永恒》,还有维多里奥的亲笔签名。我去世的父母特别喜欢他的作品,还拿他的名字给我取名!这就不该……给点补偿吗?
大总管科莱: 跟我说你想要什么。
维克·沃克斯: 我要{我的}书。既然你手上没有……那就在旁边这位赏金猎人手上啰?就知道你不会亲手干脏活。
大总管科莱: 维多……
维克·沃克斯: 这样吧……要想留下那本书,那就砍下这猎人的头。这样我们就扯平了。
大总管科莱: 哈!你开玩笑吧。
维克·沃克斯: 我才不开玩笑呢。现在就杀,当着我的面。
大总管科莱: 要是我不干呢?
维克·沃克斯: 那赏金猎人的行为就是在冒犯沃克斯家族。这是在向我们宣战。
大总管科莱: 那我没得选了。很抱歉,流放者。维多里奥·沃克斯……那我们就宣战吧。
维克·沃克斯: 你这小丫头可别后悔。
大总管科莱: 再见吧,沃克斯先生。代我给你兄弟问个好。
HeistKuraiVicVinnyMeeting1
HeistSpecialCase
大总管科莱: 喂?
文森·沃克斯: 看见了吧,兄弟!我们的主宾到了,还带了人呢。
维克·沃克斯: 就是个小丫头带了大保镖!
文森·沃克斯: 不是{叫你}单独来吗!你搞什么鬼呢,科莱夫人?你怕我们了吗?
大总管科莱: 别理他们,继续前进。
HeistKuraiVicVinnyMeeting2
HeistSpecialCase
文森·沃克斯: 你让我们等了这么久,我们太无聊了,只好找点乐子。我们只好跟那个小哈娜玩玩……她是叫这名儿吧?
维克·沃克斯: 名字很可爱,猫也挺漂亮。真叫人心疼!
文森·沃克斯: 太叫人心疼了!跟她在一起真开心!可事情起了变化!
维克·沃克斯: 哈娜居然敢抓伤我们。这我们可不喜欢,对吧,兄弟?
文森·沃克斯: 一点也不喜欢。漂亮的小哈娜变成了凶猛的坏东西。
维克·沃克斯: 太坏了。
文森·沃克斯: 所以我们没办法,谁都不可以伤害沃克斯家族。
HeistKuraiVicVinnyMeeting3
HeistSpecialCase
大总管科莱: 你看到他们了吗?我……哦,不,不,不……
维克·沃克斯: 哈娜干得不坏。可她越了界。你明白了吗,科莱夫人?你{明白}吗?……喂?你聋了吗?
大总管科莱: ……我明白了。
文森·沃克斯: 很好。那我们有个相当好的提议。只要你不再插手沃克斯家族的事业,我们就停战……怎么样?
大总管科莱: ……我也有个提议,那就是把你干掉,文森特。还有你,维多里奥。除了你们两个,我还要干掉你们全家。你们觉得{怎么样啊}?听起来{行不行啊}?
维克·沃克斯: ……那看来我们谈不下去了。
文森·沃克斯: 太遗憾了。那就再见吧,科莱夫人。
HeistWhakanoFaustusBanter1
HeistSpecialCase
理发师瓦卡诺: 船上的情况怎么样,先生?
买主浮士德: 你说玛莉琳号?哦,你也知道的……一大群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肯定会争吵打闹。不过我得说,这只用来抽鞭子的胳膊倒是得到了很好的锻炼。
理发师瓦卡诺: 那他们能让你在船上待这么久?
买主浮士德: 他们根本不知道有我在。他们就是一帮无赖,只要当家的不在,他们就要闹翻天。在我年轻那会儿,我们会把大副捆起来,比试比试谁能在喝死之前撑到最后。
理发师瓦卡诺: 那等船长回来,你们肯定都吃鞭子了吧?
买主浮士德: 不不不。我们大部分都出身于淳朴善良的好人家。船长非常清楚,只要他敢动手,回家就得下油锅。我们连谋杀都能脱罪,真的。当年有几个家伙打死了一名桨手,结果不了了之。要是放在今天,达诺上将绝对会送他们上路。真严厉。不过我倒是很喜欢惩罚人。
HeistWhakanoFaustusBanter2
HeistSpecialCase
买主浮士德: 你的人觉得奥瑞亚是发生了什么事呢?
理发师瓦卡诺: 你说理发师吗,先生?
买主浮士德: 卡鲁人!他们会围着图腾唱歌跳舞,欢庆救世主回归吗?
理发师瓦卡诺: 奇塔弗根本不是救世主。奇塔弗是死亡的象征,代表着万物的终结。
买主浮士德: 是嘛?我还以为是那个叫辛格啥的来着。
理发师瓦卡诺: 你说辛格拉?她是死亡之母,管理着我们的灵魂,但她并不想毁灭我们。这是你们的人最常见的误解。
买主浮士德: 永恒帝国呢?
理发师瓦卡诺: 他们都是船长。我代表不了卡鲁人,但从个人角度,我对奥瑞亚深表哀悼。有许多人都家破人亡。其中有好人,也有坏人。但即使坏人也应该有改过自新的机会,但奇塔弗把这个机会都夺走了。
买主浮士德: 太对了,太对了。
HeistWhakanoFaustusBanter3
HeistSpecialCase
买主浮士德: 事态发展很不对吧,卡鲁人?
理发师瓦卡诺: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先生?
买主浮士德: 我从没想过我们的人民能和平相处,还在你们的土地上!
理发师瓦卡诺: 是吗?有人说你们要在卡鲁人的岛屿上住上好几代呢。
买主浮士德: 那时候早变成我们的岛屿了吧?不管怎样,我大概得谢谢你。
理发师瓦卡诺: 谢我? 
买主浮士德: 我们壮丽的大都市变成了一片废墟。你们却给了我们一个新家。希望这是建设新社会的好机会。
理发师瓦卡诺: 我什么都没做啊,先生。
买主浮士德: 你懂我的意思!你该学学怎么接受恭维。
理发师瓦卡诺: 对不起,先生。那我也回敬一番恭维吧。感谢你们没有践踏我们的家园,抢走我们的妻子儿女,没有在你们被冲上海岸的时候捆住他们的手脚。还要感谢你们只把新殖民地限定在一座岛上,一开始还只违反了我们少数几种传统风俗和律法。 
买主浮士德: 不用太客气。瞧瞧?这不难吧。
HeistAdiyahVsNashta
HeistSpecialCase
寻路者艾蒂娅: 纳希塔!该回家了。
谋逆者纳希塔: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姐姐。我的灵魂渴望自由!
寻路者艾蒂娅: 你可以{尝试}。
谋逆者纳希塔: 我受不了那些暴君。
寻路者艾蒂娅: 我明白。那我只能给你唯一的自由。
HeistNashtaDeath
HeistSpecialCase
谋逆者纳希塔: 谢谢,艾蒂娅。姐姐。
寻路者艾蒂娅: 你打得很好,纳希塔。我为你骄傲。
HeistKuraiVicVinnyFight1
HeistSpecialCase
大总管科莱: 沃克斯家族的文森特和维多里奥!
文森·沃克斯: 科莱夫人?很高兴你能赏光。
维克·沃克斯: 很可惜,这场宴会要结束了。
文森·沃克斯: 可好戏才刚开始呢!
大总管科莱: 你们俩就是长不大的熊孩子!今天该算总账了。
HeistKuraiVicVinnyFight2A
HeistSpecialCase
维克·沃克斯: 这……就只是为了本书?就只是为了只猫?
大总管科莱: 不……为了{家族}。
HeistKuraiVicVinnyFight2B
HeistSpecialCase
文森·沃克斯: 行了,行了!你赢了……你想怎么样啊?
大总管科莱: 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