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们的网站.

卡瓦斯,遗忘之灵 /75 ⍟

Title名字Audio
初次见面一个流放者?求求你,

一定要帮帮我。我...我不知道我在哪,也不知道我怎么到这的。我不记得我的名字...我...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想现在你可以叫我...卡瓦斯...


回忆枢纽所有这些我们收集到的回忆...当我注视他们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快要记起一些重要的事情了。似乎有回忆被困在我的脑海里,我却想不起来是什么。

啊,天啊,天啊!我想起什么来了!流放者,现在咱们得去回忆枢纽了。

失落的回忆我...我想这是我的回忆。它已经破碎了,但我确实回忆起了一些点滴...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那时我还是一个小男孩。我记得脚趾间温暖的沙子。我挑了一个贝壳带回家…多么快乐的一天。

但是…我不记得之后的事情了。我一点也记不起我的家了。还缺少很多...等等!我记得看到过另一个这样的回忆。它在哪里?啊,天哪。我想不起来...

我会把这带在身边。如果我带着他,也许我就能想起来,我希望我们会很快再遇到彼此。


回忆碎片即使支离破碎如我,也是知道这样回忆在四处漂浮并不...寻常。我身上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么可怕的事。

如果还有其他人受害呢?如果母亲忘记了她们的孩子呢?如果...如果...孩子们被遗忘,在这个如梦魇一样可怕的世界里独自谋生...流放者,你能理解这有多恐怖吗?


卡瓦斯的过去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在梦里,阳光照在我的皮肤上。我曾经拥有过生活,我知道这一点。等我们找回更多回忆的时候,再问我一次吧,希望到那时我能再告诉你更多。

卡瓦斯的过去我曾经...我曾经是个好人!我为神明而战。我记得我曾经这么说过。这个符号...一想起这个,我身上这些残留着回忆的血液就开始沸腾起来。我想要做好事,做重要的事。你能想象发现其实自己是一个坏人吗?我为此恐惧了好久...但是现在我知道了,流放者,我现在从这个恐惧中解脱了。我不再害怕找回更多关于自己的回忆了。

卡瓦斯的过去现在我确定我曾经是个圣堂教团的人。是的,我记得看着他们浩浩荡荡的队伍穿过奥瑞亚广场,那时我还是个小孩子;我还能回忆起当我真正的穿上斗篷的那一天,我内心感到多么的满足。所有的痛苦和牺牲都是值得的,为了正义,为了保护人类...为了保护孩子们。

卡瓦斯的过去我曾经是一个圣堂教团的人,是的,但是现在我也回想起来我当时在内心对他们有多么鄙视。我清楚这个组织是多么的病态而残暴。朋友,我也被放逐了吗?我想我的上级不可能认同我内心的想法。也许我当时一直在忍气吞声,夹着尾巴做人,但我觉得我应该是那种勇于付诸行动的人。

所以我当时到底做了什么呢?


回忆桥接流放者,有些东西我无法理解。这些回忆我多少能够明白。一个男人的思想,一个女人的回忆,一个孩子的悲伤...这些都来自于活着的人,或者曾经活过。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但是那些远古桥梁是怎么回事?你通过它们在回忆之间穿越,而它们并非来自于任何人的回忆。虽然看起来它们是钢铁铸造的,但是我很怀疑我们所见并非真实。

我很怀疑,去仔细思考它们是什么,从哪里来,足以让一个人精神崩溃。


幻境之台是的,这些都是回忆,但在某种意义上它们也是真实的。我们能感觉到他们内心的痛苦。我们在其中找到的真实的存在。然而,其中某些东西并不对劲。就好像它们只被记住了一部分,

而其他的则被遗忘了。在回忆枢纽中有一种装置可以协调这种情况。它看起来似乎是利用残存的回忆来创造新的事物。它的创造者一定是想要在回忆里寻找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找到。


失落的回忆我不知道我是谁,但是我知道这里的这个...东西非常重要。咱们能在这里面找到答案。

你看起来很强壮...你愿意花时间来帮助一个老人吗?也许咱们可以一起来解开这个谜题。

失落的回忆一个流放者...?求求你,你一定要帮帮我。

啊,是你,我的朋友。我似乎不能维持我的回忆太久...

你愿意再花一点时间帮帮我吗?进入这个回忆里面...让我们一起经历它们,这样我们才能确定它们是属于谁的。


失落的回忆我想了一阵子,我知道那个地方...我不太确定,而且现在想不起来了。天啊...等等...!我想我记得在哪里看到过另一个这样的回忆...它在什么地方?天啊,天啊,我想不起来了。

我必须四处看看,它过去就在这里的什么么地方...还是在那个山洞里?我当时是在一个山洞里吗?嗯...


失落的回忆没事的,流放者。我很确定我并不需要那些回忆...毕竟,一个人到底需要多少回忆来重新审视自己?让我们继续找吧。

__反应__我敢肯定,这里还有更多关于那段回忆的东西。我们必须继续寻找!
那段回忆结束得太突然了...我想也许我们可以在某个地方找到整个回忆。
我有一种鲜明的印象,那就是我们所见过的回忆远不止这些...哦,我希望我们能很快找到剩下的部分!



__反应__ 这种回忆似乎很古老。我不相信这是属于我的,我希望我永远也不会知道更多。

__反应__天啊。我不知道这是谁的回忆,但他们太幼小了,不应该被如此残忍对待。有时候,流放者,人类让我止不住眼泪。是谁创造出如此毫无人性的剥削制度,目的何在?

__反应__流放者,这是我吗?我对阅读和书写都不擅长,我不认为我以前是一个学者。

__反应__哦,天哪,如此的暴力和仇恨...我不明白部落之间为什么要发动战争。很明显,至少我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

__反应__啊,流亡者,虽然我只是一个回忆的幻影,但我可以肯定地说,从来没有人能如此强烈地感受到愤怒和爱的细微差别。他的回忆是我所能感觉到的最深刻的,是这个人全部本质的印记。他的名字是...维多里奥。

__反应__我通过别人的眼睛看到你了,流放者!那是一段来自于某个认识你的人的回忆。看到你之后他感到十分安心,你们的关系很亲近吗?

__反应__那是谁,流放者?我感受到了如此热情和专注。除了那个唯一的目标以外,其他任何事物都是毫无价值的。这可真...令人恐惧。

__反应__一个被疯狂吞噬的女人留下的最后的思想残余...她在每艘经过的船上都看到她心爱的人,她为他们唱歌,却从未意识到他们真正的命运。

__反应__流放者,我认为某个地方的历史学家因为保持沉默而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__反应__恶,不!我还能感觉到它们在我身上爬!

__反应__我发现我对这段回忆并没有感觉太多不安,它几乎是...平和的。这说明了什么?

__反应__在这个世界上如此的痛苦和迷失...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我不记得是不是更好。

__反应__ 我几乎能感觉到刀刃。这是历史上一个多么可怕的时代啊。恐怕比我老得多的多。

__反应__看来帝国似乎比它的公民所知道的还要残酷。我怀疑他们的尸体是否被找到过。

__反应__我担心那个人再也见不到天日了。真高兴我没有被监禁。

__反应__哦,流放者,这个回忆不太一样。感觉如此熟悉。这是我的吗?

__反应__基于“德瑞索”身边发生的大屠杀,我认为这位古代角斗士一定会大吃一惊。

__反应__我不认为我是什么邪教分子...他如此强烈的追求自我毁灭。

__反应__流放者...这种感觉...我在那个男人的回忆里,他却回忆起另一段回忆...但是我看不见那是什么!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离开?

__反应__嗯...某种仪式。我不认识这些名字,虽然听起来像是艾兹麦。如果你问我,我会说这是愚蠢的迷信。

__反应__流放者...这是一个我宁愿没有经历过的回忆。多么令人作呕。

__反应__哦,如此强大的力量,流放者。我觉得自己很强大,但我也感觉到自己正在失去控制。然而,这回忆实在是太古老了,不可能是我的。

__反应__谢天谢地,我不是艾兹麦,流放者。我无法忍受这样的待遇。

__反应__马雷格罗...这个名字听起来很耳熟...这是我的吗?不...这回忆实在太老了。

__反应__这样一个可怕的故事会是真的吗?我从不祈祷。所以这不是我的回忆,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__反应__噢,我的朋友,这些回忆有时太难以忍受了。

__反应__哦,我记得这个...从那天以后,母亲就变了一个人。我希望当时我能理解这一点。我也许能做点什么。

__反应__多么野蛮的回忆啊。所有的哑风都这么狠毒吗,我当然希望我不是他们中的一员。

__反应__为什么瓦尔克拉斯会被这些邪恶所困扰?我的朋友,我们必须想办法保护人们。

__反应__多么扭曲的回忆,流放者,但我从来都不是仆人,也不是一个被庄园束缚住的鬼魂。至少,就我所知不是...

__反应__流放者!我摸到了狼的皮毛...那是谁的生活?和我预想的很不一样!

__反应__他读到的文字是...那么的深刻...然而,我却看不到是什么,它们像沙丘脊上吹来的沙子一样,从我面前溜走了。

__反应__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多么空洞的词语。他没办法相信自己是无罪的。

__反应__如果我还有一颗心,它现在肯定碎掉了。我们对死而复生并不陌生,但这不是我的回忆。

__反应__从我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来看,流放者,那段回忆的主人一定非常幸运地避开了瓦尔克拉斯的危险。或者说,看似不幸。

__反应__这些事件中有些听起来似曾相识,但我无法把自己置身其中。我怀疑它太老了,应该不是我的回忆。

__反应__如此古怪的宗教仪式...那肯定不是我的回忆。我知道我是一个有信仰的人。

__反应__哇...流放者...这是一段非常奇怪的回忆。当然不是我的。

__反应__即使我还记得我的我的人生,流放者,我也敢肯定没有任何一种饮料尝起来会如此美味。

__反应__我能明白这种感觉,流放者。

__反应__我记得很清楚,流放者。我记得多年来以我一直在梦中听到那声音。

__反应__我想这个是我的,流放者。我能感觉到:八岁时,我几乎因为一次偶然的事件而被放逐。如果我母亲没有找到我,没有让圣堂教团释放我,我就会这样消失...

__反应__如此平和。我可以永远呆在这段回忆里。唉,真遗憾这段回忆并不属于我。

__反应__多么可怕啊!难道所有的人都是如此腐败吗,流亡者?谢天谢地,我很确定这不是我。

__反应__我想我从来没有当过奴隶。不知道他们发现了什么?

__反应__我确信我从未被流放过,感谢诸神。着多么可怕的命运啊...哦...哦,天啊。对不起。

__反应__真是个可怕的人。我要祈祷这不是我。

__反应__换岗?我不认为这是我,但是有种奇怪的熟悉感觉。

__反应__我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吗?我认为...我可能是。至少,我记得那些信仰的服饰,虽然我不记得是哪个神。

__反应__真有趣啊...这对我来说很熟悉。盒子里是什么?也许另一段回忆会告诉我们。

__反应__流放者,我刚刚经历了多么可怕的时刻。我很同情这段回忆的主人。我很高兴那不是我。

__反应__我是否过着犯罪的生活?我认为没有。我想这个故事结局不会很好。帝国对小偷一向不太仁慈。

__反应__我曾在萨恩的街上饥寒交迫吗?我不这么认为,流放者。这种回忆对我来说太陌生了。

__反应__他杀了我,流放者!那个皇帝切特斯,他把我劈成了两半...!不,不是我。我不是一个背后捅刀子的人。我会直接和他们面对面。

__反应__在这段回忆之后,我想我开始害怕蜘蛛了。

__反应__流放者,这段可怕的回忆太古老了,不可能是我的。让我们继续找吧。

__反应__噢,天哪,多么可怕的情况。我不认为我做过这样的午夜远足,流放者。

与卡瓦斯交谈一个流放者...?求求你,一定要帮帮我...做...做点什么...
一个流放者...?求求你,一定要帮帮我...做...做点什么...做点...我想不起来了...


连接的回忆我记得这里!这是...这是...什么什么枢纽,管它叫什么名字,重要的是他能做什么!这是一扇门!一扇进入这些回忆的门!

来,把它们放进这台机器里。它会增强回忆的稳定性。我要提醒你,他们不会持续太久,但也足够我们进行探索了。这样可以建立一条通向遥不可及的回忆的路。我相信这会对我们有帮助,我很确定!

连接的回忆是的,流放者,这感觉真棒。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又变得完整了。来,让我试试...

你好流放者,我的名字是...

啊,天啊,我想,应该是...

呃,不对。或许我们可以再试试。虽然这台机器可以让回忆更稳定,但是这些回忆还是在退化。记住这一点,因为我不确定我还能不能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