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恩哈尔,魔兽大师 Audio /23 ⍟

Title名字Audio
初次见面你的眼神...我能认出来。一个幸存者,就像伊恩哈尔一样。

这是我的名字,流放者。伊恩哈尔。在我的母语里,它的意思是“孤独的战士”。伊恩哈尔多年来就是这样。

但是现在单独作战是危险的。太危险了,即使对强大的伊恩哈尔来说也是如此。我们现在身处世界末日之中,流放者。我敢肯定这个。我们这些幸存者必须团结起来,为最终的结局做好准备,并尽可能拖延它的到来。

为此,我们需要补给。武器。避难所。食物。This is where you come in.

伊恩哈尔你想了解伊恩哈尔的过去?那是伊恩哈尔的私事。与他人无关。

初之子他们是第一批生存者。初代们告诉我的族人,要想胜人一筹,就得坚持不懈。很久之前,他们离开了这个世界,去寻找其他的生存者。但他们会回来的。当他们回归的时候,我将会和他们一起前往伟大树林。而你也会和伊恩哈尔一起去,对吧?没错。

交易并非所有的魔物都生来平等,生存者。初代们青睐某些魔物,更喜欢接受它们作为祭品。别担心,伊恩哈尔已经在魔物石里注入了强大的血魔法。你对魔物园里的任何魔物使用这些石头,就可以把魔物吸进去。然后你想什么处理都可以。不妨把它交给像伊恩哈尔这样英俊的人怎么样?你可能看不出来,但只要摘掉面具,我还是很英俊的。魔物石吸收了一只魔物后,你可以再次使用,把魔物放回魔物园。不过要小心,这样一来就会把魔物石弄碎。

魔物园你会惊讶地发现我并不受人欢迎。那些人全都愚昧无知。他们看不出来,末日即将来临。他们不是生存者。不像我……也不像你。在我们见面之前,我就把魔物关在这个营地里。它们先是喜欢上了谷子,接着是肉。它们和伊恩哈尔不同,在吃东西方面十分不讲究。我发现如果恐喙鸟吃同类的肉会不大好消化。所以我找了个新的地方来关它们。叫做魔物园。很远。是个秘密的地方。我们要在那里为初代们举行献祭仪式。为此,我已经建造了一座鲜血祭坛。你想去看看吗?尽管告诉伊恩哈尔,我这就带你去。

尼克噢...尼克...我爱尼克!伊恩哈尔在野兽的肚子里寻找初生之子们的痕迹,尼克则使用一根大金属钉子在土地里找!而且他也初生之子们说话,就像我一样。或者。我觉得他在那么做。他在和人说话!用奇怪的语气!不过他太瘦弱了。我不太确定他能不能的能活下来。

阿尔瓦我爱阿尔瓦!她是个血魔法的学生,和伊恩哈尔一样。她在收集东西,也和伊恩哈尔一样。但是我收集东西是为了让咱们活过世界末日,而阿尔瓦则是从那些没能活过世界末日的人那里收集东西!我们就好像是同一只猎犬身上的两个头,但是她的那个头在本来屁股该在的位置上!

她是如此神秘,流放者。而我喜欢神秘!她告诉我她所有的朋友都失踪了,伊恩哈尔也一样!她认为她的朋友们都死了,但是我不认为我的朋友们都死了。我们吃饭的时候,在我砸开一只雄鹿的头骨,拽出它的脑子之后,我的朋友们就全消失了。我们甚至还没吃鹿肉呢!我甚至不记得我在哪里找到了那只雄鹿!那真是一个棒极了的生日。

札娜伊恩哈尔爱札娜!她的头发让我想起了吞噬者的肚子里面,全都是红色的肉丝。她说了许多我听不懂的话,还标记了我从来没去过的地方,尽管我已经去过很多地方了!如此神秘!伊恩哈尔喜欢神秘,也喜欢那些地方。她很久没有见到她的父亲了,所以我尽量让自己成为她的父亲。我试着喂她像她的头发一样红的肉。“这个会让你的头发又红又亮!”我说道,然后她让我在她吃肉的时候把眼睛闭上。她的头发又红又亮,这些肉肯定管用了!

赫莲娜那个乌旗守卫女孩?伊恩哈尔讨厌乌旗守卫...但是我超——爱——赫莲娜!她很会捉迷藏。我喜欢先去找她,然后躲起来等她来找我!她从来没成功过!每次都是我赢!...不过现在想起来,她好像根本就没想到要来找我。也许下次我藏之前应该先和告诉她。

娜瓦莉啊,暴炎火灵。好吧...我爱她。她让伊恩哈尔想起了巨大的长着羽毛的萨卡瓦尔。我喜欢偷偷走到她身后,就好像她是萨卡瓦尔,而我是伊恩哈尔,然后我就会扑过去,像是伊恩哈尔会做的那样。每次她都会躲开,然后我就会像个傻伊恩哈尔一样摔个狗啃屎!哪怕我的动作像死猫一样安静!她是怎么做到的?

苍空初子 萨奇沃某个寒冬的时候,伊恩哈尔曾经在山上扎营。我有许多毛皮,可以驱寒保暖……当时我没有把它们带上。不过我倒是有恐喙鸟的腐泥。喝着它们暖身子的时候,伊恩哈尔产生了幻觉。是一只蜥蜴,浑身羽毛,遍体通红,藏在最深邃的暗影里向外窥探。那是初代们的其中一个化身。一次考验。是苍空初子萨奇沃。腐泥在我的杯子里旋转。又出现了一次幻觉,到处都是鸟类和蜥蜴的鲜血。还好那天晚上我没少喝,不然这些秘密就永远没人知道了。去寻找大量的飞鸟和蜥蜴,流放者。通往苍空初子的道路就埋藏在它们的血液里。

大地初子 法瑞尔多年前,伊恩哈尔在萨恩附近的荒野里徘徊,寻找一位当之无愧的生存者。我没有找到。而且我也没有找到水。我也没有找到遮风挡雨的地方。那一天,伊恩哈尔明白了一个道理。在烈日下,伊恩哈尔看到了一道红白相间的旋涡。尖牙一闪而过。是初代们的其中一个化身,大地初子法瑞尔。我追着它,夜幕降临,我也倒了下来……正好落入地狱犬的老巢。当晚我痛饮地狱犬的鲜血。从此以后,我才明白我不喜欢喝地狱犬的血。同时我还明白,法瑞尔的秘密就藏在猫、狗,还有其它温血动物的血液里。去吧,多找一些来,我们就可以找到法瑞尔。

深海初子 克林斯昂伊恩哈尔会许多本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曾经独自驾船前往瓦尔克拉斯,那是一次勇敢的历险。你很佩服吧?我的船很小,也不适合这趟行程。接着我的船遭遇了搁浅……但四周并没有陆地。真是奇怪。到处都是水,船只却动弹不得。我的干粮很快就变质了。我在钓鱼方面很在行。也许下次我可以给你露一手……我抓了许多鱼。还有螃蟹。还有乌贼。我吃得很饱,但喝的水却不多。我身上有酒。我把吃剩的都丢进了海里。接着……船动了起来。浮了起来。我向后望去,只见一只通红硕大的螃蟹站在一块孤岩上,身上全是我吃剩的东西。那便是初代的化身之一克林斯昂。伊恩哈尔知道了克林斯昂的秘密。它就埋藏在海洋生物的肚子里。找到它们,我们就会再次见到克林斯昂。

暗夜初子 费努姆斯伊恩哈尔是个勇敢的探险家。我保持勇气的秘诀是什么?那就是我从不思考。有一天我什么都没想,走进了一个洞穴。那可是相当地勇敢。但是后来我迷路了。里面很黑。我什么都没想,于是我也没想到要带火把。我走进一片漆黑之中,碰到了……一道光。接着是两道。然后是许多道!那么多的光!我靠得越来越近。光芒变得越来越亮。后来……我滑倒了。我摔得很远。伊恩哈尔觉得他死定了。但是接着我掉进了……一面网里。光芒动了起来,转了起来。是虫子。在它们的前方出现了一道蜘蛛的影子。那是费努姆斯……初代们的其中一个化身。她的网异常结实,但是伊恩哈尔的剑更加锋利。我割开蜘蛛网,挣脱出来,掉进了下面的河里,被冲上了岸。多么有意思的一次冒险。通往费努姆斯的道路就在虫子的鲜血里。蜘蛛。甲虫。蚁后。去找到它们,费努姆斯就会闻风而至。

伊恩哈尔的面罩是的,这是伊恩哈尔的面具。干得漂亮,流放者。

猎捕开始这块大陆正在死去。但是即使腐烂的尸体也有它的用处,不是吗?

那就这么定了。我们将制造腐烂的尸体,并用它们生产使我们得以生存下来的工具。

但只有最好的腐烂的尸体才行。伊恩哈尔并不挑剔,但是那些初生之子们可就不是了。附近有几只野兽,流放者。特别的野兽。我们会找到它们。我们会与它们搏斗。我会抓住它们。而你将享受我劳动的果实。我们将成为最好的朋友!

现在,让我们狩猎吧。并肩作战!

初次见面你的眼神...我能认出来。一个幸存者,就像伊恩哈尔一样。

这是我的名字,流放者。伊恩哈尔。在我的母语里,它的意思是“孤独的战士”。伊恩哈尔多年来就是这样。

但是现在单独作战是危险的。太危险了,即使对强大的伊恩哈尔来说也是如此。我们现在身处世界末日之中,流放者。我敢肯定这个。我们这些幸存者必须团结起来,为最终的结局做好准备,并尽可能拖延它的到来。

为此,我们需要补给。武器。避难所。食物。

这里的其他人不像你那样理解我。在河道见我,伊恩哈尔解释必须要做的事情。

邀请至藏身处流放者!你的到来真是个好兆头。

该魔物园欢迎来到伊恩哈尔的魔物园,流放者。这是我安置我们所捕获 的野兽的地方。不要担心它们的福祉——不觉得它们也不会关心你的!!哈哈!一点小小的幽默。

但说真的,流放者,伊恩哈尔把我们捕获的野兽照顾得很好。我喂它们,给它们做清洁,给它们读我写的诗。然后,你们准备好了,我们就在鲜血祭坛前把它们宰杀,向初生之子们证明,我们有活下来的价值。这个环节对野兽不太友好,但如果你读了我的诗,你可能会认为这是一种仁慈的行为。哈哈哈!再来一点幽默!我的诗棒极了。

Please, look around!Take your time!But do not feed the animals.That is Einhar's job.

魔物祭坛决斗场就在北边……那里是鲜血祭坛。你可以在那里通过战斗来举行献祭仪式。等你捕获几只魔物后,就去祭坛的中央,开始仪式!初代们会观察你。让他们看看你的能耐!

魔物祭坛哈哈哈!骨头的碎裂,鲜血的喷洒……还有什么比这更加令人满足的吗?你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一位生存者,初代们则把奖赏赐予了你。捕获更多魔物。举行更多仪式。我们不就是干这个的吗?初代们可以降下许多祝福。我们可以去慢慢地发现。现在去吧,生存者。更多的魔物正在等着你的捕获。

魔物祭坛末日即将到来,流放者。这一点我十分肯定。……就是有点摸不准到底什么时候到来。也许是明天?也许是三年后?多半不超过三年。末日到来的时候,我们必须做好准备。初代们会回归。他们会带着生存者一同前往伟大树林。我们要证明自己当之无愧。我们得把找到的魔物供奉在鲜血祭坛上。在祭坛洒上这些魔物的血液,初代们就会祝福我们。说不定,还会向我们展露他们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