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们的网站.

伊莎拉 /17 ⍟

Title名字
初次见面你肯定就是那个外来者, 传说中的“邪兽杀手”. 我是伊莎拉, 我们那心肠太软的女族长失踪了, 因此我只能挺身而出, 暂时领导我的族人.

我听说过你的传言, 我也没想过要去多管闲事, 为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为了我的同胞和部落, 我还是想请你在这里安分一点. 我们马拉克斯人有自己传统和习俗. 希望你不要过多的干涉.
欧优恩欧优恩失踪没几天, 达苏尼就像发了情的母狗一样渴望着族长之位了. 让男人统治我们的部落? 只要你看一眼萨恩的遗迹, 就知道这主意有多蠢了. 不过只要欧优恩还活着, 那他就只能痴心妄想.

我的一个斥候曾在巨石丘陵附近看到了奇拉和她的部下. 她们把欧优恩像猎物一样绑在一根柱子上, 而马拉克斯领袖的象征——领袖之羽也落在了他们手上. 我不知道奇拉跟他的哥哥达苏尼是不是一伙儿的, 但我怕她会把我们的丝克玛当成祭品献给风暴女神格鲁坎.

我们的部落曾帮助过你, 这次也请回报这份恩情. 救出欧优恩, 让她平安归来. 如果这项任务失败……就杀掉那个该死的叛徒奇拉然后取回我们的领袖之羽. 只要有它在, 马拉克斯的族长之位就不会被小人篡夺.
领袖之羽自从迪虚瑞特死后, 我们部落还是头一回遭这么多罪. 神灵是一群恶魔, 族长还死了. 但你, 外来者, 却带给了我们希望.

没有领袖之羽, 无论达苏尼再能言善辩, 都没法名正言顺的控制统治者之殿. 我的同胞永远也不会臣服于他. 而我将接下丝克玛的羽毛, 成为统治者之殿的新领袖者. 前方的路途依旧艰难. 我们的信仰随着伪神的陨落也已分崩离析, 是时候建立我们自己的传统和新的信仰了.

外来者, 我为给你带来的不便道歉. 或许我确实看错你了, 或许我们的疆域之外也有好人的存在.
领袖之羽可怜的欧优恩啊……告诉我, 流放者, 她死得痛苦吗? 算了, 你不必说了. 她曾是个优秀的族长, 既贤明又仁慈. 我们会想念她的, 会将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姐妹一样哀悼.

那现在的问题是, 拿到了领袖之羽的达苏尼肯定会夺取统治者之殿的王座. 他的支持者就跟他一样盲目, 跟你一样盲目, 因为在我看来, 达苏尼想要的事物只有一样——升格为神.

我已经见识过旧日的神灵们从沙土中崛起, 重获他们那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肉身. 达苏尼也想将他那羸弱的肉身化作传说. 统治者之殿怎么能被这样的神棍所统治呢!

外来者, 你果然和我预想的那样, 只能给我带来悲伤和坏消息, 不是吗?
马拉克斯的传统无论你来自哪里, 无论你是谁, 我们都拥有着共同的母亲. 我们的母亲守护了我们, 养育了我们. 因此回报她是我们的义务. 没有共同的母亲, 我们没人能存在. 所以, 我们一族最重要的传统便是:敬畏神灵, 回报生母.
马拉克斯的正义我十二岁的时候, 曾经碰到过三个来自瓦斯提里平原的男人, 他们对我起了歹念. 说是只要喝水, 却夺走了我重要的东西. 而当统治者之殿的女人们抓住了他们, 我便得到了手刃这帮禽兽的机会, 而我心甘情愿地接受了这一使命. 所以你看, 我十二岁就明白背叛族人会付出怎样的代价了.

达苏尼很清楚欧优恩肯定会死在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人和神灵的手中, 他却完全没有救她的意思. 如果我有机会惩罚这样的背叛行为……我会很乐意这么做.
达苏尼无知的男人们总是试图控制一切他们尚未掌控的事物, 自以为仅凭他们那愚蠢肮脏的头脑就能走向辉煌和成功.

男人是做不了领袖的. 没有适当的指引, 他们只会单纯的摧毁碰到的一切事物. 将真正的权利交给女人吧, 只有我们才知道如何哺育, 如何培养, 如何守护.
佩塔卢斯和芙安珈他们是我所见过的外来者中为数不多的好人. 我倒不是想说他们的影响力有多大, 可事实是, 大家都很喜欢他们. 欧优恩也喜欢他们, 虽说他们试图遵从马拉克斯传统时的样子多少有点笨拙, 但我也喜欢他们.
奇拉我始终无法原谅奇拉对欧优恩的所作所为. 她之前竟然还说自己是绝对忠诚于部落的. 最后还不是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了.

我也曾认为伪神们值得我们的尊敬, 就算有人试图博取他们欢心获得好处, 我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如果这样的奉承拍马是以马拉克斯人的生命为代价的, 那我就唾弃众神和奇拉. 希望它们烂死在这无底沙漠中.
格鲁坎我小时候还曾对着这位风暴女神祈祷过, 她用风铃传递着她的回应, 那是清脆又悦耳的歌声. 她曾是我最崇敬的神灵, 但从最近发生的一切来看, 我只能认为她可能是生病了, 或者说是--发疯了.
格鲁坎小时候我经常听母亲讲述神灵的故事, 她说我们应当畏惧它们, 崇敬它们, 说这些神灵代表了马拉克斯人的传统和生生不息的历史. 但我没有想到这些故事, 就是一串谎言!

风暴女神格鲁坎! 是她杀害了欧优恩, 带走了我们最宝贵的财富. 马拉克斯人热爱生命, 敬畏我们的神灵. 但我们的族长却最终被这个疯狂的神灵所害. 如果神灵不爱惜子民, 那作为子民的我们又为何要敬畏他们? 也许我们应该摆脱那些自私伪神的束缚, 是时候定下属于我们自己的传统了.
达拉夫人宝石女皇通过背叛和盲目的爱教会了我们许多事情. 她的尸体就在这里, 被鲜花包围着, 时刻提醒着我们---在追随欲望之时更要谨慎的做出决定.

但是自信的野心和愚蠢的骄傲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分辨的呢?
交易我的部下和我发誓守护我们的族人, 我们准备了大量的武器. 如果你想要补充你的武器库, 我相信你一定能在这里找到一些心仪的东西.
邪兽之血虽然你在弑杀那骇人的邪兽之时展露过无与伦比的勇气, 但你这不考虑后果的行为引发了莫大的灾祸. 我们的饮水现在染上了邪兽剧毒的腐化之血. 这让我们不得不长途跋涉获取水源. 虽然我们没有遭遇旱灾, 但流经村子中心的腐化之水让我们遭受着更艰苦的磨难……
邪兽地震发生的时候我正在照看羊群. 我感到整个大地仿佛发出了悲痛的呻吟, 那是我听到过的最骇人的声音. 仿佛整个世界都在震动, 甚至有那么一会儿我还以为统治者之殿的末日到了……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外来者, 但我希望你没有伤害我们的海格特山脉, 她是孕育了我们的母亲, 如果有陌生人伤害了她, 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沙卡丽所有年轻的马拉克斯女性都必须与蝎子一起跳舞, 这是马拉克斯一族的传统.

要对付那些黑色的马拉克斯毒蝎并不容易. 他们的尾巴灵活锋利, 还深藏着剧毒. 我在通过仪式毫发无损, 但我的同胞妹妹...我们一起来到这个世界. 我却看着她颤抖着离开了这个世界.

从那天起, 我就睁着一只眼睡觉, 因为我害怕蝎子的毒刺! 而现在, 那些黑色毒蝎的母亲沙卡丽就隐藏在沙尘暴之后!

找到那个肮脏女神灵, 替我干掉她...也是为了每一个孩子, 每一个受到无数毒刺伤害而死亡的小女孩干掉她.
沙卡丽你干掉了沙卡丽? 我的姐姐终于能够瞑目了. 沙卡丽本应是我们神圣的导师, 教导我们如何成为真正的女人. 但最终她带给我们的却只有战争与死亡.

我想, 她一定也从我们这些凡人学生身上吃到了不少教训.我们的一生, 都曾在为她祈福和祷告, 但到头来, 神灵也只不过是一些不容易死的老怪物罢了.

请让我谢谢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