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们的网站.

佩塔卢斯和芙安珈(技能杂货) /29

Title名字
初次见面佩塔卢斯: 还在费欧普罗斯的时候, 我一直都在追捕你们这一类人, 暗影. 我看过你对人们作出哪些事情, 而且我也知道为什么你这么做.

芙安珈: 佩塔卢斯, 在我们踏上瓦尔克拉斯之后, 【为什么】已经不是重点了.

佩塔卢斯: 如果不问【为什么】, 那提问还有什么意义?

芙安珈: 【如何】. . . 才能活下来. 暗影啊, 请你不要在意佩塔卢斯.
芙安珈: 这边很欢迎你, 姐妹. 你在萨恩所作的一切实在是. . .

佩塔卢斯: . . . 太恐怖了. 别误会我的意思. 派蒂和其他人让【那个东西】到来. 这边可没有这样的人. 马拉克斯人的心地都很善良.

芙安珈: 她知道啦! 姐妹啊, 请你不要在意佩塔卢斯.
佩塔卢斯: 圣堂武僧啊, 能遇到一个信念坚定, 愿意让教团回到正轨的男人实在是. . .

芙安珈: . . . 天啊, 佩塔卢斯!

佩塔卢斯: 芙安珈!

芙安珈: 我已经目睹太多以信仰为名的恶行了!

佩塔卢斯: 你说的是以神为名, 却为一己之私的人.

芙安珈: 好, 佩塔卢斯, 够了.
佩塔卢斯: 我曾经在费欧普罗斯看过你的战斗, 你很出色. 不过你在萨恩的一切实在是. . .

芙安珈: . . . 太恐怖了. 别误会我的意思. 派蒂和她的手下们得到应有的制裁, 这边可没有这样的人. 马拉克斯人的心地都很善良.

佩塔卢斯: 芙安珈, 他知道啦!

芙安珈: 佩塔卢斯, 希望如此.
芙安珈: 看她像狼一样出击的时候实在令人惊叹, 不过邀她一起到营火旁聊天的时候, 感觉就是另一个人啊, 对吧, 游侠?

佩塔卢斯: 不, 她不是这样, 芙安珈, 也不. . .

芙安珈: . . . 我们都见到她在萨恩所做的一切啊!

佩塔卢斯: 我们都知道那是派蒂和她的手下们造成的!

芙安珈: 好, 佩塔卢斯, 够了.
芙安珈: 你好, 战士. 我很荣幸能和意志如此坚定, 又有能力保卫. . .

佩塔卢斯: 天啊, 芙安珈!

芙安珈: 佩塔卢斯!

佩塔卢斯: 我看过太多卡鲁族人挂在腰带上的头颅了!

芙安珈: 你说的受害者都受命用那肮脏的双手对卡鲁族人烙上奴隶的印记. 野蛮人, 请你不要在意佩塔卢斯.
佩塔卢斯: 美女, 你在萨恩所做的一切实在是. . .

芙安珈: . . . 太恐怖了. 别误会我的意思. 派蒂和她的手下们得到应有的制裁, 这边可没有这样的人. 马拉克斯人的心地都很善良.

佩塔卢斯: 芙安珈, 她知道啦!

芙安珈: 佩塔卢斯, 希望如此.
统治者之殿佩塔卢斯: 我的祖父是乌旗军团的队长, 我的父亲也是, 而我也不例外, 继承了家族的宿命.

芙安珈: 直到你遇见了我.

佩塔卢斯: 是的, 后来我遇到在我眼中最美丽的女人.

芙安珈: 那时候我可是牢里等待接受实验的流放者, 还真没想过会遇到白马王子.

佩塔卢斯: 在那时候, 我就了解自己已经不是乌旗军团的一份子, 而是和萨恩其他士兵一样, 受一个疯子指使的【乌衣卫】.

芙安珈: 佩塔卢斯救了我, 然后带着我来到这里.

佩塔卢斯: 我之前听说有些马拉克斯人在统治者之殿的攻势里活了下来.

芙安珈: 我请他们收留我们.

佩塔卢斯: 只要芙安珈想, 她能说服任何人.
漆黑矿坑芙安珈: 福尔王死了, 对他来说终于解脱了.

佩塔卢斯: 而统治者之殿仍屹立于此. 我以为你也会去…

芙安珈: …去将我们从那病态的高压梦魇中解放.

佩塔卢斯: 我本来想说的是, 去狠踹梦魇的屁股.

芙安珈: 我想我用的词比较洽当.

佩塔卢斯: 你当然讲的比较好, 甜心.
达拉夫人佩塔卢斯: 当事态恶化的时候, 达拉就在现场. 如果有人能解决这个问题. . .

芙安珈: . . . 为什么跟她有关? 在三百年前左右, 瓦尔克拉斯就已经是这副德性了, 她现在难道还会想做些什么?

佩塔卢斯: 她可是宝石皇后啊, 芙安珈! 我们怎么可能知道她内心想些什么?

芙安珈: 的确, 不过这也是让我最担心的事情.
达拉夫人佩塔卢斯: 达拉以她的双眼看见过去的错误, 她现在正尽所有可能补偿. 对吧, 芙安珈?

芙安珈: 佩塔卢斯, 我真的不晓得: 我看到萨恩的牺牲者. . . 双眼澄明, 没有牵挂. 达拉的眼里. . . 充斥着鬼魂.

佩塔卢斯: 她的双眼目睹过我们无法想象的恐惧.

芙安珈: 或许吧. 不过她的【牺牲】. . . 比较像是个交易, 而且达拉并没有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关于玛拉凯佩塔卢斯: 现在大家都清楚了.

芙安珈: 女巫, 你超越了世间所有的人.

佩塔卢斯: 对于邪兽而言, 这是最血淋淋的教训. . .

芙安珈: . . . 整个瓦尔克拉斯早晚都会知道.

佩塔卢斯: 接下来我们可以过着快乐的日子. . . 就像小时候听到的承诺吗, 芙安珈?

芙安珈: 对于我们和瓦尔克拉斯来说, 或许是这样. 这位姐妹, 你呢? 你知道自己成为什么了吗?

佩塔卢斯: 现在她想去哪, 就去哪.

芙安珈: 因为你值得.
佩塔卢斯: 决斗场, 奖杯, 典礼或是头衔都是虚幻. . .

芙安珈: . . . 佩塔卢斯多的是赞美你的话.

佩塔卢斯: 对他这样不为过吧? 站在我们面前的可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决斗者.

芙安珈: 我第一次这么赞同他的看法.

佩塔卢斯: 决斗者, 你所作的远超过追求荣耀: 你拯救了整个世界!

芙安珈: 我们需要一个英雄, 而你来的正是时候, 谢谢你.
佩塔卢斯: 能成为教团的一份子让我感到十分荣幸, 你把善行发扬光大.

芙安珈: 对不起, 我应该保持忠贞的信仰. 我一向相信神. 不过, 我之前不认为圣堂武僧抱持着这样的信念.

佩塔卢斯: 我认为有时候需要奇迹来证明自己并非孤军奋战.

芙安珈: 是的. 圣堂武僧, 谢谢你让我了解该相信什么. 对之前的我来说, 实在是奢侈的享受.

佩塔卢斯: 现在已经成为整个瓦尔克拉斯所共有了.
芙安珈: 卡鲁人, 能认识你真的很荣幸.

佩塔卢斯: 对不起, 我应该不要那么急着. . .

芙安珈: . . . 下偏见?

佩塔卢斯: 急着下定论, 不过呢. . . 瓦尔克拉斯总是让人妄下定论, 然后迎接死亡.

芙安珈: 多亏了我们英勇的战士, 这一切都将改变.

佩塔卢斯: 神主和邪兽都已成为过去, 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芙安珈: 不论是奥瑞亚, 还是卡鲁族人都感谢你.
佩塔卢斯: 女士, 我们都欠你这一笔. 整个瓦尔克拉斯很快就会体认到你的恩情.

Vanja: 你是第一位我认为值得称为【敬爱的女士】的贵族.

佩塔卢斯: 芙安珈!

芙安珈: 我讲的只是事实, 而且敬爱的女士也一定这么认为. 领导不只是权利, 更代表责任. 这名女士为这个世界卸下了重担.

佩塔卢斯: 说的太好了, 芙安珈!

芙安珈: 想让佩塔卢斯好好听我讲话, 通常得【费一些功夫】. 不过, 在贵族你的面前就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了.
芙安珈: 小野猫, 你真的很厉害.

佩塔卢斯: 噢, 所以你愿意让她享受我们的营火了?

芙安珈: 我一向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

佩塔卢斯: 当然, 总要有人身先士足嘛.

芙安珈: 女孩子总要有些分寸, 佩塔卢斯.

佩塔卢斯: 芙安珈, 我觉得我可以说, 游侠为这整个世界树立了新标准, 让整个瓦尔克拉斯可以无后顾之忧.

芙安珈: 我很高兴能认为你说的是对的, 佩塔卢斯. 你说的完全正确.
芙安珈: 我以为你要教我们怎么生存下去, 暗影. 不过, 你带给我们的远超过这些: 你给了我们继续在这儿生活的机会.

佩塔卢斯: 是的. . . 之前我对你的看法有点偏颇.

芙安珈: 喔, 这样吗?

佩塔卢斯: 完全错误, 而且我很乐意能承认这个错误. 这样呢?

芙安珈: 没错.

佩塔卢斯: 你接下来会作些什么, 暗影? 你完成瓦尔克拉斯史上最伟大的刺杀行动. 你要怎么继续超越自己?

芙安珈: 佩塔卢斯, 他能力那么好, 一定会想出什么办法.
奇拉芙安珈: 奇拉是个种族主义者, 还弄一个这么古怪的发冠.

佩塔卢斯: . . . 芙安珈, 她是个战士啊! 她又不需要当好人, 她的职责是. . .

芙安珈: . . . 在她训练时将自己弄得香汗淋漓, 好让你盯着她不放? 这还真是你唯一有兴趣的【职责】.

佩塔卢斯: 我是在研究马拉克斯人的战斗技巧!

芙安珈: 小佩, 我知道.
欧优恩芙安珈: 欧优恩给了我们一个家. . .

佩塔卢斯: . . . 也让我们获得新生.

芙安珈: 在瓦尔克拉斯遇到心存善念的人要格外珍惜.

佩塔卢斯: 毕竟物以稀为贵.
达苏尼佩塔卢斯: 你说达苏尼? 他是个造谣者.

芙安珈: 佩塔卢斯只是不了解他.

佩塔卢斯: 我知道他为了讨一口饭吃, 尽说些疯言疯语, 到处传播. . .

芙安珈: . . . 关于梦魇的真相. 他尽一切努力让大家了解混沌是何物.

佩塔卢斯: 我们要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在讲真话?

芙安珈: 我们当然没办法, 不过还有谁更了解呢?
交易芙安珈: 我们准备了一些杂物, 说不定可以在未来派上用场.

佩塔卢斯: 杂物? 为了收集这些宝物, 我可是赌上自己的小命!

芙安珈: 是啊, 小佩, 我非常感谢你带回来这些. . . 【宝物】.

佩塔卢斯: 我印象中, 当我带回来的时候, 你好像是讲【就这些而已吗? 】.

芙安珈: 你去了好长一段时间!

佩塔卢斯: 你觉得自己去就比较快吗. . .

芙安珈: . . . 如果你愿意让我去, 一定可以!

佩塔卢斯: 不! 就算得到这个世界的所有珍宝, 如果我失去了你, 该怎么办?

芙安珈: 好啦, 对不起嘛. 我们这儿有符文和徽章, 这可是从瓦尔克拉斯最危险的地方找来的. 这样好多了吧?

佩塔卢斯: 很好, 谢谢你.
派蒂芙安珈: 派蒂. . . 还活着?

佩塔卢斯: 死一次不够, 为什么不让她死两次. . .

芙安珈: . . . 最好这次让她永远死去. 我不知道我到底害怕哪个: 邪兽, 还是黑心肝的女巫!

佩塔卢斯: 这两个都让我感到害怕. 你应该也不例外吧, 流放者.
邪兽芙安珈: 我在来到这里之前, 就听过派蒂谈到邪兽. 我想她也许认为对自己的实验对象不需要有什么秘密了吧.

佩塔卢斯: 听到这句话让我很难过, 芙安珈.

芙安珈: 佩塔卢斯, 这又不是你的错! 派蒂一直提到邪兽是她的力量根源, 还有她如何让平凡的男人和女人体验. . . 某种东西. 她一直提到某个词. . . 叫作什么来着?

佩塔卢斯: 【寰宇化形】. 我听到她的助手谈过这件事.

芙安珈: 那是随心所欲改造世界的力量.

佩塔卢斯: 在派蒂这类人的手中, 这是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

芙安珈: 毁天灭地的力量该受到阻止!
德瑞索佩塔卢斯: 德瑞索在这座山里?

芙安珈: 我们在讨论斗剑之王德瑞索?

佩塔卢斯: 是的. 不过, 他到底怎么到这边的? 他在大概150年前离开奥瑞亚, 希望为他的爱妻莫薇儿找出康复的方法. 他可能在马拉克斯人的领地里杀出一条血路, 不过欧优恩从来没提过支字词组. . .

芙安珈: 说不定他不是活着走进去的.

佩塔卢斯: 你的意思是?

芙安珈: 我们赖以维生的这片土地会让亡者自由行动, 也让达拉夫人之流可以活上好几百年.

佩塔卢斯: 你认为他在哪边死去了, 然后邪兽掌控了他的躯体?

芙安珈: 有这个可能.

佩塔卢斯: 嗯, 如果邪兽能作出这种事情, 那还需要封印吗?

芙安珈: 这就是我想说的.
德瑞索佩塔卢斯: 你击败了斗剑之王?

芙安珈: 德瑞索不算是活人, 佩塔卢斯.

佩塔卢斯: 德瑞索一定认为自己还活着.

芙安珈: 是啊. 【认为】跟【实际存在】. . . 在瓦尔克拉斯只有一线之隔.

佩塔卢斯: 这就是我想说的.
初次见面芙安珈:牢骚你随便发, 亲爱的, 但我们真不能在这儿逗留. 你瞧这血……

佩塔卢斯:那你觉得我们该去哪好? 我们可从没去过统治者之殿以外的地方.

芙安珈:也不知道……或许该往西边走? 艾兹麦的地盘. 我不在乎, 只要水里没毒就行……

佩塔卢斯:啊, 是邪兽杀手!
欧优恩佩塔卢斯:哦,他们还不知道!从你脸上也看得出,你还没听说…

芙安珈:是奇拉,她疯了!

佩塔卢斯:疯透了。

芙安珈:她拐走了欧优恩…

佩塔卢斯:带着她跑进了沙漠,更糟的是…

芙安珈:…整个统治者之殿都乱了,河水里冒出邪兽之血了!

佩塔卢斯:…篡位者对王座虎视眈眈…

芙安珈:而且旧神们纷纷复活了!要我说,你应该尽快离开统治者之殿…

佩塔卢斯:…或者救救我们…

芙安珈:…不然就太晚了。
奇拉佩塔卢斯:拜托你, 芙安珈, 别说了.

芙安珈:说什么? 我就知道? 好吧, 我是从没信任过奇拉. 她那控制一切的欲望让我一直很不舒服.

佩塔卢斯:是啊, 但有野心很正常. 我也有野心, 你难道……

芙安珈:我当然信任你, 甜心, 但你肯定不会为了一丁点儿权力四处杀人, 不是吗?

佩塔卢斯:哎呀, 权力跟你比起来简直狗屁不如好吗!

芙安珈:哦, 佩塔卢斯……
伊莎拉佩塔卢斯:伊莎拉? 嗯, 她确实是我们之中最出色的人. 身强体壮, 意志坚定, 身怀荣耀……

芙安珈:你可能忘记添加一句描述了, 亲爱的——她就像“一根插在泥巴里的木棍”.

佩塔卢斯:泥巴里的木棍?

芙安珈:对, 顽固, 正经的要死.

佩塔卢斯:我看你只是因为她对你态度不咋的才讨厌她吧.

芙安珈:伊莎拉是个自视清高的精英, 她拒绝把我看作女人.

佩塔卢斯:哦, 甜心, 在我眼里全世界女人加起来都没你有女人味.
风暴之刃佩塔卢斯:你过去肯定遇到过我们这样的人……

芙安珈:……遗物猎人……

佩塔卢斯:……嗯哼, 准确的说是稀有古董的收藏家, 总之, 芙安珈和我可是个中好手.

芙安珈:而我们需要你帮忙弄到一件特别珍稀的物品.

佩塔卢斯:芙安珈, 你别那么猴急……

芙安珈:是一把远古宝剑, 曾属于马拉克斯女神盖鲁坎……

佩塔卢斯:有的人称它为风暴之刃. 这把武器是用水晶雕刻而成的, 能够将最猛烈的风暴封存在剑刃中,

芙安珈:那位女神在和死灵术士萨拉西和她的不死军团战斗的过程中不慎把它丢在了东部的荒漠中.

佩塔卢斯:为我们找到那把剑, 我们就付给你相应的报酬.

芙安珈:我们本来也是想自己动手的, 但最近统治者之殿的政治局势那么紧张, 我们害怕这一走就回不来了.
风暴之刃芙安珈:你成功了! 他找到宝剑了, 佩塔卢斯, 他找到了!

佩塔卢斯:我的上帝啊, 真的是盖鲁坎那传说中的风暴之刃……

芙安珈: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甜心? 只要我们找到合适的买家……

佩塔卢斯:……我们就能去任何地方, 买任何东西……活得跟故事里的贵族一样!

芙安珈:但这里头的风暴是个问题, 这样子可没法当商品卖……

佩塔卢斯:没错, 这么危险的武器估计是卖不出去的……

芙安珈:总之我们还得研究一番, 亲爱的. 对了, 谢谢你, 流放者——挑件喜欢的东西吧.
远古众神佩塔卢斯:这次就由芙安珈来说……

芙安珈:谢谢, 亲爱的, 我在奥瑞亚……

佩塔卢斯:接受过女巫的训练! 超厉害的对不对!

芙安珈:讲故事的不是我吗, 佩塔卢斯?

佩塔卢斯:呃, 抱歉, 甜心.

芙安珈:我对旧神做了不少研究, 他们本应是我们的偶像, 是引导我们这些凡人的神圣存在.

佩塔卢斯:然而事实并不是如此, 不是吗, 亲爱的?

芙安珈:可不是. 这些神祇比我们好不到哪去! 而像人类这样丑恶的生灵是绝对不应该拥有那样强大的力量的!

佩塔卢斯:比我们好不到哪去? 你这话就不对了, 我本来就不坏嘛!

芙安珈:是是是, 你善良了, 你出生时就泡过蜜罐了. 我们都知道!
欧优恩芙安珈:欧优恩是我的朋友, 奇拉的所作所为实在是……

佩塔卢斯: ……非常野蛮. 而且没有了部落守护者的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 达苏尼一位他能同龄我们, 但他太容易误入歧途了.

芙安珈:这事情是没有简单的解决办法的. 恐怕接下来会有许多个不眠之夜.

佩塔卢斯:我跟你一起失眠, 亲爱的.

芙安珈:别傻了, 亲爱的, 你肯定会睡得跟头死猪似的.

佩塔卢斯:总而言之, 是时候找一位新的女酋长了.

芙安珈: 或是男酋长. 达苏尼是最有可能的人选, 当然了, 他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 但总比多米纳斯要好.

佩塔卢斯:你是在开玩笑吧, 甜心! 马拉克斯族可是母权社会, 男人已经好久没当过领袖了. 达苏尼会破坏他们所有的传统的.

芙安珈: 难不成你想让伊莎拉当酋长?

佩塔卢斯:她身强体壮, 为人稳重且遵守传统. 我觉得她很合适.

芙安珈:然而, 达苏尼拥有一项伊莎拉欠缺的事物.

佩塔卢斯:什么事物?

芙安珈:远见
达苏尼芙安珈:达苏尼拿到羽毛了? 这下统治者之殿有救了. 他们也是时候给男人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了. 达苏尼会让马拉克斯族再次崛起的.

佩塔卢斯:为了我们所有人, 我希望你是对的, 甜心.

芙安珈:亲爱的, 你是不是有点意见? 我还以为你一个大男人肯定乐意看到另一个男人当酋长呢.

佩塔卢斯:然而并不是这样. 达苏尼当上酋长对我有好处是因为我们是一类人, 但我担心这个神奇的部落的未来——他为人鲁莽, 完全不顾传统. 我怕他会遗弃这个部落的优良传统, 会变成徘徊在不毛之地的野蛮人, 甚至变成奥瑞亚人, 那样反而更糟!

芙安珈:当奥瑞亚人就那么糟么?

佩塔卢斯:(哆嗦)……我再也不干了.
伊莎拉佩塔卢斯:伊莎拉拿到羽毛了? 这下统治者之殿有救了. 虽然她不是纯血统的继承人, 但她恪守部落传统, 这点尤为关键. 要是让达苏尼当酋长, 他肯定会把部落往危险的地方带偏.

芙安珈:你熟悉的那个野兽并不一定比不熟悉的那个野兽要好, 亲爱的.
邪兽佩塔卢斯:这地震到底是什么引起的? 莫非是那可怕的邪兽又复活了? 虽然我对奇术一窍不通, 但就算这样我也看得出山脉间的缝隙出漏出的都是腐化物. 怎么会这样呢! 你为什么要搅了它的安眠?

芙安珈:冷静一下, 甜心, 情况比你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佩塔卢斯:马拉克斯人已经在邪兽的诅咒下苟活了数千年, 最近才被解脱, 而你却……做了不知什么事……把黑暗之源带了回来? 你怎么就不考虑考虑……

芙安珈:……他考虑的很周全了. 难道你宁愿被一帮互相残杀, 不顾人类死活的不死神灵统治吗? 他显然是有别的打算. 如果山里的这些变化能消灭瓦尔克拉斯的神祇, 那我很乐意接受这样的代价.

佩塔卢斯:算了, 至少我们还有彼此.

芙安珈:只要我们在一起就是无敌的.
马拉克斯之历佩塔卢斯:你有听过马拉克斯人的传说吗?

芙安珈:那些故事里流传着奇特的生物, 异教的神灵和强大的法器.

佩塔卢斯:其中就有这么一个神奇石盘的故事……

芙安珈:马拉克斯的命运之历, 据说上面详尽记载了未来发生的重大事件.

佩塔卢斯:帝国的战争英雄艾杜斯将军在日记中曾写道, 他在巨石丘陵的某个挖掘场发现过一个像是符合传说描述的石盘.

芙安珈:看来这位战争英雄还是位业余考古学家……

佩塔卢斯:但是巨变毁灭了这片大陆, 那个挖掘场也被掩埋在了岩石和沙尘之中. 自那之后, 再没人找到过那个挖掘场, 那块石盘也不知所踪.

芙安珈:鉴于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我认为预知未来这一能力, 可以说是极具诱惑力……

佩塔卢斯:而我们也清楚, 你这样的人用不上这样的能力……

芙安珈:因为如果能预知未来, 冒险就不刺激了!

佩塔卢斯:然而, 在这种艰难时期, 我们这种平民要是能提前预知大事的发生, 还是很方便的. 再说了, 像这样的珍贵圣物, 就应该放在博物馆中展出……

芙安珈:……或是, 被我们揣在兜里……

佩塔卢斯:……反正总比躺在废墟里风化要好.

芙安珈:如果你能为我们找到马拉克斯的命运之历, 我们会奖励你一大笔报酬, 流放者.

佩塔卢斯:嗯, 我们毕竟是古董商嘛.
马拉克斯之历芙安珈:啊, 这不是我们的遗物猎人嘛!

佩塔卢斯:你还真挺在行的.

芙安珈:如何, 英雄? 要不要抛下你现在这打打杀杀的生活, 来为我们打工……

佩塔卢斯:……不要? 好吧, 那算了. 总而言之……

芙安珈:这是我们答应给你的报酬.
阿杜斯将军芙安珈:他是位高贵的军人……

佩塔卢斯:……但终究也只是个军人.

芙安珈:佩塔卢斯和我研究了一下艾杜斯.

佩塔卢斯:我们得尽量收集有关他和那个挖掘场的情报……

芙安珈:……不然我们就白忙活了.

佩塔卢斯:这位将军是统治者之殿军团的最高指挥官……

芙安珈:他在山里建立过一个挖矿营地. 让卡鲁, 马拉克斯和艾兹麦奴隶日以继夜挖掘的古灵宝石, 就是这个王八蛋.

佩塔卢斯:……不过至少他对待他们很公正, 而且也没把他们当畜生.

芙安珈:当奴隶就行了, 亲爱的.

佩塔卢斯:虽然艾杜斯将军并非完人, 但以当时的标准来看, 他绝对是个好人. 最终却遭到这样的厄运……更可怕的是, 他还莫名其妙的复活了!

芙安珈:嗯, 我们建议你肃清他的旧营地.
风暴之瓶佩塔卢斯:好了,虽然花了不少功夫,但我们在马拉克斯的远古传统的帮助下……

芙安珈:我们成功通过一股奇术能量……

佩塔卢斯:移除了格鲁坎的宝剑内的风暴。

芙安珈:我们还把它装在瓶子里保管呢。

佩塔卢斯:虽说这样强大的物品我们一般不放心交给任何人,但你或许能用它中和贫瘠之地的沙尘暴……

芙安珈:……查清那该死的风暴里藏着怎样的怪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