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克 Audio /17 ⍟

Title名字Audio
初次见面你. . . 就跟我一样, 我们有着远大的梦想, 探索新地方, 我们不是什么说书人, 而是故事的主角!

我从奥瑞亚学到很多东西. 多听听我讲的事情, 不要理古斯特那个老顽固, 你就可以继续往不一样的地方迈进.

艾米尔到这里的流放者很多, 但艾米尔比较特别, 和你们不太一样.

这位老人会给我们讲很多有意思的故事, 他不会说什么艰深难懂的大道理: 比如, 他说阿兹莫里人要坚强, 一定要保持坚定的意志, 而不是像古斯特一样只有发达的四肢.

伊娜我很欣赏伊娜. 她的想法并没有局限在这个地方, 她知道对于生命来说, 还有打猎和种田以外的事情: 这个世界存在着魂灵.

古斯特古斯特是这里最强壮的男人, 一切都照着他所想的行事. . . 不过他只要一面对巨蛛, 手脚就会发软.

赫莲娜这就是你抓到的乌旗守卫吗? 可是……她实在太美了, 砍掉她的头有点于心不忍. 嗯, 那就等她好一点, 我再找她问问关于乌旗守卫的事情. 你别想太多, 女孩子会很乐意配合斯克的.

马雷格罗的尖刺我之前闯进巨蛛森林, 在西南方遇到巨蛛之母, 我就跟她交了手. 我用长矛刺伤了她的眼睛, 直到现在那根长矛还插在她的眼睛上呢.

艾米尔说我的长矛是【邪术】的产物, 不管他怎么说. . .

我一定要拿回我心爱的长矛. 但是, 巨蛛之母已经识得我的气味, 我已经很难再靠近她了, 对了, 她没见过你. 求你帮我把长矛带回来吧.

马雷格罗的尖刺哇, 你击败了巨蛛之母? 那只剩三只眼睛的老东西就这么被你干掉了? 和她交手一定非常刺激吧? 这是我之前到森林找长矛的时候发现的东西,你想要哪个就拿去吧.

关于这片黑暗怎么了? 为什么太阳不会出来? 我们该怎么办? 你说啊! 我们该怎么办!

巨大白色野兽的巢穴她的毛皮让我想起刺骨的寒冬, 所以, 我叫她【雪兽】. 我在某天晚上看到她, 然后跟着她走进东边老荒野的一个洞穴里. 我听着她对着众星咆哮, 那是非常哀伤的声音. 听得出来, 这头野兽非常悲伤.

巨大白色野兽的巢穴雪兽死了? 那么, 你就承袭这头野兽的名号吧! 我们可以诉说你的故事, 歌颂你的事绩. 雪兽, 明师, 还有巨蛛! 这些够让人印象深刻了吧?

被阻断的道路你说这条路? 它贯穿了这里的东西部: 往西方走会经过女盗贼的营地, 再转向南方就会到海边.

你说这条路不通? 我经过南方那条路的时候, 发现岩壁上有些奇怪的东西, 和古斯特刻的东西很像, 不过是石头打造的. 你应该过去看看, 说不定可以除掉挡住去路的障碍.

重启被阻断的道路前往海边的通道已经打开了? 流放者, 你的壮举将会让你成为了不起的传奇人物!

重建光明我就知道这种怪象一定会过去. 斯克会勇敢面对这种事情, 保护所有在角落发抖的人.

灾厄毒液我们曾在过去共同书写过传奇. 但我们现在还能吗? 你和我, 我们创造过精彩的故事, 而如今, 我有一项艰巨的任务需要完成……我漫长旅途中的最后一项使命.

一只被驱逐到暗影中的怪物就潜藏在我们身边, 静静等待着. 他的名字叫灾异之兆, 据说是一只由罪孽之殿的主人马雷格罗所创造出来的剧毒生物. 我想要猎取这只八足怪物, 制作出只有他能炼制的灵药.

你能帮我找到灾异之兆, 杀掉他, 榨取他体内的毒液吗, 求求你了? 我虽然是个强悍的战士, 但马雷格罗将他改造的异常凶猛, 就连我也不是它的对手. 也许? 连你也不是灾异之兆的对手?

灾厄毒液灾厄毒液! 啊, 建下大功的美梦者啊, 我向你保证, 在我的女王觉醒, 夺回她应有的一切时会赐予你荣耀和仁慈. 没错, 这瓶灵药, 岁月悠久但药效强力, 只要一口就能唤醒她. 这是我送她的礼物……求婚礼物!

流放者, 你就是我们的贵宾, 将会被包裹在厚实的蛛丝中, 为参与我们的结婚盛宴做准备. 啊, 我们一定能举办一场盛大的婚宴!

灾异之兆我爬过那只八足怪物的网. 我非常了解这些八足怪物. 而这只八足怪物, 灾异之兆是这片大路上最为古老, 最为可怕的八足怪物. 遗憾的是, 它被这里的残暴主人当作宠物和玩物. 自那之后, 它便与痛苦相随, 它只知道痛苦, 只理解痛苦, 也只能给予痛苦.

永远了却灾异之兆的痛苦吧.

斯克的旅途我的征途带我来到了这个充满伟大力量的地方,这是超越了你认知的力量,流放者。现在,黑暗中的翅膀和蛛网就是我前进的动力,你知道这些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