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西娅修女 Audio /14 ⍟

Title名字Audio
初次见面哼,瞧瞧又来了什么?另一个被奥瑞亚扔掉的废物?我们现在有大麻烦,真希望他们送点……更有用的人过来。哎,他们光知道把没用的流放者一股脑往这儿塞。

顺便,我叫卡西娅,就算打个招呼吧。

流放者没错,我跟你一样,也是个流放者。几年前我深受神主赏识。我对机械很有兴趣,而他刚好需要个我这样的人来启动一些高度保密项目。他想撬开古灵宝石的力量,我却不知道这是否符合神明的意愿。我没有公开抗命,只是……把命令理解成了别的意思。结果我造出来的机器棒极了,却完全对他没用。现在我还留了一些。

不过你也知道,什么都逃不过神主的眼睛。所以我就被秘密流放了。很快就有个小贱人代替了我的位置。

什么?她{就是} 个婊子。

重新放置你多半知道神主给她取的名字,就是那个派蒂。一个婊子转行的半吊子奇术师兼发明家。只不过她自己还挺沾沾自喜。我见过她的作品。有那么多资源还能做得平淡无奇。

我才没有羡慕她呢,真没有。谁在乎她呀。不过你可知道,创作者都特别喜欢折腾自己的作品,而派蒂恐怕是最喜欢瞎折腾的主。

装置我这辈子都在制造各种好玩的机器。来瞧瞧吧……那个的设计初衷是麻利地削水果。不过它现在叫“清除者”。

这玩意儿不怎么像便携式烤箱,倒像个“焚烧成灰炉”,不过还是挺受欢迎。

当然,还有这些组装高塔,用来保护我的“便携式净化抽取装置”。它们是我最骄傲的杰作,用真菌体内的毒液驱动。非常结实,相当安全!基本上没出过人命。

真菌我以前从没见过这种事。这些真菌看起来没什么智力,也不知道想干什么,不过只要把净化泵的针头扎进去,菌体里就立马冒出来各种各样的怪物,还绝不离开。

多半就是真菌的毒液在控制那些怪物的神智……但愿我们能对付那种力量。已经有太多人想操纵我们的意志了,那是神明才有资格染指的领域。

圣堂武僧你肯定听到我唱过几首圣堂教团的赞美诗。这习惯已经改不掉了,就跟我穿的袍子一样。虽然圣堂教团有许多……“毛病”,但也不是一无是处。他们毕竟是神明的代言人。不过纯净之神在上,他们的赞美诗真是朗朗上口,又挺好记。对我保持专心大有裨益。

枯疫菌地图我开始觉得这些真菌肯定有某种中枢……恩,用大脑来描述不太合适,不过也差不离。

通过这些大型菌体,还有你找到的“枯疫菌地图”,我们大概就能找到这场问题的源头。

不久以前,我还以为这是瓦尔克拉斯已死去的症状。真菌都喜欢在腐肉上生长。不过现在嘛,我敢断言它们就是寄生虫。瓦尔克拉斯还没死,不过也快了。充满暴力的历史让它虚弱不堪,很快就会被这场瘟疫压垮。

神明已经摊开了每一块拼图。我们只需要把它拼起来。真希望你擅长拼图。

派蒂和多米纳斯我知道这些话说出来很奇怪。在我内心深处,我知道他们都不是好人,但他们仍然是活生生的人。我跟神主很熟。我们曾经一起工作,一起生活,甚至还有段时间把他当成朋友。甚至连派蒂也一直在跟她自己的邪念作对。

真希望神明能慈悲为怀,宽恕他们的灵魂……还有我的。

纯净被你打败的纯净之神对我太陌生了。我知道的那位神明既无私又谦卑。是啊,他是喜欢把罪人烧死,可我们谁又没有过失?

走着瞧吧,流放者。时间会证明我的话。

枯萎之心干得很好,我的小助理。我们即将在前方看到真相。你在望哪儿看呢?那只是比喻而已。我们要朝着那个目标努力。

不过在我们给枯疫的核心反戈一击之前,你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要是你死了就太不方便了,我甚至会想念你的。

我建议你先热热身,接下来的运动量挺大。

圣油涂膏我发现你那湿乎乎的小手捡到了一些圣油。神明在上,你准备拿它们干嘛?别回答,我没心思知道,不管你怎么想,都没有我的办法用处大。

把圣油给我,我可以按照传统给你的项链和戒指涂膏,施加祝福。这能激发你体内的潜能,甚至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毕竟嘛,“神明眷顾互助之人”。

奇异的瘤体看到它们发育得多好吗?不是说我,你这个……我说的是那些真菌。那些……大蘑菇。你不觉得奇怪吗?上哪儿也找不到长这么大的家伙。简直就像当着祭司的面打手枪一样明显。很不幸,这只是其中一个,它们全都充满了剧毒的脓液,非常要命,却没人上心。我就不一样。所以我才在它的根茎上装上了净化泵。还有孢子囊。……就是那个有大有黄又圆的玩意儿。

我打算把毒液从菌体上抽出来……就是这些像根茎一样穿过孢子囊的玩意儿,它们就是靠这些毒液才能生长。就算我没办法找到这些毒液的用场,至少也不会让它们落到歹人或冒失鬼的手上。

不过菌体会拼命反抗,非常暴力。到时候就该你上场了。

我的院长老是说“神明眷顾互助之人。”我拿不准你能不能帮得上我的忙,不过我倒是能……怎么说呢,在你浑身沾上内脏的时候助你一臂之力……

我有一些装置可以帮助你保护我的净化泵。只要你准备好了,就启动净化泵,把我的装置部署在菌体旁边。你一定要做足准备,一会儿这里肯定会内脏乱飞。

奇异的瘤体成功了!这一定是神明保佑!当然你肯定也出了点力。可别得意忘形。

哎,不过这只是其中的一个。要是想把枯疫彻底从瓦尔克拉斯赶出去,那我们还有大把工作要做。鉴于你干得……还不赖,我觉得咱们有必要继续联手。你知道该上哪儿找我。

奇异的瘤体鉴于是我要求你保护我的净化泵,所以我们都知道责任该归咎于谁。那就是{你}。瞧瞧你干的好事,它都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得花几个星期才能修好,搞不好还得几个月。我……我修好了,感谢神明。你简直太走运了。

我觉得你肯定是没准备好。你得快点调整状态,因为这是你欠我的。快点吧,然后再来找我。知道哪儿能找到我吧?只要找到搏动的真菌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