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娜 Audio /32 ⍟

Title名字Audio
初次见面我是灵魂守护者伊娜.

你是和艾米尔一样好心的流放者吗? 他对我们很好. . . 帮了我们很多忙, 你也会待在这里帮我们的吧?

艾米尔艾米尔原本是奥瑞亚的智者, 现在是我们的同伴了. 多听听他讲话, 你可以学到很多事情.

如果你不听他的建议, 很可能会在这里丢了小命.

古斯特古斯特是个固执己见的家伙;他总是认为自己的选择一定是对大家都有好处的.

斯克斯克得见识绝对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他很懂得怎么观察和学习. 只要仔细聆听他字里行间的细节, 你就能了解斯克的故事诉说着什么.

赫莲娜我相信赫莲娜正逐渐复原, 至于能不能相信她. . . 观察她的灵魂就能发现她善良的本性, 但是我们需要一起帮助她维持正直的想法, 其实, 她和你真的很想.

那些猴子森林的子民们都生病了. . . 过去他们以水果为食, 现在却变得嗜血, 甚至向同伴发起了攻击. 这一片大陆已经坠入了堕落的深渊而无法自拔. . .

毒蛇蛇和猴子互相残杀捕食, 这一片森林已经陷入混乱. . . 甚至同类之间也开始自相残杀. 这场混战之中, 我们也无法幸免于难.

元素生物这一片大陆已经忘记了灵魂的存在了. 有些人认为岩石和流水也有着自己的思绪, 而现在它们认为自己成为了人.

马雷格罗的尖刺如果斯克提到的巨蛛之母是真的, 你应该把他的长矛带回来.

你看罪孽大厅附近的生物, 他们的灵魂受到了影响, 陷入一种病态的暴躁之中. 如果巨蛛们也受到影响, 我们的日子会变得非常艰难.

关于罗瑞塔罗瑞塔死了. 其实我已经知道了: 森林为它响起了悼歌.

这不是你的错, 而是它的遗愿. 我不会怪你做出这样的事情: 在我的思绪中, 它还是一直陪伴着我们.

关于罪孽之殿人们在罪孽大厅里做出非常恶劣的行为, 使得森林受到伤害, 发生变异: 动物和灵魂们都变得丑陋残暴. 真是奇怪, 为什么有些人就是不能安安静静的度过一生呢?

巨大白色野兽的巢穴一头野兽想要猎杀我们. . . 一头浑身雪白的巨大野兽. 听说在很久之前, 他被一名猎人追杀凌虐而对人类产生了无法抹去的恨意.

在我的梦里, 它将会闯进这里撕裂… 破坏… 然后吞噬一切生命 ─ 他所承受的痛苦指使着他这么做. 找出这头白色巨兽, 在他前来降临灾难之前, 终结他的苦痛吧.

巨大白色野兽的巢穴白色巨兽的灵魂得到了安息, 他的苦痛也因此获得了解脱. 请收下这个, 作为我和那头重获平静野兽的谢意.

夺取黄金之手我感到交通墓园里的灵魂正在不安躁动. 如果你感受石板传递出来的能量, 就会知道我说的意思. 这些石板诉说着: 前往它们的祭坛, 然后带回圣者之手. 圣者曾经就住在那座教堂里, 而那座祭坛也归他所有. 当他再次接触祭坛的时候, 祭坛就会苏醒.

可以请你走一趟, 把圣者之手带回来吗? 祭坛的灵魂苏醒之时, 我会和你一起分享它的力量, 相信我.

夺取黄金之手我决定称呼你为【憧憬守护者】: 当罪恶污染了土地, 你还是带给我们希望.

我会照之前所说的, 唤醒堕落的灵魂, 让世界变得美好.

关于这片黑暗我看到了: 一头由黑影构成的巨大生物! 挣脱了漆黑的牢笼, 沿着一座人造山的壁面向上爬行, 就像一团乌云飘向空中. 最后, 他在山顶汇聚成型, 吞噬了明亮的阳光.

你身上带点这黑色迷雾的味道, 还有些什么其他的. . . 对了, 内疚. 内疚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会把一个人的灵魂侵蚀得一点不剩, 留下一具不会自己思考的躯壳.

你希望获得解脱? 找出这座人造山, 驱逐这道黑影, 然后让他将你的内疚一并带走.

关于这片黑暗我看到了: 一头由黑影构成的巨大生物! 挣脱了漆黑的牢笼, 沿着一座人造山的壁面向上爬行, 就像一团乌云飘向空中. 最后, 他在山顶汇聚成型, 吞噬了明亮的阳光.

你身上带点这黑色迷雾的味道, 还有些什么其他的. . . 对了, 内疚. 内疚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会把一个人的灵魂侵蚀得一点不剩, 留下一具不会自己思考的躯壳.

重建光明我并不感到意外: 我曾预见了你亲手驱散了黑暗的力量.

很抱歉, 我之前没跟你说: 我所看到的只是可能发生的未来, 而当时的你已经有了坚定地眼神, 那时我就知道, 你不需要其他人来影响你的未来了.

初次见面你来了! 伟大的圣灵在梦中告诉我黑暗将会再次降临这片大地. 而你, 流亡者, 则会驱散这片黑暗.

但这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一个人. 我看到了一个阴影, 一段记忆, 比……圣灵还要古老? 恐惧让我哽咽, 动摇, 但圣灵温柔地握住了我的肩膀.

圣灵表示, 他信任跟着你的这个远古幽灵, 既然他信任, 那我也信任.

森林营地我的心灵在为我们失去的家园哭泣, 但我们必须接受圣灵的考验. 一切都是圣灵的旨意, 没有悲伤的必要.

斯克这几天我一直在关注斯克, 他拿着那块瓦尔石雕, 赶往旧瓦尔遗迹, 一刻不停地喃喃自语. 他不断地在说话, 我却一个字都没有听懂. 圣灵告诫我要远离他. 这让我十分痛苦. 斯克是我的朋友, 但我必须听从圣灵的嘱咐. 我离开了斯克, 而他也就此失踪.

我不知道斯克去了哪里, 但我在梦里看到了他. 他陷进了黑暗的蛛网中. 而那个蛛网上布满了尸体, 比我这辈子所有见过所有尸体加起来还要多.

如果你找到了斯克, 请一定把他从蛛网上就出来. 别让他跟其他人一样化作凄然的白骨.

斯克我能明白你跟我说的有关斯克的事, 虽然我并不想明白. 我花了许多个夜晚思考斯克的过去, 思考他为何会偏离圣灵指引的道路. 现在我知道了. 他踏进了嗜血的暗影女皇, 阿拉卡力的坠欲神殿.

斯克是对我们所有人的警示. 他想要走捷径, 想要获得神灵许诺给他的荣耀. 他听到了一个完美的故事, 但这背后其实是一个谎言.

拜托你一定要找到阿拉卡力的栖息之所. 在斯克唤醒她, 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前阻止他. 圣灵告诉我你必须这么做.

斯克我想念我的朋友. 斯克曾跟我一样感受过圣灵的存在. 我们一同与它交流, 接受它的教诲. 如今, 这样的人只有我一个了.

瓦尔克拉斯瓦尔克拉斯变了. 曾经, 我很清楚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 也很清楚圣灵下达给我的使命. 如今, 一扇虚无的大门已经洞开, 那是一道我看不见也摸不着, 只有抛弃了灵魂才能穿越的大门. 我们必须击败那些抛弃了灵魂的家伙, 关上这扇黑暗的大门. 愿伟大圣灵指引你战胜那些对我们心怀不轨的远古邪物.

阿拉卡力我问了圣灵一些问题, 他也在梦中回答了我, 而他的答案让我惊醒. 阿拉卡力会吸干这片大陆上的所有生命, 只留下干尸和白骨. 无论是圣灵的谆谆教导还是人类的欢声笑语, 都会被它所吞噬.

只剩下干尸和白骨……还有阿拉卡力自己.

古斯特古斯特狩猎时离圣灵之地太远, 被一个无魂者夺去了性命. 他死得很惨, 惨到让我不禁同情他. 至少他现在回到了圣灵身边, 无需再受苦了, 我很欣慰他终于能安息了.

威勒姆我只属于圣灵, 不需要听一个幽灵的甜言蜜语. 威勒姆, 他很幽默, 也听得到圣灵的声音. 不过和我听到的方式不同. 他经历过无数刺激的冒险, 他会留心圣灵, 圣灵也因此青睐他. 这跟我完全不一样.

威勒姆或许能了解圣灵, 但他永远不会了解我. 如果可以的话, 我永远也不想和他这样的幽灵说话.

萤火虫你找到了阿拉卡力的栖息之所? 很好, 不过圣灵告诉我, 不依靠他人的帮助我们可奈何不了她. 她用信仰和恐惧之线编织成的蛛网太过强韧, 很难被破坏.

然而, 有种名为“火露”的上古魔药. 它能为我们烧出一条直通蛛网核心的道路. 我可以为你酿制这种药水, 但其中一种原料我怎么也弄不到——生活在可怕的密林深处的萤火虫的炙热的血液.

我会在阿拉卡力的神殿入口等你. 带给我七只萤火虫, 我就能酿出火露, 我们就能一起去说服斯克这个傻瓜.

阿拉卡力的神殿你抓起虫子来简直比青蛙还要拿手啊! 不, 带上你的虫子到阿拉卡力的神殿入口. 我们在那里碰头后再酿出火露. 这里不行, 一个不留神就会引发火灾!

萤火虫萤火虫! 如此明亮, 如此炽热. 接下来该举行仪式了. 我得警告你, 往后站站, 看到什么都不要惊慌. 更不要对我心生恐惧. 圣灵会引导并守护我. 虽然我的身上可能会发生些变化, 但我永远都是你熟悉的那个伊娜.

萤火虫她用信仰和恐惧编织而成的蛛网非常强韧, 扯不烂, 切不断.

然而, 有种名为“火露”的上古魔药. 它能为我们烧出一条直通蛛网核心的道路. 我可以为你酿制这种药水, 但其中一种原料我怎么也弄不到——生活在可怕的密林深处的萤火虫的炙热的血液.

带给我七只萤火虫, 我就能酿出火露, 我们就能一起去说服斯克这个傻瓜.


阿拉卡力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这是精魂在看到苍蝇逃离蛛网后发出的喜悦的歌声。是的,它对我们很满意……对你那个奇怪的朋友也满意。

我想你应该看得出,他是一名神祇。但他为什么会帮助你?这才是你最应该问的问题。

好了,我得先回断桥那儿去了……我现在很累。斯克和忧伤的事我们之后再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