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们的网站.

工艺工作台 /5

ID词缀RequireItemClassesUnlock
娜瓦莉前缀无法被改变2x 崇高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 戒指, 护身符, 腰带, 箭袋预言:尖刺耳语 V, 尖刺耳语 V
娜瓦莉后缀无法被改变2x 崇高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 戒指, 护身符, 腰带, 箭袋预言:无息女皇 V, 无息女皇 V
娜瓦莉可以拥有多个大师工艺属性修正2x 崇高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 戒指, 护身符, 腰带, 箭袋苍白议会, 苍白议会
娜瓦莉不能附加武器攻击相关属性修正1x 崇高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 戒指, 护身符, 腰带, 箭袋预言:疫病大嘴兽 V, 疫病大嘴兽 V
娜瓦莉不能附加法术相关属性修正5x 祝福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 戒指, 护身符, 腰带, 箭袋预言:野兽之王 V, 野兽之王 V

娜瓦莉 /56

Title名字
初次见面所以你的道路将你引导至此, 流放者. 小心你的脚步, 当你一步步前进之时, 它们将留下足迹. 追踪着你的过去, 指引着你的未来.
初次见面所以你的道路将你引导至此, 流放者. 小心你的脚步, 当你一步步前进之时, 它们将留下足迹. 追踪着你的过去, 指引着你的未来.
初次见面我们的道路交叉于一个死去已久的蜗牛之空壳中. 一个帝国将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能看清它前方的未来. 建立于它人的外壳, 并注定将被一次又一次的掩埋. 这个城市中就会有所成就, 但不是在你的有生之年.
初次见面许多美好的事物起源于山脚, 同时也造就许多悲剧, 流放者. 很多时候道路将会分岔, 你的行为之回音将你推向其中一方. 你知道你被带领至哪一方吗? 你有兴趣知道吗?
初次见面死亡之母抱持着极大的兴趣照看着这个城市. 你加入的正是时候. 你的前方有着许多伟大的道路, 每一条都会通向着不同的人生. 但最终它们都必须通向相同的终点.
初次见面去达成你的预言吧.
瓦尔克拉斯我带着那只记得一半, 我曾经如同作梦一般的生命在死亡之厅苏醒. 白之雅玛, 我那毛茸茸的伙伴持着视界之石站在我面前. 两者皆被赋予了一丝丝海恩格拉的黯黑知识, 但有着不同的目的.

视界之石将我拉向它的深处, 所有通向永恒的时刻全部都被了解, 像是树干上无限的年轮. 雅玛, 像迷雾中的火把将我从无限视线的石头中引领而出.
白之雅玛古老的红色先祖在这陆地上留下了荒芜. 发育不良的作物和充满疫病的空气. 动物, 若你不喂食, 他很快的会对于他们兄弟姊妹们注以饥饿的眼神, 而人类没有不同. 疫病大嘴兽和他的人民很快的开始残食着同类, 吞噬着年幼者和无辜者的生命精华.
卡鲁之神还有太多未成真的预言. 不要冒使你的命运破碎之险.
混乱之终结海恩格拉, 我的死亡之母, 不是唯一的神. 卡鲁受着许多神的眷顾. 拿玛乎借我们火焰, 照亮道路. 塔华在道路旁给我们树木及飞鸟, 让我们可以享受美丽和和平. 图克玛哈提供我们武器和战争知识, 保护我们道路上的安全.

在世界最后之日, 有着无止境之饥饿的奇塔弗, 将一切取走.
黑石你发现的碎片将带你进入一个非常危险的世界. 红色的女王在他的黑暗堡垒等待.
牺牲之日预言之石沉默着. 请晚点再来.
苍白议会我通过死亡的黑暗大厅到达此处, 走过回忆之路. 我只是曾经的那位女士之记忆. 被死亡之母赋予财富和延续的记忆.
超越视线老鼠们在一艘下沉的船上为了一块干木头打的你死我活, 但他们不知道很快就会全部沉于海底. 我们不是船上唯一的老鼠.
好战份子我查觉到巨大的愤怒跨越了大地, 朝你而来. 有另一个像你一样的流放者想要至你于死地. 他的愤怒和绝望模糊了他的生死之线.
致命竞争占卜的工具可以在流放者身上发现. 我看见过. 还有着更多的工具, 持有它们的流放者数量越来越多.
希伯, 疫病大嘴兽当雨停时, 帝王以野兽的血液灌溉农田. 但血液之中留存着腐败, 稻物迅速窜升, 膨胀, 长出尖刺. 在它创造的丛林中, 不只它自己成为了野兽.
伊瑞, 野兽之王智能和知识不是相同的东西. 女皇对于学习有着无限的渴望. 当她阅读无数完无数书卷的同时, 她累积了知识, 但失去了智慧, 陷入了疯狂的漩涡之中.
茵雅, 尖刺耳语有时死亡就像是小偷般, 身手矫健, 步伐迅捷. 有时像是藤蔓, 缠绕于颈部逐渐紧缩. 但死亡绝不是玩具. 无息女皇以无魂尸体组成了军队. 他的行为嘲笑着亡者, 将之视为渺小的阻碍物.
福库尔, 无息女皇瓦尔克拉斯大陆充斥着过往残暴的记忆. 虽然原始居民的血肉以及心智皆已不复存在, 但他们的愤怒, 恐惧, 忌妒-存留于他们留下的远古遗留物中.

暗语者德瑞, 穆希尔斯.狮眼, 乌姆布拉的薛朗, 马雷格罗, 维多里奥. 如果这些名子现在对你来说不具任何意义,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小心他们的遗留物. 其中全部充满着他们的失败, 悲伤以及对于复仇的强烈渴望.
远古死对头在过去, 奇术师们认为他们是最高层级的艺术家. 他们的画作中隐藏着能量在我们之中流动着. 他们的画布: 由现实精密编织而成. 如同任何的艺术家, 他们作画时也会出现有所犹豫的时刻, 也会有发生错误的时刻. 不幸的是, 错误的留存远比于他们的作品更加长远.
奇术师的道路我没有听到任何关于信徒的消息, 也没有在预言中看见他们. 但如果你说你在瓦尔克拉斯中看见了他们的存在, 我会相信你.

小心了, 如果他们能够蒙蔽视界之石的视线, 或许他们已经超越了死亡之母的掌握. 这非常值得我们恐惧.
野心勃勃的盗贼麻烦躲避着光芒酝酿,
并洒向这片土地.
邀请至藏身处看来你终于给自己找到了一个栖身之处. 看来它好像还能容纳更多迷失的灵魂?
_没有_足够_预言_空间_没有问正确的问题的话, 再多的白银也没有帮助.
_银_币_不_足_指引的代价为银币. 没有付出足够的银币, 预言之石将继续沉默.
等你有足够的银币再回来吧. 你才能够知道你的命运.
你身上的黑曜护身符的形状开始变化, 它的变形还未完成. 先将它安全的保存起来.
_未知_错误_了解一个人的命运有它的代价, 你没有足够的银币.
我看到的预言若编织于你的命运越深, 则越难改变它, 要付出的价格也越高.
初次见面谢谢你帮我解开了禁锢.死亡之母总是喜欢和我开这样的小玩笑. 提醒我自己只不过是个凡人. 但是既然她安排了你来解救我. 那就是命运注定了我们的相遇, 流放者. 我会在城镇里等候你的拜访, 我会帮助你预知未来.
初次见面谢谢你帮我解开了禁锢.死亡之母总是喜欢和我开这样的小玩笑. 提醒我自己只不过是个凡人. 但是既然她安排了你来解救我. 那就是命运注定了我们的相遇, 流放者. 我会在城镇里等候你的拜访, 我会帮助你预知未来.
与娜瓦莉对话我相信, 我们很快就会再次相见的.
初次见面所以你的道路将你引导至此, 流放者. 小心你的脚步, 当你一步步前进之时, 它们将留下足迹. 追踪着你的过去, 指引着你的未来.
初次见面所以你的道路将你引导至此, 流放者. 小心你的脚步, 当你一步步前进之时, 它们将留下足迹. 追踪着你的过去, 指引着你的未来.
初次见面我们的道路交叉于一个死去已久的蜗牛之空壳中. 一个帝国将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能看清它前方的未来. 建立于它人的外壳, 并注定将被一次又一次的掩埋. 这个城市中就会有所成就, 但不是在你的有生之年.
初次见面许多美好的事物起源于山脚, 同时也造就许多悲剧, 流放者. 很多时候道路将会分岔, 你的行为之回音将你推向其中一方. 你知道你被带领至哪一方吗? 你有兴趣知道吗?
初次见面死亡之母抱持着极大的兴趣照看着这个城市. 你加入的正是时候. 你的前方有着许多伟大的道路, 每一条都会通向着不同的人生. 但最终它们都必须通向相同的终点.
初次见面去达成你的预言吧.
瓦尔克拉斯我带着那只记得一半, 我曾经如同作梦一般的生命在死亡之厅苏醒. 白之雅玛, 我那毛茸茸的伙伴持着视界之石站在我面前. 两者皆被赋予了一丝丝海恩格拉的黯黑知识, 但有着不同的目的.

视界之石将我拉向它的深处, 所有通向永恒的时刻全部都被了解, 像是树干上无限的年轮. 雅玛, 像迷雾中的火把将我从无限视线的石头中引领而出.
白之雅玛古老的红色先祖在这陆地上留下了荒芜. 发育不良的作物和充满疫病的空气. 动物, 若你不喂食, 他很快的会对于他们兄弟姊妹们注以饥饿的眼神, 而人类没有不同. 疫病大嘴兽和他的人民很快的开始残食着同类, 吞噬着年幼者和无辜者的生命精华.
卡鲁之神还有太多未成真的预言. 不要冒使你的命运破碎之险.
混乱之终结海恩格拉, 我的死亡之母, 不是唯一的神. 卡鲁受着许多神的眷顾. 拿玛乎借我们火焰, 照亮道路. 塔华在道路旁给我们树木及飞鸟, 让我们可以享受美丽和和平. 图克玛哈提供我们武器和战争知识, 保护我们道路上的安全.

在世界最后之日, 有着无止境之饥饿的奇塔弗, 将一切取走.
黑石你发现的碎片将带你进入一个非常危险的世界. 红色的女王在他的黑暗堡垒等待.
牺牲之日预言之石沉默着. 请晚点再来.
苍白议会我通过死亡的黑暗大厅到达此处, 走过回忆之路. 我只是曾经的那位女士之记忆. 被死亡之母赋予财富和延续的记忆.
超越视线老鼠们在一艘下沉的船上为了一块干木头打的你死我活, 但他们不知道很快就会全部沉于海底. 我们不是船上唯一的老鼠.
好战份子我查觉到巨大的愤怒跨越了大地, 朝你而来. 有另一个像你一样的流放者想要至你于死地. 他的愤怒和绝望模糊了他的生死之线.
致命竞争占卜的工具可以在流放者身上发现. 我看见过. 还有着更多的工具, 持有它们的流放者数量越来越多.
希伯, 疫病大嘴兽当雨停时, 帝王以野兽的血液灌溉农田. 但血液之中留存着腐败, 稻物迅速窜升, 膨胀, 长出尖刺. 在它创造的丛林中, 不只它自己成为了野兽.
伊瑞, 野兽之王智能和知识不是相同的东西. 女皇对于学习有着无限的渴望. 当她阅读无数完无数书卷的同时, 她累积了知识, 但失去了智慧, 陷入了疯狂的漩涡之中.
茵雅, 尖刺耳语有时死亡就像是小偷般, 身手矫健, 步伐迅捷. 有时像是藤蔓, 缠绕于颈部逐渐紧缩. 但死亡绝不是玩具. 无息女皇以无魂尸体组成了军队. 他的行为嘲笑着亡者, 将之视为渺小的阻碍物.
福库尔, 无息女皇瓦尔克拉斯大陆充斥着过往残暴的记忆. 虽然原始居民的血肉以及心智皆已不复存在, 但他们的愤怒, 恐惧, 忌妒-存留于他们留下的远古遗留物中.

暗语者德瑞, 穆希尔斯.狮眼, 乌姆布拉的薛朗, 马雷格罗, 维多里奥. 如果这些名子现在对你来说不具任何意义,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小心他们的遗留物. 其中全部充满着他们的失败, 悲伤以及对于复仇的强烈渴望.
远古死对头在过去, 奇术师们认为他们是最高层级的艺术家. 他们的画作中隐藏着能量在我们之中流动着. 他们的画布: 由现实精密编织而成. 如同任何的艺术家, 他们作画时也会出现有所犹豫的时刻, 也会有发生错误的时刻. 不幸的是, 错误的留存远比于他们的作品更加长远.
奇术师的道路我没有听到任何关于信徒的消息, 也没有在预言中看见他们. 但如果你说你在瓦尔克拉斯中看见了他们的存在, 我会相信你.

小心了, 如果他们能够蒙蔽视界之石的视线, 或许他们已经超越了死亡之母的掌握. 这非常值得我们恐惧.
野心勃勃的盗贼麻烦躲避着光芒酝酿,
并洒向这片土地.
_没有_足够_预言_空间_没有问正确的问题的话, 再多的白银也没有帮助.
_银_币_不_足_指引的代价为银币. 没有付出足够的银币, 预言之石将继续沉默.
等你有足够的银币再回来吧. 你才能够知道你的命运.
你身上的黑曜护身符的形状开始变化, 它的变形还未完成. 先将它安全的保存起来.
_未知_错误_了解一个人的命运有它的代价, 你没有足够的银币.
我看到的预言若编织于你的命运越深, 则越难改变它, 要付出的价格也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