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们的网站.

工艺工作台 /28 ⍟

ID词缀RequireItemClassesUnlock
尼克两个插槽1x 工匠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第一个蓝晶凹洞
尼克三个插槽3x 工匠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第一个蓝晶凹洞
尼克四个插槽10x 工匠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蓝晶宝库
尼克五个插槽70x 工匠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蓝晶裂缝
尼克六个插槽350x 工匠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深渊密室
尼克两个连接插槽1x 链结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怒嗥之穴
尼克三个连接插槽3x 链结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闷热地穴
尼克四个连接插槽5x 链结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魔物之穴
尼克五个连接插槽150x 链结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幽魂残迹
尼克六个连接插槽1500x 链结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原始密室
尼克至少一个红色插槽4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 戒指, 护身符蓝晶矿坑的蓝晶凹洞
尼克至少两个红色插槽25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蓝晶凹洞
尼克至少三个红色插槽120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废墟密室
尼克至少一个绿色插槽4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 戒指, 护身符蓝晶矿坑的蓝晶凹洞
尼克至少两个绿色插槽25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蓝晶凹洞
尼克至少三个绿色插槽120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废墟密室
尼克至少一个蓝色插槽4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 戒指, 护身符蓝晶矿坑的蓝晶凹洞
尼克至少两个蓝色插槽25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蓝晶凹洞
尼克至少三个蓝色插槽120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废墟密室
尼克至少一红一绿插槽15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蓝晶凹洞
尼克至少一红一蓝插槽15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蓝晶凹洞
尼克至少一绿一蓝插槽15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蓝晶凹洞
尼克至少二红一绿插槽100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废墟密室
尼克至少二红一蓝插槽100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废墟密室
尼克至少二绿一红插槽100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废墟密室
尼克至少二绿一蓝插槽100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废墟密室
尼克至少二蓝一绿插槽100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废墟密室
尼克至少二蓝一红插槽100x 幻色石单手近战, 双手近战, 单手远程, 双手远程, 护甲, 手套, 鞋子, 头盔, 盾蓝晶矿坑的废墟密室

尼克 /97 ⍟

Title名字
初次见面看来是几条毛虫让老天下雨是吧!别以为我好糊弄,流放者。我已经跟流放者打过太多的交道,知道匕首该朝哪边使唤。我很乐意给你来上一刀,假如你想……愚弄我的话。

我在经营一个小型挖掘场……跟我合作能让像你这样有特殊“才干”的人走上人生巅峰。不用担心,这绝不会弄脏你的手。不,不……既然能靠割人头谋生,干嘛还要去挖石头,嗯?
初次见面完全就像这里一样,你知道,直到这该死的山坡开始染血……好吧,流血。我开始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直到其他人开始尖叫和逃跑。知道自己神智正常总是能让人宽心,对吧?
初次见面好吧,这个不错的小哨站,如果非要说的话,就是一团糟。别误解我的意思,我喜欢鲜艳的色彩,我只不过不喜欢那种颜色弄到我跟我的朋友身上。为什么我觉得你也参与了的……?
初次见面鲜血在这里到处都是……开始让我回想起在奥瑞亚的小屋。所有挖掘都让我的双手一团糟。你知道手套在对付亚硫酸的时候根本不管用。
初次见面这里怎么会变得这么血腥,流放者?它打哪儿来?它又要去哪里?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觉得它一定回了山里。绕了个大圈子,流放者。一个该死的大圈子,这一定是有人在搞鬼。
初次见面这是个坏兆头。一个真正的坏征兆。如果所有的水都变成血会怎么样?据说巨变发生了所有怪事。这对我来说简直太奇怪了!我做了许多梦,都梦到我把所有的血都喝光了。我的身体肿的像个巨大的葡萄。再也坚持不住。嘣!我就死掉了。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嗯?也许我是唯一可以阻止它的人……也许我就是它第一次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魔暴亚硫酸什么?一下子出现了把大剑,又一下子没了!现在应该能进去了。听说这里整天都弥漫着恶臭的魔暴亚硫酸。我计划到下面去转转,不过……我觉得在底下听到了周围的脚步声,而且我是情场高手,而不是战场上的高手。

事实上,如果你打算去那里,也许你能帮我们一个忙。你知道,我经营着一处小型矿坑。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采矿也很危险,但没有合适的光源简直就是自杀。我弄到了光源,但没有能源。它们能用魔暴亚硫酸驱动。那是种可怕的矿物。就像夏日暴晒的鲸鱼腐尸背上的一打臭鸡蛋一样难闻,并且比心情烦躁的圣堂武士更不稳定。还有该死的剧毒。

当你下去的时候保持你的鼻孔通畅来找一些魔暴亚硫酸,或者任何地方都应该这样。
魔暴亚硫酸啊,就是这个。鼻子挺灵,流放者。你找到更多的时候我就会出现。但千万别碰它。它会让你发狂,如果你没有正确的预防措施的话。你以为我喜欢穿成这样?

我跟你说……为何我们不在我的矿坑周围转转。当你准备好出发就来找我。
分裂的墙体炸掉了一面墙,是吗?而且你还毫发无伤!令人惊叹。希望你在另一边找到了一些不错的东西。

好吧,流放者,关于这里就这么多了。就这么简单,真的。所以……去帮我们多找点矿石,好吗?
蓝晶矿坑虽然算不上瓦尔克拉斯最漂亮的地方,但只要待在光线范围之内就相当安全。别指望有什么好景色。大部分都在安逸的室内。再说瓦尔克拉斯没有哪儿没塞满该死的食肉僵尸,不是吗?
蓝晶矿坑嗯……虽然我之前就已经听到你在那儿。但我过去的时候却没有看到你,我非常确定,你不在那里。虽然我能发誓我在矿井底下肯定听到了什么。
蓝晶矿坑我认为它们回来了,流放者。那些声音。我在下面能听到它们跟我讲话。只是低语,到处都是。那些低语非常刺耳。就像它们在地下深处举行葬礼。我听不懂它们说什么,但我能感受它们的情绪。它们并不高兴。一点儿也不高兴。
蓝晶矿坑一层一层又一层。那就是我们建造的方式。萨恩人建造在瓦尔的废墟之上。瓦尔则建造在骸骨深渊之上。那些骸骨之下有些什么,流亡者?

我仍能听到在那底下的声音,格格作响,抓挠着那些岩石。它们想出来。想得到我们的一切。想要终结我们的生命。想要夺走我们的心智。
蓝晶矿坑继续挖掘,流放者。继续挖掘!我需要将它们赶走。我需要停止这些喋喋不休的声音。他们太吵了,流放者。而且他们非常愤怒。它们在冲我们咆哮。我听不懂它们的话。如果我们找到更多,它们很可能会消停一阵。

你怎么能忍受这些噪音,流放者?它们该死的喧哗都让我无法思考。我希望有谁能让它们……消失。
关于这片黑暗这些墙壁之内的黑暗不是自然的造物。它们不会被光明驱散……而是仅仅撤退。就像活的怪物。如果我是你,绝不会远离灯火太远。
关于这片黑暗我们走得越深,黑暗就越让我觉得害怕。我过去从没见过这个,而且我希望再也别见到这样的东西。待在光线的范围之内,流放者,除非你想送死。
关于这片黑暗它就在那儿,流放者。它在监视我们。它包围着我们。你能感觉到吗?黑暗想要我们的血肉。它想吞食我们,就像对待我们之前的来客。某种东西在给它给养。某种东西……或某个存在。
关于这片黑暗你能听到它们吗,流放者?它们被深锁地底。它们被黑暗禁锢……设下诱饵,企图诱惑我们走出光线的范围。但我们并不愚蠢,不是吗,流亡者?不,不,不……我们只是没那么容易被黑暗诱惑。
关于这片黑暗它们在呼唤我们……它们又在呼唤我们,流放者。而我们必须回应。需要找到它们。释放它们。它们需要我们,流放者。我们得赶快。黑暗在我们身边聚集,流放者。它是如此饥饿。它舔舐着我们的心智,品尝着我们的恐惧。舔舐,舔舐,舔舐!虽然不过是品尝,流放者。只不过在现在品尝。
魔暴发生器我守着这台机器断断续续地工作了好多年。没有矿坑中的原材料,我很难测试它。既然现在你来了,或许这能改变现状。

这位美人儿能将你找到的蓝晶转化成照明弹和炸药。只要有充足的蓝晶,我就能让它更有效率,能让它用更多的亚硫酸矿生产更好的照明弹和炸药。
魔暴发生器她令人惊叹,不是吗?这就是引路矿车补充能源的地方,也能让熄灭的灯光再次点亮。

只要在下面找到些蓝晶丢进去,你就能让某些东西稍微变得更加致命。或者更明亮,如果这是你的风格的话。
魔暴发生器只要得到正确的原料,你就能用我的机器生产非常不错的东西。要让它运转还需要大量的工作。

老实说……我认为有人在捣乱。可能在试图剽窃我的设计。

想从我腐烂的尸体上跨过,是吗?
魔暴发生器告诉我,哪一个对你更重要:这台机器,还是它创造的能源和光源?也许你已经知道了答案。别试着犯蠢想从我身边弄走它,你明白吗?

别像他们那样使用它。这需要蓝晶矿石,它们在黑暗深处。就连他们也没有愚蠢到那个地步,试着走进那里……哈!我很想看到他们的尝试。
魔暴发生器这台机器的价值比我的生命更高。或者你的,它就应该如此,流放者。如今没有哪个男人或女人能复制它。虽然,他们试过。噢,他们还会尝试。他们会像剥一颗蛋一样打开她。让她的黏液顺着地面流回矿坑。流回到黑暗之中。被吃干抹净。

我绝不能让这种事发生。任何人试图夺走她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干掉他。包括你,流放者。包括你。
地下城邦由于整个永恒帝国都建立在瓦尔的废墟之上,所以毫不奇怪我们会在下面碰上瓦尔遗迹。虽然那里还有一些其他迹象。它们既不是永恒帝国,也不是瓦尔。我曾以为自己误入了一座古老的瓦尔坟墓,直到我发现那里有许多骸骨……而它们正是建造那里的原料。我不是历史学家,但我也从没听过瓦尔用骸骨施工。
地下城邦当你深入地下之后,不要为周围的瓦尔遗迹感到惊讶。整个永恒帝国都建立在它们的废墟之上。你甚至可能看到他们那些受诅咒的死人在那些大厅里徘徊。但如果你看到……其他遗迹……最好小心你自己。绝不会有什么东西心安理得地收集那么多骨头。
地下城邦你会在底下遇到大量遗迹。永恒帝国的,瓦尔的,还有……别的。你见到的时候会知道的。到处都是骸骨。用骸骨建成的墙壁。骸骨建成的柱子。柱子,柱子,还有更多柱子。各种不同尺寸的骸骨。还有孩子的。瓦尔冷血无情,但那却比它们更可怕。在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继续深入。我真希望从来没有到过那里。
地下城邦你能听到它们在下面漫步吗?瓦尔,躲在它们的废墟上,仍然抓挠着那些墙壁和地板。即使帝国已经灭亡了千年,它们却仍然存在。反正,那里不光有死人。它们在我们底下,但它们底下又有什么?我知道……你能听到它们敲打骸骨的声音吗,流放者?是什么引诱我们深入,再深入,到达他们的骸骨之坑?那些骸骨之下有什么,流亡者?那些骸骨之下有什么?
地下城邦永恒帝国在瓦尔遗迹上腐朽。瓦尔又在活的坟场上化为废墟。往下,往下,再往下。一层又一层。一年又一年。只要不断往上修建我们就挖个不停,是吗?只有时间能阻碍我们,直到我们俩都进坟墓,流放者。有多少秘密将跟我们一起埋葬?还有多少秘密等待挖掘?嘿嘿嘿……我知道一个秘密,流放者。你知道吗?
普洛斯彼罗一些金子,嗯?这里不是一座金矿,所以看来你遇到了一处普洛斯彼罗的古老神龛。每个碰到岩盐的矿工都知道普洛斯彼罗。他们都试着向他祈求财富或生命。普洛斯彼罗的信徒认为这两者差不多是可以互换的。如果你信这个,我就能卖给你飞天恐鸟兽。
普洛斯彼罗虽然大多数教派都伴随永恒帝国一道变成了过去,但听起来你找到了一座普洛斯彼罗的神龛。他被认为掌管着一切从地下收获的东西。矿工们向他献祭。我猜他们希望普洛斯彼罗能保佑他们免于塌方。或者瓦斯爆炸。还有毒气。

我提到过这个工作有多么危险吗?
普洛斯彼罗在肮脏的地下进行的肮脏勾当。那就是地下黄金的含义。那是同地下财富之神普洛斯彼罗达成的交易。它留在那里代表着普洛斯彼罗并不存在。不然……那就是一桩最近的祈求。希望你能平静地离开那里。你不想遭到神灵的愤怒,对吧?嗯?
普洛斯彼罗他们试图跟普洛斯彼罗做交易。那就是为什么你能在下边看到金子。有人想避免黑暗的命运。用所有的财富作为交换。但它仍然在那儿,所以……那财富之神一定早已吃饱喝足。不然就根本不存在。他可能只是编造的神话故事,用来吓唬小孩,从疯子和傻瓜手中敛取钱财。不过我并不是傻瓜,对吧?不……不是傻瓜。
普洛斯彼罗黄金对死人有什么好处?你不能动弹,也无法呼吸,你也无法花掉它们。你也不能用它行贿,它能吗?普洛斯彼罗,闪亮石头之神!他能让你在这底下保命……只需要一点代价。反正它们就是这么说的。它们就是这样不断告诉我的。不断让我给予更多。让我交出我的美人儿们。但我能得到什么?不能证明我不会死去,它们能吗?不能证明我们都不会死去!就算我死了,这些矿石都是我的。

普洛斯彼罗可以亲自来取走它们,如果他真的如此渴望的话……嘿嘿嘿嘿嘿……我很好奇神的血品尝起来是什麽味道。
奥瑞亚我在奥瑞亚长大。我曾非常热爱那座城市……耗费整个青年时代在它附近的森林中寻找亚硫酸矿。没有其他人懂得如何处理这种物质,但圣堂武僧对它的胃口很大。它们需要这种物质为他们建造的那些邪恶设备充能。这给我带来了一段安逸的人生,直到……

好吧,怎么说呢,有一段时间我认为自己……是一位先知。圣堂武僧可不喜欢有谁自称为先知。他们将我关进疯人院,但我挖掘地道逃了出来。比起假先知,圣堂武僧更厌恶逃犯,所以他们把我送到这儿,来挖掘永恒帝国的瓦砾。
奥瑞亚如果你能知道怎么处理魔暴亚硫酸而不烂掉胳膊,你就能在奥瑞亚挣大钱。而你看,我的胳膊完好无损。把成堆的亚硫酸卖给圣堂武僧,可比询问他们需要的原因更好。可是当那些不存在的人开始跟我讲话,我就不知道这是否比开口询问他们原因更好了。

至于从圣堂武僧管理的精神收容所越狱?那比你想象的容易。也比躲避圣堂武僧的追捕更容易。他们找到我之后,很快就把我送到瓦尔克拉斯。忘掉我的存在比帮助我摆脱那些声音更容易,对吧?
奥瑞亚你可能听过圣堂武僧在奥瑞亚做过的那些可怕的实验,对吧?你可能已经在这里见到了一些成果。这需要非常多的能量才能办到,就我的设想……这都是在我当他们的能源供应商的时候发生的。我知道在奥瑞亚没有别人能处理魔暴亚硫酸。我曾经靠贩卖这种物质给圣堂武僧挣了很多钱。

当我开始听到那些事情……那些人们……我去找圣堂武僧求助。虽然他们曾经给最喜欢的矿工帮过忙。结果他们却把我锁了起来!把我!关进该死的精神收容所!我不该逃跑,可我却挖了地道逃了出来。我不该逃跑,可当他们抓住我,试图将我送到瓦尔克拉斯的时候,我的脑子不正常。可能现在仍然不正常。
奥瑞亚把魔暴亚硫酸卖给圣堂武僧让我变得非常有钱。我不知道他们用来干什么,但那并不难猜。大约一两年前我开始听到……它们。那些声音。它们跟我说话。将周围人们的事情告诉我。那些我不该知道的事情。他们的秘密。奇妙的,可怕的秘密。

我找到圣堂武僧,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了他们。它们跟我说了什么。它们又跟我说了谁。圣堂武僧根本不相信我。他们把我锁起来……关进监狱!但我的告密者告诉我如何越狱。告诉我要挖掘。挖掘,挖掘,挖掘。给自己挖出一条生路。圣堂武僧不喜欢这个,是的,是的。他们派了一支军队来抓我。他们把我扔上一艘奴隶船,把我送到瓦尔克拉斯,任我腐烂。但我没有腐烂,我有吗,流放者?我甚至比过去更身强力壮,嘿嘿嘿。
奥瑞亚嘿嘿嘿,他们觉得自己能让老尼克退休。觉得我会死在这里。觉得我会守住圣堂武僧那些龌龊的小秘密!但我仍然在喘气。仍然在挖掘他们那些漂亮的石头,就像我在奥瑞亚那样。但他们再也得不到哪怕一丁点儿。该死的。家伙。

他们认为能将我锁进黑暗的小屋里,摆脱那些愤怒的声音,但我逃了出来。穿着该死的囚服穿过广场。我的双手都在流血。他们一定是跟着我的血迹找到了我。他们杀不了我,他们做不到。他们不得不将我送到这片诅咒的大陆送死。他们是否还在找我,流放者?他们是否派出丑恶的间谍找我?

也许我们能把他们喂给黑暗。
邀请至藏身处这能发挥很好的作用,流放者。
漆黑矿坑嗨,伙计,出了什么事儿了?我大老远赶来看看这个著名的矿坑里到底由什么,但一道该死的发光墙壁把它拦住了。甚至挤不进去!
魔暴亚硫酸我曾为圣堂武僧开采这些东西。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需要这种力量。我也并不真正想知道原因。我只要知道他们的生意就够了。直到我的脑子被搅成一团浆糊,我才停止了开采。我听到一些东西,还看到那些并不真正存在的东西。虽然现在一切都好多了。
魔暴亚硫酸你很快就会适应这个气味。甚至可能会忽略它。这些亚硫酸矿,它们是奇怪的石头。只能在地面附近找到它们。很难想象还有别的石头像这样。

它那……有趣的特性让它很难处理。没多少人想要得到它。也没多少人能忍受这种臭味。我靠它谋生了很久,直到被送进疯人院。虽然现在大部分都好多了。大部分。
魔暴亚硫酸我爱这种物质,真的。它的重量,它粗糙的外表……它让我的双手和大脑又痛又痒,就像爬满了成百上千的小蚂蚁。我们需要更多更多的矿石来维持我们在矿坑里前进,这对我不成问题。
魔暴亚硫酸我已经跟这些亚硫酸矿待得太久。早就忘了它给我带来的感觉。力量!但是……我也忘记了还有多少人想得到它。他们太吵了。他们在找它。试图杀了我得到它。他们想把我切碎,想将我挫骨扬灰。他们会试着对你做相同的事,流放者。
魔暴亚硫酸它们一定在找它,流放者。想得到我们漂亮的小石头。就像环绕我们的狼群。就像矿坑深处的黑暗。它们想吞食我们两个,夺走我们的矿石。但我们会发出最后的笑声。“哈!”我们会笑出来。哈!哈!

亚硫酸矿是我们的。我们的漂亮小石头为我们深入黑暗源源不断地提供光源。让我们深入,再深入,进入未知和不可知的世界。

距离它们……越来越近。
魔暴发生器漂亮的发现,流放者。发生器差不多已经充满了能量。或许是时候进行挖掘了,对吧?
漂亮的发现,流放者。发生器差不多已经充满了能量。或许是时候进行挖掘了,对吧?
魔暴发生器这一个充满了能量,但发生器已经满载了。去看看矿坑怎么样?
这一个充满了能量,但发生器已经满载了。去看看矿坑怎么样?
魔暴发生器发生器从来没有任何时候像现在这样满负荷运行,但我能比其他人干得更好。
发生器从来没有任何时候像现在这样满负荷运行,但我能比其他人干得更好。
魔暴发生器你在试图将发生器超载,对吗?能量已经满载。已经达到了极限!用掉一些我们找到的亚硫酸矿怎么样。
你在试图将发生器超载,对吗?能量已经满载。已经达到了极限!用掉一些我们找到的亚硫酸矿怎么样。
魔暴发生器可爱的亚硫酸矿,它们都是我的。发生器已经装满了亚硫酸矿。再也不能添加更多!过来看看,流放者!过来看看!
可爱的亚硫酸矿,它们都是我的。发生器已经装满了亚硫酸矿。再也不能添加更多!过来看看,流放者!过来看看!
与尼克交谈嗯?噢。我现在很忙。
嗯?噢。我现在很忙。
嗯?噢。我现在很忙。
蓝晶矿坑看上去屎一样,是吧?不过,别单凭入口就对一个矿坑妄下判断。永恒帝国曾试着将这里面的好东西都找出来,可他们并没有我的秘密武器。

在矿井里嘎吱作响的就是我的引路矿车。它充分利用了永恒帝国的刑具……然后重新加工。啊,它仍然能像剥开桃子一样剥了你的皮,但我希望它不会这么做。相反,它能用连起来的链条提供用魔暴亚硫酸充能的光源。你会需要为它找到跟多的矿石,注意这一点。

我旁边这个大美人儿?这是我的骄傲和喜悦。你得用精炼提纯的亚硫酸给它充能。它能将散布在地底各处未加工的原料转化成光源和炸药。

你为何不前往地底,跟着这机械小东西找到蓝晶矿脉,嗯?
蓝晶矿坑瞧瞧这个美人儿。看看它的闪光。它的光芒就像黑暗中的蓝色余烬。我在这里的机器能转化这些岩石,让它们派上用场,但你需要比现在更多的矿石。找到更多蓝晶再回来吧,明白吗?
照明弹和炸药瞧瞧这个美人儿。看看它的闪光。它的光芒就像黑暗中的蓝色余烬。我的机器能让这些岩石派上更多的用场。你在下面可能用得上额外的光源,所以带上一些照明弹怎么样。

矿坑里充满了死胡同和早该死绝的东西,碰上它们的时候带点爆炸棒准没错。这两种装备你都该同时带上。
分裂的墙体你拿到了一对火辣的小东西。你可千万别把它们搞混。除非你想把自个儿抹掉……虽然我觉得把自己炸成碎片的下场比被下面的黑暗吞掉要好。

我建议你在下面历险的时候带上一些炸药棒和一些照明弹。引路矿车能带你到达一些大型矿脉,但朝黑暗中丢上一枚照明弹才能带你找到一些非常棒的珍宝。

这座矿坑已经存在了很久,所有易于开凿的东西早就被开采一空。或许你需要靠自己挖掘一番,如果你想得到真正的宝藏的话。

这下面有些开裂的墙壁。把炸药棒安置在恰当的位置就能把它们炸开。为什么不这样试试呢,嗯?我会让你留下你在另一边找到的任何东西。
能见度你走得越深,它就越引发我的幽闭恐惧症。就像黑暗不断靠近。也许,流放者。也许这些尝试会掐住你。也许我们能试着为这些光源榨出更多的性能。如果你找到任何备用的蓝晶,值得在发生器里为光源升级。
能见度当我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想象了一些东西黑暗……试图挤进来。我希望那只是想象,但……你走得越深,它就挤得越厉害。你应该在发生器用一些蓝晶让我们的光源变得更亮。
能见度你看到它了。我知道你看到它了。地下深处的黑暗……它生长得更加强壮。挤压着光线。你不能离开光源幸存,对吧?得狠狠地反击。用你找到的蓝晶让光源变得更加明亮,除非你已经没有更多。
能见度你现在办到了,流放者。你现在已经办到了。瞧瞧聚集在光线周围的黑暗,它们等着扑上来。你走得越深,这种欲望就更强烈。它们朝着光线挤压。只有一种办法能够还击,流放者。更多的光线,流放者。更明亮的光线!在发生器用你的矿石给它升级。看到黑暗对它的感受了吗,嗯?嘿嘿嘿。
能见度黑暗为你而来,流放者。你走得越深,黑暗挤压光线的的力量就越强。你不能阻止它。只有让光源变得更亮才能延缓它的速度。在发生器的帮助下变得更亮,更亮。什么时候才到头?老天才知道!
黑暗抗性你探索的黑暗深处非常危险,流放者。我不是在说那些嗜血的怪物。如果你误入黑暗,你将被撕成碎片。我认为你应该使用一小片蓝晶把你从黑暗中隔离。它不能完全保护你,但……好吧,能让你不至于死得那么快。发生器应该能为你搞定这个,假如你有矿石的话。好吧……继续。
黑暗抗性不久之前,我曾迅速地深入矿坑。寻找闪闪发光的财宝。丢失了我的光源。误入黑暗之中。我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我的身体里面吞吃着我的皮肤。我很幸运地活了下来。你走得越深,黑暗就会更快地杀死你。你需要发生器制造的装备将你隔离。再多的蓝晶也没你自己的性命值钱。
黑暗抗性它生气了,流放者。黑暗很生气。为你活着在它们之中行走而生气。它要你死,你走得越深,这种欲望就更强烈。别让它得逞。用蓝晶在发生器制造的装备将你隔离。我雇你来可不是让你喂这该死的黑暗的。
黑暗抗性看看你自己。你认为自己已经准备好面对地底深处的东西了,是吗?你认为自己身上的装备能让你存活?哈!黑暗会穿透它们吃掉你。它很强大,流放者。比你更强。唯一能让你存活的东西只有使用蓝晶将自己从黑暗中隔离。如果我是你就一定会这么干。发生器能帮你搞定它。或者,你也可以像其他人一样对黑暗屈服,嘿嘿嘿。
黑暗抗性感受到黑暗饥饿地叮咬了吗?很快你就会知道。这片黑暗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饥饿。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饥饿,而且没有任何东西能满足它。你只能让自己变得不合它的口味。在发生器用你找到的矿石,那或许能,仅仅只是或许,能让你活得更久一点。嘿嘿嘿……
引路矿车这就是引路矿车。它能帮你侦查一些埋藏在地下的珍宝,但得靠你自己动手搬运它们。告诉它你打算前进的方向,在抵达之前尽量活下来。引路矿车在路上会不断燃烧亚硫酸,但我们可不是亚硫酸造的,所以一定要小心抉择。

要怎样跟着它找到附近的蓝晶矿脉,嗯?确保自己待在引路矿车的光线之内。相信我……你绝不会愿意踏进黑暗之中。
伊恩哈尔伊恩哈尔……该死的伊恩哈尔不会丢下我不管!“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对吗?我们总会最先生还,不是吗?”不,伊恩哈尔,那都不是真的,你已经疯透了。还有在该死的情况下把自己弄干净,你会的!
伊恩哈尔那个伊恩哈尔总是把扯下的皮和内藏丢给我,仿佛是该死的礼物。我拿狼腰子来有什么用,伊恩哈尔?嗯?我不想要它。没人想要它。没人想要你。就待在你的动物园里吧!
伊恩哈尔你知道,我跟他花了点时间在一起,而我必须要说……我真的不喜欢他。他到处惹事,说得也很多。我让他滚开,他却笑着在背后羞辱我!我可不是个该死的笑话。
伊恩哈尔伊恩哈尔是个该死的疯子。但你知道吗?他逐渐迷住了我。我不想主动当着面用石头砸他,所以那还不错。奇怪的事情在于,就算他不在周围,我也能听到他的笑声。不然就是有人在笑……也许是我自己在笑。
伊恩哈尔我那该死的同伴。他是个怎样的家伙啊。他是个混蛋。喜欢寻开心。肢解动物之后把所有奇怪的内脏都拿给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曾经恨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我能坦率的话会变成什么样,但自从我们被拴在了一起,我就没法抱怨了。
阿尔瓦我很熟悉她这类人。用鼻子到处打探宝藏的下落,又想方设法不弄脏自己的鼻子。不用谢。
阿尔瓦我非常了解她。不用太担心她。她就是那种让别人去帮她度过难关的人。我宁愿就做自己的工作,谢谢你。
阿尔瓦看来她在我的矿坑周围嗅探……我认为她打算找些疏于防备的宝贝下手。幸好我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阿尔瓦看吧……是时间旅行者。据说她能在时间里穿梭。这一定说明她来自未来,是吗?然而当我询问她未来我会怎么样,她却说不上来。简直太可疑了。
阿尔瓦那姑娘……她一直在盯着我的机器。我知道她在动它的主意。贪婪的小……她别想得到它。甚至别想摸一摸。她只要敢尝试,我就活埋了她。
我的有些面具只是出于防备的目的。多半是为了跟圣堂武僧发生的那些不愉快的口角。但她看起来好得很。如果不是为了要搞定谁,她那些该死的大剑有什么用。
她藏着自己的脸,可她的眼睛把什么都告诉了你,保准没错。好奇者。思考者。这种人的眼睛看着你,脑子里却转个不停。很危险。
她是那种……她是如此的……正常。就像她融入起来非常困难,却要坚持到底。换我说这非常可疑……非常,非常地可疑。我不会告诉她这个。我知道她能用匕首干出什么。
噢,她很适合某种事情。没有谁有这样尖锐的眼神和巨大的刀剑还能天真无邪。我不知道她有什么秘密,但我敢保证很快就能弄明白。
她是个好女孩。的确非常不错。太不错了。不管她在小把戏底下藏了什么,那都非常巨大,流放者。奇大无比。一个巨大无比的秘密足以让我们的小船沉没。
札娜札娜的光辉。比我能想象的其他任何人都更明亮,而自从我生活在字面意义上的黑暗之中后,我就明白了一两件关于光辉的事情。当我和我的机械撞到墙上的时候,她是第一个我要说的。
札娜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值得赞扬,但札娜是其中一个。她的才智远胜圣堂,建造了一个了不起的装置,而且还没有试图杀掉我面前的任何一个人。简直非常难得。
札娜那个札娜既聪明又有抱负。还有一颗善良的心!那在这个年月里尤其罕见。仍然……有些她没有告诉过我的感觉我始终挥之不去。它们……非常重要。
札娜札娜隐瞒了一些东西。她非常聪明,所以这很不明显,但我发现她……有些不安。还有些烦躁。她在烦恼些什么?就是那些她没有告诉过我的事。她很幸运,因为我喜欢她……
札娜嘘。我不想被她听到。我认为她找到了一些她不愿让我们其他人知道的东西。知道我认为那是什么吗?……没错,流放者……是另一个矿坑。是另一处秘密的蓝晶矿藏。而她保守了这个秘密。但她可以放心地跟我分享秘密!……呃……是我们,我想。
赫莲娜她足够聪明知道乌旗守卫是些讨厌鬼……所以她一开始就没有加入他们。好吧,我们都作出过糟糕的决定,不是吗?要决定离开他们也同样很难。他们可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家伙。
赫莲娜赫莲娜是个大好人。她的道德指针有点歪,但奥瑞亚会那样对你,而我们都知道得很清楚。她还有一个很管用的脑子。虽然不像我一样懂得分辨这么多石头,但又谁可以呢,对吧?
赫莲娜但我觉得我也许应该对那姑娘留个心眼。她似乎对躲躲藏藏有些绝望。你得问你自个儿原因……她说自己是担心那些乌旗守卫,但谁能知道那到底有多真,对吧?
赫莲娜她说自己仍然在躲避乌旗守卫,但……我们又怎能知道她到底对谁忠诚?希望我们能撬开她的头,看看她的脑子是怎么运作的。她看起来像个战士。而我自己并不算个真正的战士。就从现在对她留个心眼吧。
赫莲娜赫莲娜……聪明,善良,有礼貌……要我说看起来都很真。要我说,那看上去简直真得过头。我觉得她在策划一些见不得光的计划……哦,她还没做过……任何出格的事……但她为什么要用那样的方式来暴露自己的伪装,不是吗?不,她在等待时机。我也在等待时机。看谁能笑到最后。就让我们走着瞧吧,嗯?
娜瓦莉不敢想象我是怎么看待娜瓦莉的。在我看来这种预见未来的力量能让人兴旺发达,可她对任何对我有用的消息都守口如瓶!换我说这非常自私。
娜瓦莉我希望能喜欢娜瓦莉。真的。但……你知道她是该死的不死生物吗?!我知道不死生物能做出什么事,流放者,让我告诉你吧,要信任一个随时可能把你的脸吃掉的生物简直太困难了。
娜瓦莉有时候娜瓦莉看着我的时候会……皱着眉。不是愤怒的皱眉,而是更像……同情?我知道她看到了我的未来……那真的无法让我抱以希望。如果我的未来暗淡无光,那我老实说真不想知道。
娜瓦莉为什么娜瓦莉可以坐在这里知道我们未来会发生什么,还对此守口如瓶,嗯?她知道我们每个人到底什么时候会怎么去死。那太惊悚了。而她却他妈的不愿告诉我们?那……真邪恶。
娜瓦莉她知道太多了,流放者。太多了!而我们却什么都做不了!没法杀了她,因为她已经是个挨千刀的死人了。没法让她把知道的告诉我们,因为就算这么做了,我们也他妈的什么也改变不了。重点是什么?所有事情的重点是什么?

工艺工作台 /189 ⍟

大师名字Master Level花费
尼克鬼魅烟雾7150000
尼克恶臭烟雾719000
尼克石柱49530
尼克石笋31740
尼克垃圾堆1280
尼克陶瓮1280
尼克石柱49530
尼克巨石1860
尼克石头1280
尼克石笋1280
尼克大石笋313800
尼克囚床1860
尼克囚桌1860
尼克1860
尼克下水道藓衣1280
尼克下水道铁管1280
尼克大理石板31740
尼克碎裂大理石板31740
尼克大理石板堆49530
尼克大理石板直立堆57500
尼克杂物2720
尼克市集物架49530
尼克杂物堆2720
尼克大型杂物架638000
尼克囚室书架638000
尼克638000
尼克囚室装饰物49530
尼克囚室台35200
尼克吊起的棺材522500
尼克刺椅638000
尼克铁靴2720
尼克囚室笼子522500
尼克暴虐桌757000
尼克雕像638000
尼克架子31740
尼克铁箍31740
尼克散落书堆31740
尼克图书馆大型书堆43220
尼克神权之塔碎片2720
尼克推车残骸2720
尼克载尸巨型推车638000
尼克巨型推车560000
尼克旅行用推车7150000
尼克毁损木桶31740
尼克毁损木材2720
尼克毁损木架57500
尼克码头滑轨522500
尼克神殿圆柱49530
尼克高脚椅1280
尼克展示箱757000
尼克展示骨骸638000
尼克展示魔侍522500
尼克布满书籍的桌子757000
尼克蒸汽铁管49530
尼克贫民窟建筑7150000
尼克铁栅522500
尼克链环石柱35200
尼克7150000
尼克图书馆半身像49530
尼克阅读者石像638000
尼克弯曲铁管35200
尼克铜箱49530
尼克定理囚柱49530
尼克719000
尼克基架笼子719000
尼克废弃的栅栏57500
尼克磨损的铁砧31740
尼克砖块1280
尼克葛里戈之墙49530
尼克木制护栏49530
尼克火堆22160
尼克吊架522500
尼克木制吊杆612700
尼克石头吊杆49530
尼克木制小屋560000
尼克腐烂的地毯35200
尼克功能性遮雨棚757000
尼克精致的遮雨棚7150000
尼克桌子柜台638000
尼克装饰物: 水晶碎片719000
尼克装饰物: 碎片612700
尼克装饰物: 福尔的自白6102000
尼克装饰物: 破碎路障43220
尼克装饰物: 破碎宝箱1280
尼克装饰物: 破碎推车1280
尼克装饰物: 破碎旗帜43220
尼克风化的帐篷522500
尼克装饰物: 腐化大理石522500
尼克装饰物: 石化旷工638000
尼克装饰物: 矿石3720
尼克装饰物: 矿车35200
尼克水管43220
尼克马拉克斯灯笼612700
尼克统治者之殿圆柱757000
尼克装饰物: 水蛙757000
尼克迷宫齿轮638000
尼克迷宫杠杆638000
尼克装饰物: 墙面机关522500
尼克装饰物: 试炼徽章425300
尼克装饰物: 被破坏的华丽栅栏57500
尼克装饰物: 华丽栅栏522500
尼克装饰物: 被破坏的地刺57500
尼克迷宫雕塑43220
尼克装饰物: 碎刃43220
尼克装饰物: 血刃之轮碎片43220
尼克装饰物: 破碎的血刃之轮57500
尼克装饰物: 破碎的锯齿转轮碎片43220
尼克装饰物: 破碎的锯齿转轮碎片57500
尼克装饰物: 圆盘碎片43220
尼克装饰物: 边锋之刃6102000
尼克装饰物: 锯轮43220
尼克装饰物: 圆环43220
尼克装饰物: 神之雕像560000
尼克油灯612700
尼克华丽的花瓶612700
尼克奇怪的圆球638000
尼克金属圣物台522500
尼克华丽圣物台522500
尼克微型圣物台57500
尼克小型圣物台57500
尼克小型战利品台子57500
尼克圣物台638000
尼克战利品台子612700
尼克小型圣物展示处638000
尼克小型战利品展示处638000
尼克小型圣物桌638000
尼克小型战利品桌638000
尼克圣物展示处757000
尼克战利品展示处719000
尼克圣物桌757000
尼克战利品桌719000
尼克小型圣物展示处757000
尼克圣物保管箱638000
尼克战利品保管箱638000
尼克圣物箱子638000
尼克战利品箱子638000
尼克地图板638000
尼克散落的纸张612700
尼克遗物厅柱子57500
尼克遮盖的家具719000
尼克丢弃的床单719000
尼克碎玻璃43220
尼克圣物堆49530
尼克能量线缆57500
尼克塔仓757000
尼克高塔仪器7360000
尼克蒸汽龙头57500
尼克地板管道612700
尼克围墙机械638000
尼克发电机638000
尼克姊妹塑像6102000
尼克深渊祭祀法阵7360000
尼克深渊鲸骸7150000
尼克灰白篝火638000
尼克蓝晶篮子12300
尼克蓝晶矿块49530
尼克蓝晶矿脉7150000
尼克车轮柱638000
尼克焦糊坑洞57500
尼克黏土篮子35200
尼克装饰地毯57500
尼克铁制火盆12300
尼克铁制烛台25760
尼克铁制灯笼35200
尼克铁制火炉638000
尼克水壶3720
尼克实验室蒸馏器560000
尼克实验室仪器57500
尼克实验室壁炉638000
尼克实验室烧瓶43220
尼克实验室烧瓶架638000
尼克实验室管道57500
尼克实验室杂物架638000
尼克实验室水槽560000
尼克金属灯笼35200
尼克蓝晶矿车49530
尼克采矿装备560000
尼克采矿机械6102000
尼克蘑菇丛1280
尼克发泡的灵柩1280
尼克冶炼装备560000
尼克亚硫酸光线49530
尼克亚硫酸矿脉638000
尼克硫磺堆638000
尼克火山圆石612700
尼克火山岩石612700
尼克木制凳子43220
尼克木制托盘57500
尼克木制工作台49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