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艺工作台 /24

工艺工作台 /24

ID词缀RequireItemClassesUnlock
札娜map_item_drop_quantity_+% [1]地图, 地图碎片等级 1
札娜map_item_drop_quantity_+% [2]地图, 地图碎片等级 3
札娜map_item_drop_quantity_+% [3]地图, 地图碎片等级 5
札娜map_item_drop_quantity_+% [4]地图, 地图碎片等级 7
札娜map_item_drop_quantity_+% [5]地图, 地图碎片等级 9
札娜map_item_drop_quantity_+% [6]地图, 地图碎片等级 11
札娜map_item_drop_quantity_+% [7]地图, 地图碎片等级 13
札娜map_item_drop_quantity_+% [8]地图, 地图碎片等级 15
札娜天佑勇者3x 混沌石地图等级 5
札娜map_item_drop_quantity_+% [0]
区域内会出现额外 12 个【盗贼流放者】
map_ignore_rogue_exile_rarity_bias [1]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2]
map_extra_content_weighting [1]
地图等级 1
札娜该区域会出现 10 群额外怪物,每群都有 1 个稀有怪
稀有怪有特别属性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6]
map_extra_content_weighting [1]
地图等级 1
札娜区域内会出现 6 个额外的神殿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5]
map_extra_content_weighting [1]
地图等级 1
札娜魔法怪物群皆有血族属性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12]
该区域会出现 6 个额外的魔法怪物群
map_extra_content_weighting [1]
地图等级 1
札娜快速击败敌人来累积暴走奖励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9]
该区域物品掉落数量提高 20%
地图等级 1
札娜该区域会出现 6 个额外的保险箱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7]
map_extra_content_weighting [1]
地图等级 1
札娜该区域会出现【神秘的先驱者】
该区域会出现 4 个额外先驱者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23]
map_extra_content_weighting [1]
地图等级 1
札娜map_set_league_category [18]
该区域会出现额外 5 个普兰德斯宝箱
该区域会出现【卡迪罗普兰德斯】
map_extra_content_weighting [1]
地图等级 1
札娜该区域可能会出现深渊
该区域会出现 1 个额外深渊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24]
map_extra_content_weighting [1]
2x 混沌石地图等级 2
札娜区域内会出现 2 个额外的神殿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5]
map_extra_content_weighting [1]
2x 混沌石地图等级 4
札娜魔法怪物群皆有血族属性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12]
该区域会出现 3 个额外的魔法怪物群
map_extra_content_weighting [1]
3x 混沌石地图等级 6
札娜该区域会出现 5 群额外怪物,每群都有 1 个稀有怪
稀有怪有特别属性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6]
map_extra_content_weighting [1]
4x 混沌石地图等级 9
札娜击败聚集的敌人有 15% 几率吸引来自【超越联盟】的怪物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10]
map_extra_content_weighting [1]
5x 混沌石地图等级 12
札娜map_set_league_category [31]
map_blight_league [1]
该区域会出现一个额外的【枯疫遭遇战】
map_extra_content_weighting [1]
8x 混沌石地图等级 15
札娜map_affliction_league [1]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33]
此区域含有 1 个谵妄之镜
16x 混沌石地图等级 16
札娜 Audio /139

札娜 Audio /139

Title名字Audio
初次见面我需要你帮忙搞定一份地图。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但这事特别急。
见到你真好, 流放者. 有个地方需要你帮忙探查, 准备好探险了吗?
与其浪费时间说废话,不如多花点工夫想想怎么保护我们的家园。我们直接开始吧。



奖赏我们每次冒险进入异界位面都能让我们的家园更安全一点。这对你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对我来说就大过天。
每次的行动都会让我们更接近罪恶的源头.
每当我们踏过一片区域的时候, 我们就越能看清事实的真相.
你是我遇到过的最出色的探险家.




与札娜对话别气馁, 流放者, 广袤的瓦尔克拉斯最不缺少的就是机会.

任务额外信息这份地图里到处都有充满奇术能量的磁石,曾经对我和过去的朋友们非常有用。可它们现在都被打乱了。不用想我也知道是谁干的,不过这笔账以后再算。现在嘛,我需要把这些磁石恢复原位。

任务额外信息这片区域里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傻瓜才坐视不管呢。直接去给它一个痛快,免得它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任务额外信息我一直在躲着过去的那些朋友,结果把一些地图搞丢了。其中一张肯定就在我马上要送你去的地方。虽然我用不上了,但也不能让它落在歹人手上。

任务额外信息我总能遇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消灭裂界者的那伙人就特别喜欢,总拿它们当收藏。我马上要送你去的地方就有这么个玩意儿,我要你赶在他们下手之前拿回来。

任务额外信息我刚刚发现了一片连我也从未见过的神秘区域. 那里的腐化力量超乎寻常的强大. 那里一定非常接近浩劫的真相了. 我需要你去那里尽可能的搜集情报, 但必须小心, 那片区域现在极度不稳定, 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 一定要在你出发之前, 做好充足的准备.

任务额外信息挺遗憾,干掉裂界者的那伙人并不是第一批跟我合伙的流放者。其他人不是疯了,就是被直接干翻了。不过不管是疯了的还是死了的,他们现在都还在外头作乱。我想他们对你来说不成问题,不过可别让我过去那帮朋友抢了先。

任务额外信息这一回,我要送你去的地方有成群结队的腐化怪物,那是异界位面常有的怪现象。倒不是说必须消灭它们才能保护奥瑞亚,但在异界图鉴里把这些堕落的东西清理掉,至少能让我们更安全一点儿。

任务额外信息顺带一提,我限制了出入这份地图的权限。你只能一个人进出。我们可受不了有什么怪东西跟你一块儿出来!所以小心点。

任务额外信息还有件事:有人在给地图装置捣乱,让它不能在世界之间产生稳定的通道。我们只能在通道消失之前打个时间差,所以你进去之后得速战速决。

任务额外信息记住,世界之间的通道很脆弱。不过另一头的生物多半就是让它不稳定的根源。每宰一个,你就应该可以在那边多待一阵。不过要是通道过于虚弱,我们就得把它关掉。

任务额外信息更棘手的是, 如此强大的腐化之力, 让我只能短暂维持进入这片区域的连接通道. 但是如果你想在里面停留更长的时间, 就在里面找找梅希尔长石吧. 这种石头比永恒帝国还要古老, 甚至存在于瓦尔文明之前, 是我所知的唯一能够抑制腐化力量的东西.

任务额外信息地图装置似乎在另一端发现了一张命运卡,就连这里都能感受到能量波动。赶在其他对手之前找到那张卡。他们肯定在找它。

任务额外信息这个地图里有一个来自瓦尔克拉斯的怪东西。我非常清楚这绝不是我和过去的同伴留下的。去把它找出来,行吗?我不想再半路杀出来个像你这样热心的冒险家。

任务额外信息我们的麻烦看来还不够多,居然真有什么东西打算在这份地图上扯个洞出来。你得阻止它,不然我们的麻烦会没完没了。

任务额外信息我要送你去的地方正在发生一些奇怪的地震。我开始只觉得那是当地的特殊情况,不过……我在脚下听到有东西在动。流放者,不管是什么搞出来地震,都劳驾你把它干掉。

任务额外信息异界位面总是会涌现出各种各样的异常现象,吸引傻瓜去送死。我马上要送你去的地方就有这么个异常现象,那是一长串致命陷阱。我吃不准那里面有什么,但我可不想让消灭裂界者的那伙人抢了先。

任务额外信息我在这份地图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祭坛。一般我不会留意这种东西,可要是我过去的朋友也发现它,那保准搞出大新闻。你得先下手为强,不能让他们得手。

任务额外信息一群妖魔打算释放一个怪物,那种东西一般来自遥远异界。我很担心它们到底打算放个什么怪物出来。你得去让那玩意儿别闹出幺蛾子。

任务额外信息我想方设法找到了一批宝贝来帮咱们的忙。那活儿倒不怎么费事。不过接下来费事的活儿得你去干:赶在心怀鬼胎的家伙前面把它保护好。先到先得,东西都归你。

任务额外信息异界位面有许多奇怪现象,最近一个是镜像版的瓦尔克拉斯。我在那儿碰到了好几队人马,要是放任不管,我们两边都得吃不了兜着走。我要你去把他们干掉。

任务额外信息下一份地图里有一些特别强大的敌人,好在……地图不会跑。我可不喜欢被人捷足先登。要是你在那里遇到危险,呵,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任务额外信息成群结队的魔物让我意外撞见了一个反常现象。它很强大,也很危险,根本不该出现在这份地图上。劳您的架去给它挪挪地方。

任务额外信息这份地图上有些让人费解的东西,还跟我的人打过几回照面。他们大概是从哪个未知世界过来的排头兵。我强烈建议你别让他们有机会在异界位面站稳脚跟。

任务额外信息你一定觉得我是个傻瓜,居然花了这么久才明白裂界屠杀者们有多疯,不过……你不知道我们过去面对过什么。来吧,我准备给你放一段战斗回忆,看看他们是怎么对付裂界者的守卫的。也许这样你就能明白我的困惑了。

任务额外信息流放者,你知道自己的对手有多厉害吗?这很重要。三言两语没法说清裂界屠杀者们有多危险。所以我想办法还原了一场他们过去经历的试炼。这样你就能搞清楚他们有多强。我复制了一份被他们征服的地图,他们曾经在那里跟我老爸交手,而我老爸就是塑界者。

任务额外信息实在太奇怪了,这份地图里有个古怪的石碑,任何人都能看出来它是来自瓦尔克拉斯的。更怪的是,它周围还真有一群瓦尔克拉斯人,除了……算了吧,说出来没人信。所以我才要你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任务额外信息我老爸是被神主维纳留斯拉进异界位面的。相信你还记得那个“失踪”的家伙有多阴险。不过嘛,我发现他并不只是失踪了……他死在了异界位面,支离破碎的灵魂散落在异界各处作怪。你可以亲自去看,不过……小心点。

任务额外信息我在异界图鉴里找到了一个……独特的地点。哪怕按照异界位面的标准,那地方都古怪得很。我希望你去调查一下。那里可能没什么东西,可多做了解也无妨。

任务额外信息也许我们的确打败了裂界者,可不管它背后的主子是谁,那都在这里留下了痕迹。小心那些腐坏的东西。它还残留在这份地图上,散发着危险,千万提高警惕。

任务额外信息还有,虽然我老爸已经不在了,但有些地图上还留下了他的残影。我不知道它们会以什么样子出现,但还是请留神。

任务额外信息我不知道这是我过去那帮朋友干的,还单纯只是异界位面本身的反应,不过这份地图有怪物作乱,我要它们消失。

与札娜对话如果我发现需要帮忙探察的地方, 一定会通知你的.
幽静, 舒适, 坚固. . . 外面的世界哪里有这样的地方?

所以, 你决定使用这个藏身处了是吗?


尼克我非常清楚发疯是怎么回事,知道吗,尼克绝对就是下一个疯子。异界图鉴会对你温水煮青蛙,根本不会给你回过神来的机会。尼克不一样,他似乎知道自己的症状,也知道自己大概会怎么样,甚至还知道原因。可他却仍然义无反顾,居然还带着憧憬。

流放者,我要是你,肯定会对他留点神。

伊恩哈尔跟我过去相处的许多人都比伊恩哈尔糟得多。他是个怪人,不过他的所作所为不是为了自娱自乐,还真是为了大家好。哦,他老是给我捎带根本不能吃的肉,还吵得要命,总是把方圆十里的怪物都引过来。但你总能相信他肯定会为任何朋友两肋插刀。

我真不想吃他给我的肉。

阿尔瓦我很担心那姑娘……她应该还没搞清楚自己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我以前挺像她,既固执又冲动,只想往前冲,结果只会惹麻烦。阿尔瓦完全没弄明白自己到底捡了个什么宝贝。

娜瓦莉要不是娜瓦莉对瓦尔克拉斯的预言准得吓人,我肯定会把她跟异界位面里的疯子们归为一类。以我的经验,给你算命的家伙不是脑子少根弦,就是骗子。

我想知道她有什么目的……她说自己是辛格拉的使者,那为什么大多数慈悲为怀的神祇把世界搅得一团糟,死神却反其道而行……

我觉得琼不怎么相信我。哪怕我们在聊天,她也会心不在焉,敷衍了事,一副随时要走的样子。我还发现她有时候会瞪着我。我挺理解她过去的遭遇,明白她为什么疑神疑鬼,不过……我们必须争取每一个朋友,需要大家开诚布公!

我要怎么才能跟争取她呢?

赫莲娜放在以前,我绝不会相信赫莲娜这类人。乌旗守卫的训练跟洗脑没什么区别,还很难扳回来。不过我现在明白信不信一个人不要看他的过去,而是看他的现在。

现在的赫莲娜足以证明她是个值得信赖的朋友。

裂界屠杀者我太傻了,还以为能把我们永远封起来。只要总有人一时兴起,就终究有一天会找到我们。

流放者,我认识你,也知道你的所作所为。我知道你很强,足以屠杀神祇!可跟异界位面的其他流放者比起来……还差得远呢。

不过,必须阻止他们。我们的时间很紧,还一定要抢在他们回过神来,发现有这么个办法返回瓦尔克拉斯之前。他们一直在想办法回来。

我已经在着手寻找那些隐藏在不同世界之间的祭坛,就像这个一样。我很担心其它祭坛被他们用来逃亡。所以必须得想办法阻止他们。

我知道你挺能干,但我还是要冒昧问一句,这活儿你有本事干吗?

他们已经找到了好几个这种通道。我不太清楚被他们藏在了哪里,不过要是你能找得到,就能把我们传送过去。我会在你藏身处里等着。

搜索异界图鉴我拿不准那些流放者到底躲哪儿了,但肯定在异界位面躲得够深,足以避开我们。我建议你再加把劲去寻找他们。

奇拉克巴兰说过他有个哥哥,在很远的地方服役,是个标准的军人。我倒是挺想奇拉克把巴兰救回来,可他似乎已经无可救药了。没准他们俩都是。

地图前阵子我跟你说过,这些地图就是混合了科学、奇术、还有想象力的完美结晶,我只消想出一个目的地,就能变出一个通道来。

我以为它们是碰巧出现的天堂,可结果它们更像是机关上的诱饵,下面是个巨坑。设下机关的家伙可能已经归了天,但陷阱还全都在。

探索异界图鉴在我最开始探索异界图鉴的时候,我觉得每一步发现都是在揭开存在本质的奥秘。可现在,我开始怀疑这是不是搞反了。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异界图鉴在盯着我看。它在观察我,给我抛出诱饵,让我越陷越深。随着我的探索越来越深入,这个想法在我脑子里就越来越强烈。

圣战者巴兰跟过去许多忠于圣堂教条的人一样,巴兰对他过去那帮兄弟鄙视极了。我们都痛恨多米纳斯,所以才成了朋友。我们经常聊到夜深,讨论科学和灵性之间的……交集和冲突。

那时候,我比较赞同维利塔妮娅的世俗观,认为人应该主动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过巴兰信仰坚定,觉得还是把赏善罚恶留给神明裁断为好。真是个不管教团烂成啥样,都虔诚信神的好教徒。当然啦,他疯了之后就谈不上敬神了,天天对他的神大吵大闹,还直呼其名。我的团队逐渐减员后,他开始指责他们脱队的动机。我们最后一战分道扬镳的时候,他还骂我是黑暗恶魔派来把他带偏的妖精……

然后就剩我一个了。

圣战者巴兰奇拉克说他查明了一座流放者要塞的位置。看来他们必须得把要塞锚定在一个已有位置上,这样一来,要过去就挺容易了。

我制作了一份地图,应该能送你过去。多加小心。这些流放者厉害极了。

圣战者巴兰奇拉克发现了另一座要塞,所以我给你制作了另一份地图。祝你好运。我们都指望着你呢。

救赎者维利塔妮娅我刚认识维利塔妮娅的时候,觉得她这个人有点矛盾。一方面沉默寡言,无欲无求,另一方面又强迫自己按照她当着篝火宣扬的那套人道主义精神救死扶伤。甭管是穷鬼、倒霉蛋、流浪汉、嗑药的,还是奴隶都得到过她的接济。事实上,她就是因为这份善心被流放的……她救济了许多遭虐待的马拉克斯人和卡鲁人,惹毛了奥瑞亚的当权派。

在异界探险的时候,维利塔妮娅的善心就变得非常宝贵。多亏了她,我们才能靠有限的资源取得巨大的进展,帮我们避免了无谓的冲突,节约力气花在该用的方向上。她总能预先发现不利的情况,帮我们摆脱困境。

然而跟其他人一样,她的善心很快在异界位面变了质,大发慈悲的维利塔妮娅变成了我见过的人里最吹毛求疵的一个。除了狄洛克斯,她谁也不待见。所以狄洛克斯没了之后,她马上就退出了。我们上回见面的时候,她还骂我把异界图鉴当成大麻,用来逃避对老爸的思念。所以说,你该知道我根本不想再看到她。

救赎者维利塔妮娅奇拉克发现了另一座要塞,所以我给你制作了另一份地图。祝你好运。我们都指望着你呢。

督军狄洛克斯我见识过许多战斗,流放者,不过我从没在战场上见过有谁比狄洛克斯更自信。别看他不是我们的领队,可指挥作战都靠他。狄洛克斯总在战斗途中作出天马行空的决定,还都能出奇制胜。每次我们身处险境,感到胜利无望的时候,他都会带着春风般的热情给我们打气。

可是渐渐地,他就不再给我们出主意了,而是把心思都花在突然蹦出来的美梦中,笑容也开始走样了。他完全沉迷了,妄想在异界位面里给自己开疆扩土。他对维利塔妮娅摆臭脸,跟我们也疏远了。一心只想着按他的想法给异界位面立一套规矩。他的妄想会害了我们全部,而我最不能忍的就是这个。

我把团队带走的时候,他根本没发现,要不就是根本不关心。

督军狄洛克斯奇拉克发现了另一座要塞,所以我给你制作了另一份地图。祝你好运。我们都指望着你呢。

猎人阿尔赫兹敏要是你也想跟我们一样在异界位面待很久,那寻常求生术根本不够用,必须炉火纯青才行。在那个反复无常的地方,这个要求难上天。然而阿尔赫兹敏却像鱼儿见了水一样得心应手。他总能从深不见底的迷宫里把我们救出来,次数多得我都记不清。还总能让我们预先发现危险的野兽。

不过我最该夸奖的是他的脑瓜,因为他总想拿出最好的成绩。如果狄洛克斯能猎回来两头熊,那他一定会猎回来三头。在战斗中,他一定是打得最漂亮,也是最狠的那一个,还特喜欢在我们面前表现。

他喜欢打磨自己的技术,这用来对付裂界者很有用。结果不知不觉当中,这种喜爱把他整个人都掏空了。他太喜欢逞强了,同时又对落后于人怕得要命。他对我一直都很好,哪怕疯了都还是,不过像狄洛克斯这样训练有素的战士就极其伤害了他的自尊……他们之间注定翻脸。我们趁夜深人静的时候逃走了,不过我很怀疑能不能逃出他的手掌心。他就躲在异界里观察着我们,等待出手的机会……

猎人阿尔赫兹敏奇拉克发现了另一座要塞,所以我给你制作了另一份地图。祝你好运。我们都指望着你呢。

诸界觉者希鲁斯天哪……希鲁斯居然还活着?老天,我还以为他死了呢!我们封印裂界者的时候,他明明挨了那么猛烈的爆炸能量。他居然还能活?

希鲁斯是我召集的流放者领队。他既聪明又坚决,在去异界位面之前就独树一帜。而且……我们关系挺亲。看到他跟裂界者同归于尽的时候,我伤心透了,还差点把别人看成了他。可要是他们现在知道他还活着的话……

我特别害怕希鲁斯疯得比其他人还厉害,要么就是跟其他人一样疯。我们得找到他,阻止他。既然其他人都在找路出去,那他肯定也一样。

诸界觉者希鲁斯真不敢相信,其他人居然隐瞒了希鲁斯的下落……他们居然一直都是希鲁斯的棋子!听着,你可一定要准备好,那绝对是一场恶战。他一直留在异界之心养精蓄锐,变得越来越强。我搞定了一份地图,能把你送过去。

流放者,一定要小心。我不想再失去朋友了。

科研部最开始,我探索异界图鉴是为了找回我对老爸已经生疏的记忆。我没想过还能离他那么近。不过现在我已经没有多少心思放在这上面了……

现在想起来,我当初的想法太乐观了,还想着拿它……造福全人类。我想既然有数不完的世界,那就肯定有用不完的资源,住不完的空间。

可我现在才懂了,这一切都有昂贵的代价。只要你待在那里,就会被难以言喻的疯狂吃干抹尽。它在那里虎视眈眈,还完全躲不开。它会刺激你的欲望,给你投其所好,一点点勾引你……我只能拼命不让自己像朋友们那样堕落下去……

我们的工作非常重要,但也很危险。拜托了,要是你突然觉得自己脑子开始不清醒,千万跟我说一声。

藏身处很抱歉,也许我的话有点重,但只要踏进异界位面,你就有可能危害全人类。

我叫札娜,不久前我带了一帮你这样的流放者进了异界位面。我们的任务事关重大,是驱赶一个叫裂界者的怪物,让它永远碰不到我们的世界。我招募的流放者个个都是好手,这趟差事太难了。不过我们成功了。我们打败了裂界者。虽然我们没能救出……反正是成功了。

我觉得大功告成,可是……我的英雄们总想着……再来一遍。他们反复踏进异界,不断清扫世界。他们不是为了拯救奥瑞亚,也不是为了探索,就只是……杀戮。

异界位面会改变人的思想。起初我还觉得那是裂界者干的好事,不过现在……我发现主谋是异界本身。我敢肯定。

不过那些流放者现在太强了……我只能把出路毁了。我把我们封印了起来,等待死亡上门。

不过嘛,等来的反而是你。

地图装置奇拉克组装的地图装置跟维纳留斯强迫我老爸造的很像。我的聪明老爸肯定能从这里找到几处可以优化的地方。不过我也可以用相同的办法来强化。虽然没什么大不了,但它能让你从每张地图上找到更多东西。

巴兰的守望石巴兰逃跑的时候留下了一块石头。它表面上像古灵宝石,但实际上肯定不一样。

裂界者没有被我们杀掉。那玩意儿恐怕杀不死。我们只能用我老爸设计的装置把它封起来。那个装置本来是用来保存老爸残存的记忆用的。把那恶魔封印的时候,我老爸的部分回忆跑了出来,还有无数其它被裂界者祸害的牺牲品。它们混在了一起,完全分不清。

这种石头就是裂界者的牺牲品花了千百亿年才形成的浓缩结晶,还吸收了异界图鉴的能量。拿着它就等于拿上了成千上万条人命,让混合了声音、图像和情感的尖叫冲上你的大脑。

巴兰多半不知道自己拿的是什么宝贝,但他应该知道怎么用它。这种石头厉害极了。我得用上全部意志才能躲开它。我不愿意让这种石头害你,但我们还是可以用它来对付裂界屠杀者。

守望石每一个守望石里都有海量信息,那都是最早探索异界的人留下的。那些流放者既然想躲着我们,那他们肯定会逃向更深处的领地,再掩盖自己的行踪。不过那些行踪全都记录在这些石头里。

我知道异界位面有些地方可以用这种石头揭示他们的行踪。给我看看你在异界图鉴里打算探索哪里,我就能用这种石头揭示那些隐藏的地方。不过要小心,守望石会强化附近的任何东西,还肯定会把我们的敌人引出来。

腐化我过去一直觉得腐坏只是瓦尔克拉斯才有的罕见现象,不过只消往异界图鉴里那些世界随便一瞥,就能看到好些差不多的东西早就在那里存在了,真是毛骨悚然极了。

所以到底是瓦尔克拉斯才有罕见的腐坏,还是缺乏腐坏本身才是个罕见现象?与其哀叹这片挨千刀的土地,我们还不如数数没有腐坏的地方还剩几个。

奥瑞亚我是跟最早一批幸存的船队一起回到奥瑞亚的。我当时挺振奋,觉得终于可以发挥一技之长造福大众了。我们在重建时期发现了一个黄金装置,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我老爸的。

一开始,我曾希望它在重建工作中帮上忙,可当我们发现裂界者之后,才明白过来这个装置其实是在帮倒忙。于是我秘密召集了一个流放者团队,他们都是在瓦尔克拉斯历练下来的好手,想方设法把裂界者封起来。后来我们成功了,我简直……难以形容那种解脱的感觉。然而……

异界图鉴太危险了。它会对你的身心同时下手。跟它相比,瓦尔克拉斯就是头温顺的小绵羊。我的朋友们在这趟历险中遭到了致命感染,那种力量的诱惑终于让他们彻底丧失了辨别现实的能力。

迟早有一天,我也会跟他们一样。

奥瑞亚My home... Our home... It's... it's just... gone. After everything it has been through, I still thought Oriath could recover, could become the place I always hoped it would be...

Now...? Now it's just ash. There's not even enough rubble left for us to scavenge through.

Sirus, why did you have to--...?

I'm sorry, Exile. I should be happy. I should be thanking you for your help. I should be focused on the future. But I don't even know where to begin. Oriath, and the people who were in it, are scattered to the wind. We'll just... keep going, I suppose. What else can we do? Perhaps we can settle here... Stay in one place for a change.

But at least you're done now, right, Exile? You'll leave the Atlas alone... right?

要塞迁移真糟糕,我们弄丢了一座流放者要塞的位置。你得重新开始找了。奇拉克肯定能帮忙。

要塞已占据我有些好消息,也有些坏消息。我们放置的那些守望石被一名裂界屠杀者拿走了。好消息是奇拉克可以根据这个找到他的下落。坏消息嘛,不打一架他是不会把石头让出来的。

工艺我利用你追逐那些流放者的功夫,把地图装置修补了一番。我给它加了几个新功能。等我设置好了,你马上就能用。不过你得给我点试剂。

裂界者这一刻终于来临了,不是吗?裂界者即将到来。我们的旅程走到了终点,流放者。我们会获得成功吗?还是说远方只有死亡和腐败在等待着我们?但愿你做好了准备,我的朋友。我们得制服那个生物,宇宙魔方才能起作用。祝你好运,我们应该不会再见了……能够与你并肩作战是我的荣幸。

塑界者我终于理解了……这个异界图鉴,这些异界……他们的本质其实类似于西奥波利斯大剧院中上演的戏剧,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世界。它们不过是为潜藏在幕布后的事物准备的伪装。

这个地方……这里是裂界者世界的中央枢纽,这里就是他的狩猎场的原型……我们现在离裂界者诞生的虚空只差一步,然而我父亲却选择永远地留在这里。他的行为确实令人费解。难道他觉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不过,就像船长不会经常前往船只内部,或许裂界者也很少来这里。据我推测,他应该忙着在图鉴上的其他场所觅食才对……

流放者,我来准备我父亲的记忆。你去勘察一下这个地方,找到我的父亲,但你要小心,天知道这台邪恶的机器的角落里藏着什么怪物。

初次见面很抱歉,也许我的话有点重,但只要踏进异界位面,你就有可能危害全人类。

我叫札娜,不久前我带了一帮你这样的流放者进了异界位面。我们的任务事关重大,是驱赶一个叫裂界者的怪物,让它永远碰不到我们的世界。我招募的流放者个个都是好手,这趟差事太难了。不过我们成功了。我们打败了裂界者。虽然我们没能救出……反正是成功了。

我觉得大功告成,可是……我的英雄们总想着……再来一遍。他们反复踏进异界,不断清扫世界。他们不是为了拯救奥瑞亚,也不是为了探索,就只是……杀戮。

异界位面会改变人的思想。起初我还觉得那是裂界者干的好事,不过现在……我发现主谋是异界本身。我敢肯定。

不过那些流放者现在太强了……我只能把出路毁了。我把我们封印了起来,等待死亡上门。

不过嘛,等来的反而是你。

初次见面你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好事吗!?本来没人可以回来的。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存在!你这蠢货害了所有人!

我们得谈谈,但这里不安全。跟我穿过这个传送门。

塑界者他暂时被你赶了过去,但没有那些记忆碎片,他就永远无法逃离这个精神囚笼,流放者,请你再陪我一段。我父亲不该遭此厄运。我们应该让他安息。

裂界者我们成功了……结束了……终于结束了。无论我的父亲在哪里,我都能感应到他。他终于获得了安息……谢谢你,流放者。宇宙魔方!它起作用了!我一刻都没有怀疑过!只是……裂界者和腐蚀……虽然我们将它们驱逐了出去,但这次遭遇还是……让我产生了变化。我可以感觉到那生物,在两个世界的夹缝之间骚动不安。它十分绝望。它饥饿难耐。它……想方设法打算回来。我想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别想睡个安稳觉了。我得确保大家做好准备,以防它卷土重来。也许我可以把腐蚀监视者重新组织起来,让他们保卫我们的世界……异界图鉴这个地方属于裂界者。对它继续进行研究可以让我们进一步了解腐蚀的本质。如果你愿意,可以和我一切探索这些世界。也许你还可以在这里做出自己的贡献。裂界者的受害者,那些孩子们……数量一定成千上万。他们徘徊在这些土地上,扭曲、腐败,孤身一人,说不定还在担惊受怕。和我的父亲一样,他们渴望能够摆脱这种折磨。杀掉他们,反而会让他们获得解脱。而你可以用这种方法拯救他们,我的朋友。现在我得走了。我要为自己的下一次远征做好准备。

失落的回忆抱歉流放者,那段回忆消散了,我们行动得不够快。
啊...我们行动得太慢了,没能保住那段回忆...至少维纳留斯也没能得到它。


__反应__有趣...这里似乎有更多关于那段回忆的部分。我们得继续找!
我想这也许不是故事的全部...让咱们继续找找看。
这里还有更多关于那段回忆的部分,我知道它们在这里。也许我们能在什么地方找到剩下的部分。



__反应__怪物...用这样的孩子...永恒帝国真的很残酷。

__反应__出于恐惧而做出的一个决定就造成了如此严重的后果。我想知道,如果那个研究人员说出来,对于奇塔弗的崇拜会不会在摧毁奥瑞亚之前就停止了呢?

__反应__流放者。如果你发现我被困在那样的网里...求求你给我个痛快。

__反应__我从未直接见过他,但我想我知道这是谁的回忆。这是赫莲娜说的那个人:艾米尔。我相信他现在和阿兹莫里住在一起。

__反应__多么残忍和狡猾,战争确实暴露了人类最坏的一面,不是吗。这个回忆很明显是属于某个不幸的卡鲁人的。


__反应__你知道我对那段回忆最不安的是什么吗,流放者?周围的人都没有去帮助可怜的德鲁斯,连一个手指头都没有动一下。

__反应__这太令人激动了,流放者!就好像真的看到另一个人的内心,我能感受到他的心跳。为什么他的回忆如此强烈?这个维多里奥好像只是刚刚才离开这个屋子一样,我还能感受到他在这里。

__反应__呃,我脖子感觉好僵硬。那是你吗,流放者?那段回忆里的人就是你,虽然穿得破烂得多!

__反应__呃,这个极度自私的人的如此卑鄙,他的想法让我感到恶心和肮脏。是...玛拉凯吗?那个带来大灾难的怪物?我是不是刚刚重温了那一刻?

__反应__看到这个,真是...让人非常不舒服。

__反应__我看见她了,流放者...我看到瓦尔的女王了!她的尊容实在太可怕了...

__反应__那是莫薇儿么?那个可怜的女人。原来在她恐怖的外表之下,还残留着那个曾经活着的女人。多么可怕的诅咒。

__反应__人类似乎相信这个世界中一直都有公正这种东西存在。这些人为此付出了生命。

__反应__看了这么多之后,这一个最让我感觉熟悉。

__反应__你很清楚圣堂教团的正义是多么的微不足道。我希望你至少可以为你自己辩护。

__反应__流放者!就在那一刻,维纳留斯决定他生命的意义就是争夺权力。也就在那一刻,像我父亲这样的人注定要完蛋了。

__反应__基于奥瑞亚的现状,我真担心我们会重蹈覆辙。至少我们可以把维纳留斯排除在回忆之外。

__反应__嗯,这段回忆似乎太古老了,不可能属于维纳留斯。

__反应__哈!我们知道结局是什么,不是吗?

__反应__混蛋...那个混蛋!你觉得他明白他对我们做了什么吗?不...我不敢相信有人会故意那样做。

__反应__我希望我能告诉你他想起来了什么,流放者。看来这些回忆似乎也有其局限性。

__反应__所以这就是信仰的感觉...我对宗教并不陌生,但我从未真正相信圣堂教团教给我们的东西。毫无疑问,我对生活的了解十分浅薄。我必须说,我理解这种诱惑。

__反应__他们吃...天啊,流放者...!我感到反胃。

__反应__我的感受如此...如此强壮!我觉得我就要崩溃了,我没法摆脱这种感觉。多么可怕的感觉!这是禁灵之狱的典狱长吗?

__反应__很难相信,但是那时萨恩的永恒之灵们比现在奥瑞亚的那些人还要腐败。有时候我觉得不管有没有大灾变,帝国都注定要毁灭。

__反应__一个检察官身边人的回忆。多么激动人心啊!我敢打赌肯定有很多历史学家会对这样的发现感兴趣。

__反应__这难道是...?流放者,这听起来就像是那个捕猎我父亲的存在。但是...这段回忆非常非常老了。这怎么可能?

__反应__最可怕的是,我敢肯定这已经是父母能对孩子做的最仁慈的事了。

__反应__多么可怕...我不知道那些孩子后来怎么样了。也许不知道反而比较好。

__反应__我们收集了很多回忆,流放者。现在可能是访问回忆枢纽的好时机。也许我们可以把那条毒蛇维纳留斯从他躲藏的地方引出来...

__反应__我想...我想这是一段来自维纳留斯的回忆。多么恐怖啊。为什么他会想要加入那样的组织?

__反应__那是一段相当残酷的回忆。你知道,我从来不敢问她,但那是琼·哑风吗?

__反应__上帝啊,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所感受到的恐惧。我希望我再也不会有这种感觉了!

__反应__流放者,一个没有大脑的鬼魂为什么会有回忆?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太多东西有待发现。

__反应__我从来不知道荒山竟会如此美丽。

__反应__在那些年,如此多的书都被瓦尔克拉斯的灾祸毁掉了。我希望有一天我能用新的知识帮助重建奥瑞亚的图书馆。

__反应__只是奉命行事...懦弱的小——!多少人失去生命,只是因为没有人站出来为他们说话?他们不会自己想想吗?

__反应__她跳下去了,流放者。我能感受到她在下落。她的痛苦是如此强烈...

__反应__啊,我宁愿我的生活如此平淡...

__反应__看来统治者之殿的矿井在所有人都被疏散之前就被封锁了。多么可怕的命运啊...

__反应__在历史的某个地方,某个古老的宗教遗失了他们的传统。或许这就是每一种宗教最终都会经历的旅程...

__反应__呃,我不知道这是谁的回忆,不过可以肯定的说你不应该去吃你不认识的蘑菇。

__反应__终于,有一段让我不想缩在角落里哭的回忆了!

__反应__面对死亡总是令人烦恼的,不是吗?我相信维纳留斯不会像拥有这段回忆的人那样谦逊。

__反应__那是小时候的威纳留斯吗?我想可能是...这个社会和他小时候比没有什么变化。

__反应__年轻的维纳留斯,天真而无助。要是他一直那样就好了。一个人在一生中可以改变多少,一直让我感到惊讶。

__反应__这肯定就是那个神主的回忆。事实上,我想这个就发生在他和我父亲说话的不久之前!

__反应__并不是所有的回忆都是关于厄运和沮丧的,流放者。这很值得记住。

__反应__关于这段回忆,最让人沮丧的是,它是多么的平淡无奇。很难说这是谁的回忆。当然不是维纳留斯的,但如果那个法官是他的话,我也不会太惊讶。

__反应__这肯定是一个永恒帝国的奴隶...,也许是一个艾兹麦,但是石头下面的筋肉?那会是什么?

__反应__罗斯?会不会是...不可能,这太巧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忍不住想知道...

__反应__事实证明,即使我们周围的世界已经是一片狼藉,情况也可能会变得更糟。

__反应__很难对那样的男人感到同情,又绝望又疯狂。

__反应__这就是神主获得权力的时刻。我记得看到孤儿院的烟...那是在我父亲失踪后不久。

__反应__根据我们现在对神的了解,我想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说,诸神从未仁慈过。

__反应__流放者,这是谁?他怎么会有地图装置的碎片?这些碎片就是后来交给我父亲的吗?

__反应__呃,真让我感觉恶心。即使在那段回忆中,我也能感觉到玛拉凯的存在像抓着小手指一样缠绕着我的意识。

__反应__有些时候,流放者,我真希望那些回忆不是那么鲜活。有时候我真不想知道回忆中的味道。

__反应__我感到我的身体被劈成了两半。剧痛!这是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这个回忆一定属于那个叛徒恩德。出于某种原因,我一直认为这是一个传说...但显然不是。

__反应__呃,多么可怕的死法,流放者,如果什么时候你发现我陷入那种境地,你知道该做什么,对吧?

__反应__多么可怕...这是萨恩的创始者们!这可不算一个好的开始。

__反应__啊...我之前从来没有过迷路的感觉...我不喜欢这滋味。我想我更喜欢知道自己站在什么地方。

维纳留斯我不能...我不..

.流放者,你知道吗?不,你当然不知道了。我想就连维纳留斯都不知道他是谁,何况你呢?但是现在他知道了,看上去他也许也已经想起很多其他的事来了,

如果维纳留斯能改写回忆,他可以把危险的思想灌输给易受伤害的人。我们需要在他做手脚之前找到那些回忆。别担心,你不是独自做这个事,咱们是一个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