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停止 Ad Blocker 以支持我们的网站.

工艺工作台 /20

ID词缀RequireItemClassesUnlock
札娜该区域物品掉落数量提高 1%地图, 地图碎片等级 1
札娜该区域物品掉落数量提高 2%地图, 地图碎片等级 3
札娜该区域物品掉落数量提高 3%地图, 地图碎片等级 5
札娜该区域物品掉落数量提高 4%地图, 地图碎片等级 7
札娜该区域物品掉落数量提高 5%地图, 地图碎片等级 9
札娜该区域物品掉落数量提高 6%地图, 地图碎片等级 11
札娜该区域物品掉落数量提高 7%地图, 地图碎片等级 13
札娜该区域物品掉落数量提高 8%地图, 地图碎片等级 15
札娜天佑勇者3x 混沌石地图等级 5
札娜转换同阶图(1-10阶)1x 混沌石地图等级 5
札娜塑界(1-5阶)2x 混沌石地图等级 10
札娜塑界(1-10阶)6x 混沌石地图等级 14
札娜裂界(1-15级)15x 混沌石地图等级 16
札娜map_set_league_category [13]
区域内会出现额外 3 个【军团】
2x 混沌石地图等级 2
札娜该区域可能会出现深渊
该区域会出现 1 个额外深渊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24]
2x 混沌石地图等级 4
札娜该区域会出现 3 个额外的保险箱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7]
3x 混沌石地图等级 6
札娜魔法怪物群皆有血族属性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12]
该区域会出现 3 个额外的魔法怪物群
3x 混沌石地图等级 9
札娜该区域会出现 5 群额外怪物,每群都有 1 个稀有怪
稀有怪有特别属性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6]
4x 混沌石地图等级 12
札娜该区域内可能会出现裂隙
该区域会出现额外 2 个裂隙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21]
4x 混沌石地图等级 15
札娜该区域会出现【神秘的先驱者】
该区域会出现 2 个额外先驱者
map_set_league_category [23]
4x 混沌石地图等级 16

札娜 /211

Title名字
初次见面很少有人能够在那里生存.你必须具备非常杰出的生存技巧….和非常好的运气…我希望你拥有前者.

你不该来这里, 流放者. 这里非常危险, 一不小心你就会尸骨无存. 但是你既然来了, 就帮我一把吧.

这里有些奇怪的东西, 在那些地图里. 就好像, 在不停地变换他们自身一样.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但这真的存在着. 我需要找到这些地图背后扰动的原因. 希望你能帮上忙吧, 我不希望你和之前我找的几位帮手一样, 不是发了疯, 就是失踪了.
地图装置这台地图装置是工程学和奇术学的结晶. 真是太了不起了. 只要给出特定的坐标, 它就能把你带到……呃, 说实话, 我觉得你还是亲身体验一下更好. 虽然你有许多危险的敌人, 但你本身的实力够硬, 不过, 或许还不够硬?

取出地图, 把它放在这台装置里吧. 我们另一头见.
异界图鉴我有样东西要给你看一下.

我花了很长时间来探索这些地图, 虽然它们看起来毫无关联, 但是我最终发现了他们之间的一丝可以遵循的规律.

我们探索的地图越多, 我们就越能发现这些规律和背后的原理.

这就是异界图鉴, 我们可以用它来画出一条冒险的路径.
隐藏的建筑师这些异界,与我记忆中的模样相去甚远。它们变得更为黑暗,更为……背离它们的原始形态。

我认为这一切并不是巧合,而是……有人幕后操纵所致。每个徘徊在此处的阴影都拥有一定的目的性。

这些异界的成因让我辗转难眠。我们必须找到这黑暗的源头,在它将魔爪伸到现实世界前消灭它。
隐藏的建筑师这些异界,与我记忆中的模样相去甚远。它们变得更为黑暗,更为……背离它们的原始形态。

我认为这一切并不是巧合,而是……有人幕后操纵所致。每个徘徊在此处的阴影都拥有一定的目的性。

这些异界的成因让我辗转难眠。我们必须找到这黑暗的源头,在它将魔爪伸到现实世界前消灭它。
隐藏的建筑师我其实并没有完全跟你说实话……我怀疑过父亲跟这一切是有关的,现在这份记忆碎片更是证明了他曾以一种我未曾预料到的形式参与到了其中……抱歉对你隐瞒真相。因为我担心你如果知道真相,就会拒绝与我一同进入梦魇世界……

总而言之,我依旧需要你的帮助。虽然我的记忆依旧很模糊,但这次我会把知道的事全都告诉你。在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和父亲……分开了。别人告诉我他在异界图鉴关闭时一去不复返,而害怕异界图鉴的人们将图鉴拆成了碎片。自那以后我便开始寻找图鉴的零件,试图修好这台机器。数年前,我成功了。虽然我们现在找到了他,但我觉得这其中必有蹊跷……我的父亲是一位善良祥和的人。他是一个好人,一个充满人性的存在。而不是你……刚才看到的那种怪物!

请你带上这件物品,这是我在探索时找到的。希望它能帮到你……如果你愿意继续协助我,我保证为你准备相应的报酬。
塑界者我们在地图中碰到的那个生物,他似乎在……塑造事物,或许他就是我们在寻觅的那个幕后黑手。

流放者,那个生物有那么一丝不对劲,但我又说不上是哪……算了,这个“塑界者”肯定拥有我们想要的答案。

继续探索吧,再次找到这个神秘人然后质问他,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知道他创造这些世界的目的。
腐化守望者相信你跟我一样已经察觉到了,流放者,你、我、我父亲……并不是首批踏足这个世界的人。这里四处都是被裂界者所害的人留下的痕迹,以及首批挺身与之对抗的人留下的记录和文件。

腐化守望者,我认为我们可以从他们的经验中学到许多东西。在你忙着对付那一波波涌来的恶煞时,我花时间在父亲的研究所探索了一番,想看看他有没有收集到有关那些“守望者”的资料。尽管我没有找到任何直接从守望者的时代流传到现代的物品,但确实找到了有关这个组织的详尽记录。

守望者的建成缘于一位无名神祗在一位阿兹莫里母亲上下达的启示,他告诉了他们裂界者的存在。这位在数月前痛失爱子的母亲一直在寻找复仇的对象。而这位神祗便推了她一把。他是出于同情这么做呢?还是出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阴暗心理?
记忆吞噬者那个怪物……好像一直在以我父亲的记忆为食。如果他已经将它们吞噬殆尽,那我父亲现在很有可能……已经成为了一具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除非……假如我们能找到这些记忆碎片,那我们或许就有机会让他恢复神志,从这梦魇中解放。

然而,这另外一个生物却让事态复杂了起来……连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不过我感觉它似曾相识,就像被我忘却的噩梦一样。我只记得一丝压倒性的恐惧感……

无论它是什么事物,我们都必须阻止它。导致周围区域腐化的罪魁祸首应该就是它。如果腐化的进程……蔓延到奥瑞亚或是瓦尔克拉斯……不,我们必须防止这一情况的出现。
记忆吞噬者这样……这样应该就够了。如果有什么东西能唤醒他的记忆,那只能是他是如何沦落到如此地步的故事了。谢谢你帮我找到这些,流放者,相信你一定费了许多周折吧。

我们现在必须将它们植入到我父亲的意识中。对了这个给你。这是我在研究这个世界时发现的,你就把它当成是我给你的报酬好了。
塑界者一切都是那么模糊……我父亲曾经是残忍而恶毒的圣堂教宗维纳瑞斯的首席院士。维纳瑞斯试图凭借瓦尔克拉斯废墟中出土的异教遗物来控制这这个世界,他认为它们能够助他扶摇直上。

因此我父亲才会被迫替他研究这个地图设备,维纳瑞斯的目的的将它用作武器。我父亲的确发现了值得注意的事,这不用我说你应该也明白。但他并没有将这份力量拱手让出,恰恰相反,他的行为确保了这份力量不会落入恶人之手,但也为此搭上了他的自由和……我的童年。
裂界者看来我父亲是在这个“裂界者”尚未重获自由的时候遇见他的。他最后的几篇日记提及了这个怪物,也记录了他的发现。不过这些发现并不多,而且大多是从腐化守望者的研究资料中挖掘出的二手传说。

不过有个概念却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日记中。裂界者本身其实并不是统率万物的王者。他在为一个更高的存在效劳……或者说,一个更大的目的……我也不是很确定。记录中的说法很笼统:我父亲和守望者都说裂界者是“无中生有”,还是“毁灭的预兆。”他们还提到裂界者拥有一种腐化和摧毁一切事物的邪恶欲望……或许这一切和我们在异界中看到的那些腐败的真菌有着某种联系……
裂界之难我最近一直在研究裂界者和守望者之间的战斗。他们真的是一群了不起的英雄,竟然能从如此可怕的恶魔手中幸存下来。

这些守望者,他们都……为人父母。裂界者似乎偏爱年幼的猎物。因此这些男男女女为了给自己的孩子复仇才组成了守望者,他们甚至一度成功封印了裂界者……然而裂界者在二十年前还是挣脱了束缚,所以奥瑞亚的贵族家庭中的孩童才会屡屡失踪。

万一那些孩子还在此处,在这个世界中呢?那个扭曲、邪恶的怪物可能依旧在舔食他们所剩无几的美好回忆……我们必须了却他们的苦难。
塑界者的虚空守卫流放者,是时候行动了。我们必须救出我的父亲。他脑海中的记忆在一次重创的影响下消失了。因此,恐怕让他恢复记忆的唯一办法就是给予他同等的重创。

我在探查过这些异界后确认我的父亲就位于异界图鉴的正中央,但正如我所料,他的身边有四个怪物在把守。而我自然是无力对抗那四个怪物呢。如果你能前去消灭这四个威胁,那我们或许就能接触到我父亲,开始我们的小“行动”。
塑界者的创世之境父亲的周围没人了。但接下来的环节也有危险,流放者。我父亲虽然善良,但他生性固执。如果他保留了那份固执,那恢复他的记忆很可能难如登天。

我们必须进入这个异界图鉴中央的暗影国度,然后打晕我那陷入疯狂的父亲。只有这样他的意识才有可能通过这些碎片回忆起一切。
藏身处别觉得惊讶: 我已经用地图记下了你【藏身处】的坐标. 其实, 我们真的非常适合成为盟友进行更深一层的合作.

我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来放置地图装置, 然后安心绘制和整理各个区域的地图. 不过你也可以用这个仪器来闯荡不同的异界地图. 你觉得怎么样?
记忆之书我父亲的记忆就像秋叶一般散落在这个地方。他们很有可能是他留给我的最后的礼物。我已经把它们保存在研究所的记忆之书中了。这样一来,就算我们最终功亏一篑,我至少也能保住他留下的最后的记录。你有空可以去看看。
研究我的父亲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他也曾作为研究者在奥瑞亚工作过。那还是在允许大家研究圣殿教义之外的内容之时。遗憾的是,他已经去世了。

但是他的研究依然还在, 藏在我们家的阁楼里。我偷偷拿出了所有我能读懂的东西。我读到了如今已身葬埋骨堂的教会圣殿先驱的事迹,我读到了圣殿教义中的漏洞和他们的无知。我读到了父亲许许多多其他的研究成果。我不断的读着它们,反复的记忆它们。因为这是我和我父亲之间最后的纽带。

他的研究可能仅仅是他宣泄的渠道。但是我想要认真的在这之上继续研究,尤其是他曾经提到过了许多关于异界地图的理论。
腐化我父亲在他记录中反复引用了其他研究者的成果。其中最常出现的就是认为环境能改变生物形态的异端信仰。而在瓦尔克拉斯,这一理论已经被腐化的野兽、人类和死尸反复验证过了。

通过我的地图设备,我们看到了类似……或者说更糟糕的事物。这里存在着某种邪恶力量。我一度认为图鉴内的腐化现象是被瓦尔拉斯特传染所致,但万一事实正好相反呢?万一腐化异界的根源其实身在此处……外界的腐化是受其影响所致呢?所以这项研究非常重要。
邀请至藏身处优秀的人总会做出理智的决定. 其实, 我们还可以再邀请一两个志同道合的伙伴加入, 不过请张大眼睛仔细选择.

并不是所有流放者都和你我一样, 拥有雪亮的双眼和睿智的思维的.
递送记忆碎片II这是我父亲的记忆碎片!原来他在那时候就受到异界图鉴的感召了。这是你的报酬,请收下……
递送记忆碎片III你又找到一块碎片!啊,原来这梦境世界曾像妖妇一样诱惑过他……哦对——我差点忘了,这是给你的,流放者。
递送记忆碎片IV新的碎片!这个暗影究竟是什么东西?现实世界中应该不存在这样的东西吧?谢谢你,流放者——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你收下
递送记忆碎片V这块碎片是……我想起来了!我曾经目睹过他被自己的作品吞噬的景象……请你收下这个,不要被这个地方压垮了心智。
递送记忆碎片VI新的记忆碎片!这个暗影会不会就是我们看到的那个生物?这是你的报酬,好了,我们继续搜寻吧!
递送记忆碎片VII我记得碎片中的事件。当时低声呜咽的他把我抱得是那么紧,我还以为我的骨头要断了……哦对,这个是给你的,辛苦了。
递送记忆碎片VIII啊,又有新的记忆碎片了。艾米尔叔叔。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不过有你在的话,或许我们很快就能知道了?
递送记忆碎片IX他肯定会觉得这样的记忆还是忘掉为好吧。啊,连我都忍不住起鸡皮疙瘩了……请你收下这个,继续搜寻吧!
递送记忆碎片X从这记忆看来,莫非希望还没破灭?父亲的发明到底是?哦对,这是你的报酬。
递送记忆碎片XI又是一份悲伤的记忆。维纳瑞斯是一个残忍且心胸狭隘的主子。这是奖励你完成任务的礼物。
递送记忆碎片XII新的记忆碎片!我记得这些东西,它们就像是画布上的半成品绘画一样……来,这是你的报酬,我们得继续搜寻了。
递送记忆碎片XIII新的碎片……那个混蛋……这是你应得的,流放者,让我们赶紧结束这一切吧,我不想再回忆这种事了。
递送记忆碎片XIV这份记忆很重要,我的心灵可能是为了自我保护把这一切……这是你的报酬,希望你能善用它。
递送记忆碎片XV这样……这样应该就够了。如果有什么东西能唤醒他的记忆,那只能是他是如何沦落到如此地步的故事了。谢谢你帮我找到这些,流放者,相信你一定费了许多周折吧。

我们现在必须将它们植入到我父亲的意识中。对了这个给你。这是我在研究这个世界时发现的,你就把它当成是我给你的报酬好了。
地图奖励干得漂亮,流放者,来,拿上一个。它会帮助我们们继续追踪那个存在。
地图奖励我们必须继续对他施加压力。这应该会有帮助。
地图奖励只要他继续跑,我们就会继续追。拿着这个,小心点。
地图奖励他往异界图鉴里撤退得更深了。我们必须继续追赶!明智地使用这个。
初次见面你不该来这里, 流放者. 这里非常危险, 一不小心你就会尸骨无存. 但是你既然来了, 就帮我一把吧.

这里有些奇怪的东西, 在那些地图里. 就好像, 在不停地变换他们自身一样.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但这真的存在着. 我需要找到这些地图背后扰动的原因. 希望你能帮上忙吧, 我不希望你和之前我找的几位帮手一样, 不是发了疯, 就是失踪了.
初次见面我们还有好多工作要做. 谁知道我们消失在虚空之前还有多久的时间呢. 赶快干活吧.
奖赏流放者, 谢谢你. 不论腐化之源是不是潜藏在其中, 至少你为我收集了很多有用的线索.

我们还有很多可以谈的, 到永恒实验室找我吧. 请记得, 不是只有我需要你的协助, 这块大陆的所有人都需要你.
与札娜对话你没办法搞定吗? 看来我只好亲自走一趟了, 总之还是谢了.
有空的时候别忘了来找我, 说不定哪一天好运就会撞上你的.
与札娜对话别气馁, 流放者, 广袤的瓦尔克拉斯最不缺少的就是机会.
与札娜对话我现在很忙, 之后再和你聊聊.
初次见面见到你真好, 流放者. 有个地方需要你帮忙探查, 准备好探险了吗?
奖赏很好! 看来清理的不错, 我看看能找出什么线索.

还有, 下次到永恒实验室的时候, 和我谈谈吧, 我会尽力准备适合你探索的异界地图.
初次见面流放者, 想一头栽进充满无限可能的未知世界吗?
想到荒野走一趟吗?
见到你真好, 流放者. 有个地方需要你帮忙探查, 准备好探险了吗?
初次见面如果你想要探险的话, 我倒是知道一些适合你的地方.
流放者, 想一头栽进充满无限可能的未知世界吗?
想到荒野走一趟吗?
见到你真好, 流放者. 有个地方需要你帮忙探查, 准备好探险了吗?
奖赏流放者, 瓦尔克拉斯总是会带给我们惊奇!
与札娜对话流放者, 耐心非常重要: 我需要一点时间来处理最近探察的结果.
我知道时间很宝贵, 但像无头苍蝇似的乱闯只会浪费宝贵的精力, 耐心等待吧.
如果我发现需要帮忙探察的地方, 一定会通知你的.
在瓦尔克拉斯, 心急如焚和一心求死没什么本质区别.
奖赏这个地方真是充满了各种危险, 可惜一点都难不倒你.
每次的行动都会让我们更接近罪恶的源头.
每当我们踏过一片区域的时候, 我们就越能看清事实的真相.
你是我遇到过的最出色的探险家.
任务额外信息我需要你帮忙进入一片奇异的区域, 那里含有一些充满奇术能量的磁石, 这些磁石对我的地图装置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需要你帮找到这些磁石并激活他们. 剩下交给我就可以了.
任务额外信息地图设备上有一片区域对异界图鉴造成了持续性的干扰,弄的我无法集中注意力寻找更大的威胁。虽然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我很确定这片区域很危险。你的战斗能力显然要强于我,所以我需要你去那儿勘察一番。
任务额外信息我刚发现了一个特殊的区域, 里面藏有一张神秘地图. 我的地图装置侦测到了地图碎片的存在, 但却无法指出它的精确位置. 我希望你能找到那张地图, 在其他弱小的流放者进入那张神秘地图之前找到它, 我不想看到那些菜鸟们进入地图所指示的区域, 最后白白陨落在里面.
任务额外信息我刚发现了一个特殊的区域, 里面藏有一些强力的神器, 其中一件具备了神奇的奇术能量, 如果落入坏人的手里, 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请确保在任何人之前, 找到这件神器吧.
任务额外信息我刚刚发现了一片连我也从未见过的神秘区域. 那里的腐化力量超乎寻常的强大. 那里一定非常接近浩劫的真相了. 我需要你去那里尽可能的搜集情报, 但必须小心, 那片区域现在极度不稳定, 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 一定要在你出发之前, 做好充足的准备.
任务额外信息我刚发现了一个神秘的区域, 可能会找到一些非常有用的情报. 不幸的是, 我不是唯一对那地方有兴趣的人. 有一小群流放者先我一步抵达了了那里, 而他们的动机并不像我一样慷慨纯净.

找到这些流放者, 然后让他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吧, 只有这样, 他们才不会阻碍到我们的救世计划.
任务额外信息我之前发现了一个充满了腐化气息的区域, 到处都是蓬勃生长繁衍的致命腐化生物. 说实在的, 我根本无法战胜那些腐化生物, 更不用说调查这个区域, 找到腐化的根源了, 不过, 如果是你的话. . . 应该可以替我清光那个区域吧.
任务额外信息更棘手的是, 你只有一次机会. 传送门相当不稳定, 无法重新开启. 千万别死啊! 我可不想害死你.
任务额外信息更棘手的是, 如此强大的腐化之力, 让我只能短暂维持进入这片区域的连接通道. 立即进入, 完成任务, 然后尽快离开!
任务额外信息更棘手的是, 如此强大的腐化之力, 让我只能短暂维持进入这片区域的连接通道. 但是如果你想在里面停留更长的时间, 就必须不停地削弱这片土地上腐化生物们的数量, 腐化的力量越弱小, 你能停留的时间就越多.
任务额外信息更棘手的是, 如此强大的腐化之力, 让我只能短暂维持进入这片区域的连接通道. 但是如果你想在里面停留更长的时间, 就在里面找找梅希尔长石吧. 这种石头比永恒帝国还要古老, 甚至存在于瓦尔文明之前, 是我所知的唯一能够抑制腐化力量的东西.
任务额外信息我的地图装置似乎在另一端感受到了命运卡的能量波动! 找到那张命运卡并把它带回来!
任务额外信息一些黑暗的力量进入了这片领地. 这和我以前追踪的那些力量不同, 他好像非常的古老, 并且充满血腥, 我需要你帮忙看下那到底是什么.
任务额外信息我在准备派你前去勘察的地方发现了某种奇怪的事物存在的迹象。地图的边界似乎在弱化。好像有东西试图打破屏障,闯入这个世界。请你去调查一下,发现了危险的东西就排除掉。
任务额外信息听上去可能很奇怪,但我在传送门附近的区域检测到了地震活动的迹象。我怀疑是这个世界的源头导致的新现象。请你去调查一下,解决掉可能的威胁。
任务额外信息我通过地图装置发现了一些好玩的东西. 看上去这片区域被危险的陷阱所守护, 我希望你去看看那里到底有些什么.
任务额外信息在接下来要进入的区域里有一个奇怪的祭坛. 我不知道它有什么作用, 但我真的对它很好奇.
任务额外信息我发现了一些强大到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恶魔. 我需要你帮忙清理掉他们, 千万要小心在他们死亡的时候可能会召唤更强大的同类.
任务额外信息我找到了一些可能会帮到我们的古老宝箱. 现在需要你来完成最难的部分: 一路杀过去并开启这些宝箱. 对了, 你有权利拿走里面的任何东西.
任务额外信息我在这次小行动成功前,其实雇过一批佣兵去那儿帮我调查来着。长话短说,他们……没能回来。潜藏在那里的东西控制了他们,如今他们变成了我们的敌人。我想请你把他们悉数歼灭,防止他们破坏我们的劳动成果。
任务额外信息之前我在收集数据的时候发现水晶中似乎囚禁着某个强大的存在。当然,我并不觉得这是对异界产生影响的主要因素,但它确实释放着奇特的能量。我想请你去调查一下,如果那个存在对我们有敌意,呃,你懂的。
任务额外信息我需要你帮我干掉一个强大的恶魔。他正在侵略这个异界并四处屠杀生灵,虽然我不是很确定,但我觉得他和那个披着斗篷的身影可能有关系。
任务额外信息我在准备派你前去勘察的地方发现了奇怪的东西。我本来打算忽略掉它,但我又收到了更多的信号……有可能是那个东西请来的援兵。它有可能是某种先驱,如果放着不管可能妨碍到我们,所以我想请你解决掉它。
任务额外信息我想请你帮我清理一下这片区域. 然后我才能专心的调查这片土地上遗留下来的腐化痕迹.
任务额外信息你要小心了。你去的地方正是那个“裂界者”的地盘。他在那头的强大力量连我都感觉得出,因此你一定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千万不要跟我父亲一样沦为他的食粮。
任务额外信息还有一件事:你要去的区域处于塑界者的完全掌控之下。因此你有可能遭遇他创造出来的怪物,请你保持警惕,完成任务,平安归来。
地图装置这台地图装置是工程学和奇术学的结晶. 真是太了不起了. 只要给出特定的坐标, 它就能把你带到……呃, 说实话, 我觉得你还是亲身体验一下更好. 虽然你有许多危险的敌人, 但你本身的实力够硬, 不过, 或许还不够硬?

取出地图, 把它放在这台装置里吧. 我们另一头见.
异界图鉴我有样东西要给你看一下.

我花了很长时间来探索这些地图, 虽然它们看起来毫无关联, 但是我最终发现了他们之间的一丝可以遵循的规律.

我们探索的地图越多, 我们就越能发现这些规律和背后的原理.

这就是异界图鉴, 我们可以用它来画出一条冒险的路径.
隐藏的建筑师这些异界,与我记忆中的模样相去甚远。它们变得更为黑暗,更为……背离它们的原始形态。

我认为这一切并不是巧合,而是……有人幕后操纵所致。每个徘徊在此处的阴影都拥有一定的目的性。

这些异界的成因让我辗转难眠。我们必须找到这黑暗的源头,在它将魔爪伸到现实世界前消灭它。
隐藏的建筑师这些异界,与我记忆中的模样相去甚远。它们变得更为黑暗,更为……背离它们的原始形态。

我认为这一切并不是巧合,而是……有人幕后操纵所致。每个徘徊在此处的阴影都拥有一定的目的性。

这些异界的成因让我辗转难眠。我们必须找到这黑暗的源头,在它将魔爪伸到现实世界前消灭它。
隐藏的建筑师我其实并没有完全跟你说实话……我怀疑过父亲跟这一切是有关的,现在这份记忆碎片更是证明了他曾以一种我未曾预料到的形式参与到了其中……抱歉对你隐瞒真相。因为我担心你如果知道真相,就会拒绝与我一同进入梦魇世界……

总而言之,我依旧需要你的帮助。虽然我的记忆依旧很模糊,但这次我会把知道的事全都告诉你。在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和父亲……分开了。别人告诉我他在异界图鉴关闭时一去不复返,而害怕异界图鉴的人们将图鉴拆成了碎片。自那以后我便开始寻找图鉴的零件,试图修好这台机器。数年前,我成功了。虽然我们现在找到了他,但我觉得这其中必有蹊跷……我的父亲是一位善良祥和的人。他是一个好人,一个充满人性的存在。而不是你……刚才看到的那种怪物!

请你带上这件物品,这是我在探索时找到的。希望它能帮到你……如果你愿意继续协助我,我保证为你准备相应的报酬。
塑界者我们在地图中碰到的那个生物,他似乎在……塑造事物,或许他就是我们在寻觅的那个幕后黑手。

流放者,那个生物有那么一丝不对劲,但我又说不上是哪……算了,这个“塑界者”肯定拥有我们想要的答案。

继续探索吧,再次找到这个神秘人然后质问他,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知道他创造这些世界的目的。
腐化守望者相信你跟我一样已经察觉到了,流放者,你、我、我父亲……并不是首批踏足这个世界的人。这里四处都是被裂界者所害的人留下的痕迹,以及首批挺身与之对抗的人留下的记录和文件。

腐化守望者,我认为我们可以从他们的经验中学到许多东西。在你忙着对付那一波波涌来的恶煞时,我花时间在父亲的研究所探索了一番,想看看他有没有收集到有关那些“守望者”的资料。尽管我没有找到任何直接从守望者的时代流传到现代的物品,但确实找到了有关这个组织的详尽记录。

守望者的建成缘于一位无名神祗在一位阿兹莫里母亲上下达的启示,他告诉了他们裂界者的存在。这位在数月前痛失爱子的母亲一直在寻找复仇的对象。而这位神祗便推了她一把。他是出于同情这么做呢?还是出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阴暗心理?
记忆吞噬者那个怪物……好像一直在以我父亲的记忆为食。如果他已经将它们吞噬殆尽,那我父亲现在很有可能……已经成为了一具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除非……假如我们能找到这些记忆碎片,那我们或许就有机会让他恢复神志,从这梦魇中解放。

然而,这另外一个生物却让事态复杂了起来……连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不过我感觉它似曾相识,就像被我忘却的噩梦一样。我只记得一丝压倒性的恐惧感……

无论它是什么事物,我们都必须阻止它。导致周围区域腐化的罪魁祸首应该就是它。如果腐化的进程……蔓延到奥瑞亚或是瓦尔克拉斯……不,我们必须防止这一情况的出现。
记忆吞噬者这样……这样应该就够了。如果有什么东西能唤醒他的记忆,那只能是他是如何沦落到如此地步的故事了。谢谢你帮我找到这些,流放者,相信你一定费了许多周折吧。

我们现在必须将它们植入到我父亲的意识中。对了这个给你。这是我在研究这个世界时发现的,你就把它当成是我给你的报酬好了。
塑界者一切都是那么模糊……我父亲曾经是残忍而恶毒的圣堂教宗维纳瑞斯的首席院士。维纳瑞斯试图凭借瓦尔克拉斯废墟中出土的异教遗物来控制这这个世界,他认为它们能够助他扶摇直上。

因此我父亲才会被迫替他研究这个地图设备,维纳瑞斯的目的的将它用作武器。我父亲的确发现了值得注意的事,这不用我说你应该也明白。但他并没有将这份力量拱手让出,恰恰相反,他的行为确保了这份力量不会落入恶人之手,但也为此搭上了他的自由和……我的童年。
裂界者看来我父亲是在这个“裂界者”尚未重获自由的时候遇见他的。他最后的几篇日记提及了这个怪物,也记录了他的发现。不过这些发现并不多,而且大多是从腐化守望者的研究资料中挖掘出的二手传说。

不过有个概念却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日记中。裂界者本身其实并不是统率万物的王者。他在为一个更高的存在效劳……或者说,一个更大的目的……我也不是很确定。记录中的说法很笼统:我父亲和守望者都说裂界者是“无中生有”,还是“毁灭的预兆。”他们还提到裂界者拥有一种腐化和摧毁一切事物的邪恶欲望……或许这一切和我们在异界中看到的那些腐败的真菌有着某种联系……
裂界之难我最近一直在研究裂界者和守望者之间的战斗。他们真的是一群了不起的英雄,竟然能从如此可怕的恶魔手中幸存下来。

这些守望者,他们都……为人父母。裂界者似乎偏爱年幼的猎物。因此这些男男女女为了给自己的孩子复仇才组成了守望者,他们甚至一度成功封印了裂界者……然而裂界者在二十年前还是挣脱了束缚,所以奥瑞亚的贵族家庭中的孩童才会屡屡失踪。

万一那些孩子还在此处,在这个世界中呢?那个扭曲、邪恶的怪物可能依旧在舔食他们所剩无几的美好回忆……我们必须了却他们的苦难。
塑界者的虚空守卫流放者,是时候行动了。我们必须救出我的父亲。他脑海中的记忆在一次重创的影响下消失了。因此,恐怕让他恢复记忆的唯一办法就是给予他同等的重创。

我在探查过这些异界后确认我的父亲就位于异界图鉴的正中央,但正如我所料,他的身边有四个怪物在把守。而我自然是无力对抗那四个怪物呢。如果你能前去消灭这四个威胁,那我们或许就能接触到我父亲,开始我们的小“行动”。
塑界者的创世之境父亲的周围没人了。但接下来的环节也有危险,流放者。我父亲虽然善良,但他生性固执。如果他保留了那份固执,那恢复他的记忆很可能难如登天。

我们必须进入这个异界图鉴中央的暗影国度,然后打晕我那陷入疯狂的父亲。只有这样他的意识才有可能通过这些碎片回忆起一切。
藏身处地图装置你不介意的话,我想把地图设备留在这儿。我在父亲的所有物中找到了它的设计图,花费了无数时间在上面。万一它在哪碰坏了,那我绝对没法原谅自己。当然,你可以随意使用它。而且,我觉得它放在这儿还挺好看的。
工艺玛拉凯在永恒实验室做出灵念装置不久后, 他便打造了这个可携式地图装置. 他的笔记上是这样写的. 虽然是缩小版, 但功能一样强大, 是精简而优雅的杰作.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长话短说吧, 你在灵念装置可使用的地图, 也可在我的地图装置使用. 玛拉凯称它为自己的缪思, 我称它为缪.
记忆之书我父亲的记忆就像秋叶一般散落在这个地方。他们很有可能是他留给我的最后的礼物。我已经把它们保存在研究所的记忆之书中了。这样一来,就算我们最终功亏一篑,我至少也能保住他留下的最后的记录。你有空可以去看看。
研究我的父亲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他也曾作为研究者在奥瑞亚工作过。那还是在允许大家研究圣殿教义之外的内容之时。遗憾的是,他已经去世了。

但是他的研究依然还在, 藏在我们家的阁楼里。我偷偷拿出了所有我能读懂的东西。我读到了如今已身葬埋骨堂的教会圣殿先驱的事迹,我读到了圣殿教义中的漏洞和他们的无知。我读到了父亲许许多多其他的研究成果。我不断的读着它们,反复的记忆它们。因为这是我和我父亲之间最后的纽带。

他的研究可能仅仅是他宣泄的渠道。但是我想要认真的在这之上继续研究,尤其是他曾经提到过了许多关于异界地图的理论。
腐化我父亲在他记录中反复引用了其他研究者的成果。其中最常出现的就是认为环境能改变生物形态的异端信仰。而在瓦尔克拉斯,这一理论已经被腐化的野兽、人类和死尸反复验证过了。

通过我的地图设备,我们看到了类似……或者说更糟糕的事物。这里存在着某种邪恶力量。我一度认为图鉴内的腐化现象是被瓦尔拉斯特传染所致,但万一事实正好相反呢?万一腐化异界的根源其实身在此处……外界的腐化是受其影响所致呢?所以这项研究非常重要。
与札娜对话如果我发现需要帮忙探察的地方, 一定会通知你的.
幽静, 舒适, 坚固. . . 外面的世界哪里有这样的地方?

所以, 你决定使用这个藏身处了是吗?
递送记忆碎片II这是我父亲的记忆碎片!原来他在那时候就受到异界图鉴的感召了。这是你的报酬,请收下……
递送记忆碎片III你又找到一块碎片!啊,原来这梦境世界曾像妖妇一样诱惑过他……哦对——我差点忘了,这是给你的,流放者。
递送记忆碎片IV新的碎片!这个暗影究竟是什么东西?现实世界中应该不存在这样的东西吧?谢谢你,流放者——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你收下
递送记忆碎片V这块碎片是……我想起来了!我曾经目睹过他被自己的作品吞噬的景象……请你收下这个,不要被这个地方压垮了心智。
递送记忆碎片VI新的记忆碎片!这个暗影会不会就是我们看到的那个生物?这是你的报酬,好了,我们继续搜寻吧!
递送记忆碎片VII我记得碎片中的事件。当时低声呜咽的他把我抱得是那么紧,我还以为我的骨头要断了……哦对,这个是给你的,辛苦了。
递送记忆碎片VIII啊,又有新的记忆碎片了。艾米尔叔叔。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不过有你在的话,或许我们很快就能知道了?
递送记忆碎片IX他肯定会觉得这样的记忆还是忘掉为好吧。啊,连我都忍不住起鸡皮疙瘩了……请你收下这个,继续搜寻吧!
递送记忆碎片X从这记忆看来,莫非希望还没破灭?父亲的发明到底是?哦对,这是你的报酬。
递送记忆碎片XI又是一份悲伤的记忆。维纳瑞斯是一个残忍且心胸狭隘的主子。这是奖励你完成任务的礼物。
递送记忆碎片XII新的记忆碎片!我记得这些东西,它们就像是画布上的半成品绘画一样……来,这是你的报酬,我们得继续搜寻了。
递送记忆碎片XIII新的碎片……那个混蛋……这是你应得的,流放者,让我们赶紧结束这一切吧,我不想再回忆这种事了。
递送记忆碎片XIV这份记忆很重要,我的心灵可能是为了自我保护把这一切……这是你的报酬,希望你能善用它。
递送记忆碎片XV这样……这样应该就够了。如果有什么东西能唤醒他的记忆,那只能是他是如何沦落到如此地步的故事了。谢谢你帮我找到这些,流放者,相信你一定费了许多周折吧。

我们现在必须将它们植入到我父亲的意识中。对了这个给你。这是我在研究这个世界时发现的,你就把它当成是我给你的报酬好了。
地图奖励干得漂亮,流放者,来,拿上一个。它会帮助我们们继续追踪那个存在。
地图奖励我们必须继续对他施加压力。这应该会有帮助。
地图奖励只要他继续跑,我们就会继续追。拿着这个,小心点。
地图奖励他往异界图鉴里撤退得更深了。我们必须继续追赶!明智地使用这个。
尼克我见过发疯的男男女女,但我从没见过像尼克这样的例子...我想那些矿石还有他使用的化合物已经影响了他的神智。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当这是你自己的行为的时候,还能称之为疯狂吗?

真丢人,我相信我们会遭遇许多地下的环境,而他的知识将是无价的,但是我不能拿我们的安全冒险。异界图鉴已经表现了影响心智的潜力...给尼克施加额外的压力可能会把他逼到崩溃的边缘。

伊恩哈尔当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我经常和邻居家的流浪猫玩耍,有一天它开始带老鼠给我。伊恩哈尔就是那样一只流浪猫。他是不是也试着喂你吃生肉?我实在不忍心告诉他那东西有多难吃。

他第一次递给我一大块生牛排时,我把它放在在火上烤,他说我“把最好的红色都毁了”。从那以后,我就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把东西藏起来。有时我打开一张地图把它扔进去。我知道这有多不靠谱,但是...伊恩哈尔是个好人。我不用看他面具下的脸就知道他的感情有多么深沉,我不忍心伤害他。

注意脚下,你可能会踩在我的烂木屑上面。

阿尔瓦作为一名探险家,我必须承认对阿尔瓦的钦佩。她的动机可能不像我那么仁慈,但你无法否认她的方法是有效果的。我想知道她的时间旅行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吗?我当然想!但我们也不知道我们通过异界图鉴旅行的后果是什么,我也不想打破我们之间还不那么牢靠的关系。

我当然希望她回望过去的收益,但我们也总是有办法从她的探索中受益。

娜瓦莉娜瓦莉的力量令人印象深刻,当然,但是它们也并非没有极限。她对未来事物的知识似乎只局限于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不管这个世界有多么广大都没问题。但是当涉及到异界图鉴的时候,她的预测就没那么可靠了。

我猜想这应该与她的力量源泉有关...她声称是卡鲁女神辛格拉赋予她的第二视觉,但自从众神回归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听到辛格拉的任何消息。娜瓦莉是被其他的什么存在欺骗了吗?又或者辛格拉一直在保持低调?又或者女神只是对我们不感兴趣,因为她还有自己的羊群要照料。

无论如何,一定要记住娜瓦莉是一个值得拥有的好朋友,和其他人一样,她有自己的计划,而她背后的“那一位”很可能给了她一份详细的日程表。

我曾经试着去了解琼,或许我了解到了一点,但我觉得她不喜欢我。每当我想和她说话时,她总是安静下来,转移视线。我见过她打架,所以我想她不是害羞的类型...而且我发现她经常盯着我看。长时间的注视,当你陷入沉思时你会做的那种

。我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得罪她的事。

无所谓,我会坚持到底的,我很肯定,只要再多一点独处的时间,我们很快就会成为朋友的。

赫莲娜我真希望我能说自己信任赫莲娜,但我见过太多神主的黑卫士突然翻脸了。他们所接受的训练和思想灌输没有给自己留下多少思考和判断的空间。

我不想让你觉得我不懂感恩,她为我们做了很多。但是如果我告诉你她在旁边时,我睡觉的枕头下面没有藏着一把刀,那我也是在说谎。

裂界者这一刻终于来临了,不是吗?裂界者即将到来。我们的旅程走到了终点,流放者。我们会获得成功吗?还是说远方只有死亡和腐败在等待着我们?但愿你做好了准备,我的朋友。我们得制服那个生物,宇宙魔方才能起作用。祝你好运,我们应该不会再见了……能够与你并肩作战是我的荣幸。
裂界者你的脚力还真是出众,流放者。很高兴你决定和我坚持到最后。瞧,看起来我的担心……成真了。遍布异界图鉴的腐蚀也出现在了这里。说不定我们在异界图鉴的活动削弱了这个世界和异界地图之间的屏障。没有父亲全力阻止,裂界者的真正主人腐蚀正在渐渐地渗透过来。我曾经向你保证,如果你帮我找到父亲,就会得到奖赏。这就是奖赏:是父亲秘密书房里的一样物品。请带着它和我一起走到最后。我们还可以携手实现更多的目标。
腐化没错。这就是那个可以拯救我们的设备,“宇宙魔方”。有了它,我们可以强迫裂界者离开异界,进入无形的抽象空间。唯一的缺点?那就是我们必须在异界图鉴的中央使用它。那里是裂界者世界的枢纽,隔阂最薄弱的地方。到时候就要靠你了,流放者。我要你把裂界者引到那里去。我会用这件武器把它从我们的世界中赶出去。不过父亲依然不知所踪,你只能随机应变。上一次战斗让他元气大伤,但考虑到他目前的疯狂状态,我怀疑他是不会放弃和裂界者对抗到底的。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一定要千万小心……
宇宙魔方现在我几乎把一切都想起来了,有关父亲对地图设备所做的一切研究。我记得他把自己锁了起来,一心钻研这件武器。在等待你的时候,我阅读了他为这件武器所写的笔记。这种科学技术……叫人相当地费解。就我所知,魔方一旦完成充能,就可以放出一道威力无穷的冲击波。假如打在裂界者的身上,就可以迫使它恢复进入我们这个世界之前的形态。按照父亲的说法,我们知道这种形态是无形的。简单来说,它没有肉身,无法在现实世界里存续。它只能被驱逐出去,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希望它从此无法卷土重来。就像我说得那样,希望很渺茫,但我相信父亲,而且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塑界者我终于理解了……这个异界图鉴,这些异界……他们的本质其实类似于西奥波利斯大剧院中上演的戏剧,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世界。它们不过是为潜藏在幕布后的事物准备的伪装。

这个地方……这里是裂界者世界的中央枢纽,这里就是他的狩猎场的原型……我们现在离裂界者诞生的虚空只差一步,然而我父亲却选择永远地留在这里。他的行为确实令人费解。难道他觉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不过,就像船长不会经常前往船只内部,或许裂界者也很少来这里。据我推测,他应该忙着在图鉴上的其他场所觅食才对……

流放者,我来准备我父亲的记忆。你去勘察一下这个地方,找到我的父亲,但你要小心,天知道这台邪恶的机器的角落里藏着什么怪物。
塑界者我终于理解了……这个异界图鉴,这些异界……他们的本质其实类似于西奥波利斯大剧院中上演的戏剧,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世界。它们不过是为潜藏在幕布后的事物准备的伪装。而我们这两个勇敢的探索者现在已经深入到了后台。前方有什么样的事物,还是说怪物在等待着我们呢?
圣堂教团实验室在奇塔弗摧毁这座城市前, 圣堂武僧曾在街道下方埋藏了不少好东西. 而其中最见不得光的, 就是他们的奇术研究记录. 我认为, 我们是时候扯开他们的遮羞布了. 圣堂教团实验室的入口就在这附近. 在我小时候, 我父亲就是从那个秘密入口把我偷偷带进去的. 他没法忍受跟我分别这么久……快去吧, 你必须看看那里面的东西.
流放者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成为流放者吗? 其实我的【罪行】非常单纯, 不过对神主这种人来说可说是大麻烦: 好奇心.

当时码头上搁着一艘拆解开来的旧船, 我父亲所拥有的其中一艘船. 船员在木造货仓发现一只老旧的箱子, 里面放着一张几百年历史的的地图, 而那个时代的奥瑞亚只有渔民和遭到流放的军人.

我打听到消息之后, 就把那张地图收了下来. 你知道里面告诉我们什么吗? 里面的瓦尔克拉斯跟他们公布的相差甚远, 瓦尔克拉斯远比我们想象得还要丰饶.

结果一位我父亲雇佣把我和那张地图都交给了圣堂教团. 很明显的, 他是神主安插的卧底. 那张美丽的地图在我面前化成了灰烬, 隔天我也登上了流放者的运送船.
奇塔弗干得漂亮. 老实说, 我以前还以为, 那些古神的传说都是圣堂武僧用来唬小孩的呢. 所以能除掉奇塔弗这种恶神, 真是太好了.

虽然大家现在都不怎么愉快, 但只要有那么一线希望, 我们就能从头再来. 过去的事, 无论是好是坏, 都不重要.
奥瑞亚我跟你一样,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瓦尔克拉斯的海岸上了。我看到了奇塔弗复活后撞向岩礁的奥瑞亚舰船。谁曾想到瓦尔克拉斯竟比我们的家园要安全呢?

我在听说奇塔弗覆灭后不久就回到了奥瑞亚。因为不允许我们住在这里的人已经死了,而一度让我身陷绝境的知识此时却成为了重建家园的最可靠的工具。

看来我并没有抱怨的资格。
重建这座岛屿上的优质宝石很稀少. 虽然瓦尔拉斯特大陆上倒是有不少, 但走船运实在是太慢了, 而且那些船只主要是用来救回幸存者的.

我倒是知道一个搜刮大量宝石, 甚至是其他稀有资源的办法. 不过我得确保这个办法足够安全.
初次见面我叫札娜, 但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 我也知道你干过什么事, 流放者. 要不是你, 我们俩都不会落到今天这地步……这种穷途末路的地步.
完成地图好好看看四周吧, 流放者. 这里已经不是奥瑞亚了, 甚至连瓦尔克拉斯都不是. 可以说, 这根本就不是我们的世界, 而是别的地方. 而我需要你的帮助.

这些地图中藏着某样事物, 某样……塑造着地图形态的事物. 我说不清那是什么, 但它的一举一动都对现实造成了冲击.

我知道, 这里看上去很眼熟, 但这里的生物——它们的行为却……有所不同. 它们变得更为好斗, 更为危险. 并且如果我们能在这里随意进出, 它们也迟早会模仿我们的行为, 从这里走出去.

我得在这侵蚀现象波及瓦尔克拉斯前, 找到它的源头, 为此我需要你的帮助. 这附近有个强大的存在. 你一定要击败他, 遏止他成长的势头, 然后在我们的世界中和我碰面. 我们还有许多事要讨论.
塑界者他暂时被你赶了过去,但没有那些记忆碎片,他就永远无法逃离这个精神囚笼,流放者,请你再陪我一段。我父亲不该遭此厄运。我们应该让他安息。
塑界者他脑中有关我的记忆……消失了。被那堕落的生物给吞噬了!真是该死!我的父亲……再也不认识我了。至少……至少我和他最后说了一次话。他认得我。你当时看到了吗,流放者?他认得我的样子!如今他再度陷入了折磨。如果我们无法恢复他的记忆,那就必须把他从这座牢笼里解救出来。真不敢相信我居然会请求你这么做,但是我们一定要击败裂界者。也许只有它消失了,父亲才能放下一切,最终得到安息。
塑界者之钥你发现了什么,流放者?啊!是他在奥瑞亚私人书房的钥匙!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书房里一定有某种可以阻止“裂界者”的武器。而我们必须阻止它。我知道我已经对你提出了许多过分的要求,但是这个生物,我们都亲眼见到它对异界地图造成了怎样的影响。它传播的腐蚀……还有从受害者身上诞生出来的东西。假如腐蚀感染了异界地图,所有的世界都会沦陷在那致命的孢子之下。而我相信这正是它的打算!我们要暂时分别,回到费欧普罗斯调查这条线索。求求你,如果你还有一丝良知尚存,那就做好准备,然后去那里找我。我们要开始组织进攻了。
塑界者之钥你发现了什么,流放者?啊!是他在奥瑞亚私人书房的钥匙!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书房里一定有某种可以阻止“裂界者”的武器。而我们必须阻止它。我知道我已经对你提出了许多过分的要求,但是这个生物,我们都亲眼见到它对异界地图造成了怎样的影响。它传播的腐蚀……还有从受害者身上诞生出来的东西。假如腐蚀感染了异界地图,所有的世界都会沦陷在那致命的孢子之下。而我相信这正是它的打算!我们要暂时分别,回到费欧普罗斯调查这条线索。求求你,如果你还有一丝良知尚存,那就做好准备,然后去那里找我。我们要开始组织进攻了。
塑界者他脑中有关我的记忆……消失了。被那堕落的生物给吞噬了!真是该死!我的父亲……再也不认识我了。至少……至少我和他最后说了一次话。他认得我。你当时看到了吗,流放者?他认得我的样子!如今他再度陷入了折磨。如果我们无法恢复他的记忆,那就必须把他从这座牢笼里解救出来。真不敢相信我居然会请求你这么做,但是我们一定要击败裂界者。也许只有它消失了,父亲才能放下一切,最终得到安息。
塑界者他脑中有关我的记忆……消失了。被那堕落的生物给吞噬了!真是该死!我的父亲……再也不认识我了。至少……至少我和他最后说了一次话。他认得我。你当时看到了吗,流放者?他认得我的样子!如今他再度陷入了折磨。如果我们无法恢复他的记忆,那就必须把他从这座牢笼里解救出来。真不敢相信我居然会请求你这么做,但是我们一定要击败裂界者。也许只有它消失了,父亲才能放下一切,最终得到安息。
裂界者我们成功了……结束了……终于结束了。无论我的父亲在哪里,我都能感应到他。他终于获得了安息……谢谢你,流放者。宇宙魔方!它起作用了!我一刻都没有怀疑过!只是……裂界者和腐蚀……虽然我们将它们驱逐了出去,但这次遭遇还是……让我产生了变化。我可以感觉到那生物,在两个世界的夹缝之间骚动不安。它十分绝望。它饥饿难耐。它……想方设法打算回来。我想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别想睡个安稳觉了。我得确保大家做好准备,以防它卷土重来。也许我可以把腐蚀监视者重新组织起来,让他们保卫我们的世界……异界图鉴这个地方属于裂界者。对它继续进行研究可以让我们进一步了解腐蚀的本质。如果你愿意,可以和我一切探索这些世界。也许你还可以在这里做出自己的贡献。裂界者的受害者,那些孩子们……数量一定成千上万。他们徘徊在这些土地上,扭曲、腐败,孤身一人,说不定还在担惊受怕。和我的父亲一样,他们渴望能够摆脱这种折磨。杀掉他们,反而会让他们获得解脱。而你可以用这种方法拯救他们,我的朋友。现在我得走了。我要为自己的下一次远征做好准备。
裂界者我们成功了……结束了……终于结束了。无论我的父亲在哪里,我都能感应到他。他终于获得了安息……谢谢你,流放者。宇宙魔方!它起作用了!我一刻都没有怀疑过!只是……裂界者和腐蚀……虽然我们将它们驱逐了出去,但这次遭遇还是……让我产生了变化。我可以感觉到那生物,在两个世界的夹缝之间骚动不安。它十分绝望。它饥饿难耐。它……想方设法打算回来。我想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别想睡个安稳觉了。我得确保大家做好准备,以防它卷土重来。也许我可以把腐蚀监视者重新组织起来,让他们保卫我们的世界……异界图鉴这个地方属于裂界者。对它继续进行研究可以让我们进一步了解腐蚀的本质。如果你愿意,可以和我一切探索这些世界。也许你还可以在这里做出自己的贡献。裂界者的受害者,那些孩子们……数量一定成千上万。他们徘徊在这些土地上,扭曲、腐败,孤身一人,说不定还在担惊受怕。和我的父亲一样,他们渴望能够摆脱这种折磨。杀掉他们,反而会让他们获得解脱。而你可以用这种方法拯救他们,我的朋友。现在我得走了。我要为自己的下一次远征做好准备。
失落的回忆抱歉流放者,那段回忆消散了,我们行动得不够快。
啊...我们行动得太慢了,没能保住那段回忆...至少维纳留斯也没能得到它。
__反应__有趣...这里似乎有更多关于那段回忆的部分。我们得继续找!
我想这也许不是故事的全部...让咱们继续找找看。
这里还有更多关于那段回忆的部分,我知道它们在这里。也许我们能在什么地方找到剩下的部分。
__反应__怪物...用这样的孩子...永恒帝国真的很残酷。
__反应__出于恐惧而做出的一个决定就造成了如此严重的后果。我想知道,如果那个研究人员说出来,对于奇塔弗的崇拜会不会在摧毁奥瑞亚之前就停止了呢?
__反应__流放者。如果你发现我被困在那样的网里...求求你给我个痛快。
__反应__我从未直接见过他,但我想我知道这是谁的回忆。这是赫莲娜说的那个人:艾米尔。我相信他现在和阿兹莫里住在一起。
__反应__多么残忍和狡猾,战争确实暴露了人类最坏的一面,不是吗。这个回忆很明显是属于某个不幸的卡鲁人的。

__反应__你知道我对那段回忆最不安的是什么吗,流放者?周围的人都没有去帮助可怜的德鲁斯,连一个手指头都没有动一下。
__反应__这太令人激动了,流放者!就好像真的看到另一个人的内心,我能感受到他的心跳。为什么他的回忆如此强烈?这个维多里奥好像只是刚刚才离开这个屋子一样,我还能感受到他在这里。
__反应__呃,我脖子感觉好僵硬。那是你吗,流放者?那段回忆里的人就是你,虽然穿得破烂得多!
__反应__呃,这个极度自私的人的如此卑鄙,他的想法让我感到恶心和肮脏。是...玛拉凯吗?那个带来大灾难的怪物?我是不是刚刚重温了那一刻?
__反应__看到这个,真是...让人非常不舒服。
__反应__我看见她了,流放者...我看到瓦尔的女王了!她的尊容实在太可怕了...
__反应__那是莫薇儿么?那个可怜的女人。原来在她恐怖的外表之下,还残留着那个曾经活着的女人。多么可怕的诅咒。
__反应__人类似乎相信这个世界中一直都有公正这种东西存在。这些人为此付出了生命。
__反应__看了这么多之后,这一个最让我感觉熟悉。
__反应__你很清楚圣堂教团的正义是多么的微不足道。我希望你至少可以为你自己辩护。
__反应__流放者!就在那一刻,维纳留斯决定他生命的意义就是争夺权力。也就在那一刻,像我父亲这样的人注定要完蛋了。
__反应__基于奥瑞亚的现状,我真担心我们会重蹈覆辙。至少我们可以把维纳留斯排除在回忆之外。
__反应__嗯,这段回忆似乎太古老了,不可能属于维纳留斯。
__反应__哈!我们知道结局是什么,不是吗?
__反应__混蛋...那个混蛋!你觉得他明白他对我们做了什么吗?不...我不敢相信有人会故意那样做。
__反应__我希望我能告诉你他想起来了什么,流放者。看来这些回忆似乎也有其局限性。
__反应__哈!我们知道结局是什么,不是吗?
__反应__所以这就是信仰的感觉...我对宗教并不陌生,但我从未真正相信圣堂教团教给我们的东西。毫无疑问,我对生活的了解十分浅薄。我必须说,我理解这种诱惑。
__反应__他们吃...天啊,流放者...!我感到反胃。
__反应__我的感受如此...如此强壮!我觉得我就要崩溃了,我没法摆脱这种感觉。多么可怕的感觉!这是禁灵之狱的典狱长吗?
__反应__很难相信,但是那时萨恩的永恒之灵们比现在奥瑞亚的那些人还要腐败。有时候我觉得不管有没有大灾变,帝国都注定要毁灭。
__反应__一个检察官身边人的回忆。多么激动人心啊!我敢打赌肯定有很多历史学家会对这样的发现感兴趣。
__反应__这难道是...?流放者,这听起来就像是那个捕猎我父亲的存在。但是...这段回忆非常非常老了。这怎么可能?
__反应__最可怕的是,我敢肯定这已经是父母能对孩子做的最仁慈的事了。
__反应__多么可怕...我不知道那些孩子后来怎么样了。也许不知道反而比较好。
__反应__我们收集了很多回忆,流放者。现在可能是访问回忆枢纽的好时机。也许我们可以把那条毒蛇维纳留斯从他躲藏的地方引出来...
__反应__我想...我想这是一段来自维纳留斯的回忆。多么恐怖啊。为什么他会想要加入那样的组织?
__反应__那是一段相当残酷的回忆。你知道,我从来不敢问她,但那是琼·哑风吗?
__反应__上帝啊,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所感受到的恐惧。我希望我再也不会有这种感觉了!
__反应__流放者,一个没有大脑的鬼魂为什么会有回忆?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太多东西有待发现。
__反应__我从来不知道荒山竟会如此美丽。
__反应__在那些年,如此多的书都被瓦尔克拉斯的灾祸毁掉了。我希望有一天我能用新的知识帮助重建奥瑞亚的图书馆。
__反应__只是奉命行事...懦弱的小——!多少人失去生命,只是因为没有人站出来为他们说话?他们不会自己想想吗?
__反应__她跳下去了,流放者。我能感受到她在下落。她的痛苦是如此强烈...
__反应__她跳下去了,流放者。我能感受到她在下落。她的痛苦是如此强烈...
__反应__啊,我宁愿我的生活如此平淡...
__反应__看来统治者之殿的矿井在所有人都被疏散之前就被封锁了。多么可怕的命运啊...
__反应__在历史的某个地方,某个古老的宗教遗失了他们的传统。或许这就是每一种宗教最终都会经历的旅程...
__反应__呃,我不知道这是谁的回忆,不过可以肯定的说你不应该去吃你不认识的蘑菇。
__反应__终于,有一段让我不想缩在角落里哭的回忆了!
__反应__面对死亡总是令人烦恼的,不是吗?我相信维纳留斯不会像拥有这段回忆的人那样谦逊。
__反应__那是小时候的威纳留斯吗?我想可能是...这个社会和他小时候比没有什么变化。
__反应__年轻的维纳留斯,天真而无助。要是他一直那样就好了。一个人在一生中可以改变多少,一直让我感到惊讶。
__反应__这肯定就是那个神主的回忆。事实上,我想这个就发生在他和我父亲说话的不久之前!
__反应__啊,我宁愿我的生活如此平淡...
__反应__并不是所有的回忆都是关于厄运和沮丧的,流放者。这很值得记住。
__反应__关于这段回忆,最让人沮丧的是,它是多么的平淡无奇。很难说这是谁的回忆。当然不是维纳留斯的,但如果那个法官是他的话,我也不会太惊讶。
__反应__这肯定是一个永恒帝国的奴隶...,也许是一个艾兹麦,但是石头下面的筋肉?那会是什么?
__反应__罗斯?会不会是...不可能,这太巧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忍不住想知道...
__反应__事实证明,即使我们周围的世界已经是一片狼藉,情况也可能会变得更糟。
__反应__很难对那样的男人感到同情,又绝望又疯狂。
__反应__这就是神主获得权力的时刻。我记得看到孤儿院的烟...那是在我父亲失踪后不久。
__反应__根据我们现在对神的了解,我想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说,诸神从未仁慈过。
__反应__流放者,这是谁?他怎么会有地图装置的碎片?这些碎片就是后来交给我父亲的吗?
__反应__呃,真让我感觉恶心。即使在那段回忆中,我也能感觉到玛拉凯的存在像抓着小手指一样缠绕着我的意识。
__反应__有些时候,流放者,我真希望那些回忆不是那么鲜活。有时候我真不想知道回忆中的味道。
__反应__我感到我的身体被劈成了两半。剧痛!这是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这个回忆一定属于那个叛徒恩德。出于某种原因,我一直认为这是一个传说...但显然不是。
__反应__流放者。如果你发现我被困在那样的网里...求求你给我个痛快。
__反应__呃,多么可怕的死法,流放者,如果什么时候你发现我陷入那种境地,你知道该做什么,对吧?
__反应__多么可怕...这是萨恩的创始者们!这可不算一个好的开始。
__反应__啊...我之前从来没有过迷路的感觉...我不喜欢这滋味。我想我更喜欢知道自己站在什么地方。
维纳留斯我不能...我不..

.流放者,你知道吗?不,你当然不知道了。我想就连维纳留斯都不知道他是谁,何况你呢?但是现在他知道了,看上去他也许也已经想起很多其他的事来了,

如果维纳留斯能改写回忆,他可以把危险的思想灌输给易受伤害的人。我们需要在他做手脚之前找到那些回忆。别担心,你不是独自做这个事,咱们是一个团队。

工艺工作台 /190

大师名字Master Level花费
札娜金银珠宝7150000
札娜旗帜7150000
札娜7150000
札娜大型木桶31740
札娜木箱31740
札娜长型木箱2860
札娜补给木箱43220
札娜综合补给木箱49530
札娜战死的奥瑞亚精英士兵43220
札娜战死的奥瑞亚士兵31740
札娜战死的奥瑞亚士兵31740
札娜战死的奥瑞亚士兵31740
札娜战死的奥瑞亚士兵612700
札娜死亡缎带22160
札娜死亡卫带35200
札娜死亡哨带35200
札娜烛台22160
札娜沙发椅522500
札娜餐椅522500
札娜书架522500
札娜书桌757000
札娜梳妆台31740
札娜矮柜49530
札娜神权之塔.鸟笼7150000
札娜破画31740
札娜镀金书架638000
札娜神庙椅子22160
札娜神庙隔板49530
札娜绘图桌522500
札娜吊灯638000
札娜神庙毯子35200
札娜华丽旗帜522500
札娜华丽盆子12300
札娜大型书堆1860
札娜长桌43220
札娜神庙凳子1860
札娜茶具612700
札娜镀金的工具板612700
札娜豪华座椅313800
札娜神庙沙发35200
札娜大沙发床6102000
札娜立灯49530
札娜镀金的凳子425300
札娜镀金的装饰物425300
札娜425300
札娜镀金的刺椅313800
札娜镀金的笼子313800
札娜镀金的架子313800
札娜镀金的峻铁之面560000
札娜镀金的铁箍22160
札娜7150000
札娜镀金的溺刑瓮757000
札娜乌旗守卫士兵营账49530
札娜乌旗守卫圆形营账7150000
札娜燃烧攻城铁球7150000
札娜黑瓮25760
札娜金瓮25760
札娜黄金拱门7150000
札娜小型鸟笼560000
札娜中型鸟笼7150000
札娜大型鸟笼7150000
札娜铜制粗链22160
札娜提取装置313800
札娜植物餐椅638000
札娜气派的椅子757000
札娜沙发638000
札娜餐桌7150000
札娜长型矮桌7150000
札娜半身金像425300
札娜黄金雕像425300
札娜中型黄金雕像560000
札娜大型黄金雕像7150000
札娜圣殿拱门560000
札娜黄金供奉雕像6150000
札娜金箱560000
札娜金色微光757000
札娜流放者的信7150000
札娜金条560000
札娜红地毯49530
札娜神庙支柱638000
札娜柱群7150000
札娜神庙桌子638000
札娜镀金的暴虐桌6102000
札娜柱子与旗子6102000
札娜神庙王座7150000
札娜装饰物: 沙道612700
札娜竞技场鲜花757000
札娜装饰物: 花瓶612700
札娜装饰物: 花瓶碎片57500
札娜细圆柱638000
札娜装饰物: 门框638000
札娜装饰物: 常见的墙面装饰522500
札娜装饰物: 分裂的木头31740
札娜装饰物: 栏杆柱43220
札娜迷宫玫瑰57500
札娜装饰物: 花园雕塑6102000
札娜装饰物: 圆形立柱6102000
札娜圣地雕像7150000
札娜冻结的树7150000
札娜青翠的树7150000
札娜奥瑞亚书本2860
札娜失序教院长凳35200
札娜失序教院半身像57500
札娜失序教院扶手椅313800
札娜审讯工具313800
札娜神主画像719000
札娜审讯椅49530
札娜正义雕像7150000
札娜阅读台522500
札娜失序教院长型矮桌35200
札娜咖啡桌49530
札娜庭院书架638000
札娜圣堂地毯43220
札娜失序教院书桌522500
札娜陪审台638000
札娜失序教院圆桌522500
札娜书写台522500
札娜烧毁的书籍57500
札娜烧毁的椅子57500
札娜烧毁的地毯57500
札娜烧毁的书架612700
札娜烧毁的书桌612700
札娜华丽的花盆638000
札娜花盆522500
札娜奥瑞亚雕像7150000
札娜浴室地毯522500
札娜浴室花砖6102000
札娜高塔拱门560000
札娜砖石拱门522500
札娜高塔碎块57500
札娜木质支架1860
札娜天空圣坛围墙757000
札娜天空圣坛大门757000
札娜天空圣坛花砖757000
札娜天空圣坛支柱757000
札娜天空圣坛圆石57500
札娜破碎木栅57500
札娜桥梁残骸43220
札娜灯柱43220
札娜召唤法阵425300
札娜破碎柱杆57500
札娜摇摇欲坠的箱子57500
札娜灵柩推车638000
札娜灵柩吊车7150000
札娜摇摇欲坠的墙体638000
札娜弧形玄关7150000
札娜教堂残骸612700
札娜教堂矮墙7150000
札娜教堂砖块57500
札娜舒服的椅子7150000
札娜带绳木板43220
札娜奴隶绞架7150000
札娜冰块2720
札娜卡塔莉娜的画像7360000
札娜艾尔雷恩的画像7360000
札娜哈库的画像7360000
札娜里奥的画像7360000
札娜托拉的画像7360000
札娜瓦甘的画像7360000
札娜瓦里西的画像7360000
札娜香炉25760
札娜纯净祭坛313800
札娜纯净长凳12300
札娜纯净烛台35200
札娜纯净蜡烛1280
札娜纯净神龛425300
札娜纯净长型矮桌25760
札娜纯净雕像7150000
札娜纯净雕像底座6102000
札娜橱柜522500
札娜奥瑞亚木桶1280
札娜奥瑞亚火盆57500
札娜奥瑞亚安保室7150000
札娜奥瑞亚阶梯43220
札娜奥瑞亚灯笼31740
札娜奥瑞亚粗石612700
札娜奥瑞亚脚手架757000
札娜凤口719000
札娜圣诞树7150000
札娜传送门零件6102000
札娜雪筏2720
札娜圣堂木栅57500
札娜大块木板43220
札娜圣堂实验台1280
札娜圣堂刑台6102000
札娜柳条筐31740
札娜木制篮子43220
札娜受伤的奴隶57500
札娜奇塔弗的头骨6244000
札娜竞技场花丛43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