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之魂卡維斯 Audio /75 ⍟

Title名字Audio
介紹流亡者...?拜託,幫幫我。

我...我是誰?我在哪裡?我不記得我的名字...我...我不記得任何事情了。但我想你可以先叫我...卡維斯...

叉點這些我們蒐集的記憶...當我凝視著他們,我就可以感受到我好像快要能想起什麼相當重要的事情。好像有什麼記憶卡在我的腦海深處,但我完全無法觸及它們。噢、噢天啊。噢!天啊! 我想起來了!流亡者,我們快去記憶叉點!

遺失的記憶我...我認為這個是我的記憶。縱使它已經腐化,但我仍能記得片段...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沙灘上,我仍是個小男孩。我記得在我趾間的沙的溫度。並且我撿了一個貝殼帶回家裡...一個開心的日子。

但..我不記得我有撿貝殼回家。我根本不記得回家。還有很多我不記得...等等!我記得我看過另一個回憶。在哪裡?噢,天啊。我不記得了...

我會帶著這個。我直覺我帶著它我就能記起什麼。希望我們能快點再次相遇。

記憶碎片即使像我這般破碎,我也知道記憶散落的到處都是實在是很...不尋常。我相信我身上一定發生了什麼很恐怖的事情。

如果有其他人也像我這樣呢?如果媽媽忘記了她的孩子們怎麼辦?如果...如果一個孩子被獨自遺留在這個夢魘般的世界惶恐無助地自生自滅...流亡者,你能想像這有多可怕嗎?

卡維斯的過去我什麼都不記得了,照耀在我那凡人之軀上的太陽是我在那夢中唯一記得的片段。我曾經活著。我知道的。當我們取回更多記憶時再問我一次,我希望我能記起更多的事情可以告訴你。

卡維斯的過去我是...一個好人!我為神而戰。我記得我是這麼說的。那個符號...聖印...它激起了流淌在我血液之中模糊的記憶。我想做好事。重要的事。你能想像一個人在道德的對立面找到自己的真相時的感受嗎?我已經猜想到了這個可怕的想法...但現在我確實知道了,反而感到寬慰。我不再害怕恢復更多記憶。

卡維斯的過去我現在肯定我以前是個聖堂武僧。是的,我記起來我小時候曾經在奧瑞亞大廣場看過他們的大遊行,而且我仍記得我第一天披上制服的那一刻有多麼的滿足。所有的苦痛和犧牲都是值得的,為了行善、為了保護人類...為了保護幼小...

卡維斯的過去我曾是個聖堂武僧,是的,但我現在記起我曾經偷偷的鄙視著他們。我明白他們是個傾向於使用殘酷迫害手段的問題組織。朋友,我也被流亡了嗎?我無法想像我心中的怒火能使我和上司和睦相處。或許我只是把這個想法深藏在心中並過著安逸但卻絕望的日子,但我覺得我是個行動派。所以我當時到底做了什麼?

橋接記憶流亡者,我仍然無法理解這一切。我能理解這些記憶的內容。一個男人的想法、一個女人的回憶、一個孩子的殤痛--這些記憶來自某個人、或是曾經活著的人。他們是真的。但那個當你跨越兩個記憶時所穿越的遠古橋梁?那些顯然已經存在許久。那些東西不是來自我們世界的男人、女人或是孩子。我懷疑那些路徑並不是由我們所知的文明所鑄。我懷疑追溯他們的來源可能會使人瀕臨崩潰。

追憶喚器這些只是回憶,沒錯,但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也是真實存在的。身在其中我們也能感受到疼痛。我們能夠在其中找到真實存在的物質。然而有些東西卻不太正常。他們就像是被卡住了一樣,模糊不清。記憶叉點中有個裝置似乎能夠適應這些物件。它似乎能夠利用它們的特性來創造新東西。裝置的創造者一定是在他或她的過去中尋找什麼重要的東西...我很好奇他們是否成功了。

遺失的記憶雖然我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但我確實知道這個東西...很重要。答案就藏在裡面。

你看起來很強壯...可以借用你一點時間嗎?幫幫我這個老人?也許我們可以一起解開這個謎團。

遺失的記憶流亡者...?拜託,幫幫--

噢,是你,我的朋友。看來我似乎沒辦法記得一件事情很久...

可以再借用你一點時間嗎?進入這個記憶...讓我們一起體驗這個記憶,來確認這個記憶歸屬於誰。

遺失的記憶我想了一會兒,我想我知道那個地方...我不太確定,但現在又記不起來了。噢,天啊...等等...!我想我記起來我在哪裡看過另一個這樣的回憶...在哪裡?噢,天啊。我不記得了。

我得再找看看。它一定在這附近...或是在山洞裡面嗎?我在山洞裡?嗯...

遺失的記憶沒關係的流亡者。我確信那個記憶並不是我真正需要的...畢竟,到底要想起多少記憶才能夠再次回想起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我們繼續找看看吧。

__反應__那個記憶還有更多的後續,我很肯定。我們必須繼續找!
這個記憶結束的太突然了...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在別的地方找到更完整的記憶。
我強烈的感受到這個記憶完整的內容比我們目前所看到的還要更多...希望我們能盡快找到剩下的部分!



__反應__這個記憶看起來相當古老。我想這應該不是我的,而且我實在是不想再知道更多關於這個記憶的事情了...

__反應__噢天啊。我不知道這是誰的記憶,但他們實在是太年輕了,而這個記憶實在是太殘忍了。有時,流亡者,人類讓我哭泣。到底是誰創造出這種不人道的開發體制,到底是為了什麼?

__反應__流亡者,這是我嗎?我不是寫字或是演講的專家,所以我不認為我曾是個學者。

__反應__噢天啊,如此的暴力與仇恨...到底為什麼這些部落之間會有衝突。很明顯這並不會是我所經歷過的事情。

__反應__流亡者,雖然我只是一個只有破碎記憶的幻影,但我可以肯定的說從來沒有人能夠如此強烈的傳遞愛和憤怒的真意。他的記憶是我目前所見最強烈的,ㄧ個濃縮了他本人全部精髓的印記。他的名字是...維多里奧。

__反應__透過別人的眼睛我看見了你,流亡者!那是某個認識你的人的記憶!看到你時他鬆了一口氣。你們很要好嗎?

__反應__那是誰,流亡者?我感受到滿滿的動力與專注。好像除了我的目標以外一切都不重要了。這真的是...太可怕了。

__反應__在一個被瘋狂侵蝕的女人身上唯一殘存的人性...她在每一艘過路的船隻上都看見了她的愛人,並為他們唱歌,從未意識到這將為他們帶來何種命運。

__反應__流亡者,我認為那些史學家保持沉默是個嚴重的錯誤...

__反應__噢,不要!我現在還能感覺到牠們在我身上爬!!

__反應__我發現我對這個記憶的厭惡程度並沒有想像中的高。我的心情幾乎...很平靜。我怎麼了?

__反應__這世界充滿了痛苦與折磨...有時候我覺得最好不要記起那些事情...

__反應__我感覺我也被那把刀刺穿了。真是個令人不寒而慄的瞬間,這大概是遠在我出生之前的某個歷史上的恐怖時代。

__反應__看起來帝國實際上遠比他們的人民想像中的還要來的殘酷。我敢說他們甚至連屍首都不會被人找到。

__反應__我想那傢伙永遠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我打從心底高興我從未被如此監禁過...

__反應__噢,流亡者。我深陷這個記憶之中。一切都感覺很熟悉。這會是我的記憶嗎?

__反應__從那個叫 "德瑞索" 身邊的慘況來看,我想那個古鬥士要吃鱉了呢。

__反應__我不認為我曾經屬於某個邪教...看看他那壓到性的自我毀滅衝動。

__反應__流亡者...感覺...在我身處他的記憶中時,那個人回想起了另一個記憶...但我卻沒辦法看到那個記憶!我很好奇!他為什麼要離開?

__反應__嗯...某種宗教儀式。我沒能認出那些名字,但他們聽起來像是一群艾茲麥人。如果你問我的話,我會說這真是愚蠢的迷信。

__反應__流亡者...我真心覺得我寧願沒有體驗過這個記憶。這真是太噁心了。

__反應__噢噢噢,真強,流亡者。我感覺我超強的,但我覺得我開始失控了。不過,這又是一個不屬於我的古老記憶。

__反應__感謝上蒼我不是艾茲麥人,流亡者。我是說,我不支持種族歧視。

__反應__馬雷葛蘿...我對這個名字有印象...那是我嗎?不...這個記憶感覺太過古老了。

__反應__如此可怕的故事真的是真的嗎?希望不是。我唯一確信的是這不是我的記憶。

__反應__噢,我的朋友,這些記憶有時候真教人難以承受。

__反應__我記得這件事...母親在那天之後再也不一樣了。我真希望我當時能夠理解...我本來可以做些什麼的。

__反應__多麼野蠻的記憶啊。所有的啞風都這麼惡毒嗎?我真心希望我不會成為他們的一員。

__反應__為什麼瓦爾克拉斯上的人們要這樣被邪惡所困?我的朋友,我們必須找到方法來保護這些人。

__反應__這個記憶十分的扭曲,流亡者。但我從不會是個從者,也不會是什麼莊園御主。至少...據我所知是這樣...

__反應__流亡者!我感覺到狼的皮...那是誰的人生?這跟我預期的完全不一樣!

__反應__他所讀的的故事用字如此的...淒美...然而它們卻遠離了我,就像從山脊吹拂而去的風沙那般。

__反應__「我們只是聽命行事」多麼空洞的一句話。他難道還認為他是無辜的嗎。

__反應__如果我心仍再跳動,一定會再碎一次。我們對死者蘇生並不陌生,但這確實不是我的記憶。

__反應__從我跟你一起看過的記憶來說,流亡者,這個記憶的主人一定是個幸運無比的傢伙,居然能躲過瓦爾克拉斯上的危機。還是應該說是不幸運呢。

__反應__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但這次事件我實在無法身歷其中。我猜這個太過於古老的記憶並不是我的。

__反應__真是奇怪的宗教儀式...這絕對不是我的記憶。我知道我是個虔誠的人。

__反應__哇...流亡者...這真是個非常奇怪的記憶。鐵定不是我的。

__反應__即使在我僅存的記憶之中,流亡者,我非常肯定沒有任何的飲料嚐起來能有如此美妙的滋味。

__反應__這感覺我懂,流亡者。

__反應__我記得很清楚,流亡者。我記得多年以來我不斷在夢中聽過那些叫罵聲。

__反應__我想這是我的記憶,流亡者。我感受到了:在我八歲的時候,我差一點就被流放了。如果我的母親沒有即時找到我,並說服聖堂武僧放我走,我想我會失去...

__反應__這世界是如此的和平。我想我可以永遠住在那個記憶之中。嗚呼哀哉,這個記憶不是屬於我的。

__反應__太可怕了!所有人都如此腐敗嗎,流亡者?謝天謝地,我確定那並不是我。

__反應__我不認為我曾經是個奴隸...他們到底找到了什麼?

__反應__謝天謝地,我很確定我從來沒有被流放過。多麼殘酷的命運啊...呃...噢、我很抱歉。

__反應__多麼可怕的男人。希望那並不是我。

__反應__守衛的心境轉換?我想這不是我,但卻出奇的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__反應__我是個有虔誠信仰的人嗎,流亡者?我想我應該...曾是。至少我記得那個宗教儀服,但我忘記那是侍奉什麼神了。

__反應__好奇怪...這對我來說感覺很熟悉。箱子裡裝著什麼?或許別的記憶可以告訴我們。

__反應__流亡者,我剛剛到底經歷了什麼可怕的夢魘。不論這個記憶到底屬於誰。我很慶幸這並不屬於我。

__反應__我過著犯罪的人生嗎?我不這麼認為...我猜這個故事並沒有好下場。帝國對小偷並不那麼 "友善"。

__反應__我曾經又窮又餓的流落在薩恩的街頭嗎?我不這麼認為,流亡者。這個記憶對我來說很陌生。

__反應__他殺了我。流亡者!那個切特斯大帝,他把我切成兩半...!不,那不是我。我不是那種背刺仔。要是我會選擇正面上他。

__反應__在那之後,我覺得我開始有蜘蛛恐懼症了。

__反應__流亡者,這個可怕的記憶太過古老了,不屬於我。我們繼續找吧。

__反應__噢天啊,這是多麼可怕的情況啊。但我不認為大半夜了我會還在外面遊蕩,流亡者。

與卡維斯交談流亡者...?拜託,幫幫我...做...些什麼...
流亡者...?拜託,幫幫我...做...些什麼...我想不起來...


橋接記憶我記得這個!這個地方是叉點...呃...什麼地方的叉點。啊,名字不重要啦。重要的是這個可以做什麼!通道!一個可以通往這些記憶的通道!

來。拿著他們,並把他們放進這台機器中。這將會加強這些記憶的穩定性。小心點,它們沒辦法維持太久。但也有足夠的時間讓你探索了。建立一條通道連往觸手難及的記憶吧。我相信這可以幫助我們。我非常確定!

橋接記憶太好了,這真是太好了,流亡者。短暫的一瞬間讓我再次感受到了一切。來,讓我看看...

哈囉,流亡者,我的名字是--....

噢。噢,天啊。我想,可能是...但不是。

好吧,也許我們能再試一次。雖然機器似乎能讓記憶保持穩定,但他們仍會降低品質。這點得紀錄下來--因為我不太確定我能夠記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