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拉克長官 Audio /24

基拉克長官 Audio /24

Title名字Audio
介紹我叫基拉克,奧瑞亞新先鋒團的追跡者和軍官。我們是確保奇塔弗與善的爪牙不會再次襲擊人民的最前線。聖堂武僧將世界真實的模樣隱瞞於眾,但現在真相的已然公諸於世,而我們的雙眼將緊盯在後。就我來說是一隻眼就是了。

基拉克的兄弟恕我失禮,弒神者。我有個問題,而恐怕只有你有能力幫助我了。

我的弟弟,巴倫,前一陣子因為札娜.凱瑟里斯而變得有些激進。她在某方面來說算是小有名氣的。許多和她共事過的人都會失去理智,要麼在街角大吼大角、要麼就是在路上隨機攔人...你能理解我所擔心的原因嗎?我相信她是在廣場附近的老舊聖殿實驗室中工作。可以在那邊和我碰頭嗎。

巴倫巴倫寄了封信給我。他寫道他正在與凱瑟里斯和幾名精熟的流亡者一起進行探險。奇塔弗的憤怒將我驅離了奧瑞亞,但我弟弟早就該回來了。我知道協尋某人的弟弟對於弒神者來說是一件無關緊要的任務,但我總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巴倫我知道我早該在他第一次寫信提到那些偏激的事情時就拋下一切直接衝回家裡的。我們會找到他的。並將一切導回正軌。

巴倫他有麻煩了,並且他確實請我們找到他。利用我畢生所學。在我的幫助下,你可以馬上就找到他。

巴倫你真的見到我弟了嗎?他還活著?那麼我們接下來就是找到他的庇護所了。

巴倫聽起來他不太舒服。繼續追蹤他。我只想拯救他,流亡者。

巴倫所以就是這樣了嗎。巴倫已經沒救了。凱瑟里斯...她清楚這個代價嗎?她清楚她到底把什麼樣的命運交給了我弟弟嗎?我一點都不在乎她究竟花了多少心力試圖拯救她父親,而我們這裡,將我的兄弟拋棄在永恆的癲狂之中。已經無能為力了,只剩下空洞般的怒火。

札娜.凱瑟里斯如果凱瑟里斯仍活著,我將會追跡她,並且將她抓捕以接受審判。在奧瑞亞境內偷偷摸摸的研究神秘科技導致大爆炸是否罪以入獄並不是由我所決定。新市民執政官將會審理此事。

札娜.凱瑟里斯我本應直接將凱瑟里斯交付給執政官,但聽起來巴倫陷入了危機之中。這或許算是我怠忽先鋒團的職守,但我已經仔細思考過了。我們應該與她合作直到我們救出我弟弟為止。

札娜.凱瑟里斯看來凱瑟里斯肩上的頭不是裝飾品。我開始懷疑為什麼她會被傳為偏激分子了。據說,關於她和她的流亡者們擊敗的那個稱為「異界尊師」的生物,或許她曾經為瓦爾克拉斯做出貢獻,但是沒有人懂。當然這個觀點取決於她們是否在說謊,以及我的弟弟是否能夠獲救。

札娜.凱瑟里斯在我心底,對於巴倫所發生的事情我確實想責怪她。如果他只是單純的死了,那會是一回事,但巴倫因為她而被困在那裡遭受永恆的癲狂折磨。我無法忽略心中的苦痛。但,天命在呼喚。而我們應挺身而出。如果我們試圖向執政官解釋這一切,凱瑟里斯將因為她與罪犯合作而鋃鐺入獄,而我們將因為我們口中那荒誕無稽的故事而被送去瘋人院。我們必須屏除所有的成見,共同面對賽勒斯。

爆炸我弟弟在信中提到的裝置與那個相似。他說他們使用那個裝置開啟通往遙遠之境的通道,之類的...不管它實際的功用為何,如果它能像這樣爆炸的話肯定是非常危險的。我們必須找一個遠離平民的地方做這件事。我會去找一批工匠和工程師來。利用實驗室中的筆記,我們可以打造一個類似的裝置。你的藏身處將會是一個很好的選擇。當然,我當然知道你的藏身處在哪。友情提示,我的專長可是個追跡者。

維那利斯的寶庫傳聞這個裝置是由前聖宗維那利斯下令建造的。如果要在我們人類世界上找尋那個失落的組件,那必定是深藏在聖物間內那個維那利斯的保險庫之中。

我們必須先找到保險庫的鑰匙。神主是下一任的聖宗,同時也是宣布他的前任聖宗是追求異端的異教徒並封其為瀆神者的人。毫無疑問的,大量的抹黑是保全自己秘密的一種手段。像他那樣的人會選擇將鑰匙貼身保管。我的直覺告訴我,鑰匙很有可能就藏在他在神聖大教堂的舊辦公室中。我們走吧。

地圖裝置我想我可以按照我們找到的設計圖將這些零件組裝在一起。小心點。這可能運作的很順利,也可能會爆炸。基於我們所知,也可能兩者並行就是了。

異界輿圖我在聖殿實驗室的舊裝置旁找到一張特製的輿圖。我想我們可以通過填寫這張輿圖來紀錄我們的進度。

地圖裝置裝置看起來穩定下來了,儘管我還是不確定那傳送門會把我們帶去何處。我身為追跡者的本能常常能給我一點方向,但這一次每當我思考時只會感到老眼昏花...巴倫寄來的最後一封信中挾有一張小小的粗鑿石製地圖,好讓我能夠在發生任何狀況時找到他。當時實在不覺得這上面的雕刻有任何意義,但我現在明白了。

將這個地圖放入裝置中。不知為何,我確信這便是我們的目的地。

巴倫即使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我想我還是無法放棄。繼續追尋巴倫,流亡者。繼續嘗試拯救他。我們不會陷入相同的瘋狂之中,因為我將待在這裡,這個真實的世界。我是帶有渴望的人,而你是帶有力量的人。如果我們將兩者分開,輿圖便無法困住我兩。

而總有一天,我們會找到拯救他的方法。

札娜我要保留我對札娜的看法,謝謝。呃,我是說,凱瑟里斯。不過,似乎有人向執政官回報她被指控的罪狀幾乎都是無辜的...很有趣對吧。

碉堡凱瑟里斯是個有天賦的製圖師,但她對地形沒有軍勢上的了解。若我想要建造一個壁壘,我會知道該建於哪。我已經在你的輿圖上標記了。她可以帶領你前往那。

碉堡根據我們採石場的線索判斷,我猜劇點應該會在…那邊。我已經在你的輿圖上標記了。凱瑟里斯可以帶領你前往那。

奧瑞亞這真是夠了。先鋒團承攬了史上最大的疏散...上百艘船...並拋棄了奧瑞亞。在聖堂武僧的統治之後,接著受到善的鎮壓,緊接著是奇塔弗血腥的屠殺,而最後則是毀滅於賽勒斯之手,顯然我們的小島已經不再適合人類居住了。也許可以說是被詛咒了吧,儘管那些災難並不是完全與我們無關。

諷刺的是,奧瑞亞人現在得依靠那些他們曾經奴役的卡魯族人。我總是說當你踢了恐喙鳥的屁股一腳,總有一天,牠會往你的頭上來一腳,但我確實是低估了我們的新當家的榮耀。在他們的神死後煥然一新...而我們也一樣,在我們的神離開我們之後。我本不是信徒,但我可以感受到。我們得靠我們自己了。

我們將必須通力合作來面對下一步...

營救光看一眼就有夠傷我的眼睛。這絕對就是我們在找的傢伙了。不合理的角度、不該存在的形狀以及緊咬著視線的稜角。把它裝進裝置中然後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吧。在你的藏身處碰頭,流亡者。

卡魯海岸有些人說先鋒市民的任務失敗了,但在我看來我們是成功的。奧瑞亞或許被摧毀了,但他的子民會繼續活下去,因為你我都在未知的野外,面對著會全面摧毀瓦爾克拉斯的威脅。

生活在卡魯群島上會很艱辛,但再困難我們都度過了。我們會沒事的。